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六 元氏長慶集 卷第四十七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四十八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七

  制誥

   髙釴授起居郎

   班肅授尚書司封貟外郎

   獨孤朗授尚書都官貟外郎

   范季睦授尚書倉部貟外郎

   楊汝士授右𥙷闕   唐慶萬年縣令

   裴注侍御史      李珝監察御史

   王永太常博士     李從易宗正寺丞

   盧均等三人授通事舎人

   顔峴右賛善大夫   荆浦左清道率府率

   王惠超左清道率府率

    髙釴授起居郎

勑行而不息者時也久而不可泯者書也微史氏吾其靣墻

於堯舜禹湯之事矣尚書郎亦有會計奏議之重非博逹精

究之才其可以充備兹選乎髙釴何士乂等富有文章優於

行實捃拾匡益殆無闕遺前以東觀擇才因而命釴視其所

以是見書詞俾伺朕之起居遂編之於簡牘不亦詳且實𫆀

而士乂亦以久次當遷移𥙷郎位允膺清秩無㤀慎終釴可

守起居郎依前充史舘修撰士乂可尚書水部貟外郎餘如

    班肅授尚書司封貟外郎

勑朝議郎前坊州刺史賜緋魚袋班肅馳競之徒䏻於寒暑

之際不以憂畏移其薄厚之道者鮮矣聞爾爲祠部貟外郎

值吾黜姦之日逰其門者莫不跧竄奔迸懼罹其身唯爾私

分不渝進退有素搢紳之論有以多之復爾中臺以厚吾俗

勉慎其始無輕所從可行尚書司封貟外郎餘如故

    獨孤朗授尚書都官貟外郎

勑殿中侍御史充史舘修撰獨孤朗左拾遺韋瓘汝等皆冠

圓冠曳方屨以儒服事朕朕甚偉之朗能彰善癉惡屬詞可

觀瓘嘗旅進SKchar爭極言無隱求所以𥙷朕過失從而記之而

又書丞相巳下百執事舉措以爲來代法非爾而誰是用命

爾遞遷諫列次𥙷外郎竄定闕文裁成義𩔖此仲尼春秋之

職業也爾等自謂何如哉其可上下心手於愛惡是非乎朗

可尚書都官貟外郎依前史舘修撰瓘可守右𥙷闕充史舘

修撰餘如故

    范季睦授尚書倉部貟外郎

勑權知倉部貟外郎判度支案范季睦野有餓殍不知發狗

彘食人之食不知檢此經常之失政也而况於戎車未息飛

輓猶勤新熟之時豈宜無備乃詔執事聿求其才乘我有秋

大實倉廪僉曰季睦副予虚懐汝其徃哉予用訓汝夫㢘賈

五之不爭之謂也出納必吝有司之常也貳上下之價則茫

昩者受弊雜苦良之貨則豪右者受嬴惟一惟公乃㒺不同

惟平惟實乃㒺不吉爾其戒之無替朕命可尚書倉部貟外

郎依前判度支案充京西京北糴使餘如故

    楊汝士授右𥙷闕

勑朕聞衮職有闕仲山甫𥙷之蓋所以節宣天子之SKchar欲而

彌縫其不及也我國家設司諫署以神明其耳目凡在兹選

實難其人監察御史楊汝士等文擅菁華言無枝葉更佐大

府爲時聞人是用置爾於左右前後拾遺𥙷闕茍言之而不

用時予之不明或抑之而不言惟爾之不恪方我傾聽之始

命爾司聰之榮各懋厥誠無悼後悔可依前件

    唐慶萬年縣令

勑朝議郎守尚書比部郎中賜緋魚袋唐慶輦轂之下豪𭶑

僄輕擾之則獄市不容緩之則囊槖相聚是以前代惟京令

得與御史丞分進道路以其捕逐之急也執事言爾慶榷束

池鹵生息倍稱布露飭散於羅落之間而盗賊終不敢近推

是爲理真吾所求之劇令也無或畏避以艱𢝼𡠉可守萬年

縣令餘如故

    裴注侍御史

勑諸道鹽鐵轉運東都留後兼侍御史裴注等法者古今所

公共也一日去之則百職盡墜是以秦漢以降御史府莫不

用剛果勁正之士以維持紀綱季代而還埋輪破柱之徒絶

不復出朕甚異焉去歳以來比命御史丞爲宰相葢欲慰薦

人之不敢爲也爾等或以吏最或以學文當僧孺慎㨂之初

遇朝廷渇用之日又安可𢌞惑顧慮於豪𭶑而姑以揖讓歩

趨之際爲塞職乎可依前件

    李珝監察御史

勑前監察御史裏行李珝比制多以詳練法理者行於御史

府或滿歳即真或不時署位亦試可之義也以爾珝文學周

敏操行端方執喪有聞俯以就制復爾故秩勉修乃誠可行

監察御史

    王永太常博士

勑前東都留守推官將仕郎兼監察御史王永朕明年有事

于南郊謁清宫朝太廟繁文縟禮予心懵然雖舊章具存而

毎事思問求可以教諸生習儀於朝廷者有司以永來上永

其勉慎所職無令觀𦗟者有云可守太常博士

    李從易宗正丞

勑朝議郎京兆府士曹叅軍李從易昔劉氏子孫在屬籍者

十餘萬我唐光有天下二百餘年伯仲叔季㓜子童孫可勝

道哉第其賢能以次序昭穆皆吾宗寺之職也凡在選任毎

難其人以爾天屬謹良修明吏理檢身好學有儒者法儀宗

長以聞朕不敢議承上莅下無㤀敬恭可守宗正寺丞

    盧均等三人授通事舎人

勑守門下省符寳郎賜緋魚袋盧均等辨色而朝百辟輯瑞

以會萬方正錯立族談之儀宣注意登庸之命鏘鏘濟濟進

退以時名爲侍臣以賛導吾左右者通事舎人之任也今郊

丘有日事務方殷爾等各茂聲光副朕兹選宜膺寵命無廢

國容可依前件

    顔峴右賛善大夫

勑安邑解縣兩池㩁鹽廵官監察御史裏行顔峴古者公卿

之子代爲公卿所以貴貴也况賢者之後死政之孤寧繫班

資以礙升奨惟爾峴甞與從父太師深犯蜂蠆毒螫之下太

師沒焉爾之不囘幸而能脫終超逆地來謁奉天列聖念功

訪求太師之後有司昩蔽不以爾聞今朕將建東朝深思賛

諭異時使朕愛子知忠孝之道如爾峴吾何患焉可守太子

右賛善大夫餘如故

    荆浦左清道率府率

勑奉天定難功臣壯武將軍行右清道率府率上柱國賜紫

金魚袋左龍武軍宿衛荆浦等初朕宅憂西朝祗受丕訓爾

或執携金吾清道前馬或操㧾戈㦸立陛周廬星拱翼舒誰

何不若廼詔超陟因及序常用報有勞且升久次各揚其職

無弃厥司可

    王惠超左清道率府率

勑奉天定難功臣壯武將軍守右内率府率充左街副使上

柱國王惠超等率侍衛以導從吾於黃麾左右者皆東朝之

勤吏也乘我出震之SKchar逢時作解之慶咸當序進式示加恩

並列周防宜勤夙夜可依前件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