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尹五就桀讚(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伊尹五就桀贊(並序)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3

伊尹五就序。或疑曰:「湯之仁聞且見矣,桀之不仁聞且見矣,夫胡去就之亟也?’柳子曰:「惡,是吾所以見伊尹之大者也!彼伊尹,聖人也。聖人出於天下,不夏商其心,心乎生民而已。曰:孰能由吾言?由吾言者為堯舜,而吾生人堯舜人矣。退而思曰:湯誠仁,其功遲;桀誠不仁,朝吾從而暮及於天下可也。於是就桀。桀果不可得,反而從湯。既而又思曰:尚可十一乎?使斯人蚤被其澤也。又往就桀,桀不可,而又從湯。以至於百一、千一、萬一,卒不可,乃相湯伐桀。亻畀湯為堯舜,而人為堯舜之人,是吾所以見伊尹之大者也。仁至於湯矣,四去之;不仁至於桀矣,五就之,大人之欲速其功如此。不然,湯桀之辨,一恒人盡之矣,又奚以憧憧聖人之足觀乎?吾觀聖人之急生人,莫若伊尹;伊尹之大,莫若於五就桀」作《伊尹五就桀贊》。

聖有伊尹,思德於民。往歸湯之仁,曰仁則仁矣,非久不親。退思其速之道,宜夏是因。就焉不可,復反亳殷。猶不忍其遲,亟往以觀。庶狂作聖,一日勝殘。至千萬冀一,卒無其端。五往不疲,其心乃安。遂升自陑,黜桀尊湯,遺民以完。大人無形,與道為偶。道之為大,為人父母。大矣伊尹,惟聖之首。既得其仁,猶病其久。恒人所疑,我之所大。嗚呼遠哉!誌以為誨。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