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转女身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说转女身经 刘宋
译者:昙摩蜜多

参考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经录入

佛说转女身经

宋罽宾三藏昙摩蜜多译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一千人俱,菩萨八千,皆是众所知识。或有他方佛土来在会者,及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与百千眷属俱来在会。尔时世尊四众围绕而为说法,初语亦善、中语亦善、后语亦善,文义巧妙,具足显说梵行之相。

尔时会中有婆罗门,名须达多,其妻净日身怀女胎,在众中坐。其所怀女虽处胎中,诸根具足不杂垢秽,一心合掌向佛听法,欲有所问。尔时尊者阿泥卢豆,已得不增减明净天眼,过于人眼,见净日身中所怀之女,诸根具足不杂垢秽,一心合掌向佛听法,欲有所问。尔时尊者阿泥卢豆见是事已,白佛言:“世尊!是净日所怀之女,诸根具足不杂垢秽,一心合掌向佛听法,欲有所问。”

佛言:“阿泥卢豆!我先明见此女在胎而不说之。所以者何?若有众生不信如来诚谛之言,此人长夜受大苦恼!”

尔时世尊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悉令周遍。复以神力,令此众会皆见此女在母胎中,诸根具足不杂垢秽,一心合掌向佛听法,欲有所问。尔时,世尊出一切众生乐闻之音,——其音清净,所谓易解声、质直声、清净声、可适耳根无过失声、能令身心生欢乐声、离诸烦乱如净月声、美妙相续不断绝声、不粗强声、善入人心能去贪欲瞋恚愚痴之声、令人欢喜信乐之声、过梵音声、如雷震声、如天乐声、如师子吼演法之声、于百千万亿阿僧祇那由他劫积集善根果报之声——以如是等和雅音声,而告女言:“汝为何事而来听受,欲有所问?”

佛威神故,女在胎中而白佛言:“世尊!有诸众生贪着我见,虚妄分别从颠倒生——无有众生起众生相,无我计我,无命无人、无有长养,计命、人、长养——为如是等诸众生故,欲有所问。

“复有众生贪着我见,于一乘道不能解了,欲为开悟一乘道故。

“复有众生为无明、有、爱之所覆系,不能解了明解脱法,欲令解了明解脱故。

“复有众生为贪欲、瞋恚、愚痴盲冥之所覆蔽,不能进求空、无相、无作三解脱门,欲令修证三解脱故。

“复有众生堕四颠倒,无常计常,苦谓为乐,无我见我,不净见净,欲为解说四谛法故,所谓是苦,是苦集,是苦灭,是苦灭道。

“复有众生为五盖所覆,不修五根,欲令具足五根法故。

“复有众生贪依六入,不证六通,欲为解说六通法故。

“复有众生乐七识住,不能晓了七菩提分,欲为解说七觉法故。

“复有众生行八邪道,不能解了八圣道分,欲为解说圣道分故。

“复有众生心怀九恼,不能得入九次第定,欲为解说诸禅解脱三摩提故。

“复有众生住十恶业,不能勤修十善业道,欲令满足十善道故。

“复有众生堕于邪聚或不定聚,于无漏法便为非器,欲令晓了正聚法故,欲令众生成就善根,而自调伏,随所愿求而为说法。世尊!我今为如是等诸因缘故,向佛听法欲有所问!”

尔时一切众会叹未曾有,而作是言:“如来之法甚为希有!菩提萨埵虽处胎中,饶益众生法言不废。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见闻者,其谁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此女以佛神力,犹如后边身菩萨,从母右胁忽然化生。此女福慧因缘力故,令其母身无诸恼患,平复如故。其女生已未久之间,地大震动,雨众天华,一切乐器不鼓自鸣,陆地生华大如车轮,种种庄严、色香、妙好悦可人心,有百千叶,黄金为茎,白银为叶,马瑙为须,赤真珠台。女在上立,身形犹如二三岁儿,颜貌端政,甚可爱敬,皆从前世善果报生。

尔时,释提桓因持天衣璎珞,往诣其所,而语之言:“善女!著此衣服璎珞,莫裸形立!”

女报释提桓因言:“夫为菩萨不以是衣服璎珞而自庄严。所以者何?菩萨恒以菩提之心以为衣服璎珞而自庄严,则胜一切世间天、人庄严。

“复次,憍尸迦!菩萨有十种衣服璎珞而自庄严。何等为十?所谓不失菩提之心,不忘废深心;常以大慈,为一切众生而作救护;大悲为本,勤行精进;度诸众生,不舍、成就一切众生;常以惭愧庄严身、口、意业;一切物施不望其报;持诸戒行,头陀功德终不违犯;住忍辱力,能忍难忍;以正方便求胜善根;其心虽住禅无量等诸三昧中,终不求证非时解脱。憍尸迦!是名菩萨十种衣服璎珞庄严,于一切时常不远离。

“复次,憍尸迦!菩萨以相好严身,胜诸璎珞,而此相好从福慧生。何等福慧?所谓种种布施爱重之物能舍与他,于诸众生无恚恨心,常求善行,不限布施令他满足,观一切众生皆是福田。憍尸迦!是名菩萨第一衣服璎珞庄严。若菩萨欲证声闻、辟支佛乘,不名庄严。若住悭心、破戒心、瞋恚心、懈怠心、乱想心、恶慧、杂诸烦恼卑小之心,我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惊怖悔恨,则非菩萨庄严。所以者何?远离菩萨庄严法故。”

尔时众会闻说菩萨诸庄严法,有万二千诸天及人先种善根,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世尊告此女言:“汝可受是释提桓因衣服璎珞。”

女白佛言:“世尊!我不堪受。所以者何?共我志同,应同衣服璎珞庄严。而此帝释愿求小智,所乐卑下,厌患生死,常怀怖畏,欲速入涅槃;恒从他边听受法要,所有慧明惟独照已不及他人;如执草束欲度江河,不能为人作净福田;永离诸佛清净智眼,不能晓了诸众生根。世尊!我今著坚固铠,愿求大乘,欲饶益一切,集大法船度未度者,求自然智转于法轮,不于他人有所悕求,以如来智而自庄严,亦令一切悉得诸佛清净智眼。世尊!我从彼国来生此间,欲见如来释迦牟尼,礼拜供养,听说法耳!彼佛、世尊自当与我衣服璎珞,使我著之。”

尔时众会诸天人等皆作是念:“此女来处世界名何?去此近远,为在何方?彼国如来复名何等?今为现在说法教不?”

尔时世尊知此众会心之所念,告舍利弗言:“东南方去此世界过三十六那由他佛土,有世界名净住,佛号无垢称王如来、应、等正觉,今现在说法。

舍利弗!此女从净住世界没,来生此间,欲成就众生,亦欲礼拜供养于我,听说法教。”

佛说是已,未久之间,彼无垢称王如来发愍念心,即以神力送诸菩萨所着衣服璎珞庄严来在女前,悬虚空中,又出声言:“善女!净住世界无垢称王如来遣此衣服璎珞与汝,汝可著之,当如此间诸菩萨等。若着衣服璎珞庄严,即时皆得具五神通,汝亦应尔!”

其女尔时于虚空中取衣服璎珞,即便著之。须臾之间,衣服璎珞出妙光明,除如来光,其馀梵、释、护世天王、日、月光明悉不复现。其女即时具五神通,下莲华台,行诣佛所。举足下足,大地即时六种震动。到佛前已,头面礼足,绕佛七匝,白佛言:“世尊!惟愿如来为诸菩萨摩诃萨说摄菩提、增长之法,令诸菩萨于无上道而不退转过诸魔行,速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世尊告此女言:“若菩萨成就四法,能摄菩提亦令增长。何等为四?一者、净心;二者、深心;三者、方便;四者、不舍菩提之心。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恒欲利益一切众生;二者、常当慈心愍诸众生;三者、当以大悲度脱众生;四者、坚固精进具足一切佛法。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分别诸法多生信心;二者、远离声闻、辟支佛心;三者、乐观胜法,欲具满一切佛法;四者,勤行精进,必成其果。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离于憍慢;二者、除自大心;三者、敬重尊长;四者、易可教诲。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于来求者,不生恚恨;二者、舍一切物,不求其报;三者、已施不悔;四者、所有善根尽回向菩提。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不破戒;二者、不穿戒;三者、不杂戒;四者、不浊戒。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性和能忍;二者、善护他意;三者、自护己身,终不犯他;四者、回向菩提。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坚固精进;二者、明净精进;三者、不怯弱精进;四者、回向菩提。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身强堪能;二者、心强堪能;三者、善能修集诸禅及支;四者、恒不忘失菩提之心。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布施;二者、爱语;三者、利益;四者、同事。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慈心遍一切处;二者、大悲无有厌惓;三者、喜心深爱敬法;四者、舍心离于憎爱。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听法无厌;二者、正观思惟;三者、随法能行;四者、回向菩提。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知诸行无常;二者、决定知阴是苦;三者、定知诸法而无有我;四者、定知涅槃是寂灭法。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得利不喜;二者、失利不忧;三者、虽有名誉,其心常等;四者、虽闻恶名,心亦不恼。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他毁不瞋;二者、称赞不喜;三者、遭苦能忍;四者、虽乐不逸,亦不轻他。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观因;二者、知果;三者、离二边见;四者、觉缘起法。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知内无我;二者、知外无有众生;三者、俱知内外无有寿命;四者、毕竟清净无人。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行空不畏;二者、观无相不没;三者、不分别,无愿;四者、乐观诸法,无作。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不证苦智;二者、不证集智;三者、不证灭智;四者、不证道智。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深观菩提;二者、不谤正法;三者、身在僧数,终不退转;四者、于法不起诤讼。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能令贪欲不起;二者、亦不攀缘;三者、断贪欲、瞋恚、愚痴;四者、及馀烦恼亦复如是。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于诸众生心常平等;二者、等观众生皆是福田;三者、佛及众生皆悉平等;四者、法及众生亦悉平等。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不显己身;二者、不下他人;三者、不轻未学;四者、于已学者,爱敬如师。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远离无益之言;二者、恒求闲静;三者、乐住阿兰若处而无厌足;四者、勤求阿兰若诸功德利。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少欲;二者、知足;三者、净物知量;四者、乐行头陀,不贪上妙衣服、饮食。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知己;二者、知他;三者、知时;四者、知义。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乐法;二者、乐义;三者、乐谛;四者、乐成就众生。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内净能护自心;二者、外净能护众生;三者、法净行善之处;四者、智净能离憍慢。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离我;二者、去我所;三者、除诸见;四者、断爱恚。是名为四。

“复有四法:一者、善权摄慧;二者、慧摄善权;三者、大悲摄一切施;四者、精进摄一切道品之法。

“善女!菩萨成就如是四法,能摄菩提亦令增长。”

尔时世尊说此四法,能摄菩提亦令增长之。时会中有三万二千诸天及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尊者舍利弗问此女言:“汝父母为汝作字,名曰何等?”

时女报言:“尊者舍利弗!一切诸法本无名字,虽随分别而立名字,非是真实,无定主故。又尊者舍利弗!菩萨摩诃萨随其所行而立名字:若得净心,名净心者;若逮深心,名深心者;若行方便,名净方便者;若行布施,名善能施者;若修尸罗,名净戒者;若住忍辱,名有忍力者;若勤精进,名著精进铠者;若住诸禅,名常三昧者;逮得智慧,名大慧者;若住慈、悲、喜、舍,名大慈、大悲、大喜、大舍者;若住阿兰若处,名闲居无事者;若不舍头陀,名行清净功德者;若乐集善法,名喜求法者:略而言之,随其以何善根发趣大乘,而得名字。”

尔时世尊告舍利弗言:“当此女着衣服璎珞之时,放大光明普照大众,是故此女名无垢光,当忆持之。”

尔时尊者舍利弗复问无垢光女言:“汝从净住世界无垢称王佛所,受此女身来此间也?”

无垢光女答言尊者舍利弗:“彼佛世界无有女人。”

舍利弗言:“汝今何故以此女形来生此间?”

女即答言:“我今不以男形、女形,亦不以色、受、想、行、识来生此间。所以者何?尊者舍利弗!于意云何,如来所作化人,从一佛国至一佛国,为有男女、阴界、诸入差别相不?”

舍利弗言:“不也!所以者何?如来所化无有差别。”

女言:“尊者舍利弗!如如来所化无有差别,一切诸法皆悉如化;若知诸法悉同化相,从一佛国至一佛国不见差别。”

舍利弗言:“汝于诸法见无差别,云何能成就众生?”

女答言:“尊者舍利弗!若于诸法见差别者,是则不能成就众生;若于诸法不见差别,是则必能成就众生。”

舍利弗问女言:“汝今为已成就几所众生?”

女答言:“如尊者舍利弗所断烦恼。”

舍利弗言:“我所断烦恼性无所有。”

女言:“众生之性亦无所有。”

舍利弗言:“无性众生何所成就?”

女言:“烦恼无性,复何所断?”

舍利弗言:“无分别故,是名为断。”

女言:“如尊者舍利弗所言,若不分别彼我,是亦名为成就众生。”

舍利弗复问女言:“云何名众生成就?”

女答言:“于诸有中不起染爱,是名众生成就。”

舍利弗又问女言:“汝于三乘,为以何乘成就众生?”

女答言:“尊者舍利弗!譬如空中等霔甘雨,于上中下种子、苗稼、药草、树木皆令生长,其雨颇有分别相不?”

舍利弗言:“其水虽能生长苗稼,而无分别。”

“如是,舍利弗!诸佛、菩萨其所说法亦无分别,随诸众生于三乘道善根熟者而调伏之。”

舍利弗复问女言:“云何调伏?其义云何?”

时女答曰:“言调伏者,能观邪道即是正道,是名调伏。所以者何?凡夫颠倒不能正观,故不调伏。若观邪道平等之相,不随不愿诸邪道者,是则名为毕竟调伏。又舍利弗!言调伏者,于我无我,亦名调伏。所以者何?无我见者,于诸烦恼不爱、不起,是名解脱。”

女问舍利弗言:“尊者得解脱耶?”

舍利弗言:“我得解脱。”

女言:“谁缚汝者言得解脱?”

舍利弗言:“无有缚者而得解脱,而其本性是解脱相,是故我言得解脱耳!”

女言:“若其本性无缚、无解,是解脱相,汝何故言我得解脱?”

舍利弗言:“一切诸法皆解脱相,是故我言我得解脱。”

女言:“如尊者舍利弗所言,若知诸法皆解脱相,是则名为究竟解脱。”

舍利弗言:“若诸漏尽阿罗汉所说,汝今所说等无有异。”

女言:“尊者舍利弗!今我亦是漏尽阿罗汉。”

舍利弗言:“以何缘故而作是说?”

女言:“我亦远离一切尘垢,缘觉、声闻所有道品,我悉知见而不愿乐,惟求佛智。是故我言:‘是阿罗汉!诸漏已尽。’”

舍利弗言:“颇有因缘而诸菩萨作罗汉耶?”

女答言:“有!”

舍利弗言:“以何缘有?”

女言:“若有众生先种善根,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作是言:‘我是阿罗汉!为众生说证罗汉法。’是名菩萨作罗汉也。”

说此法时,二百比丘不受漏法,心得解脱。是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此女辩才,是佛威神、为自力耶?”

佛言:“是佛威神!其女亦自有辩才之力。”

尔时无垢光女白佛言:“世尊!今此会中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愿乐欲闻:修何善行得离女身,速成男子,能发无上菩提之心?惟愿世尊当为解说!”

尔时世尊欲利益成就四部众故,告无垢光女言:“若女人成就一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一?所谓深心求于菩提。所以者何?若有女人发菩提心,则是大善人心、大丈夫心、大仙人心、非下人心、永离二乘狭劣之心、能破外道异论之心、于三世中最是胜心、能除烦恼不杂结习清净之心。

若诸女人发菩提心,则更不杂女人诸结缚心。以不杂故,永离女身,得成男子,所有善根亦当回向无上菩提,是名为一。

“复次,女人成就二法,能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二?所谓除其慢心,离于欺诳,不作幻惑;所有善根,远离女身,速成男子,悉以回向无上菩提,是名为二。

“复次,女人成就三法,能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三?一、身业清净,持身三戒;二、口业清净,离口四过;三、意业清净,离于瞋恚、邪见、愚痴。以此十善所生善根,愿离女身,速成男子,回向菩提,是名为三。

“复次,女人成就四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四?一、不恚害;二、不瞋恨;三、不随烦恼;四、住忍辱力。是名为四。

“复次,女人成就五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五?一、乐求善法;二、尊重正法;三、以正法而自娱乐;四、于说法者,敬如师长;五、如说修行。以此善根,愿离女身,速成男子,回向菩提,是名为五。

“复次,女人成就六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六?一、常念佛,愿成佛身;二、常念法,欲转法轮;三、常念僧,欲覆护僧;四、常念戒,欲满诸愿;五、常念施,欲舍一切诸烦恼垢;六、常念天,欲满天中之天一切种智。是名为六。

“复次,女人成就七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七?一、于佛得不坏信;二、于法得不坏信;三、于僧得不坏信;四、不事馀天,惟奉敬佛;五、不积聚悭惜,随言能行;六、出言无过,恒常质直;七、威仪具足。是名为七。

“复次,女人成就八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八?一、不偏爱己男;二、不偏爱己女;三、不偏爱己夫;四、不专念衣服、璎珞;五、不贪著华饰、涂香;六、不为美食因缘,犹如罗刹杀生食之;七、不悋所施之物,常追忆之而生欢喜;八、所行清净,常怀惭愧。是名为八。

“复次,女人成就九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九?所谓息九恼法:憎我所爱,已憎、今憎、当憎;爱我所憎,已爱、今爱、当爱;于我,已憎、今憎、当憎。是名为九。

“复次,女人成就十法,得离女身,速成男子。何谓为十?一、不自大;二、除憍慢;三、敬尊长;四、所言必实;五、无嫌恨;六、不粗言;七、不难教;八、不贪惜;九、不暴恶;十、不调戏。是名为十。

“复次,善女!若有女人能如实观女人身过者,生厌离心,速离女身,疾成男子。女人身过者,所谓欲、瞋、痴心并馀烦恼重于男子;又此身中有一百户虫,恒为苦患、愁恼因缘。是故女人烦恼偏重,应当善思观察:此身便为不净之器,臭秽充满,亦如枯井、空城、破村,难可爱乐,是故于身应生厌离。又观此身犹如婢使,不得自在,恒为男女、衣服、饮食、家业所须之所苦恼,必除粪秽、涕唾不净;于九月中怀子在身,众患非一,及其生时受大苦痛,命不自保,是故女人应生厌离女人之身。又复女人虽生在王宫,必当属他,尽其形寿,犹如婢使随逐大家,亦如弟子奉事于师,又为种种刀杖、瓦石、手拳打掷,恶言骂辱,如是等苦不得自在,是故女人应于此身生厌离心。又此女身常被系闭,犹如蛇、鼠在深穴中不得妄出。又女人法制不由身,常于他边禀受饮食、衣服、花香、种种璎珞严身之具、象、马、车乘,是故应当厌离女身。又此女身为他所使,不得自在,执作甚多——捣药、舂米,若炒、若磨大小豆麦,抽毳、纺叠——如是种种苦役无量,是故女人应患此身。

“欲求永离如是众苦,当以此法教示馀人,常念如来所言诚实,赞叹出家,能报佛恩;当发此心,愿离女身,速成男子,于佛法中出家修道,不复贪求花鬘、璎珞、游戏、园林、衣服、饮食严身之具。当观:自身及侍立眷属,犹如机关木人,筋牵屈申,举下而已;此身虚伪,血肉所成,不久坏灭;此身如厕,九孔流出种种不净;此身愚小之人于中起著,而恒四大所成;此身诸阴犹如怨家;此身虚伪中无坚实,如空聚落;此身无主,从父母生,复以行业而严饰之;此身不净,纯盛臭秽;此身即是屎尿之器,不久弃捐,无可贪处;此身归死,出息、入息必当断故;此身无我,如草木、瓦石;此身无作者,从因缘生;此身是众鸟、狼、狗、野干之食,弃冢间故;此身是苦聚,四百四病之所困故;此身恒为风寒、冷热等分众病之所坏散,恒以药力得存立故;此身不知恩,以饮食养之无止足故;此身无知,内无作者故;此身是后边,必当死故。是故女人应当如是观察此身,生厌离心,修行善法。

“修善行时,若得新好花果可食之物,先奉诸佛、菩萨无上福田、师长、父母,然后自食。应作是念:‘如我今者以新花果,施与尊重清净福田,愿离秽故女人之身,更得新好男子之身。’”

当佛说此法时,会中五百比丘尼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作是言:“我等所有善根,愿离女身,速成男子。”尔时会中有七十五诸居士妇,闻说此法心大欢喜,即持身上所著璎珞以散佛上。佛神力故,所散璎珞即于空中当佛顶上,化成七十五四柱宝台,端严殊妙,甚可爱乐。台中悉有众宝之座,各有如来而坐其上,与比丘僧、菩萨大众前后围绕,自然显现。

尔时诸居士妇见此神变倍复欢喜,踊跃无量,前诣佛所,头面礼足,右绕三匝,作如是言:“世尊!我等所有善根今悉合集,同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得离女身,亦回向无上菩提。世尊大悲,广说女人受身过恶。悉如佛言,无不实者。我等今当勤修方便,永离如是诸恶过咎。从今已去尽其形寿,奉持五戒,净修梵行,以此善根共一切众生成等正觉。”

尔时尊者舍利弗语诸居士妇言:“姊妹能作如是大师子吼,甚为希有!然汝等夫为听汝等修梵行不?应当问之!”

诸居士妇白尊者舍利弗言:“若我等各问其夫:‘我从何处来生此间,从此间没当生何处?’虽为我夫而不能答,何用问为?尊者舍利弗!若问如来:‘我等从何处没来生此间,于此间没当生何处?’如来明见,悉为我等分别说之。是故如来,是我等父母,是我等所尊,是我等大师,是我等福田,是我等宝洲归依之处。今修梵行,何用问其夫为?从今已去,我等勤修方便,更不属夫如馀女人。所以者何?若人能除贪欲、瞋恚、愚痴诸结缚者,终不更能患累其人,今我身心便是我夫,心修梵行不亦快乎!又尊者舍利弗!若非我夫而作夫想,夺我命者,自守其心,净修梵行无悔恨也!”

尔时尊者舍利弗语诸居士妇言:“当勤方便离女人身。所以者何?女人之身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诸居士妇白尊者舍利弗言:“我等从今不复更起女人烦恼。”即礼佛足,而作是言:“世尊!今于佛前头面礼足,不转女身成男子者,终不起也!”

佛言:“诸姊妹!我常说言:‘或有女人能为男子勇猛之行。’然诸姊妹,有十六法若能修行,随所愿求,皆得从意。何等十六?一、戒清净;二、心清净;三、空清净;四、无愿清净;五、无相清净;六、无作清净;七、知身业如影;八、知口业如响;九、知意业如幻;十、知缘起法;十一、离二边见;十二、善知因缘;十三、观法如幻;十四、知法如梦;十五、相法如炎;十六、深心寂静。”

当佛说此十六清净法时,大地震动。佛之威神,七十五居士妇其夫即时来诣佛所,各见其妻顶礼佛足,问尊者舍利弗言:“今我曹妻以何缘故顶礼佛足?”

舍利弗言:“此诸姊等闻佛解说离女身法,心大欢喜、踊跃无量,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尽其形寿奉持五戒,净修梵行。今于佛前头面礼足,作是誓言:‘若我于此不转女身成男子者,终不起也!’又诸居士!汝当放此诸姊妹等,于佛法中出家修道。”

诸居士曰:“如尊者言,悉听出家。又尊者舍利弗!我等今者,于佛法中贪得出家,先度我等,然后女人。”

尔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是诸居士于佛正法欲得出家,愿佛听之!”

佛告诸居士:“于我法中随意出家。”

时诸居士白佛言:“愿为我等出家!”

佛言:“善来比丘。”皆成沙门,袈裟著身,成就威仪。

尔时诸居士妇,佛之威神,自善根力正观思惟,得离女身,变成男子。佛神力故,即升虚空高七多罗树,异口同音而说偈言:

“诸法悉如幻,但从分别生,于第一义中,无有男女相。
幻师以幻术,于四衢道中,化作男女像,兵众共斗战,
皆共相侵害,其事非真实。
我今观生死,如幻无有异,如人于梦中,造作种种事,
以其无真实,觉已无所见。
谛观于我见,惟是阴、入、界,无有真实体,但从颠倒生。
譬如水中月,可见不可捉,法性同水月,其实无去来。
亦如热时炎,见有动摇相,或见是河池,而无有真实。
诸法皆如炎,其性无所有,但从颠倒生,毕竟无有我。
我本为女身,而从颠倒生,今观男子身,皆空无所有。
若有能知空,不应分别生,则于见中空,身证无挂碍。
是佛境界力,复从宿福生,亦修现前法,得离女人身。
若有诸女人,欲成男子身,当发菩提心,所愿便成就。”

尔时转女身出家菩萨从虚空中下,顶礼佛足,语其本夫诸居士言:“善知识!汝曹皆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佛出世难,不生诸难亦复甚难;以大悲心为诸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此亦复难!若人能发菩提之心,则为供养去、来、今佛。”

时诸比丘语转女身诸菩萨言:“汝曹皆是我等大善知识,能教化我等,为众生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今于佛前发菩提心,愿未来世得成为佛,悉如世尊释迦牟尼如来、阿罗呵、三藐三佛陀!”

尔时转女身诸菩萨等白佛言:“世尊!愿为我等出家,莫如善来比丘出家之法,亦不欲于声闻人边而得出家!”

尔时世尊告弥勒菩萨:“汝当为此诸善男子如法出家。”

弥勒菩萨白佛言:“唯然,世尊!当为出家。”

尔时无垢光女诣其母所,白言:“阿婆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若母发心,我为已报阿婆之恩。”

母言:“我已发心!所以者何?汝于十月在我腹中,从是已来,不生悭心、破戒心,瞋恚、懈怠、乱念、恶慧、邪见、贪欲、瞋恚、愚痴之心,常欢喜踊跃,身心安乐,恒于梦中见诸如来共比丘僧前后围绕而为说法。我于是时心自念言:‘今我腹中所怀之子必是菩萨!’我于梦中见于如来,身心欢乐,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汝今劝我,当随汝语,重更发心!”

尔时无垢光女左手之中自然而出上妙宝盖,持至母所而白母言:“以此宝盖奉上如来,当发大愿为诸天、世人作法宝之盖!”

尔时净日夫人取其宝盖,奉上如来,发是愿言:“以此善根,令我将来为诸天、世人作法宝之盖!”

尔时世尊告舍利弗言:“此无垢光女游戏神通,从无垢称王佛国,现受女身来生此间。又舍利弗!此女本是菩萨,名无垢光,已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转,为成就众生故,现受女身,非因行业。又舍利弗!汝见是七十五居士妇皆成男子者不?”

舍利弗言:“已见。”

佛告舍利弗:“皆是此女前世父母。舍利弗!无垢光女长夜发愿:‘若有众生是我父母者,必当令其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转。’又舍利弗!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星宿其数易知,此无垢光女前世父母受其劝导,修行善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转者,其数难知!”

尔时无垢光女前礼佛足而作是言:“‘一切诸法无男、无女’,此言若实,令我女身化成男子!”发此言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无垢光女女形即灭,变化成就相好庄严男子之身。

尔时尊者舍利弗语无垢光菩萨言:“仁者!未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能作佛事乃至如此,甚为希有!”

无垢光菩萨语尊者舍利弗:“诚如所言!诸菩萨摩诃萨大誓庄严,欲利益成就一切众生,甚为希有!譬如阿伽楼树所有华叶,但出阿伽楼香;如是诸菩萨摩诃萨乃至发一心之善,皆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恒出佛法功德之香。”

说是法时,会中万二千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地大震动,虚空诸天雨种种华,诸天乐器不鼓自鸣,咸作是言:“此无垢光菩萨说真净法!若有众生闻其法者,深心信乐,得大威势,离众患难,修诸善行。若有女人得闻此经,当知此身最是后边。所以者何?此经广说女人之身种种过患,亦广解说种种诸行得离女身清净法故。”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当受持此经,读诵通利,为他解说,广令流布。所以者何?阿难!若有女人以种种珍宝满阎浮提施佛、世尊,以其善根求离女身;复有女人得闻此经信解欢喜,以其善根求离女身,阿难!当知闻此经名,斯则疾矣!”

阿难白佛言:“此经名何等?云何受持?”

佛言:“阿难!此经名‘转女人身’,亦名‘无垢光菩萨所问’,复名‘无过称菩萨道教’,当念受持!”

佛说是已,无垢光菩萨并他方国土来会菩萨,及无垢光父母、长老阿难,时会诸天、乾闼婆、阿修罗、人、非人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作礼奉行。

佛说转女身经

PD-icon.svg 本十六国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