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紀事本末/第2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則 江南羣盜之平 元史紀事本末
第二則 北邊諸王之亂
納延 海都 都勒斡
作者:陳邦瞻 明
第三則 高麗之臣

世祖至元二十四年[编辑]

  夏四月,諸王納延反。納延,烈祖第五子,伯勒格特之曾孫,伊蘇布哈之孫,廣寧王卓多之次子也。始納延遣使征東道兵。帝諭諸王羅壘特穆爾毋輒發。或告納延反,帝遣巴延往覘之。巴延多載衣裘入其境,輒以與驛人。既至,納延謀執之。巴延覺,與其從者趨出,分三道逸去。驛人以得衣裘故,爭獻徤馬,遂得脫。馳還,白狀。至是納延反時,西北諸王多欲從之,帝以為憂。宿衛使阿實克布哈曰:「此莫若先撫安諸王,乃行天討,則叛者勢自孤矣。」帝曰:「善。爾試為朕行之。」乃北說諸王。納延曰:「大王聞納延反耶?」曰:「聞之。」曰:「大王知納延已遣使自歸耶?」曰:「不知也。」曰:「聞大王等皆欲為納延外應。今納延既自歸矣,是獨大王與主上抗耳。大王何不往見上、自陳為萬全計?」納延許之。於是諸王之謀乃解,帝遂議親討之。

  五月,遣額森傳旨,諭北京等處宣慰司,凡隸納延所部者,禁其往來,毋淂乗馬持弓矢。時將校多納延部人或其親暱,立馬相嚮語,輒釋仗不戰,帝患之。浙西道儒學提舉葉李密啟曰:「兵貴奇、不貴眾。臨敵當以計取。彼既親暱,誰肯盡力?徒費陛下糧餉,四方轉輸之勞。臣請令漢軍列前,少戰而聮大軍斷其後,以示死鬬。彼嘗玩我,必不設備;我以大眾踣之,無不勝矣。」帝然之,乃詔左丞李庭等將漢軍,用漢法以戰。

  六月,帝至實喇圖嚕之地。納延黨金嘉努塔布台擁眾,號十萬,進逼乗輿。帝親麾諸軍圍之。納延堅壁不出。司農卿特爾格曰:「彼眾我寡,當以疑退之。」於是,帝張蓋據胡床,特爾格進酒。塔布台按兵不敢進。李庭曰:「彼夜當遁耳。」乃引壯士千餘人,抱火炮夜入其陣。炮發,果自潰散。帝曰:「何以知之?」庭曰:「塔布台兵雖多,然無紀律。見車駕駐此而不戰,必疑有大軍繼之。是以知其必遁。」遂命庭將漢軍,伊實特穆爾將蒙古軍,並進。納延敗走,追執之。

  秋七月,納延黨諸王齊都爾犯咸平。遼東宣慰使托爾楚遣使,馳驛以聞。帝命領軍一萬與皇子阿雅噶齊同力備禦之。時女真碩達勒達官民皆與納延連結,托爾楚棄妻子,與麾下十二騎直抵建州,距咸平千五百里,與納延黨達春巴圖魯等合戰,兩中流矢。繼知其黨特爾格徹爾等欲襲皇子,乃以千餘人扈從渡遼水,身與納延兵接戰,轉鬬而前,射其酋特爾格岱,中其口,鏃出于項,墮馬死。遂軍懿州。懿州老幼千餘人焚香羅拜道旁,泣曰:「非宣慰公,吾屬無遺種矣!」托爾楚曰:「今日之事,上頼皇帝洪福,下頼將士之力,吾何功焉?」又追納延餘黨北至金山,戰捷。帝嘉其功,賜明珠、虎符,充蒙古軍萬戶。

二十五年[编辑]

  春正月,諸王海都犯邊。海都者,太宗之孫,哈沙大王之子也,世居北方。自定宗以來,日尋干戈。至元初,即有叛意。廷議欲伐之,帝曰:「朕以宗室之情,惟當懷之以德,其擇謹密足任大事者往使焉。」左右以平陽馬步改達嚕噶齊特里克對,遂召見。特里克應對稱旨,帝嘉其辨慧,曰:「此事非此人不可。然必先詣巴圖蒙克特默王所,相與計事而後行,使二人副之。」特里克既奉命,欲直造海都境,視其虛實,然後議于諸王。副者持不可,特里克曰:「親承密旨,違則當誅。」副者懼而從之。既至,海都日召宗親宴飲,將伺其隙謀害之。特里克厲聲斥之曰:「且食,毋令語言,脫口相摭為罪。」海都愕然曰:「直哉!」酒半,特里克求衣為歡,海都嘉其雄辯,將解與之,其妃止之,以皮服三襲付之,因語其屬曰:「為使者當如是矣。」厚贈以行。乃至巴圖蒙克特默王所,具告之故。王曰:「祖宗有訓:『叛者,人得誅之』。如通好不從,舉師以行天罰,我即外應,剿絕何有?」特里克還,悉以事聞,因言曰:「海都兵繁而鋭,不宜速戰。來則堅壘待之,去則勿追,自守既固,即無虞矣。」帝深然之,敕所受海都皮服全飾以金,凡朝會宜服以表示焉。是歲,詔封皇子諾木罕為北平王,率諸王兵鎮守,而以安圖行省院事。既而海都叛,帝大閱兵,將討之。先命戶部尚書錫巴爾使海都,諭令罷兵,置驛來朝。錫巴爾至海都傳旨,海都聽命。既退軍置驛,而丞相安圖軍先已克和爾和特默王部曲,盡獲其輜重。海都懼,將逃,謂錫巴爾曰:「我不難殺汝,念我父嘗受書于汝,歸以安圖之事聞,非我罪也。」錫巴爾以聞帝曰:「言是也。」尋命為中書右丞議政事,妻以宗王女布琳章公主。明年復使諭海都,且曰:「茍不從我,能諸王蕃衛兵乎?」海都辭以「畏死不敢至」,是復寇邊。巴圖約蘇圖迎擊,死之。

  夏四月,詔皇孫特穆爾行邊。納延餘黨和爾果斯及哈坦等尚攻掠邊郡未下。詔皇孫特穆爾北撫諸軍,進討之。都指揮圖圖爾哈擊敗和爾果斯、章伊拉袞,還至哈拉袞山。夜渡格哷勒,復擊敗哈坦軍,盡得遼左諸部,置東路萬戶府。

二十六年[编辑]

  二月,哈坦兵寇壺盧口。開元路治中烏雲雅勒呼格戰,連破之。

  六月庚申,諸王奈曼岱敗。哈坦兵於托果爾河。辛巳,海都犯邊,圖圖爾哈從皇孫晉王征之,抵杭海嶺,敵先據險,諸軍失利,惟圖圖爾哈以其軍直前鏖戰,翼晉王而出,追騎大至,乃選精鋭設伏以待之。寇不敢逼。海都兵至和林,宣慰使奇卜、同知奈曼岱、副使巴噶塔喇皆反,應之。劉哈喇巴圖爾乗間逃歸。

  秋七月,帝自將討海都,至北邊,召見圖圖爾哈,慰諭之曰:「昔太祖與臣下同患難者,飲班珠爾河之水以記功。今日之事,何愧昔人?卿其勉之。」

二十七年[编辑]

  二月,哈坦寇遼東海陽。五月,寇開元。平章政事哲爾特穆爾帥師戰于烏法,大破之。

二十九年[编辑]

  冬十月,諸王穆爾特穆爾附海都以叛。詔巴延討之。至額森呼圖克嶺,已為穆爾特穆爾所據,矢下如雨。巴延先登陷陳,諸軍望風爭奮,大破之,穆爾特穆爾挺身走。命蘇克特們德爾等追之。巴延軍還,夜至布色圖,卒遇伏兵。巴延堅壁不動,黎明遂引去。巴延輕騎追至巴奇爾,會蘇克特們德爾等亦至,乃夾擊之,斬首二千餘級。軍中獲諜者錫都,欲殺之。巴延不許,厚賜之,遣齎書諭穆爾特穆爾以禍福。穆爾特穆爾得書感泣,率其眾來降。

三十年[编辑]

  三月,括諸路馬。時以海都入寇,詔羣臣議所以為備,從樞密李廷言復括天下馬,凡得十一萬匹。

  六月,詔皇孫特穆爾撫軍北邊,召巴延還,以伊實特穆爾代之。時有譖巴延久居北邊,與海都通好,因仍保守,無尺寸之獲者。詔受皇孫特穆爾以皇太子寶撫其軍,以太傅伊實特穆爾輔行,召巴延居大同以俟後命。伊實特穆爾未至三驛,海都兵復至。巴延遣人語伊實特穆爾曰:「公姑止,待我剪此寇而來,未晩也。」遂與海都兵交,且戰且卻,凡七日。諸將以為怯,憤曰:「果懼戰,何不授軍於太傅?」巴延曰:「海都懸軍涉吾地,邀之則遁。誘其深入,一戰可擒也。諸君必欲速戰,若失海都,誰執其咎?」諸將曰:「請任之。」即還軍,擊敗之,海都果脫去。乃召伊實特穆爾至軍中,授以印而行。

成宗大德元年[编辑]

  冬十月,奇徹都指揮使成格勒攻破巴林之地,還擊海都軍,敗走之。巴林之地時為海都所據,成格勒帥師於金山進攻之,其將達朗台阻達嚕噶河,而軍伐木柵岸以自庇,士皆下馬跪坐,持弓矢以待。成格勒奮師馳擊,大破之,盡得其人馬、廬帳。還次阿嚕河,與海都援將巴拜遇,成格勒麾軍渡河蹙之,巴拜敗走,僅以身免。

  十二月,駙馬齊爾濟蘇遇寇敗沒。是歲秋,諸王將帥共議備邊事,咸曰:「敵往歲不冬出,且可休兵于境。」奇爾濟蘇特嚴兵待之。冬,敵果大至。奇爾濟蘇三戰三克,乘勝逐北,馬躓,為敵所執,誘使降,不屈;又欲妻以女。奇爾濟蘇毅然曰:「我天子壻也。非天子命而可再娶乎?」竟不屈死焉。

三年[编辑]

  十二月,命兄子哈尚鎮漠北。哈尚,帝兄達爾瑪巴拉之長子。帝以寧逺王庫庫楚總兵北邊,怠于備禦,命哈尚即軍中代之。

四年[编辑]

  八月,哈尚與海都軍戰于呼巴哩之地,敗之。

五年[编辑]

  九月,海都與都勒斡諸部大舉入寇。哈尚躬督成格勒等五軍合擊,大破之。阿實克射都勒斡,中膝,號遁去。海都不得志,引還,旋亦死。

七年[编辑]

  秋七月,都勒斡遣使降。都勒斡既敗,聚其屬及海都之子謀遣使。請命使至伊徹察喇會。諸王將帥議曰:「都勒斡乞降事,當待命於上。然往返再閱月,恐失事機。」乃使馬烏赫哩往報之。既遣,始以聞。帝嘉之,詔慎飭軍士,安置驛傳以俟。自是,諸王叛者相率來歸。

武宗至大元年[编辑]

  十二月,伊徹察喇進攻徹伯爾諸部,平之。伊徹察喇言:「諸王之在邊境者,素無悛過之心,儻諸部合謀,必為國患。請撫安都勒斡之子科綽及處諸部來歸者於金山之陽,遣軍屯田山北。脫彼有謀,吾已據其腹心矣。」帝稱善,趣軍進攻之,徹伯爾等果欲奔科綽,不納,遂相率來降,漠北悉平。

三年[编辑]

  三月,賜諸王徹伯爾幣帛。初,世祖以海都叛,詔積其分地五戶絲為幣帛,俟其來降賜之。至是,其子徹伯爾來歸,尚書省臣請以賜之。帝曰:「世祖謀慮深逺若是。待諸王朝會班賞既畢,卿等備述其故,然後與之,使彼知愧。」

 第一則 江南羣盜之平 ↑返回頂部 第三則 高麗之臣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