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
卷第九
卷第十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九[编辑]

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光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惟淨奉詔譯

如來語密不思議品第八之餘[编辑]

爾時世尊普告一切眾會,讚言:「善哉善哉!」乃謂寂慧菩薩摩訶薩言:「寂慧當知,所有如來真實之理,如來正法、如來所行,一切世間實難信解。而此正法,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能善宣說。若諸眾生不久當得具是法者,即能於此所說正法,隨其聞已而生信解。生信解已,即能受持不驚不怖,隨入義趣了真實性,是人當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當佛如來稱讚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善說法時,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六種震動,有大光明普遍照曜,空中自然雨眾妙花,鼓吹歌音種種振擊。有阿僧祇眾生發菩提心,阿僧祇菩薩得隨順忍,阿僧祇菩薩得無生法忍,阿僧祇菩薩善根成熟故得一生補處。時彼大眾會中佛世尊前六萬八千由旬之內,地界忽然而悉破裂,大水騰涌如惡叉聚,高起空中徹于梵界,時此一切三千大千世界香水充滿。

是時佛告寂慧菩薩摩訶薩言:「寂慧!汝今見此水騰涌不?」

寂慧菩薩白佛言:「我見。世尊!今此所有是何先相?」

佛言:「寂慧!今此大地忽然破裂水騰涌者,非所思念。其有受持此正法者,彼等眾生亦復如是,於正法中解如實理豁然開悟,而彼所有一切無明見等諸罪業門悉能開豁,無盡法光勝慧辯才所說理教皆能出現。乃是金剛手大士善為眾生宣說正法,令諸眾生心生歡喜。寂慧!當知今此正法悉是如來不共勝相。」

如來心密不思議品第九[编辑]

復次,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告寂慧菩薩摩訶薩言:「復何名為如來心密心業清淨?寂慧!譬如無色界天眾生生已,同以一識而為所緣,住八萬四千劫。彼識亦非隨餘識轉,盡壽邊際於彼滅已,隨業成熟隨處受生。如來亦復如是,以無住識,於晝夜中菩薩成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於晝夜中如來入無餘依大涅槃界,於其中間而佛如來無心可轉,無心伺察、無心不伺察,無心知解、無心思念、無心限量、無心積集、無心離散、無心動亂,無心可高、無心可下,無心防衛、無心趣向、無心勇悍、無心觀矚、無心惱害、無心流蕩、無心寂定、無心喜悅、無心逼惱、無心安處、無心遍行、無心分別、無心差別、無心遍計、無心在止、無心在觀、無心隨流於識、無自心建立、無他心觀察,無心依止於眼、無心依止耳鼻舌身意,無心依止色、無心依止聲香味觸法,無心住所緣處、無心住意處、無心住內處、無心住外處,無心依法行、無心依智行,無心觀察過去未來現在等法。

「寂慧!此是如來心業清淨。如來心者無少法可取,於諸法中但以無著無礙知見而轉。如來自心既清淨已,於諸眾生不清淨心,亦復不見於彼有見及彼無見,無所分別。雖有所見而無戲論,見無所見是名為見。彼如來智。不與肉眼所見相應,不與天眼所見相應,不與慧眼所見相應,不與法眼所見相應,不與佛眼所見相應,不與天耳所聞相應,不與他心智所知相應,不與宿住隨念智所思相應,不與神通智所作相應,不與有漏智相應;於彼一切法所可相應者,謂一切法無礙之智。然佛如來而無加行,亦無發悟復無作意,善住如來智光明中,觀察一切眾生心行,了知一切法若染若淨。所有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佛法,以如來智悉不捨離。然佛如來於是法中而無加行,亦無發悟復無作意。如來離心意識,常在三摩地中,亦不捨離一切佛事,於一切佛法無礙智中而無所著。

「寂慧!譬如如來化如來像,彼所化像無心意識,無身行語行意行所轉,以佛加持力故而能施作一切佛事。如來亦復如是,與所化像等無異故,見一切法皆悉如化故無分別,於身語心無所發起而能施作一切佛事,然無加行亦無發悟復無作意。何以故?如來了知一切法相自性如化。是故如來自覺悟已,為悲愍故,方便開覺一切眾生。

「寂慧!當知彼如來智,不住有為、不住無為,不住蘊、處、界,不住於內、不住於外,不住善法、不住不善法,不住世間、不住出世間,不住有罪、不住無罪,不住有漏、不住無漏,不住過去、不住未來、不住現在,不住擇滅、不住非擇滅,如是乃至不住於識。如來於一切眾生心行意樂之中,但以無著無礙知見而轉,然無加行亦無發悟復無作意。寂慧!此即是為如來心密不思議法。是故當知,如來常在三摩呬多,亦不捨離一切眾生心意表了。」

稱讚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功德品第十[编辑]

爾時尊者舍利子前白佛言:「世尊!所有十方世界賢劫諸菩薩眾,現於諸佛世尊所修梵行者,彼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於是諸菩薩眾中,常隨何等菩薩之後?」

佛言:「舍利子!止止!此是不思議行,世間天人於菩薩行不生信者,返招迷亂。若有眾生為善知識所攝受者,即於是中聞已淨信不生驚怖。」

舍利子白佛言:「我於如來極生淨信,惟願世尊為我宣說。」

佛言:「舍利子!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常隨我後,汝能見不?」

舍利子白佛言:「我以世尊威神力故今方得見,亦非宿昔自能知見。」

佛言:「舍利子!如是如是。汝今當知,彼賢劫中諸菩薩眾,而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常隨其後,於一切處現金剛手菩薩形相,以宿願力及神通力故能如是。舍利子!乃至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諸眾生類,而是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現本形相亦常隨後,然於所現加持智力亦未圓滿。又舍利子!彼金剛手菩薩常隨慈氏菩薩之後,汝能見不?」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我今初見,非昔所見。」

佛言:「舍利子!彼常隨後,汝自不見。他方世界若諸菩薩、若梵王帝釋護世天等,常來見彼金剛手菩薩執金剛杵,隨慈氏菩薩之後。又舍利子!或於一時,彼賢劫中諸菩薩眾,為慈氏菩薩現俱胝那庾多百千種諸變化事,而是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亦隨彼諸菩薩之後,助加持故。又舍利子!乃至如來作變化事時,彼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亦隨佛後,以願力故助揚聖化。舍利子!是故當知,此如是等,皆是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不思議神通加持智力悉具足故。」

菩薩苦行超勝以受食緣成熟眾生品第十一[编辑]

爾時寂慧菩薩摩訶薩白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言:「祕密主!汝可樂說菩薩苦行、詣菩提場降伏魔軍、轉正法輪、莊嚴佛土等事。我今欲聞,願為開發。此如是等希有之事,汝現證知。」

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告寂慧菩薩摩訶薩言:「寂慧當知,菩薩苦行等事,具有無量功德莊嚴,假使住世一劫盡其壽量,而亦不能廣分別說。我今為汝略說。寂慧!菩薩苦行非一種相,菩薩但為降伏諸魔及外道故,乃至禁戒諸相,或五熱炙身,及餘一切威儀事等,悉為降伏諸魔外道,令其最勝最上,出過於彼所有禁戒修行諸難作事。彼諸外道不能作者,菩薩一切悉能現作,使其超勝。

「寂慧!或有眾生見其菩薩一足翹立,或見菩薩舉其雙臂,或見菩薩向日諦瞻,或見菩薩五熱炙身,或見菩薩肘步而行,或見菩薩竚立不動,或見菩薩上起雙足,或見菩薩頭頂向下,或見菩薩臥於棘上,或見菩薩臥牛糞上,或見石上加趺而坐,或臥牆上,或臥果蓏之上,或臥椽上,或臥土上,或著蓑衣,或著草衣,或著鹿皮衣,或以衣覆身,或復裸形,或隨日而轉,或著塚間衣,或著樹皮衣,或食莠稗,或食於根,或食於葉,或食於花,或食於果,或食於莖,或食於枝,或食藕根,或六日不食,或食穢豆,或食穢稻,或食蕎麥,或食菉豆,或食青豆,或食於稻,或食脂麻,或食粳米,或但飲水而為資養,或食酥滴,或食蜜滴,或食乳滴,或常不食,或魔眾中住,或單己坐,或一向立。寂慧!此如是等諸威儀事,及餘無量難行苦行,菩薩為降伏外道故,悉能現同彼苦惡相。菩薩如是於六年中,未嘗壞彼一威儀相,示現滿足禁戒修行,精進治鍊菩薩所作,最勝最上堅固不退。

如是六年現作諸相,亦非餘信解者更互得見,所修禁戒,所有別外修禁戒者,見彼菩薩如是所修,皆悉降伏。寂慧!菩薩於一切處所作所現,悉住捨心離諸過失。

「復次寂慧!菩薩如是修苦行時,有六十四那庾多天人,於三乘中善根成熟。寂慧當知,有諸天人具大信解作善業者,彼見菩薩在寶樓閣中安庠而坐,入阿塞頗那迦定,受定中樂。菩薩經六年已從定而起,諸天人中有法欲者、志求法者,為彼成熟如應說法。彼諸天人見是菩薩、聞所說法,悉無別異所作事業。寂慧當知,此名菩薩大智積集大悲方便解入不思議甚深理法降伏一切邪魔外道入苦行智清淨法門。

「又復寂慧!菩薩於六年中,成辦如是所應示現極難行事。過六年已往泥連河,隨順世間澡沐作淨,既沐身已住於岸側。是時有一聚落中女,其名善生,構以百牛成乳糜粥淨心捧持,詣菩薩所而以上之。是時復有六十俱胝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眾,各各辦造上妙飲食,持奉菩薩。咸作是言:『惟願菩薩大士受我飲食!惟願大士受我飲食!』寂慧!是時菩薩最先受彼善生女人所施乳糜,其彼六十俱胝天、龍、夜叉、乾闥婆等,所施飲食亦悉受之。互不相見,各各皆謂:『菩薩受我所施飲食。菩薩受已,當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菩薩普為所施諸眾成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根法故。寂慧!此即是為菩薩苦行超勝,以受食緣成熟眾生方便勝行。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