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六 元氏長慶集 卷第二十七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二十八

元氏長慶集卷第二十七

  賦

   樂爲御       善歌如貫珠

   鎭圭         觀兵部馬射

   郊天日五色祥雲

    秦制試樂爲御賦以和樂行道之本爲韻依次用

臣伏奉庚寅之詔曰天子以樂爲御其義則那臣以爲引重

任者無御不可播盛德者非樂而何蟠乎地而極乎天周流

旣超於馬力發乎邇而應乎逺馳聲亦倍於鑾和喻之爲至

此實居多大道旣移則舞行象成於倒載小戎或駕則琴音

决勝於騶歌故聖王取彼驩然方諸沃若制其節奏戒乎行

作聽祈招之什冀絶跡於覆車賦盤遊之詞俾慮危於朽索

是以南薫馳而虞德盛北里騁而殷道惡控海内當並騖於

勛華執人柄豈爭功於良樂斯御也動無險阻發自和平周

旋罔害歡愛則行止之而優游靈府推之而浹洽寰瀛非勞

轅軛但布莖英陋乎足跡運以精誠爾或馳驅難期於無災

無害我之歩驟乃在於大鳴小鳴故曰得禽而詭遇不如率

獸以仁聲且䟦渉者疲於山川條暢者格乎穹昊慕入律而

百蠻麏至錫有功而諸侯軌道豈出戶庭非專撃考乗六氣

之辨哂六轡之徒施皷八風而行知八駿之非寳於是屏造

父命后夔或無聲而至矣或先進以道之豈獨周域中而利

其銜策亦將肥天下而淪乎骨肌若此則宇宙蓋由乎一馬

牽制盡在於四維雖質文更變而公共操持莫不得之者昌

失之者損俗化清而鞭朴廢和順積而車書混故臣稹前此

而言曰引重任者御爲之先播盛德者樂爲之本伏惟皇帝

陛下推是心而居其奥臣徒欲貢所聞而安敢窺其閫

    善歌如貫珠賦以聲氣圎直有如貫珠依次用

珠以編次歌有繼聲美綿綿而不絕狀纍纍以相成偏佳朗

暢屢此圎明度彫梁而暗繞誤風綴之頻驚響象而然非謂

結之以繩約氣至則爾故可貫之以精誠原夫以節爲珠以

聲爲緯漸杳杳而無極以多多而益貴悠揚緑水訝合浦之

同歸繚繞青霄環五星之一氣望明月而宛轉感潜鮫之𭭔

欷若非象照乗之珍安能忘在齊之味其始也長言邐迤度

曲纒綿吟斷章而離離若間引妙囀而一一皆圎小大雖掄

離朱視之而不見唱和相續師乙美之而謂連當其拂樹彌

長凌風乍直意出彈者與高音而臻極及夫屬思漸䌓因聲

屢有想無脛者隨促節而奔走以洞徹爲精英比庛瑕於能

否次第其韻且殷勤於士衡之文上下其音謂低昂於遊女

之手窈窕逺矣徘徊繹如髣髴成象玲瓏構虚頻𭔃詞於章

句之末願連光於咳唾之餘清而且圎直而不散方同累丸

之重疊豈比沉泉之撩亂懼而知者初憫黙於暗投善則返

之乃因循於舊貫美清泠而發越憶輝光之璀璨始終雖異

細大靡殊中規矩於圓折成條貫以縈紆似是而非賦湛露

則方驚綴冕有聲無實歌芳樹而空想垂珠美惡難掩前後

不踰亦比掄材而至者豈獨善歌之謂乎

    鎭圭賦以王者端拱四維鎭寧爲韻依次用

天子之鎭圭十有二寸其長義在撫十有二州之域而爲億

兆之王圭比德焉所以美特逹之美鎭大名也有以示彈壓

之強以之徴守則有土之臣至以之恤患則受災之地康當

宁乃無爲於南面朝日乃有事於東方㑹百辟而執之班五

瑞於來者作山龍之端表我則清光皎然雜蒲穀以成行爾

則鞠躬如也想夫彤闈乍曉碧砌生寒當玉座而高居狀中

峯之冠瑶岫透爐煙而逈出意秋月之壓雲端是以聖后矜

持庶寮瞻重安八荒於術内故捧必當心握萬務於掌中故

天不盈拱映冕旒則璿樞星綴間黼黻而瓊枝花擁豈獨使

威儀可觀亦以明社稷有奉美哉聖人之制器也靡不有𩔖

銳上以象天方下而法地備采章以盡飾瑑崇高而定位夫

衆色不可雜施依方面之正者惟五群山不可以咸寫選域

中之大者有四盡舉凡而得一故相傳而莫二義存敬愼道

在底綏詳觀組約足辨操持俾經制之不亂若繰藉之相維

况國家備物繼周垂衣體舜自天有命非因桐葉而封唐提

象握機故配土行而執鎭豈惟傳歷代之瑞寳抑亦彰受命

之符信者也重曰圭銳也睿作思而百志靈鎭安也安於道

而萬物寧亦嘗三復斯名矣所以表道德之維馨若此則君

爲道之本器乃道之形苟能據於道而依於德亦可以執無

名之璞而逍遥乎大庭

    觀兵部馬射賦以藝成而動舉必有功爲韻

大司馬以馳射而選才衆君子皆注目而觀藝至張侯之所

乃執弓而誓誓曰今皇帝製羽舞以敷文德擇材官而奮武

衛兼以超乗者爲雄不惟中鵠者得祭用先才捷志亦和平

以多馬爲能故以馬爲試以得禄爲美故以鹿爲正豈獨武

人之利實唯君子之爭射者皆曰諾雖五善之末習庶一舉

而有成於是馬逸騤驕士勇伾伾蓄銳氣𠋫歌詩𥘉聽采蘋

之章共調白羽次逞穿楊之妙忽縱靑𢇁旁瞻突過咸懼發

遟曾驥足之展矣翻猿臂而射之揮弓電掣激矢風追方當

耦象决裂麗龜砉爾摧班示偏工於小者安然飛鞚故無憂

於殆而信𠋫蹄之不爽則舍㧞之無遺故司射舉旌以効勝

曰爾能克備我爵可期賈餘勇者宜乗破竹之勢善量力者

當引負薪之辭由是靡不爭先莫肯爲後皆曰措柸於肘十

得其九忝明試者亦何嘗而不有破的之術萬不失一凡獻

藝者豈自疑於無必衝冠髪怒揚鞭氣逸引滿雷碎騰凌飊

疾皆窮百中之妙盡由一札而出乃知來者之藝蓋亦前人

之匹若此則蹲甲壯基場觶觀孔信一場之獨擅終六轡之

未揔豈比乎浮雲逈度開月影而彎環驟雨横飛挾星精而

摇動雖當至理不忘庸功天子垂衣儼鵷行於北闕夏官司

馬閱𮪍從於南宫貢士之程職司其舉會欵塞五方之俗觀

校埒百夫之禦得雋爲雄唯能是與星郞草奏上獻拱辰之

防天驕解顔喜見射鵰之侣客獨訂之而笑曰此蓋有司之

拔萃固非吾君之右汝我有筆陣與詞鋒可以偃干戈而息

戎旅司文者聞之而驚曰爾其自礪于爾躬吾將獻爾于王

    郊天日五色祥雲賦以題并賦字爲韻

臣奉某日詔書曰惟元祀月正之三日將有事於南郊直端

門而未出天錫予以雲瑞是何祥而何吉臣拜稽首敢言其

實陛下乗五位而出震迎五帝以郊天五方騰其粹氣故雲

五色以相宣控壇乍直捧日初圎獸蹲而龍鱗焻熠鳥⿰𧾷攴

鳳翼翩翩羽蓋凝而軒皇暫駐風馬駕而王母欲前影帶旂

常疑錯繡之遥動昭章文物皆摛錦之相連觀之者無小無

大謂之曰若煙非煙昔者卿雲作歌於虞舜白雲著詞於漢

武皆⿰𧾷攴望而爲言非仰觀而遂覩今陛下德至天地恩覃草

莽當翠輦黃屋之方行見金枝玉葉之可數陋泰山之觸石

方出鄙高唐之舉𬒮如舞昭布於公侯卿士莫不稱萬歲者

三並美於麟鳳龜龍可以與四靈而爲五於是載筆氏書百

辟之詞曰郁郁紛紛慶霄之雲古有堯舜幸得以爲君象胥

氏譯四夷之歌曰煒煒煌煌天子之祥唐有神聖莫敢不來

王帝用愀然曰予何力澤未周于四海雲胡爲而五色來爾

群后舉爾衆職因五行以修五事由五常以厚五德正五刑

以去五虐繁五稼而除五賊苟順夫人理之父子君臣安知

夫雲物之赤黃蒼黑進我輦路就我陶匏雖有光華之萬狀

不若豐穰於四郊凡百庶寮相趨而顧稍疑江上之綺果異

封中之素補天者雖欲抑之而不岀吞筆者安可寢之而無

賦越明日臣稹詠霈澤於鷄竿之前竚斯雲散之爲五采之

湛露


元氏長慶集卷第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