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8

嗚呼!先君之墓,仲父殿中君誌焉。孤宗元不敢稱道先德,然而無以昭於外者,用敢悉取仲父之所陳而係其辭,刻茲石表。

先君諱鎮,字某。六代祖諱慶,後魏侍中平齊公。五代祖諱旦,周中書侍郎濟陰公。高祖諱楷,隋刺濟、房、蘭、廓四州。曾伯祖諱奭,字子燕,唐中書令。曾祖諱子夏,徐州長史。祖諱從裕,滄州清池令。皇考諱察躬,湖州德清令。世德廉孝,颺於河滸,士之稱家風者歸焉。

先君之道,得《詩》之群,《書》之政,《易》之直方大,《春秋》之懲勸,以植於內而文於外,垂聲當時。天寶末,經術高第。遇亂,奉德清君夫人載家書隱王屋山。間行以求食,深處以修業,作《避暑賦》。合群從弟子侄講《春秋左氏》《易王氏》,衎衎無倦,以忘其憂。德清君喜曰:茲謂遁世無悶矣。亂有間,舉族如吳,無以為食。先君獨乘驢無僮禦以出,求仁者冀以給食。嚐經山澗,水卒至,流抵大壑,得以無苦。被濡塗以行無慍容,觀者哀悼而致禮加焉。季王父六合君忤貴臣,死於吏舍,猶鞫其狀。先君改服徒行,逾四千里,告於上,由是貸其問。

既而以為天子平大難,發大號,且致太平。人罹兵戎,農去耒耜,宜以時興太學,勸耦耕,作《三老五更議》《耤田書》,齋沐以獻。道不果用。授左衛率府兵曹參軍。尚父汾陽王居朔方,備禮延望,授左金吾衛倉曹參軍,為節度推官,專掌書奏,進大理評事。以為刑法者軍旅之楨幹,斥候者邊鄙之視聽,不可以不具。作《晉文公三罪議》《守邊論》,議事確直,世不能容。表為晉州錄事參軍。晉之守,故將也,少文而悍,酣嗜殺戮,吏莫敢與之爭,先君獨抗以理,無辜將死,常以身扞笞箠,拒不受命。守大怒,投幾折簀,而無以奪焉。以為自下繩上,其勢將殆,作《泉竭木摧詩》。終秉直以免於恥,調長安主簿。居德清君之喪,哀有過而禮不逾,為士者鹹服。服既除,常吏部命為太常博士。先君固曰:「有尊老孤弱在吳,願為宣城令。」三辭而後獲,徒為宣城。四年作閿鄉令。考績皆最,吏人懷思,立石頌德。遷殿中侍御史,為鄂嶽沔都團練判官。元戎大攘狡虜,增地進律,作《夏口破虜頌》。後數年,登朝為真,會宰相與憲府比周,誣陷正士,以校私仇。有擊登聞鼓以聞於上,上命先君總三司以聽理,至則平反之。為相者不敢恃威以濟欲,為長者不敢懷私以請間,群冤獲宥,邪黨側目,封章密獻,歸命天子,遂莫敢言。逾年,卒中以他事,貶夔州司馬。作《鷹鸇詩》。居三年,醜類就殛,拜侍御史。制書曰:「守正為心,疾惡不懼。」先君捧以流涕,曰:「吾惟一子,愛甚,方謫去至藍田,訣曰:‘吾目無涕。’今而不知衣之濡也,抑有當我哉!」作《喜霽之歌》。副職持憲,以正經紀。

貞元九年,宗元得進士第。上問有司曰:「得無以朝士子冒進者乎?」有司以聞。上曰:「是故抗奸臣竇參者耶!吾知其不為子求舉矣。」是歲五月十七日,終於親仁裏第,享年五十五。七月某日,葬於萬年縣棲鳳原。後十一年,宗元由御史為尚書郎。天子行慶於下,申命崇贈,而有司草創頗緩。會宗元得罪,遂寢不行。

太夫人范陽盧氏,某官某之女,實有全德,為九族宗師。用柔明勤儉以行其誌,用圖史箴誡以施其教,故二女之歸他姓,鹹為表式。太夫人既授封河東縣太君,會冊太上皇后於興慶宮。既乃宗元貶秩為永州司馬,奉侍溫清,未嚐見憂。元和元年五月十五日,終於州之佛寺,享年六十八。

嗚呼!宗元不謹先君之教,以陷大禍,幸而緩於死。既不克成先君之寵贈,又無以寧太夫人之飲食,天殛薦酷,名在刑書。不得手開元堂以奉安祔,罪惡益大,世無所容。尚顧嗣續,不敢即死。支綴氣息,以嚴邦刑。大懼祭祀之無主,以忝盛德。敢用特牲,昭告神道,號叫萬里,以畢其辭雲。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