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後國民運動之方向外交歟內政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今後國民運動之方向外交歟內政歟
作者:梁啟超

“五四運動”與其說是純外交的,毋寧說是半內政的。因為他進行路向、含督責政府的意味很多。論理,這種運動應該有擴大的可能性,應該跟着就把方向移到內政方面。然而我們國民仍舊遲遲不進,什麼緣故呢?我想,緣故有兩種。

一、外交問題較簡單,容易把多數人的感情燒起來。內政問題較復雜,要轉幾個灣纔能了解。多數人看得不痛切、不着急。

二、外交問題的運動,和國內專權的人沒有什麼直接接觸,危險程度較少,多數人樂得附和。內政問題任提何件,都是和目前盜國殃民炙手可熱的人短兵相接,危險程度甚大。稍為計較一下瞻顧一下,便不肯上前了。這兩件,我確認為內政的國民運動不能發展的主要原因。但我以為今後運動方向,非由外轉到內不可。請言其理:

(一)外交運動的效力有一定限度,我們再沒有法子能超過這限度。例如山東問題,這回華會解決如何,恐怕就算是他的最高限度,再鬧也鬧不出什麼結果。只怕越鬧越疲了。

(二)往後外交問題,恐怕日加一日的復雜。鬧也鬧不了許多。歐戰當中和戰後一兩年,歐美人沒有餘暇經營中國,所以搗亂的只有一個日本。近來形勢一變,各國對於中國權利爭奪的故態,怕要復活。你看西藏問題,不已是一步步逼緊來嗎?我們枝枝節節的對外,恐怕對不了許多,徒然令人笑我們是“無意識的愛國”。反為無益。

(三)內政上局面不轉變,爭外交決無結果。外交主張是要政府去辦的,國民不能努力建設一個像樣的政府,而拿許多話哓哓向人,在自己是“不揣其本而齊其末”,在人家看來,完全是一種戲論。你看這回華會中日本日放的空氣,說:“中國算得有政府沒有?”說:“中國領土范圍發生問題”,諸如此類,幾令我們無辭可答。我們欠的外債本利無着,人家當然來商量監督財政;我們鐵路破產,人家當然來商量共管鐵路。專靠民氣抵抗,抵抗得了嗎?

因這三種理由,所以我說,以後我們若不打算做國民運動便罷,若還打算做,決然應該把方向轉變,從外交方面移到內政方面。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