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仙姑寶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何仙姑寶卷

勸世歌[編輯]

心不光明點甚燈 意不明來莫誦經 大斗小秤吃甚素 不孝父母齋甚僧

妙藥非醫冤業病 橫財不富命窮人 利已害人促壽算 積德修身旺子孫

人惡人怕天不怕 人善人欺天不欺 善惡分明天有報 遠在兒孫近在身

守口莫談人過短 自短何曾說與人 生事事生君莫怨 害人人害汝休淪

欺心折盡平生福 行短天教一世貧

男女混雜 閒談私地

烈火乾柴 也須仔細

呂祖師度何仙姑因果卷(上卷)[編輯]

點化凡人寶卷開 名山洞裡眾仙來

終南山上神仙地 神仙洞裡有大材

昔日有個呂祖師,生於唐玄宗皇帝年間,國號開元,蒲州永樂縣人氏。姓呂名嚴,字洞賓,仙號純陽,進士出身。棄儒歸隱拜漢鍾離大仙為師,在終南山修丹煉性成功。忽然想起瑤池王母娘娘,乃是叄月初叄日聖誕。所有十洲叄島,上中下名山洞府,天上人間一切諸仙等眾,來赴蟠桃盛會。

十洲叄島與蓬萊 方丈瀛洲閬苑台

瑤島崑崙神仙府 終南勝地眾仙來

這呂祖師說道:「我看上八洞,是天官賜福星、祿星、壽星、張仙、東方朔、陳搏、彭祖、驪山母共為八仙。下八洞是廣成仙祖鬼谷子、孫臏、劉海、和合二仙、李八百、麻姑女共為八仙。上八洞,有個驪山老母,好到王母台前敬酒。下八洞,有個麻姑仙女,也好到王母聖前敬酒。但我班中,缺少一女仙,不能前去敬酒。不免下凡,遍游天下,度一仙女好去敬酒,同赴蟠桃盛會。」

洞賓呂祖駕祥雲 游遍天涯度眾生

有緣得度成仙去 無緣不度落凡塵

那呂祖師駕雲正往前行,只見一道白光衝上虛空,擋住他的去路。呂祖師撥開雲頭一看,是一個女子,就在杭州錢塘縣城中。她供奉觀音菩薩聖像,誦經念佛悟道修行,卻有仙風道骨。不知她善根道念何如?不免度她一番,有何不可?他就隨身打扮。

頭帶九梁巾 身穿八卦衣

手拿指塵帚 要度世間人

那呂祖師按落雲頭,腳踏凡地,變一個雲遊道人,一路行來,到了西湖邊,上六條橋邊,只見桃紅柳綠,人煙鬧熱,無邊景致,好一個繁華勝地。他就作偈一首。

行來遠見六條橋 小小舟船浪里飄

兩岸風光春好處 一枝楊柳一棵桃

那呂祖師作偈已畢,來到錢塘門街上。抬頭一看這女子就在生藥店中,門首掛一招牌,上寫「發賣南北川廣生熟道地藥材」。他就走進店去,那店主就叫:「先生,有何貴幹?」那呂祖師回道:「你家寶號,道地藥材,請問尊姓,貴府那裡?」這店主回道:「不敢。小店姓何。祖家廣州府,增城縣人氏,在此開張。」那呂祖師又說:「我要買幾味藥,不知寶號可有?」店主又回道:「我家小店,祖傳藥鋪,所有叄千藥料,八百丹方,任你要那一樣沒有!」

小店開張數十年 諸般藥料各樣全

不知所要什麼藥 一一開來與我知

那呂祖師聽說即忙提筆在手,就在他家粉板之上,寫得四味藥名。

一要家和散 二要順氣湯

叄要消毒飲 四要化氣丹

這店主人見此四味藥名,即刻手忙腳亂,尋去找來,沒有此藥。沉思半晌,回他沒有此藥。那呂祖師說道:「你既沒有此藥,就該早些回,我叫我等候時。」

深仰寶號大藥材 請君務必找將來

銀錢不怕要多少 定買靈丹始轉回

那呂祖師在藥店中一定要買,這店主回他不賣。二人爭鬥,驚動樓上姑娘知道,就問丫環:「前面店中,為何吵鬧?」丫環回道:「有個道人在此,要買幾味藥,老爺回他不賣,他一定要買。」這姑娘見說,下樓而來,就叫:「爹爹,不要叫喊,有禮不待高聲。待女孩見來查藥與他。」這姑娘走向前來,就叫:「仙長請坐。你要甚麼藥料?我來查出賣你。」那呂祖師回道:「姑娘,你小小年紀,叄把梳頭,兩接穿衣,曉得甚麼?」這姑娘回道:「仙長說話差矣。」

說我年小志氣輕 秤鉈雖小壓千斤

如何就把人冒相 海水茫茫用斗量

那呂祖師聽說,他就回道:「寫在你家粉板上。」這姑娘一看:「請問仙長還是幼出家,中年出家?」那呂祖師問道:「自幼出家怎麼說?中年出家怎麼講?」這姑娘說道:「自幼出家不知此藥,中年出家就知此藥。」呂祖師回道:「我是中年出家。」這姑娘回道,聽我道來。

父慈子孝家和散 弟忍兄寬順氣湯

妯娌和睦消毒飲 家有賢妻化氣方

那呂祖師聽說,心中想道:「果然心靈智巧,人間少有,蓋世無雙。」又叫:「姑娘,這是人家四味藥的比方,還有人身中,也有四味藥,你可知道?」這姑娘回道,有聽我道來。

眼耳鼻舌家和散 筋骨皮膚順氣湯

慈悲忍耐消毒飲 心無煩惱化氣方

那呂祖師聽說,十分歡喜,心中暗贊,好個聰明智慧女子。又叫:「姑娘,何為眼耳鼻舌家和散?」這姑娘回道:「眼耳鼻舌,是人一身之根本。外念不淨,人身難保;內念不淨,難用妙理功夫。須要外念掃除,內念守一,把六門緊閉,六根清淨,六塵不染,六欲推開,六賊牢拴,撥轉心華,運動妙用,方可免得輪迴生死之苦,才是家和散也。」

六門緊閉是真常 四相掃除見西方

見性高超叄界外 升入雲宮伴法王

那呂祖師又問道:「何為筋骨皮膚順氣湯?」這何姑娘回道:「筋骨皮膚四大幻身,乃是假相。一團血肉聚會,似個臭皮囊。本是萬蟲之窩。修道之人,修得涅槃聖體,就是香堂世界,又是清淨法身,便是順氣湯也。」

皮包血肉骨纏筋 莫把皮囊當作真

五氣若能師一路 陰陽顯現鎮金身

那呂祖師又問道:「何為慈悲忍耐消毒飲?」這何姑娘回道:「為人在世不論老少男女,多要忍耐、和平、溫良、恭敬,孝讓為先,無氣無惱,無憂無悶,無禍無災,自然清閒自在,是名消毒飲也。」

忍耐存心一着高 千災萬禍一齊消

絲毫不起貪淪念 脫卻輪迴祝不招

那呂祖師又問道:「何為心無煩惱化氣方?」這何姑娘回道:「男女若得身安自在,不生雜念,不貪凡世,一切諸塵,要發智慧之心,求得大乘妙法,等開大悟,得了覺照,便是化氣方也。」

良方真是好良方 佛祖留傳在世間

無生無死無煩惱 福壽康寧入祖班

那呂祖師聽了,他又說道:「這是為人外面四味妙藥,內中還有四般妙用玄機,你可知道?」這何姑娘回道,奴家曉得,聽我道來。

叄花聚頂家和散 五氣朝元順氣湯

內轉真經消毒飲 戒律精嚴化氣方

那呂祖師聽說,心中暗想:「這四句妙偈,最深最廣,奧妙無窮。」又叫:「姑娘,你可知叄花,是那叄花?」這姑娘回道:「精為陰花,氣為鮮花,神為天花。此叄花者,在坎離聚鼎。若聚頂時,要前不思,後不想。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非有非無,一念無差。陽返陰,天花亂墜,陰返陽,地涌金蓮。陰陽聚會打成團,練成片。叄寶聚合,就是不壞金身,觀自在也。」

叄花聚鼎透叄玄 透頂叄關出泥丸

十萬八千都開透 優缽羅華開得鮮

那呂祖又問:「何為五氣朝元?」這何姑娘回道:「五氣者性命也。肝為青氣,心為赤氣,肺為白氣,腎為黑氣,脾為黃氣,此乃五氣也。五氣若能朝元即是五蘊皆空,度苦厄矣。氣若歸於一處不散,精不漏氣不透,就是長生無量壽也。」

五氣朝元一洞天 鵲巢灌頂滿叄千

靈光透出泥丸竅 便是長生不老仙

那呂祖師又問:「何為內轉真經?」這何姑娘回道:「真經者,無字真經也。若誦此經,外簾放下,內簾捲起。外不入,內不出。口舌牙關全不動,六門緊閉不通風,乃是一卷真經也。但人身中,還有十二部真經。遇迷不明,心不能解悟。參不出性命,悟不出光明。怎度得末劫男女出離苦海。」

展開大乘無字經 通天徹地似然明

法法常轉時時念 透出靈光證菩提

那呂祖師又問道:「何為十二部真經?」這何姑娘說道:「若問這十二部真經,世人多少迷心,不識此經在於何處,我今指明說破,其中奧妙無窮,多少好處,聽我道來。」

一十二部妙真經 都在渾身上下尋

點破如來經叄藏 不分晝夜放光明

這真經 十二部 不可泄漏 演叄乘 談妙法 暗釣賢良

頭是卷 彌陀經 通天徹地 眼是卷 日光經 照滿乾坤

耳是卷 普蓮經 聞聲聽法 鼻是卷 圓覺經 法界蒙熏

口是卷 血盆經 咬牙切齒 舌是卷 法華經 談經說法

頰腮是 涅槃經 托腮搭跨 手是卷 華嚴經 合掌當胸

腿是卷 目蓮經 玲瓏體透 腳是卷 地藏經 不染凡塵

身是卷 金剛經 法身不壞 心是卷 心中經 見性明心

上叄玄 無字經 醍醐灌頂 運真經 十二部 上下流通

那呂祖師又問:「何為五戒精嚴化氣方?」這何姑娘回道:「五戒者,仁義禮智信也。仁者慈心不殺,義者不貪財物,禮者正直不邪,智者不茹葷酒,信者言語不誑。行、住、坐、臥,一毫不亂,此乃五戒精嚴化氣方也。」

五戒精嚴五氣朝 六根清淨長靈苗

七情斬斷邪魔滅 八難叄災一概消

那呂祖師聽說,又叫:「姑娘,這四般妙藥,能治幾樣病症?」這何姑娘回道:「病有四百四十症,藥有八百八十方。各人巧妙用度不同,此方玄機妙理,無窮無盡。能治天下男女老少人等,十惡大病。聽我道來。」

通玄通妙好良方 能醫男女作賢良

信受此藥超叄界 永證雲城極樂鄉

這何姑娘又叫:「仙長,我這此方,一治百千萬劫不解病;二治海闊天涯罪孽病;叄治叄途路上輪迴病;四治四生六道冤孽病;五治五刑十惡狠毒病;六治六根不淨塵勞病;七治七情纏縛不脫病;八治八難八苦熬煎病;九治九品蓮台不淨病;十治十方不信毀謗病。後會賢良能依此,生生世世永無病。」

此藥靈丹在目前 透出玄機通大千

玉爐煉就長生藥 金鼎燒成不死丹

那呂祖師聽說已畢,心中嘆道:「果然說得言言合道,句句良方。人間少有,蓋世無雙,真非凡人也。」

玄微妙意女中尊 蓋世無雙通性靈

言言說得無生話 句句談來合道經

大眾若能參妙理 不枉傳方說法人

男女誠心服此藥 超凡入聖不難因

那呂祖師又叫:「姑娘,以上病症,靈丹調治,可有難治的病症?」這何姑娘回道:「也有幾樣病症難治。世上之人,不忍是病,不義是病,貪嗔是病,嫉妒是病,懷怨是病,狠毒是病,騙害是病,破人婚姻是病,占人田產是病,瞞心昧已是病,大斗小秤是病,行兇作惡是病。諸樣雜病,難以說盡。還有十六條大病。」

這點靈丹世上稀 莫輕泄漏佛祖機

縱有黃金無處買 得福之人謹受持

那呂祖師又問:「何為十六條大病?」這何姑娘說道:「世上之人,不敬天地十惡病,不孝父母忤逆病,不怕王法持強病,兄弟相爭不睦病,妯娌不和攪家病,六親疏失無義病,鄉鄰不和生分病,不信佛法毀謗病,借債不還纏殺病,倚富欺貪勢利病,背後說人壞心病,欺善怕惡小人病,全無慈悲刻薄病,忌賢妒能嫉妒病,暗笑傍人奸巧病,損人利已瞞心病,可是一十六條大病。

此病人間最廣多 無人醫治怎奈何

若人醫得此病好 即是靈山古佛陀

那呂祖師又問:「這些大病,可能用藥醫治?」這何姑娘回道:「有藥調治。」那呂祖師又問道:「要用甚麼藥醫?」這何姑娘回道:「慈悲藥,忍耐是藥,方便是藥,積德是藥,濟困扶危是藥,愛老憐貪是藥,平等公道心是藥。」

此藥絕妙合天機 不用盧師扁鵲醫

醫病莫論年老少 全憑立志自修為

那呂祖師又問道:「此藥出在何處?」這何姑娘回道:「要向十字街前去買,饒人鋪內去尋。要至誠老實人一個。好肚腸一條。慈悲心、孝順心一片。溫柔八兩,道理叄分。忠真忍耐全用。陰陽方便不拘多少。醍醐甘草叄分。智慧刀上斷,寬心鍋內炒,乾坤磨里磨,叄思篩里篩,以波羅蜜為丸,要做菩提子大,在本地八卦玄爐煉成。用順氣湯,吃在寬心腹內,只要一百單八顆,每日叄服。有人服得此藥,就是長生不老靈丹,能除一切病根。」

此藥良方大有因 不用高山遠處巡

要問此藥何方買 俱在為人身上尋

那呂祖師又問道:「此藥可用藥引子?」這何姑娘說道:「要用好舌頭一個做藥引子。」那呂祖師又問道:「這般妙藥,可有發物?可要忌口?」這何姑娘又回道:「全憑忌口,藥才靈驗。不可用草裹井,暗中箭,笑里刀,兩頭蛇,心中毒,平地起風波。此病若還不除,還有幾味補藥。除此病根忍一聲,禍根從此無處生。饒一着,不可與人爭強弱。耐一時,火坑化作白蓮池。退一步,便是人間修行路。若能全忌此口,消除病根,永不發也。」

一呼一吸一重天 金鼎玉爐晝夜煎

爐中用起真叄昧 抽去鉛兒把汞添

一點靈光為舍利 叄千功滿總收緣

調治世上諸般病 百病消除壽萬年

那呂祖師聽偈已畢,心中大喜。連聲讚歎:「果然說得妙理無窮,句句說得修行正路,言言講的悟道功夫。出口成章,道合玄機。行行妙法,步步禪機。人間少有,天下皆無。作偈一首讚歎。」

多謝賢良說妙方 道中奧義廣含藏

家家男女能持受 處處開壇作道場

步步禪機人有幾 言言道德世無雙

女中君子紅塵少 萬古留名落在杭

這何姑娘聽贊已畢,就叫:「仙長,你這葫蘆內中,可有甚麼妙藥?」那呂祖師回道:「我這葫蘆之內,有古佛靈丹。若是善男信女有緣得受,萬病除根。」

八寶靈丹在裡頭 包裹乾坤不記秋

乘雲駕霧游四海 霎時游盡五湖坵

神農妙藥從此去 扁鵲靈丹莫外求

艮上剖開為雙器 半許顏回半許由

那呂祖師作偈已畢,他又說道:「華陀刮骨為之妙藥,扁鵲猶如天上靈丹,尚且難逃生死,惟有我這葫蘆內的古佛靈丹,能治世人長生不老,入聖超凡也。」

靈丹本是古根基 藏在葫蘆那得知

放出沖開諸世界 收來納在古須彌

那呂祖師他又叫:「姑娘,我這葫蘆,包裹天地,森羅萬像,日月星辰,五行六爻,凡雲雷雨,八萬四千應像,九宮八卦,運轉千變萬化。安靜之功,透凡透聖,只是愚人不識。」

放去收來人不識 乾坤內外視顛顛

若知消息萌蘆在 一服靈丹壽萬年

葫蘆裡面妙難量 假的到把真的藏

打破葫蘆光明現 調醫一治免無常

尋來尋去一物無 體中妙里用功夫

諸大神仙稱妙首 大家依樣畫葫蘆

這何姑娘聽說,又叫:「仙長,你這葫蘆內的靈丹妙藥,能治那些大病那?」呂祖師回道:「我這葫蘆內裹妙藥,能治諸般大病。聽我道來。」

十惡人 遇靈丹 敬重天地 忤逆人 遇此丹 孝順雙親

生分人 遇靈丹 兄愛弟敬 攪家人 遇此丹 永不分離

欺公人 遇靈丹 奉公守法 不義人 遇此丹 和睦相鄰

狠毒人 遇靈丹 恩來義往 奸狡人 遇此丹 作事公平

耳聾人 遇靈丹 聞經說法 瞽目人 遇此丹 普放光明

啞吧人 遇靈丹 談經說法 愚蠢人 逢此丹 智慧聰明

上等人 遇靈丹 超凡入聖 中等人 逢此丹 了道成真

下等人 遇靈丹 不信正法 串四生 轉六道 永墮沉淪

信心人 逢此藥 超生了死 愚痴人 不信心 受苦無窮

造孽人 不行善 陰曹對案 有冤魂 不放你 索命追魂

孽鏡台 照分明 有口難辨 十閻君 定下罪 怎能脫身

罪輕的 轉四生 一還一報 罪重的 墮地獄 永不翻身

有智人 聰明客 早尋門路 尋一粒 妙靈丹 長生不老

信心人 依調治 持齋向善 受叄皈 持五戒 倒樹尋根

靈丹不非輕 眾生認不清 若還認真了 個個免沉淪

這何姑娘聽偈已畢,就叫:「仙長,如今世上之人,迷失靈性,只戀紅塵快樂,不肯思前想後。奴家願求仙長慈悲,度我成真,不知尊意若何?」那呂祖師聽說,心中暗想:好個智慧女子。奈她紅塵未盡,宿緣未了。隨口轉問:「何姑娘若要度你,要求那位仙長?」這何姑娘回道:「意欲拜仙長為師,不知肯容納否?」那呂祖師聽說,隱身而去,一駕祥雲站在空中,落下一帖,帖上有詩為證。

洞賓雲遊到杭州 生藥店裡問根由

智慧女子知此藥 何況男子不回頭

葫蘆金丹妙玄機 帶在身中人不知

普散金丹常救苦 度盡男女證菩提

七孔七竅共六門 葫蘆包裹緊騰騰

輕輕透出葫蘆竅 現出牟尼古佛珠

你今求我來度你 再過叄年度你身

即早加功多進步 度你瑤池赴蟠桃

這何姑娘見此詩句,慌忙跪下,拜謝祖師,立起身來,便不見蹤跡。何姑娘心中想道:定是上界天仙,勸解奴家修行學道,我如今不免去請爹娘出來,辭別一番,便要望山中訪師,學道修行,跳出苦海沉淪生死。便叫丫環:「丫環,你與我進去,請得我的爹娘出來,奴家有話告稟。」丫環聽說,連聲答應。

丫環即便望里行 告稟員外夫婦聞 開言便把員外叫

千金叫我請你們 員外夫婦聽見說 連連應承就動身

小姐一見父母到 嘻嘻盈盈叫雙親 便請爹娘高堂坐

小姐下跪拜生身 員外夫婦開言問 女兒請我有何因

還是茶飯勿中意 還是衣衫不稱心 還是丫環勿服侍

今朝一一說我聽 小姐當時開言說 爹娘在上聽因情

爹娘所生女一個 年方十六正青春 想起爹娘生了我

到頭究竟一場空 生了孩兒傳後代 生了我身斷何根

奴今看破紅塵界 情願將身不嫁人 七歲持齋今十六

一心皈命想修行 朝念彌陀夜念經 念念彌陀了自身

想起爹娘養了我 千辛萬苦不非輕 十月懷胎耽着我

跨重門檻如過山 叄年乳哺娘辛苦 移乾換濕受千辛

敲水洗布指凍破 含茶飫飯費精神 一周二歲娘懷抱

叄頭四歲離娘身 五歲六歲知分曉 梳頭纏腳忙不停

又請先生上了學 一年四季出修金 把我識字人前去

要把奴奴學真心 思想爹娘養了我 如何報答養育恩

爹娘恩德如天大 剪肉燒灰報不清 不如真心去學道

功行圓滿度雙親 真聽古人說得好 一子成道超宗親

九玄七祖超生死 同到龍華可安身 要求爹娘回心轉

持齋戒殺速修行 我把紅塵識破了 生生死死受苦辛

日月如梭容易過 叄歲孩兒又白頭 家有黃金千萬兩

難免無常不來勾 世事萬般多是假 一心念佛果真情

念得彌陀身自受 掙了田園死時丟 牛羊犬馬人身轉

披毛戴角不知由 飛禽走獸人變化 改頭換面報分明

奉勸爹娘持齋好 免走陰司地獄門 你吃我來我吃你

冤緣相報不差分 肉字中間人兩個 這是原來人吃人

吃他四兩還半斤 會冤關上報分明 眾牲陽間不識話

一到陰司把話論 陰間會冤門頭過 牛羊犬馬不容情

雞鵝窵鴨多說話 攔住關口不放行 你咬口來我咬口

渾身咬得碎紛紛 陽間吃他多少肉 陰司各咬報冤情

同到閻王來判斷 你投眾牲我投人 你吃我來我吃你

冤緣相報幾時休 早知陰間這般苦 所以我今要修行

天堂有路無人走 地獄無門有人行 天堂地獄本無違

只為人心善惡開 超升天堂多快樂 墮入地獄受苦刑

人人有個靈山塔 靈山塔下可修行 根深福大回頭早

孽重痴漢喚不醒 今我見了二師父 指點女兒要修行

他來贖藥借誘頭 句句佛法藥方名 今日請得雙親出

一息不為別事情 只為爹娘恩難報 女兒願學修道人

出門訪求名師去 修煉長生免沉淪 尋得明師傳下手

返本還原見古人 爹娘若肯回心轉 一同修行脫紅塵

員外夫婦心大怒 便叫女兒莫痴心 你這一翻糊言語

好像司娘鬼話文 你看修行念佛者 那個凡人上天庭

我們二人所養你 年方十六正青春 十有懷胎耽了你

叄年乳哺受苦辛 與你攻書並上學 梳頭纏腳我勞神

把你長大贅女婿 生男育女靠你身 你今只講修行去

痴心想作女神仙 仙佛若是凡人修 個個凡人上天庭

小姐聽說迷迷笑 奉勸爹娘聽幾聲 自古成仙作佛者

皆是凡夫煉成真 皇母娘娘凡人女 葛洪家道十分貧

釋迦文佛凡夫做 觀音菩薩亦凡人 千佛萬祖眾聖賢

那個不是凡客成 自從開天闢地後 只有無極金母身

生天生地生人倫 自從混沌直到今 聰明智慧伶俐客

修行辦道歸天庭 孽重痴呆懵懂漢 只圖紅塵墮沉淪

所以世間善人少 超升天堂也少人 從來世上惡者多

故而凡人投眾牲 投投眾牲投投人 輪迴不息受苦刑

自古有生必有死 不如修行煉長生 修得不生亦不滅

見得閻君勾死鬼 善者超升天堂去 惡者墮入地獄門

善惡分開兩條路 天堂地獄兩分明 超升天堂長不死

逍遙快樂當年春 惡的墮入地獄去 披枷帶鎖受極刑

聖賢仙佛凡人修 只怕凡人心不真 修行必有遭魔難

考究凡人真不真 若有猛勇志男女 守死善道受魔懲

修行不受遭磨難 道不高來德不成 但看古來成佛者

那個不受萬苦辛 釋迦割股方成道 觀音火焚斬絞成

長春餓死身七次 方成天仙狀元身 若要女兒招親事

女兒要入地獄門 我怕地獄刑罰苦 油鍋刀山拔舌根

抽腸剜肺碓磨獄 血湖池中浪滔滔 惡狗地獄奈何橋

夜叉小鬼不容情 火坑地獄寒冰獄 鋸解活釘石壓刑

孽鏡台前來相照 絲毫不能隱避情 閻君鐵面無私曲

牛頭馬面沒面情 憑你皇親並國戚 難免無常不來臨

死到陰司地獄苦 依法受報不差分 閻君善惡若不報

世間窮富為何因 牛羊犬馬何人做 雞鵝窵鴨什麼生

痴聾暗啞何人做 瘸手瘸腳什麼人 多是前生作惡者

今生貧苦殘疾人 富貴榮華何人做 皆是前生良善人

敬天敬地敬神明 孝敬爹娘伯叔親 持齋把素勤念佛

修橋補路普度人 今世結得善緣廣 來生富貴耀門庭

善惡到頭終有報 遠在兒孫近在身 爹娘不必掛念我

我去訪師學聖人 員外夫婦心大怒 高聲大罵小妖精

你這鬼話何方出 痴心妄想要修行 父母二人所生你

要想靠老送終身 不孝爹娘吃甚素 不聽教訓枉修行

不宣員外心大怒 另宣純陽祖師身 那日正在騰雲過

只見香煙透天門 毫光衝上九霄外 純陽慧眼觀分明

按落雲頭來下界 只見何氏要修行

且說呂純陽祖師,來在東土,普濟凡人。那日,騰雲經過杭州地界,又只見毫光沖天,光耀宇宙,不免下界查看。原來便是何氏小姐,前番被我點化一次,假裝贖藥,指點一番。小姐心悟本是仙風道骨,如今勸了爹娘,一同修行辦道。誰知員外夫婦二人,不明神仙大道,只圖眼前快樂,又是一生所生一女,如今要把女兒招贅女婿,靠老終身,所以只是不醒。小姐勸解,反來大發其恨,決是不信訪師學道而去的。

純陽東林反眾生 雲頂裡面勸善人 經過杭州城一座

只見祥光透天門 按落雲頭來下界 化作凡間富貴人

又差仙童來變化 化作聰明美貌人 唇紅齒白生得好

眉清目秀伶俐人 銀鬃白馬騎一匹 紫袍官帽必文文

又叫清風明月變 變化跟隨一雙人 也是生得多伶俐

白面書童正青春 純陽假裝來贖藥 走到店門下馬行

只見員外高聲罵 呤呤小姐笑盈盈

呂純陽走進店內,便叫一聲:「老先生,快快休得大怒,我今特來問你家,要取藥回去,急救長生死死女人,歸家要緊。」員外只是不應。純陽便問贖藥的眾人:「他家這般啕氣,卻是為何事情?」眾人道:「相公們,終休說起。我們早朝就來取藥,只見說了前日,有兩個道人在此取藥,又無藥方,只是口訴說來,他們父母眾人不懂,誰知店內小姐明白。當時吃了朝飯,便差一個丫環,請了他的爹娘出來,告稟一番,她要出外訪師學道。員外夫婦,只是不信。小姐只是烈心,誓不嫁人。員外是要與他招親,小姐又不願,所以他們自從早起鬧到此今。午牌已過了,況且我們要緊取藥回去,他只是不來理了我們的藥。」純陽說道:「既然如此,果是小姐差矣。這個招贅丈夫,生男育女,傳宗接代,那是人倫五行之正理。如何此女,不明道理嚇,不免讓我來,勸化他一番便了。」

純陽上前開言問 先生聽我說原因 請問先生尊姓氏

寶號貴府幾多人 何以這般來吵鬧 當來一一說我聽

任你有了天大事 我來勸和保平安 員外見說忙回禮

開言便叫相公們 我們啕氣非為別 只為我女小妖精

父母所生他一女 今年二八青春身 把他長大招女婿

生男育女靠終身 昨日二位道人到 只訴藥方古怪文

我們聽了多不懂 小女妖怪到明性 他今只想修行去

痴心妄想作神仙 不願招親生男女 只願出外訪道人

這事想想可要氣 還要開店枉費心 純陽聽說回言答

先生說話不差分 招親人倫正道理 修行辦道是虛文

你看世上修行者 那見一個上天庭 未見有人長不老

世上未有百歲人 修行一事都是假 休誤年少正青春

光陰如箭催人老 不如招親快樂情 若不招親生男女

老來孤單靠何人 小姐聽說心大怒 開言不關你們身

你們只貪眼前樂 不愁福盡禍來臨 貪圖口腹多冤孽

夫婦男女孽障根 生男育女成何用 老來究是一場空

夫妻本是同林鳥 大限來時各西東 父母兄弟男女空

陰司路上不相逢 公修公德從來說 婆修婆德不差分

前世修來今享福 今生再修上天庭 自古神仙凡人做

並非古怪妄想心 你們不信修行事 永墮地獄受苦刑

員外聽說嚎嚎哭 相公你們可聽明 他是只想修行事

叫我如何阻他身 純陽聽說回言答 先生你且放寬心

我有西來一脈話 點化你女就成親

員外道:「相公們,快快請坐,請坐。我要來請問各位相公,那州、那縣、那裡人氏,尊姓大名?到此要取什麼樣藥?」純陽道:「老先生,你且聽我,一一二二講明便了。」

先生問我啥名姓 今當一一說你聽 家住無影天堂府

逍遙縣內有仙名 逍遙縣有舍利鎮 舍利鎮南恍惚村

恍惚村上空員外 名叫無有老主人 我有弟兄並姊妹

常清常靜不相爭 母親年老壽無期 虛氏金母廣傳名

我今到此非為別 只為取藥救女身 年方亦是十六歲

青春年少美貌人 生了毛病無別樣 只心要想主人身

日思夜想會不着 要訪明醫傳藥人 尋得明師傳妙法

方能殘生活得成 若是無得明師救 數年光陰見閻君

所以到此非為別 只為取藥救女身 你今只是不付藥

想來此女活不成 快快休得阻擋了 放開肚量付藥生

員外聽說不明白 小姐含笑說原因 奴奴聽了你們說

大道通徹好明性 純陽即便回言答 小姐你且聽分明

我今觀你生得好 唇紅齒白美佳人 面似桃花紅了白

眉如柳葉一般能 頭上青絲蟠龍髻 大紅緞褲雙鑲滾

身穿五色紅綠襖 叄寸金蓮似紅菱 眼睛好似丹鳳色

十指尖尖粉裝成 聲音朗朗伶俐女 賽過觀音少淨瓶

又如仙女下凡塵 世間第一美佳人 你今年方一十六

我這孩兒二八春 與你小姐多美貌 情願招養你家門

百年夫婦同快樂 生男育女靠終身 小姐聽說開言說

你們說話太難聞 只見奴家生得好 就想招贅一事情

這般混帳無義漢 叄個巴掌少勿成 你當奴家顛狂女

糊言亂道嚼舌根 百年夫婦終有了 生男育女造孽根

錯過光陰真容易 一失人身萬劫難 家該黃金並富貴

難免不死見閻君 要我招親真容易 只要依我小奴心

玉皇上帝來出帖 皇母娘娘做媒人 要招長生不滅子

降龍伏虎好官人 若是貪淫痴吊漢 休想奴家招成親

純陽道:「美小姐,你看我這個小孩兒,生得可好看麼?」小姐道:「老伯伯,你的孩兒生來這般美貌,本來世間少有,只是睫睫眼睛就老了,便要腰跎背曲,耳聾眼昏,發白齒落,血盡筋出,手重腳酸,鼻涕吐涎,面黃骨瘦,那就沒有這般青春美貌了。只就是叫眼前快樂,鮮花一現,沒有長長如此不生不滅的好美貌也。」

少年莫笑白頭翁 花開能有幾時紅

長江後浪催前浪 一起新人換舊公

純陽肚中思想:「這個女子,果是仙風道骨,魔他不退。不免再來與了員外,一同去勸他招贅一番,看他如何?再若不退,便要度他登仙,修煉而去了嚇。」純陽當時又開言 叫聲先生聽分明 我家小兒年十六

與你小姐同年生 員外聽說回言答 喜笑吟吟說原因

我的小女年二八 八月十五子時生 我們所生女一個

要想招親靠終身 誰知只想修行事 決定不肯招成親

司娘鬼話妄想說 有影無形嚼舌根 又說善人天堂路

惡者墮入地獄門 你看地獄何人見 修行那個上天庭

純陽道:「老先生,與娘娘小姐大眾在此,這個天堂地獄呢,也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若說沒有天堂地獄,世間那有貧窮富貴,這個多是報應,果是天地無私。也只是你老先生所養一位千金,又未曾生得今郎,果是一定,是要小姐招贅成親,為人倫之道,亦好生男育女,靠老送終,傳宗接代,只是要緊之事。古雲不孝有叄,無後為大。」員外見說,其實中聽,便道:「老相公,這個說話到底年長,果是有理。我的女兒若要修行,待與他招贅丈夫,生得一男半女,再去修行亦好。」純陽道:「是是是,老先生說話究竟明人。我這一個孩兒,今年亦是一十六歲,尚未姻親,我今見你老先生,樸實老成,情願肯招贅你家,與小姐成親。我兒又是與小姐,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的,這個也是天定姻緣也。」

員外聽說心歡喜 相公說話有來因 你今不嫌我貧苦

令郎相配我當身 男又才來女有貌 夫妻相封正相順

我看令郎生得好 世間少有這般人 又如潘安重出世

賽過宋玉又還魂 頂平額闊天倉滿 兩耳垂肩是貴人

唇紅齒白生得好 眉清目秀好郎君 年紀不多十六歲

聰明伶俐有才人 身穿紫袍騎白馬 好似天仙狀元身

巍巍人品青春好 情願招贅小女身

純陽道:「老先生,既然如此,看個良時吉日,我兒來拜先生為岳父罷了。」員外道:「好好好。」拿黃曆一看,說道:「今天是黃道吉日,可招成親,只是女兒不允,如何了呢?」純陽道:「我有妙計,可勸小姐回心轉念,叫你老先生休得煩惱憂愁便是了。」

純陽滿面心歡喜 叫聲小姐聽原因 你父與你招親事

喜我這位孩兒身 年方也是十六歲 八月十五子時生

難得有緣來遇巧 相配小姐結成親 今朝黃道良時日

好好合巹配為婚 生得一男並一女 然後清淨好修行

父母所生你一個 你不招親斷後根 不孝有叄無後大

為人豈可不成親 小姐聽得回言答 你們說話不中聽

夫婦前世冤孽事 男女都是討債人 奴把紅塵識破了

你們休害我終身 從來為善則最難 為惡則易古人言

自古為善成君子 為惡之人是小人 為善之人天堂路

作惡之人地獄門 奴今要學不滅道 想做世外道高人

尋訪明師傳妙法 免得臨老見閻君 富貴榮華如春夢

誰人可免不歸陰 家有黃金千萬兩 臨死不能帶半分

善惡兩字隨身帶 一雙空手見閻君 大廈千間也是空

夜眠八尺睡朦朧 良田萬頃亦是空 一日二升外加重

受享百年身死了 到頭總是一場空 所以為人在世上

及早學道煉長生 今日不知明日事 人當急速躲無常

人人有個靈山塔 好向靈山塔下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