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們每天看報,覺得有許多材料或可使人肉麻,或可使人嘆氣,或可使人冷笑,或可使人大笑。此項材料很有轉載的價值,故特辟此欄,每期約以一頁為限。

  馬二先生說:「中國人何必看外國戲?」

  馬二先生說:「中國戲何必給外國人看?」

  王揖唐歡迎安福部的新國會議員詞中,有一段說:「今天本俱樂部開歡迎大會,與會者俱系國會議員同人。各省英傑之士,同時聚於一堂。按字義言之,智慧過萬人者曰英,過千人者曰傑。中國人口四萬萬,今到會者將四百人,豈非每百萬人中選出一智慧超群之代表乎?謂之曰英,曰傑,誰曰不宜?」(《神州日報》8月22日)

  王揖唐復徐世昌函,有一段說:「抑又聞之,總統之名義,考之臘丁原文,為伯理璽天德。伯理雲者,勇於事也。瑩天德雲者,安於位也。」

  北京新聞會開會詞如下:「國步方艱,多士興之。民困未蘇,多士濟之。凡茲多士,億兆賴之。言坊行表,為舉國重……

  林傳甲上徐世昌「治安三策」,原電中有云:「在野知人民公意,有治安三策。第一策:本美國總統減定大總統年俸歲十五萬元,節存三十三萬以立北京武昌廣州三大學。黎宋卿不用此策致失位辱身。第二策:國會議員照英例取無給主義,則南北皆無所爭。另選議員不致行賄。……總統議員不要錢,軍人誰敢不用命?」林君之意以為爭總統的只爭三十三萬的年俸,爭議員的只爭每月現洋四成票洋六成的月俸。可謂陋儒的「要錢主義」了!

  徐世昌就總統職宣言書中,有句云:「惟事變紛紜,趨於極軌,我國民之所企望者,亦冀能解決時局,促進治平耳。而昌之所慮,不在弭亂之近功,而在經邦之本計;不僅囿於國家自身之計劃;而必具有將來世界之眼光。」

  (原載1918年10月15日《新青年》第5卷第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