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紀事本末/第3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世祖至元十七年[编辑]

  始置驛站于高麗。

  初,太祖十一年,契丹人祿格領眾九萬餘竄入高麗,拔江東城據之。太祖遣哈齊濟扎蘭等領兵往其國助攻,滅祿格。諭令歲輸貢賦,高麗尋進方物謝。

  十六年,諭以伐女真事,始奉表陳賀,屢遣使至其國。會使者為盜所殺,遂絕。

  太宗三年,命薩里台帥兵攻之。國人洪福源迎降。薩里台使福源抵王京,招其主王㬚。㬚遣其弟侹請和,許之。置京、府、縣達嚕噶齊七十二人監之,遂班師。

  四年,㬚盡殺朝廷所置官以叛。復遣薩里台以兵往,至王京南,攻其處仁城,中流矢卒。軍還。㬚亦上表謝罪,自後叛服不常。

  憲宗八年,凡四命將征之,拔其城十有四。

  憲宗末,㬚遣其世子倎入朝。

  至帝中統元年,㬚卒,命倎歸國,封為高麗國王,以兵衛送之,仍赦其境內。

  二年,倎更名植,遣世子愖奉表以聞。

  五年植自入朝。

  至元三年,帝欲通好日本,諭:高麗與日本鄰國,宜為鄉導。

  五年,植遣其弟淐入朝。帝以植欺罔,淐至面數其事,切責之。特遣使詔諭植,責令供軍實、造戰艦,助攻宋及日本。植復遣其臣來朝。

  六年,植上表奏誅權臣金俊等,復遣世子愖入朝。愖至,奏本國臣下擅廢植,立其弟安慶公淐事。詔遣鄂爾多斯布哈李諤等至其國詳問之。尋詔授愖特進上柱國,率兵三千赴國難。帝以植淐廢置出其臣林衍所為,詔植、淐、衍等同詣闕面陳情實,先遣兵壓境;不至,即以時進討。未幾,高麗統領崔坦等以林衍作亂,挈西京五十餘城人附。詔樞密院議征高麗事。初,馬亨以為「高麗者,本箕子所封之地,漢晉皆為郡縣。今雖來朝,其心難測,莫若嚴兵假道,以取日本為名,乗勢可襲其國,定為郡縣」。馬希驥亦言:「今高麗乃古新羅、百濟、高句麗三國併而為一,大抵藩鎮權分則易制,諸侯強盛則難臣。驗彼州城軍民多寡,離而為二,分治其國,使權侔勢等,自相維持,則徐議良圖,亦易為區處。」議皆未決,會使者至,其國植受詔復位,旋親朝京師。

  七年,以高麗西京內屬,改東寧府,畫慈悲嶺為界;蒙固圖為安撫使,佩虎符率兵戍其西境。仍詔諭高麗僚屬軍民,以討林衍之故,時植復入朝,朝廷遣軍送植就國,敕將帥嚴戒,兵士勿令有所侵犯。會林衍死,衍黨復立承化侯為王,竄入珍島。大軍進至王京西闗城,遣人收繫衍妻子。植入居舊京。是年復詔植送使者通好日本。

  八年,諸將大破珍島賊,平之。

  十年,植屢言國小地狹,比歲荒歉,其生券軍乞駐東京。詔令營北京界,仍敕東京路運米二萬石賑之。

  十一年,植卒,世子愖襲爵,改名睶,尚皇女和塔拉奇爾默色。

  十四年,征東元帥府上言:「高麗侍中金方慶陰養死士,匿鎧仗器械,造戰艦,積糧餉,謀作亂。捕方慶等,按驗得實,已流諸海島。然髙麗親附,民心未安,可發征日本還卒二千七百人,置長吏屯忠清、全羅諸處,鎮撫其民,且令士卒備牛畜、耒耜,為屯田計。」從之。

十九年[编辑]

  睶上言「日本寇其邉海郡邑,燒居室,掠子女而去,請發庫哩特穆爾麾下蒙古軍五百人戍金州」。從之。

二十年[编辑]

  立征東行中書省,以髙麗國王睶與安塔哈共事。

二十八年[编辑]

  髙麗飢,詔給米一十萬斛賑之。

成宗大德元年[编辑]

  封髙麗國王昛為逸壽王【睶前改名】,以世子謜為髙麗王,從所請也。

二年[编辑]

  中書省臣奏謜有罪當廢,復以其父昛為王。

三年[编辑]

  昛遣使入貢,丞相等言「昛在國僭擬不法,謜年少妄殺無辜」,乞降詔戒飭,從之。會哈克傘使髙麗還,言昛不能服其眾,朝廷宜遣官共理之。遂復立征東行省,命庫哩濟蘇為髙麗行省平章事。

五年[编辑]

  復罷行省官。是年昛卒,子謜復立。謜死,子燾嗣。燾死,弟暠嗣。

 第二則 北邊諸王之亂 納延 海都 都勒斡 ↑返回頂部 第四則 日本用兵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