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田對世界的挑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8月25日,日本外相内田在第六十三届议会作长篇的外交演说,其全文见于次日的各报,其大意有几点:

  (1)日本已决定从速承认“满洲国”,并加以援助。此为全文的主旨。

  (2)他说,远东国际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中国的混乱状态和排外的革命外交政策;九一八的事件是日本的自卫的行动。

  (3)他说,帝国此种行动并不违反“非战公约”。

  (4)他说,“满洲国”之成立是由于中国境内人民的分离运动与独立运动的结果。

  (5)他说,日本承认“满洲国”,并不违反“九国条约”。

  (6)他说,承认“满洲国”为日本解决满蒙问题的唯一有效方法。

  (7)他说,某方面拟议要使中国本部的政权在某种方式之下得行使于满洲,此种敷衍一时的方法,日本国民决不能承认。

  内田的演说虽然也有采取强辩的形式的地方,然而大体上可说是直裸裸的正式宣示日本的强暴政策,毫不客气的向世界的舆论挑战,抹煞一切国际条约的束缚,公然对中国和世界喊着:“我们要这样干,就这样干了!你们其奈我们何!”

  他并不倚靠什么理论做强辩的根据;他的唯一根据是武力的强横。例如他说日本的行动并不违反“非战公约”,他只说“非战公约并不禁止一个缔约国便宜采取任何必要手续来防止本国领域及其任何利益的危害。况旦,很明显的,此种自卫权的行使可以推广到本国的领域以外”。这是何等露骨的坦白!这种“自卫”的行动可以推行到东三省,可以推行到全中国,也可以推行到伦敦、华盛顿、莫斯科,假如伦敦、华盛顿、莫斯科也肯不抵抗的话!

  又如九国条约明说各缔约国尊重中国之主权与独立及领土与行政之完整,而内田只须说:“九国条约并不禁止中国国内的种种分离运动,也并不阻止任何地的中国人以自由意志建立独立国家。”至于中国和世界如何否认“满洲国”的自由意志,那是他满不在乎的了!

  这样的露骨的蛮横外交,在现代外交史上确是开一个新局面,所以欧美各国政府负责的人对于这一篇宣言,简直没有办法。这几天以来,各国重要的报纸对内田演说都有了很正直的批评,只有各国官方都保持一种很可怪的缄默。说者以为在国联调查团的报告公布与国联采取正式行动之前,各国政府也许不会发表什么关于中日问题或“满洲国”问题的声明。其实,我们疑心,各国政府都落在这位日本外相的猛烈烟幕弹的迷雾之中,急切正不容易决定应付的方法。

  我们不留心内田演说中提及的“某方面拟议的计划,要想弥缝一时,使中国本部的政权在或种方式之下得行使于满洲”吗?(此一段,华字各报所译不甚明白,不如路透社所传英文本的清楚。)这个“某方面”是那一方面呢?我们猜想这是指国联调查团报告书的结论的一部分。内田大概微闻或是预料国联调查团有这种解决方案的主张,所以在报告书未送达国联之前,就采取这种先发制人的恐吓手段,预先声明这种办法是日本国民所决不能承认的,预先向世界警告:日本已决心不肯回复中国在东三省的领土与行政权的完整了!

  如果我们的猜想不错,那么,国联调查团的报告发表以后,国联无论采取任何行动,如果含有否认“满洲国”或回复中国在东三省的行政主权的主张,日本必仍旧采取反抗国联的态度,这是无可疑的。半年的国联调查,在日本人的眼里,不过是添了一大堆废纸!中国人民与政府对国联的期待,照现在的情形看来,是难免绝大的失望的。

  所以我们到了这个时候,真不容再假借期待国联的藤牌来姑息自己了。世界各国是否能长久容忍日本的挑战态度,是否还有联合起来共同制裁一个害群之马的决心,——那都不是我们所应该特别重视的。我们不能倚靠他人,只可倚靠自己。我们应该下决心作一个五年或十年的自救计划,咬定牙根做点有计划的工作,在军事,政治,经济,外交,教育的各方面都得有个“长期拼命”的准备。无论国际政局如何变化,一个不能自救的民族是不会得人的同情与援助的。幸运满天飞,飞不到那不自助的懒人的头上!

  廿一,八,廿九夜

  (原载1932年9月4日《独立评论》第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