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革命與我國民之覺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俄羅斯革命與我國民之覺悟
作者:陈独秀
1917年4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3

 

自二月九日吾政府對德抗議以來,國人於政府外交政策,贊成反對,各盡其盛。愚亦於前號本誌發表贊同意見,貢諸國人。其後贊成抗德派漸得勢,內閣獲國會之同意,遂宣告與德絕交。自是以來,反對派所預言絕德後之危險,幸未一中,在理論上應現舉國一致對外之象矣,而事實不爾者,有重大之原因三焉:

一曰,失意之偉人,無論其事於人類之公理正義如何,於國家之利害關系如何,凡出諸其敵黨段祺瑞梁啟超所主張者,莫不深文以反對之,雖犧牲其向日之主張進取,主張正義,不畏強權之精神,亦所不惜;雖與國蠹張勛倪嗣沖王占元張懷芝同一步調,亦所不羞。某有力家遂利此以為攘奪政權之機會,虎踞南服,輿論因以從之。

一曰,惡聞戰爭,乃吾國民之惡劣根性。今之“恐德病”,亦自此根性所生。馮副總統威懾南方,一言九鼎,亦為誘發此病重大之外因。愚以為商會反對加入協約團體,與前此反對革命,主張擁護項城,維持現狀,同一心理。

一曰,同時俄羅斯發生革命事業也。吾國短視之人,誤料俄羅斯革命,無論舊政府存續與否,必陷於與德國單獨議和之地位。俄德和解,英法必不支;英法不支,日俄德同盟謀我之勢成。此種見解,不獨反對加入協約者言之確然,即贊成者亦不無懷疑而恐怖。

以上之三因,日來吾國對德外交之所以沈滯也。前二因非由於誤解,且非空言可喻,姑置不論。茲所欲正告吾國民促其覺悟者,即俄之革命,將關於世界大勢也如何。吾國民或猶在夢中,不聞吾言!

吾國民第一所應覺悟者,歐洲戰爭,無意識者恒少,故戰後而不改革進步者亦恒少。此次大戰爭,乃曠古所未有;戰後政治學術,一切制度之改革與進步,亦將為曠古所罕聞。吾料歐洲之歷史,大戰之後必全然改觀。以戰爭以前歷史之觀念,推測戰後之世界大勢,無有是處。

其次,吾國民所應覺悟者,此次歐戰之原因結果,固其復雜,而君主主義與民主主義之消長,侵略主義與人道主義之消長,關系此戰乃至鉅焉。使德意誌完全勝利也,無道之君主主義,侵略主義,其勢益熾,其運命將復存續百年或數十年未可知也。此物存續期間,弱者必無路以幸存。

又其次,吾國民所應覺悟者,吾可憐之中華,未能日久生存於均勢之下也。一國家而生存於均勢之下,非真生存,且均勢自身,亦難歷久而不變乎?吾華真能生存之運命,操諸己者,適用近世文明,以固國力之發展;操諸人者,君主主義侵略主義之失勢耳。前者且聽命於後者,以列強侵略主義不稍衰,吾人已無有發展國力之余地。 又其次,吾國民所應覺悟者,俄羅斯之革命,非徒革俄國皇族之命,乃以革世界君主主義侵略主義之命也。吾祝其成功。吾料其未必與代表君主主義侵略主義之德意誌單獨言和,以其革命政府乃親德派舊政府之反對者,而為民主主義人道主義之空氣所充滿也。吾料世界民主國將群起而助之,以與德意誌戰,且與一切無道之君主主義侵略主義的國家戰。國際今日之抗德,猶吾國前日之討袁,非仆此獠,將難自保,力能勝否,義所不計。吾中華民國國民,以是非計,以利害計,均不應滑頭中立,以圖敗則茍免,勝則坐享其成。

又其次,吾國民所應覺悟者,即今俄之新政府,以非戰故與德單獨言和,或德意誌利用俄之紛擾,目前軍事上獲若幹勝利,吾料新俄羅斯非君主非侵略之精神,將蔓延於德奧及一切師事德意誌之無道國家,宇內情勢,因以大變。此為益吾國,視君主侵略主義之俄羅斯戰勝德意誌也,奚啻萬倍?奈何吾短視之國民,竟以俄羅斯革命之故而“恐德病”反加劇耶!

吾國民倘有上陳種種之覺悟,自應執戈而起,隨列強之後,懲彼代表君主主義侵略主義之德意誌,以扶人類之正義,以尋吾國之活路。倘仍挾憤尋仇,或希圖茍免,或拘拘計較吾國根本生存以次利害,以阻外交之進行,則今既不附同盟,又不聯協約,且已非中立,遺世孤立,將何以圖存乎?加入戰團後,當然有列席和議之權,其時發言效力,固必極微,豈不愈於他國代表吾人議定而責吾承受之乎?愛國君子,其洞觀世界大勢,平心思之,勿徒為意氣之爭也!

一九一七,四,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