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卷1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三十二 元史
卷一百三十三 列傳第二十
卷一百三十四 

塔出 拜延 也罕的斤 葉仙鼐 脫力世官 忽剌出 重喜 旦只兒 脫歡 完者都拔都 失里伯 孛蘭奚 怯烈 暗伯 也速䚟兒 昔都兒

卷一百三十三‧列傳第二十 


塔出

塔出,蒙古札剌兒氏。父札剌台,歷事太祖、憲宗。歲甲寅,奉旨伐高麗,命桑吉、忽剌出諸王並聽節制。其年,破高麗連城,舉國遁入海島。己未正月,高麗計窮,遂內附,札剌台之功居多。

塔出以勳臣子,至元十七年授昭勇大將軍、東京路緫管府達魯花赤。十八年,召見,賜鈔六十錠,旌其廉勤。陞昭毅大將軍、開元等路宣慰使,改遼東宣慰使。二十二年,入覲,帝慰勞久之,且問曰:「太祖命爾父札剌台聖旨,爾能記否?」塔出應對周旋,不踰禮節,帝嘉之,賜以玉帶、弓矢,拜龍虎衛上將軍、東京等路行中書省右丞。復授遼東道宣慰使。

塔出探知乃顏謀叛,遣人馳驛上聞,有旨,命領軍一萬,與皇子愛也赤同力備禦。女直、水達達官民與乃顏連結,塔出遂棄妻子,與麾下十二騎直抵建州。距咸平千五百里,與乃顏黨太撒拔都兒等合戰,兩中流矢。繼知其黨帖哥、抄兒赤等欲襲皇子愛也赤,以數十人退戰千餘人,扈從皇子渡遼水。乃顏軍來襲,塔出轉鬪而前,射其酋帖古歹,中其口,鏃出於項,墮馬死,追兵乃退。遂軍懿州,州老幼千餘人,焚香羅拜道傍,泣曰:「非宣慰公,吾屬無遺種矣。」塔出曰:「今日之事,上賴皇帝洪福,下賴將士之力,吾何功焉。」至遼西羆山北小龍泊,得叛酋史禿林台、盧全等納款書,期而不至,塔出即遣將討擒之,又獲其黨王賽哥。復與曲迭兒大王等戰,破之,將士欲俘掠,塔出一切禁止。與僉院漢爪、監司脫脫台追乃顏餘黨,北至金山,戰捷。帝嘉其功,召賜黃金、珠璣、錦衣、弓矢、鞍勒。

二十八年,賜明珠虎符,充蒙古軍萬戶。是歲,復領軍討哈丹於女直,還攻建州,逐阿海投江死。明年,哈丹涉海南,襲高麗,塔出復進兵討之。入朝,世祖嘉其功,眷遇彌渥,復賜珍珠上服,拜榮祿大夫、遼陽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兼蒙古軍萬戶,卒于位。

子荅蘭帖木兒,中奉大夫、遼陽省參知政事。

拜延

拜延,河西人。父火奪都,以質子從太祖征河西,太祖立質子軍,號禿魯花,遂以火奪都為禿魯花軍百戶。太宗朝,都元帥紐璘承制以為千戶,從征西川。忽都叛於臨洮,世祖命火奪都等以蒙古、漢軍從大軍往討之。

火奪都卒,拜延襲。至元九年,制授征行千戶,佩金符。十年,宋師侵成都,四川僉省嚴忠範遣拜延迎擊,大敗之。又從行省也速帶兒攻嘉定,從行院忽敦取瀘、敘,攻重慶,數有戰功。十二年,行院承制以為東西兩川蒙古漢軍萬戶。緫帥汪田哥用兵忠州,命拜延將兵二千,往涪州策應之。宋人伺知田哥回,以舟師順流而下,邀于青江,拜延引兵馳赴,擒其部將李春等十七人,取其軍資,焚其戰艦。

十三年,瀘州復叛,行院遣拜延領兵趨瀘之珍珠堡,敗其將王世昌,俘掠其民人孳畜,移兵戍暗溪寨。宋合州兵來援,拜延生擒百餘人,戮之,遂克瀘州。行院副使卜花進兵圍重慶,遣拜延將兵游擊,獲大良平李立所遣諜者四人。重慶降,制授宣武將軍、蒙古漢軍緫管。

十九年,從緫帥汪田哥入見,陞懷遠大將軍、管軍萬戶,改賜金虎符,卒。子荅察兒嗣,授明威將軍、興元金州萬戶府達魯花赤。

也罕的斤

也罕的斤,匣剌魯人。祖匣荅兒密立,以斡思堅國哈剌魯軍三千來歸於太祖,又獻羊牛馬以萬計。以千戶從征回回諸國,又從睿宗及折別兒諭降河西諸城,後從攻臨洮死焉。父密立火者,從太宗滅金,又從憲宗攻蜀,為萬戶府達魯花赤,歿于軍。

中統二年,也罕的斤為千戶,數有戰功,下五花、石城、白馬等寨。至元七年,宋兵入成都,也罕的斤以兵四百人與之相拒四日,宋兵退,追擊於眉州,大破之,授蒙古匣剌魯河西漢軍萬戶,戍眉州。從圍嘉定,築懷遠寨以守其要害,宋兵出戰,輒敗。

十二年,入朝,賜對衣、玉束帶、白金百兩,加昭勇大將軍、上萬戶,益兵萬人。會圍重慶,盡督馬湖江兩岸水陸軍馬。十四年,從圍瀘州,攻神臂門,先登拔之。從行樞密副使卜花攻重慶,屯佛圖關,屢戰有功,移屯堡子頭,宋守將趙安開門降。重慶既平,復將其衆,略地思州,得降將百餘人,加昭毅大將軍。帝以西川新附,選能鎮撫之者,授嘉定軍民、西川諸蠻夷部宣撫司達魯花赤,增戶萬餘。進奉國上將軍、四川宣慰使、都元帥。

十七年,征斡端,拜雲南行省參知政事。二十一年,與右丞太卜、諸王相吾荅兒分道征緬,造舟于阿昔、阿禾兩江,得二百艘,進攻江頭城,拔之,獲其銳卒萬人,命都元帥袁世安守之。且圖其地形勢,遣使詣闕,具陳所以攻守之方。

先是,既破江頭城,遣黑的兒、楊林等諭緬使降,不報,而諸叛蠻據建都太公城以拒大軍,復遣僧諭以禍福,反為所害,遂督其軍水陸並進,擊破之,建都、金齒等十二城皆降,命都元帥合帶、萬戶不都蠻等以兵五千戍之。二十八年,改四川行樞密副使,卒。

子二人:火你赤的斤,雲南都元帥;也連沙,襲蒙古軍萬戶。

葉仙鼐

葉仙鼐,畏吾人。父土堅海牙,以才武從太祖、太宗平金及西夏,俱有功。

仙鼐幼事世祖於潛藩,從征土蕃、雲南,常為前驅。歲己未,伐宋,至鄂州,先登奪其外城。中統元年,從征阿里不哥,與其黨遇,大呼馳擊之,其衆駭潰,賞白金貂裘。明年,討李璮,以功賞白金五百兩。授西道都元帥、金虎符、土蕃宣慰使。仙鼐素熟夷情,隨地阨塞設屯鎮撫之,恩威兼著,頑獷皆悅服。賜金幣鈔及玉束帶。為宣慰使歷二十四年,遷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尋改江西行省平章政事。巨盜鍾明亮積年為害,仙鼐討擒之。

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召還,賜玉帶,改陝西行省平章政事。謝事歸隴右,十年卒。贈協恭保節功臣、太保、儀同三司、上柱國、鞏國公,諡敏忠。

子完澤,太子詹事,進金紫光祿大夫、中書平章政事。

脫力世官

脫力世官,畏吾人也。祖八思忽都探花愛忽赤,國初領畏吾、阿剌溫、滅乞里、八思四部,以兵從攻四川,歿于軍。父帖哥朮探花愛忽赤,憲宗命長渴密里及曲先諸宗藩之地。渾都海、阿藍荅兒叛,執帖哥朮械繫之。帖哥朮破械脫走,入覲世祖,賜金符,襲父職,命率所部兵就征之,以功賜衣服、弓矢、鞍勒。又命從諸王奧魯赤討建都,平之,陞昭勇大將軍、羅羅斯副都元帥、同知宣慰司事。至西蕃境上,蕃酋必剌充遮道不得進,帖哥朮戰却之,道遂通。事聞,賜金虎符,賞白金及衣二襲。卒于官。

脫力世官襲職,為武德將軍、羅羅斯副都元帥、同知宣慰司事。其所部有產金戶叛服不常,脫力世官往討平之。定昌路緫管谷納叛,與其千戶阿夷謀率衆渡不思魯河,脫力世官引兵戰,擒阿夷,殺之。德平路落來民又叛,脫力世官又討平之。

亦奚不薛地未附,民多立寨,依險自保。詔雲南行省調羅羅斯蒙古軍四百人,羅羅章六百人,屬脫力世官,從左丞愛魯往討之。脫力世官先至,拔其寨。愛魯命率兵攻羅羽,抵落穿,奪其關,獲馬牛羊以給士卒;又命與萬戶兀都蠻攻怯兒地,其酋長阿失據山寨不下,脫力世官先登,破之。愛魯遂命脫力世官緫左手四翼兵,討平亦奚不薛。又有蠻子童者,立寨于納土原山,行省復命脫力世官以蒙古、爨、僰軍與行省參政阿合八失攻之,子童窮蹙,遂降。進兼管軍副萬戶。蠻細狗、折興等及威龍州判官阿遮皆憑險為亂,脫力世官夜入據其寨,賊散走,遣兵搜山谷,獲阿遮於深菁,斬之,籍其民五百餘戶為農。

脫力世官入覲,授三珠虎符,加懷遠大將軍、羅羅斯宣慰使,兼管軍萬戶。既還治,括戶口,立賦稅,以給屯戍。昌州蘇你、巴翠等作亂,脫力世官以雲南王命討降之,徙其衆於昌州平川。鎮守千戶任世祿以所部二千人乘間遁去,屯威龍州,脫力世官先據其要路阨之,世祿降。未幾入覲,卒於京師。

子唆南班,由宿衛襲職,佩三珠金虎符,官至鎮國上將軍。

忽剌出

忽剌出,蒙古氏。曾祖阿察兒,事太祖,為博兒赤。祖赤脫兒,從太宗征欽察、康里、回回等國有功,為涿州達魯花赤,卒。伯父哈蘭朮襲職,佩金符,以功稍遷益都路蒙古萬戶,歿於軍。

忽剌出襲哈蘭朮職,初授昭勇大將軍。至元十二年,攻宋六安軍,行省命領諸軍戰艦,遇宋軍,敗之,有旨褒賞。軍次安慶,忽剌出及參政董文炳領山東諸軍與宋孫虎臣等戰于丁家洲,大敗之,俘其將校三十七、軍五千、船四十。戰于朱金沙,又敗之。七月,及宋人戰于焦山江中,時丞相阿朮督戰,忽剌出與董文炳冒矢石沿流鏖戰八十里,身被數傷,裹創殊死戰。宋張殿帥攻呂城,忽剌出與萬戶懷都生擒之。從下常州,略地蘇、湖、秀州,至長橋,大敗宋軍。大軍至臨安,伯顏命忽剌出守浙江亭及北門,敗揚州軍于揚子橋,又敗真州軍,追李庭芝至通州海口,盡降淮東諸州。江南平,加昭毅大將軍,尋遷湖州路達魯花赤。

十四年,進鎮國上將軍、淮東宣慰使。奉旨屯守上都,改嘉議大夫、行臺御史中丞。陞資善大夫、福建行省左丞。遷江淮行省,除右丞。拜榮祿大夫、江浙行省平章政事,以疾卒。

重喜

重喜,束呂糾氏。祖塔不已兒,事太宗,為招討使征信安、河南,授金虎符,改征行萬戶,卒。父脫察剌襲職,歲己未,從南征,破十字寨。時重喜從行,戰亦屢捷,左足中流矢,勇氣益倍,世祖親勞之,曰:「汝年幼,能為朕宣力如是,深可嘉尚。」父卒,重喜襲職。

中統三年,從征李璮有功。四年,命領兵鎮莒州。至元二年,奉旨築十字路城,備守禦,重喜常率兵游擊。四年,從抄不花征泗州。時蔡千戶為宋兵所圍,重喜奮戰,救之。五年,入覲,帝嘉其功,賜白金、金鞍、弓矢。修正陽城。

十一年,宋兵圍正陽,從大軍戰,敗之。十二年,從下漣海諸城,又敗宋將李提轄,遂駐兵瓜洲。十三年夏六月,宋都統姜才率師來攻,迎戰,却之。秋七月,從大軍襲擊宋將李庭芝于泰州,進昭勇大將軍、婺州路緫管府達魯花赤,卒。子慶孫襲。

旦只兒

旦只兒,蒙古荅荅帶人。至元七年,從征蜀,敗宋兵於馬湖江,斬首百餘級。九年,從征建都蠻。十一年,從攻嘉定,敗宋兵於夾江,又從攻下瀘、敘諸州,進圍重慶,敗宋將張萬。瀘州叛,諸軍將攻瀘,旦只兒先將其衆據紅米灣,與宋兵戰,敗之。進至安樂山,復敗宋軍,斬首五百餘級,獲戰艦四。宋兵邀漕舟於安樂山,擊走之,遂破其石磐寨。十四年春,抵瀘州,奪其戰艦五艘,還至安樂山,復與宋兵戰,殺數十人,從諸軍拔瀘州。張萬舉兵欲向合州,旦只兒以銳卒千人邀擊於龍坎,斬首百餘級,萬引却。賜銀符,授管軍千戶。

從征斡端,至甘州。賜金符,陞緫管。十九年,從諸王合班、元帥忙古帶軍至斡端,與叛王兀盧等戰,勝之。二十年,諸王八巴叛,以兵來攻,旦只兒獨破其五百餘衆,拔亡卒二千餘人以出,進副萬戶,還戍長寧軍。宋好止寨以兵來襲,旦只兒擊走之,斬首百餘級,生獲三十餘人。二十六年,賜金虎符,授信武將軍、平陽等路萬戶府達魯花赤,卒。子建都不花襲。

脫歡

脫歡,札剌兒台氏。祖菊者。父脫端,為萬戶,從皇子闊出、忽都禿略汴、宋、睢、宿等州。歲癸丑,鎮蔡州。脫端卒,子不花襲。不花卒,弟阿藍荅兒襲。阿藍荅兒卒,弟長壽襲,並為千戶守蔡。

長壽卒,脫歡襲,加武略將軍,佩金符。從丞相阿朮攻陽邏堡,累有戰功。渡江攻鄂漢諸州,下之。會宋軍于丁家洲,脫歡突入,奪戰艦數艘,攻建康、太平等郡,下之。宋都統姜才攻揚子橋堡,脫歡率精兵出堡東逆之,斬殺幾盡,俄而宋軍復集堡北,遂奮擊走,追至揚州,殺傷甚衆。會萬戶昔里罕入朝,道滁州,為宋兵所遮,擊敗宋兵,出昔里罕。從攻揚州,至泥湖,遇宋軍,奪三十餘艘,遂進兵蘇州,與宋軍戰,擒柳奉使。

至元十三年,右丞相遣脫歡援高郵軍,未至二十里,會宋將率兵來漕高郵粟,與戰擒之。有頃,宋高郵都統復率二萬人至,擊敗之。

十四年春,授懷遠大將軍、太平路緫管府達魯花赤。會只里瓦帶寇北邊,帝命脫歡往討之,戰,左臂中流矢二,帝慰勞之,賜鎧甲、弓矢、鞍勒、鈔千五百緡。十五年春,從親王斡魯忽台、丞相孛羅西征有功,加定遠大將軍、福州路緫管府達魯花赤。平閩盜,改武昌路,卒。

完者都拔都

完者都拔都,欽察氏,其先彰德人。以才武從軍。歲己未,從世祖攻鄂州,登城斬馘,賞銀五十兩。中統三年,從諸王合必赤征李璮於濟南,力戰有功。至元四年,從萬戶木花里掠地荊南,至襄陽,與宋兵戰,屢勝之。遂為梯登樊城,焚樓櫓,勇冠三軍。十一年,授武略將軍、彰德南京新軍千戶。攻沙洋、新城,始授金符,領丞相伯顏帳前合必赤軍。渡江論功,改武義將軍。戰于丁家洲及揚子橋、焦山,破常州,入臨安,攻泰州新城皆預焉。

江南歸附,入見,賜號拔都兒,佩金虎符,遷信武將軍、管軍緫管、高郵軍達魯花赤。首以興學勸農為務,四方則之。郡有虎傷人,手格殺之。既而高郵陞為路,進懷遠大將軍、高郵路達魯花赤。十六年,進昭勇大將軍、管軍萬戶。

十八年,閩賊陳吊眼作亂,擢鎮國上將軍、福建等處征蠻都元帥,賜翎根甲,命往討之。破其營,擒吊眼,至漳州斬以示衆。加管軍萬戶,兼高郵路達魯花赤,賞賜無筭。二十三年,進驃騎衛上將軍、江浙等處行中書省左丞,仍管軍萬戶。遷浙西行中書省右丞,行浙西宣慰使。二十七年,轉資德大夫、江西等處行樞密院副使,兼廣東宣慰使。

元貞元年,入朝,拜榮祿大夫、江浙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卒于官,年五十九。贈效忠宣力定遠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尉、上柱國,追封林國公,諡武宣。

失里伯

失里伯,蒙古人。祖怯古里禿,從太祖經略西夏有功。又隸諸王朮赤台,領寶兒赤,與金人戰,歿于陣。父莫剌合嗣,從征阿藍荅兒亦有功,世祖賜以白金五十兩。

失里伯世其職,由樞密院斷事官為河南行中書省斷事官。至元七年,佩金虎符,引水軍四萬攻襄陽。八年七月,宋將范文虎來援,失里伯敗其軍,進圍樊城,先登。戰于鹿門,與諸軍擒其將張貴。十年,遷昭勇大將軍,為耽羅國招討使。奉旨入見上都,改管軍萬戶,領襄陽諸路新軍。從丞相伯顏等渡江,破獨松關,下長興,取湖州,行安撫司事。

十四年,授湖州緫管,進鎮國上將軍、淮西道宣慰使。十八年卒。子塔剌赤,曲靖等路宣慰使。

孛蘭奚

孛蘭奚,雍吉烈氏,世居應昌。祖忙哥,以后族備太祖宿衛。父律實,狀貌魁偉,有謀,善騎射。太宗嘗問以軍旅之事,應對稱旨,即命為千戶。尋以為齊王府司馬。後從睿宗伐金有功,詔還宿衛,以疾卒。

孛蘭奚英邁有父風,幼孤,能自刻厲如成人,暇日習弓馬,夜則讀書。其母嘗訓之曰:「汝父忠勇絕人,天不假年,汝能自立,則汝父歿無憾矣。」孛蘭奚由是感激,期以成父之志。從軍有功,襲父官,為齊王司馬。

世祖親征乃顏,以齊王兵從,兵始交,孛蘭奚躍馬陷陣,斬其旗,所嚮披靡,世祖遙望見壯之。有頃,乃顏兵遁走,孛蘭奚馳歸以捷聞。世祖大悅,勞之曰:「無忝汝父矣。」賜黃金五十兩、金織文二匹,授宣威將軍、信州路達魯花赤。時江南初附,布宣上意,與民更始。期年,郡中大治,部使者以聞,帝獎嘆久之,即遣使賜以上尊。俄以疾卒,年三十三。贈河間路達魯花赤,追封范陽郡侯。

子脫穎溥化,歷監察御史、河南廉訪副使、郴州路達魯花赤。

怯烈

怯烈,西域人,世居太原,由中書譯史從平章政事賽典赤經略川、陝。至元十二年,立雲南行省,署為幕官,諸洞蠻夷酋長款附,怯烈功居多。十五年,分省大理,會緬人入寇,怯烈即以戰具資軍士,討平之,授行中書省左右司員外郎。

十八年,平章納速剌丁遣詣闕敷奏邊事,世祖愛其聰辨練達,錫虎符,拜鎮西平緬麓川等路宣撫司達魯花赤,兼管軍招討使。成都、烏蒙諸驛阻絕,怯烈市馬給傳,往來便之。俄被召上京,問以征緬事宜,奏對稱旨,賜幣帛及翎根甲。諸王相吾荅兒、右丞太卜征緬,命怯烈率兵船為鄉導,拔其江頭城,振旅而還。復從雲南王入緬,緫兵三千屯鎮驃國,設方略招徠其黨,由是復業者衆。

後入覲,世祖慰勞之,詢以緬國始末。擢正議大夫、僉緬中行中書省事,佩金符。頒詔于緬,宣布威德,緬王稽顙稱謝,遣世子信合八的入貢。遷通奉大夫、雲南諸路行中書省參知政事。進資善大夫、雲南諸路行中書省左丞。大德四年,以疾卒。

暗伯

暗伯,唐兀人。祖僧吉陀,迎太祖于不倫荅兒哈納之地。太祖嘉其效順,命為禿魯哈必闍赤,兼怯里馬赤。父禿兒赤襲職,事憲宗,累官至文州禮店元帥府達魯花赤。

暗伯弱冠入宿衛,性嚴重剛果,有大志。嘗親迎于燉煌,阻兵不得歸,乃客居於于闐宗王阿魯忽之所。世祖遣薛徹干等使阿魯忽以通好,阿魯忽留使者數年弗遣,暗伯悉以己馬駝厚贐之,令逃去。薛徹干等得脫歸,具以白世祖,世祖稱歎久之。既而命元帥不花帖木兒等征于闐,暗伯乘間至行營,見薛徹干於帳中,薛徹干曰:「公之忠義,已上聞矣。」不花帖木兒遂承制命暗伯權充樞密院客省使。俄有旨護送暗伯妻子來京師。

未幾,宗王乃顏叛,世祖親征,暗伯在行間,屢捷,命為克流速不魯合不周兀等處萬戶。又諸王哈魯、駙馬禿綿荅兒等叛,暗伯率所部兵戰于克流速石巴禿之地,身中七創,所乘馬亦中二矢,自旦至晡,鏖戰愈力,刺禿綿荅兒殺之,生擒哈魯以獻。世祖嘉其功,命長唐兀衛,兼僉樞密院事。凡分立諸色五衛軍職、襲替屯戍之法,多所更定。歷同僉、副樞、同知,至知樞密院事,以疾終于位。贈推忠保節功臣、資善大夫、甘肅等處行中書省右丞、上護軍、寧夏郡公,諡忠遂。

子阿乞剌,知樞密院事;亦憐真班,湖廣省左丞。

也速兒

也速兒,康里人。父愛伯,伯牙兀氏。太祖時率衆來歸。初,以五十戶從軍南征,力戰而死。也速兒世其官。從丞相伯顏經略襄樊,攻百丈山、鸛子灘功居最。及襄樊圍合,即被甲先登,賞銀鈔百兩。明年,破復州,殺其將,以功陞百戶。主帥言賞不足其勞,世祖賜金符,加為千戶,督五路招討。至元十六年,改金虎符,管軍緫管。

江南平,錄功,進懷遠大將軍、管軍萬戶。領江淮戰艦數百艘,東征日本,全軍而還。有旨,特賜養老一百戶,衣服、弓矢、鞍轡有加。二十二年,移鎮泰州。時籍民丁為兵,得萬人,以也速兒為欽察親軍指揮使統之。大德三年,以疾卒。

子七人:曰教化的;曰黑廝,襲父職,以疾卒;曰黑的,牧馬同知;曰延壽,襲兄職;曰拜顏,領哈剌赤;曰完澤帖木兒,廣德路萬戶達魯花赤;曰哈剌章。

昔都兒

昔都兒,欽察氏。父禿孫,隸蒙古軍籍。中統三年,從丞相伯顏討李璮叛,以功授百戶。至元十年,告老,以昔都兒代之。

十一年,昔都兒從大軍南征,攻取襄陽、唐、鄧、申、裕、鈞、許等州,累功授忠顯校尉、管軍緫把,賜銀符,將其父軍。十四年,從諸王伯木兒追擊折兒凹台、岳不忽兒等於黑城哈剌火林之地,平之。十七年,賜金符,陞武略將軍、侍衛軍百戶。時亡宋猶有未附城邑,昔都兒言於省,願自舉兵下之,省從其請,諸城聞風而附。

二十四年,賜虎符,進宣武將軍、漢洞右江萬戶府達魯花赤。是年秋七月,領洞軍從鎮南王征交趾。冬十月,至其境,駐兵萬劫,右丞阿八赤命進兵,拔其一字城,射交人,奪其戰艦七。明年春正月,大兵進逼偽興道王居,與交人戰于塔兒山,奮戈撞擊之,右臂中毒矢,流血盈掬,灑血奮戰,射死交人二十餘,仍督諸軍乘勝繼進,大敗之,遂入其都城。四月,戰于韓村堡,擒其將黃澤。是夜二鼓,交人突至,謀劫營,官軍堅壁以待,敵失計,詰旦,鳴鼓出營,交人却,追殺甚衆。還營,立木柵,增邏卒,交人不敢犯。五月,鎮南王引兵還,以昔都兒為前軍,行次陷泥關,戰數十合,交人却,遂還迎鎮南王于女兒關。交人四萬餘截其要道,時我軍乏食,且疲於戰,將佐相顧失色,昔都兒率勇士奮戈衝擊之,交人却二十餘里,遂得全師而還。鎮南王閔其勞,命樞密臣奏陞其秩。

二十六年,賜虎符,授廣威將軍、炮手軍匠萬戶府達魯花赤。大德二年卒。子也先帖木兒襲。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一百三十二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