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續考/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卷一 人物續考
卷二
作者:金啓溫

蔭仕[编辑]

崔士康 敬節公[编辑]

崔士康全州人。以蔭補官,遷知司諫院事。歷觀察使、吏參、大憲、兵判,陞右贊成,兼判吏曹。世祖癸亥卒,年五十九。

士康妻母死,命賜棺槨、松脂。遺事。

金先致[编辑]

金先致尙州人。延祐戊午生。年十七,拜羅州判官,轉戶部郞中。恭愍王時,平紅巾賊,錄功一等,封商城君,賜推誠翊衛功臣,後改封洛城君,加賜推忠保節贊化功臣。歷都巡問使、同知密直。太祖戊寅卒,年八十一。

與兄上洛君文忠公得培商山君得齊,俱爲元帥,平寇難,世稱「三元帥」。

王氏革命,公退居于尙州山陽縣,超然遠引,采薇垂釣,自保歲寒之姿,其高風峻節,與吉冶隱相伯仲。竝後孫撰墓表。

崔善門 文惠公[编辑]

崔善門慶夫和順人。中生員。永樂辛丑,徵拜持平,屢遷至吏曹判書,以工判退休。世祖丙子卒,褒淸白吏。

爲學必究性理,律己必以淸儉。講說道義,見重士林,如佔畢齋皆敬事之。

治官如家,纖毫無犯;事君如親,樞要必避。時人稱之曰:「松筠志操,水月精神。」

文宗朝陞吏判,公力辭。朝議以銓選劇地非所以待遺逸,移拜工判,命工圖像以表崇奬之意。公身任啓沃,將欲有爲,已而魯山遜位,公引身而退。世祖元年,以贊成召,終不就。旣易簀,銘旌書以工判,遵遺命也。竝遺事。

崔有慶[编辑]

崔有慶慶之,號竹亭全州人。至正癸未生。入我朝,官至三宰。永樂癸巳卒,年七十一。

以孝旌閭,閭在淸州故宅。選太祖朝淸白吏。後孫後亮撰墓表。

李明晨 康平公[编辑]

李明晨伯扶德水人。洪武壬申生。永樂甲午蔭仕。癸丑,通政、典農寺事。己未,嘉善、同敦寧。己巳,陞知敦寧,以陳慰使赴皇京。己卯卒,年六十八。

公居官有績,洪州人紀之。佔畢齋挽詩云:「眞淳宿德使人欽,政在湖南遺愛深。一爵都門相送淚,江風吹露曉沈沈。」李植撰傳。

李貞幹 孝靖公[编辑]

李貞幹固夫全義人。至正乙未生。官至上卿。宣德甲寅卒。

早孤,喪祭一遵《文公家禮》,痛洗勝國所尙浮屠法。事大夫人,適其歡心。晩起爲官,止觀察使,爲親屈也。懸車別墅,弄雛親側。世宗聞其孝,降褒陞秩,賜几杖、酒樂以寵之。宣德甲寅,特加封壽母貞夫人金氏爲貞大夫人,時年一百有二,公年亦八十餘。恕長撰碑銘。

李丘直[编辑]

李丘直全義人。至元己卯生。至正壬辰蔭仕。我太祖卽位,賜原從功臣。嘉善、戶曹典書。甲戌卒。墓表。

李士寬[编辑]

李士寬全義人。洪武壬戌生。初補中郞將,歷兵議、觀察使、漢城府尹。庚申卒。李恕長撰墓表。

元萬春[编辑]

元萬春君始原州人。天啓丙寅生。蔭仕,別檢,屢典州牧官,至漢城府右尹。丁丑卒。

丁丑後,虜索公卿子爲質。公有兩兄,自請以行,時年十七。留二年,不以虜中一物染橐。一夜,館中驚擾,謂兵大至,公獨牢臥鼾睡。俄聞乃可汗死,非兵也。

癸亥,擢鎭水原府,上疏條陳軍民積弊,多所變通創置。有馬別隊,令緩急可運輜重。李畬撰墓碣。

成至行[编辑]

成至行汝敬,號梅谷昌寧人。庚辰生。蔭仕,以年八十陞資,官止同中樞。壬寅卒,年八十三。

自峽邑歸,築一草亭,名曰聽溪,逍遙其間。有詩曰:「猶嫌白鷺機心在,盡日窺魚亦未閑。」此非公與物相忘處乎?

年八十餘,猶不廢《書》、《易》及性理諸書,年年周復,有若課讀,曰:「觀於《淇奧》之詩,可見衛武公老益自脩,烏可自棄!」竝孫德潤撰墓表。

李揚[编辑]

李揚仲彌,號春塘至正丁未生。洪武癸亥司馬。蔭仕,歷按廉使、勸農使、引進使、團鍊使。癸卯,坐事流寶城郡。乙巳,放還。辛酉,奉旨參耆老所。官止工曹參議。丁卯卒,年八十一。李植撰傳。

趙泰來[编辑]

趙泰來伯休漢陽人。崇禎庚辰生。庚申,蔭仕,監役。歷州郡官,止敦寧都正。乙酉卒。

己巳,參吳忠貞公斗寅疏,爲奸黨所嫉,中之以微文,至於論配。權尙夏撰墓碣。

崔自海[编辑]

崔自海和順人。至正癸卯生。洪武壬戌生員,筮仕,歷持平,官止密陽府使。永樂辛丑卒。尹起畎撰墓表。

柳方善[编辑]

柳方善子繼瑞寧人。洪武戊辰生。乙酉司馬。以遺逸薦爲主簿。正統癸亥卒。享景賢祠松谷書院

卞春亭季良以文章負世重望,權文忠公退居陽村,大開名理之門,先生講問經旨,多有開發。二公傾心奬與,不以後生遇之。

己丑,罹文罔,編管西原。明年,移配永陽。先生築室數楹,扁曰泰齋,日吟哦自適,聚邑中子弟而訓之,四方聞風坌集。

薦爲主簿,先生自廢不起。莊憲大王敬重之,命集賢殿學士等往復質問,待以師禮。士林榮之,望若星斗。

當時及門之士,如李大田甫欽以節義著,徐四佳居正爲文學領袖,其餘名公、鉅匠接武輩出,大鳴國家之盛者,實先生鼓之。

於書無不通,天地運化、人事得失,一於詩發之。故先生之詩,一句纔成,擧國傳誦。凡名園、勝館不得先生詩,如無館。鄭葵陽撰行狀。

蔡無敵[编辑]

蔡無敵居仁,號僑軒平康人。弘治庚申生。嘉靖戊子生員,癸巳筮仕,歷茂朱縣監。甲寅卒。

漣川縣,條陳時弊五十餘事,目爲《天門奏議》,手書上達,明宗奬之。行狀。

李穆[编辑]

李穆仲深,號北溪萬曆己丑生。癸丑,生員、進士,筮仕,官止昌平縣令。壬午卒。

天啓丙寅別試文科,因同榜之有物議罷其榜。人勸其更赴試闈,則輒曰:「旣得旋失者,命也。何可區區於分外之事乎?」李光夏撰傳。

尹惟謹[编辑]

尹惟謹而愼坡平人。萬曆己亥生。丁卯進士,筮仕,官止戶曹正郞。庚子卒。

仁祖乙亥,太學發從祀之論。時黨人百般沮敗,雖士類,亦多却步,而公獨毅然不動,率多士叫閤。權尙夏撰墓碣。

金始聲[编辑]

金始聲聞遠,號陶溪蓮城人。崇禎庚午生。乙酉,薦除光陵參奉。丁亥卒。

嘗赴省試,有吏人送言曰:「主我則一第可立取。」公笑曰:「丈夫寧坎坷終身,豈忍行險而徼幸乎?」

時庵趙公相禹沙溪之正,摳衣請敎,時庵期許甚重。

趙相師錫少時契密,及其秉銓,公輒絶之。趙相以書招徠,亦不答。己巳,趙相來寓全義,公卽一訪。趙相驚喜曰:「下無緣奉袂,鄕廬始得逢迎,乃知無官勝於有官。」公笑答曰:「無官之勝,止此一事耶?」權尙夏撰墓表。

李聖碩[编辑]

李聖碩仲時,號楊村全州人。崇禎丁亥生。丙寅卒。

少師尤菴。甲寅,偕同門諸友三上章訟冤,杜門田野,謝絶世事。

竭誠事親。李夫人嘗苦胸痛,屈伸不得。公晝夜扶持,力盡則以首承胸,餘二十日不少懈。

敎子弟以義方,舌端如有掛「銀錢」二字者,必呵禁之。權尙夏撰墓碣。

兪命賚[编辑]

兪命賚弼卿,號慈敎堂杞溪人。壬辰生。庚寅,除監役。壬辰卒。

己巳,世變罔極。公閉門屛客,含章自貞,手書「磨兜堅」三字于座右以見志,蓋取徐侍郞壁上語也。

晩好儒學書,自經傳以及儒諸文,靡不硏索。最喜《朱子大全》,恒置案上。權尙夏撰墓碣。

成晩徵[编辑]

成晩徵達卿,號秋潭昌寧人。崇禎己亥生。癸未,薦補內侍敎官、王子師傅,不就。辛卯卒。

從伯氏獻徵受《大學》。伯氏嘗演奇門遁甲法,達卿一見便通。伯氏曰:「深恐外馳,切宜戒之。」達卿卽止之。

嘗參萬東廟皇祀,人譏議紛然。達卿立說以卞,以南軒之祠虞帝民之祭昭王爲證,辭極明白焉。權尙夏撰墓表。

趙龜命[编辑]

趙龜命錫汝,又字寶汝,號東谿豐壤人。肅宗癸酉生。辛卯生員,始除參奉、敎官,薦陞別提。除泰仁開寧,皆不赴。歷侍直、翊衛。丁巳卒。

十三,赴禮闈對大策,下筆立就數千言,觀者嘖舌,稱以瑞物。

杜門不接人事,日夜究心爲古文辭,浸淫涵蓄三十餘年,其文益大肆。自言:「得之《南華》爲多,而以蘇長公爲歸云。」

言議平正溫厚,必根於倫理。居家篤於孝友,事丘嫂如母,終身不異居曰:「吾幼而養於親,壯而養於嫂,老則養於姪可也。」

爲人如氷玉,瀟灑幽靚,類不食煙火者。卽之溫溫若不能言,叩其中,浩浩有不可窮。嘗自著《畫像贊》曰:「友而德重,七八分知我也;兄而稚晦,五六分知我也。」稚晦者,其從祖兄顯命也。趙顯命撰傳。

士人[编辑]

蔡之沔[编辑]

蔡之沔漢卿仁川人。崇禎己卯生。辛酉生員。己巳卒。

事親,愛敬備至。親病時思嘗牛肉,公慮其害疾,不卽供,以故終身不近口。

看書必窮理致,甚愛諸書。尤用力於朱子書,手抄其切於立心行己者,名以《約覽》。

乙卯,尤菴荐棘蓬山,公往省之。嘗草大疏,極言搆禍之狀,有故不果上。權尙夏撰墓表。

趙啓命[编辑]

趙啓命士心,號南谷豐壤人。戊子生。乙卯生員。丁巳卒。

年十八九,讀《近思錄》,慨然有志于爲己。讀文,悟古作者規範,作數篇,示東谿錫汝錫汝曰:「非吾輩所及也。」

嘗見千金資爲人所侵奪,而棄之無芥滯意。且於一切世利,尤澹如也。趙顯命撰傳。

奇孝諫[编辑]

奇孝諫伯顧,號忍齋幸州人。嘉靖庚寅生。萬曆癸巳卒。

自少出入金河西之門,執經問難。時就堂叔文憲公高峯公,質而講之。二先生皆許與之。

好善疾惡,乃其素性。故鄕人之不善者過其閭,或顧望趑趄,必由公不見地而疾馳去,使人視之,則必鄕黨之無行者。其見憚於小人也如此。

性寬大,喜怒不遽。一日,賓客滿座,有一常漢過門不下馬,一座欲捽治之。公止之曰:「此漢平日不如是,而今敢以無禮犯衆座,必是喪性,死無日矣。」俄而其人去未數百步,墜馬而死,人皆服公。

公鄕居未嘗見邑宰,有一宰聞公名,欲公來見,以事招之,頗加强迫。公不得已入府,未上堂。宰不覺下堂延坐,斂衽敬禮,後謂人曰:「吾疑其名而欲試之,今見其人,誠所謂隱德君子,吾悔其强屈官府也。」竝行狀。

李安仁[编辑]

李安仁子聖,號酒峯德水人。嘉靖癸丑生。萬曆甲寅卒。

自經亂,遯居沔川,築草堂,開園池,徧樹梅、竹、名卉,壁畫逸士古跡以寓意。親戚咸勸歸京筮仕,公終不動。李光夏撰傳。

吳國獻[编辑]

吳國獻仲賢海州人。己亥生。壬子卒,年七十四。

自幼已知事親之禮,疾病焚香祝天,請以身代,至於叩頭流血。居廬啜粥。平居語及父母,必流涕,忌日哀痛,如袒括時。

杜門田里,孜孜聖賢之書,尤菴書贈「漁隱」二字。嘗出入同春之門,先生亦頗稱許。權尙夏撰墓碣。

吳名立[编辑]

吳名立顯伯寶城人。癸亥生。庚戌司馬。崇禎癸酉卒,年七十一。

光海政亂,棄公車業,日以觴詠自娛。嘗慕宋圭庵鄭北窓之風,倡同志立院祠於石川之上。

時,公之婦弟入於之黨,翺翔館閣,公唾罵而遠之。公之弟縣令中立以弓馬發身,亦未嘗染迹權門。權尙夏撰墓碣。

韓曄[编辑]

韓曄晦伯淸州人。癸亥生。丁丑,以耆老陞通政資。崇禎戊子卒,年八十六。

兩兄遘癘,親自救護,沒則朝夕撫柩哀慟,而終不染。聞者驚歎曰:「今之庾叔褒也。」

己巳,禍作,公歎曰:「人可以此時出世乎?」飭子弟輟擧業。

屬纊前一日,以所佩囊付其孫曰:「先妣手蹟在此,我死納棺中。」蓋公佩此已六十年,人莫知之,至是發之,乃敎誨之言也。權尙夏撰墓表。

朴尙玄[编辑]

朴尙玄景初,號寓軒平陽人。崇禎己巳生。癸酉卒。

語及丙、丁後事,未嘗不噓唏太息。家藏曆書,必抹僞號,以寓微意。丁未,有華服華語者漂到我境,自言:「東南撮土,皇統猶在,我卽其人。」朝家恐事泄,執解於北庭。公痛憤忼慨,遂絶當世。

靜坐一室,玩心高明,如《太極》、《通書》、《正蒙》、《經世》諸篇,一一精硏。又造渾天儀,明示學者,考諸天象,無有不契。權尙夏撰墓碣。

閔光炅[编辑]

閔光炅仲晦,初名光兌驪興人。萬曆戊午生。壬戌卒。

奉祭坐齋,必疏瀹澡雪,凝坐俟曉。祭前後三日,斷酒肉,不茹果,至老不變。權尙夏撰墓碣。

金莘望[编辑]

金莘望子衡光山人。崇禎乙酉生。己亥卒,年七十五。

家貧親老,力穡供甘旨。從疊巖李悅受書,遂負笈從尤菴,間游同春之門。受業甚久,尤邃於禮書,問辨頗多,隨手箚記,名曰《家禮記疑》。權尙夏撰墓表。

鄭敷[编辑]

鄭敷大哉光州人。崇禎己亥生。壬辰卒。

杜門端居,博觀經籍,手抄諸史作十冊,名以《史雋》。最好朱子書,留心爲己,而常有晩悟難成之歎。權尙夏撰墓碣。

成獻徵[编辑]

成獻徵文式昌寧人。崇禎後甲午生。丙辰卒。

十二歲,作《水石亭記》,膾炙人口,載《輿地新編》。

搆書齋於家後,扁以洞虛。靜坐講道,不言世間是非。或有言色目論議,笑而不應。

有客積功於「朞三百」者曰:「花潭精思十五日方解,君盍致思?」公思之半日盡通曰:「花潭天分極高,十五日之說,必不然也。」因與客討論,客歎服不已。權尙夏撰行狀。

癸酉以後立節人[编辑]

錦城大君瑜[编辑]

錦城大君世宗大王第六子。景泰丙子,端宗遜位,安置順興府。丁丑,與李甫欽同死。

公至順興,與府使李甫欽相對流涕,以珊瑚纓贈之,潛結人士,爲復上王計。一日,召甫欽使草檄。順興官奴匿壁中聽之,竊檄草走,有基川縣監者聞之,追奪其檄,先入京告變。公與甫欽皆被收而死。

敬齋河相國爲公《承恩亭記》,略曰:「公德器淸曜,雅量高致,出辭氣,無一點之塵。」趙顯命撰諡狀。

漢南君𤥽[编辑]

漢南君𤥽羣玉世宗大王第十三子。景泰乙亥,端宗遜位,與六臣之事,安置咸陽郡。丁丑,與錦城大君同死。中宗甲午,命復屬璿系。明宗朝,復爵號。肅宗戊寅,命禮葬賜諡。

永豐君同爲惠嬪楊氏出,楊嬪卽乳養端廟者也。丁丑,錦城之敗,以楊嬪爲前後內應,及于禍,二子俱不免。李箕鎭撰諡狀。

成熺[编辑]

成熺用晦昌寧人。始補漢城參軍。世宗庚午科,官校理。景泰丙子,與成三問等同被鞫,安置金海。越三年宥,歸公州卒。

端宗朝,國勢危疑,與從父兄之子承旨三問協輔王室,以死生不易其心相勉。丙子,三問等死,公亦受嚴鞫,閉口不言。朝廷不殺,置之金海,使父子不相通,籍沒收孥。權尙夏撰墓表。

燕山時罹禍人[编辑]

李守恭[编辑]

李守恭仲平廣州人。天順甲申生。丙午司馬。成宗戊申,魁謁聖文科。歷正言、校理、應敎、典翰。戊午,以史事謫昌城,移配光陽。辛酉蒙放。甲子被禍,年四十一。

嘗在村莊,有太守以田贐者。公不受曰:「取人物爲私賄,可乎?」廉簡類此。曺伸撰墓碣。

洪彦忠[编辑]

洪彦忠直卿,號寓菴貴達子。缶溪人。成化癸丑生。弘治乙卯司馬,竝捷文科。歷弘文正字、修撰、吏佐。甲子,闔門遭禍,丁內外憂。夏,追錄諫宮禁事,謫眞安。冬,又連坐配海島。丙寅改玉,授直講。戊辰卒,年三十六。

大寧鄭淳夫德水李擇之高陽朴仲說相友善,時人謂之四傑。洪彦國撰墓表。

洪彦國[编辑]

洪彦國公佐彦忠弟。

自少以文章、節行顯名。燕山朝,與容齋挹翠諸賢同竄巨濟。一日,邊中訛傳賜死,皆議欲航海圖生,獨公兄弟怡然不動。中廟改玉,因廢擧業。除參奉,不赴,命以進士書銘旌。遺事。

己卯黨籍人[编辑]

鄭譍[编辑]

鄭譍譍之東萊人。弘治庚戌生。正德丁卯司馬,甲戌文科,選弘文正字。歷正言、校理、典翰、藝文應敎。己卯冬,謫扶餘。壬午卒,年三十三。墓表。

金珌[编辑]

金珌子修安山人。年十八,升上舍。己卯,壯元科,官典籍。生年卒歲,竝佚不傳。

嘗師事金大成,禍作,以出郊餞謫行被罪。又株連安處謙獄而得免,自處以狂,故亦無以加害也。年享大耋,猶無恙,常獨坐長唏,其微意可窺。

筆法奇崛,其自書試券,見者無不珍賞,至己卯,燬于火。公以己卯釋褐試券,又以周甲歲失之,亦異矣。公號慕箕齋,豈以佯狂之跡略符箕子而然歟?李宜顯撰墓碣。

乙巳以後罹禍人[编辑]

李允成[编辑]

李允成希信全義人。嘉靖辛巳生。癸巳卒,年七十三。

己酉之禍,凶人洪男以兄告弟,魚肉士林。李公有成遂成兄弟,以布衣死獄中。其季允成不死,沒爲隷屬洪男,蓋洪男若氷於公爲異姓從兄弟也。穆陵改絃,禍家子弟咸造新化,公獨不起,漁釣以終其身。亂,入靑龍山,病卒。李秉淵撰墓表。

李汝溫[编辑]

李汝溫而厚全義人。丁未生。萬曆丙辰卒,年七十。

恭憲王之初,小人用事,士大夫誅徙略盡。公之叔父有成遂成俱論死,公亦編管遠州。昭敬王卽位,雪冤,錄其親。公遂隱居不仕。李宜哲撰墓碣。

辛慶晉[编辑]

辛慶晉用錫,號丫湖寧越人。甲寅生。萬曆癸酉進士,甲申文科,入史局。歷持平、吏佐、舍人、吏議、監司、大司諫、大司憲。己未卒。選淸白吏。

十一歲,隨父白麓公往湖堂,指壁上《吹笛圖》使賦之,公應聲而成,一座驚歎。及長,游栗谷李先生之門。

壬辰,爲柳丞相成龍從事。當李提督之敗於礪峴也,托言寇方襲平壤,趣諸軍歸救。公馳見提督,力陳其不可去者五,涕泣力爭,提督憮然無以應。然竟退平壤,已而復進軍,蓋聞幸州之捷,而亦公至誠有以感其心也。

一日,體相會賓僚議事,大夫人忽出來,賓僚皆散。夫人傳言曰:「辛從事勿去也。吾兒不足當大事,願公之善指敎也。」

臨津,氷泮無船,不可渡。公創智設葛橋,一軍賴以利涉。後策扈聖、宣武兩勳,公名在扈聖原從,公議冤之。

公以文武材重於一世。韓西平浚謙拜元帥時,公與金昇平竝見擬。旣歿而癸亥,諸公莫不追思曰:「使某在者,雖亞卿,亦當入於夢卜云。」

延平少落拓,人不之奇。公曰:「他日當國家大事者,必此人也。」李縡撰碑銘。

倭難時立節人[编辑]

任錪[编辑]

任錪,字寬甫,號鳴臯豐川人。己未生。萬曆辛亥卒,以扈聖從勳贈執義。

少從牛溪游,先生稱以慕學善士。平居篤於孝友。壬辰,車駕西狩,公慨然有執靮之志,路塞不得通,聞湖南倡義使金千鎰住兵江都,往從之爲書記。天將謀擊京城賊,公以倡義命作都城圖以進,天將賜座褒賞之。

公素嫉柳永慶鄭仁弘爲人,居常憤罵。至昏朝,㓗身危行,凡有不平,發之於詩,與石洲齊名。公沒後,石洲詩禍作,家人取平日所爲篇什而焚之。李縡撰墓碣。

權悰[编辑]

權悰希顔安東人。以孝廉筮仕。壬辰,以錦山郡守殉節,特贈吏判。其後己丑,旌閭賜諡。

始除開寧縣。外和內莊,人莫窺其涯。有老吏戒其同列曰:「此睡虎也。方垂耳弭伏也,若將可狎,及其威怒奮發,則有不可犯者。」

以淸愼著名。常寢處蒲團,歎曰:「王父嘗用藁索,吾代以繩索,是爲忝先。」其廉約類此。

錦山逾月,寇至,凶鋒犯京。公聞報,北向痛哭。時公從弟都元帥光州牧使,急書期赴國難。公先率所部從方伯,方伯謂公年老,奪公手下精銳,移屬防禦陣,差公管糧之任。公見帥臣恇怯,知事不濟,失聲大哭。公州牧使許頊礪山郡守高敬祖相持號慟。賊入沃川,防禦走金堤,諸邑皆望風潰。公策錦山朝夕被兵,謂軍官曰:「賊將犯本道,列邑虛無人,吾有死而已。」乃還本郡招募,羸弱不滿二百。約濟源察訪李克絅,聚驛卒,合陣於郡東川岸上,且移檄義兵將高敬命趙憲,約欲同力。已而賊果大至,公終日摶戰,力盡而絶。其庶子隨死於兵。後數日,兩義將繼至俱死。李玄祚撰諡狀。

朴而絢[编辑]

朴而絢汝粹順天人。嘉靖甲辰生。壬辰,殉節于星州,特贈工議。後加贈工判。

壬辰,上幸龍灣。公以書生家居,奮不欲生,倡同志起兵,討賊軍于星州伽川,與高敬命相掎角爲聲勢。蔚山府使裵應聚以無備抵罪,公以所獲賊級與應聚,使免焉。十月,賊薄伽川,公力禦之,日暮軍敗,遂死之。

公子永緖又殉節於變。乙卯,因儒疏,公父子竝命議諡。李匡德撰諡狀。

安弘國[编辑]

安弘國藎卿嘉靖乙卯生。萬曆癸未武科,錄扈聖原從勳。丁酉,以寶城郡守,殉節于安骨浦,贈兵參,旌閭。顯廟丁未,加贈贊成。丁巳,享旌忠祠,又配忠愍祠

壬辰,公以宣傳官扈至龍灣元宗大王臨海君分避賊鋒,在永興地,欲傳上旨而無其人。公應募,奉標信冒鋒刃,卽復命。又巡問各鎭,宣布聖旨。是年冬,守寶城。統制李舜臣甚器之,或爲代將,或爲先鋒,攻守之功,多出公策。

丁酉,奴再擧。元均爲統制使,公以中軍將發船,到泊于統營,領舟師三十餘艘,直搗巢穴,賊窮蹙棄船走。俄而賊選精兵,直犯陣前,諸鎭船皆走。舟人謂公曰:「我寡敵衆,願少退。」公曰:「不可。我與賊相持,見賊而退,決勝無日。況上將在近,豈不奮救?若等一乃心,勿以死生爲懼!」乃令揮旗報急,而竟不應。公曰:「平生爲國,正在今日。縱彼不救我,我敢不以死報國!」遂挺身力戰,直突重圍,賊兵大潰。遂乘勝追擊,射賊不止,不覺流丸過眉,倚檣坐死,怒氣勃勃,顔色如生。舟行數里,始知公死,賊亦不知公已死而退,乃得全船而還。

壬、丁之亂,本朝戰亡將士,不知其幾,而《明史》所載,只公及李舜臣而已。姜鋧撰諡狀。

金時敏[编辑]

金時敏勉吾安東人。嘉靖甲寅生。宣祖戊寅科。壬辰,以晉州判官拜牧使,超授右道兵使。是冬,卒于晉州。賜宣武功臣,贈領相、上洛府院君,設旌忠壇,享忠烈祠

所居村近大川,際巖爲淵,大蛇窟其中,民畜輒遭呑噬。公以桑蓬手造弓矢,至川邊,使家僮登巖以挑之。俄而水波蕩潏,大蛇出向人,勢益獰,公便前亂射,立殪之。時公年八歲。

嘗以訓鍊判官,議事于兵判。兵判不用其言,公抗論不已。兵判不能堪,加聲氣。公卽起立,脫帽投地,以足踏碎之曰:「丈夫非此,則安能受侮於人?」卽趨出去官。

重峰嘗疏薦才堪爲將可以禦者數人,公實與焉。

辛卯,爲晉州判官。始公叔父觀察使悌甲曾任晉州有異政,及是人喜曰:「是金使君侄也。」方圍城也,觀察公以原州牧使殉節。訃至,公擧哀,滿城如悲親戚。賊諜知曰:「彼主將得人心如此,城不可攻。」時牧使適死,聲猝至。公攝州事,令曰:「敢走者斬!」淸野入城,爲死守計。時列郡望風奔潰,獨控扼要害,爲湖南保障。朝廷聞之,卽拜爲牧。出兵擊泗川固城賊,多所克捷。又破之鎭海,擒賊酋平小泰等。上嘉之,超授兵使。公乃北出,破賊于金山,軍聲大振。

賊大酋自閑山幷諸屯兵十餘萬,長驅直犯。公馳入守堞,賊已合圍肉薄,衆寡之勢,如壓卵。而公只以忠義激勵,與夫人親持酒食巡城,士皆感泣殊死戰。賊以雲梯、地道百計交攻,公乘機投窾,屢進而屢却之。方戰之亟也,將士無人色。公方指揮號令,意氣安閑,有時鳴琴吹笛,若無事時。登陴十四晝夜,賊屍遍野。忽大雷雨,賊驚惑退遁,城遂以完。賊退之日,公巡城,有一伏積屍中,放丸中公,輿還府第,病創而卒,城中哭聲如雷。返葬出湖南,所過民挽車而泣曰:「無我公,我死久矣。」及之再被圍,數日而城陷。

其後公從子過晉州宿村舍,主人年老,自言以知印曾侍公,因傳其時事。公善射,臨戰使知印挾立供矢,猶不給,久而拇指墮,用食、長兩指而射,猶發必疊雙云。李濡撰諡狀。

韓楯[编辑]

韓楯士閑淸州人。嘉靖乙卯生。癸未,謁聖武科,授宣傳官,歷平壤判官。壬辰,以南平縣監,殉節于錦山孝宗朝,贈兵議。顯宗朝旌閭。其後壬辰,加贈兵判,賜諡,享錦山從容祠

公爲南平,邑俗尙鬼,日聚巫覡,祝禱神堂。公曰:「邪道惑民,非細故也。」遂焚其神堂,巫風衰革。

公策寇煽禍,築城儲糧。壬辰,賊分兵進逼,人情洶懼。公乃與前郡守尹悅約出師勦賊。將行,妻妾挽衣而號曰:「上有老父,下有妻孥,何輕赴死地?」公曰:「吾弟四人,可以奉吾親。吾旣許身于國,爲國一死,職也。當佩印綬爲驗,以此尋吾屍。」遂直赴錦山高公敬命前二日已兵敗死之。公奔賊馳突,冒丸力鬪,至日昏不已。有兵猝起馬前,揮劍而進,公駐馬受刃。家人尋公屍,腰間果尙佩印組。金楺撰諡狀。

趙完基[编辑]

趙完基德恭,兒時自號道谷白川人。庚午生。壬辰,與考重峰公殉節錦山,年二十三。萬曆乙卯旌閭,配錦山從容祠沃川表忠祠,贈持平。

寇之日,重峰先生倡義討賊,公裹足從之。先生曰:「汝可勉留,善養吾母!」公曰:「父往死所,子何忍不從!」遂終始不離。將赴錦溪,先生知兵將敗,又命公歸。公泣再拜,且對曰:「父爲忠臣,子獨不爲忠臣子乎?故華其冠服,蘄代其死。賊認爲主將而矺其屍,屍不得收。趙㷜撰行狀。

倭難時征討人[编辑]

權應銖[编辑]

權應銖仲平安東人。嘉靖丙午生。甲申武科。壬辰,起義兵,攻有功,特拜慶尙兵使。乙未,兼忠淸防禦使。後錄宣武功臣、花山君,陞資憲階。戊申卒。贈贊成,建祠芝山

壬辰亂,公與弟應銓應平、同縣人李蘊秀募聚士百人,自號義兵,出漢川,列郡爭附。謂鄭大任曰:「賊據永川,不急擊,嶺左危矣。」進兵薄城下,賊見兵少,悉出迎戰。公卽大呼直前,賊皆披靡。公縱橫馳射,發必疊雙,獲數百餘級。會日暮,按兵歸,約朝日盡滅賊。斬逗撓者數人以徇,遂合兵攻城克之,賊死者七百餘人。事聞,拜兵虞候。

金公誠一右道巡察使,奇公材啓言:「公驍勇有智略,若使當一面,必成大功。」遂推公爲義兵大將,諸義將皆屬焉。

合七郡兵,豐基守期不至,召至軍,欲法之,聞有老母,杖赦之。守乃時相之兄,其守軍法不撓如此。

公美鬚髥,神精動人。上見圖像而奇之,卽召見公,顧左右曰:「畫中貌良是良是。」咨歎久之。權愈撰諡狀。

金慶福[编辑]

金慶福伯綏慶州人。嘉靖庚戌生。萬曆庚辰武科,歷長連利城縣監。壬辰,以戰功擢拜鍾城府使,移寧遠郡守。天啓壬戌卒,年七十三。贈兵參。

申巡邊公穩城,聞公名,收爲幕屬。癸未,蕃胡尼湯介訓戎,公從巡邊力戰,斬獲甚衆。巡邊公啓奏公功爲第一。宣廟召見公,手賜《精忠錄》,立拜通禮院引儀。

利城時,錢胡數犯境,公又與北兵使李鎰將兵襲之,焚其巢穴而還,作《戰勝圖》以上。

壬辰變,評事鄭文孚擧義兵,公悉衆赴之,自爲先鋒,與倭戰於吉州雙浦,大破之。事聞,擢拜鍾城

公目重瞳,有威容,能使見者已瘧。驍而善戰,戰輒先登,所乘馬常色白。其從巡邊公出戰,賊見巡邊公旗號與公馬色,輒避去,以故所向無敵。然居家孝友,循循有儒士風。申靖夏撰碑銘。

金萬壽[编辑]

金萬壽德老光山人。癸丑生。萬曆十二年武科,歷監察、司評。壬辰,以義兵將除宣傳官,拜珍島郡守。丁未卒。戊子,立祠本郡。

公身長九尺,膽略絶人。有弟三人千壽百壽九壽,俱以勇聞。壬辰,聞變痛哭,起兵於鳳山,壯士應募者九百。推公爲大將,赴難,到長湍,與劉克良合兵。臨津之戰,百壽死之,公與二弟收散卒爲再擧計。公子光鋏,年十九,勇冠三軍。與諸郡兵合擊賊,大破之。上初聞民皆從賊,及公捷音至,大喜,令學士李好閔製敎書,賜公義兵將號。

時賊酋領數萬兵,屯富車原,公擊破之,三戰三捷。光鋏乘夜斫營,刺殺其大將,賊死者無數。是日中丸死,諸將皆弔公,公曰:「兒死得其所,何用弔爲!」

翌年,天兵拔平壤。公知賊東遁,伏兵砥峴,斬數十百人。及赴珍島,日夜繕聚。李舜臣閑山金德齡光州,公各助其兵糧,輸餉不絶。甲午,遞歸。錄勳,有嫉公者抑之,置原從科,識者嗟惜。

幼嬉戲爲營陣狀。及長讀書,至古人殉節處,爲之嗚咽。好《韜》、《略》,往往抵掌談兵,人莫能頡頏。李縡撰墓碣。

楊德祿[编辑]

楊德祿景綏,號悔軒中和人。嘉靖癸丑生。壬辰,起義兵。戊戌,除參奉。庚戌司馬。乙亥卒,年八十三。

壬辰之難,宣廟西巡,次平壤。公上疏極陳致亂之由、恢復之策,上嘉奬之。

賊追至江邊,行朝震驚,議出避。公痛哭請留。居數日,大駕決西巡。未幾城潰。公痛哭,至龍鳳村,募里兵,與從侄懿直、友人李德嵓得卒三百餘,號曰敵愾軍。傳檄近邑,激起義旅,進兵狄橋浦,扼三縣要路,殺獲甚多。

丁酉,楊經理來援,軍餉匱乏。公得義穀三千石以餉軍。

公倡議:「太師之於東國,兼君師之義,吾鄕不可無書院。」乃請于觀察使,稍廣書塾,號曰洪範書院。適値兵燹,甲午重建,戊申請額,賜號仁賢。鄕校東舊有箕子祠,公上疏請倣崇義監例,以鮮于氏爲殿監。上允之,箕子祠改額崇仁殿

丁卯,兵薄城,公親入文廟,負祠版避僻地。傳檄一道,欲擧壬辰故事,未幾,人歸乃已。

丁巳,廢母議起。聞白沙李公獻正議遠謫,馳往北靑千餘里,省之謫所。及卒,匍匐從葬于抱川李時恒撰行狀。

李光岳[编辑]

李光岳鎭之廣州人。嘉靖丁巳生。萬曆甲申武科。官至南兵使,襲封廣南君。戊申卒。

昆陽時,奴犯境。公身當賊鋒,率勵將士,勉以忠義。未幾,賊侵晉州金鶴峯誠一以招諭使,勅公爲左翼以救之。公卽入城,與金公時敏竝力固守。賊冒死攀堞,公總督將校,大呼射殪一酋,賊遂退,晉陽獲完。

甲午,爲義兵將郭再祐副將。公與郭公乘船行酒,有飛礮過前,大如鵝卵,穿舷落水,鳴沸逾時。公談笑自若,賊終不敢出。

起復莅淸州,晝則莅事如常,夜則設靈幄哭臨,如在苫堊。或勸以爲國自愛,則謝曰:「豈宜因王事廢私情乎?」因號呼悲泣。雖當金革之時,執喪行禮有如此者。

公於武藝尤長片箭,每舍一矢,輒倒數三賊。賊最畏懼,相戒莫敢近。

與天朝王監軍士琦劉提督李相國德馨權元帥結爲征獻捷之稧。其誓心敵愾如此。姜鋧撰諡狀。

朴大德[编辑]

朴大德士華,號合江密陽人。嘉靖癸亥生。除濬源殿參奉,不拜。甲午卒,年九十三。

世爲成川人。聞芝山曺公謫居江東,負笈踵門,受《小學》、《四子》、《近思》、《心經》等書,絶意擧業,潛心探索。

壬辰之變,芝山以朝命起爲召募官,致公幕下,倡義募士,得壯勇五百餘人。每戰,公必爲先鋒。芝山屢爲賊所陷,公輒臨陣躍馬,翼蔽而脫之。一日,芝山所騎疲弊,公馬亦然。公患之,以矢鏃釘於馬鬣,請芝山換騎曰:「馬若不前,但撫其鬣。」芝山如其言,果快疾如飛,遂得無事。芝山怪問其故,得其實,歎曰:「誠急難才也。」

李希稷壯士也,賊擊傷其左肩,踣於路傍。衆皆不顧,公獨下馬,掖而乘之。至軍,芝山泣撫希稷,起拜謝公曰:「微爾,幾失吾瓜牙也。」公與同門金翼商尹瑾芝山,追勦宵遁之賊,轉鬪南下。

丙子虜亂,公旣老不堪從戎,遂携家入峽,行必爲戰備,略依師律。至陽德,猝遇賊數十騎。公與一行依山擺列,積其馱重,以補其虛,督戰大捷,蓋我人不滿二十矣。賊旣却,乃謂從者曰:「此梅花陣也。」

戊子,府使李公井男上公行義於朝,陞通政。潛谷金公又白公學行,命加嘉善階。

嘗謂:「關西地遠,俗尙貿貿。」凡鄕黨有婚喪,必往莅之,一以《文公家禮》從事,化者甚衆。

西路賦役繁瑣。公在嶺南得大同法,歸而勸諭,試於一鄕,官私甚便,隣邑視倣,幾遍一道。

芝山之配許氏,歿于謫所,權窆淺土。公殫竭財力,改葬如禮,樹表以識之。嘗謂:「芝山倡道西土,俾知有性理之學。」議建書院于故基,以爲俎豆之所,上章乞額。權尙夏撰行狀。

光海時立節人[编辑]

柳澍[编辑]

柳澍應霖文化人。弘治戊辰生。己卯卒。

癸丑,賊臣倡讎母論。公草疏詣闕,其疏曰:「亡殿下之國者,等也。」又曰:「今之三司,皆鄭造也。」言甚凜烈。皆以爲大禍立至,而公則不撓。由是斂迹以沒。權尙夏撰墓表。

癸亥擧義人[编辑]

洪振道 忠穆公[编辑]

洪振道子由南陽人。甲申生。癸丑,筮仕別提。仁祖反正,首拜工曹佐郞,錄靖社功,封南陽君。官止崇祿、判中樞。己丑卒。贈領相、南陽府院君

出宰木川,時凶徒鴟張,有㗖以科利者,立却之。仁廟戲曰:「何不少屈?」對曰:「得此科,何用?」仁廟笑之。公於上屬親而受知忒深。

光海時,公慨然有匡復志,與中表具宏申景禛諸公密謀,弟振文亦預其議,衛護周防,勞勩最著。光海仁廟第宅有王氣。仁廟卽納其宅,無可往。公乃空其家以獻。會元宗薨于私邸,光海又伺察弔客。公晝夜相守,仁廟泣謂:「親在,盍少避?」公曰:「禍福有定,安用避?」

癸亥三月,與諸公會西郊,大勳旣集。及第功也,上見公名列三等,訝之曰:「洪某等何卑也?」

丙子,上幸虜營,定要約。旣還都,公白上曰:「皇明再造之恩,彼亦知之,不可不預有質定。若後有脅以不義,其將從之耶?」時廟堂方主和,不欲擧皇明,遂不應。公歎曰:「後其悔是哉!」及有徵兵事,主和者乃謝曰:「不用公言,吾輩過也。」李宜顯撰碑銘。

元裕男[编辑]

元裕男寬甫原州人。嘉靖辛酉生。二十三武科。二十六,魁重試。屢除郡邑,歷京畿水使、捕盜大將,官至正憲、知中樞、原溪君崇禎辛未卒,年七十一。贈右相。

光海時,倫彝斁塞。公之子原平與靖社諸公密謀義擧,以其事白公。公曰:「吾家世受國恩,敢愛身乎?」遂流涕而許之。及反正日,仁廟特命公扈衛西宮,蓋亦親重之也。

甲子變,公同尹相承命留都,亂已,得一冊子,有從逆人名姓,其麗數千。公告尹相,卽投之火,以安反側。權尙夏撰墓表。

李起築[编辑]

李起築希說全州人。萬曆己丑生。庚申武科。仁祖反正,錄靖社勳,封完溪君。乙酉卒。特贈判尹。

完豐李曙爲從兄弟,志氣相合。壬戌,完豐長湍府使,公亦隨往。時光海幽閉母后,完豐慨然有匡復志,公亦參其謀。仁祖在邸,往來稟定,公皆身當。每自長湍達夜入城,曉發還歸,一年之內,三斃駿騎。

擧義日,自長湍起軍入城,公爲先鋒。仁祖以軍期差遲,親自前往,至延曙相逢。公下馬拜路左,奏以長湍領軍來到狀。上解御袍以衣之。

反正後錄勳,完豐以公入於別單。仁祖敎曰:「李起築之功,我自知之,可入於二等。予與李起築,孩童相遊,慣呼其兒名。今此錄勳時,以其兒名書之。」數日後,御書公之名與字,因傳敎以此書於勳籍。蓋公小字「己丑」,故因其字音相似而改賜今名,實異數也。

丙子,隨駕入南漢,守南城。自願出戰,斬獲十餘級,衆心稍定。賊從東城突入,城幾陷。公在長慶寺,出死力督戰。賊退,親臨慰諭,特加嘉善。講和後,世子、大君竝北行,命公陪從。自南漢直往瀋陽,虜常置陣中,南北出戰,與之同往,萬死辛苦。後以病先還。

儋石屢空,或勸治産業爲子孫計。公曰:「我以微賤之人,受國厚恩,致位二品,更何望哉?若吾子孫賢,則雖無業,可以自資;不賢,則亦何益哉?」終不營一畝,賜牌田民亦皆不受。趙泰億撰諡狀。

洪振文[编辑]

洪振文質甫南陽人。萬曆己亥生。癸亥反正,超授主簿,策靖社功,屢典州郡。丙戌,進秩嘉善、南原君,官漢城右尹。癸巳卒。

摳衣潛冶之門,潛冶甚器重之。賊臣承宗希奮於公俱有姻婭誼,慕公才望,每致勤邀之意。公唾鄙辭之。

光海時,公舅氏具公申公景禛有倡義計,公與伯氏南陽公周旋密勿,協贊大策。反正後冊勳,賜靖社號。

安山時,耆社諸公爲求宴需,李延平見公要其優助。公言:「士夫家過緬禮,則三月不親樂,況才經遷陵乎?」延平愧謝,遂罷其宴。

仁廟待公最厚,每燕見,杯酒相屬。一日,公沈醉不省,特命孝廟扶而送之。公素喜酒,特賜銀杯以戒飮。

鼎革之初,逆家莊獲,勳臣自擇,人多奔競。公慨然曰:「今日之擧,爲存宗國、正人紀,非爲良田、美宅也。」一無所取。上聞而嘉之,別賜田結、奴婢。李健命撰諡狀。

甲子殉難人[编辑]

李聖符[编辑]

李聖符存中全州人。萬曆癸未生。戊申武科,卽拜宣傳官。癸亥反正後,拜水原府使。甲子變,以右防禦使,殉節于猪灘,贈兵判。肅宗甲子,旌閭立祠。癸未賜諡。

初拜備局郞。漢陰白沙兩相公,每當公牒繁委,必呼公授之書,以公練敏而閑於筆翰也。

癸亥春,公偶訪杞平,與完城崔公相遌,公扼腕時事,感憤流涕。二公以義擧告之,公慨然約同事。擧義之夕,馳詣西郊,會者纔數百,而金昇平夜深不至。公謂李适曰:「吾請自當先鋒,將非君莫可。」部署畢而始至,怒不相下。公力喩乃聽公,與公爲左右先鋒。旣進都門,軍容未成。公拔劍令曰:「敢失伍者,用軍法!」衆遂肅然。及勘勳,始置公正勳,旋降之別單,蓋元勳嗛公前事而屈其功也。

擧兵叛,朝廷命公爲右防禦,予兵二百,寡弱不能軍。而公卽日就道,行收邑兵,到江陰界,賊已由大路趨京師,公欲邀擊之。時體察使與元帥號令錯出,又使移守馬灘。公與左防禦李重老提兵至猪灘遣人說公,公卽命斬來使。遂呼軍官,口授以書狀啓曰:「衆寡不敵,勝敗已分,臣當以一死報國。」明璉用降及手下士,分左右翼,直犯防禦陣。公奮臂語左防禦曰:「今日固決死,我若退一步,君宜以軍法從事;君若退一步,我亦當如之。」遂躬冒矢石,衆皆殊死戰。賊以生力軍乘之,我軍力不能支。公見勢已去,手解金圈,授庶從弟德英曰:「吾義當死,以獨子不得終孝,目不瞑矣。此乃世傳舊物,宜持還於從祖。」言已,將投水。德英泣而挽衣,公拔刀斷裾,聳身赴水而死。左防禦同時致命。

生平不喜交游,獨與金忠武應河爲莫逆友,常以忠節交勉,卒竝以死國。

方潝者,公舊裨也。公之以防禦出也,請從,公與之俱。及到猪灘,適遠出,還則軍沒矣。知公已赴水,泣曰:「主將以忠殉國,吾獨苟生,他日何面見主將地下乎?」遂投水死。公之義烈有以感人,人以死報之也。徐宗泰撰諡狀。

虜難時立節征討人[编辑]

咸應秀[编辑]

咸應秀士美楊根人。嘉靖辛酉生。萬曆壬辰武科。戊午,渡之役,爲八道都敎鍊官。天啓丁卯之變,殉節於安州。戊辰,贈戶佐,旌閭。壬戌,從享忠愍祠

癸巳,扈駕,仍從征之役。性好讀書,軍中亦以書自隨。主將聞月夜吟誦聲,招問之,知其才學,使掌軍需調兵食。

丁卯,入安州城,爲東營將,時年六十七。防禦使金公愍其老,使之出避。公慨然雪涕曰:「生旣受恩,死當以報。況主將在,吾何歸?」留三日不去。宜春君自行營來到,先訪公在否,使參謀軍事。及城將陷,公冒刃力戰而死。蓋所服袍錦異於衆,賊環射之,身被三十餘創。咸震卨撰行狀。

梁晉國[编辑]

梁晉國伯卿。甲子生。三十,登武科,嘉善、同知。丁卯,殉節安州。配享忠愍祠

爲鄕座首,時家有八十老母,身係官。嘗夜假寐,夢見賊徒數十輩入本家,驚覺心動。卽單騎佩弓劍,冒夜疾歸,果有群賊掠家財。而彼衆我寡,獨隱身林木中,賊出,連射殪之,賊黨駭散。

丁卯,爲守城中軍。虜兵圍城急攻,城陷之日,同五營諸將登營樓,東向焚香再拜,一時俱焚。梁粲渭撰行狀。

宋德榮[编辑]

宋德榮延安人。登武科。甲子變後,以功錄勳,封延昌君。丁卯,殉節安州。配享忠愍祠

甲子,出宰孟山,聞賊稱兵之報,追至鞍峴,屬元帥,與鄭忠信同心戮力。夜夢兩日倂生相盪,而僞日竟破碎。謂從姪李希建曰:「夢兆且吉,今日不可不死戰。」彎弓直前,矢不虛發,賊兵皆應弦而倒。旣告捷,元帥以公領關西軍使還任。

公還任,瓜歸,兵使南以興啓置中軍。丁卯,虜大至。公守南城,賊大熾,城將陷。兵使坐於營樓,自分燒死。公之族姪宋汲以軍官蒼黃告公曰:「公將奈何?」公叱曰:「主將雖使汝舍去,在汝義不可獨生。汝欲偸生,又何留此也?」拔劍逐之。比城陷,公猶射賊不止,賊矢遍體而死。竝行狀。

奇恊[编辑]

奇恊汝寅幸州人。隆慶壬申生。辛丑文科,拜檢閱、注書、說書、弘文正字,歷伯。乙丑,拜宣川府使。丁卯,殉節于凌漢山城,褒贈旌閭。

丁卯,守凌漢山城,有一將以賊書誘公。公斬其首,焚其書,城陷遂死。奴芿邑金負公屍,縋城下,草厝而歸,告於公之孤。奇震慶撰墓誌。

金彦壽[编辑]

金彦壽命叟延安人。萬曆甲戌生。癸巳武科。丁卯,殉節安州。贈兵議,旌閭,配享忠愍祠

登科,時年二十。亂日棘,擢爲把摠,隷副元帥。追賊至釜山,元帥會士較勇,公爲第一。

丁卯,巡邊使南公以公爲東營將。時軍民皆知不可保,所善軍人朴仁奉執公裾,願與同避。公厲聲罵曰:「主帥以死守,吾豈忍棄去!」及賊登城,冒刃力戰,與主帥一時灰身於中營烈焰中。竝行狀。

韓德文[编辑]

韓德文聖哉淸州人。萬曆癸巳武科,時年十六。丁卯,殉節安州。贈訓鍊正,旌閭,配享忠愍祠

丁卯,以北營將守安州,禦敵力戰,城旣陷,與主帥一時灰燼。行狀。

林忠恕[编辑]

林忠恕國仁羅州人。萬曆庚辰生。丁卯,殉節安州。贈訓鍊正,旌閭,配享忠愍祠

甫六七歲,聚群兒爲隊伍行陣之事,見者異之,號爲將軍。

丁卯,以千摠守州城,時子義盛桂盛俱在軍中。公謂義盛曰:「臨亂苟免,非丈夫事。」冒刃力戰,劍折而死。桂盛志欲復讎,隷于兵營幕下,當丙子亂,破敵于金化之戰。竝行狀。

朴命龍[编辑]

朴命龍見叔竹山人。萬曆戊子生。丙辰武科,歷宣傳官、都摠都事。甲子變平,錄原從功。丁卯,以平安兵虞候,殉節安州。贈兵判,旌閭,配享忠愍祠

乙丑,虜酋搆釁,邊報絡續。公時拜古阜守,上疏云:「以武夫强壯之年,當國家憂虞之日,不可獨便近地。請解職,爲邊帥褊裨,奔走行伍。」朝廷壯而許之,仍屬平安兵使南公以興幕下,特授本道兵虞候。南公悉以戎務委公,公竭慮區畫,繕械飭卒,常如對敵,例俸皆不受。兵使別貯一庫,名曰虞候庫,蓋彰其廉潔也。

丁卯,虜果入寇,降將弘立蘭英爲導,進逼安州。虜請見主將,元帥欲使公行,而龍灣之陷,公兄成龍先死,元帥愍然不忍發口。公挺身而往,至虜營,延接無禮。公却立責之,虜改容謝,因誘以和。公曰:「守疆之臣,有戰無和。」遂馳還。蘭英握公手曰:「義州之敗,君兄死,明日城陷,君亦難免。兄弟俱殲,何益?」公厲聲叱曰:「臨亂效命,職也。豈效若所爲也?兄旣捐生,弟何畏死!」不復交語而還。

翌日,虜兵合圍。公與南公及牧使金公以忠義相激勵。及接戰,蘭英又急呼公,軍官吳孝立在傍亦勸之。公拔劍欲斬之,孝立避得免。俄而賊登城,公獨立城上,凝然不動,積弓矢於旁,射殺數百人。控弦,大指斷絶,棄弓拔劍,殺傷亦甚衆。良久劍折,賊從後掩擊,箭下如雨,公體無完膚,猶立麗譙之間,不移足而死。李震殷撰行狀。

洪命亨[编辑]

洪命亨季通,號無適堂萬曆辛巳生。己酉進士。壬子,文科壯元,歷正言、掌令。甲子,陞承旨,拜刑曹參議、兼承文副提調。丁丑,殉節江都。贈吏判,旌閭。

宮隷有橫拏者,憲府治之。仁祖怒遞憲官,公封還上旨。反正後,政院之繳還內旨始此。

丙子,公在家聞上幸南漢,蒼黃追駕,誤聞駕向江都,鞭馬西趨。俄聞上還入南漢,而賊兵塞路。公泣曰:「旣不得奔問,毋寧從宗社所在。」遂取家累還入。謂長子曰:「余非庶官比,不可草間苟活。宗社有靈,吾可全;不幸,則當以身死之。」旣入,主事者謂「賊不能飛渡」,縱酒酣歌。公慷慨言曰:「古有以木罌渡軍者,使賊出此計,將奈何?」無何,賊引小船渡津。公問金公尙容曰:「公將何爲?」金公曰:「八十老翁,位極人臣,不死何爲!」公曰:「吾志亦決。」遂相持痛哭,上南門樓,持火揷硝,火發竝樓櫓捲去。

爲文,雄渾平易。其赴京也,因事呈文于禮部,諸大官擊節稱賞曰:「不料小邦有此奇文。」

夫人成氏隨公入江都。賊入,夫人與諸子入摩尼欲引決,諸子號泣止之。夫人曰:「吾知爾父必不苟全。」竟自縊。益可見公平素刑家之正。李眞望撰諡狀。

趙廷翼[编辑]

趙廷翼翼之,號樂道齋平壤人。萬曆己亥生。丁丑,殉節江都。贈左承旨,旌閭。

與其配李氏避兵江都,及虜大入,公語其配曰:「我家世傳忠孝,臨難不可苟免。」卽引佩刀自刺,李氏急奪而先死之。公治殮訖,虜遽逼,公憤罵不屈,遂亂捶射,公因自投壑以死。李宜顯撰碣銘。

甲寅以後被禍立節人[编辑]

沈攸[编辑]

沈攸仲美,號梧灘靑松人。萬曆庚申生。壬午進士,庚寅文科,拜注書。薦翰苑,陞正言、弼善,選玉堂,拜應敎、舍人,歷伯、大諫、副學、大成、吏議。戊辰卒。

奉使,歸致虜喝,諸臺論劾被竄。公力請收還,又論竄黨之假儒名醜正者,又陳箚論主家廣占田土,語極切直。至他封奏亦多,朴公長遠以爲可入史編。

甲寅,群小用事,火色熾發。公適亞諫省,引避曰:「宋時烈孝廟不世之遇。議禮之際,見解雖不同,必欲因此搆陷,抑獨何心?」時天怒方震,衆不敢言,公獨奮筆,中外聳服。李宜顯撰碑銘。

朴守儉[编辑]

朴守儉養伯,號林湖義興人。己巳生。壬寅進士,壬子文科,隷成均學諭。歷禮佐、禮賓正、通禮、司藝。戊寅卒。

少學於樂靜趙公,力攻文章,非先秦兩漢書不讀。當權奸柄國,以亢厲忤意,摘微事謫配。及見廢黜國母,退居堤川,與世相絶,至甲戌,始起應命。李宜顯撰墓碣。

閔鼎重[编辑]

閔鼎重大受,號老峯驪興人。戊辰生。進士,己丑文科。歷修撰、應敎、大諫、吏議、吏參、北伯、副學、大憲、吏判。庚申,拜右相,陞左相。己巳,栫棘碧潼。壬申卒。甲戌,復官致祭。

公上書請直昭顯世子姜氏之冤。初姜氏在先朝,坐事廢死,子女編海島,國人哀之而莫敢言。公獨首論,上知其忠不之罪,群臣皆驚。

虜遣使査責朝廷。公疏言:「辱國甚矣,臣憤痛欲死。誠宜開張聰明,先奮有爲之志,以勵節義,無使吾君徒受困於虜人爲也。」上報曰:「讀之,令人氣湧如山。」

出爲東萊府使,管接島素狡悍,犯約束。公一以法從事,恨甚。嘗因宴飮露刃擲公座,公不爲動,則相率闌出館門,公勒軍待之。後慴伏不敢犯。

拜大司諫。湖南守臣言有佛像出汗者,公請碎其像以絶神姦。

遷大司成,請以兩尼院材瓦修太學齋舍,今丕闡堂一兩闢入等齋是也。

甲寅,尹鑴許積用事,宋文正配海上。公請與同罪,遂坐削職。己未,配長興。明年,等謀反誅。公起謫中入相,居四年免。己巳,仁顯王后廢處私第,公亦徙碧潼郡。公素病風痺,聞命卽行,言動如平日,無幾微色。李縡撰碑銘。

閔維重 文貞公[编辑]

閔維重持叔驪興人。崇禎庚午生。戊子進士,庚寅文科,入翰苑。歷說書、正言、校理、吏郞、應敎、舍人、兼承文副提調。歷大諫、副學、監司、大憲、賓客、經筵、兵判。辛酉,以國舅拜領敦寧、驪陽府院君。丁卯卒。己巳,仁顯王后遜于私第,焚公封誥。甲戌,復正坤位,還公爵號,贈領相。

丙子之亂,合家傖荒。大駕將幸江都,從者咸曰:「江都天塹足恃,必可往。」公曰:「吾聞人君所至,寇必隨之,往之不便。」時公甫七歲,遂往嶺南,卒能全保。

除司書,上疏辭職,乞數年暇讀書。上嘉其志,除命久寢。

時有惡少拔劍相鬨,掌令吳公斗寅逮捕之急。一日,公與吳公退朝,見執鞚者嘔血倒地,諦問之,乃公子家奴在逮中者,逞憾於吳公而誤中也。二公卽坐府,捕治竟死。上入公子說怒甚,命竝補北官。

上以疾久停講筵,公與同僚三上箚陳戒,且曰:「故事玉堂之批,未嘗經宿。今八日而無指揮,莫是厭聞而然耶?」上答曰:「誠因疾病,受情外說。」公上章待罪,引李文成宣廟語曰:「人君拒公論,多以病爲解。是人君有疾之時,卽國家危亡之秋也。」益持正不撓。

許積奉使辱國,諫官李公倡兩司論罪。上大怒,竄七諫臣。公方赴離亭,有言禁人伺之者,坐客多驚散,公獨凝坐,及日而歸。

初,孝廟禮陟,慈懿大妃之服,以朞年議定。許穆疏論當服三年。兩宋文正引四種說論卞,且考國朝故事,亦皆服期。於是說不行,奸黨因目以貶君亂統。仁宣之喪,慈懿服制,用衆子婦大功。都愼徵投疏,謂不當降殺。上令雜議之,又命參考禮經,乃擧四種說以對。天怒大震,謫領相金公壽興于中道。公上疏乞伏邦憲,不許。今上嗣位,尤齋首被削黜,又請追奪同春官。及尤齋北竄,公上疏請同罪。請於筵席,以贊頌罪首、譏斥朝廷削黜公。

己未,公竄興海。十月,上命放諸臣,公始還忠州舊居。庚申,謀不軌,事覺就法,朝著淸明。公授工判、兼判義禁。會有告隱情者,獄再起。公承命按核,盡得逆狀,間有所平反者。

公旣賜號府院君,上問大臣,欲依沈靑川韓西平故事勿遞兵判。大臣引故典執不可。

大同之設,本捄貢弊,而奸濫滋多。公建議裁定,市井游食之徒群起造謗。公不少沮撓,事竟得行。然猶未能盡如公志。

早登同春之門,舅甥爲師弟,誠心服勤,盡力於後事,世以門之勉齋況之。又師尤齋,尊信甚篤,屈伸榮辱,與共終始。

始與相善,見其不是,立謝之。人或訝其太遽,後果驗。

丁未歲,漂船泊耽羅,一行九十餘,皆華服華語,自言:「東南海上,皇統猶在,我卽其人也。」朝議將押解北庭,公流涕力爭於上前,退又極言於大臣曰:「儻再畀我南藩,當以死自當。」權尙夏撰碑銘。

趙相愚[编辑]

趙相愚子直,號東岡豐壤人。己卯生。丁酉司馬。己酉,世子入學,爲將命生。壬子,除洗馬。壬戌文科。歷持平、副校理、吏佐、舍人、東壁、大諫、吏議、兼承文・備局副提調。歷大成、副學、監司、吏參、經筵、大憲、賓客、吏・兵判,入耆社。辛卯,拜右相。丁酉卒,年七十九。

遊於宋同春浚吉門,同春甚期許。乙卯,同春被追削,公與同門疏辨,坐謫。

儒臣有以畫師、工匠常留禁中爲言者。公進曰:「欲爲器用,則求巧匠;欲爲繪事,則求良師。夫君德成就,比器用、繪事爲大,乃不思擇人而任之乎?」

辛卯,膺大拜。時久旱,是日甘雨沛然,都民謂之「趙相雨」。公纔經重疾,不良於行,及罷對,趨出幾顚跌。上驚亟促小官扶出,凡出入率以爲常云。

時有戶布、口錢之議。公箚言:「我國立規,名分爲重,徵布之法,不及士族。季戶布,至我太宗始罷,聖意有在。窮民思亂而不敢動,特以士族之參錯其間,有所畏忌而然。今乃拘囚催督,使之魚駭鳥散,及成禍亂,恐無善後之策。」其議遂寢。

領相李濡唱尊號之議。公進箚言:「昔漢光武始拒封禪,而卒登梁父,由當時群臣不能將就美意。區區老臣之意,只願殿下固執謙德,無或如光武之無終。」

申球投疏,言尹魯西宣擧集中有誣辱聖祖語。上察其傾險,斥不受,後竟命毁板。公陳箚諫曰:「卽文而求其志,其慷慨惻怛交修共勉之意,有足以感泣義士。突有申球創出危言,今罪其人,毁其板,以實言,事變極矣。願察微臣將死之忱,收回前命。」不聽。

丁酉秋,上召左相李頤命獨對,旣夕下備忘,使世子聽政。中外嚾嚾。公流涕陳疏,請誕發綸音,明告中外,益篤慈愛之念。上卽宣備忘如公旨,而賜優批。李德壽撰碑銘。

洪得禹[编辑]

洪得禹叔範,號守拙齋崇禎辛巳生。壬寅司馬,庚戌蔭仕。歷典州郡,官至江原監司。庚辰卒。

少負重望,辛亥丁憂以後,遂絶意擧業。朝議惜之,有欲許以臺侍淸路者,公恬然不屑也。

自弱冠受業同春之門。丙辰,誣以誤禮,追削宋公爵。公與同志抗章訟冤,謫務安洪晉猷撰墓表。

李世弼[编辑]

李世弼君輔,號龜川崇禎壬午生。庚申,薦除參奉、敎官。歷司僕正、翊贊、掌令,選書筵官,陞錦伯。歷承旨,擢右尹、工參。戊戌卒,年七十七。

甲寅,黨人以貶薄孝廟,罪宋公時烈。公慨然倡多士,白其冤。上命邊配,公恬然就途。在謫五載,足不出門外。郡守上官,公依國法詣官門,應點惟謹。閱《退溪集》,有所感發,乃抄其書牘,題以《小米書》。以及《四子》,專精玩索。每日晨興危坐,未嘗跛倚。

拜掌樂正,以太廟樂章多失序,擬陳疏正之,不果。上取疏藁及先輩論廟樂疏啓,彙成一編,爲梨園故事。

尙州。時當戊寅癘疫之後,士民之遭喪者,多畏避不得成服。公援據禮敎,爲文曉諭,其已往誤爲追成服者,使一依朱子曾無疑書,計成服日數除服,州中人士感悟,謬習一變。

丁酉,上有獨對,擧國驚惶。公上疏略曰:「王世子養德三十年,一國延頸願死。昔在仁顯聖后賓天之後,海昌尉吳泰周爲臣言:『世子於殯肂之際,泣涕如雨,哀動旁人,仍感歎。』我儲君之誠孝如此。且辛巳以後,東宮所處,可謂極難言之境,而宮庭洽融洩之歡,閭巷絶幾微之言。此其至德純行有大過人者,中外感悅,尤在於斯。唯願從容寬假,至誠啓佑,益光止慈之仁,快降悔悟之旨,以解臣民之惑,以鎭中外之情。」上優批答之。批下,人心始定。

晩年以來,尤用力禮學,上自《儀禮》、《戴記》至、我東諸儒禮說,潛心玩繹,至忘寢食。卿士大夫遇有吉凶疑變,皆以公爲歸。嘗以斬衰練後絰帶布、葛之變,卽齊、斬之大分,而《備要》圖式皆著用布,爲失禮意,與明齋尹公往復講證,著爲定論。

戊辰,玄石朴公以吏判赴召也,貽書力挽曰:「自古儒者進退,不過度時量力,而當局異於傍觀,做時不如說時,宜深思之。」朴公果甫入卽出。明谷崔公之以《禮記類編》辨論也,又以長牘勸其引服,崔公不能用,後果大困躗言。識者服公先見。尹淳撰諡狀。

趙師錫[编辑]

趙師錫公擧,號晩悔。壬申生。庚子進士,壬寅文科。歷注書、檢閱、說書、兩司、校理、監司、吏參、大憲、吏・兵判、經筵。肅宗丁卯,拜右相。辛未,謫固城。癸酉卒。甲戌復官。

在史局,顯廟以事竄七諫臣,又譴責爭執者,命史官勿書。公曰:「君擧必書,不敢廢。」上益怒,公猶不輟書。自後眷待殊異。

憲臣李益壽等以後宮母乘轎入闕,逮治其奴。上怒命拷掠憲吏。公涕泣極諫,觀者竦然。上亦改容謝之,召益壽等褒其直。

兩賢將黜文廟享,嘆曰:「我雖俟罪,不可不言。」上箚諫之。俄聞坤位且傾,草疏將爭之,夜冒雨疾馳,到延曙,聞廷請已罷,又命上疏者逆律論。公痛冤悲泣,遂上箚請伏不匡之刑。自是痛恨欲無生,作《長門宮》詩以寓懷。

辛未,黨人論公以不參賀班爲案,配固城。公夷然曰:「吾受兩朝恩遇,不死於己巳,天其假手於人乎?」在謫三年,嘯詠自適。趙泰億撰墓碣。

李箕洪[编辑]

李箕洪汝九,初名箕疇,號直齋崇禎辛巳生。丁卯,薦授參奉。除諮議,選書筵官。歷持平、執義、掌樂正。戊子卒。

李恥庵之濂講《小學》、《心經》、《近思》等書。乙巳,始拜同春。又請業於尤菴,質《通書》、《太極圖》疑義。同春答公論性諸說曰:「妙年見識已如此,他日成就,何可量也!」

甲寅,與同門諸人訟尤菴冤。己巳,世道又大變,尤菴栫棘於濟州。公涕泣悲憤,親黨更諫,而公不聽曰:「師門禍慘,吾豈忍愛死?」疏上,遂配會寧。到鏡城,聞尤菴受後命,失聲大慟,如不欲生。

尤菴嘗與公論學曰:「不意臨死之年,乃得汝九。」又曰:「天地之所以生萬物,聖人之所以應萬事,直而已矣。此朱夫子易簀時誨門人者也。」公在北時,遂名其所居曰「直齋」。權尙夏撰墓碣。

尹明運[编辑]

尹明運汝會崇禎壬午生。甲子筮仕,官司宰僉正。戊戌卒。

公受業於尤齋。及爲黨所搆,禍將不測,門人宋尙敏進論禮冊子,大忤群凶,竟死桁楊,暴屍金吾門三日。公與尹公以健匿屍於山谷間,以殮瘞之,人皆義之。

己巳,時事大變。公歎曰:「此豈仕宦時耶?」亟申狀不仕,與同門人疏暴師誣。時希載之母舅尹姓者,起於賈豎,與公爲官一署。公之不仕,蓋亦鄙其作僚也。權尙夏撰墓碣。

李炳[编辑]

李炳文甫慶州人。丙戌生。丁卯進士。甲戌卒。

己巳禍作,率畿輔士數百人,伏闕抗疏,力辨兩先生受誣,坐謫端川權尙夏撰墓碣。

鄭纘輝[编辑]

鄭纘輝景由,號窮村迎日人。壬辰生。辛酉,薦除參奉,官山陰縣監。癸卯卒,年七十二。

束脩尤菴門。嘗以圃隱墓道無樹爲歉,請文於尤菴尤菴感公誠許之,謂人曰:「圃隱有孫矣。」

爲縣宰,律己絶私,一以束吏愛民爲務。一境安堵,爲之語曰:「昔有召父,今有鄭母。」李宜顯撰墓碣。

朴權[编辑]

朴權衡聖,號歸庵。戊戌生。甲子,司馬兩場。丙寅文科。歷正言、校理、大諫、吏議、監司、大成、大憲、兵・吏判。乙未卒。

丙寅,尹夏濟盧以益,疏論一邊人於《孝廟實錄》中有不道語。考覈無實,大臣只請編配。公疏言:「告人不軌,究覈無實,則宜反其律。今以益被罰,夏濟自如,非國家常法。」且言:「趙嗣基誣辱先后。」疏入,竄公理山

壬辰,人送重差,欲定北邊彊界,急召公爲接伴。公請大事須稟定而小事從便宜,上許之。公臨機應變,務以忠信自接。差感悅,唯公言是從。是行也,得地五百餘里。李畬撰墓表。

李弘述[编辑]

李弘述士善全州人。丁亥生。乙卯武科,歷兵使、御將、訓將、刑判。壬寅被禍。贈贊成。

景廟新卽位無嗣,臺臣請建儲,大臣申請,封今上爲王世弟。遂有逆臣鳳輝疏,一鏡等聯章投匭。俄擢一鏡秩,首下備忘,以李某陰懷不測,發遣宣傳官奪符。無何,眞儒請究問公陸玄事。蓋公時兼捕廳,爲盜所引,變名幻服,旣輸爲盜而徑斃於杖。遂創蜚語,粧出事。又做宮城扈衛之說,危逼東宮,遂以淫刑加公。公時年七十六,辭氣不屈。又收徐德修,乘德修昏絶出一案,使强押。又脅公,公大言曰:「吾豈誣服者哉?」竟卒桁楊。先是,逆豎虎龍上變書,誣及聖躬,其收德修,意在證成虎龍書,以上侵東宮,而又必欲受公誣服,以實凶言。

少時,息庵金公嘗期以國士。申公汝哲簡亢少許可,獨深許公。李宜顯撰碑銘。

趙正萬[编辑]

趙正萬定而,號窹齋林川人。丙申生。辛酉,進士壯元。甲戌蔭仕。歷掌樂正、判決事、忠淸伯、戶參,官至正憲、刑曹判書。己未卒,年八十四。

嘗請益於同春尤菴文谷諸公,講《大學或問》,令公升堂參講。亡何有宮闈之變,公獨樹臣節,仍輟跡公車,論者以爲難。

壬寅,起大獄,憚公者與宿憾合,竄之碧潼郡,四年乃還。李宜顯撰碑銘。

尹憲柱[编辑]

尹憲柱吉甫坡平人。辛丑生。癸亥司馬,蔭仕。戊寅,文科壯元。歷正言、春坊、監司,官至刑曹判書。己酉卒。

辛丑,退居楊山。時世臣、大僚悉屠戮,忌公負時望,誣以按北路時事,枉法配龍川。公少讀書,至疏廣事,慨然興懷。及自西竄還,遂名其庵曰二知

戊申,逆賊弼顯等叛。分命宰臣安撫諸路,以公得北關心,特命公往。時賊臣益寬爲北伯,與賊昌悌等締謀。公詗知之,以計落其角距,使不敢動,狀列不軌狀十數條。益寬等事敗,使北人爲郵官者直上啓扼公。李宜顯撰碑銘。

金定五[编辑]

金定五汝一安山人。庚子生。蔭仕,刑曹正郞。乙卯卒。

壬寅,疎齋二憂兩公輤車之過,卽綿芻哭奠。被逮鉤問,對簿不撓,竄淳昌郡

省峴察訪。戊申之變,黃公嶺南,與公合謀禦賊。公修戈矛峙糗糧,誓死殉國。已而黃公暴卒,事無可爲者。公仰屋長吁,浩然而歸,名其軒曰老圃,絶當世念。李宜顯撰墓碣。

李觀命[编辑]

李觀命子賓,號屛山崇禎辛丑生。肅宗丁卯司馬,筮仕爲洗馬。戊寅文科。歷三司、春坊、吏郞、舍人、大成、吏判,典文衡,拜右相,陞爲左相。甲寅卒。

壬寅,季氏罹極刑,公坐流德川。乙巳,放還,尋大拜。力陳討復義,激切慷慨。上傾聽而稱善。兪肅基撰墓表。

申球[编辑]

申球君美平山人。丙午生。蔭仕,官奉事。壬寅,竄巨濟。甲寅卒。

邪黨方逞,黜二先生文廟,君美偕諸生力爭。尤菴朝夕及禍,又冒禍色往拜,托以墓文。李宜顯撰墓誌。

洪錫輔[编辑]

洪錫輔良臣豐山人。壬子生。丙子,司馬兩試。丙戌文科。歷正言、文學、校理、監司、大諫、大成、大憲、吏參、經筵。己酉卒。

己巳,聖母出宮。公年十八,涕泣慷慨,欲抗疏爭之,父兄力挽乃止。

辛丑,有四大臣聯箚事。賊新拜相,闖入宣仁門求對。少頃遽命引見,公奏曰:「右相入來,喉院未及稟,殿下何從得聞而賜對乎?堂堂聖朝,事出私逕,若不摘發,無以杜奸萌。」反復力爭。未幾,時事大變,公謫靈巖,蓋賊以筵席所爭爲迫問而罪之也。及賊起誣獄,公又被逮幾危,經年始出。

太學生鄭楺抗疏討逆,上怒甚。公力請培養士氣,且言松江後孫。怒遂解得免。

兩南行量田,朝廷欲舍舊尺用新短尺。公執不可曰:「是損下益上,非改量便民意也。」與嶺南伯爭之强。魚有鳳撰碑銘。

洪霖[编辑]

洪霖初名南陽人。戊申,殉節淸州。贈戶參,旌閭。

李鳳祥之鎭淸州,以幕裨隨焉。逆賊麟佐等潛伏州境,日夜伺釁。鳳祥親信裨梁德溥締交賊,約內應。賊僞爲送葬,以喪車載兵器入城。夜昏黑,乘鳳祥睡熟犯營,德溥開門引之。時在營外聞變,急拔劍趨入營。妓之同眠者名海月,驚惶抱持,推之而出。直入大呼曰:「我乃兵使也。」賊執之。有認兵使者曰:「非兵使。」舍之。得兵使於營後,將斬之,走伏兵使之上。賊捽去,起而蹴賊,奪劍擊數人。賊縛之使降,瞋目曰:「我豈降若耶?」賊以劍亂斫,斫輒劫以降,罵愈狠,遂死。明月海月乞于賊,以屍出斂之,肂城外。趙龜命撰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