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后国民运动之方向外交欤内政欤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今后国民运动之方向外交欤内政欤
作者:梁启超

“五四运动”与其说是纯外交的,毋宁说是半内政的。因为他进行路向、含督责政府的意味很多。论理,这种运动应该有扩大的可能性,应该跟着就把方向移到内政方面。然而我们国民仍旧迟迟不进,什么缘故呢?我想,缘故有两种。

一、外交问题较简单,容易把多数人的感情烧起来。内政问题较复杂,要转几个湾才能了解。多数人看得不痛切、不着急。

二、外交问题的运动,和国内专权的人没有什么直接接触,危险程度较少,多数人乐得附和。内政问题任提何件,都是和目前盗国殃民炙手可热的人短兵相接,危险程度甚大。稍为计较一下瞻顾一下,便不肯上前了。这两件,我确认为内政的国民运动不能发展的主要原因。但我以为今后运动方向,非由外转到内不可。请言其理:

(一)外交运动的效力有一定限度,我们再没有法子能超过这限度。例如山东问题,这回华会解决如何,恐怕就算是他的最高限度,再闹也闹不出什么结果。只怕越闹越疲了。

(二)往后外交问题,恐怕日加一日的复杂。闹也闹不了许多。欧战当中和战后一两年,欧美人没有馀暇经营中国,所以捣乱的只有一个日本。近来形势一变,各国对于中国权利争夺的故态,怕要复活。你看西藏问题,不已是一步步逼紧来吗?我们枝枝节节的对外,恐怕对不了许多,徒然令人笑我们是“无意识的爱国”。反为无益。

(三)内政上局面不转变,争外交决无结果。外交主张是要政府去办的,国民不能努力建设一个像样的政府,而拿许多话哓哓向人,在自己是“不揣其本而齐其末”,在人家看来,完全是一种戏论。你看这回华会中日本日放的空气,说:“中国算得有政府没有?”说:“中国领土范围发生问题”,诸如此类,几令我们无辞可答。我们欠的外债本利无着,人家当然来商量监督财政;我们铁路破产,人家当然来商量共管铁路。专靠民气抵抗,抵抗得了吗?

因这三种理由,所以我说,以后我们若不打算做国民运动便罢,若还打算做,决然应该把方向转变,从外交方面移到内政方面。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