京畿鄉試策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京畿鄉試策問
作者:宋濂 明
本作品收錄於《鑾坡集/10》和《翰苑前集

問:儒、吏之分,古無有也,蓋儒守道藝,吏習法律,法律固不出乎道藝之外也,奈何後世岐而二之?岐而為二,果始於何時歟?然而儒之與吏,各以才顯者亦眾矣。以儒言之,有以明經為郎,出守河南而民以殷富者;有以明經入仕,刺舉無所避,而加光祿大夫者。以吏言之,有以治獄才高,而舉為侍御史者;有以治律令而升,封為博陽侯者。其果何修而致此歟?豈皆以儒術緣飾吏事者歟?世道日降,事浸非古。為儒者不以明體適用為學,而留情於章句文辭之間。峨冠博帶,論議袞袞,非不可也。及授之以政,則迂闊於事,為群吏之所賣。為吏者不以致君澤民為務,而溺志於簿書期會之末,承順以為恭,奔走而效勞,非不能也,及察其所為,則黷貨舞法,為民之大蠹。古之為儒、為吏者,其果若是歟?誠使儒而不迂,吏而不奸,皆良材也,不知何以擇而用之歟?方今聖天子,提三尺劍,平定天下,如漢高帝;發政施仁,孜孜圖治,過唐太宗。且以吏弊未除,而為生民之害,乃徵四方布衣之士,畢升於朝,命銓曹選而官之。高者擢守令,次亦不失為州縣之佐。聖德至渥,度越前代。其所以然者,欲使儒術革吏弊,而臻夫太平之治也。古語有之:「法如牛毛,弊如蜂午。」革之之道,果何先而何後孰緩而孰急歟?考之《周禮》,士多而府史少。今世之吏,數倍於前,事繁政紊,案牘紛然,所以其弊為滋甚,劉炫所謂老吏抱案而沒者也。其可減去太甚,而收良吏之績歟?稽之漢世,以四科取士,若曰某以某才堪任某職,初不專於一塗。所以去弊興利,具有其道,董子所謂量才授官、錄德定位者也。其可行之於今而收賢儒之效歟?

諸君子讀往聖之書,負真儒之學,生平立志,恥與俗吏為伍,其必講之有素矣,當斟酌古今之宜,逐問以對,毋謄紙上之陳言。一則曰在得人,二則曰在得人。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