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郡縣圖志/卷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元和郡縣圖志
←上一卷 卷十三·河東道二 河東節度使上 下一卷→


太原府[编辑]

,并州。開元戶十二萬六千八百四十。鄉二百四十五。元和戶十二萬四千。鄉二百四十九。今為河東節度使理所。

管州十一:太原府,汾州,沁州,儀州,嵐州,石州,忻州,代州,蔚州,朔州,雲州。縣四十七。都管戶一十五萬一千六百八十三。

禹貢》冀州之域。《禹貢》曰「既修太原」,注曰「高平曰原」,今以為郡名。《舜典》曰「肇十有二州」,王肅注曰:「舜為冀州之北太廣,分置并州,至夏復為九州,省并州合於冀州。周之九州,復置并州。」《職方》曰:「正北曰并州,其山鎮曰恒山,藪曰昭餘祁,川曰滹沱、漚夷,浸曰淶、易。」《釋名》曰:「並,兼也,言其州或並或設,因以為名。」《春秋》晉荀吳敗狄於大鹵,即太原晉陽縣也。中國曰太原,夷狄曰大鹵。按晉,太原、大鹵、大夏、夏墟、平陽、晉陽六名,其實一也。《太康地記》曰「并州不以衛水為號,又不以恒山為名,而言並者,蓋以其在兩穀之閒乎?」按今州本高辛氏之子實沈,又金天氏之子台駘之所居也,《左傳》曰:「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沈,居於大林,不相能也,日尋干戈,後帝不臧,遷實沈於大夏主參。金天氏有裔子曰昧,為元冥師,生允格、台駘,以處太原。」晉陽縣也。太原,台駘之所居。按今州又為唐國,帝堯為唐侯所封,又為夏禹之所都也。《帝王世紀》曰:「帝堯始封於唐,又徙晉陽,及為天子都平陽。」平陽即今晉州,晉陽即今太原也。又曰:「禹自安邑都晉陽,至桀徙都安邑,至周成王以封弟叔虞,是為晉侯。」《史記》曰:「成王與叔虞戲,削桐葉為圭,曰:『以是封汝。』周公請封之於唐,成王曰:『吾戲耳。』周公曰:『天子無戲言。』遂以封之。」今州,春秋時來晉國,戰國時為趙地,《左傳》曰:「晉趙鞅入晉陽以叛。」潁容曰:「趙簡子居晉陽,至成公居邯鄲。」《史記》曰:「智伯率韓魏攻趙,襄子奔保晉陽。」晉為韓、魏、趙所滅,故其地屬趙。《地理志》曰:「趙西有太原。」《秦本紀》曰:「莊襄王二年,蒙驁攻趙,定太原。四年,初置太原郡。」始皇置三十六郡,仍為太原郡。漢二年,魏豹反為楚,盡有太原、上黨之地。九月,韓信虜魏豹,定魏地,置河東、上黨、太原郡。六年,以太原二十一縣為韓國,徙封韓王信,都太原。七年,信反,走入凶奴。十一年,封皇子為代王,都晉陽。文帝元年,立皇子參為太原王,都晉陽。《地理志》云太原郡領二十一縣,屬并州。後漢末,省并州入冀州。

魏文帝黃初元年,復置并州,改太原郡為太原國。初,曹公圍袁尚於鄴,時袁紹外甥高幹為并州刺史,沮授說幹曰:「并州左有恒山之險,右有大河之固,北有強胡,宜速迎尚,並力觀變。」幹不能用,故敗。晉惠帝時,并州之地盡為劉元海所有。其後劉曜徙都長安,自平陽已東盡入石勒。至苻堅、姚興、赫連勃勃並於河東郡置并州。後苻丕為慕容垂所迫,奔於晉陽,稱帝一年,為慕容永所滅。後魏復為太原郡。周武帝建德六年,平齊,置六府於并州,後省六府,置并州總管。隋開皇二年廢總管,置河北道行台尚書省,今州理是也。九年,廢行台,復置并州總管。大業元年廢總管,三年罷州為太原郡。隋季延遲,寇盜充斥,煬帝以高祖為山西河東道撫慰大使、太原郡留守,仍遣武賁郎將王威、高君雅為副。時賊帥曆山飛眾號十萬,來寇郡境,劉武周又殺太守王仁恭舉兵馬邑,俄又攻破汾陽。宮監裴寂、晉陽令劉文靜勸高祖舉兵,旬日閒眾至數萬,威、君雅有疑心,高祖斬之以徇,時大業十三年也。其年入關,克定京邑,高祖輔政。義寧元年,太原郡仍舊不改。武德九年罷郡為并州總管,三年廢總管,四年又置,其年又改為上總管,五年又改為大總管,七年又改為大都督。天授元年罷都督府,置北都,神龍元年依舊為并州大都督府。

開元十一年,玄宗行幸至此州,以王業所興,又建北都,改并州為太原府,立起義堂碑以紀其事。二十一年,分天下州郡為十五道,置采訪使以檢察非法,太原為河東道。又於邊境置節度使以式遏四夷,河東最為天下雄鎮,河東節度理太原府,管兵五萬五千人馬一萬四千匹,衣賜一百二十六萬疋段,軍糧五十萬石。掎角朔方天兵軍,太原府城內。聖曆二年置,管兵二萬人,馬五千五百匹。雲中郡守捉,東南去單于府二百七十里。調露中裴行儉破突厥置管兵七千七百人,馬一千二百匹。東南去理所八百餘里。大同軍,雁門郡北三百里,調露中突厥南侵,裴行儉開置,管兵九千五百人,馬五千五百匹。東南去理所八百餘里。雁門,今代州。橫野軍安邊郡東北百四十里,開元中河東公張嘉貞移置,管兵七千八百人,馬一千八百匹。西南去理所九百餘里。安邊郡,今蔚州地界。定襄郡去理所百八十里。管兵三千人。定襄郡,今忻州。雁門郡去理所五百里。管兵四千人。樓煩郡東南去理所二百五十里。管兵三千人。樓煩郡,今嵐州。岢嵐軍。樓煩郡北百里。長安中李迥秀置,管兵千人。東南去理所三百五十里。岢,音哿。天寶元年,改北都為北京。今太原有三城,府及晉陽縣在西城,太原縣在東城,汾水貫中城南流。

府境:東西南北

八到:西南至上都一千二百六十里。南至東都八百九十里。東南至儀州三百四十五里。西南至沁州三百四十里。東至趙州五百六十里。北至忻州一百八十里。正南微東至潞州四百五十里。東北至恒州五百里。

貢、賦:開元貢:人參,黃石𨥥,柏子仁,蒲萄,甘草,龍骨,特生草,銅鏡。賦:布,麻。

管縣十三:太原,晉陽,榆次,清源,壽陽,太穀,祁,文水,交城,廣陽,陽曲,盂,樂平。

太原縣,赤,郭下。開元戶二萬一千六百五十六。鄉四十。元和戶墾田

本漢晉陽縣地,高齊河清四年,自今州城中移晉陽縣於汾水東。隋文帝開皇十年,移晉陽縣於州城中,仍於其處置太原縣,屬并州。大業三年罷州,置太原郡,縣仍屬焉。隋末移入州城,貞觀十二年還遷於舊理,在州東二百六十步。

牢山,一名看山,在縣東北四十五里。《後魏書》曰:「劉聰遣子粲襲晉陽,猗盧救之,遂獵牢山,陳閱皮肉,山為之赤。」其山出金𨥥。

潛丘,在縣南三里。《爾雅》曰:「晉有潛丘。」隋開皇二年於其上置大興國觀。洞過水,東自榆次縣界流入,西去縣三十里入晉陽縣界。陽曲故城,在縣東北四十五里。

陽直故城,在縣東北二十里。隋開皇十六年改陽曲縣,理此。

晉渠,在縣西一里。西自晉陽縣界流入。汾東地多鹹鹵,井不堪食,貞觀十三年,長史英國公李勣乃於汾河之上引決晉渠曆縣經鄽,又西流入汾水。

晉陽縣,赤。郭下。開元戶一萬二千八百八十一。鄉二十五。元和戶本漢舊縣也,屬太原郡,至後魏並不改。按此前晉陽縣理州城中,高齊武成帝河清四年,移晉陽縣於汾水東,今太原縣理是也。武平六年,於今理置龍山縣,屬太原郡,因縣西龍山為名也。隋開皇三年,罷郡,置并州。十年,廢龍山縣,移晉陽縣理之。大業三年,罷州,為太原郡,縣仍屬焉。皇朝因之。在州南二里。

懸甕山,一名龍山,在縣西南十二里。《山海經》曰:「懸甕之山,晉水出焉,其上多玉,其下多銅。」

蒙山,在縣西北十里。《十六國春秋》曰「前趙劉征劉琨不克,略晉陽之人,逾蒙山而歸」,即謂此也。今山上有楊忠碑,為周將討齊戰勝,隋開皇二年,追紀功烈,始建此碑。忠即文帝之考,諡曰武元皇帝。

汾水,北自陽曲縣界流入,經縣東二里,又西南入清源縣界。

晉水,源出縣西南懸甕山。《水經注》曰:「晉水出懸甕山,東過其縣南。昔智伯遏晉水灌晉陽,城不沒者三版,後人踵其遺跡,蓋以為沼。沼水分為二派,其北瀆即智氏故渠也,其瀆乘高東北注入晉陽城,以周灌溉,東南出城注入汾水。其南瀆,於石塘下伏流,東南出晉陽城南,又東南入於汾。」今按晉水初泉出處,砌石為塘,自塘東分為三派:其北一派名智伯渠,東北流入州城中,出城入汾水;其次派東流經晉澤南,又東流入汾水,此二派即酈道元所言分為二派者也,其南派,隋開皇四年開,東南流入汾水。

洞過水,東自太原縣界流入,西入於汾,晉水下口也。《水經注》曰「劉琨之為并州也,劉元海引兵邀擊之,合戰於洞過」,即是水也。今按此水出沾縣北山,沾即今樂平縣也,水經縣西南二十五里入汾水。

晉澤,在縣西南六里。隋開皇六年,引晉水溉稻田,周回四十一里。

府城,故老傳晉并州刺史劉琨築。今按城高四丈,周回二十七里。城中又有三城,其一曰大明城,即古晉陽城也,《左傳》言董安於所築。《史記》云: 「智伯攻襄子於晉陽,引汾水灌其城,城不浸者三版。」《春秋後語》云:「智伯攻晉陽,決晉水灌之,城中懸釜而炊。」今按城東有汾水南流,城西又有晉水入城,而《史記》雲引汾水,《後語》雲決晉水,二家不同,未詳孰是。高齊後帝於此置大明宮,因名大明城。姚最《序行記》曰「晉陽宮西南有小城,內有殿,號大明宮」,即此也。城高四丈,周回四里。又一城南面因大明城,西面連倉城,北面因州城,東魏孝靜帝於此置晉陽宮,隋文帝更名新城,煬帝更置晉陽宮,城高四丈,周回七里。又一城東面連新城;西面北面因州城,開皇十六年築,今名倉城,高四丈,周回八里。

故唐城,在縣北二里。堯所築,唐叔虞之子燮父徙都之所也。三角城,在縣西北十九里,一名徙人城。捍胡城,一名看胡城,在縣北二十三里。

受瑞壇,在州理倉城中。義旗初,高祖神堯皇帝受瑞石於此壇,文曰「李理萬吉」。

晉陽故宮,一名大明宮,在州城內,今名大明城是也。昔智伯攻趙襄子,襄子謂張孟談曰:「無箭奈何?」對曰:「臣聞,董安於,簡主之才臣也,理晉陽,公宮之垣,皆以藝蒿楛牆之,蒿至於丈。」於是發而試之,其堅則箘簵之勁不能過也。公曰:「矢足矣,吾銅少。」對曰:「臣聞,董安於之理晉陽,公宮之室,皆以煉銅為柱質,請發而用之,則有餘銅矣。」高齊文宣帝又於城中置大明宮。

竹馬府,在州城中。

汾橋,架汾水,在縣東一里,即豫讓欲刺趙襄子,伏於橋下,襄子解衣之處。橋長七十五步,廣六丈四尺。

晉祠,一名王祠,周唐叔虞祠也,在縣西南十二里。《水經注》曰:「昔智伯遏晉水以灌晉陽,其川上[A12M],後人蓄以為沼。沼西際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水側有涼堂,結飛梁於水上,晉川之中,最為勝處。」《序行記》曰:「高洋天保中,大起樓觀,穿築池塘,自洋以下,皆遊集焉。」至今為北都之勝。

介之推祠,在縣東五十里。唐叔虞墓,在縣西南十六里。高齊相國咸陽王斛律金墓,在縣西南十七里。

起義堂碑,在乾陽門街。開元十一年,玄宗幸太原所立,御製並書。

晉祠碑,在乾陽門街。貞觀二十年,太宗幸并州所置,御製並書。講武台,在縣西北十五里。顯慶五年置。

榆次縣,畿。西去府五十六里。開元戶一萬五千四百三十七。鄉三十。本漢舊縣,即春秋時晉魏榆地。《左傳》曰「石言於晉魏榆」,注曰:「魏,晉邑。榆,即州理名也。」《史記》曰:「莊襄王二年,使蒙驁攻趙魏榆。」漢以為縣,屬太原郡。後魏太武帝並入晉陽縣,宣武帝復置榆次縣。高齊文宣帝省,自今縣東十里移中都縣理之,屬太原郡。十年改中都縣又為榆次縣,三年罷州為郡,縣仍屬焉。皇朝因之。

麓台山,俗名鑿台山,在縣東南三十五里。洞過水,東自壽陽縣界流入,經縣南四里,又西南入太原縣界。中都故城,縣東十里。高齊移於廢榆次城,即今縣理是也。

鑿台,在縣南四里。《水經注》曰:「洞過水西過榆次縣南,水側有鑿台,智伯瑤刳腹絕腸,折頸摺頤之處。」《史記》曰:「智氏信韓、魏從而伐趙,攻晉陽,韓、魏殺之於鑿台之下。」《說苑》曰:「智氏見伐趙之利,不知榆次之禍。」皆謂此也。今按其台為洞過水所侵,無復遺跡。

原過祠,俗名原公祠,在縣東九里。《史記》曰:「智伯率韓、魏攻趙,趙襄子懼,乃奔保晉陽。原過從,後,至於王澤,見三人,自帶以上可見,自帶以下不可見。與原過竹二節,莫通。曰:『為我遣趙毋卹。』原過既至,以告襄子。襄子齋三日,親自剖竹,有朱書曰:『趙毋卹,餘霍泰山山陽侯天使也。三月丙戌,餘將使汝反滅智氏。汝亦立我百邑。』襄子再拜,受三神之令。既滅智氏,遂祠三神於百邑,使原過主之。」

麓台山祠,俗名智伯祠,在麓台山上。

清源縣,畿。東北至府三十九里。開元戶八千五百四十一。鄉十七。元和戶本漢榆次縣地,《地理志》曰「榆次有梗陽鄉,魏戊邑。」按梗陽在今縣南百二十步梗陽故城是也,自漢、晉皆為榆次縣地。後魏省榆次縣,地屬晉陽。隋開皇十六年,於梗陽故城置清源縣,屬并州,因縣西清源水為名。大業二年省,又為晉陽縣地,武德元年重置。

汾水,經縣東,去縣九里,又江南入文水縣界。

梗陽故縣城,春秋晉大夫祁氏邑也,在縣南百二十步。《左傳》曰「晉殺祁盈,遂滅祁氏,分為七縣,魏戊為梗陽大夫」,是也。隋開皇十六年,於其城內置清源縣。

鵝城,在縣東南二十二里。《晉陽春秋》曰:「永嘉元年,洛陽步廣裏地陷,有二鵝,色典蒼者飛衝天,白者不能飛。蒼雜色,故夷之象,劉曜以為己瑞,築此城以應之。」

閻沒墓,在縣西南三里。《左傳》曰:「梗陽人有獄,魏戊不能斷,以獄上。其大宗賂以女樂,魏子將受之。魏戊謂閻沒必諫,許諾退朝,待於庭。饋入,召之。比置,三歎,魏子問之,對曰:『或賜小人酒,不夕食,饋始至,恐不足。』中置,自咎曰:『豈將軍食之而有不足。及饋之畢,願以小人之腹為君子之心,屬饜而已。』魏子辭梗陽人。」

壽陽縣,畿。西南至府一百五十里。開元戶五千一百六十七。鄉十。元和戶本漢榆次縣地,西晉於此置受陽壽,屬樂平郡,永嘉後省。晉末山戎內侵,後魏太武帝遷戎外出,徙受陽之戶於太陵城南,置受陽縣,屬太原郡。受陽縣,即今文水縣是也,隋開皇十年改受陽為文水縣,又於受陽故城別置受陽縣,屬并州,即今縣是也。大業三年,罷州為太原郡,縣仍屬焉。武德三年置受州,縣改屬焉。貞觀八年廢受州,縣屬并州,十一年更名壽陽。

方山,在縣北四十里。

洞過水,東自樂平縣界流入,在縣南五十里,又西南入榆次縣界。

馬首故城,在縣東南十五里。《左傳》曰「晉分祁氏之田為七縣,韓固為馬首大夫」,即其地也。神武故城,後魏神武郡也,在縣北三十里。周廢。

太穀縣,畿。西北至府七十五里。開元戶一萬五百九十。鄉二十。元和戶本漢陽邑縣地,屬太原郡,今縣東十五里陽邑故城是也。後漢明帝以馮魴為陽邑侯。後魏太武帝省,景明二年復置陽邑縣,屬太原郡,即今縣是也。高齊及周同。隋開皇三年罷郡,屬并州,十八年改陽邑為太穀縣,因縣西太穀為名。大業三年,罷州為太原郡,縣仍屬焉。武德三年,分并州之太穀、祁二縣於此置太州,六年省太州,復以太穀、祁縣屬并州。

白璧嶺,在縣北七十五里。

蔣穀水,今名象穀水,源出縣東南象穀,經縣北四里,北入清源縣界。陽邑故城,在縣東南十五里。咸陽故城,在縣西南十里。秦伐趙築之,以咸陽兵戍之,因名。

蘿蘼亭,俗名落漠城,在縣西北十九里。

祁縣,畿。北至府一百里。開元戶一萬五千七百八十二。鄉三十。元和戶本漢舊縣,即春秋時晉大夫祁奚之邑也,《左傳》曰:「晉殺祁盈,遂滅祁氏,分為七縣,以賈辛為祁大夫。」注曰「太原祁縣也。」按漢祁縣在東南五里故祁城是也,後漢迄後魏並不改。高齊天保七年省,隋開皇十年重置,屬并州。武德二年改屬太州,六年省太州,還屬并州。

幘山,在縣東南六十里。

胡甲水,一名太穀水,東南自潞州武鄉縣界流入,又南入汾州平遙縣界。

故祁城,漢祁縣城也,在縣東南五里。晉大夫賈辛邑。《水經注》曰:「賈辛以貌醜,妻不為言,與之如皋射雉,中之妻乃笑。」按《左傳》魏獻子謂賈辛曰:「昔賈大夫惡,取妻而美,三年不言,禦以如皋射雉,獲之,其妻始笑而言。」注曰:「賈國之大夫。」以此而言,則辛非射雉者,酈道元所引為謬。

趙襄子城,在縣西六里。

雲州故城,後魏雲州城也,在縣西二十里。孝武帝永熙中寄理并州界,謂此也。祁奚墓,在縣東南七里。

後漢溫序墓,在縣西北十四里。序本祁人,死葬洛陽,其子夢序云:「久客思故鄉。」乃反葬焉。

後漢周黨墓,在縣東南十四里。黨,廣武人,世祖引見,伏而不謁。高齊唐邕墓,在縣東南七十里。碑雲「齊尚書令晉昌王。」

文水縣,畿。東北至府百一十里。開元戶一萬二千六百六。鄉二十三。元和戶本漢大陵縣地,屬太原郡,今縣東北十三里大陵故城是也。後魏省,仍於今理置受陽縣,屬太原郡。隋開皇十年,改受陽縣為文水縣,因縣西文穀水為名。皇朝因之。天授元年改為武興縣,神龍元年復為文水縣。城甚寬大,約三十里,百姓於城中種水田。

汾水,東北自清源縣界流入,經縣東十五里,又西南入汾州隰城縣界。文水,西北自交城縣界流入,經縣西,又南入隰城縣界。

大陵城,漢大陵縣也,在縣東北十里。《史記》曰,趙武靈王遊大陵,夢處女鼓琴而歌。異日,數言所夢,想見其狀。吳廣聞之,因進孟姚焉。

平陶城,漢平陶縣城也,在縣西南二十五里,屬太原郡。後魏改為平遙縣,後西胡內侵,遷居京陵塞,在今汾州界。

大於城,在縣西南十一里。本劉元海築,令兄延年鎮之,胡語長兄為大於,因以為名。

交城縣,畿。東北至府八十里。開元戶五千四百十三。鄉十二。元和戶本漢晉陽縣地,開皇十六年分晉陽縣置交城縣,取迸交城為名,屬并州。皇朝因之。天授二年,長史王及善自山北故交城縣移就卻波村置。

少陽山,在縣西南九十五里。其上多玉,其下多赤銀。高二百丈,周回二十里。

羊腸山,在縣東南五十三里。石磴縈委若羊腸,後魏於此立倉,今嶺上有故石墟,俗雲太武帝避暑之所。《地理志》上黨,壺關亦有羊腸陂,在今潞州界,不謂此也。

狐突山,在縣西南五十里。出鐵𨥥。汾水,西北自嵐州靜樂縣界流入。

文穀水,出縣西南文穀。《水經》曰文水出大陵縣西山文穀。按大陵縣,在今文水縣北十三里大陵故城是也。文水發源此城西北,東南流入文水縣界,行八十里。

廣陽縣,畿。西南至府三百六十里。開元戶二千六百七十三。鄉五。元和戶本漢上艾縣地,屬太原郡。後漢屬常山國,晉屬樂平郡,後魏改石艾縣,屬樂平郡不改。隋開皇三年罷郡,改屬遼州。大業三年,省遼州後屬并州。武德三年,又屬遼州。遼州,今太原府樂平縣理是也。六年,改屬受州,貞觀八年廢受州後屬并州。天寶元年改為廣陽縣,因縣西南八十里廣陽故城為名也。

浮山,在縣東南三十五里。

澤發水,一名阜漿水,亦名妒女泉,源出縣東北董卓壘東。今其泉初出,大如車輪,水色青碧。泉傍有祠,土人祀之,婦人袨服靚妝,必興雷電,故曰妒女。故老傳此泉中有神似鱉,晝伏夜遊。神出,水隨神而湧。其水東北流入井陘縣界。

廢受州城,在縣西北三十里。舊名塞魚城,武德八年因故跡築,移受州理此,貞觀八年廢。

井陘故關,在縣東北八十里。《史記》曰:「漢二年,韓信與張耳欲東下井陘擊趙王,成安君陳餘聚兵井陘口二十萬,廣武君李左車說成安君曰:『井陘道狹,車不得方軌,騎不得成列。假臣奇兵三萬,從閒道絕其輜重,不至十日,兩將之頭,可致戲下。』」餘不從,故敗。今按井陘亦名土門。

盤石故關,在縣東北七十里。葦澤故關,在縣東北八十里。

董卓壘,在縣東北八十里。《水經注》曰:「澤發水出董卓壘東。」妒女祠,在縣東北九十里,澤發水源。

陽曲縣,畿。南至府七十里。開元戶八千一百二十二。鄉十六。元和戶。本漢舊縣也,屬太原郡。黃河千里一曲,曲當其陽,故曰陽曲。按此前陽曲縣,今忻州定襄縣是也,後漢末移於太原縣北四十五里陽曲故城是也。後魏又移於今縣南四里陽直故城。隋開皇三年改為陽直縣,十年又移於今縣東北四十里汾陽故縣,十六年改陽直縣為汾陽縣,因漢舊名也。煬帝又改為陽直縣,移理木井城,即今縣理是也。武德三年,又於今縣西十五里分置汾陽縣,屬并州。七年省陽直縣,改汾陽為陽曲縣,因漢舊縣也。

方山,在縣東六十里。

汾水,西自交城縣流入,經縣西南,去縣三十里,又東南入太原縣界。

縣城,故木井城也,東魏孝靜帝築。城中有井,以木為甃,因名之。

狼孟故城,在縣東北三十六里。《史記》曰「始皇十五年,大興兵,至太原,取狼孟」,是也。漢以為縣,屬太原郡,晉末省。按城左右狹澗幽深,南面大壑,俗謂之狼馬澗。舊斷澗為城,今餘壁猶存。

故盂城,漢盂縣也,本春秋時晉大夫祁氏邑,在縣東北八十里。《左傳》曰:「晉殺祁盈,遂滅祁氏,分為七縣,以盂景為孟大夫。」漢以為縣。石嶺鎮,在縣東北七十里。

盂縣,畿。西南至府二百二十里。開元戶五千二百七十六。鄉十。本漢舊縣,屬太原郡,後漢及晉不改。按此前盂縣,在今縣西南陽曲縣東北八十里,故盂縣城是也。後魏省,地屬石艾縣。隋開皇十六年分石艾縣置原仇縣,屬遼州,因原仇故城為名,即今縣是也。大業二年,改原仇為盂縣,因漢舊名,屬并州。皇朝因之。武德三年,割并州之盂、壽陽二縣於此置受州,貞觀八年省受州,盂縣復屬并州。

白馬山,在縣東北六十里。《山海經》曰:「白馬之山,其陽多玉石,其陰多鐵及赤銅,木馬之水出焉。」山上有白馬關,後魏所置。原仇山,在縣北三十里。出人參、鐵𨥥。縣取此山為名。

滹沱水,西自代州五台縣界流入,南去縣百里。

縣城,本名原仇城,亦名仇由城。按《韓子》曰「智伯欲伐仇由國,道難不通,鑄大鍾遺之。仇由大悅,除塗將內之,赤章曼支諫不聽,斷轂而馳,仇由以亡」,蓋其地也。

樂平縣,畿。西南至府三百里。開元戶二千六百八十九。鄉五。元和戶本漢沾縣,屬上黨郡。沾音丁念反。晉於此置樂平郡,沾縣屬焉,又別置樂平縣。後魏太武帝省樂平郡及縣。(晉)孝明帝於今儀州和順縣重置樂平郡及縣,高齊移理沾城,即今縣是也。隋開皇十六年,於此置遼州,縣屬焉。大業二年,省遼州,以樂平屬并州。皇朝因之。武德六年屬受州,貞觀八年省受州,縣改屬并州。

少山,一名河逄山,在縣西南三十里。《福地記》曰:「河逄山,在樂平沾縣,高八百丈,可避兵水,此即恒山之佐命也」。沾嶺,在縣西三十里。

清漳水,出縣西南少山。《山海經》曰:「少山,清漳水出焉。」今按清漳出樂平,濁漳出潞州長子縣界。縣城,即漢沾縣城也,隋文帝更加修築。

昔陽故城,一名夕陽城,在縣東五十里。《左傳》曰:「晉荀吳假道於鮮虞,遂入昔陽,滅肥子綿皋歸。」七國時,趙戍於此。

汾州[编辑]

,西河。望。開元戶五萬三千七十六。鄉一百一十四。元和戶八千三百四。鄉一百一十八。

禹貢》冀州之域。其在虞舜十二州及周,皆屬并州。春秋時為晉地,後屬魏,謂之西河,子夏居西河,吳起為西河守,皆謂此也。秦屬太原郡。漢武帝元朔四年置西河郡,領縣三十六,理富昌縣是也。後漢徙理離石,即今石州離石縣也。獻帝末荒廢,魏黃初二年,乃於漢茲氏縣置西河郡,即今州理是也。晉惠帝時,為劉元海所攻破,郡遂廢。後魏孝文帝太和八年,復於茲氏舊城置西河郡,屬吐京鎮。按吐京鎮,今隰州西北九十里石樓縣是也,十二年改吐京鎮為汾州,西河郡仍屬焉。明帝時為胡賊所破,因北移西河郡理平陽界,高齊又於此城置南朔州。周武帝廢南朔州,宣帝於此置汾州。隋大業三年廢汾州,還於隰城縣置西河郡,皇明初改為浩州,武德三年又改浩州為汾州。

州境:東西一百六十四里。南北二百八十五里。

八到:西南至上都一千九十里。東南至東都九百三十里。東北至太原府一百七十里。東南至沁州二百六十里。西北至石州一百六十里。東南至潞州四百四十里。西南至隰州二百七十里。

貢、賦:開元貢:龍須席,石膏。賦:布,麻,菽,粟。管縣五:西河,孝義,介休,靈石,平遙。

西河縣,望,郭下。開元戶一萬二千三百七十五。鄉二十五。本漢茲氏縣也,曹魏於此置西河郡,晉改為國,仍改茲氏縣為隰城縣,上元元年改為西河縣。今城內有晉西河王斌碑,文字殘缺。

謁泉山,在縣東北四十里,一名隱泉山,上有石室,去地五十餘丈,頂上平地可十頃,相傳以為子夏石室。比幹山,在縣北一百一十里。文湖,一名西河泊,在縣東十里。多蒲魚之利。

八門城,在縣北十五里。劉元海遣將喬嵩攻西河,築營自固,營有八門,因名。卜商祠,在縣北四十里。

孝義縣,緊。西北至州三十五里。開元戶一萬六百八十五。本漢茲氏縣地,曹魏移西河郡中陽縣於今理,永嘉後省入隰城。後魏又分隰城於今靈石縣界三十里置永安縣,貞觀元年以縣名與涪州縣名同,改為孝義,因縣人郭興有孝義,故以名焉。

勝水,在縣南一里。

團城,在縣西北十八里。後魏築以防稽胡,其城紆曲,故名團城。魏文侯墳,在縣西五里。段幹木墓,在縣東北二十五里。

介休縣,望。西北至州六十五里。開元戶一萬一千三百八十三。鄉二十二。本秦、漢之舊邑,在介山西,因名之。後魏明帝時為胡賊所破,至孝靜帝更修築,遷朔州軍人鎮之,因立為南朔州,但領軍人不領郡縣,其介休縣仍屬汾州。高齊省介休入永安縣。周武帝省南朔州,復置介休縣,宣帝改介休為平昌縣,隋開皇末又改平昌為介休縣。義寧元年於縣置介休郡,武德元年改郡為介州。貞觀元年廢介州,以縣屬汾州。

介山,在縣西南二十里。雀鼠穀,在縣西十二里。汾水,在縣北十二里。

鄔城泊,在縣東北二十六里。《周禮》「并州之藪曰昭餘祁」,即鄔城泊也。

郭林宗墳,在縣東三里。周武帝時,除天下碑,唯林宗碑詔特留。

靈石縣,上。北至州一百二十里。開元戶三千七百三十一。鄉八。本漢介休縣地,隋開皇十年,因巡幸開道得瑞石,遂於穀口置縣,因名靈石。皇朝因之。

介山,在縣東四十二里。汾河,在縣北十步,深一丈,闊三丈。

賈胡堡,在縣南三十五里。義寧元年,義師次於霍邑,隋將宋金剛拒不得進,屯軍此堡,有霍山神見靈,事已具於霍邑縣敘事。

平遙縣,望。西北至州八十里。開元戶一萬八千九百七。鄉三十八。本漢平陶縣地,屬太原郡,後漢隸西河郡。魏以太武帝名燾,改平陶為平遙。隋屬西河郡,義寧元年於介休縣置介休郡,以平遙縣屬焉。武德元年,於此置介州,縣屬不改。貞觀元年省州,縣屬汾州。

麓台山,在縣東南五十二里。

京陵故城,在縣東七里。漢京陵縣,晉九原地也,《禮記》注雲「九原,晉卿大夫之墓地也」。中都故城,在縣西十二里,屬太原郡,漢文帝為代王都於此。

沁州[编辑]

,陽城。中下。開元戶六千五百八十。鄉一十三。元和戶二千二百二十。鄉一十三。

禹貢》冀州之域。春秋時其地屬晉,戰國時屬韓,在秦為上黨郡地。今州即漢上黨郡之穀遠縣地也,隋開皇十六年於此置沁州,因州東沁水為名。大業二年省沁州,武德元年重置。

州境:東西一百五十里。南北二百六十四里。

八到:西南至上都一千二十里。東南至東都六百三十里。西南至晉州二百九十里。西北至汾州二百六十里。東北至太原府三百四十里。西至晉州霍邑縣一百五十里。東南至潞州三百三十里。

貢、賦:開元貢:龍須席。賦:麻布。管縣三:沁源,和川,綿上。

沁源縣,中。郭下。開元戶二千二百五十四。鄉五。本漢穀遠縣地,舊在今縣南百五十里孤遠故城是也,語音訛轉,故以「穀」為「孤」耳。後魏莊帝於今理置沁源縣,因沁水為名也,屬義寧郡。隋開皇三年罷郡,縣屬晉州。十六年置沁州,縣屬焉。

霍山,一名太嶽,在縣西七十八里。沁水,自綿上縣界流入,在縣東一里。

和川縣,中下。北至州七十里。開元戶二千八十。鄉四。本漢穀遠縣地,後魏莊帝於今縣南九里置義寧縣,屬義寧郡。隋開皇三年罷郡,改屬晉州。十六年置沁州,縣屬焉。十八年改為和川縣。大業三年省,武德元年重置。

烏嶺,在縣西十六里。沁水,在縣東十里。棄波水,在縣東八十步。冀缺墓,在縣南三十六里。

綿上縣,中下。西南至州七十六里。開元戶一千八百一十五。鄉四。本漢穀遠縣地,隋開皇十六年置綿上縣,屬沁州,以縣西界有綿上地,因以為名。

羊頭山,一名謁戾山,在縣東北五十里。沁水所出。

沁水,一名少水,出縣東南二十四里覆甑山。《左傳》曰「齊侯伐晉,封少水為京觀」也。霍山,在縣西南八十里。

儀州[编辑]

,樂平。下。開元戶七千九百七十五。鄉一十九。元和戶一千六百五十一。鄉二十。

禹貢》冀州之域。春秋時其地屬晉,戰國屬韓,秦為上黨郡地。今州理即漢上黨郡之涅氏縣地也,後漢於此置陽阿縣,屬上黨郡。晉改為尞陽,屬樂平郡。後魏明帝改尞陽為遼陽,隋開皇十六年,於尞陽故城置遼山縣,屬并州,即今州理是也。武德三年,於此置遼州,八年改為箕州,因遼山縣界箕山為名。先天元年,以與玄宗諱同聲,改為儀州,因州東夷儀嶺為名也。

州境:東西二百五十里。南北一百九十五里。

八到:西南至上都一千六百四十里。西南至東都七百八十里。西北至太原府三百四十五里。西至太原府祁縣三百里。正東微南至洺州三百六十里。南至潞州三百一十里。北至太原府樂平縣一百十里。

貢、賦:開元貢:人參三十兩。管縣四:遼山,榆社,平城,和順。

遼山縣,中,郭下。開元戶二千一百九十。鄉五。本漢涅氏縣地,後漢於此置陽阿縣,屬上黨郡。晉改為尞陽縣,屬樂平郡。後魏明帝改為遼陽。隋開皇十六年改置遼山縣,因縣西北遼山為名。皇朝因之。

箕山,在縣東四十五里。上有許由塚。按《司馬遷傳》曰「餘登箕山,上有許由塚」,則在今洛州陽城縣,不當在此。五指山,在縣東五十里。

祝融祠,在縣北二里。

榆社縣,中。東至州一百一十里。開元戶二千七百一十。鄉六。本漢涅氏縣地,晉於今縣西北三十五里置武鄉縣,屬上黨郡。石趙時,改屬武鄉郡。隋開皇十六年,於此置榆社縣,屬韓州,今潞州襄垣縣是也。因縣西北榆社故城為名。大業二年省,義寧二年又置。武德三年,於縣置榆州,縣屬焉。六年廢榆州,以縣屬遼州,後屬儀州。縣城,故武鄉城也,石勒時築。《前趙錄》曰:「石勒上黨武鄉人,僭號後還,令曰:『武鄉吾之豐、沛,其復之三世。』」

石勒漚麻池,在縣北三十里。即勒微時與李陽所爭處,今枯涸才有處所。

平城縣,下。東南至州六十里。開元戶九百五十四。鄉三。本漢涅氏縣也,晉置武鄉縣,地屬焉。隋開皇十六年,於趙簡子所立平都故城置平城縣,屬遼州。大業三年改屬并州。下德三年改屬榆州,六年省榆州,改屬遼州,貞觀八年改屬箕州,先天元年改屬儀州。

八賦嶺,在縣西南三十里。武鄉水所出。

和順縣,中。南至州八十五里。開元戶二千一百二十九。鄉五。本漢沾縣地,即韓之閼與邑也。《史記》曰「秦伐韓閼與,趙惠文王使趙奢救之,大破秦師」,即此地也。隋開皇十年,於今理置和順縣,屬并州,因縣東北和順故城以為名。

九京山,在縣西十里。清漳水,在縣北。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