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卷1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三十一 元史
卷一百三十二 列傳第十九
卷一百三十三 

杭忽思 步魯合答 玉哇失 麥里 探馬赤 拔都兒 昂吉兒 哈剌䚟 沙全 帖木兒不花

卷一百三十二‧列傳第十九 

杭忽思

杭忽思,阿速氏,主阿速國。太宗兵至其境,杭忽思率衆來降,賜名拔都兒,錫以金符,命領其土民。尋奉旨選阿速軍千人,及其長子阿塔赤扈駕親征。既還,阿塔赤入直宿衛。杭忽思還國,道遇敵人,戰歿,敕其妻外麻思領兵守其國。外麻思躬擐甲冑,平叛亂,後以次子按法普代之。

阿塔赤從憲宗征西川軍于釣魚山,與宋兵戰有功,帝親飲以酒,賞以白金。阿里不哥叛,從也里可征之,至寧夏,與阿藍荅兒、渾都海戰,率先赴敵,矢中其腹,不懼,世祖聞而嘉之,賞以白金,召入宿衛。中統二年,扈駕親征阿里不哥,追至失木里禿之地,以功復賞白金。三年,從征李璮,平之。至元五年,奉旨同不荅台領兵南征,攻破金剛臺。六年,從攻安慶府,戰有功。七年,從下五河口。十一年,從下沿江諸郡,戍鎮巢,民不堪命,宋降將洪福以計乘醉而殺之。世祖憫其死,賜其家白金五百兩、鈔三千五百貫,併鎮巢降民一千五百三十九戶,且命其子伯荅兒襲千戶,佩金符。

時失烈吉叛,詔伯荅兒領阿速軍一千往征之,與甕吉剌只兒瓦台軍戰于押里,復與藥木忽兒軍戰于禿剌及斡魯歡之地。十五年春,至伯牙之地,與赤憐軍合戰。五月,駐兵呵剌牙,與外剌台、寬赤哥思等軍合戰。其大將塔思不花樹木為柵,積石為城,以拒大軍。伯荅兒督勇士先登,拔之,伯荅兒矢中右股,別吉里迷失以其功聞,賞白金。二十年,授虎符、定遠大將軍、後衛親軍都指揮使,兼領阿速軍,充阿速拔都達魯花赤。

二十二年,征別失八里,軍于亦里渾察罕兒之地,與禿呵、不早麻軍戰,有功。二十六年,征杭海,敵勢甚盛,大軍乏食,其母乃咬真輸己帑及畜牧等給軍食,世祖聞而嘉之,賜予甚厚。大德四年,伯荅兒卒。

長子斡羅思,由宿衛仕至隆鎮衛都指揮使;次子福定,襲職,官懷遠大將軍,尋改右阿速衛達魯花赤,兼管後衛軍。至大四年,兄都丹充右阿速衛都指揮使;福定復職後衛,陞樞密同僉,命領軍一千守遷民鎮,尋授定遠大將軍、僉樞密院事、後衛親軍都指揮使,提調右衛阿速達魯花赤。二年,進資善大夫、同知樞密院事。後至元間,進知樞密院事。

步魯合荅

步魯合荅,蒙古弘吉剌氏。祖按主奴,太宗時率蒙古軍千人從諸王察合台征河西,至山丹。攻下定、會、階、文諸州,以功為元帥,佩金符,駐軍漢陽禮店,戍守西和、階、文南界,及西蕃邊境。換金虎符,真除元帥。父車里,襲職。從都元帥紐璘攻成都,宋將劉整以重兵守雲頂山,車里擊敗之,進圍其城,整遣裨校出戰,敗走,追至簡州斬之,殺三百餘人,遂拔其城。攻重慶,車里將兵千人為先鋒,渡馬湖江,敗宋兵于馬老山,俘獲百餘人。戊午,諸軍還屯灰山,宋兵夜來劫營,車里擊敗之,斬首三百級。世祖即位,賜金符,為奧魯元帥,又改征行元帥。

至元二年,車里以老疾,不任事,諸王阿只吉命步魯合荅代領其軍。至元八年,制授管軍千戶,佩金符。宋將昝萬壽攻成都,僉省嚴忠範遣步魯合荅將兵七百人禦之于沙坎,流矢中右頰,拔矢,戰愈力,大敗其軍。十一年,行院汪田哥以兵圍嘉定,步魯合荅即率其衆攻九頂山,破之,嘉定降。進攻重慶,宋軍突圍出走銅鑼峽,行院忽敦遣步魯合荅追之,至廣羊埧,斬首二百級。瀘州叛,還軍討之,步魯合荅以所部兵攻寶子寨,歲餘不下,乃造雲梯先登,急擊,遂破之,殺虜殆盡。十六年,取重慶,以功遷武略將軍、征行元帥。

二十一年,命統蒙古探馬赤軍千人從征金齒蠻,平之。都元帥蒙古歹征羅必甸,步魯合荅率游兵先行,江水暴溢,率衆泅水而渡,去城三百步而營。居七日,諸軍會城下,乃進攻之,步魯合荅先登,拔其城,遂屠之。又從征八百媳婦國,至車厘,車厘者,其酋長所居也。諸王闊闊命步魯合荅將游騎三百往招之降,不聽,進兵攻之,都鎮撫侯正死焉。步魯合荅毀其北門木,遂入其寨,其地悉平。賜金虎符,授懷遠大將軍、雲南萬戶府達魯花赤,卒。子忙古不花,襲管軍千戶。

初,按主奴三子:長車里,次黑子,次帖木兒。黑子別賜金符,為奧魯元帥,兼文州吐蕃達魯花赤,卒。其子那懷幼,以帖木兒攝其官。那懷長,解職授之,遂改授帖木兒隨路拔都萬戶,後移鎮重慶,卒。

玉哇失

玉哇失,阿速人。父也烈拔都兒,從其國主來歸,太宗命充宿衛。歲戊午,從憲宗征蜀,為游兵,前行至重慶,戰數有功。嘗出獵遇虎於隘,下馬搏虎,虎張吻欲噬之,以手探虎口,抉其舌,拔所佩刀刺而殺之。帝壯其勇,賞黃金五十兩,別立阿速一軍,使領其衆。從世祖征阿里不哥,又從親王哈必失征李璮,俱有功,賜金符,授本軍千戶。從下襄陽,又從下沿江諸城,宋洪安撫既降復叛,誘其入城宴,乘醉殺之。長子也速歹兒代領其軍,從攻揚州,中流矢卒。

玉哇失襲父職,為阿速軍千戶。從丞相伯顏平宋,賜巢縣二千五十二戶。只兒瓦歹叛,率所部兵擊之,至懷魯哈都,擒其將失剌察兒,斬于軍,其衆悉平。諸王和林及失剌等叛,從皇子北安王討之,至斡耳罕河,無舟,躍馬涉流而渡,俘獲甚衆。時北安王方戰失利,陷敵陣中,玉哇失從諸王藥木忽兒追至金山,王乃得脫歸。賞白金五十兩、鈔二千五百貫,改賜金虎符,進定遠大將軍、前衛親軍都指揮使。

諸王乃顏叛,世祖親征,玉哇失為前鋒。乃顏遣哈丹領兵萬人來拒,擊敗之。追至不里古都伯塔哈之地,乃顏兵號十萬,玉哇失陷陣力戰,又敗之,追至失列門林,遂擒乃顏。帝嘉其功,賜金帶、只孫、錢幣甚厚。乃顏餘黨塔不歹、金家奴聚兵滅捏該,從大軍討平之。既而哈丹復叛於曲連江,追擊其軍,渡河而遁。又與海都將八憐、帖里哥歹、必里察等戰於亦必兒失必兒之地,戰屢捷。

成宗時在潛邸,帝以海都連年犯邊,命出鎮金山,玉哇失率所部在行。從皇子闊闊出、丞相朶兒朶懷擊海都軍,突陣而入,大破之。復從諸王藥木忽兒、丞相朶兒朶懷擊海都將八憐,八憐敗。海都復以禿苦馬領精兵三萬人直趨撒剌思河,欲據險以襲我師。玉哇失率善射者三百人守其隘,注矢以射,竟全軍而歸。帝嘉之,賜鈔萬五千緡、金織段三十匹。海都、朶哇以兵來襲,擊走之。

武宗鎮北邊,海都復入寇,至兀兒禿,玉哇失敗之,獲其駝馬器仗以獻。時扎魯花赤孛羅帖木兒所將兵為海都困於小谷,帝命玉哇失援出之。帝喜,謂諸將曰:「今日大丈夫之事,舍玉哇失其誰能之,縱以黃金包其身,猶未足以厭朕志。」武宗南還,命玉哇失後從,敵懼莫敢近,因留之戍邊。賜以金察剌二,玉束帶、渾金段各一,仍賜秫米七十石,使為酒以犒其軍。後海都子察八兒等遣人詣闕請和,朝廷許之,遂撤邊備,玉哇失乃還。帝錄其功,賜鈔五萬貫,進鎮國上將軍,仍舊職。

大德十年五月,晝寢于衛舍,不疾而卒。子亦乞里歹襲。亦乞里歹卒,子拜住襲。

麥里

麥里,徹兀臺氏。祖雪里堅那顏,從太祖與王罕戰,同飲班真河水,以功授千戶,領徹里臺部,征討諸國,卒于河西。父麥吉襲職,從太宗定中原,以疾卒。麥里襲職,從定宗略定欽察、阿速、斡魯思諸國。從憲宗伐宋,有功。

世祖即位,諸王霍忽叛,掠河西諸城。麥里以為帝初即位,而王為首亂,此不可長,與其弟桑忽荅兒率所部擊之,一月八戰,奪其所掠扎剌亦兒、脫脫憐諸部民以還。已而桑忽荅兒為霍忽所殺,帝聞而憐之,遣使者以銀鈔羊馬迎致麥里,賜號曰荅剌罕,尋卒。子禿忽魯。

探馬赤

探馬赤,禿立不帶人。從諸王沒赤征蜀,後以兵從塔海紺卜、火魯赤、紐璘諸大帥。歲戊午,紐璘攻涪州,還至馬湖江,宋兵連艦絕江不得進,探馬赤率精兵二千擊之,奪其舟以濟。又於橫江、嘉定、宣化三縣造浮橋,以達成都,紐璘以為能,命將千人,從萬戶昔力荅略地碉門、黎、雅、土蕃。昔力荅死,行院帖赤以探馬赤為萬戶,領其軍。中統四年,授蒙古漢軍萬戶。

至元九年,從行省也速帶兒征建都,獨以銳卒千五百人,與建都兵戰于梅子嶺,大敗之,夜馳與速哥會,直擣其營,斬首數十級,生擒百餘人,獲其輜重以歸。復益兵三千人,與左丞曲立吉思乘勝進擊,建都勢蹙,請降。又從行院汪田哥、忽敦等,攻嘉定、重慶、瀘、敘諸州,以功兼崇慶府達魯花赤。十九年卒。子拜延,襲蒙古軍萬戶,戍甘州。

拔都兒

拔都兒,阿速氏,世居上都宜興。憲宗在潛邸,與兄兀作兒不罕及馬塔兒沙帥衆來歸。馬塔兒沙從憲宗征麥各思城,為前鋒將,身中二矢,奮戰拔其城。又從征蜀,至釣魚山,歿于軍。

拔都兒從征李璮,圍濟南,身二十餘戰,世祖嘉其能,賞納失思段九,命領阿速軍一千,常居左右。尋於阿塔赤內充怯薛百戶。後從塔不台南征,與敵軍戰于金剛臺,又以功受賞。師還,言於帝曰:「臣願從軍,為國效死。」世祖留之,仍命充孛可孫,兼領阿速軍,御馬必令鞚引。

至元二十三年,授廣威將軍、後衛親軍副都指揮使,賜虎符。明年夏,從征乃顏于亦迷河,擒僉家奴、塔不台以歸,賞鈔及衣段,加定遠大將軍。大德元年卒。

子別吉連襲。至大四年,河東、陝西、鞏昌、延安、燕南、河北、遼陽、河南、山東諸翼衛探馬赤爭草地訟者二百餘起,命往究之,悉正其罪,積官懷遠大將軍。致和元年,從丞相燕鐵木兒擒倒剌沙黨烏伯都剌等,領諸衛軍守居庸關及諸要害地。天曆元年十月,王禪兵掩至羊頭山,攻破隘口,勢甚張,別吉連從丞相擁衆奮擊之,突入其軍,王禪敗走,文宗賜御衣二襲、三珠虎符,及弓矢、甲冑、金帛等物,以旌其功。尋以疾辭,子也連的襲。

昂吉兒

昂吉兒,張掖人,姓野蒲氏,世為西夏將家。歲辛巳,父甘卜率所部歸太祖,以其軍隸蒙古軍籍,仍以甘卜為千戶主之。從木華黎出征,病卒。

昂吉兒領其父軍,從征諸國有功。至元六年,授本軍千戶,佩金符。俄略地淮南,所向無前。時國兵初南,塞馬當暑,往往疥癘,昂吉兒以所部馬入太行療之,所病良已。由是軍中馬病者,率以屬焉,歲療馬以萬數。宋輸糧金剛臺,意將深入,昂吉兒將兵馳往,斷其輸道,因上言:「河南邊郡與宋對境,宋兵時為邊患,唐州東南皆大山,信陽在蔡州南,南直九里、武陽、平靖、五水等關,宋兵必經諸關以入,信陽實其咽喉,守禦莫急焉。往年金亡,朝廷得壽、泗、襄、郢,而不留兵守,卒使宋得之,請城信陽,以扼宋。」得旨,令率河西軍一千三百人城之,城成。

九年,加明威將軍、信陽軍萬戶,佩虎符,分木華黎及阿朮所將河西兵俾將之。加懷遠大將軍。丞相伯顏渡江,留阿朮定淮南東道,其西道則屬之昂吉兒,駐兵和州。宋淮西制置夏貴遣侯都統將兵四萬來攻,有謀內應者悉誅之,潛兵出千秋澗,塞其歸路,因出城奮擊,大敗之,獲人馬千計。鎮巢軍降,阿速軍戍之,人不堪其橫,都統洪福盡殺戍者以叛。昂吉兒攻拔其城,擒福及董統制、譚正將。遂攻廬州,夏貴使人來言曰:「公毋吾攻為也,吾主降,吾即降矣。」宋亡,貴舉所部納款。昂吉兒入廬州,民按堵無所犯,遷鎮國上將軍、淮西宣慰使。

宋丞相文天祥復起兵海道,舒民張德興應之,襲破興國、德安諸郡,還據司空山。詔昂吉兒攻之,一戰而定,殺張德興,執其三子以獻。

江左初平,官制草創,權臣阿合馬納賂鬻爵,江南官僚冗濫為甚,郡守而下佩金符者多至三四人,由行省官舉薦超授宣慰使者甚衆,民不堪命。昂吉兒入朝,具為帝言之,且枚舉不循資歷而驟陞者數人。帝驚曰:「有是哉!」因謂姚樞等曰:「此卿輩所知,而不為朕言,昂吉兒顧言之邪。」即命偕平章哈伯、左丞崔斌、翰林承旨和魯火孫、符寶奉御董文忠減汰之,選曹以清。仍詔諭江淮軍民,俾通知之。

時兩淮兵革之餘,荊榛蔽野,昂吉兒請立屯田,以給軍餉,帝從之。既而阿塔海言:「屯田所用人牛農具甚衆,今方有事日本,若復調發民兵,將不勝動搖矣。」議遂寢。未幾,宣慰使燕公楠復以為言,帝乃遣數千人,即芍陂、洪澤試之,果如昂吉兒所言,乃以二萬兵屯之,歲得米數十萬斛。加輔國上將軍、河南行省參知政事、淮西宣慰使都元帥,進驃騎衛上將軍、行中書省左丞,加龍虎衛上將軍、行尚書省右丞,兩官皆兼淮西使、帥。

日本不庭,帝命阿塔海等領卒十萬征之。昂吉兒上疏,其略曰:「臣聞兵以氣為主,而上下同欲者勝。比者連事外夷,三軍屢衂,不可以言氣,海內騷然,一遇調發,上下愁怨,非所謂同欲也,請罷兵息民。」不從。既而師果無功。

昂吉兒屢為直言,雖帝怒甚,其辭不少屈。臺臣慮昂吉兒難制,以牙以迷失不畏強禦,奏為本道按察使以察之。牙以迷失時捃摭昂吉兒細故以聞,及廷辨,帝察其無他,輒遷其官,後竟以微過罪之。元貞元年卒。

子五人,其顯者曰昂阿禿,廬州蒙古漢軍萬戶府達魯花赤;曰暗普,海北海南道肅政廉訪使。孫教化的,世襲千戶。

哈剌

哈剌,哈魯氏。初從軍攻襄樊,蒙古四萬戶府辟為水軍鎮撫。至元十二年,從丞相伯顏渡江,改管軍百戶,賞甲冑、銀鞘刀。十二年秋,從丞相阿朮與宋兵戰焦山,敗之,獲海舟二。阿朮與王世強招討造白鷂海船百艘,就四十一萬戶翼摘遣漢軍三千五百、新附軍一千五百,俾哈剌、王世強并統之。攻宋江陰、許浦、金山、上海、崇明、金浦皆下之,獲海船三百餘艘,遂戍澉浦海口。

十三年春,行省檄充沿海招討副使。宋將張世傑舟師至慶元朐山東門海界,哈剌追之,獲船四艘,上其功,行省增撥軍七百并舊所領士卒,守定海港口。秋七月,宋昌國州、朐山、秀山戍兵舟師千餘艘,攻奪定海港口,哈剌迎擊,虜其裨將并海船三艘。八月,宋兵復攻定海港口,哈剌擊退之,行省檄充蒙古漢軍招討使。十月,哈剌引兵至溫州青門,遇宋兵,奪船五艘,遣使諭溫州守臣家之柄以城降。十一月,至福州,奪宋海船二十艘,擒毛監丞等。

十四年,賜金符,宣武將軍、沿海招討副使,行省檄充沿海經略副使,俾與劉萬戶行元帥府事於慶元,鎮守沿海上下,南至福建,北趾許浦。六月,行省檄充沿海經略使,兼左副都元帥,督造海船千艘。八月,有旨:江西省右丞塔出等進兵攻廣南,哈剌以兵從。十月,進昭勇大將軍、沿海招討使。時宋處州兵復溫州,哈剌歹率兵復取之。進至潮陽縣,宋都統陳懿等兄弟五人以畬兵七千人降。塔出兵攻廣州,踰月未下,哈剌引兵繼至,諭宋安撫張鎮孫、侍郎譚應斗以城降。從攻張世傑于大洋,獲其軍資器械不可勝計。諭南恩州,宋閤門宣贊、舍人梁國傑以畬軍萬人降。

十五年,還軍慶元。秋八月,入覲,帝問曰:「汝何氏族?」對曰:「臣哈魯人。」賜金織文衣、鞍勒,擢昭武大將軍、沿海左副都元帥、慶元路緫管府達魯花赤,將所部軍戍海口。十六年,日本商船四艘,篙師二千餘人至慶元港口,哈剌歹諜知其無他,言于行省,與交易而遣之。海賊賀文達、顧潤等寇掠海島,哈剌歹諭降之,得舟六十餘艘。十八年,擢輔國上將軍、都元帥,從國兵征日本,值颶風,舟回。明年二月,還戍慶元。二十二年,罷都元帥,改沿海上萬戶府達魯花赤。

二十四年,入朝,帝問日本事宜,哈剌歹應對甚悉,令還戍海道。授浙東宣慰使,賜金織文段、玉束帶、鞍勒、弓矢有差。二十五年,樞密以水軍乏帥,奏兼前職。冬,徵入見。明年,拜金吾衛上將軍、中書左丞,行浙東道宣慰使,領軍職如故。

大德五年,徵入見。擢資德大夫、雲南行省右丞,偕劉深征八百媳婦國。至順元年,宋龍濟等叛,喪師而還,深誅,哈剌歹亦以罪廢。十一年,以疾卒于汝州。皇慶元年,贈榮祿大夫、平章政事、鞏國公,諡武惠。子哈剌不花,襲沿海萬戶府達魯花赤。

沙全

沙全,哈剌魯氏。父沙的,世居沙漠,從太祖平金,戍河南柳泉,家焉。全初名抄兒赤,甫五歲,為宋軍所虜,年十八,留劉整幕下,宋人以其父名沙的,使以沙為姓,而名曰全。全久居宋,險固備知之。

中統二年,整以瀘州來歸,全與之同行,宋軍追之,全力戰得脫,授管軍百戶。至元三年,整出兵雲頂山,與宋將夏貴兵遇,全擊殺甚衆。五年,命整領都元帥事,出師圍襄樊,以全為鎮撫。整遣全率軍攻仙人山、陳家洞諸寨,破之,陞千戶,賜銀符。敗宋將張貴,拔樊城,與劉整軍會。修正陽城,引兵渡淮,與宋將陳安撫戰,敗之。十二年,從丞相阿朮與宋將張世傑、孫虎臣大戰于焦山,水陸並進,宋人不能支,盡棄鼓旗走,獲其將士三十三人。從攻常州,克之,乘勝下沿海諸城。至華亭,戒士卒毋殺掠,遂傾城出降,以功授華亭軍民達魯花赤。

時民心未定,有未附鹽徒聚衆數萬掠華亭,全擊破之,籍其名得六千人,請于行省,遣屯田于淮之芍陂。行省以邑人新附,時有叛側,委萬戶忽都忽等體察,欲屠其城,全言:「鹽卒多非其土人,若屠之,枉死者衆。」以死保其不叛,遂止。賜金符,加武略將軍,兼領鹽場,職如舊。尋陞華亭為府,以全為達魯花赤,賜虎符。時盜賊蜂起,其最盛者有衆數千人,全悉招來之,境內得安。改松江萬戶府達魯花赤,始專領軍政。

二十二年,召見,遷隆興萬戶府達魯花赤,得請,復舊名曰抄兒赤。未幾,帝以為松江瀕海重地,復命鎮之,賜三珠虎符,卒于官。

帖木兒不花

帖木兒不花,荅荅里帶人。父帖赤,歲乙未,同都元帥塔海紺卜將兵入蜀,并將蒙古也可明安、和少馬賴及砲手諸軍,攻下興元、利、劍、成都諸郡,所降宋將小王太尉之衆,悉隸麾下。中統二年,賜虎符,授西川便宜都元帥。俄進行樞密院,率諸軍略定西川未下郡邑。至元元年,遷益都等路統軍使,死軍中。

帖木兒不花,中統初入備宿衛。至元七年,授虎符,代張馬哥為淄萊水軍萬戶,將其衆赴襄陽,與宋將范文虎戰于灌子灘,手殺四十餘人,奪其戰艦,追至雲勝洲,大敗之。行省上其功,賜白金五十兩、衣一襲、鞍轡一副。九年,授益都新軍萬戶。十一年,改益都、淄萊新軍萬戶。

從丞相伯顏伐宋,敗其大將夏貴於陽羅堡。大軍渡江,論其功最多,賜白金五百兩。又從下鄂、蘄、黃、江、建康、常、秀、蘇、杭諸郡,累加昭武大將軍。從參知政事阿剌罕略定紹興、溫、台、福建諸郡,授台州路緫管府達魯花赤,遷廣東宣慰使。

十六年,加都元帥。追宋將張世傑於香山島,世傑死,降其衆數千人。廣東諸郡及海島盡平,領諸降臣及將校之有功者,入見於大安閣,命太府監視其身,製銀鼠裘成,親賜予之,授中書左丞,行省江西,其餘爵賞有差。二十五年,拜四川等處行尚書省平章政事,兼緫軍務,改行中書省平章政事。

其兄帖木脫斡,初以蒙古軍千戶從伐蜀有功,行樞密院承制授萬戶。并將列別朮、塔海帖木兒、也速帶兒、匣剌撒兒四千戶軍,從大軍攻重慶。重慶降,收其衆,徇下流諸城,留鎮夔門,兼本路安撫司達魯花赤。進懷遠大將軍、蒙古軍萬戶。遷定遠大將軍,兼嘉定守鎮萬戶、本路緫管府達魯花赤。尋陞鎮國上將軍、諸蠻夷部宣慰使,加都元帥。亦奚不薛蠻畔,與岳剌海會雲南兵討平之。改征緬都元帥,死于軍。子忽都荅兒嗣。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一百三十一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