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元氏長慶集 卷第二十八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二十九

元氏長慶集卷第二十八

 策

   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策一道

    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策一道校書郎時應制考入三次等充勑頭授左

    

皇帝若曰朕觀古之王者授命君人兢兢業業承天順地靡

不思賢能以濟其理求讜直以聞其過故禹拜昌言而嘉猷

罔伏漢徴極諫而文學稍進匡時濟俗罔不率繇厥後𣏌循

有名無實而又設以科條增求茂異捨斥己之至諫進無用

之虗文指切著明罕稱於代茲朕所以歎息鬱悼思索其眞

是用發懇惻之誠咨體用之要庶乎言之可行行之不倦上

𫉬其益下輸其情君臣之間驩然相與子大夫得不勉思朕

言而發明之我國家光宅四海年將二百十聖弘化萬邦

仁三王之禮靡不講六代之樂罔不舉浸澤于下升中于天

周漢巳還莫斯爲盛自禍階漏壞兵宿中原生人困竭耗其

太半農戰非古衣食罕儲念茲疲氓遂乖富貴督耕植之業

而人無戀本之心峻𣙜酤之科而下有重歛之困舉何方而

可以復其盛用何道而可以濟其艱旣徃之失何者宜懲將

來之虞何者當戒昔主父懲患於晁錯而用推恩夷吾致霸

於齊桓而行寓令精求古人之意啓廸來哲之懷眷茲合聞

固所詳究又執契之道垂衣不言委之於下則人用其私專

之於上則下無其効漢元憂游於儒學盛業竟衰光武責課

於公卿峻政非美二途取捨未𫉬所從予心浩然益所疑惑

子大夫熟究其旨屬之於篇興自朕躬無悼後害

    對

臣方病近古之䇿不行而陛下幸及之是天下人人之福也

微臣其敢忍意而不言乎且臣聞之古者以言賦納豈虗美

哉盖用之也是以益賛禹而班師說復王而作命斯皆用言

之大略也洎漢文帝羞不若堯舜始以策求士乃天下郡國

有賢良之貢入焉塞詔者⿱目兆錯而巳至武帝然後董仲舒出

然而卒不能選用條對施之天下夫用其策不弃其人以其

利於時也得其人而弃其策又何爲乎若此則徒設試言之

科而不得用言之實矣降及魏晉朝成而暮敗之不暇又惡

足言其策哉我唐列聖君臨策天下之士者多矣異時莫不

光揚其名聲寵綏其爵禄然而曾不聞天下之人曰某日天

子降某問得某士行某策濟某功抑不知直言之詔屢下而

直言之士不出耶亦不知直言之士屢出而直言之䇿不用

耶今陛下肇臨海内務切黎元求斥巳之至言責著明之確

論實命說代言之盛意也微臣何足以奉承之然臣所以上

愚對皆以指病陳術爲典要不以舉凡體論而飾詞事苟便

人雖繁必獻言苟詣理雖鄙必書固不足以副陛下懇惻之

誠庶可盡微臣體用之目伏願陛下以臣此策委之有司苟

或可觀施之天下使天下之人曰惜哉漢文雖以策求士迨

我明天子然後能以策濟人則臣始終之願畢矣如或言不

適用策不便時則臣有瞽聖欺天之罪將寘於典刑陛下固

不得而宥之矣亦臣之所甘心焉臣伏讀聖策乃見陛下念

禮樂之寖微恤黎民之重困責復盛濟艱之術酌推恩寓令

之宜斯皆當今之急病也微臣敢不别白而書之昔我高祖

武皇帝撥去亂政我太宗文皇帝鞬櫜干戈𬒳之以仁風潤

之以膏露戢天下之役而天下之人安省天下之刑而天下

之人壽通天下之志而天下之氣和揔天下之賢而天下之

衆理理故敬讓之節著和故懽愛之教行是以革三王之所

因兼六代之盡美稱至德者舉文皇以代堯舜豈異事哉有

誠信以將之也明皇帝即位實號中興方其任姚宋而右賢

能也雖禹湯文武之俗不能舉焉四十年間刑罰不試人用

滋植四海大和於是奉升中告禪之儀則封泰山而秩嵩華

念歲巡時邁之典則去咸鎬而朝洛陽禮既畢行物亦隨耗

天寳之後徭戍作興氣盛而微理固然也曩時之乳哺而有

之者一朝爲兵殱之兵興以來至今爲梗兵興則戸減戸減

則地荒地荒則賦重賦重則人貧人貧則逋役逃征之罪多

而權宜之法用矣今陛下躬親本務首問群儒念禮樂之不

興歎昇平之未復斯誠天下之人將絶復完之日也微臣何

幸而對揚之微臣以爲將欲興禮樂在先富黎人將欲富黎

人在先息兵革息兵革之術臣請畧言之夫古所謂銷兵革

者非謂幅裂其旗章銷鑠其鋒刃而已也葢誠信著於上則

忠孝行於下敬讓立於内則夷狄和於外夷狄和則邊鄙之

兵息敬讓立則爭奪之患銷爭奪之患銷則和順之心作和

順之心作而禮樂之道興矣此先王修政輯兵興禮樂富黎

人之大畧也陛下必欲責臣以詳究之術臣又請指事以明

之夫食力之不克雖神農設教天下不能無餒殍之人矣是

以古之不農而食之者四而巳矣吏有斷獄之明則食之軍

有臨敵之勇則食之工有便人之巧則食之商有通物之智

則食之是四者率皆明者巧者勇者智者之事也百天下之

人無一二焉苟不能於此者不農則不得食不織則不得衣

人之情衣食迫於中則作業興於外是以游食者恒寡而務

本者恒多豈強之哉彼易圖而此難及也今之事則不然吏

理無考課之明卒伍廢簡稽之實百貨極淫巧之工列肆盡

兼并之賈加以依浮圖者無去華絶俗之貞而有抗役逃刑

之寵戎服者無超乘挽彊之勇而有橫擊詬吏之驕是以十

天下之人九爲㳺食惷朴愚謹不能自遷者而後依於農此

又非他彼逸而易安此勞而難處也以惰㳺之戸藏富而耕

桑之賦愈重曩時之十室共耕而猶不給者今且聚之於一

夫矣雖有慈惠之長仁隱之吏尚不能存若㦧斷擊搏之則

將轉移於溝壑矣今之課吏者以賦斂無逋負爲上以臣觀

之足陛下之賦者誠所以害陛下之人耳若然則農桑之賦

旣如彼惰遊之衆又如此耕桑之賦重則戀本之心薄惰遊

之戸衆則富庶之道廢此必然之理也今陛下誠能明考課

之法減冗食之徒絶雕蟲不急之功罷商賈兼并之業潔浮

圖之行峻簡稽之書薄農桑之謡興耕戰之術則惰㳺之户

盡歸而戀本之心固矣戀本之心固則富庶之教興矣而貞

觀開元之盛復矣若此則旣往之失由前將來之虞由後在

陛下悠悠懲之戒之愼之久之而已至於主父偃乘七國并

吞之後將分裂而矯推恩管夷吾當諸侯争奪之時先詐力

而行寓令皆一時之權術也豈可謂明白四達與日月齊明

於聖朝哉臣雖賤庸尚不敢陳王道於帝皇之日况權術乎

此臣之所甚羞也故不及詳究言之臣伏讀聖䇿又見陛下

以爲執契則群下用情躬親則庶官無黨以漢文尚學而衰

盛業謂光武課吏職而昧通方以臣思之皆不然也夫委之

扵下而用其情葢考績之科廢而清濁之流濫也尚儒術而

衰盛業葢章句之學興而經緯之文喪也課吏職而昧通方

葢苛察之法行而會計之期速也臣請條列而言之夫神農

之斵耒耜教耕耨所以墾良田而殖嘉穀也然而不能遏稂

莠之滋焉其所以待之者芟夷錢鎛之而已唐堯之闢朝廷宅

百揆亦所以植禹舜而種臯陶也又不能遏共工驩兠之逆焉

其所以辨之者放弃殛誅之而巳神農不以稂莠滋而廢耒

耜之用故能存用器之方唐堯不以四罪進而奪舜禹之任

故能終任賢之道若此則陛下之所顧如何耳豈可謂任之

必不可哉至於考績之科廢章句之學興經緯之道衰㑹計

之期速皆當今之極弊也幸陛下反漢元之事臣請據數以

終之今國家之所謂興儒術者豈不以有通經文字之科乎

其所謂通經者不過於覆射數字明義者𦆵至於辨析章條

是以中第者歲盈百數而通經之士蔑然以是爲通經通經

固若是乎哉至於工文自試者又不過於雕詞鏤句之才搜

摘絶離之學苟或出於此者則公卿可坐至郎署可俯求崇

樹風聲不由殿最連科者進速累捷者位高擯嘿因循者爲

清流行法蒞官爲俗吏以是爲儒術儒術又若是乎哉其所

謂課吏職者豈不以朝廷有遷次進拔之用乎臣切觀今之

備朝選而不由文字者百無一二焉夫施衆網以加一禽尚

不能得況張一目以羅萬品而望其飛者走者大者小者盡

出乎其間其可得乎哉以此察群吏群吏又可察乎哉苟或

不可察又可任之而絕其私乎哉此所以陛下將執契而歎

用情念垂衣而懼不理蓋臣所謂課察之道不明也陛下誠

能使禮部以兩科求士凡自唐禮六典律令凡國之制度之

書者用至於九經歷代史能專其一者悉得謂之學士以鐶

貫大義與道合符者爲上第口習文理者次之其詩賦判論

以文自試者皆得謂之文士以經緯今古理中是非者爲上

第藻繢雅麗者次之凡自布衣逹于末隷在朝者悉得以兩

科求仕禮部第其高下歸之吏部而寵秩之若此則儒術之

道興而經緯之文盛矣吏部罷書判身言之選設三式以任

人一曰校能之式毎歲以朝右崇重者一人與吏部郎校天

下群吏之理最在第一至第三者校定日據其功狀而登進

之牧宰字人之官籍之爲理者則上賞行焉若此則遷次之

道明而遲速之分定矣二曰記功之式每歲群吏之理最在

第四者籍而書之滿歲吏部㑹集而授署之若此者殿最之

道存而清濁之流異矣三曰任賢之式毎歲内自僕射至于

群有司之正長外至於廉問節制者各舉備朝選者一人外

自牧守内至于百執事之立於朝者各舉吏郡縣者一人因

其所舉而授任之辨其考績而賞罰之不舉賢爲不精不精

與不察之罪同若此則保任之法行而賢不肖之位殊矣四

曰敘常之式其有業不通干學才不應於文政不登於最行

不加於人則限以停年課資之格而役任之若此則敘用之

式𢘆而尺寸之才無所弃矣兩科立則群才遂四式行則庶

官當陛下又執左契以御之楃樞以正之委庶官如心目之

運支體豈支體運而無効於心目乎察群才如明鏡之形美

惡豈美惡形而逃隱於明鑑乎然後陛下闢四門使可言之

路通明四目以天下之目視逹四聦以天下之耳聽不私其

心以百姓心爲心端拱巖廊高居深視以冕旒自蔽而秋毫

必察以黈纊塞耳而芥動必聞則彼漢元章句之儒光武督

責之術又惡足繁爲陛下言之哉且臣聞之聖人在上人不

夭札若臣者生未及壯戴陛下爲君仁壽歡康未始有極何

忽自苦隳肝膽而言天下之事乎誠以國家兵興以來天下

之人𢡚怛悲愁五十年矣自陛下陟位之後戴白之老莫不

泣血而話開元之政臣恐此輩不及見陛下功成理定之化

而先𣳚恨於窮泉此臣之所以汲汲於私心也陛下能不憐

察其意乎謹對

元氏長慶集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