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轉女身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說轉女身經 刘宋
譯者:曇摩蜜多

参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轉女身經

宋罽賓三藏曇摩蜜多譯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一千人俱,菩薩八千,皆是眾所知識。或有他方佛土來在會者,及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與百千眷屬俱來在會。爾時世尊四眾圍遶而為說法,初語亦善、中語亦善、後語亦善,文義巧妙,具足顯說梵行之相。

爾時會中有婆羅門,名須達多,其妻淨日身懷女胎,在眾中坐。其所懷女雖處胎中,諸根具足不雜垢穢,一心合掌向佛聽法,欲有所問。爾時尊者阿泥盧豆,已得不增減明淨天眼,過於人眼,見淨日身中所懷之女,諸根具足不雜垢穢,一心合掌向佛聽法,欲有所問。爾時尊者阿泥盧豆見是事已,白佛言:「世尊!是淨日所懷之女,諸根具足不雜垢穢,一心合掌向佛聽法,欲有所問。」

佛言:「阿泥盧豆!我先明見此女在胎而不說之。所以者何?若有眾生不信如來誠諦之言,此人長夜受大苦惱!」

爾時世尊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悉令周遍。復以神力,令此眾會皆見此女在母胎中,諸根具足不雜垢穢,一心合掌向佛聽法,欲有所問。爾時,世尊出一切眾生樂聞之音,——其音清淨,所謂易解聲、質直聲、清淨聲、可適耳根無過失聲、能令身心生歡樂聲、離諸煩亂如淨月聲、美妙相續不斷絕聲、不麁強聲、善入人心能去貪欲瞋恚愚癡之聲、令人歡喜信樂之聲、過梵音聲、如雷震聲、如天樂聲、如師子吼演法之聲、於百千萬億阿僧祇那由他劫積集善根果報之聲——以如是等和雅音聲,而告女言:「汝為何事而來聽受,欲有所問?」

佛威神故,女在胎中而白佛言:「世尊!有諸眾生貪著我見,虛妄分別從顛倒生——無有眾生起眾生相,無我計我,無命無人、無有長養,計命、人、長養——為如是等諸眾生故,欲有所問。

「復有眾生貪著我見,於一乘道不能解了,欲為開悟一乘道故。

「復有眾生為無明、有、愛之所覆繫,不能解了明解脫法,欲令解了明解脫故。

「復有眾生為貪欲、瞋恚、愚癡盲冥之所覆蔽,不能進求空、無相、無作三解脫門,欲令修證三解脫故。

「復有眾生墮四顛倒,無常計常,苦謂為樂,無我見我,不淨見淨,欲為解說四諦法故,所謂是苦,是苦集,是苦滅,是苦滅道。

「復有眾生為五蓋所覆,不修五根,欲令具足五根法故。

「復有眾生貪依六入,不證六通,欲為解說六通法故。

「復有眾生樂七識住,不能曉了七菩提分,欲為解說七覺法故。

「復有眾生行八邪道,不能解了八聖道分,欲為解說聖道分故。

「復有眾生心懷九惱,不能得入九次第定,欲為解說諸禪解脫三摩提故。

「復有眾生住十惡業,不能勤修十善業道,欲令滿足十善道故。

「復有眾生墮於邪聚或不定聚,於無漏法便為非器,欲令曉了正聚法故,欲令眾生成就善根,而自調伏,隨所願求而為說法。世尊!我今為如是等諸因緣故,向佛聽法欲有所問!」

爾時一切眾會歎未曾有,而作是言:「如來之法甚為希有!菩提薩埵雖處胎中,饒益眾生法言不廢。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見聞者,其誰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此女以佛神力,猶如後邊身菩薩,從母右脇忽然化生。此女福慧因緣力故,令其母身無諸惱患,平復如故。其女生已未久之間,地大震動,雨眾天華,一切樂器不鼓自鳴,陸地生華大如車輪,種種莊嚴、色香、妙好悅可人心,有百千葉,黃金為莖,白銀為葉,馬瑙為鬚,赤真珠臺。女在上立,身形猶如二三歲兒,顏貌端政,甚可愛敬,皆從前世善果報生。

爾時,釋提桓因持天衣瓔珞,往詣其所,而語之言:「善女!著此衣服瓔珞,莫裸形立!」

女報釋提桓因言:「夫為菩薩不以是衣服瓔珞而自莊嚴。所以者何?菩薩恒以菩提之心以為衣服瓔珞而自莊嚴,則勝一切世間天、人莊嚴。

「復次,憍尸迦!菩薩有十種衣服瓔珞而自莊嚴。何等為十?所謂不失菩提之心,不忘廢深心;常以大慈,為一切眾生而作救護;大悲為本,勤行精進;度諸眾生,不捨、成就一切眾生;常以慚愧莊嚴身、口、意業;一切物施不望其報;持諸戒行,頭陀功德終不違犯;住忍辱力,能忍難忍;以正方便求勝善根;其心雖住禪無量等諸三昧中,終不求證非時解脫。憍尸迦!是名菩薩十種衣服瓔珞莊嚴,於一切時常不遠離。

「復次,憍尸迦!菩薩以相好嚴身,勝諸瓔珞,而此相好從福慧生。何等福慧?所謂種種布施愛重之物能捨與他,於諸眾生無恚恨心,常求善行,不限布施令他滿足,觀一切眾生皆是福田。憍尸迦!是名菩薩第一衣服瓔珞莊嚴。若菩薩欲證聲聞、辟支佛乘,不名莊嚴。若住慳心、破戒心、瞋恚心、懈怠心、亂想心、惡慧、雜諸煩惱卑小之心,我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驚怖悔恨,則非菩薩莊嚴。所以者何?遠離菩薩莊嚴法故。」

爾時眾會聞說菩薩諸莊嚴法,有萬二千諸天及人先種善根,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世尊告此女言:「汝可受是釋提桓因衣服瓔珞。」

女白佛言:「世尊!我不堪受。所以者何?共我志同,應同衣服瓔珞莊嚴。而此帝釋願求小智,所樂卑下,厭患生死,常懷怖畏,欲速入涅槃;恒從他邊聽受法要,所有慧明惟獨照已不及他人;如執草束欲度江河,不能為人作淨福田;永離諸佛清淨智眼,不能曉了諸眾生根。世尊!我今著堅固鎧,願求大乘,欲饒益一切,集大法船度未度者,求自然智轉于法輪,不於他人有所悕求,以如來智而自莊嚴,亦令一切悉得諸佛清淨智眼。世尊!我從彼國來生此間,欲見如來釋迦牟尼,禮拜供養,聽說法耳!彼佛、世尊自當與我衣服瓔珞,使我著之。」

爾時眾會諸天人等皆作是念:「此女來處世界名何?去此近遠,為在何方?彼國如來復名何等?今為現在說法教不?」

爾時世尊知此眾會心之所念,告舍利弗言:「東南方去此世界過三十六那由他佛土,有世界名淨住,佛號無垢稱王如來、應、等正覺,今現在說法。

舍利弗!此女從淨住世界沒,來生此間,欲成就眾生,亦欲禮拜供養於我,聽說法教。」

佛說是已,未久之間,彼無垢稱王如來發愍念心,即以神力送諸菩薩所著衣服瓔珞莊嚴來在女前,懸虛空中,又出聲言:「善女!淨住世界無垢稱王如來遣此衣服瓔珞與汝,汝可著之,當如此間諸菩薩等。若著衣服瓔珞莊嚴,即時皆得具五神通,汝亦應爾!」

其女爾時於虛空中取衣服瓔珞,即便著之。須臾之間,衣服瓔珞出妙光明,除如來光,其餘梵、釋、護世天王、日、月光明悉不復現。其女即時具五神通,下蓮華臺,行詣佛所。舉足下足,大地即時六種震動。到佛前已,頭面禮足,遶佛七匝,白佛言:「世尊!惟願如來為諸菩薩摩訶薩說攝菩提、增長之法,令諸菩薩於無上道而不退轉過諸魔行,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告此女言:「若菩薩成就四法,能攝菩提亦令增長。何等為四?一者、淨心;二者、深心;三者、方便;四者、不捨菩提之心。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恒欲利益一切眾生;二者、常當慈心愍諸眾生;三者、當以大悲度脫眾生;四者、堅固精進具足一切佛法。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分別諸法多生信心;二者、遠離聲聞、辟支佛心;三者、樂觀勝法,欲具滿一切佛法;四者,勤行精進,必成其果。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離於憍慢;二者、除自大心;三者、敬重尊長;四者、易可教誨。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於來求者,不生恚恨;二者、捨一切物,不求其報;三者、已施不悔;四者、所有善根盡迴向菩提。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不破戒;二者、不穿戒;三者、不雜戒;四者、不濁戒。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性和能忍;二者、善護他意;三者、自護己身,終不犯他;四者、迴向菩提。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堅固精進;二者、明淨精進;三者、不怯弱精進;四者、迴向菩提。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身強堪能;二者、心強堪能;三者、善能修集諸禪及支;四者、恒不忘失菩提之心。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布施;二者、愛語;三者、利益;四者、同事。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慈心遍一切處;二者、大悲無有厭惓;三者、喜心深愛敬法;四者、捨心離於憎愛。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聽法無厭;二者、正觀思惟;三者、隨法能行;四者、迴向菩提。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知諸行無常;二者、決定知陰是苦;三者、定知諸法而無有我;四者、定知涅槃是寂滅法。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得利不喜;二者、失利不憂;三者、雖有名譽,其心常等;四者、雖聞惡名,心亦不惱。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他毀不瞋;二者、稱讚不喜;三者、遭苦能忍;四者、雖樂不逸,亦不輕他。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觀因;二者、知果;三者、離二邊見;四者、覺緣起法。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知內無我;二者、知外無有眾生;三者、俱知內外無有壽命;四者、畢竟清淨無人。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行空不畏;二者、觀無相不沒;三者、不分別,無願;四者、樂觀諸法,無作。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不證苦智;二者、不證集智;三者、不證滅智;四者、不證道智。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深觀菩提;二者、不謗正法;三者、身在僧數,終不退轉;四者、於法不起諍訟。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能令貪欲不起;二者、亦不攀緣;三者、斷貪欲、瞋恚、愚癡;四者、及餘煩惱亦復如是。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於諸眾生心常平等;二者、等觀眾生皆是福田;三者、佛及眾生皆悉平等;四者、法及眾生亦悉平等。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不顯己身;二者、不下他人;三者、不輕未學;四者、於已學者,愛敬如師。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遠離無益之言;二者、恒求閑靜;三者、樂住阿蘭若處而無厭足;四者、勤求阿蘭若諸功德利。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少欲;二者、知足;三者、淨物知量;四者、樂行頭陀,不貪上妙衣服、飲食。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知己;二者、知他;三者、知時;四者、知義。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樂法;二者、樂義;三者、樂諦;四者、樂成就眾生。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內淨能護自心;二者、外淨能護眾生;三者、法淨行善之處;四者、智淨能離憍慢。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離我;二者、去我所;三者、除諸見;四者、斷愛恚。是名為四。

「復有四法:一者、善權攝慧;二者、慧攝善權;三者、大悲攝一切施;四者、精進攝一切道品之法。

「善女!菩薩成就如是四法,能攝菩提亦令增長。」

爾時世尊說此四法,能攝菩提亦令增長之。時會中有三萬二千諸天及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尊者舍利弗問此女言:「汝父母為汝作字,名曰何等?」

時女報言:「尊者舍利弗!一切諸法本無名字,雖隨分別而立名字,非是真實,無定主故。又尊者舍利弗!菩薩摩訶薩隨其所行而立名字:若得淨心,名淨心者;若逮深心,名深心者;若行方便,名淨方便者;若行布施,名善能施者;若修尸羅,名淨戒者;若住忍辱,名有忍力者;若勤精進,名著精進鎧者;若住諸禪,名常三昧者;逮得智慧,名大慧者;若住慈、悲、喜、捨,名大慈、大悲、大喜、大捨者;若住阿蘭若處,名閑居無事者;若不捨頭陀,名行清淨功德者;若樂集善法,名喜求法者:略而言之,隨其以何善根發趣大乘,而得名字。」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言:「當此女著衣服瓔珞之時,放大光明普照大眾,是故此女名無垢光,當憶持之。」

爾時尊者舍利弗復問無垢光女言:「汝從淨住世界無垢稱王佛所,受此女身來此間也?」

無垢光女答言尊者舍利弗:「彼佛世界無有女人。」

舍利弗言:「汝今何故以此女形來生此間?」

女即答言:「我今不以男形、女形,亦不以色、受、想、行、識來生此間。所以者何?尊者舍利弗!於意云何,如來所作化人,從一佛國至一佛國,為有男女、陰界、諸入差別相不?」

舍利弗言:「不也!所以者何?如來所化無有差別。」

女言:「尊者舍利弗!如如來所化無有差別,一切諸法皆悉如化;若知諸法悉同化相,從一佛國至一佛國不見差別。」

舍利弗言:「汝於諸法見無差別,云何能成就眾生?」

女答言:「尊者舍利弗!若於諸法見差別者,是則不能成就眾生;若於諸法不見差別,是則必能成就眾生。」

舍利弗問女言:「汝今為已成就幾所眾生?」

女答言:「如尊者舍利弗所斷煩惱。」

舍利弗言:「我所斷煩惱性無所有。」

女言:「眾生之性亦無所有。」

舍利弗言:「無性眾生何所成就?」

女言:「煩惱無性,復何所斷?」

舍利弗言:「無分別故,是名為斷。」

女言:「如尊者舍利弗所言,若不分別彼我,是亦名為成就眾生。」

舍利弗復問女言:「云何名眾生成就?」

女答言:「於諸有中不起染愛,是名眾生成就。」

舍利弗又問女言:「汝於三乘,為以何乘成就眾生?」

女答言:「尊者舍利弗!譬如空中等霔甘雨,於上中下種子、苗稼、藥草、樹木皆令生長,其雨頗有分別相不?」

舍利弗言:「其水雖能生長苗稼,而無分別。」

「如是,舍利弗!諸佛、菩薩其所說法亦無分別,隨諸眾生於三乘道善根熟者而調伏之。」

舍利弗復問女言:「云何調伏?其義云何?」

時女答曰:「言調伏者,能觀邪道即是正道,是名調伏。所以者何?凡夫顛倒不能正觀,故不調伏。若觀邪道平等之相,不隨不願諸邪道者,是則名為畢竟調伏。又舍利弗!言調伏者,於我無我,亦名調伏。所以者何?無我見者,於諸煩惱不愛、不起,是名解脫。」

女問舍利弗言:「尊者得解脫耶?」

舍利弗言:「我得解脫。」

女言:「誰縛汝者言得解脫?」

舍利弗言:「無有縛者而得解脫,而其本性是解脫相,是故我言得解脫耳!」

女言:「若其本性無縛、無解,是解脫相,汝何故言我得解脫?」

舍利弗言:「一切諸法皆解脫相,是故我言我得解脫。」

女言:「如尊者舍利弗所言,若知諸法皆解脫相,是則名為究竟解脫。」

舍利弗言:「若諸漏盡阿羅漢所說,汝今所說等無有異。」

女言:「尊者舍利弗!今我亦是漏盡阿羅漢。」

舍利弗言:「以何緣故而作是說?」

女言:「我亦遠離一切塵垢,緣覺、聲聞所有道品,我悉知見而不願樂,惟求佛智。是故我言:『是阿羅漢!諸漏已盡。』」

舍利弗言:「頗有因緣而諸菩薩作羅漢耶?」

女答言:「有!」

舍利弗言:「以何緣有?」

女言:「若有眾生先種善根,應以聲聞身得度者,即現聲聞身,而作是言:『我是阿羅漢!為眾生說證羅漢法。』是名菩薩作羅漢也。」

說此法時,二百比丘不受漏法,心得解脫。是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此女辯才,是佛威神、為自力耶?」

佛言:「是佛威神!其女亦自有辯才之力。」

爾時無垢光女白佛言:「世尊!今此會中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願樂欲聞:修何善行得離女身,速成男子,能發無上菩提之心?惟願世尊當為解說!」

爾時世尊欲利益成就四部眾故,告無垢光女言:「若女人成就一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一?所謂深心求於菩提。所以者何?若有女人發菩提心,則是大善人心、大丈夫心、大仙人心、非下人心、永離二乘狹劣之心、能破外道異論之心、於三世中最是勝心、能除煩惱不雜結習清淨之心。

若諸女人發菩提心,則更不雜女人諸結縛心。以不雜故,永離女身,得成男子,所有善根亦當迴向無上菩提,是名為一。

「復次,女人成就二法,能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二?所謂除其慢心,離於欺誑,不作幻惑;所有善根,遠離女身,速成男子,悉以迴向無上菩提,是名為二。

「復次,女人成就三法,能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三?一、身業清淨,持身三戒;二、口業清淨,離口四過;三、意業清淨,離於瞋恚、邪見、愚癡。以此十善所生善根,願離女身,速成男子,迴向菩提,是名為三。

「復次,女人成就四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四?一、不恚害;二、不瞋恨;三、不隨煩惱;四、住忍辱力。是名為四。

「復次,女人成就五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五?一、樂求善法;二、尊重正法;三、以正法而自娛樂;四、於說法者,敬如師長;五、如說修行。以此善根,願離女身,速成男子,迴向菩提,是名為五。

「復次,女人成就六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六?一、常念佛,願成佛身;二、常念法,欲轉法輪;三、常念僧,欲覆護僧;四、常念戒,欲滿諸願;五、常念施,欲捨一切諸煩惱垢;六、常念天,欲滿天中之天一切種智。是名為六。

「復次,女人成就七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七?一、於佛得不壞信;二、於法得不壞信;三、於僧得不壞信;四、不事餘天,惟奉敬佛;五、不積聚慳惜,隨言能行;六、出言無過,恒常質直;七、威儀具足。是名為七。

「復次,女人成就八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八?一、不偏愛己男;二、不偏愛己女;三、不偏愛己夫;四、不專念衣服、瓔珞;五、不貪著華飾、塗香;六、不為美食因緣,猶如羅剎殺生食之;七、不悋所施之物,常追憶之而生歡喜;八、所行清淨,常懷慚愧。是名為八。

「復次,女人成就九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九?所謂息九惱法:憎我所愛,已憎、今憎、當憎;愛我所憎,已愛、今愛、當愛;於我,已憎、今憎、當憎。是名為九。

「復次,女人成就十法,得離女身,速成男子。何謂為十?一、不自大;二、除憍慢;三、敬尊長;四、所言必實;五、無嫌恨;六、不麁言;七、不難教;八、不貪惜;九、不暴惡;十、不調戲。是名為十。

「復次,善女!若有女人能如實觀女人身過者,生厭離心,速離女身,疾成男子。女人身過者,所謂欲、瞋、癡心并餘煩惱重於男子;又此身中有一百戶虫,恒為苦患、愁惱因緣。是故女人煩惱偏重,應當善思觀察:此身便為不淨之器,臭穢充滿,亦如枯井、空城、破村,難可愛樂,是故於身應生厭離。又觀此身猶如婢使,不得自在,恒為男女、衣服、飲食、家業所須之所苦惱,必除糞穢、涕唾不淨;於九月中懷子在身,眾患非一,及其生時受大苦痛,命不自保,是故女人應生厭離女人之身。又復女人雖生在王宮,必當屬他,盡其形壽,猶如婢使隨逐大家,亦如弟子奉事於師,又為種種刀杖、瓦石、手拳打擲,惡言罵辱,如是等苦不得自在,是故女人應於此身生厭離心。又此女身常被繫閉,猶如蛇、鼠在深穴中不得妄出。又女人法制不由身,常於他邊稟受飲食、衣服、花香、種種瓔珞嚴身之具、象、馬、車乘,是故應當厭離女身。又此女身為他所使,不得自在,執作甚多——搗藥、舂米,若炒、若磨大小豆麥,抽毳、紡疊——如是種種苦役無量,是故女人應患此身。

「欲求永離如是眾苦,當以此法教示餘人,常念如來所言誠實,讚歎出家,能報佛恩;當發此心,願離女身,速成男子,於佛法中出家修道,不復貪求花鬘、瓔珞、遊戲、園林、衣服、飲食嚴身之具。當觀:自身及侍立眷屬,猶如機關木人,筋牽屈申,舉下而已;此身虛偽,血肉所成,不久壞滅;此身如廁,九孔流出種種不淨;此身愚小之人於中起著,而恒四大所成;此身諸陰猶如怨家;此身虛偽中無堅實,如空聚落;此身無主,從父母生,復以行業而嚴飾之;此身不淨,純盛臭穢;此身即是屎尿之器,不久棄捐,無可貪處;此身歸死,出息、入息必當斷故;此身無我,如草木、瓦石;此身無作者,從因緣生;此身是眾鳥、狼、狗、野干之食,棄塚間故;此身是苦聚,四百四病之所困故;此身恒為風寒、冷熱等分眾病之所壞散,恒以藥力得存立故;此身不知恩,以飲食養之無止足故;此身無知,內無作者故;此身是後邊,必當死故。是故女人應當如是觀察此身,生厭離心,修行善法。

「修善行時,若得新好花果可食之物,先奉諸佛、菩薩無上福田、師長、父母,然後自食。應作是念:『如我今者以新花果,施與尊重清淨福田,願離穢故女人之身,更得新好男子之身。』」

當佛說此法時,會中五百比丘尼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作是言:「我等所有善根,願離女身,速成男子。」爾時會中有七十五諸居士婦,聞說此法心大歡喜,即持身上所著瓔珞以散佛上。佛神力故,所散瓔珞即於空中當佛頂上,化成七十五四柱寶臺,端嚴殊妙,甚可愛樂。臺中悉有眾寶之座,各有如來而坐其上,與比丘僧、菩薩大眾前後圍遶,自然顯現。

爾時諸居士婦見此神變倍復歡喜,踊躍無量,前詣佛所,頭面禮足,右遶三匝,作如是言:「世尊!我等所有善根今悉合集,同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得離女身,亦迴向無上菩提。世尊大悲,廣說女人受身過惡。悉如佛言,無不實者。我等今當勤修方便,永離如是諸惡過咎。從今已去盡其形壽,奉持五戒,淨修梵行,以此善根共一切眾生成等正覺。」

爾時尊者舍利弗語諸居士婦言:「姊妹能作如是大師子吼,甚為希有!然汝等夫為聽汝等修梵行不?應當問之!」

諸居士婦白尊者舍利弗言:「若我等各問其夫:『我從何處來生此間,從此間沒當生何處?』雖為我夫而不能答,何用問為?尊者舍利弗!若問如來:『我等從何處沒來生此間,於此間沒當生何處?』如來明見,悉為我等分別說之。是故如來,是我等父母,是我等所尊,是我等大師,是我等福田,是我等寶洲歸依之處。今修梵行,何用問其夫為?從今已去,我等勤修方便,更不屬夫如餘女人。所以者何?若人能除貪欲、瞋恚、愚癡諸結縛者,終不更能患累其人,今我身心便是我夫,心修梵行不亦快乎!又尊者舍利弗!若非我夫而作夫想,奪我命者,自守其心,淨修梵行無悔恨也!」

爾時尊者舍利弗語諸居士婦言:「當勤方便離女人身。所以者何?女人之身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諸居士婦白尊者舍利弗言:「我等從今不復更起女人煩惱。」即禮佛足,而作是言:「世尊!今於佛前頭面禮足,不轉女身成男子者,終不起也!」

佛言:「諸姊妹!我常說言:『或有女人能為男子勇猛之行。』然諸姊妹,有十六法若能修行,隨所願求,皆得從意。何等十六?一、戒清淨;二、心清淨;三、空清淨;四、無願清淨;五、無相清淨;六、無作清淨;七、知身業如影;八、知口業如響;九、知意業如幻;十、知緣起法;十一、離二邊見;十二、善知因緣;十三、觀法如幻;十四、知法如夢;十五、相法如炎;十六、深心寂靜。」

當佛說此十六清淨法時,大地震動。佛之威神,七十五居士婦其夫即時來詣佛所,各見其妻頂禮佛足,問尊者舍利弗言:「今我曹妻以何緣故頂禮佛足?」

舍利弗言:「此諸姊等聞佛解說離女身法,心大歡喜、踊躍無量,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盡其形壽奉持五戒,淨修梵行。今於佛前頭面禮足,作是誓言:『若我於此不轉女身成男子者,終不起也!』又諸居士!汝當放此諸姊妹等,於佛法中出家修道。」

諸居士曰:「如尊者言,悉聽出家。又尊者舍利弗!我等今者,於佛法中貪得出家,先度我等,然後女人。」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是諸居士於佛正法欲得出家,願佛聽之!」

佛告諸居士:「於我法中隨意出家。」

時諸居士白佛言:「願為我等出家!」

佛言:「善來比丘。」皆成沙門,袈裟著身,成就威儀。

爾時諸居士婦,佛之威神,自善根力正觀思惟,得離女身,變成男子。佛神力故,即昇虛空高七多羅樹,異口同音而說偈言:

「諸法悉如幻,但從分別生,於第一義中,無有男女相。
幻師以幻術,於四衢道中,化作男女像,兵眾共鬪戰,
皆共相侵害,其事非真實。
我今觀生死,如幻無有異,如人於夢中,造作種種事,
以其無真實,覺已無所見。
諦觀於我見,惟是陰、入、界,無有真實體,但從顛倒生。
譬如水中月,可見不可捉,法性同水月,其實無去來。
亦如熱時炎,見有動搖相,或見是河池,而無有真實。
諸法皆如炎,其性無所有,但從顛倒生,畢竟無有我。
我本為女身,而從顛倒生,今觀男子身,皆空無所有。
若有能知空,不應分別生,則於見中空,身證無罣礙。
是佛境界力,復從宿福生,亦修現前法,得離女人身。
若有諸女人,欲成男子身,當發菩提心,所願便成就。」

爾時轉女身出家菩薩從虛空中下,頂禮佛足,語其本夫諸居士言:「善知識!汝曹皆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佛出世難,不生諸難亦復甚難;以大悲心為諸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亦復難!若人能發菩提之心,則為供養去、來、今佛。」

時諸比丘語轉女身諸菩薩言:「汝曹皆是我等大善知識,能教化我等,為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今於佛前發菩提心,願未來世得成為佛,悉如世尊釋迦牟尼如來、阿羅呵、三藐三佛陀!」

爾時轉女身諸菩薩等白佛言:「世尊!願為我等出家,莫如善來比丘出家之法,亦不欲於聲聞人邊而得出家!」

爾時世尊告彌勒菩薩:「汝當為此諸善男子如法出家。」

彌勒菩薩白佛言:「唯然,世尊!當為出家。」

爾時無垢光女詣其母所,白言:「阿婆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若母發心,我為已報阿婆之恩。」

母言:「我已發心!所以者何?汝於十月在我腹中,從是已來,不生慳心、破戒心,瞋恚、懈怠、亂念、惡慧、邪見、貪欲、瞋恚、愚癡之心,常歡喜踊躍,身心安樂,恒於夢中見諸如來共比丘僧前後圍遶而為說法。我於是時心自念言:『今我腹中所懷之子必是菩薩!』我於夢中見於如來,身心歡樂,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汝今勸我,當隨汝語,重更發心!」

爾時無垢光女左手之中自然而出上妙寶蓋,持至母所而白母言:「以此寶蓋奉上如來,當發大願為諸天、世人作法寶之蓋!」

爾時淨日夫人取其寶蓋,奉上如來,發是願言:「以此善根,令我將來為諸天、世人作法寶之蓋!」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言:「此無垢光女遊戲神通,從無垢稱王佛國,現受女身來生此間。又舍利弗!此女本是菩薩,名無垢光,已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轉,為成就眾生故,現受女身,非因行業。又舍利弗!汝見是七十五居士婦皆成男子者不?」

舍利弗言:「已見。」

佛告舍利弗:「皆是此女前世父母。舍利弗!無垢光女長夜發願:『若有眾生是我父母者,必當令其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轉。』又舍利弗!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星宿其數易知,此無垢光女前世父母受其勸導,修行善法,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轉者,其數難知!」

爾時無垢光女前禮佛足而作是言:「『一切諸法無男、無女』,此言若實,令我女身化成男子!」發此言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無垢光女女形即滅,變化成就相好莊嚴男子之身。

爾時尊者舍利弗語無垢光菩薩言:「仁者!未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能作佛事乃至如此,甚為希有!」

無垢光菩薩語尊者舍利弗:「誠如所言!諸菩薩摩訶薩大誓莊嚴,欲利益成就一切眾生,甚為希有!譬如阿伽樓樹所有華葉,但出阿伽樓香;如是諸菩薩摩訶薩乃至發一心之善,皆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恒出佛法功德之香。」

說是法時,會中萬二千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地大震動,虛空諸天雨種種華,諸天樂器不鼓自鳴,咸作是言:「此無垢光菩薩說真淨法!若有眾生聞其法者,深心信樂,得大威勢,離眾患難,修諸善行。若有女人得聞此經,當知此身最是後邊。所以者何?此經廣說女人之身種種過患,亦廣解說種種諸行得離女身清淨法故。」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汝當受持此經,讀誦通利,為他解說,廣令流布。所以者何?阿難!若有女人以種種珍寶滿閻浮提施佛、世尊,以其善根求離女身;復有女人得聞此經信解歡喜,以其善根求離女身,阿難!當知聞此經名,斯則疾矣!」

阿難白佛言:「此經名何等?云何受持?」

佛言:「阿難!此經名『轉女人身』,亦名『無垢光菩薩所問』,復名『無過稱菩薩道教』,當念受持!」

佛說是已,無垢光菩薩并他方國土來會菩薩,及無垢光父母、長老阿難,時會諸天、乾闥婆、阿修羅、人、非人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作禮奉行。

佛說轉女身經

PD-icon.svg 本十六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