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仙姑寶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何仙姑宝卷

劝世歌[编辑]

心不光明点甚灯 意不明来莫诵经 大斗小秤吃甚素 不孝父母斋甚僧

妙药非医冤业病 横财不富命穷人 利已害人促寿算 积德修身旺子孙

人恶人怕天不怕 人善人欺天不欺 善恶分明天有报 远在儿孙近在身

守口莫谈人过短 自短何曾说与人 生事事生君莫怨 害人人害汝休沦

欺心折尽平生福 行短天教一世贫

男女混杂 闲谈私地

烈火干柴 也须仔细

吕祖师度何仙姑因果卷(上卷)[编辑]

点化凡人宝卷开 名山洞里众仙来

终南山上神仙地 神仙洞里有大材

昔日有个吕祖师,生于唐玄宗皇帝年间,国号开元,蒲州永乐县人氏。姓吕名严,字洞宾,仙号纯阳,进士出身。弃儒归隐拜汉钟离大仙为师,在终南山修丹炼性成功。忽然想起瑶池王母娘娘,乃是叁月初叁日圣诞。所有十洲叁岛,上中下名山洞府,天上人间一切诸仙等众,来赴蟠桃盛会。

十洲叁岛与蓬莱 方丈瀛洲阆苑台

瑶岛昆仑神仙府 终南胜地众仙来

这吕祖师说道:“我看上八洞,是天官赐福星、禄星、寿星、张仙、东方朔、陈搏、彭祖、骊山母共为八仙。下八洞是广成仙祖鬼谷子、孙膑、刘海、和合二仙、李八百、麻姑女共为八仙。上八洞,有个骊山老母,好到王母台前敬酒。下八洞,有个麻姑仙女,也好到王母圣前敬酒。但我班中,缺少一女仙,不能前去敬酒。不免下凡,遍游天下,度一仙女好去敬酒,同赴蟠桃盛会。”

洞宾吕祖驾祥云 游遍天涯度众生

有缘得度成仙去 无缘不度落凡尘

那吕祖师驾云正往前行,只见一道白光冲上虚空,挡住他的去路。吕祖师拨开云头一看,是一个女子,就在杭州钱塘县城中。她供奉观音菩萨圣像,诵经念佛悟道修行,却有仙风道骨。不知她善根道念何如?不免度她一番,有何不可?他就随身打扮。

头带九梁巾 身穿八卦衣

手拿指尘帚 要度世间人

那吕祖师按落云头,脚踏凡地,变一个云游道人,一路行来,到了西湖边,上六条桥边,只见桃红柳绿,人烟闹热,无边景致,好一个繁华胜地。他就作偈一首。

行来远见六条桥 小小舟船浪里飘

两岸风光春好处 一枝杨柳一棵桃

那吕祖师作偈已毕,来到钱塘门街上。抬头一看这女子就在生药店中,门首挂一招牌,上写“发卖南北川广生熟道地药材”。他就走进店去,那店主就叫:“先生,有何贵干?”那吕祖师回道:“你家宝号,道地药材,请问尊姓,贵府那里?”这店主回道:“不敢。小店姓何。祖家广州府,增城县人氏,在此开张。”那吕祖师又说:“我要买几味药,不知宝号可有?”店主又回道:“我家小店,祖传药铺,所有叁千药料,八百丹方,任你要那一样没有!”

小店开张数十年 诸般药料各样全

不知所要什么药 一一开来与我知

那吕祖师听说即忙提笔在手,就在他家粉板之上,写得四味药名。

一要家和散 二要顺气汤

叁要消毒饮 四要化气丹

这店主人见此四味药名,即刻手忙脚乱,寻去找来,没有此药。沉思半晌,回他没有此药。那吕祖师说道:“你既没有此药,就该早些回,我叫我等候时。”

深仰宝号大药材 请君务必找将来

银钱不怕要多少 定买灵丹始转回

那吕祖师在药店中一定要买,这店主回他不卖。二人争斗,惊动楼上姑娘知道,就问丫环:“前面店中,为何吵闹?”丫环回道:“有个道人在此,要买几味药,老爷回他不卖,他一定要买。”这姑娘见说,下楼而来,就叫:“爹爹,不要叫喊,有礼不待高声。待女孩见来查药与他。”这姑娘走向前来,就叫:“仙长请坐。你要甚么药料?我来查出卖你。”那吕祖师回道:“姑娘,你小小年纪,叁把梳头,两接穿衣,晓得甚么?”这姑娘回道:“仙长说话差矣。”

说我年小志气轻 秤铊虽小压千斤

如何就把人冒相 海水茫茫用斗量

那吕祖师听说,他就回道:“写在你家粉板上。”这姑娘一看:“请问仙长还是幼出家,中年出家?”那吕祖师问道:“自幼出家怎么说?中年出家怎么讲?”这姑娘说道:“自幼出家不知此药,中年出家就知此药。”吕祖师回道:“我是中年出家。”这姑娘回道,听我道来。

父慈子孝家和散 弟忍兄宽顺气汤

妯娌和睦消毒饮 家有贤妻化气方

那吕祖师听说,心中想道:“果然心灵智巧,人间少有,盖世无双。”又叫:“姑娘,这是人家四味药的比方,还有人身中,也有四味药,你可知道?”这姑娘回道,有听我道来。

眼耳鼻舌家和散 筋骨皮肤顺气汤

慈悲忍耐消毒饮 心无烦恼化气方

那吕祖师听说,十分欢喜,心中暗赞,好个聪明智慧女子。又叫:“姑娘,何为眼耳鼻舌家和散?”这姑娘回道:“眼耳鼻舌,是人一身之根本。外念不净,人身难保;内念不净,难用妙理功夫。须要外念扫除,内念守一,把六门紧闭,六根清净,六尘不染,六欲推开,六贼牢拴,拨转心华,运动妙用,方可免得轮回生死之苦,才是家和散也。”

六门紧闭是真常 四相扫除见西方

见性高超叁界外 升入云宫伴法王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筋骨皮肤顺气汤?”这何姑娘回道:“筋骨皮肤四大幻身,乃是假相。一团血肉聚会,似个臭皮囊。本是万虫之窝。修道之人,修得涅槃圣体,就是香堂世界,又是清净法身,便是顺气汤也。”

皮包血肉骨缠筋 莫把皮囊当作真

五气若能师一路 阴阳显现镇金身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慈悲忍耐消毒饮?”这何姑娘回道:“为人在世不论老少男女,多要忍耐、和平、温良、恭敬,孝让为先,无气无恼,无忧无闷,无祸无灾,自然清闲自在,是名消毒饮也。”

忍耐存心一着高 千灾万祸一齐消

丝毫不起贪沦念 脱却轮回祝不招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心无烦恼化气方?”这何姑娘回道:“男女若得身安自在,不生杂念,不贪凡世,一切诸尘,要发智慧之心,求得大乘妙法,等开大悟,得了觉照,便是化气方也。”

良方真是好良方 佛祖留传在世间

无生无死无烦恼 福寿康宁入祖班

那吕祖师听了,他又说道:“这是为人外面四味妙药,内中还有四般妙用玄机,你可知道?”这何姑娘回道,奴家晓得,听我道来。

叁花聚顶家和散 五气朝元顺气汤

内转真经消毒饮 戒律精严化气方

那吕祖师听说,心中暗想:“这四句妙偈,最深最广,奥妙无穷。”又叫:“姑娘,你可知叁花,是那叁花?”这姑娘回道:“精为阴花,气为鲜花,神为天花。此叁花者,在坎离聚鼎。若聚顶时,要前不思,后不想。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非有非无,一念无差。阳返阴,天花乱坠,阴返阳,地涌金莲。阴阳聚会打成团,练成片。叁宝聚合,就是不坏金身,观自在也。”

叁花聚鼎透叁玄 透顶叁关出泥丸

十万八千都开透 优钵罗华开得鲜

那吕祖又问:“何为五气朝元?”这何姑娘回道:“五气者性命也。肝为青气,心为赤气,肺为白气,肾为黑气,脾为黄气,此乃五气也。五气若能朝元即是五蕴皆空,度苦厄矣。气若归于一处不散,精不漏气不透,就是长生无量寿也。”

五气朝元一洞天 鹊巢灌顶满叁千

灵光透出泥丸窍 便是长生不老仙

那吕祖师又问:“何为内转真经?”这何姑娘回道:“真经者,无字真经也。若诵此经,外帘放下,内帘卷起。外不入,内不出。口舌牙关全不动,六门紧闭不通风,乃是一卷真经也。但人身中,还有十二部真经。遇迷不明,心不能解悟。参不出性命,悟不出光明。怎度得末劫男女出离苦海。”

展开大乘无字经 通天彻地似然明

法法常转时时念 透出灵光证菩提

那吕祖师又问道:“何为十二部真经?”这何姑娘说道:“若问这十二部真经,世人多少迷心,不识此经在于何处,我今指明说破,其中奥妙无穷,多少好处,听我道来。”

一十二部妙真经 都在浑身上下寻

点破如来经叁藏 不分昼夜放光明

这真经 十二部 不可泄漏 演叁乘 谈妙法 暗钓贤良

头是卷 弥陀经 通天彻地 眼是卷 日光经 照满乾坤

耳是卷 普莲经 闻声听法 鼻是卷 圆觉经 法界蒙熏

口是卷 血盆经 咬牙切齿 舌是卷 法华经 谈经说法

颊腮是 涅槃经 托腮搭跨 手是卷 华严经 合掌当胸

腿是卷 目莲经 玲珑体透 脚是卷 地藏经 不染凡尘

身是卷 金刚经 法身不坏 心是卷 心中经 见性明心

上叁玄 无字经 醍醐灌顶 运真经 十二部 上下流通

那吕祖师又问:“何为五戒精严化气方?”这何姑娘回道:“五戒者,仁义礼智信也。仁者慈心不杀,义者不贪财物,礼者正直不邪,智者不茹荤酒,信者言语不诳。行、住、坐、卧,一毫不乱,此乃五戒精严化气方也。”

五戒精严五气朝 六根清净长灵苗

七情斩断邪魔灭 八难叁灾一概消

那吕祖师听说,又叫:“姑娘,这四般妙药,能治几样病症?”这何姑娘回道:“病有四百四十症,药有八百八十方。各人巧妙用度不同,此方玄机妙理,无穷无尽。能治天下男女老少人等,十恶大病。听我道来。”

通玄通妙好良方 能医男女作贤良

信受此药超叁界 永证云城极乐乡

这何姑娘又叫:“仙长,我这此方,一治百千万劫不解病;二治海阔天涯罪孽病;叁治叁途路上轮回病;四治四生六道冤孽病;五治五刑十恶狠毒病;六治六根不净尘劳病;七治七情缠缚不脱病;八治八难八苦熬煎病;九治九品莲台不净病;十治十方不信毁谤病。后会贤良能依此,生生世世永无病。”

此药灵丹在目前 透出玄机通大千

玉炉炼就长生药 金鼎烧成不死丹

那吕祖师听说已毕,心中叹道:“果然说得言言合道,句句良方。人间少有,盖世无双,真非凡人也。”

玄微妙意女中尊 盖世无双通性灵

言言说得无生话 句句谈来合道经

大众若能参妙理 不枉传方说法人

男女诚心服此药 超凡入圣不难因

那吕祖师又叫:“姑娘,以上病症,灵丹调治,可有难治的病症?”这何姑娘回道:“也有几样病症难治。世上之人,不忍是病,不义是病,贪嗔是病,嫉妒是病,怀怨是病,狠毒是病,骗害是病,破人婚姻是病,占人田产是病,瞒心昧已是病,大斗小秤是病,行凶作恶是病。诸样杂病,难以说尽。还有十六条大病。”

这点灵丹世上稀 莫轻泄漏佛祖机

纵有黄金无处买 得福之人谨受持

那吕祖师又问:“何为十六条大病?”这何姑娘说道:“世上之人,不敬天地十恶病,不孝父母忤逆病,不怕王法持强病,兄弟相争不睦病,妯娌不和搅家病,六亲疏失无义病,乡邻不和生分病,不信佛法毁谤病,借债不还缠杀病,倚富欺贪势利病,背后说人坏心病,欺善怕恶小人病,全无慈悲刻薄病,忌贤妒能嫉妒病,暗笑傍人奸巧病,损人利已瞒心病,可是一十六条大病。

此病人间最广多 无人医治怎奈何

若人医得此病好 即是灵山古佛陀

那吕祖师又问:“这些大病,可能用药医治?”这何姑娘回道:“有药调治。”那吕祖师又问道:“要用甚么药医?”这何姑娘回道:“慈悲药,忍耐是药,方便是药,积德是药,济困扶危是药,爱老怜贪是药,平等公道心是药。”

此药绝妙合天机 不用卢师扁鹊医

医病莫论年老少 全凭立志自修为

那吕祖师又问道:“此药出在何处?”这何姑娘回道:“要向十字街前去买,饶人铺内去寻。要至诚老实人一个。好肚肠一条。慈悲心、孝顺心一片。温柔八两,道理叁分。忠真忍耐全用。阴阳方便不拘多少。醍醐甘草叁分。智慧刀上断,宽心锅内炒,乾坤磨里磨,叁思筛里筛,以波罗蜜为丸,要做菩提子大,在本地八卦玄炉炼成。用顺气汤,吃在宽心腹内,只要一百单八颗,每日叁服。有人服得此药,就是长生不老灵丹,能除一切病根。”

此药良方大有因 不用高山远处巡

要问此药何方买 俱在为人身上寻

那吕祖师又问道:“此药可用药引子?”这何姑娘说道:“要用好舌头一个做药引子。”那吕祖师又问道:“这般妙药,可有发物?可要忌口?”这何姑娘又回道:“全凭忌口,药才灵验。不可用草裹井,暗中箭,笑里刀,两头蛇,心中毒,平地起风波。此病若还不除,还有几味补药。除此病根忍一声,祸根从此无处生。饶一着,不可与人争强弱。耐一时,火坑化作白莲池。退一步,便是人间修行路。若能全忌此口,消除病根,永不发也。”

一呼一吸一重天 金鼎玉炉昼夜煎

炉中用起真叁昧 抽去铅儿把汞添

一点灵光为舍利 叁千功满总收缘

调治世上诸般病 百病消除寿万年

那吕祖师听偈已毕,心中大喜。连声赞叹:“果然说得妙理无穷,句句说得修行正路,言言讲的悟道功夫。出口成章,道合玄机。行行妙法,步步禅机。人间少有,天下皆无。作偈一首赞叹。”

多谢贤良说妙方 道中奥义广含藏

家家男女能持受 处处开坛作道场

步步禅机人有几 言言道德世无双

女中君子红尘少 万古留名落在杭

这何姑娘听赞已毕,就叫:“仙长,你这葫芦内中,可有甚么妙药?”那吕祖师回道:“我这葫芦之内,有古佛灵丹。若是善男信女有缘得受,万病除根。”

八宝灵丹在里头 包裹乾坤不记秋

乘云驾雾游四海 霎时游尽五湖坵

神农妙药从此去 扁鹊灵丹莫外求

艮上剖开为双器 半许颜回半许由

那吕祖师作偈已毕,他又说道:“华陀刮骨为之妙药,扁鹊犹如天上灵丹,尚且难逃生死,惟有我这葫芦内的古佛灵丹,能治世人长生不老,入圣超凡也。”

灵丹本是古根基 藏在葫芦那得知

放出冲开诸世界 收来纳在古须弥

那吕祖师他又叫:“姑娘,我这葫芦,包裹天地,森罗万像,日月星辰,五行六爻,凡云雷雨,八万四千应像,九宫八卦,运转千变万化。安静之功,透凡透圣,只是愚人不识。”

放去收来人不识 乾坤内外视颠颠

若知消息萌芦在 一服灵丹寿万年

葫芦里面妙难量 假的到把真的藏

打破葫芦光明现 调医一治免无常

寻来寻去一物无 体中妙里用功夫

诸大神仙称妙首 大家依样画葫芦

这何姑娘听说,又叫:“仙长,你这葫芦内的灵丹妙药,能治那些大病那?”吕祖师回道:“我这葫芦内裹妙药,能治诸般大病。听我道来。”

十恶人 遇灵丹 敬重天地 忤逆人 遇此丹 孝顺双亲

生分人 遇灵丹 兄爱弟敬 搅家人 遇此丹 永不分离

欺公人 遇灵丹 奉公守法 不义人 遇此丹 和睦相邻

狠毒人 遇灵丹 恩来义往 奸狡人 遇此丹 作事公平

耳聋人 遇灵丹 闻经说法 瞽目人 遇此丹 普放光明

哑吧人 遇灵丹 谈经说法 愚蠢人 逢此丹 智慧聪明

上等人 遇灵丹 超凡入圣 中等人 逢此丹 了道成真

下等人 遇灵丹 不信正法 串四生 转六道 永堕沉沦

信心人 逢此药 超生了死 愚痴人 不信心 受苦无穷

造孽人 不行善 阴曹对案 有冤魂 不放你 索命追魂

孽镜台 照分明 有口难辨 十阎君 定下罪 怎能脱身

罪轻的 转四生 一还一报 罪重的 堕地狱 永不翻身

有智人 聪明客 早寻门路 寻一粒 妙灵丹 长生不老

信心人 依调治 持斋向善 受叁皈 持五戒 倒树寻根

灵丹不非轻 众生认不清 若还认真了 个个免沉沦

这何姑娘听偈已毕,就叫:“仙长,如今世上之人,迷失灵性,只恋红尘快乐,不肯思前想后。奴家愿求仙长慈悲,度我成真,不知尊意若何?”那吕祖师听说,心中暗想:好个智慧女子。奈她红尘未尽,宿缘未了。随口转问:“何姑娘若要度你,要求那位仙长?”这何姑娘回道:“意欲拜仙长为师,不知肯容纳否?”那吕祖师听说,隐身而去,一驾祥云站在空中,落下一帖,帖上有诗为证。

洞宾云游到杭州 生药店里问根由

智慧女子知此药 何况男子不回头

葫芦金丹妙玄机 带在身中人不知

普散金丹常救苦 度尽男女证菩提

七孔七窍共六门 葫芦包裹紧腾腾

轻轻透出葫芦窍 现出牟尼古佛珠

你今求我来度你 再过叁年度你身

即早加功多进步 度你瑶池赴蟠桃

这何姑娘见此诗句,慌忙跪下,拜谢祖师,立起身来,便不见踪迹。何姑娘心中想道:定是上界天仙,劝解奴家修行学道,我如今不免去请爹娘出来,辞别一番,便要望山中访师,学道修行,跳出苦海沉沦生死。便叫丫环:“丫环,你与我进去,请得我的爹娘出来,奴家有话告禀。”丫环听说,连声答应。

丫环即便望里行 告禀员外夫妇闻 开言便把员外叫

千金叫我请你们 员外夫妇听见说 连连应承就动身

小姐一见父母到 嘻嘻盈盈叫双亲 便请爹娘高堂坐

小姐下跪拜生身 员外夫妇开言问 女儿请我有何因

还是茶饭勿中意 还是衣衫不称心 还是丫环勿服侍

今朝一一说我听 小姐当时开言说 爹娘在上听因情

爹娘所生女一个 年方十六正青春 想起爹娘生了我

到头究竟一场空 生了孩儿传后代 生了我身断何根

奴今看破红尘界 情愿将身不嫁人 七岁持斋今十六

一心皈命想修行 朝念弥陀夜念经 念念弥陀了自身

想起爹娘养了我 千辛万苦不非轻 十月怀胎耽着我

跨重门槛如过山 叁年乳哺娘辛苦 移乾换湿受千辛

敲水洗布指冻破 含茶饫饭费精神 一周二岁娘怀抱

叁头四岁离娘身 五岁六岁知分晓 梳头缠脚忙不停

又请先生上了学 一年四季出修金 把我识字人前去

要把奴奴学真心 思想爹娘养了我 如何报答养育恩

爹娘恩德如天大 剪肉烧灰报不清 不如真心去学道

功行圆满度双亲 真听古人说得好 一子成道超宗亲

九玄七祖超生死 同到龙华可安身 要求爹娘回心转

持斋戒杀速修行 我把红尘识破了 生生死死受苦辛

日月如梭容易过 叁岁孩儿又白头 家有黄金千万两

难免无常不来勾 世事万般多是假 一心念佛果真情

念得弥陀身自受 挣了田园死时丢 牛羊犬马人身转

披毛戴角不知由 飞禽走兽人变化 改头换面报分明

奉劝爹娘持斋好 免走阴司地狱门 你吃我来我吃你

冤缘相报不差分 肉字中间人两个 这是原来人吃人

吃他四两还半斤 会冤关上报分明 众牲阳间不识话

一到阴司把话论 阴间会冤门头过 牛羊犬马不容情

鸡鹅窎鸭多说话 拦住关口不放行 你咬口来我咬口

浑身咬得碎纷纷 阳间吃他多少肉 阴司各咬报冤情

同到阎王来判断 你投众牲我投人 你吃我来我吃你

冤缘相报几时休 早知阴间这般苦 所以我今要修行

天堂有路无人走 地狱无门有人行 天堂地狱本无违

只为人心善恶开 超升天堂多快乐 堕入地狱受苦刑

人人有个灵山塔 灵山塔下可修行 根深福大回头早

孽重痴汉唤不醒 今我见了二师父 指点女儿要修行

他来赎药借诱头 句句佛法药方名 今日请得双亲出

一息不为别事情 只为爹娘恩难报 女儿愿学修道人

出门访求名师去 修炼长生免沉沦 寻得明师传下手

返本还原见古人 爹娘若肯回心转 一同修行脱红尘

员外夫妇心大怒 便叫女儿莫痴心 你这一翻糊言语

好像司娘鬼话文 你看修行念佛者 那个凡人上天庭

我们二人所养你 年方十六正青春 十有怀胎耽了你

叁年乳哺受苦辛 与你攻书并上学 梳头缠脚我劳神

把你长大赘女婿 生男育女靠你身 你今只讲修行去

痴心想作女神仙 仙佛若是凡人修 个个凡人上天庭

小姐听说迷迷笑 奉劝爹娘听几声 自古成仙作佛者

皆是凡夫炼成真 皇母娘娘凡人女 葛洪家道十分贫

释迦文佛凡夫做 观音菩萨亦凡人 千佛万祖众圣贤

那个不是凡客成 自从开天辟地后 只有无极金母身

生天生地生人伦 自从混沌直到今 聪明智慧伶俐客

修行办道归天庭 孽重痴呆懵懂汉 只图红尘堕沉沦

所以世间善人少 超升天堂也少人 从来世上恶者多

故而凡人投众牲 投投众牲投投人 轮回不息受苦刑

自古有生必有死 不如修行炼长生 修得不生亦不灭

见得阎君勾死鬼 善者超升天堂去 恶者堕入地狱门

善恶分开两条路 天堂地狱两分明 超升天堂长不死

逍遥快乐当年春 恶的堕入地狱去 披枷带锁受极刑

圣贤仙佛凡人修 只怕凡人心不真 修行必有遭魔难

考究凡人真不真 若有猛勇志男女 守死善道受魔惩

修行不受遭磨难 道不高来德不成 但看古来成佛者

那个不受万苦辛 释迦割股方成道 观音火焚斩绞成

长春饿死身七次 方成天仙状元身 若要女儿招亲事

女儿要入地狱门 我怕地狱刑罚苦 油锅刀山拔舌根

抽肠剜肺碓磨狱 血湖池中浪滔滔 恶狗地狱奈何桥

夜叉小鬼不容情 火坑地狱寒冰狱 锯解活钉石压刑

孽镜台前来相照 丝毫不能隐避情 阎君铁面无私曲

牛头马面没面情 凭你皇亲并国戚 难免无常不来临

死到阴司地狱苦 依法受报不差分 阎君善恶若不报

世间穷富为何因 牛羊犬马何人做 鸡鹅窎鸭什么生

痴聋暗哑何人做 瘸手瘸脚什么人 多是前生作恶者

今生贫苦残疾人 富贵荣华何人做 皆是前生良善人

敬天敬地敬神明 孝敬爹娘伯叔亲 持斋把素勤念佛

修桥补路普度人 今世结得善缘广 来生富贵耀门庭

善恶到头终有报 远在儿孙近在身 爹娘不必挂念我

我去访师学圣人 员外夫妇心大怒 高声大骂小妖精

你这鬼话何方出 痴心妄想要修行 父母二人所生你

要想靠老送终身 不孝爹娘吃甚素 不听教训枉修行

不宣员外心大怒 另宣纯阳祖师身 那日正在腾云过

只见香烟透天门 毫光冲上九霄外 纯阳慧眼观分明

按落云头来下界 只见何氏要修行

且说吕纯阳祖师,来在东土,普济凡人。那日,腾云经过杭州地界,又只见毫光冲天,光耀宇宙,不免下界查看。原来便是何氏小姐,前番被我点化一次,假装赎药,指点一番。小姐心悟本是仙风道骨,如今劝了爹娘,一同修行办道。谁知员外夫妇二人,不明神仙大道,只图眼前快乐,又是一生所生一女,如今要把女儿招赘女婿,靠老终身,所以只是不醒。小姐劝解,反来大发其恨,决是不信访师学道而去的。

纯阳东林反众生 云顶里面劝善人 经过杭州城一座

只见祥光透天门 按落云头来下界 化作凡间富贵人

又差仙童来变化 化作聪明美貌人 唇红齿白生得好

眉清目秀伶俐人 银鬃白马骑一匹 紫袍官帽必文文

又叫清风明月变 变化跟随一双人 也是生得多伶俐

白面书童正青春 纯阳假装来赎药 走到店门下马行

只见员外高声骂 呤呤小姐笑盈盈

吕纯阳走进店内,便叫一声:“老先生,快快休得大怒,我今特来问你家,要取药回去,急救长生死死女人,归家要紧。”员外只是不应。纯阳便问赎药的众人:“他家这般啕气,却是为何事情?”众人道:“相公们,终休说起。我们早朝就来取药,只见说了前日,有两个道人在此取药,又无药方,只是口诉说来,他们父母众人不懂,谁知店内小姐明白。当时吃了朝饭,便差一个丫环,请了他的爹娘出来,告禀一番,她要出外访师学道。员外夫妇,只是不信。小姐只是烈心,誓不嫁人。员外是要与他招亲,小姐又不愿,所以他们自从早起闹到此今。午牌已过了,况且我们要紧取药回去,他只是不来理了我们的药。”纯阳说道:“既然如此,果是小姐差矣。这个招赘丈夫,生男育女,传宗接代,那是人伦五行之正理。如何此女,不明道理吓,不免让我来,劝化他一番便了。”

纯阳上前开言问 先生听我说原因 请问先生尊姓氏

宝号贵府几多人 何以这般来吵闹 当来一一说我听

任你有了天大事 我来劝和保平安 员外见说忙回礼

开言便叫相公们 我们啕气非为别 只为我女小妖精

父母所生他一女 今年二八青春身 把他长大招女婿

生男育女靠终身 昨日二位道人到 只诉药方古怪文

我们听了多不懂 小女妖怪到明性 他今只想修行去

痴心妄想作神仙 不愿招亲生男女 只愿出外访道人

这事想想可要气 还要开店枉费心 纯阳听说回言答

先生说话不差分 招亲人伦正道理 修行办道是虚文

你看世上修行者 那见一个上天庭 未见有人长不老

世上未有百岁人 修行一事都是假 休误年少正青春

光阴如箭催人老 不如招亲快乐情 若不招亲生男女

老来孤单靠何人 小姐听说心大怒 开言不关你们身

你们只贪眼前乐 不愁福尽祸来临 贪图口腹多冤孽

夫妇男女孽障根 生男育女成何用 老来究是一场空

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限来时各西东 父母兄弟男女空

阴司路上不相逢 公修公德从来说 婆修婆德不差分

前世修来今享福 今生再修上天庭 自古神仙凡人做

并非古怪妄想心 你们不信修行事 永堕地狱受苦刑

员外听说嚎嚎哭 相公你们可听明 他是只想修行事

叫我如何阻他身 纯阳听说回言答 先生你且放宽心

我有西来一脉话 点化你女就成亲

员外道:“相公们,快快请坐,请坐。我要来请问各位相公,那州、那县、那里人氏,尊姓大名?到此要取什么样药?”纯阳道:“老先生,你且听我,一一二二讲明便了。”

先生问我啥名姓 今当一一说你听 家住无影天堂府

逍遥县内有仙名 逍遥县有舍利镇 舍利镇南恍惚村

恍惚村上空员外 名叫无有老主人 我有弟兄并姊妹

常清常静不相争 母亲年老寿无期 虚氏金母广传名

我今到此非为别 只为取药救女身 年方亦是十六岁

青春年少美貌人 生了毛病无别样 只心要想主人身

日思夜想会不着 要访明医传药人 寻得明师传妙法

方能残生活得成 若是无得明师救 数年光阴见阎君

所以到此非为别 只为取药救女身 你今只是不付药

想来此女活不成 快快休得阻挡了 放开肚量付药生

员外听说不明白 小姐含笑说原因 奴奴听了你们说

大道通彻好明性 纯阳即便回言答 小姐你且听分明

我今观你生得好 唇红齿白美佳人 面似桃花红了白

眉如柳叶一般能 头上青丝蟠龙髻 大红缎裤双镶滚

身穿五色红绿袄 叁寸金莲似红菱 眼睛好似丹凤色

十指尖尖粉装成 声音朗朗伶俐女 赛过观音少净瓶

又如仙女下凡尘 世间第一美佳人 你今年方一十六

我这孩儿二八春 与你小姐多美貌 情愿招养你家门

百年夫妇同快乐 生男育女靠终身 小姐听说开言说

你们说话太难闻 只见奴家生得好 就想招赘一事情

这般混帐无义汉 叁个巴掌少勿成 你当奴家颠狂女

糊言乱道嚼舌根 百年夫妇终有了 生男育女造孽根

错过光阴真容易 一失人身万劫难 家该黄金并富贵

难免不死见阎君 要我招亲真容易 只要依我小奴心

玉皇上帝来出帖 皇母娘娘做媒人 要招长生不灭子

降龙伏虎好官人 若是贪淫痴吊汉 休想奴家招成亲

纯阳道:“美小姐,你看我这个小孩儿,生得可好看么?”小姐道:“老伯伯,你的孩儿生来这般美貌,本来世间少有,只是睫睫眼睛就老了,便要腰跎背曲,耳聋眼昏,发白齿落,血尽筋出,手重脚酸,鼻涕吐涎,面黄骨瘦,那就没有这般青春美貌了。只就是叫眼前快乐,鲜花一现,没有长长如此不生不灭的好美貌也。”

少年莫笑白头翁 花开能有几时红

长江后浪催前浪 一起新人换旧公

纯阳肚中思想:“这个女子,果是仙风道骨,魔他不退。不免再来与了员外,一同去劝他招赘一番,看他如何?再若不退,便要度他登仙,修炼而去了吓。”纯阳当时又开言 叫声先生听分明 我家小儿年十六

与你小姐同年生 员外听说回言答 喜笑吟吟说原因

我的小女年二八 八月十五子时生 我们所生女一个

要想招亲靠终身 谁知只想修行事 决定不肯招成亲

司娘鬼话妄想说 有影无形嚼舌根 又说善人天堂路

恶者堕入地狱门 你看地狱何人见 修行那个上天庭

纯阳道:“老先生,与娘娘小姐大众在此,这个天堂地狱呢,也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若说没有天堂地狱,世间那有贫穷富贵,这个多是报应,果是天地无私。也只是你老先生所养一位千金,又未曾生得今郎,果是一定,是要小姐招赘成亲,为人伦之道,亦好生男育女,靠老送终,传宗接代,只是要紧之事。古云不孝有叁,无后为大。”员外见说,其实中听,便道:“老相公,这个说话到底年长,果是有理。我的女儿若要修行,待与他招赘丈夫,生得一男半女,再去修行亦好。”纯阳道:“是是是,老先生说话究竟明人。我这一个孩儿,今年亦是一十六岁,尚未姻亲,我今见你老先生,朴实老成,情愿肯招赘你家,与小姐成亲。我儿又是与小姐,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这个也是天定姻缘也。”

员外听说心欢喜 相公说话有来因 你今不嫌我贫苦

令郎相配我当身 男又才来女有貌 夫妻相封正相顺

我看令郎生得好 世间少有这般人 又如潘安重出世

赛过宋玉又还魂 顶平额阔天仓满 两耳垂肩是贵人

唇红齿白生得好 眉清目秀好郎君 年纪不多十六岁

聪明伶俐有才人 身穿紫袍骑白马 好似天仙状元身

巍巍人品青春好 情愿招赘小女身

纯阳道:“老先生,既然如此,看个良时吉日,我儿来拜先生为岳父罢了。”员外道:“好好好。”拿黄历一看,说道:“今天是黄道吉日,可招成亲,只是女儿不允,如何了呢?”纯阳道:“我有妙计,可劝小姐回心转念,叫你老先生休得烦恼忧愁便是了。”

纯阳满面心欢喜 叫声小姐听原因 你父与你招亲事

喜我这位孩儿身 年方也是十六岁 八月十五子时生

难得有缘来遇巧 相配小姐结成亲 今朝黄道良时日

好好合卺配为婚 生得一男并一女 然后清净好修行

父母所生你一个 你不招亲断后根 不孝有叁无后大

为人岂可不成亲 小姐听得回言答 你们说话不中听

夫妇前世冤孽事 男女都是讨债人 奴把红尘识破了

你们休害我终身 从来为善则最难 为恶则易古人言

自古为善成君子 为恶之人是小人 为善之人天堂路

作恶之人地狱门 奴今要学不灭道 想做世外道高人

寻访明师传妙法 免得临老见阎君 富贵荣华如春梦

谁人可免不归阴 家有黄金千万两 临死不能带半分

善恶两字随身带 一双空手见阎君 大厦千间也是空

夜眠八尺睡朦胧 良田万顷亦是空 一日二升外加重

受享百年身死了 到头总是一场空 所以为人在世上

及早学道炼长生 今日不知明日事 人当急速躲无常

人人有个灵山塔 好向灵山塔下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