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
卷第五
卷第六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五[编辑]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傳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法護等奉詔譯

持國輪王先行品第五之餘[编辑]

「『復次大王!有四種法,若圓滿者,即能安住大乘,成就不放逸行,心無流散。何等為四?一者、戒護諸根,二者、觀欲過失,三者、攝受一切作無常想,四者、於法決定為勝命根。大王!如是四法若圓滿者,即能安住大乘,成就不放逸行,心無流散。

「『大王!有四種法,王者修行若具足者,說名仁王。何等為四?一者、常不棄捨大菩提心,二者、以菩提法教示他人,三者、以諸善根迴向菩提,四者、於佛世尊大威德力若見聞已,亦復於彼一切天人、聲聞、緣覺所有威力生歡喜心,然即唯求佛大威力。大王!如是四法,王者修行若具足者,說名仁王。是故大王!應當常修不放逸行,信心清淨忻慕正法,起樂法欲勤求正法,常當遊戲正法園苑不著境界。所以者何?大王!當知欲無厭足,彼所足者是謂聖慧。

「『又復大王!壽量微少命不久停,往趣他世罪業可怖。由是應知,常當親近供養恭敬諸佛如來,以此善根,應於四處而用迴向。何等為四?一者、迴向無盡果報,二者、迴向無盡法門,三者、迴向無盡妙智,四者、迴向無盡辯才。

「『大王!復有四法:一者、身清淨故能成慧行,二者、語清淨故能成聞行,三者、心清淨故能成戒行,四者、慧清淨故能成智行。復有四法:一者、方便圓滿故能成熟有情,二者、慧圓滿故能降伏諸魔,三者、願圓滿故即如說能行,四者、值遇佛故即得一切佛法圓滿。』

「時彼持國轉輪聖王,於彼佛所得聞正法示教利喜,生歡喜心適悅慶快,持以無價真珠妙寶及王者所有一切受用,悉以獻佛而為供養,乃至盡壽修諸梵行奉持五戒。是時王諸宮嬪於彼佛所聞正法已,心大適悅踊躍歡喜,各以身所著衣及莊嚴具覆於佛上,乃至盡壽修諸梵行奉持五戒,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時持國轉輪聖王快得善利增益法財已,與諸宮嬪眷屬各各至誠頂禮佛足,及苾芻眾亦悉禮敬繞七匝已,即時入於大樓閣中,踊昇虛空自在而行,還極清淨大國城中。

「復次,持國轉輪聖王於後一時擇月圓日,嚴駕出遊眾花大園而為翫賞,鼓吹清音奏妙歌樂,恣其所樂嬉戲遊從。是時有二最上宮女,一名無毀、二名無比,同詣歡喜池中。清淨澡沐出已衣覆,處于蓮花師子之座。是二宮女即於座中各有一童子,自然化生跏趺而坐。童子端嚴色妙無比,相好圓具人所樂觀,於剎那間即各踊身住於虛空。是時空中有賢聖言:『此二童子,一名法思、一名法慧。』故此二名由斯而立。彼法思童子,於其無毀宮女坐中化生;彼法慧童子,於其無比宮女坐中化生。時二童子,在虛空中亦加趺坐,異口同音說伽陀曰:

   「『仁者我今得善利,所謂發生菩提心,既發心已遇世尊,起清淨心而信禮。
   大海深廣難徹底,生死輪轉無休息,有情廣渡生死流,彼菩提心不捨離。
   有世界名無毀身,有世尊名時分王,我從彼來求法門,樂見牟尼功德聚。
   我時各各加趺坐,分從二母坐中生,我父持國大聖王,故來合掌伸敬禮,願父伺察聽我說。
   阿庾多劫善得法,乃至圓成大菩提,所得於中不棄捨。
   一切唯佛出世難,父母難得居法位,法中善友剎那逢,清淨妙寶隨意現。
   欲及精進不放逸,出家得利具正知,勤修利益心調柔,慚愧多聞具善戒,慈悲調寂為有情,普令獲得深法忍,精進勤力無著心,成熟攝受諸群品。
   心離相故得調暢,於其身命不顧惜,思惟正法如救然,願獲諸佛勝功德。
   父王最上難得者,我所稱讚最上法,我從彼佛剎中來,還歸彼佛本因處。
   我等已住菩薩位,普能攝受諸善法,剎那獲得五神通,隨念隨觀意能曉。』

「時彼持國轉輪聖王,與宮嬪眷屬并二童子智者菩薩,以神通力處虛空中,同詣世尊無邊功德寶眾莊嚴王如來會中。到已各各頂禮佛足,一切眾會普伸尊敬。是時彼佛觀二童子是真佛子,樂欲聽受菩提道法。佛知其意,即為宣說甚深正法。佛言:『善男子!當知諸法從緣所生,中無主宰亦無作者,知內是空外無所行,諸法皆空虛假無實,於見於作應悉清淨,猶如虛空而無所取。』彼佛世尊如是多種廣為宣說清淨法時,會中有七十六那庾多及三俱胝人得無生法忍。是時持國轉輪聖王在佛會中經七晝夜作供養已,與其諸子并宮嬪眷屬於剎那間還本所居。

「時彼輪王後於一時獨處栴檀樓閣之中,登於蓮花師子之座,竊作是念:『我此千子悉已安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然於其中何者最先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我宜設法以驗其事。』作是念已,即勅侍人用以七寶妙巧作瓶。如其分量善施作已,即命各書千子名字置寶瓶中,復以七寶作妙蓮花,於其花中安置寶瓶,然後於七晝夜廣以微妙香花塗香粖香等及鼓吹歌音,嚴伸供養瓶中名字。是時空中有十千天人,助發種種妙供養事。如是供養七晝夜已,普召宮嬪眷屬及王千子并二童子咸集其前,復以賢妙金床安置寶瓶。安已即時勅遣侍人,於寶瓶中取其名字。侍人如命,瓶中最先取一名字,前奉於王,其名乃是清淨慧太子,然後次第遍取其名。即時於剎那間而此大地六種震動,所有宮嬪先各執持諸妙樂器,不鼓自鳴出妙歌音。

「寂慧!當知彼時清淨慧太子,最先瓶中取其名者,豈異人乎?即是此賢劫中過去俱留孫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最勝軍太子者,即是過去俱那含牟尼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寂諸根太子者,即是過去迦葉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一切義成太子者,寂慧!當知即我身是。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寶帶太子者,即當成佛號慈氏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牛王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師子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電天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大幢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賢王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妙花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淨光吉祥太子者,即當成佛號花氏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蓮華眼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善宿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無垢光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妙眼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淨池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妙臂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慧王太子者,即當成佛號明焰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善莊嚴太子者,即當成佛號明味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增長分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導師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淨嚴王太子者,即當成佛號持勝功德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吉祥密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勝財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妙光身太子者,即當成佛號智積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勇健太子者,即當成佛號寶積如來。次於瓶中取一名字,其名寶稱太子者,即當成佛號普光明如來。寂慧!當知如是等廣說,彼千子中相繼而取,乃至取一名字,其名大峯莊嚴太子者,即當成佛號無邊功德寶稱如來。寂慧!唯一名字在寶瓶中最後取之,其名無邊慧太子,而此太子於千子中居最小位。是時諸兄或輕侮言:『我等諸兄當成佛時,已作佛事已度有情。汝於最後當何所作?』

「時無邊慧太子說伽陀曰:

   「『佛法無邊如虛空,有情及慧亦無盡,行願清淨戒薰修,當聽我說此行願。
   諸兄壽量若干數,王者眾會數若干,如我壽量總聚之,願當爾許聲聞眾。』
   太子說是伽陀已,空中天人讚善哉:
   『正士意樂淨周圓,利益有情無窮盡。』

「寂慧!當知彼時最小無邊慧太子者,當得成佛號樂欲如來,於賢劫中最後成佛。寂慧!所有賢劫中諸佛壽量及聲聞眾,彼樂欲如來而悉當得;是彼如來善樂欲故,是故如來名為樂欲。

「復次寂慧!汝且觀是菩薩摩訶薩,善巧方便圓具淨戒,無毀大願滿足勝行。彼諸太子九百九十九人,乃至無邊慧太子,如上功德皆悉成就。

「是時彼千太子俱謂二童子菩薩言:『汝此法思、法慧二善男子!往昔發何殊勝願力,今如是邪?』法思童子言:『諸仁者!我與汝等皆如金剛手菩薩相續勝行,不離一切如來無上祕密,不離一切佛法聽受信解。』法慧童子言:『今我諸兄具勝願力,願我與汝悉證菩提。成菩提已,我皆勸請轉妙法輪。如其願力,於彼佛所受菩提記。』寂慧當知,彼時持國轉輪聖王者豈異人乎?即是然燈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往昔因中居輪王位時彼輪王千太子者,即是此賢劫之中千佛如來。從俱留孫如來至樂欲如來(古經不譯,但云樓至)。彼時法思童子,於無毀宮女坐中化生者,即是金剛手大祕密主菩薩摩訶薩神力所化。彼時法慧童子,於無比宮女坐中化生者,即是尸棄梵王。寂慧!彼時持國轉輪聖王諸宮嬪者,即是今此會中諸菩薩眾。彼諸宮嬪,爾時得王千子成熟化度,而悉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安住大乘。彼諸宮嬪,次第當於此賢劫中受菩提記。寂慧!汝復應觀緣生之法理不相違,善根諸因及發心勝行果無壞失。今此會中諸菩薩大士,皆能增長最勝意樂。」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