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们每天看报,觉得有许多材料或可使人肉麻,或可使人叹气,或可使人冷笑,或可使人大笑。此项材料很有转载的价值,故特辟此栏,每期约以一页为限。

  马二先生说:“中国人何必看外国戏?”

  马二先生说:“中国戏何必给外国人看?”

  王揖唐欢迎安福部的新国会议员词中,有一段说:“今天本俱乐部开欢迎大会,与会者俱系国会议员同人。各省英杰之士,同时聚于一堂。按字义言之,智慧过万人者曰英,过千人者曰杰。中国人口四万万,今到会者将四百人,岂非每百万人中选出一智慧超群之代表乎?谓之曰英,曰杰,谁曰不宜?”(《神州日报》8月22日)

  王揖唐复徐世昌函,有一段说:“抑又闻之,总统之名义,考之腊丁原文,为伯理玺天德。伯理云者,勇于事也。莹天德云者,安于位也。”

  北京新闻会开会词如下:“国步方艰,多士兴之。民困未苏,多士济之。凡兹多士,亿兆赖之。言坊行表,为举国重……

  林传甲上徐世昌“治安三策”,原电中有云:“在野知人民公意,有治安三策。第一策:本美国总统减定大总统年俸岁十五万元,节存三十三万以立北京武昌广州三大学。黎宋卿不用此策致失位辱身。第二策:国会议员照英例取无给主义,则南北皆无所争。另选议员不致行贿。……总统议员不要钱,军人谁敢不用命?”林君之意以为争总统的只争三十三万的年俸,争议员的只争每月现洋四成票洋六成的月俸。可谓陋儒的“要钱主义”了!

  徐世昌就总统职宣言书中,有句云:“惟事变纷纭,趋于极轨,我国民之所企望者,亦冀能解决时局,促进治平耳。而昌之所虑,不在弭乱之近功,而在经邦之本计;不仅囿于国家自身之计划;而必具有将来世界之眼光。”

  (原载1918年10月15日《新青年》第5卷第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