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裴度論淮西事宜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代裴度論淮西事宜表
作者:韋處厚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15

臣某言。臣伏以方嶽之任,職主分憂,苟事涉安危,利深社稷,詞得專達,臣敢備言,是用輕冒上聞。

伏惟少紓僅逾數月,朝廷未議所伐。臣恐日長奸謀,彼將膠固士心,必希僥幸,啖利滋蔓,事則難圖。當其神情尚搖,足以觀釁。臣自聞少陽權主留務,眾未甚寧。昨知少誠之子,誘扇其軍,又以誅戮。天其或者剿絕奸類,大振皇綱,陛下得不上順天心,乘時廢置,而又謀之遲久,臣竊為陛下惜之。何則?夫以少誠怙兵偷安,二十餘載,恩惠自己,人知素懷,眾之所懷,必厚其子弟,其勢以分。臣度具聞不與者半,所以人心持兩,至有動搖。以斯觀之,或未盡附少陽。又以新殺其子,必有疑眾之心。今若及未寧,出其不意,擇四方節制之臣可為其帥者,使馳而入之,移少陽於他鎮以待之,彼得所安,必效順承,而無固眾之誌,則其黨自離心矣。因其所離,而制其命,何求而不克哉!《易》所謂「見幾而作,不俟終日」。然以方布大信,不宜隱情,若先命中貴奉明詔,將告易位,以誠諭之,從而後行,事可以濟。臣又度當今節制可以處淮西任者,莫若河中節度使王鍔,寬厚慎重,練識軍情,必能悅慰群心,鎮撫疑黨。若將移鍔於淮西,而俾與少陽不遠矣。朝廷立遷授之權,而內足以除奸蠹之本,使少陽感恩以效命,王鍔推誠以蒞眾,是淮西絕繼代之業,朝廷存宏貸之德,亦將以息河北狐鼠之勢,示去逆效順之利,自然風靡以成化,從此不希於苟得矣。斯事體大,伏惟陛下行之。

議者以為少陽兵戎賊臣,曾居叛黨,若將易處於關輔之地,寵任以兵戎之權,何異夫朝四暮三,而終不離其數。是不然也。夫根深者難拔,源長者難絕。彼深結眾根其人久矣,我能絕之使安,植施於他,以變其所,庸非至計乎?且事不先漸化之道,而欲頓歸於大政,亦難矣。方今征承宗以名聞於天下者,豈不恃眾違命邀爵乎?若使少陽複而行之,則其罪均矣,不可獨赦,則必分師以討之。當淮楚災旱之餘餘,徵賦耗竭之日,是使蒼生興流亡之歎,甲兵無暫息之時。上以傷陛下子育之心,下以竭邦賦資用之費,得不審慎其舉而保其成算哉?伏以國家艱難已來,何北戎臣,竊據州郡,父歿子代,兄終弟及,皆朝廷稽緩其事,不時即謀,使生人之心,率以沿習,為患久矣。陛下神略獨斷,超冠百王,事當其機,宜以時革。臣不勝誠懇悃款之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