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雜病論 (康平古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傷寒雜病論康平古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傷寒雜病論 傷寒雜病論
作者:張仲景

漢 張仲景 著
康平古本

張仲景原序[编辑]

  論曰:余每覽越人入虢之診,望齊侯之色,未嘗不慨然嘆其才秀也。怪當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醫藥,精究方術,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生。但競逐榮勢,企踵權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務;崇飾其末,忽棄其本,華其外而悴其內。皮之不存,毛將安附焉?卒然遭邪風之氣,嬰非常之疾,患及禍至,而方震慄。降志屈節,欽望巫祝,告窮歸天,束手受敗。齎百年之壽命,持至貴之重器,委付凡醫,恣其所措。咄嗟嗚呼!厥身已斃,神明消滅,變為異物,幽潛重泉,徒為啼泣。痛夫!舉世昏迷,莫能覺悟,不惜其命,若是輕生,彼何榮勢之云哉?而進不能愛人知人,退不能愛身知已,遇災值禍,身居厄地;矇矇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趨世之士,馳競浮華,不固根本,忘軀徇物,危若冰谷,至於是也!

  余宗族素多,向餘二百。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淪喪,傷橫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訓,博採眾方,為《傷寒雜病論》合十六卷,雖未能盡愈諸病,庶可以見病知源,若能尋余所集,思過半矣。

  夫天布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臟。經絡府俞,陰陽會通;玄冥幽微,變化難極。自非才高識妙,豈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農、黃帝、歧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師、仲文,中世有長桑、扁鵲,漢有公乘陽慶及倉公。下此以往,未之聞也。

  觀今之醫,不念思求經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終始順舊。省病問疾,務在口給;相對斯須,便處湯藥。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陽,三部不參;動數發息,不滿五十。短期未知決診,九候曾無彷彿。明堂闕庭,盡不見察,所謂窺管而已。夫能視死別生,實為難矣!

  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學則亞之。多聞博識,知之次也。余素尚方術,請事斯語。 漢長沙太守南陽張機序

卷第二[编辑]

傷寒例[编辑]

陰陽大論云:春氣溫和,夏氣暑熱,秋氣清涼,冬氣冰冽,此則四時正氣之序也。 其於傷四時之氣,皆能為病。以傷寒為病者,以其最盛殺厲之氣也,中而即病者,名曰傷寒。 不即病,寒毒藏於肌膚,至春變為溫病,至夏變為暑病。 暑病者,熱極重於溫也。 凡時行者,春時應暖而反大寒,夏時應熱而反大涼,秋時應涼而反大熱,冬時應寒而反大溫,此非其時而有其氣。 此則時行之氣也。夫欲候知四時正氣為病及時行疫氣之法,皆當按斗曆占之。九月霜降節後,宜漸寒,向冬大寒,至正月雨水節後宜解也。所以謂之雨水者,以冰雪解而為雨水故也。至驚蟄二月節後,氣漸和暖,向夏大熱,至秋便涼。從霜降以後,至春分以前,凡有觸冒霜露,體中寒即病者,謂之傷寒也。九月十月,寒氣尚微,為病則輕;十一月十二月,寒冽已嚴,為病則重;正月二月,寒漸將解,為病亦輕。此以冬時不調,適有傷寒之人即為病也。其冬有非節之暖者,名曰冬溫。冬溫之毒,與傷寒大異。冬溫復有先後,更相重沓,亦有輕重,為治不同,證如後章。從立春節後,其中無暴大寒,又不冰雪,而有人壯熱為病者,此屬春時陽氣,發其冬時伏寒,變為溫病。從春分以後,至秋分節前,天有暴寒者,皆為時行寒疫也。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時陽氣尚弱,為寒所折,病熱猶輕;五月六月,陽氣已盛,為寒所折,病熱則重;七月八月,陽氣已衰,為寒所折,病熱亦微。其病與溫相似,但治有殊耳。十五日得一氣,於四時之中,一時有六氣,四六名為二十四氣。然氣候亦有應至仍不至,或有未應至而至者,或有至而太過者,皆成病氣也。但天地動靜,陰陽鼓擊者,各正一氣耳。是以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是故冬至之後,一陽爻升,一陰爻降也。夏至之後,一陽氣下,一陰氣上也。斯則冬夏二至,陰陽合也;春秋二分,陰陽離也。陰陽交易,人變病焉。此君子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順天地之剛柔也。小人觸冒,必嬰暴疹。須知毒烈之氣,留在何經,必發何病,詳而取之。是以春傷於風,夏必飧泄;夏傷於暑,秋必病瘧;秋傷於濕,冬必咳嗽;冬傷於寒,春必病溫。此必然之道,可不審明之。傷寒之病,逐日淺深,以施方治。今世人傷寒,或始不早治,或治不對病,或日數久淹,困乃告醫。醫人又不依次第而治之,則不中病。皆宜臨時消息制方,無不效也。凡土地溫涼高下不同。物性剛柔。飧居亦異。是故黃帝興四方之問。歧伯舉四治之能。以訓後賢。開其未晤。臨病之工。宜須兩審也。凡傷於寒。傳經則為病熱。熱雖甚。不死。若兩感於寒而病者。多死。尺寸俱浮者。太陽受病也。當一二日發。以其脈上連風府。故頭項痛腰脊強。尺寸俱長者。陽明受病也。當二三日發。以其脈夾鼻絡於目。故身熱汗出目痛鼻乾不得臥。尺寸俱弦者。少陽受病也。當三四日發。以其脈循脅絡於耳。故胸脅痛而耳聾。此三經受病。未入於腑者。皆可汗而已。尺寸俱沉細者。少陰受病也。當五六日發。以其脈貫腎。絡於肺。繫舌本。故口燥舌乾而渴。尺寸俱微緩者。厥陰受病也。當六七日發。以其脈循陰器。絡於肝。故煩滿而囊縮。此三經受病。已入於腑者。皆可下而已。若兩感於寒者,一日太陽受之,即與少陰俱病,則頭痛口乾,煩滿而渴,二日陽 明受之,即與太陰俱病,則腹滿身熱,不欲食, 語,三日少陽受之,即與厥 陰俱病,則耳聾囊縮而厥,水漿不入,不知人者六日死,若三陰三陽五藏六府皆 受病,則營衛不行,府藏不通,則死矣。其不兩感於寒,更不傳經,不加異氣者,至七日太陽病衰,頭痛少愈也;八日陽明病衰,身熱少歇也;九日少陽病衰,耳聾微聞也;十日太陰病衰,腹減如故,則思飲食;十一日少陰病衰,渴止舌乾,已而嚏也;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人精神爽慧也。若過十三日以上不間,尺寸陷者,大危。

若更感異氣,變為他病者,當依舊壞證病而治之。若脈陰陽俱盛,重感於寒者,變成溫瘧。

陽脈浮滑,陰脈濡弱者,更遇於風,變為風溫。陽脈洪數,陰脈實大者,遇溫熱,變為溫毒。 温毒为病最重也。溫毒為病最重也陽脈濡弱,陰脈弦緊者,更遇溫氣,變為溫疫。 以此冬傷於寒,發為溫病,脈之變證,方治如說。

凡人有疾,不時即治,隐忍冀差,以成痼疾小兒女子,益以滋甚。 時气不和,便當早言,尋其邪由,及在腠理,以時治之,罕有不愈者。患人忍之,數日乃說,邪氣入藏,則難可製,此為家有患,備慮之要。

凡作湯藥,不可避晨夜,覺病須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則易愈矣。 若或差遲,病即傳變,雖欲除治,必難為力。服藥不如方法,縱意違師,不須治之。

凡傷寒之病,多從風寒得之。 始表中風寒,入裡則不消矣。未有溫覆而當不消散者。 不在證治,擬欲攻之,猶當先解表,乃可下之。

若表已解,而內不消,非大滿,猶生寒熱,則病不除。若表已解,而內不消,大滿大實,堅有燥屎,自可除下之。 雖四五日,不能為禍也。 若不宜下,而便攻之,內虛熱入,協熱遂利,煩躁諸變,不可勝數,輕者困篤,重者必死矣。

夫陽盛陰虛,汗之則死,下之則愈;陽虛陰盛,汗之則愈,下之則死。

夫如是,则神丹安可以误发?夫如是,則神丹安可以誤發? 甘遂何可以妄攻?甘遂何可以妄攻? 虛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凶之機,應若影響,豈容易哉!

況桂枝下嚥,陽盛則斃;承氣入胃,陰盛以亡,死生之要,在乎須臾,視身之盡,不暇計日。

此陰陽虛實之交錯,其候至微;發汗吐下之相反,其禍至速,而醫術淺狹,懵然不知病源,為治乃誤,使病者殞歿,自謂其分,至今冤魂塞於冥路,死屍盈於曠野,仁者鑑此,豈不痛歟!

凡兩感病俱作,治有先後,發表攻裡,本自不同,而執迷妄意者,乃云神丹、甘遂,合而飲之,且解其表,又除其里,言巧似是,其理實違。 夫智者之舉錯也,常審以慎;愚者之動作也,必果而速。 安危之變,豈可詭哉! 世上之士,但務彼翕習之榮,而莫見此傾危之敗,惟明者,居然能護其本,近取諸身,夫何遠之有焉。

凡發汗溫服湯藥,其方雖言日三服,若病劇不解,當促其間,可半日中​​盡三服。 若與病相阻,即便有所覺,重病者,一日一夜,當日卒時觀之,如服一劑,病證猶在,故當複作本湯服之。 至有不肯汗出,服三剂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至有不肯汗出,服三劑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

凡得時氣病,至五六日,而渴欲飲水,飲不能多,不當與也,何者? 以腹中热尚少,不能消之,便更与人作病也。以腹中熱尚少,不能消之,便更與人作病也。至七八日,大渴,欲飲水者,猶當依證與之。與之常令不足,勿極意也。 言能飲一斗,與五升。 若飲而腹滿,小便不利,若喘若噦。 不可與之。忽然大汗出,是為自愈也。

凡得病,反能飲水,此為欲愈之病。其不曉病者,但聞病飲水自愈,小渴者,乃強與飲之,因成其禍,不可複數。

凡得病厥,脈動數,服湯藥更遲;脈浮大減小;初躁後靜,此皆愈證也。

凡治溫病,可刺五十九穴。又身之穴,三百六十有五,其三十九穴,灸之有害;七十九穴,刺之為災,併中髓也。

凡脈四損,三日死。 平人四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四損。 脉五损,一日死。脈五損,一日死。平人五息,病人脈一至,名曰五損。平人六息,病人脈一至,名曰六損。

脈盛身寒,得之傷寒;脈虛身熱,得之傷暑。

脈陰陽俱盛,大汗出,不解者,死。 脈陰陽俱虛,熱不止者,死。 脈至乍疏乍數者,死。脈至如轉索者,其日死。譫言妄語,身微熱,脈浮大,手足溫者,生。 逆冷,脈沉細者,不過一日,死矣。

此以前是傷寒熱病證候也。

卷第三[编辑]

辨大陽病痙濕暍[编辑]

大陽病,發熱無汗,反惡寒者,名曰剛痙。

大陽病,發熱汗出,而不惡寒,名曰柔痙。

大陽病,發熱,脈沈而細者,名曰痙。為難治。

大陽病,發汗太多,致痙。

病身熱足寒,頸項強急,惡寒,時頭熱,面赤,目脈赤,獨頭面搖,卒口噤,背反張者,痙病也。

大陽病,關節疼痛而煩,脈沉而細者,名中濕。

濕痺之候,其人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當其利小便。

濕家之為病,一身盡痛,發熱,身色如薰黃。

濕家,其人頭汗出,背強,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早則噦,胸滿,小便不利,舌上如胎,渴欲得水而不能飲,口燥渴也。

濕家、下之、額上汗出、微喘、小便利者死,若下利不止者亦死。

問曰,風濕相摶,一身盡疼痛,法當汗出而解。

醫曰:此可汗。汗之不愈者,何也?

答曰:發其汗,汗大出者,但風氣去、濕氣在,是故不愈也。

若治風濕者,發其汗,微微似欲汗出者,風濕俱去也。

濕家病,身上疼痛,發熱面黃而喘,頭痛鼻塞而煩,其脈大,自能飲食,腹中和無病,內藥鼻中則愈。

病者一身盡痛,發熱日晡所劇者,此名風濕。

大陽中熱者,暍是也,其人汗出惡寒,身熱而渴也。

大陽中暍者,身熱疼重,而脈微弱。

大陽中暍者,發熱惡寒,身重而疼痛,其脈弦細,小便已,洒洒然毛聳,手足逆冷,小有勞,身則熱,口開前板齒燥。

若發汗,則惡寒甚,加溫針,則發熱甚,下之則淋甚。

卷第四[编辑]

辨大陽病[编辑]

大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大陽病。發熱汗出惡風。脈緩者。名為中風。

大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痛。嘔逆。

脈陰陽俱緊者。名曰傷寒。

大陽病。發熱而渴不惡 寒者。為溫病。

若發汗已身灼熱者,名風溫。

風溫為病。脈陰陽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語言難出。

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視失溲,若被火者,微發黃色,劇則如驚癇,時瘈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病有發熱惡寒者,發於陽也,無熱惡寒者,發於陰也,發於陽者,七日愈,發於陰者,六日愈,以陽數七,陰數六,故也。

大陽病,頭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盡其經故也,若欲作再經者,針足陽明使經不傳則愈。

大陽病,欲解時,從巳至未上。

風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

病人身大熱,反欲得衣者,熱在皮膚,寒在骨髓也;身大熱,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膚,熱在骨髓也。

大陽中風。脈陽浮而陰弱,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鼻鳴,乾嘔者桂枝湯主之。

桂枝湯方
桂枝三兩(去皮) 芍藥三兩 甘草二兩(炙) 生薑三兩(切) 大棗十二枚(擘)
上五味,咀三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適寒溫,服一升。服已須臾,啜熱稀粥一升餘,以助藥力。 溫覆令一時許,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後服,不必盡劑。若不汗,更取依前法,又不汗,後服小促其間,半日許,令三取盡。 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時觀之,服一劑盡,病證猶在者,更作服。若不汗出,乃服至二、三劑。禁生冷、粘滑、肉麵、五辛、酒酪、臭惡等物。

大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者,桂枝湯主之。

大陽病,項背強几几,反汗出惡風者,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桂枝加葛根湯方
葛根四兩 芍藥二兩 生薑三兩(切) 甘草二兩(炙) 大棗十二枚(擘) 桂枝二兩(去皮)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葛根,減二升,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餘如桂枝法將息及禁忌。

大陽病下之後,其氣上衝者可與桂枝湯。

大陽病三日,已發汗,若吐、若下、若溫針,仍不解者,此為壞病。

桂枝本為解肌,若其人脈浮緊,發熱汗不出者,不可與之也,常須識此勿令誤也。

若酒客病,不可與桂枝湯,得湯則嘔,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喘家作,桂枝湯加厚朴杏子佳,又服桂枝湯吐者,其後必吐膿血也。

大陽病,發汗遂漏不止,其人惡風,小便難,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湯主之。

桂枝加附子湯方
桂枝(去皮)三兩 芍藥三兩 甘草(炙)三兩 生薑(切)三兩 大棗(擘)十二枚 附子(炮)(去皮,破八片)一枚
右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將息如前法。

大陽病下之後,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若微惡寒者,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主之。

桂枝去芍藥湯方
桂枝(去皮)二兩 甘草(炙)二兩 生薑(切)三兩 大棗(擘)十二枚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將息如前法。
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方
桂枝(去皮)二兩 甘草(炙)二兩 生薑(切)三兩 大棗(擘)十二枚 附子(炮去皮破八片)一枚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將息如前法。

大陽病。得之八九日。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其人不嘔,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發。以其不能得少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黃各半湯。

桂枝麻黃各半湯方
桂枝(去皮)一兩十六銖 芍藥 生薑(切) 甘草(炙) 麻黃(去節)各一兩 大棗(擘)四枚 杏仁(湯漬去皮尖及兩仁者)二十四枚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黃一兩沸。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一升八合去滓。温服六合。 頓服。將息如上法。

大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卻與桂枝湯則愈。

服桂枝湯。大汗出。脈洪大者。與桂枝湯。如前法。若形如瘧。一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黃一湯。

桂枝二麻黃一湯方
桂枝(去皮)一兩十六銖 芍藥一兩六銖 麻黃(去節)十六銖 生薑(切)一兩十六銖 杏仁(去皮尖)十六銖 甘草(炙)一兩二銖 大棗(擘)五枚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黃一二沸。去上沫。内諸藥。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服。將息如上法。

服桂枝湯。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

大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脈微弱者。不可大發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强痛。翕翕發熱。無汗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湯主之。

桂枝二越婢一湯方
桂枝(去皮) 芍藥 麻黃 甘草(炙)各十八銖 大棗(擘)四枚 生薑(切)一兩二銖 石膏(擘綿裹)二十四銖
上七味。以水五升。煮麻黃一二沸。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湯方
芍藥三兩 甘草(炙)二兩 生薑(切) 白术 茯苓各三兩 大棗(擘)十二枚
上六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小便利則愈。

傷寒脈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脚攣急。反與桂枝湯。得之便厥。咽中乾。躁。吐逆者。作甘草乾薑湯與之。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若胃氣不和。讝語者。小與調胃承氣湯。若重發汗。復加燒針。得之者。囘逆湯主之。

甘草乾薑湯方
甘草(炙)四兩 乾薑二兩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温再服。

問曰。證象陽旦。按法治之。而增劇。厥逆。咽中乾燥。兩脛拘急。而讝語。師曰。言夜半手足當温。兩脚當伸。後如師言,何以知之。答曰。寸口脈浮而大。浮爲風。大爲虚。風則生微熱,虚則兩脛孿。病形象桂枝。因加附子。參其間。增桂令汗出。附子温經。亡陽故也。厥逆。咽中乾。煩躁。陽明內結。讝語煩亂。更飲甘草乾薑湯。夜半陽氣還。兩足當熱。脛尚微拘急,重與芍藥甘草湯。爾乃脛伸。以承氣湯微溏。則止其讝語。故知病可愈。

卷四[编辑]

辨大陽病[编辑]

大陽病。項背强几几。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

葛根湯方
葛根四兩 麻黄(去節)三兩 桂枝(去皮)二兩 生薑(切)三兩 甘草(炙)二兩 芍藥二兩 大棗(擘)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葛根。減二升。去白沫。内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似汗。餘如桂枝法。將息及禁忌

大陽與陽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

大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

葛根加半夏湯方
葛根四兩 麻黄(去節)三兩 甘草(炙)二兩 芍藥二兩 桂枝(去皮)二兩 生薑(切)二兩 半夏(洗)半升 大棗(擘)十二枚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葛根。減二升。去白沫。内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大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喘而汗出者。葛根黃連黃芩湯主之。

葛根黃連黃芩湯方
葛根半斤 甘草(炙)二兩 黃芩三兩 黃連三兩
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葛根。減二升,内諸藥。煮取二升去滓。分温再服。

大陽病。頭痛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惡風。無汗而喘者。麻黃湯主之。

麻黃湯方
麻黄(去節)三兩 桂枝(去皮)二兩 甘草(炙)一兩 杏仁(去皮尖)七十箇
上四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二升半,去滓。温服八合覆取微似汗。不須歠粥。餘如桂枝法將息。

大陽與陽明合病。喘而胸滿者。不可下。宜麻黃湯。大陽病。十日以去。脈浮細而嗜臥者。外已解也。設胸滿脇痛者。與小柴胡湯。脈但浮者。與麻黃湯。

大陽中風。脈浮緊。發熱惡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煩燥者。大青龍湯主之。若脈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服之。服之則厥逆。筋惕肉膶。

大青龍湯方
麻黄(去節)六兩 桂枝(去皮)二兩 甘草(炙)二兩 杏仁(去皮尖)四十枚 生薑(切)三兩 大棗(擘)十枚 石膏(碎)雞子大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内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取微似汗。一服汗者。停後服。

傷寒脈浮緩。身不疼。但重。乍有輕時。大青龍湯主之。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氣。乾嘔發熱而欬。或渴。或利。或噎。小便不利。小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

小青龍湯方
麻黄(去節) 芍藥 細辛 乾薑 甘草(炙) 桂枝(去皮)各三兩 五味子半升 半夏(洗)半升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内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若渴者。去半夏。加括蔞根三兩。若微利。去麻黃。加蕘花如一雞子。若嘻者,去麻黃,加附子(炮)一枚。若小便不利。少腹滿者。去麻黃。加茯苓四兩。若喘者去麻黃。加杏仁半升。

傷寒心下有水氣。欬而微喘。發熱不渴。小青龍湯主之。

大陽病。外證未解。脈浮弱者。當以汗解。宜桂枝湯。

大陽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湯主之。

桂枝加厚朴杏子湯方
桂枝(去皮)三兩 甘草(炙)二兩 生薑(切)三兩 芍藥三兩 大棗(擘)十二枚 厚朴(炙去皮)二兩 杏仁(去皮尖)五十枚
上七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大陽病。外證未解。不可下。欲解外者。宜桂枝湯。

大陽病先發汗不解。而復下之。脈浮者不愈。浮爲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脈浮故在外。當須解外則愈。宜桂枝湯。

大陽病。脈浮緊無汗。發熱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證仍在。其人發煩。目瞑。劇者必衄。所以然者。陽氣重故也。麻黃湯主之。

大陽病。脈浮緊。發熱。身無汗。自衄者愈。

二陽併病。大陽初得病時。發其汗。汗先出不徹。因轉屬陽明。續自微汗出。不惡寒。如此可以小發汗。設面色緣緣正赤者。陽氣拂鬱不得越不可得其人短氣。但坐。更發汗則愈。

脈浮數者。法當汗出而解。若下之。身重心悸者。不可發汗。當自汗出乃解。所以然者。尺中脈微。此裏虚。須表裏實。津液自和,便自汗出愈。

脈浮緊者。法當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遲者。不可發汗。何以知然。以榮氣不足。血少故也。

脈浮者。病在表。可發汗。宜麻黃湯。脈浮而數。可發汗。宜麻黃湯。

病常自汗出者。此爲榮氣和。榮氣和者。外不諧,以衛氣不共榮氣諧和故爾。以榮行脈中,衛行脈外。復發其汗。榮衛和則愈,宜桂枝湯。

病人藏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者。此衛氣不和也。先其時。發汗則愈。宜桂枝湯。

傷寒脈浮緊。不發汗,因到衄者。麻黃湯主之。

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在熱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裏。仍在表也。當須發汗。若頭痛者必衄。宜桂枝湯。

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復煩。脈浮數者。可更發汗。宜桂枝湯。

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津液。如此者。陰陽自和則必自愈。

發汗後。身疼痛。脈沈遲者。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

發汗後。喘家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方
麻黄(去節)四兩 杏仁(去皮)五十箇 甘草(炙)二兩 石膏(碎綿裹)半斤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内諸藥。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

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

桂枝甘草湯方
桂枝(去皮)四兩 甘草(炙)二兩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

發汗後。其人臍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

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方
茯苓半升 桂枝(去皮)四兩 甘草(炙)二兩 大棗(擘)十五枚
上四味,以甘爛水一斗。先煮茯苓。減二升。内諸藥。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作甘爛水法。取水二斗。置大盆內。以杓揚之。水上珠子五六千顆相逐。取用之。

發汗後。腹脹滿者。厚朴生薑半夏甘草人參湯主之。

厚朴生薑半夏甘草人參湯方
厚朴(去皮)半斤 生薑(切)半斤 半夏(洗)半升 甘草二兩 人參一兩
上五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傷寒若吐若下後。心下逆滿。氣上衝胸。起則頭眩。脈沈緊。發汗則動經。身爲振振摇者。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湯主之。發汗病不解。反惡寒者。芍藥甘草附子湯主之。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燥者。茯苓囘逆湯主之。發汗後惡寒者。虚故也。不惡寒但熱者。實也。當和胃氣。與調胃承氣湯。

茯苓桂枝甘草湯方
茯苓四兩 桂枝(去皮)三兩 白术 甘草(炙)各二兩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
芍藥甘草附子湯方
芍藥 甘草(炙)各三兩 附子(炮去皮破八片)一枚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温三服。
茯苓囘逆湯方
茯苓四兩 人參一兩 附子(生用去皮破八片)一枚 甘草(炙)二兩 乾薑一兩
上五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七合。日三服。
調胃承氣湯方
芒硝半升 甘草(炙)二兩 大黃(去皮清酒洗)四兩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納芒硝。更煮一兩沸。頓服。

大陽病。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燥煩不得眠。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五苓散方
猪苓(去皮)十八铢 澤瀉一兩六铢 白术十八铢 茯苓十八铢 桂枝(去皮)半兩
上五味。擣爲散。以白飲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多飲煖水。汗出愈。如法將息。

傷寒汗出而渴者。五苓散主之。小渴者。茯苓甘草湯主之。

茯苓甘草湯方
茯苓二兩 桂枝(去皮)二兩 甘草(炙)一兩 生薑(切)三兩
上四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温三服。

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渴欲飲水。水入口吐者。五苓散主之。

未持脈時,病人叉手自冒心。師因教試令欬。而不欬者。此必兩耳聾無聞也。所以然者。重以發汗虚故也。

發汗後。飲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

發汗後。水藥不得入口。若更發汗。必吐下不止。發汗吐下後。虚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覆顛倒。心中懊憹。梔子豉湯主之。若少氣者梔子甘草豉湯主之。若嘔者梔子生薑豉湯主之。

梔子豉湯方
梔子(擘)十四箇 香豉(綿囊)四合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得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爲二服。温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甘草豉湯方
梔子(擘)十四枚 甘草(炙)二兩 香豉(綿囊)四合
上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甘草。取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生薑豉湯方
梔子(擘)十四箇 生薑五兩 香豉(綿囊)四合
上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生薑。取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發汗若下之。而煩熱胸中窒者。梔子豉湯主之。

傷寒五六日。大下之後。身熱不去。心中結痛者。未欲解也。梔子豉湯主之。

傷寒下後。心煩腹滿。臥起不安者。梔子厚朴湯主之。

梔子厚朴湯方
梔子(擘)十四箇 厚朴(去皮)四兩 枳實(浸水炙令黄)四枚
上三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傷寒。醫以丸藥。大下之。身熱不去。微煩者。梔子乾薑湯主之。大下之後。復發汗。小便不利者。勿治之。得小便利必自愈。下之後。復發汗。必振寒脈微細。下之後。發汗。晝日煩燥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脈沈微。身無大熱者。乾薑附子湯主之。

梔子乾薑湯方
梔子(擘)十四箇 乾薑一兩
上二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凡用梔子湯。病人舊微溏者。不可與服之。

乾薑附子湯方
乾薑一兩 附子(生去皮切八片)一枚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

大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膶動。振振欲擗地者。玄武湯主之。

咽喉乾燥者。不可發汗。

淋家。不可發汗。發汗必便血。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汗出則痙。衄家不可發汗。汗出則必額上陷。脈急緊。直視不能目眴。不得眠。

亡血家。不可發汗。發汗則寒慄而振。汗家重發汗。必恍惚心亂。小便已陰疼。與禹餘糧丸。

病人有寒,復發汗,胃中冷吐蚘。

本發汗。而復下之。此爲逆也。若先發汗。治不爲逆。本先下之。而反汗之。此爲逆。若先下之。治不爲逆。

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穀不止。身疼痛者。急當救裏。後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可救表。救裏宜囘逆湯。救表宜桂枝湯。

病發熱頭痛。脈反沈者□□若不差。身體疼痛。當救其裏。宜囘逆湯。

大陽病。先下而不愈。因後發汗。其人因致冒。

冒家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裡未和。然後復下之。

大陽病未解。脈陰陽俱停。下之必先振慄。汗出而解。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

大陽病。發熱汗出者。此榮弱衛强。故使汗出。欲救邪風者。宜桂枝湯。

傷寒五六日。往來寒熱。胸脇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脇下痞鞭。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或欬者。小柴胡湯主之。

柴胡半斤 黃芩三兩 人參三兩 半夏(洗)半升 甘草(炙) 生薑(切)各三兩 大棗(擘)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若胸中煩而不嘔。去半夏人參。加括樓實一枚。若渴者。去半夏。加人參合前成四兩半。加括樓根四兩。若腹中痛者。去黃芩。加芍藥三兩。若脇下痞鞕。去大棗。加牡蠣四兩。若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黃芩。加茯苓四兩。若不渴。外有微熱者。去人參。加桂枝三兩。温覆微汗愈。若欬者。去人參大棗生薑。加五味子半升。乾薑二兩。

血弱氣盡腠理開。邪氣因入。與正氣相摶。結於脇下。正邪分争。往來寒熱。休作有時。嘿嘿不欲飲食。藏府相違。其病必下。邪高病下,故使嘔也。小柴胡湯主之。

服柴胡湯已渴者。屬陽明。以法治之。得病六七日。脈遲浮弱。惡風寒。手足温。醫二三下之。不能食。而脇下滿痛。面目及身黃。頸項强。小便黄者。與柴胡湯。後必下重。

本渴飲水而嘔者。柴胡湯不中與也。食穀者噦。

傷寒四五日。身熱惡風。頸項强。脇下滿。手足温而渴者。小柴胡湯主之。

傷寒陽脈濇陰脈弦。□□先與小建中湯。不差者。小柴胡湯主之。

小建中湯方
桂枝(去皮)三兩 甘草(炙)二兩 大棗(擘)十二枚 芍藥六兩 生薑三兩 膠飴一升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内飴。更上微火消解。温服一升。日三服。

嘔家不可用建中湯,以甜故也。

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

凡柴胡湯病證而下之。若柴胡湯不罷者。復與柴胡湯。必蒸蒸而振。郤復發熱汗出而解。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

大陽病十餘日。反二三下之。後四五日。柴胡證仍在者。先與小柴胡湯。嘔不止。心下急。鬱鬱微煩者。爲未解也。與大柴胡湯。下之則愈。

大柴胡湯方
柴胡半斤 黃芩三兩 芍藥三兩 半夏(洗)半升 生薑(切)五兩 枳實(炙)四枚 大棗(擘)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温服一升。日三服。

傷寒十三日不解。胸脇滿而嘔。日晡所發潮熱。已而微利先宜服小柴胡湯以解外。後以柴胡加芒硝湯主之。

柴胡加芒硝湯
柴胡二兩十六銖 黃芩一兩 人參二兩 甘草(炙)一兩 生薑(切)一兩 半夏(洗本云五枚)二十銖 大棗(擘)四枚 芒硝二兩
上八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内芒硝。更煎微沸。分温再服。

傷寒十三日。不解。時讝語者。以有熱也。當以湯下之。

若小便利者。大便當鞕。而反下利。脈調和者。知醫以丸藥下之。非其治也。若自下利者,脈當微厥。今反和者。此爲內實也。調胃承氣湯主之。

大陽病不解。熱結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當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小腹急結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氣湯。

桃核承氣湯方
桃仁(去皮尖)五十個 大黃四兩 桂枝(去皮)二兩 甘草(炙)二兩 芒硝二兩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内芒硝。更上火。微沸。下火。先食温服五合。日三服。

傷寒八九日。下之。胸滿煩驚。小便不利。讝語。一身盡重。不可轉側者。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方
柴胡四兩 龍骨 黄芩 生薑(切) 鉛丹 人參 桂枝 茯苓各一兩半 半夏(洗)二合半 大黃二兩 牡蠣一兩半 大棗(擘)六枚
上十二味。以水八升。煮取四升。内大黃切如碁子。更煮一兩沸。去滓。温服一升。

傷寒。腹滿讝語。寸口脈。浮而緊。此肝乘脾也。名曰縱。刺期門。

傷寒。發熱嗇嗇惡寒。大渴欲飲水。其腹必滿。自汗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乘肺也。名曰橫。刺期門。

大陽病二日反躁。反熨背。而大汗出。大熱入胃。胃中水竭。躁煩。必發讝語。故發其汗。從腰以下。不得汗。欲小便不得。反嘔欲失溲。足下惡風。大便鞕。大便已。頭卓然而痛。其人足心必熱。

大陽病中風。以火劫發汗。邪風被火熱。血氣流溢。其身必發黃。但頭汗出。劑頸而還。腹滿微喘。口乾咽爛。或不大便。久則讝語。甚者至噦。手足躁擾。捻衣摸床。

傷寒脈浮。醫以火迫刼之。必驚狂。臥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主之。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方
桂枝(去皮)三兩 甘草(炙)二兩 生薑(切)三兩 大棗(擘)十二枚 牡蠣(熬)五兩 蜀漆(洗去醒)三兩 龍骨四兩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蜀漆。減二升。内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形作傷寒。其脈不弦堅而弱。弱者必渴。被火必讝語。弱者發熱。脈浮者。解之當汗出愈。

大陽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躁。必清血。名爲火邪。

火邪。脈浮熱甚。而反炙之。因火而動。必咽燥吐血。

微數之脈。慎不可炙。因火爲邪。則爲煩逆。血散脈中。火氣雖微。內攻有力。血難復也。

脈浮宜以汗解用火炙之。邪無從出。因火而盛。病從腰以下。必重而痺。欲自解者。必當先煩。乃有汗而解。

燒針令其汗。針處被寒。核起而赤者。必發奔豚。炙其核上各一壯。與桂枝加桂湯。

火逆下之。因燒針煩燥者。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主之。

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方
桂枝(去皮)一兩 甘草(炙)二兩 牡蠣(熬)二兩 龍骨二兩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半。去滓温服。八合。日三服。

大陽傷寒者。加温針必驚也。

大陽病。當惡寒發熱。今自汗出。反不惡寒不發熱。脈細數者。以醫吐之過也。

一二日吐之者。腹中饑口不能食。三四日吐之者。不喜糜粥。欲冷食。朝食夕吐。以醫吐之所致也。

大陽病吐之。但大陽病當惡寒。今反不惡寒。不欲近衣。此爲吐之內煩也。

病人脈數。數爲熱。當消穀引食。而反吐者。此以發汗。令陽氣微。膈氣虚。脈乃數也。數爲客熱。不能消穀。以胃中虚冷。故吐也。

大陽病。十餘日。心中温温欲吐。而胸中痛。大便反溏。腹微滿。鬱鬱微煩。先此時。自極吐下者。與調胃承氣湯。

大陽病六七日。表證仍在。脈微而沈。反不結胸。其人發狂者。以熱在下焦。小腹當鞕滿。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抵當湯主之。

抵當湯方
水蛭(熬) 蝱蟲(去翅足熬)各三十箇 桃仁(去皮尖)二十個 大黃(酒洗)二兩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下更服。

大陽病身黃。脈沈結。小腹鞕。小便自利。其人如狂者。抵當湯主之。

傷寒有熱。小腹滿。應小便不利。今反利者。當可下之。宜抵當丸。

抵當丸方
水蛭(熬)二十箇 蝱蟲(去翅足熬)二十箇 桃仁(去皮尖)二十五箇 大黃三兩
上四味。擣分四丸。以水一升。煮一丸。取七合服之。晬時當下血。

大陽病小便利者。以飲水多。必心下悸。小便少者。必苦裏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