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五 元氏長慶集 卷第四十六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四十七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六

  制誥

   盧士玫權知京兆尹制 劉士涇授太僕卿制

   裴堪授工部尚書致仕制

   于季友授右羽林將軍制

   邵同授太府少卿充吐蕃和好使

   元宗簡授京兆少尹制 劉師老授右司郎中制

   楊嗣復授尚書兵部郎中制

   鄭涵授尚書考功郎中馮宿刑部郎中制

   髙允恭授尚書戸部郎中判度支案制

   髙允恭授侍御史知雜事制

   伯𦒿授尚書兵部貟外郎制

    盧士玫權知京兆尹制

勑朕日出而御便殿召丞相巳下計事而大京兆得在其中

非常吏也誠以爲海内法式自京師始輦轂之下盗賊爲先

尹正非人則賢不肖阿枉奏覆隔塞則上下不通假之恩威

用讋豪右具官盧士玫自居郎署執政者言其温重不囘守

法專固副内史事物議歸之日者景陵將建龜筮有時予心

怛然懼不克濟爾嘗倅職應其供求和而不同撿而不溢端

於巳事朕甚嘉焉試命元僚亦旣不撓今圓丘甫及慶澤將

施攘剽椎埋必有幸生之者案牘卒吏亦當因縁爲姦公費

則多而利不下究惟是數者爾司其憂爲爾正名無吝操剸

可權知京兆尹餘如故

    劉士涇授太㒒卿制

勑卿寺甚重不易其人其或以勲以親以報以勸又何愛焉

撿校大理少卿駙馬都尉劉士涇去嵗西戎跳入涇上京師

戒嚴朕慨然有思廉頗李牧之志而習事者言爾父司空之

在涇也築平凉等八城二堡壍保定平原使涇人益𣗳麥禾

以復后稷公劉之教十有六年犬戎不敢東顧朕聞其人思

見其後果有令子在吾懿親與之討論自亦奇士鋪陳將略

殊有父風訪其班資則曰亞諸卿之間嘗十年矣今乃除其

憂服命以大僚豈惟報爾先臣榮吾戚里亦欲使縁邊諸將

視其愛子爲我竭誠可守太僕卿駙馬都尉餘如故

    裴堪授工部尚書致仕制

勑書曰冲子嗣則無遺壽耉朕以眇末憲章祖宗是用錫于

邦伯庻尹至于舊有位人式示知恩以期于理而裴堪等奉

事先帝無非舊老更歷中外備有典刑以疾以年皆致厥政

遺名自遂勇退推髙並沐新恩例升榮級禆朕厥德猶俟安

車可依前件

    于季友授右羽林將軍制

勑具官于季友天子六軍必有材官佽飛超乗挽強之士在

焉董之以威待之以信分八舎之衆寡均二廣之勞逸不吳

不揚不掉不挫皆將軍之命也是以李大亮上直禁中而文

皇甘𥨊則心腹𤓰牙之任斯不細矣以爾季友時予舊姻念

徃興懐度才思用榮以服色列于藩垣爾其敬恭無替朕命

可守右羽林將軍知軍事仍賜紫金魚袋

    邵同授太府少卿充吐蕃和好使

勑邵同修好息人古之善政至於兵交而猶使在其間况西

戎舅甥之國爲日久矣前命使臣洎介臣賈持節訃告且明

不侵不叛之誠而洎等詿誤戎王爲國生事廢我成命咎有

所歸而猶彼國君長戒吏乞盟無言不酬思有以報以爾同

科甲言語職宣詞令備習地訓周知物情識汲黯之便宜得

月氏之要領命汝報聘逹予深誠夫用爾之直去其踈用爾

之權去其詐用爾之剛去其忿用爾之慎去其疑繼魏絳之

和𡚒由余之智使朕髙枕無西顧之憂者在同此去同其勉

之授以亞卿仍兼獨坐囬無辱命賞有𢑱章可守太府少卿

兼通事舎人兼御史中丞持節充入吐蕃答請和好使餘如

    元宗簡授京兆少尹制

勑元宗簡劉約等叙𢑱倫節浮競必在扵遷次有準以崇廉

讓之風是以置具貟限資考而猶幸得貪求之士不絶於埃

塵間今古之常也聞爾等端靜廉雅行浮於名非公事未常至於卿相之門何其自持之優也内史貳

秩重而不煩中臺諸郎清而無雜各勉榮授無移素風宗簡

可權知京兆少尹約可行尚書司門貟外郎並散官勲賜如

    劉師老授右司郎中制

勑侍御史内供奉劉師老郭行餘等曩者劉悟以全齊之地

斬叛來獻惟帝念功始以鈇龯棨㦸玄纛青旗命悟建行臺

於鄭滑得置軍司馬以下官屬妙選賢彦以司謨猷師老行

餘皆以天子命爲悟僚介㑹悟遷領他鎮爾等寔來握蘭懐

芸皆授清秩出入甄異又何加焉師老可尚書右司郎中行

餘可守祕書省著作郎餘如故

    楊嗣復授尚書兵部郎中

勑吏部郎中楊嗣復官天下文武之重事也兵部郎中二貟

一在侍從不居外省旁求其一頗甚難之而執事者皆曰近

以文章詞賦之士爲名輩由此者坐至公卿閑逹憲章用是

稀少而吏曹郎嗣復州里秀異議論宏博冝其以所長自多

然而操剸吏事細大無遺用副虗求允謂宜稱爾其試守兹

任爲予簡稽苟能修明旋議超陟可權知兵部郎中餘如故

    鄭涵授尚書考功郎中馮宿刑部郎中制

勑二帝三王之所以仁聲無窮績用明而刑罰當也尚書郎

專是兩者疇將若予僉曰涵文無害可以彰善惡宿思無邪

可以盡哀敬庶尹百吏之䏻否四海九州之性命用汝叅斷

汝其戒之夫刻則害善放則利滛滯則不通流則自撓惟是

四者時考之難亟則失情緩則留獄深則礙恕縱則生姦惟

是四者時刑之難八者不亂然後可以有志於理矣朕所注

意爾其盡心可

    髙允恭授尚書户部郎中判度支案制

勑允恭書云明德慎罰明猶慎之况朕不德兹用省于有司

之獄莫不伏念隱悼周知物情惟爾允恭告我祥刑罔不率

協稽爾明効陟于他曹大比生齒之書仍掌折毫之牘戎車

方駕物力未豐剖滯應期斯任不細推爾惟吝之意㒺或失

財用爾無害之文以懲刻下惟不欲過過則不逮率是數者

時維厥中可守尚書戶部郎中判度支案散官勲如故

    髙允恭授侍御史知雜事制

勑御史府不以一職名官葢總察群司典掌衆政副其丞者

是選尤難而御史丞僧孺首以朝議郎守尚書戶部郎中判

度支案飛騎尉髙允恭聞於予曰允恭始以儒家子能文入

官在監察御史時分務東臺無所顧慮爲刑部郎中能守訓典

復以人曹郎佐掌邦計懸石允𨤲撓而不煩簡而不傲静專

勤直志行修明乞以臺郎兼授憲簡雜錯之務一以咨之朕

俞其言爾其自勉無俾僧孺狹於知人可以本官兼侍御史

知雜事餘如故

    栢𦒿授尚書兵部貟外郎制

勑守起居舎人賜緋魚袋栢𦒿朕聞亟遷則𢑱倫斁滯賞則

勞臣怠兼用兩者謂之政經夫南憲右掖至于中臺我朝之

極選也俾爾環歳之内周歷兹任豈無意焉元和中盗殺丞

相疾傷議臣齊冀之間交以禍端相嫁𦒿自青谿窖中提轉

丸捭闔之書馳於諸鎮使承宗疑否隔塞一朝豁然納質獻

地克終於善承宗旣𣳚承元授事𦒿又將朕教告命于承元

萬衆無譁一方底定此而不録將何以勸凢百多士無急病

之心可守尚書兵部貟外郎賜緋魚袋


元氏長慶集卷第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