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
卷第二
卷第三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二[编辑]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傳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法護等奉詔譯

菩薩身密品第一之二[编辑]

「復次寂慧!所有一切有情色相威儀,即於菩薩色相威儀中住,而菩薩曾無發悟亦無分別。以彼菩薩無所分別平等捨心,即隨其身現身威儀,然菩薩身法爾不動,以不動故現起身業。雖身離相,而亦不壞菩薩身清淨。已發現光明普照地獄,一切有情令得安樂。又復菩薩!普為一切有情不惜身命。

若諸有情各各來求菩薩身肉而噉食者,菩薩悉現其前斷肉授之,乃至骨血精髓而悉隨與。寂慧當知,菩薩隨諸有情須身肉等而悉與者,由彼菩薩知身無量,即能隨知法界無量。無量即無盡身、無盡門,即是緣生無盡法門。菩薩隨所現身,但為成熟一切有情。若或有人貪染心者,愛著殊妙端嚴色相,菩薩即於其前,為現端嚴女人之相。隨彼男子染愛之心,悉如其意。時彼女人以染著故,形容枯悴即趣命終,根門敗壞臭穢不淨,時彼男子以無智故厭惡而去。即其女人死滅之身,自然出聲為說法要,令彼男子心生開悟,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復次寂慧!菩薩於此三千大千世界現廣大身,或寶蓋中、或現指端,乃至劫火洞然炎熾,能以手指而悉覆之,而菩薩身都無所壞。又復能現身相,普為諸佛世尊作供養事,積妙華蓋如須彌量,復聚寶花高若山峯,悉以供養諸佛如來。又復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為一大器,滿貯香油等須彌山,布其燈炷然以燈明廣大熾盛,為諸如來作供養事。又復積以殑伽沙等數量廣大燈明,普遍熾盛供養如來。又復菩薩以所著衣覆自肢體,灌注酥油用然燈明,普為如來作供養事。其燈熾盛有大光明,廣大照耀殑伽沙等諸佛剎土,彼彼有情互得觀見菩薩所現神通化事。如是見已,無量無數有情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其中所有憍慢貢高諸有情類,菩薩即現大力那羅延身、或金剛手菩薩可畏之相。彼等有情見已驚怖,即向菩薩折伏其心,歸命頂禮求哀聽法。又復菩薩於大國城及諸棄屍林中,見彼無數百千有情普遍充滿,而是菩薩以廣大身現死滅相,令彼先墮畜生趣中諸有情類畜報盡者,取其菩薩所滅身肉而噉食之,食已命終皆得生天,由是因故乃至最後入於涅槃。是故當知,菩薩摩訶薩宿昔願力得清淨已,能於長夜酬其宿願作利益事,願令有情臨命終時,食我身肉得生天界。由此因緣乃至最後入於涅槃,令諸有情成就所思、成就所求、成就願力。

「寂慧當知,菩薩摩訶薩有如是等殊勝行願。我念往昔過去世中,此閻浮提周匝四方,有八萬四千廣大國城,復多百千聚落縣邑,百千俱胝那庾多人民居止。彼時國城有大災難疾疫劫起,其中人民生種種病,謂於身分若生若熟疾狀各異,或瘡癤癬癩,或風癀痰等,大小病者散遍充滿;求多千種精妙醫師,用以妙藥,而悉不能治療彼等一切病苦。彼諸人民病無療故,無所救護、無所歸向,震發大聲哀泣而言:『誰能為我息除病苦?或天龍、夜叉、乾闥婆等?或人非人?有能為我息除病者,我當罄捨一切財寶悉以奉之,我即如其教令荷彼深恩。』

「寂慧當知,世尊釋迦如來當彼時中為帝釋天主,其名妙眼。於其天中以淨天眼過於人眼,悉能觀見彼諸人眾受多病苦;復以清淨天耳遍聞一切人眾哀泣之聲。其見聞已起悲愍心,即自思惟:『我今應為此諸人民無依止、無救護、無歸向者,作其依止、救護、歸向。』作是念已,即時帝釋天主,於此閻浮提中有一大城名曰善作,其去不遠,即自變身為男子相,名曰善寂。處虛空中,普為開發閻浮提中一切人民,說伽陀曰:

   「『善作大城此不遠,中有男子名善寂,取彼身肉噉食之,悉能息除一切病。
   勿應驚怖懷怯懼,隨意歡喜取身肉,此為妙藥救人民,是中無害無瞋恚。』

「時彼國城聚落縣邑染疾苦者一切人眾,聞彼空中伽陀聲已,即時俱詣善作大城善寂人所。到已各各斷取其肉,食之治病。雖彼彼取之,而身肉無盡。

「是時善寂復為人眾說伽陀曰:

   「『我若當得佛菩提,此真實法我無盡,由真實故我此身,願取其肉亦無盡。』

「是時普遍四方染疾苦者,一切人眾於彼善寂人所,各各隨意斷取身肉,而善寂身安然如故,亦無增減;續續斷已,旋旋復生。時彼國城一切人眾食是肉者,彼彼所有一切病苦皆得除解,無病快樂悉無憂惱。如是次第閻浮提中一切人眾,咸息諸病悉獲輕安。是時一切人民男子女人、童男童女皆自惟忖:『彼善寂男子!能為我等息除諸病,令我無病身得輕安。我等今時持以何物用為供養?』由是多人共集一處,同詣善寂人所。到已各各合掌恭信,異口同音說伽陀曰:

   「『汝善依止善救護,汝為醫王復妙藥,隨汝教令我病除,我何所作伸供養?』

「是時善寂男子隱所變相,還復帝釋之身,普為一切人眾說伽陀曰:

   「『金銀財寶及飲食,我悉不為此等事,但為救護諸有情,十善業道令圓滿。
   菩提願行堅固修,為諸有情利樂因,互相起發慈愛心,生長一切利益事。
   聞已應發菩提心,復起最上大慈意,普令積集勝妙因,十善業道皆清淨。』

「復次寂慧!爾時帝釋天主說伽陀已,復彼天宮。時閻浮提男子女人、童男童女一切人眾,莫知其數,中無一人墮惡趣者,彼彼命終皆於善趣三十三天眾同分生。生彼天已,帝釋天主即為說法示教利喜,悉令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其中有情或復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復次寂慧!是故當知,菩薩身密所作身業得清淨已,棄一身命,能為成熟無量無數一切有情,畢竟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復次,金剛手大祕密主菩薩摩訶薩告寂慧菩薩摩訶薩言:「寂慧當知,菩薩身者是不破壞、堅固真實、不生滅身。若諸有情應以有壞之身可化度者,即現其身而為化度;若諸有情應以無壞之身可化度者,即現其身而為化度。於一切種類悉不破壞,火不能燒、刀不能斷,是身堅固,真實不壞金剛所成。是故寂慧!菩薩所現身相,但為成熟一切有情作利樂事。而是菩薩無所思惟,亦無分別是身是相,知身離相故即得法離相,亦非身離相與一切法離相有二差別。若相即身離相,彼相即法離相,如是離相能隨入故。即自身離相與一切有情身離相,二俱平等。何以故?由自身離相、一切有情身離相故即入一切法界離相,以法界離相故即入法離相,然於是中而實無有少法可得。謂以自身真如即入一切有情身真如,一切有情身真如即入自身真如。又復自身真如即入一切法真如,以入一切法真如故,即入一切佛真如。又以自身真如故即入過去未來現在真如,亦非過去真如與彼未來現在真如有所違背。所有過去未來現在真如即是蘊處界真如,蘊處界真如即是清淨真如。染淨真如即是生死涅槃真如,生死涅槃真如即是無造作真如。無造作真如即是一切造作真如。

「善男子!所說真如即是實性,實性即是如性。是無異性、無種類性、無生性、無諍論性、無執取性,謂以真如無法可取故,說真如是無取法。由彼真如無所取故,即如是取;於諸取中菩薩示現有所取法,亦非真如有取有作。以無取故即無諍論,無諍論故,於諸色中現有所取,然彼真如亦無所動。是故以其如實之智,伺察如來真實之身,以觀如來身平等故,即當伺察自身真如。取要言之,審觀一切身非身性畢竟不生,知一切身皆是緣生法所成故。如是知已,乃能悟入彼法身門。入是法身門故,即成法身,非蘊、處、界身。即彼法身廣大增勝,如實觀想,從是現身,為諸有情作利樂事,乃至一切見聞覺知悉為有情成利樂故。

「寂慧當知,譬如世間耆婆醫王,積集一切勝上之藥,精妙和合成女人相,妙色端嚴而可樂見,如其所應安立施作,若來若去行住坐臥分別事相,亦非分別、非離分別。諸有病者,若國王大臣、若長者居士,來詣耆婆醫王妙藥所成女人之所相與和合,其和合已一切病苦皆得息除,無病輕安而獲快樂。寂慧!汝且觀是耆婆醫王,以善巧智能為世間息除諸病,餘諸醫師無是智力。菩薩所有法身增勝亦復如是,若能如理真實觀者,而彼一切男子女人、童男童女,為貪瞋癡燒然其身;若能如實觀法身者,即能息除一切煩惱,心得輕安身離燒然。是故當知,菩薩宿昔願力清淨,菩薩法身廣大增勝,如實而觀即是菩薩身密清淨。

「寂慧當知,菩薩法身非飲食力而能成故,亦非段食可能資養。菩薩了知如是相已,即為悲愍一切有情現受飲食,雖有所取而無著相,亦非護惜其身故有所取,於所取中而彼法身無增無減。是故當知,菩薩法身不生不滅亦無所起,於中示現生滅起作,但為成熟諸有情故。滅即無滅亦無造作,於一切法應如是知;諸有生者即和合義,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又復應知,彼一切法生即無生。如來身者,即是法身、即是法食、即是法力,是法歸趣。如來身者,即虛空身、無等等身、三界一切最勝上身、一切如來通達身、無喻無比清淨無垢無染污身、自性明亮身、自性不生身、自性無起身、離心意識身、幻焰水月自性身、空無相無願所成身、十方最勝如虛空廣大身、一切有情平等身、無邊無際身、無種類無分別身、無毀無異身、於住無住得不動身、無色自性身、無受想行識自性身、非地界所成身、非水火風界所成身、非種非和合種非大種所成身、非種類法一切世間無比身、非眼所生非耳依止非鼻所知非舌了別非身和合非意所成等身,非心所轉、非意識所轉,亦非無轉亦非隨轉。

「善男子!由如是故,應當如實觀如來身。而是菩薩於如來身住平等性,得清淨已行菩薩行,乃至三千大千世界,或四大洲或閻浮提,一切王城聚落郡邑,菩薩於一切處普為現身;然於是中亦無所現亦無對礙。又復菩薩能於十方現諸魔身,於有現中現無對礙,於無現中現無對礙,由如是故,無見無聞、無覺無知,諸有所現但為成熟一切有情。菩薩於其身念處中亦無增減,菩薩雖復知身無常、知身是苦、知身無我,然為有情示現其身作利樂事。菩薩知身法爾寂靜,為有情故起分別身作諸利樂。菩薩又復了知因緣能成其身,然於彼彼因緣法中如實而觀,亦無作者亦無受者,又復能觀是身無知如草木瓦礫。菩薩身業雖已清淨,然為有情示現其身。

「寂慧當知,釋迦菩薩始從然燈佛所發菩提心,身語心業皆悉清淨。且身業者具有無量無邊功德,假使過于殑伽沙數等劫,或如來說、或我所說,菩薩所有身密身業廣大清淨,不可窮盡。」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