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續考/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人物續考
卷一
作者:黃基天
卷二

相臣[编辑]

洪重普[编辑]

洪重普遠伯南陽人。忠烈公命耉之子。萬曆壬子生。乙亥,魁進士。乙酉,擢庭試,入史局。歷三司、大憲、戶・禮判、參贊、輔國階,襲封益興君顯廟己酉卜相。辛亥卒。

公技藝夙就,九歲能彈琴。

爲校理時,自點以赦令量移,公力爭。亡何,巫蠱事發,實自點與先王後宮趙氏母女同謀爲之者也。公詣閤請正法,其守三尺不撓如此。

公常慮宿衛單弱,請就圻內軍兵,抄鍊精勇。上從之,命公掌其事。公親加操練,名以「精抄」。是後動駕,輒以精抄軍隨衛,至肅廟朝,改稱禁衛營,仍屬兵曹。

公鑑識絶人,賊飾貌欺人,公獨斥而遠之。尤菴深歎其先見。李宜顯撰碑銘。

徐文重[编辑]

徐文重道潤,號夢漁亭大丘人。達城尉景霌之孫。崇禎甲戌生。丁酉生員。庚申,擢庭試。歷大司諫、伯、訓將、兵判、參贊、領相。己丑卒。

乙丑,有邊民犯越之變,西嘖甚辱,遂徵兩界道臣按査。大臣言:「御前行査,都承旨主之,非某莫可。」移公知申事。

張氏降封之命遽下,公以爲「供奉等事,不宜草草,一紙處分,或涉疎略」,抵書於李世白等。於是章奏交發,請削職。上卽準臺言。

臬,以沿海形便,條列爲書,名曰《海防志》。考國朝故實,彙分成編,謂之《朝野記聞》。

大提學吳道一請庭試後別設一試,以慰鄕儒。命詢大臣,公對曰:「無名開試,實啓苟且之習;自下申請,亦關日後之弊。」識者是之。

戊寅,以軍政變通,令廟堂講究。公言:「我國兵制,比之制,御營卽近府兵,訓局殆類彍騎。禁衛營之領於本兵,意雖有在,若在陪駕,則將不主兵,甚非重兵柄之意。宜令移屬兩局,自食其保,以省度支之費。」又言:「從征之士所恃者束伍,而諸道所在十九萬,率是無用之卒,一切革罷,田四結出一兵,則八路實結八十萬,又得選兵二十萬。士樂爲用,不至厲農。」上嘉納。李眞望撰諡狀。

李畬[编辑]

李畬治甫,初字子三德水人。澤堂之孫也。乙酉生。壬寅,中生員。庚申,擢庭試。歷檢閱、弘文正字、湖堂、銓郞、應敎、副提學、吏曹參議、承文副提調、大司成、右副賓客、吏曹判書、大提學、領議政。戊戌卒。

以右尹侍講,刊進宋文正所述《心經釋疑》。此本出於退溪門人,而尤菴刪補爲書,被凶黨焚毁,至是復行。

甲申,公獻議曰:「設廟貌,非所以奉皇靈也。以祭天之禮,設壇歸地而祭,又以禘時祭始祖以神牌之禮倣行,則庶幾無歉矣。」上用其言。

乙酉,祗役寧陵,未還朝,因鄕儒疏,以卽阼三十年,宮官姜履相陳白胄筵,請上尊號。東宮連上三疏,僚相將率百官庭籲。公復命以爲:「中廟宣廟故事,只稱慶陳賀,未上號。招詰履相所達據何書,履相不能對。」公入達書筵,只稱慶陳賀,而上號之請遂停。

庚寅,北咨至,又報海寇之警。諸大臣或請繕築山城。上詢洪福北漢兩山城便否,公對曰:「自有西報,中外危動,臣竊以爲過也。海中出沒之盜,非獨今日。設或延及我境,一邊吏足以禦之。以此至議乘輿避兵之所,誠不可使聞於隣國。」其後海寇果不至。

己巳後,尹拯復通臺望,父師輕重,遂爲定論。公箚論本末,其略曰:「父子、師生輕重之分,臣亦不以爲不然矣。或不幸而父子、師生之間,有不得兩全者,則固當先父子後師生,然其所以處之,宜亦有道矣。宜沫血飮泣,直布衷曲,明白自處,以終其義,終身不失惻怛之意,則君子猶有可恕之道矣。安有一文字前後之間,其人賢否判作天淵之理乎?若曰之所見本來如此,則旣往父事者何心,欲必得一言之重者何意?此誠乎僞乎?托以論學,專攻心術,而曰論學者公議也,不平者私情也。臣未知數十年函丈之席所講何事,而曾不及此云云。」

王子冠禮,舊行於大內別堂。公據《皇朝會典》及《集禮》,請行于外,而勿以亞卿爲贊。

京裏無第宅,有時造朝,僑寓人家。幷家狀。

國戚[编辑]

靈原君櫶 孝慤公[编辑]

靈原君文叔仁城君曾孫也。己酉生。以孝誠卓異,加嘉德階。歷都摠管,參奮武原從功。庚戌卒。旌閭。

宣廟嘗辨宗系誣,親和馬維銘詩,屬臣隣賡之。公上其舊本。肅廟和韻弁序,卽命刊行,加公明義資。

丁未上元,上召宗臣賜醞於別堂,仍宣一杯。礪城君曰:「靈原轟飮,恐小杓不能敵巨戶。」上笑命酌以草葉大杯飮,仍敎曰:「知卿善飮,可袖此以歸。」公退上箋謝。李㙫撰碑銘。

海寧君伋[编辑]

海寧君子聖仁城君之子也。□□生。肅廟甲子,以七耋特陞中義,秋追敍。丙子,扈駕勞,加承憲、兼都摠管。庚午卒。

生甫七歲,仁城君珍島,公兄弟配耽羅。己巳,特放幼稚,以諸兄尙在海島仍留。乙亥,伯仲量移,始相隨出。丙子,扈駕南漢。還都翌日,授海寧都正。拜恩之日,命復仁城爵。李㙫撰諡狀。

安孟聃 良孝公[编辑]

安孟聃德壽竹山人。永樂乙未生。宣德戊申,尙世宗大王貞懿公主。初封竹城君。壬子,封延昌君景泰庚午,改稱尉,階綏祿,賜原從功臣券。壬午卒。

公善草書、射御,曉音律,備藥物施與,不好浮屠之法。

葬公時,公主隨柩號泣,親臨窆棺。虞、卒哭、朝夕上食、望奠,以至祥、禫之祭,必親侍靈側,悲不能已,水漿不進。制盡,立廟制度,進退升降之節,動遵禮法,諸子莫敢違。

愼守勤[编辑]

愼守勤敬之,又字勤仲居昌人。領議政承善之子也。庚午生。歷都承旨、吏判、贊成,襲封益昌君,左議政。丙寅被殺。

燕山時,爲左相,妹爲燕山妃,女爲中廟潛邸配。姜相龜孫一日問曰:「妹與女孰親?」公卽對曰:「只恃世子英明。」

朴元宗與公博,故易其宮。宮於五音爲君,東俗以將爲宮,易之所以示意也。公推盤起曰:「寧斷吾頭!」靖國日,先遣武士辛允武李𦸂椎殺公於水閣橋。公之奴以身蔽公,受椎竝死。二弟留守守謙、判書守英亦見殺。李德壽撰諡狀。

金柱臣 孝簡公[编辑]

金柱臣廈卿,號壽谷慶州人。穆陵朝名臣命元之玄孫也。辛丑生。庚辰,拜順安郡守。壬午,仁元大妃膺德選,拜慶恩府院君。辛丑卒。

公深痛蚤孤,扁丙舍曰永思,月一省墓,無馬卽步往。旣貴,以遺弊郡邑,不敢數乞暇,以無事日,私自往來。慮諸子或信堪輿術,別葬他山,爲文戒之曰:「雖起塚於牛眠之地,山非大慈,化者之悲,無異蠅蚋之嘬。」

事堂兄,尊敬甚篤,迎送必於中門,造其門,必舍車徒。

小心謹畏,行不辟人。入禁庭,略不轉眄。嘗入診慈殿,宮女立殿廡不避,同列問故,答曰:「府院君不曾擧眼,露立何妨?」宮中傳爲美談。

嘗著辨曰:「古者,牲牛、耕牛不同,君有故而殺者乃牲牛,耕牛未嘗殺也。旣食其力,忍食其肉乎?」終身不食牛肉,狗馬死,必裹埋。碑銘。

儒學[编辑]

朴知誡[编辑]

朴知誡仁之,號潛冶咸陽人。萬曆癸未生。宣廟丙午,爲王子師傅。拜持平、司業、寧越、淸風、執義、承旨,皆不赴。乙亥卒。顯宗戊申,妥侑于牙山五賢書院,贈吏判。

世茂,號逍遙堂,著《童蒙先習》。

母夫人手指適傷於刀刃,公驚痛號呼,潛引刀自割其指,以驗其痛,時纔五歲。

槐山,大夫人經年沈疾,公夙夜扶護,坐而假寐,只以木枕支額,兩眉盡脫。

仁廟甲子,應旨上疏,申論尊禰之禮。門人李義吉之疏,亦以是爲主,與沙溪金先生議禮相反。會我使與中朝宋戶部者論邦禮,其言與甲子疏相合,於是公說得行。朴弼周撰諡狀。

權尙夏 文純公[编辑]

權尙夏致道安東人。崇禎辛巳生。二十一,中進士。蚤游尤菴先生門下。始除參奉,歷持平、掌令、執義、司業、進善、吏曹參議、祭酒、大司憲、吏曹判書、右議政。辛丑卒,建院祠享。

尤菴題先生居室曰遂庵,取薛文淸語也。又命之曰寒水齋,蓋用朱子《感興》詩語。

尤菴受禍也,先生往迎中路。尤菴握手曰:「學問當主朱子,事業當主孝廟大義。」又擧「直」字義,申告之。

上欲復魯陵愼妃位號,問先生,對曰:「魯山末後事,亦非世祖本意,追復無憾於神人。愼妃,在當時則金凈朴祥之論,實爲正當,而追配則恐違子思所訓。」上遂命只復魯陵

尤菴嘗有意於祠享二皇,在耽羅,以此托先生。先生就華陽之祠,以毅皇殉國歲正月始祀。上又欲廟祀國中,以問先生,先生力贊之,竟築壇祀之,今大報壇是也。

《源流》者,市南兪公所輯禮書也。市南使尹拯修整之,後市南相基欲入梓,推托不許。蓋是書編纂,父嘗助之,之推托,故有意也。末乃以朝令刊行,相基索淨本,匿其書。相基以初本刻之,先生序之曰:「父事之地,用此手段。」又曰:「邢七狼貝,本來伎倆。」鄭公亦跋其下,同書進御,上特罷鄭澔。鄕儒疏詆先生,先生拜章請譴曰:「兪棨文,謂『先生子視父事先生』,恩義可知。而生前受托,死後相背,臣謂『手段』者此也。於四十年服事之師,視若讎人,今於亦然,臣謂『邢七狼貝』者此也。」

上臨浴溫泉,先生新承除旨,進住村舍,上章待罪。上許遞職名,以布衣入見。先生準行宮扈駕義,戎服入對。

嘗著《理氣互發辨》,又斥草木禽獸皆具五常之說,且辨陰陽升降之說。李宜顯撰碑銘。

卿宰[编辑]

閔馨男 莊貞公[编辑]

閔馨男潤夫,號芝崖。嘉靖甲子生。萬曆庚子登第,歷檢閱、說書、吏郞、典翰。光海癸丑,策亨難翼社二勳,超正憲,封驪川君,輔國階、刑判。癸亥反正後,降五資嘉義秩。丙子扈從,陞資憲、參贊,陞崇政、贊成・吏判,以年九十陞輔國。己亥卒,壽九十六。

仁弘擅國,箚詆晦齋退溪之學不宜從享太學,諸生削仁弘儒籍,交疏論辨。光海不省納。儒生空舍散去,仍被禁錮。公上疏有曰:「襲末亡國之擧,罪周庠齊憤之士。」

甲寅,進香使回,言:「見中原野史,我朝宗系及丁應泰誣言,旣許昭雪,而所序錄多仍舊不改者。」遂以公爲冬至使、兼奏請使,呈文凡十餘。禮部始覆奏,特降制書褒奬昭敬王功烈,仍令禮部謄出史典刊改處,宣示中外。歸封府院君。

丁巳,獻議有曰:「國家不幸,遭千古大變,願善處人倫之變,無使君父被譏於千載。」戊午,廷請,公不欲與。所善諸公謂曰:「强與衆偕,可且觀變。」公强起而入。

辛巳,總修《光海實錄》。公之戊午獻議出,諸公卿大驚,議復顯用,除兵曹參判。

戊子,拜吏判。大司憲金南重等劾公曾參廷請,不宜長銓。大司諫姜栢年等劾憲府諸臣。玉堂箚斥諫院,遂命遞諫院。於是上疏辭吏判,三上疏,乃許遞。

朝廷嘗求伏節死義之士,公薦李必行朴羾衢。及丙子難後,二人皆不仕,以節行名。權愈撰諡狀。

李敏叙[编辑]

李敏叙彝仲,號西河。領議政敬輿之子也。崇禎癸酉生。庚寅司馬。壬辰,擢增廣,選檢閱。歷說書、銓郞、檢詳、應敎。神德王后追祔太廟時,以都廳陞通政,拜大司成。吏曹參議、承文副提調,典文衡、吏判、咸鏡監司。戊寅卒。

公伯氏任永柔,公作省覲之行,與仲氏竹西公常遊縣傍小丘,縣人榮之,至今稱爲學士臺

壬寅,在玉堂時,湖南有佛汗之異。公上箚請毁其佛像,投諸水火,以杜左道誑惑之端。

甲辰,拜獻納時,尤菴造朝,不安而歸。執義李端相疏陳儒賢退去,皆由兵判金佐明,而有「國舅之意亦必無異」之語。金公陳疏自劾,至曰:「以臣故幷疑國舅,則推而更及於何所耶?」公以爲端相疏語雖欠穩當,佐明以肺腑之親不宜引推於君上。遂與大憲南九萬論罷。

丙午,爲應敎時,臺臣方論閔點徇私之失,而右相許積於筵中力斥言者。公箚論「大官詬罵臺閣,啓聖上輕視之漸」云云。自後久靳恩點。李景奭李䎘金錫胄呂聖齊屢以爲言,冬拜司成。

丁巳,拜光州牧,增修壬辰倡義人朴光玉祠,幷享金德齡。還朝後,陳白賜額,贈德齡職。後多士立公祠於之交。

嘗疏論軍制,以爲「訓局舊制,以三千宿衛。今國力耗竭,而議者欲存五千之額,宂兵耗國云云」。又請罷軍府屯莊;收諸宮家、各衙門所奪山海之利,以業民補賑。後朝廷遂定訓局三千額,而屯莊、魚鹽之議,終寢不行。

拜吏判時,判府事李公尙眞方提擧繕工,而監役有窠,招吏郞自辟擬望之人。公以爲法外之事,却不奉行。

留時,疏陳文殊白馬二城之不可不築,又請延安專屬江都。自月俸至浦戶所供,無不節省,周歲府庾充溢。大修軍械,又以餘力償一島半歲之賦。公歸,軍民立祠繪像,春秋俎豆之。

遞歸,摸畫江都地形,付進曰:「自甲津草芝三十里,地窄水隘,與越邊矢石相及。可因麗朝舊址,築土爲城,上設雉堞,多置火器,則不甚費力而津大固矣。」議不見施。

乙丑,上方欲講《易》,《易傳》舊無句讀,大臣擧公及畏齋出往湖堂,使正句讀。

申判書每稱「河翁如雪峯孤松」,書以贈之。李畬撰行狀。

鄭欽之[编辑]

鄭欽之堯佐東萊人。洪武戊午生。年十三司馬,拜持平。辛卯擢第。歷吏郞、直提學、大司憲、刑曹判書。己未卒。

癸丑,初置會寧鎭,選監司而難其人。乙卯,出公爲觀察。上謂左右曰:「予無北顧之憂。」

熟於《綱目》,每擧一事,輒能誦說。墓表。

尹承吉[编辑]

尹承吉子一,號南岳海平人。嘉靖庚子生。甲子,明經登第。歷檢閱、三司、大憲、參贊、判義禁。丙辰卒。後贈領議政。

宣廟初政,日開賓筵,左右史難其任,時以注書記載詳悉。李文純公之乞退也,上引見咨訪,文純公對揚移晷。翌日,求見記草,復書稱善。

有詔使時,以迎接都監郞司酒局,同僚以寒甚索飮。以「尙未公讌,不可先餉」,斥之。遠接使李文成公聞而嘉之。

有北胡尼湯介之變,李文成公長本兵,行納馬免防之令,未及聞而先行。時以掌令劾論,啓辭至曰:「前判書李某專擅慢君。」時朝論携貳,黨疏交上。幷諡狀。

李景曾[编辑]

李景曾汝省德水人。萬曆乙未生。甲子,魁謁聖試。歷春坊、應敎、檢詳、都承旨、吏曹判書。戊子卒。

戊寅,酋聲言:「女眞寇深,朝鮮勢窮,我以睦隣之義,欲悉賦助擊。」於是朝野震盪。上以公爲伯,遂直往釜山,招館責曰:「交隣之道,誠信而已。我無請援,而謂欲助兵,其意安在?其以是歸語關伯!」館語窮而去。

壬午,宣川府使李烓持本國機密,潛告於虜。胡率三將到鳳城。急招大臣,上曰:「非李某莫可行。」公至虜營,拘囚三月,已而虜以五千金爲注,使在囚諸公署於券。公掉臂却之曰:「吾曹死王事職耳。此路一開,國何以支?」虜大咆喝,終不屈,無何遣歸。關西至今傳亂初三快事:金文正時折罵虜,閔公聖徽杖殺虜所愛小譯及公此事云。權尙夏撰碑銘。

洪處大[编辑]

洪處大仲一南陽人。觀察使春卿之玄孫也。萬曆己酉生。癸酉司馬。己卯,登謁聖科,入翰苑。三司、春坊、承旨、右尹、兵曹參判,資憲、西樞。丙辰卒。

公兄弟三人闡大科,公與兄觀察公聯璧登科,與伯仲兩公相繼登瀛,多與仲氏伴直,一世榮之。權尙夏撰碣銘。

李堥[编辑]

李堥子三中宗大王別子德陽君之玄孫也。天啓辛酉生。辛卯司馬。癸巳,登謁聖科,入翰苑。歷司諫、執義、參議、承旨。肅廟丁丑,以三朝近侍陞參判。庚辰,以孝廟朝翰林,年八十,特超資憲、知敦寧,入耆社。癸未卒。

顯宗朝,許積驟登相位。公以掌令抗疏直斥,竄極北。賴三司力救,命削黜。後得罪,世比公於呂獻可先見。

顯廟大喪,朝行適無舍、檢,吏部郞欲壓堂下班。公曰:「吏郞雖摠百官,自是該司中丞。古之御史,豈可序於該郞之下?雖哀惶之中,事體不可不明。」文谷金相公以公言爲得體。

郭世楗受奸黨旨,挺身投疏,爲網打士類之計。公以司諫獨啓請鞫。自是奸黨得志,公不樂在京,築室楊州莊里,揭以遁吉,以見志焉。庚申後,起廢爲司成。

公娶崔判書來吉之女。初入甥館,一日明燭讀書,判書與夫人臨見,袖田民別券而與之。公辭以無名,終不受。判書公嘉歎不已。權尙夏撰碣銘。

徐文裕 貞簡公[编辑]

徐文裕季容達城人。達城尉景霌之孫也。辛卯生。癸丑司馬。甲子,擢庭試文科。歷玉堂、銓郞、大司成、吏議、大憲、禮判、右副賓客。丁亥卒,贈贊成。

拜大司諫時,妖僧設齋於郊,捕廳爲其外護,又有中官理屈者率掖隷作拏訟庭者。公竝請重究,上從之。

明聖大妃喪制闋,上幸崇陵,還至箭郊,命閱武。公陳疏曰:「纔經諒闇,祗謁園陵,仰瞻玉色,深有怵惕之感。夫何閱武之擧遽在復路之際?」

有閭巷老人十數輩入闕獻蒲萄,公言:「彼雖耆老,安敢無端私獻?殿下亦何無端而受?」李德壽撰碑銘。

金玏[编辑]

金玏希玉,號栢巖禮安人。庚子生。從錦溪黃俊良學。甲子司馬,丙子登第,入翰苑。歷玉堂、大司成、副提學、吏曹參判。丙辰卒。孝廟五年,贈吏判。

壬辰,日本入寇,八路雲擾。朝廷以公嶺南人士之望也,授安集使。

光海追后所生母,別立廟號曰奉慈殿,將擧賀、赦之典。公不可曰:「私廟儀品,一視宗廟,則安在別廟之意?」光海大怒,卽貶之。李沃撰諡狀。

黃佑漢[编辑]

黃佑漢汝忠尙州人。嘉靖辛丑生。宣廟甲戌,擢別試,入翰苑。歷三司、副學、大司憲。丙午卒。吳晉周撰墓表。

丁壽崗[编辑]

丁壽崗不崩羅州人。景泰甲戌生。甲午司馬,丁酉登第。歷副提學、大司成。嘉靖丁亥卒。子玉亨墓表。

金載顯[编辑]

金載顯晦伯慶州人。丁卯生。壬寅司馬,連擢大科。歷執義、承旨、參判、伯、留。庚辰卒。

己巳,與吳公斗寅諸人上書力爭。疏入居前者三人被鞫,公待命金吾。三人旣出獄,公退居龍仁。甲戌以戶議召。權尙夏撰碑銘。

權克和[编辑]

權克和庸夫安東人。世遠,不詳生卒、履歷。永樂辛卯,魁生員。甲午,擢承旨。官至參判、平安監司。文章鳴於世。後贈領議政、花山府院君權尙夏撰墓表。

崔重洪[编辑]

崔重洪于溥和順人。成化丙戌生。癸卯進士,弘治丙辰及第。官嘉善、監司。癸巳卒。李元翼撰墓表。

羅世纘[编辑]

羅世纘丕承,號松齋錦城人。弘治戊午生。嘉靖乙酉司馬。戊子,闡大科,由成均學諭,薦入翰苑。丙申,魁重試。戊戌,捷擢英試。歷湖堂、典翰、藝文應敎、檢詳、吏曹參議,嘉善、大司憲。辛亥卒。後建祠俎豆。

祖諱殷制,除長城,歸裝不滿三馬,世稱「三馬大夫」。

丙申,重試。時金安老當國用事,莫敢誰何。公於重試對策,斥以「指鹿之奸」。下獄栲掠,脚破骨碎。公拾取碎骨,盛之佩囊曰:「父母遺體,不可棄也。」裂衣血書曰:「上有之君,下無之臣。爲國丹忱,白日照臨。」栫棘固城。上遣人偵察死生,歸報曰:「手中不釋《近思》諸書,座隅大書『忠信』二字。」戊戌,以奉敎召。

退溪河西二先生及林錦湖亨秀鄭林塘惟吉讀書湖堂,蓋一時極選也。

明廟戊申,爲右尹。時朝議以仁廟爲未踰年之君,不欲入於文昭殿。公上疏極陳其不可,黜爲全州尹。

中廟嘗語文定王后曰:「世纘可以當國大事。」眷眷不已。乙巳之禍,文定追念先王遺意,不以重罪加之。

嘗巡撫海西海西人摸其像而祀之。

《病栢賦》一篇,膾炙一時,人稱遺韻。

河西先生則以「休休德行」推之,柳眉巖則曰「臨危堅似石」,蔡世英之句曰「義重命輕承對日,名高謗集敢言辰」。權尙夏撰行狀。

李孝長[编辑]

李孝長全義人。世宗丁卯,登文科。丁丑,中重試。歷舍人,嘉善、伯。癸未卒。

源達有成遂成明宗己酉,與康舟川惟善同被士禍,弟允成亦沒爲隷,後皆伸雪,而家乘皆蕩失。金在魯撰墓表。

李世載[编辑]

李世載持叔龍仁人。戊子生。壬戌司馬。四十九,登文科。歷持平、正言、都承旨、慶尙平安兩道觀察使。肅廟丙戌卒,壽五十九。

東萊時,人爭鬱島,請新銀,闌出館門。公梟首商譯,絶日供。奸民引女口行媒於,公盡燒近館民舍。後有人入馬島,島問公動靜,仍嘆曰:「當爲萊府百年來第一。」

慶州萑苻盜,朝議過慮,至欲使宿將出鎭。公時爲方伯,笑曰:「此所謂爲鼷鼠發機也。」卽以不戢盜罷府官,令能捕者賞。果有射殺賊者,遂誅渠魁及黨,餘皆不問,盜悉平。有人稱漂海來,言語詭異。公一言得其詐,誅之。

按西臬時,胡使繹續,舌官協同爲姦利。公飭列邑,勿給賂紬。胡忿恚肆言,公斬通事頭,懸之龍灣館前。群胡大驚震栗,胡使語舌官曰:「爾國關西伯,卽他日伏節死義之人,吾安敢不敬!」

大治慈母山城,積穀萬斛。以龜城爲西路咽喉,修城浚濠,祠享勝國名將朴犀。聚石平壤城內,以待日後用。

希載罪犯大逆,柄相曲貸其死,公爭甚力。及希載奴將刑,時相又欲勿問。公據法堅持,或止之曰:「恐大臣不悅也。」公曰:「子欲以聖朝臺臣爲執政私人耶?」

友道甚簡,所與深者,惟李留守喜茂李參判徵明而已。

風儀雋偉,軀幹洪碩,有熊豹奇傑之姿。人望之,生怖畏心。

聰明絶人,變名再訟者必覺;變形亡逃者,遇塗便識;文牒一經眼,過累旬,常如羅列在前。

或盛怒罵詈,至不可堪,其人抗辨不挫,則便回嗔爲笑曰:「爾言良是,吾殆不及也。」李宜顯撰行狀。

韓聖佑[编辑]

韓聖佑□□上黨人。崇禎癸酉生。以沙溪彌甥,出入尤菴門下。己酉司馬。甲子,魁泮試。歷應敎、大司諫、大司成、吏曹參判。己丑卒。

拜持平時,李相尙眞請放閔熙洪宇遠,公駁之。僚臺有立異者,公引避有曰:「宇遠語犯東朝,罪關宗社,大臣之伸救,是誠何心?」幷論司諫李弘迪、掌令安圭規避之失。

校理李徵明言宮禁事忤旨,公疏救之。上震怒下嚴敎。政院、玉堂覆逆,乃命收還,改下批辭。是時中外莫不代怖,而公不少挫。

戊辰,尤菴耽羅。公棄官下鄕,足不到京輦。

時有漆三斗、胡椒四十斗內入之命,公以應敎箚論,略曰:「若未免浮淫宂蠹之歸,則臣恐聖心入於奢汰。屋漏之邃,一念纔萌,天已洞見。」上嘉納之。

爲金吾堂時,直臣李東彦積忤時人,陷不孝之罪,繫獄三年。公上疏論之,因言東彦忠孝狀,以是見枳者踰年。後上命伸東彦之冤。權尙夏撰碑銘。

金相稷[编辑]

金相稷汝時延安人。延興府院君悌男之玄孫也。辛丑生。乙亥,登別試。歷司諫、弼善、大司諫、都承旨、咸鏡監司。辛丑卒。

南九萬爲相,時希載謀害坤宮,罪已發露,九萬反復救解。尹趾完又言張氏曾履尊位,當別加供奉。吳始復等至欲聯章請復張氏位號,柳尙運吳道一亦關通議。公偕持平李東彦、正言黃一夏,請竄九萬尙運道一,嚴鞫始復,罷趾完職。

爲東伯也,撰詞頭者稱公以「氣度溫醇,實內堅於操守;見識通敏,不自衒其才能」。觀者皆曰:「此二句於某令公,可謂善形容。」其任星州,方伯書其考曰「政淸如水」,語幕僚曰「吾今不愧筆矣。」李宜顯撰碑銘。

李仲樑[编辑]

李仲樑公幹永川人。弘治甲子生。戊子司馬。甲午登科,選檢閱。三司、江原監司、直提學。壬午卒。

公意疎仕宦,性好溪山。天性朴直,處事緻密。人有漫浪者,必曰:「天之生物,各有所爲。縱未能爲眞事業,治農則必期取禾三百,欲獵則亦須庭有縣貆,豈宜無所用心而恬於素食乎?」李叔樑撰墓表。

丁胤禧[编辑]

丁胤禧景錫,號顧庵,取「顧天明命」之義。嘉靖十年生。二十二司馬。二十六,魁謁聖科。三十六,魁重試。歷吏郞、典翰、江原觀察使。萬曆十七年卒。丁時傑撰墓表。

黃胤後[编辑]

黃胤後希迪,號月渚齊安人。萬曆丁亥生。癸丑司馬。乙丑,擢別試。歷文學、掌令、承旨、尹。戊子卒。

丁卯之亂,公居憂,盡括家僮及隣丁,馳赴本府。府使丁好恕憫其喪制,勸以去之。公不從。適聞寇至平山講和,公草疏斥和。

公久居春坊,多所補益。一日,內殿召至簾外,賜以靑紗團領,敎曰:「聞爾敎予子,大有輔導之功,故特以此賞。」公卽服而拜謝,朝右榮之。

龜城府使時,監司閔聖徽上計,有「居官三載,冷若山僧」等語。

公遺愛深於龜城,民以麗朝名臣朴犀幷稱,一閣雙碑。

未第時,有一方伯欲試其意,密飭諸妓曰:「若奪黃生志者賞之。」一妓當行酒,乍執其手。公卽截其汗衫而棄之。

義州歸,或以玳瑁器進之,公卽載錄於重記。權尙夏撰行狀。

李𡐔[编辑]

李𡐔野叟,號素翁星州人。考諱尙伋,與仲氏忠肅公尙吉直節重一世。萬曆戊申生。乙亥司馬,壬午登科。經檢閱、弼善、義州府尹、濟州牧使。戊申卒。

拜持平,時有倖臣李溟,久掌地官,貪虐無狀。公請亟正其罪曰:「烹而民不悅,臣自就烹。」時天怒益激,承旨趙錫胤啓曰:「眇然新進忘身敢諫,無愧古直臣,宜奬其直截之風。」

尹,時有大賈姜蒙漬者,大通官李一先之妻弟也,挾虜勢逋債積久。公囚繫督還,喝言四至,而執不撓。又有負罪官屬二人,囑胡譯丐貰,公皆杖殺之。胡譯招詰軍校,軍校對以方便。公厲聲曰:「官以法罪其下,事體然也。何不正言而詭其對耶?」時胡譯隔幄聞之曰:「尹爲誰,其難若是?」終不得肆其暴。

丁未,拜牧。時有漂船泊大靜,一行九十餘人皆華服,自言:「東南海上,皇統猶在,我卽其民也。」前官已聞于朝,朝議將押解燕山。公到官,詳得中朝甲申後消息,又睹永曆二十一年大統曆,汪然出涕曰:「近百周餘之民,投之虎口,義不忍也。」將欲啓稟,還送本土。俄而備局郞來押去。公致書于洪相命夏,報書曰:「今之主此論者,以貽禍國家爲言,奈何?」李副學端相寄書曰:「夫夫也之不遇李侯,天也。」公命子弟錄其問答藏于家。

尤菴先生誄公曰:「平生直道名塗枳,高世奇才下邑麾。」權尙夏撰墓誌。

任奎[编辑]

任奎文仲,號石門豐川人。萬曆庚申生。戊子司馬。戊申,擢庭試,罷榜。又擢庚戌別科。歷三司、承旨、兵曹參議、湖南觀察使。丁卯卒。

平生直躬而行,不求其名,臺閣諫草輒焚之。

兄弟五人,公爲長,分家財、臧獲、田土,壯實膏沃者,必推與諸弟姊妹。李橝撰墓碣。

兪命一[编辑]

兪命一萬初杞溪人。市南公之姪也。己卯生。庚子,中司馬。辛酉,登文科。歷正言、司諫、義州府尹、安邊府使。庚午卒。

公素負公輔望,登科時年已四十三。及坼號,李公語官度支者曰:「公之此座,今得其人。」

黨挾爲逆。金益勳方任譏察事,時輩附凶黨,切齒益勳,使掌令沈極誣公黨於益勳素騃妄不識字,一世莫不鼻笑之。李宜顯撰墓誌。

李德成[编辑]

李德成得甫,始號盤谷,改稱知非子定宗大王別子德泉君厚生八代孫也。乙未生。丁巳司馬。壬戌,擢文科。歷持平、正言、伯、尹、海西觀察使。肅廟甲申卒。

爲持平時,言:「宋朝將臣楊沂中輸致怪石於酒樓,爲御史所劾。適見訓將申汝哲馱致花卉於家。身佩重寄,値時多艱,不宜留心異玩,請加責勵。」汝哲方入侍,爲之悚然。

都,過衿川,見路傍市民塚樹設踰制,命吏掊破。

傔人之親愛者有錦襖,不敢晝衣,衣以夜。公取而投諸火。

慈懿大妃玉冊燬而改造,公承命寫進,上奬其筆法精妙,特加通政。

除兵曹參知,書進《御製小學序》,又書獻陵碑文。

所居林園幽勝。客言:「宜蓄怪石,以添淸玩。」公曰:「吾曾諫怪石。在君則諫之,在己則爲之,不可也。」李德壽撰墓碣。

崔漢侯[编辑]

崔漢侯子房,號養性齋,或曰奎巖□□人。早捷文科。五十二,以都承旨召,不就。好作律詩。遺事。

金係行[编辑]

金係行取斯安東人。宣德辛亥生。丁卯司馬。庚子,登明經科。歷應敎、典翰、銓郞、副提學、吏曹參議、大司憲、都承旨。正德辛亥卒。

凡拜官,雖一資半級,必辭,辭不得而後受,然亦不久於職。

佔畢齋遊,甚懽。及戊午獄起,公三逮鞫獄,備極考訊。會有力捄者得釋。

兄子學祖,出家學佛,號燈明禪師,有寵於上,生勢甚。公誚讓不少假。其敎授星州過候公。刺史欲尊禮,要公見。公不應,乃謁公,公杖之出血。後請曰:「叔父久困甚,第有意,我爲之地。」公怒曰:「因汝得官,何以見人!」

淸約如寒士,嘗有詩曰:「吾家無寶物,寶物惟淸白。」扁小堂曰寶白堂李光庭撰墓碣。

洪天民[编辑]

洪天民達可南陽人。觀察使春卿之子。嘉靖丙戌生。癸卯生員。癸丑,登文科。歷檢閱、應敎、典翰、檢詳、銓郞、吏曹參議、都承旨。萬曆甲戌卒。以子瑞鳳勳推恩,贈領議政。

甫齔所作驚人。駱峯申光漢指庭前馬爲題,限韻賦詩。公立就,申公曰:「異日騷壇大手也。」

公七葉連成大科,父子孫兄弟世掌絲綸,觀察公曁公、公之弟益城及宗伯,竝被湖堂之選。金尙憲撰碣銘。

成安義[编辑]

成安義精甫昌寧人。游寒岡門下。萬曆辛卯登第。歷正言、獻納、濟州牧使。己巳卒。後贈吏曹判書。

幼時,先公出未還,公立表庭中,測月影以識時。聞者異之。

壬辰,島夷發難。公往從義兵將郭公再祐

少聰明多通,尤善心計。李玄逸撰碣銘。

李䅘[编辑]

李䅘秋賓,號菱湖□□人。萬曆癸卯生。天啓甲子司馬。戊寅,登文科。庚寅卒。李光夏撰傳。

洪錫箕[编辑]

洪錫箕元九,號晩洲南陽人。萬曆丙午生。丁卯司馬。辛巳,擢庭試。甲午,擢文臣庭試。歷正言、成川海州南原府使。庚申卒。

成川秩滿,歸于上黨板橋,尋入檢丹山,得崔孤雲舊遊處,築小亭,扁之曰後雲,取後世孤雲之意也。

許積與公有素,移書㗖以美遷。公却之,作詩以見志。

自少聰明,一覽成誦。文詞水涌山出,同時如東溟鄭公松谷趙公讓其一頭。

甲寅以後,永矢卷懷。詩調淸越悲惻,士林莫不傳誦,選入《箕雅》。

《晩洲集》數十卷、《尊周錄》一冊藏于家。權尙夏撰墓誌。

李程[编辑]

李程雲長,號南谷□□人。萬曆戊午生。崇禎乙亥司馬,時年十八。庚寅,登文科。辛亥卒。

釋褐之後,不事交遊,靜處深巷,蕭然若寒士。李光夏撰傳。

李東老[编辑]

李東老元龍廣平大君八代孫也。二十七,以上舍生擢甲午文科。歷司諫、弼善、都承旨。壽五十六。

關西幕僚,値歲大歉,朝廷一以賑事委公,區畫便宜,西民大蘇。

永安洪公許以篤厚君子,尤菴先生嘗稱正直。李宜顯撰墓表。

李嵇[编辑]

李嵇次山,號玄圃德水人。崇禎乙亥生。甲午,魁進士。庚子,登文科。官大司諫。乙未卒。李光夏撰傳。

成虎徵[编辑]

成虎徵炳如昌寧人。天啓乙丑生。丙午,登明經科。歷正言、司諫、承旨。甲戌卒。

癸丑,陞掌令。時寧陵石儀有罅,張應一投疏搆誣監董諸臣甚急。公首論其乘機傾陷之罪。

義濟,卽公從婭婿也。公見其女奴之來往,禁家人俾勿通問。公弟虎祥以公事造曰:「聞伯氏諺釋禮說,潛獻東朝,負犯至重。一來見我,可免於罪。」公毅然曰:「吾豈怵於禍而跡權凶門哉?」人皆歎其剛確,亦竟不得中傷。權尙夏撰墓碣。

申思永[编辑]

申思永子久平山人。太師崇謙之後。庚戌生。己卯司馬,歷洗馬。年六十四癸丑,擢文科。歷持平、司諫、承旨。丙辰卒。

幼嘗値鬼火,群兒驚走,公獨直前嚮之,火自滅。

全州判官,物衆事煩,號稱難治。公應之恢恢,民立石頌惠。李宜顯撰墓碣。

名流[编辑]

玉沽[编辑]

玉沽待售宜寧人,號凝溪。生洪武中。未弱冠,擢嵬科。仕太宗世宗朝,選集賢學士,又選淸白吏。年五十五卒。

公早孤,服母訓,從吉冶隱學。

聰明絶人,凡米鹽叢雜,囊篋瑣細,不煩籌簿,無遺毫毛。

聞哭聲而識殺夫之姦。

公之遺事,後孫掇拾稗官、地志而傳之,近世士論始尸祝於臨河默溪權斗經撰墓碣。

崔漢公[编辑]

崔漢公台甫,號老谷居士永樂癸卯生。景泰癸酉司馬,天順己卯登第。官至豐基郡守。弘治己未卒。好作律詩,人多誦之。遺事

丁子伋[编辑]

丁子伋呂父羅州人。永樂癸卯生。景泰癸酉司馬,天順庚辰登第。官五品,再爲邑宰。孫玉亨,贊成。丁應斗撰墓表。

金學起[编辑]

金學起文伯公州人。永樂甲午生。天順庚辰登科。官大提學。弘治戊申卒。

世祖西都,集兩道儒生設科,取柳自漢等十二人,公居十三。

成宗九年,設纂集廳選東文。盧思愼姜希孟梁誠之徐居正爲堂上,崔淑精等十八學士爲郞,公以承文校理居十二郞位之次。

公在世祖朝,筆法爲第一。上出箭筒,命寫詩句,乃書「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爲春」之句。上卽命加資。

公孫自興,庚辰別科時,以射鳶特賜第,與公同榜。李時恒撰墓碣。

金戣[编辑]

金戣景嚴熙川人。□□生。壬子司馬,甲子登第。歷正言、持平、校理、牧使。庚辰卒。

公髫齔時能屬文,常侍先公在義州,華使王鶴於稠擾中一見奇之,贈詩有「須讀五車書」之句。

平生好看書,購聚萬卷。辛應時撰墓誌。

李景顔[编辑]

李景顔汝愚,號松石□□人。隆慶壬申生。萬曆辛卯司馬。乙巳,登文科。丙午,中重試。官正言。甲寅卒。

公儷作爲科儒所取法,爭相傳寫,大行于世。李光夏撰傳。

尹遇丁[编辑]

尹遇丁士衡漆原人。天啓丁巳生。壬午司馬。壬寅,擢庭試。官掌令、司諫。甲辰卒。

兒時遇果品,不先嘗,必獻祖父母若父母。

八歲,里人會射,長者命公綴句。公卽對曰:「當晝月暈,不夜星馳。」衆皆奇之。及長,以辭賦大振。

在臺,上疏極論君德,批曰:「請對之外,更進所懷,憂愛之誠,予甚嘉之。」又刺擧不避貴近,朝右肅然。

從兄遘癘,公悶其不汗,達宵共衾。權尙夏撰誌銘。

韓以原[编辑]

韓以原叔起谷山人。崇禎辛未生。乙卯司馬。丁卯,登明經科。官憲臺、春坊。庚子卒。

高山察訪時,南兵使乘轎於習操,公據法馳啓,一路肅然。

海美縣監時,訛言大起曰:「海賊數百舶蔽海而來。」湖右諸郡夜皆一空。公獨曉諭安集,邑獨安堵。天明知是虛驚,道臣及巡撫使稱公器量。

戊戌,拜憲職,請先正臣宋時烈宋浚吉配享孝廟廟庭。

公常係微官在。慈夫人有宿患,家人以爲適然,未卽報知。一夜公忽心動,趨還庭下,則親病危篤,公至之日卽瘳。丈巖公對人曰:「某甥有動天之孝。」權尙夏撰碣銘。

李禎億[编辑]

李禎億會章韓山人。土亭先生之五代孫也。崇禎後乙巳生。壬午,擢明經科。官正言、持平、司書。癸巳卒。

金泉察訪,瓜熟而還,所屬二十驛各立石而頌德。

爲持平,與鄭公論領相崔錫鼎毁經之罪,合啓請竄。

有姪二年痼疾,尋醫合藥,無細不親,大暑窄窒,不知勞苦,達夜忘寢,不啻十起。家人慮其過瘁,則曰:「如是然後吾心乃安。」

獨寓京邸,家有冶容倚門之艾。公經旬愈確,艾亦知愧。

自奉儉約。在松都時,上官以一鹿皮造鞍甲而贈之。公再三固辭。權尙夏撰碣銘。

沈尙鼎[编辑]

沈尙鼎聖凝靑松人。庚申生。己卯司馬。己丑,魁泮製。官正言。辛丑卒。

七歲,在先君靈光任所,李喜龍方赴任,滄溪林公呼韻命製別章,卽應聲曰:「吾聞漢挐山乃在碧海間,使君乘舟去,借問幾時還?」滄溪大加稱賞曰:「老夫當閣筆。」行狀。

金遇華[编辑]

金遇華而顯光州人。乙未生。癸亥司馬。癸酉,魁泮製,特賜第。官太常正。以子侍從,推恩爲僉樞。乙巳卒。李宜顯撰墓誌。

金齊閔[编辑]

金齊閔士孝,號鰲峯聞韶人。嘉靖丁亥生。戊午司馬。癸酉,擢文科。官止淳昌郡守。萬曆己亥卒。

壬辰之難,公適謝病家居,移檄倡義,提卒勤王。

處事接物,一任之眞,未嘗作皺眉事。

所著甚富,而逸於兵燹,只有《保邦要務》一編四十餘策。尹舜擧撰碣銘。

金錫之[编辑]

金錫之時遇延安人。萬曆壬申生。丁酉,登明經科。官直講,至豐川府使。崇禎壬申卒。

江東信川魚川,而一未示意於銓地,鞶褫則卽日行,不少濡滯。在散時,送妹至,望都門,不踏而歸。

嚴君木川公以所著莅官簿授之,常佩而行,臨政輒按簿而理之。李時恒撰墓銘。

趙觀國[编辑]

趙觀國孟完□□人。崇禎丁丑生。丙午,登明經科。官縣監。丙子卒。

明於《易》學,自幼至老,夜輒掩衾臥,每誦經一遍。嘗曰:「人之一生,皆《易》也。」李時恒撰墓碣銘。

崔弘甸[编辑]

崔弘甸壽會□□人。崇禎丙子生。己未,登明經科。官郞署、文兼。壬午卒。

己巳禍作,慨然流涕曰:「豈可以斗祿累身哉?」棄官而歸。

天性孝友,讀書見「父母」字,輒潛然涕下。遭同氣喪,年已衰老,露處山下,殫誠營窆,袖上常有泣淚之痕。權尙夏撰行錄。

李時恒[编辑]

李時恒士常,號和隱遂安人。顯宗壬子生。丙午司馬。己卯文科,榜中有行賂竊科者,罷榜。庚寅復科。官德川郡守。丙辰卒。

平壤和浦有別業,築書樓,藏數千卷,養鶴鼓琴。風日淸美,必鳴桹沿洄,人聞笛聲出煙波中,輒指點曰:「和浦水仙舫。」

沈壽賢以上价,依崔岦質正官故事,辟爲從事。

著《關西通志》二十餘卷。李宗城撰碣銘。

魚史商[编辑]

魚史商商卿咸從人。崇禎後丙申生。壬戌司馬,丁丑文科。戊寅卒。贈說書。子有龍

甲子,公以進士倡諸生上章,力辨尤菴之誣。權尙夏撰碣銘。

成夢箕[编辑]

成夢箕子協昌寧人。

丙子之獄,校理成公忠烈公堂叔父,受十次刑,竄金海三年而卒。其子聃仲,朝廷特授南陽敎官,不起。聃仲有子曰夢箕李容齋勸以仕,公汪然出涕而不應。門人請堂號,公掉頭曰:「稱龜山成生足矣。」居林川龜山下。權尙夏撰墓表。

鄭宗榮[编辑]

鄭宗榮仁吉,號恒齋草溪人。正德癸丑生。受業於金慕齋嘉靖庚子司馬,癸卯文科。歷檢閱、典翰、檢詳、吏判、贊成、八溪君。己丑,致仕卒。配享耘谷書院

明廟壬子,以俗尙侈靡,思欲矯弊,乃令政府揀選廷臣廉謹者,公與其選,錫宴于闕庭,賜樂與燭,敎無遽罷。

伯時,有妖僧稱以內旨,伐仁廟胎峯樹木。公嚴治,致之死,卽命遞職。

關西伯,西土好武厭文,公廣印書籍,設書院于平壤,章甫之徒爭相嚮學,數年多司馬、文科者。

乞歸上箚,有「祖宗朝舊宰退老別恩典,考啓」之命。遂引退溪辭歸之例,拜辭之日,中使宣醞于漢江樓,命一行子弟、親族及餞送人等幷許入參,書其姓名以啓。六曹各設餞宴都門外。

李相浚慶嘗曰:「鄭某精金美玉。」曺南冥贈詩曰:「丹鳳高飛不待風。」諡狀。

洪可臣[编辑]

洪可臣興道,號晩全南陽人。嘉靖辛丑生。隆慶丁卯司馬。官持平、掌令、水原府使、洪州牧使。壬寅,策淸難元勳,封寧原君。參《周易》校正廳堂上,轉刑曹參判,仍陞正憲、刑判。光海庚戌致仕,乙卯卒。

洪州牧時,天使李宗誠楊邦亨以封酋事齎詔東下。觀察使以下長吏,皆列坐露次。天將有不快意,縱軍校無賴轢蹙,諸守長莫不奔走伏匿,公獨危坐不動。有一官人注視良久,索筆書示曰:「吾見天下士多矣,罕有如公者。」因撫其膝曰:「每每危坐,無乃爲苦?」其人蓋天使掌書記能文善相人者張邦達也。

湖西李夢鶴聚黨萬餘人,攻陷六郡,而或馳突,或分布,恐喝百端。公令城中寂若無聞。欲暮且雨,賊散處囂甚。公以笓籬、筠簬作大炬,授守埤卒,選弩手數百,縋出城伏禾穀中,戒曰:「候城中火擧而發。」夜半,令守埤者人爇炬三柄,用火箭燒庇賊舍,上下通紅,城中鼓譟,弩手一時皆起,射殺賊。李玄逸撰諡狀。

申曼[编辑]

申曼曼倩平山人。萬曆庚申生。受業於尤菴先生。戊申卒。

九歲,伯祖象村公命次《帝京篇》,言下卽就。

一日,神龍上天,雷雨大作,龍忽失勢墮地。人皆辟易,公乃關弓射之,觀者無不變色。十三,選黌試。

丁丑,江都陷歿,母夫人韓氏與公之配洪氏立慬。公嘗指天爲矢曰:「所不得奮臂揮戈決死於龍庭者,當沒齒溝壑,不復立於天地間。何忍忘親苟容乎?」由是寒不處溫,暑不處涼。明年,至林川海上,與兪市南相依。又明年,遷忠州木溪,又居淸州靑川。又居懷德,出入於金愼齋之門。又入扶安白蓮洞,又傍海築室。丁酉,居鎭岑九峯之下。戊戌,尤菴入朝,公薦武勇士數輩。日讀兵書,拊劍而泣曰:「早晩當備行伍,飮月支中行。」仍痛哭失聲。戊申,入德裕山下,經歲而歸。臨終猶曰:「忍與讎虜共戴一天也!」

自聞甲申三月事後,不入版籍,不見曆書。

朝廷命旌韓氏洪氏之閭。公據《春秋》賊未討不書葬之義,不建棹楔。

調諧傲物,眼空一世。亦有藐大人之意,心有所不槪,輒加譏刺。權尙夏撰墓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