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三國文/卷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33 全三國文
卷三十四·魏三十四
劉廙嚴可均 校辑
卷35
↑ 返回《全三國文

劉廙[编辑]

  廙字恭嗣,南陽安眾人。曹公辟為丞相掾,轉五官將文學。魏國建,遷黃門侍郎,坐弟偉為魏諷所引,當誅,免。徙署丞相倉曹屬。文帝即王位,進侍中,賜爵關內侯。黃初二年卒。有《政論》五卷,集二卷。

論治道表[编辑]

  昔者周有亂臣十人,有婦人焉,九人而已,孔子稱:「才難,不其然乎?」明賢者難得也。況亂弊之後,百姓凋盡,士之存者蓋亦無幾。股肱大職,及州郡督司,邊方重任,雖備其官,亦未得人也。此非選者之不用意,蓋才匱使之然耳。況于長吏以下,群職小任,能皆簡練備得其人也?其計莫如督之以法。不爾而數轉易,往來不已,送迎之煩,不可勝計。轉易之間,輒有奸巧,既于其事不省,而為政者亦以其不得久安之故,知惠益不得成于己,而茍且之可免于患,皆將不念盡心于恤民,而夢想于聲譽,此非所以為政之本意也。今之所以為黜陟者,近頗以州郡之毀譽,聽往來之浮言耳。亦皆得其事實而課其能否也。長吏之所以為佳者,奉法也。憂公也。恤民也。此三事者,或州郡有所不便,往來者有所不安,而長吏執之不已。于治雖得計,其聲譽未為美,闕而從人,于治雖失計,其聲譽必集也。長吏皆知黜陟之在于此也,亦何能不去本而就末哉?以為長吏皆宜使小久,足使自展歲課之能,三年總計,乃加黜陟。課之皆當以事,不得依名。事者,皆以戶口率其墾田之多少,及盜賊發興,民之亡叛者,為得負之計。如此行之,則無能之吏,修名無益;有能之人,無名無損。法之一行,雖無部司之監,奸譽妄毀,可得而盡。《魏志·劉廙傳》注引《廙別傳》。

上疏諫曹公親征蜀(建安二十年)[编辑]

  圣人不以智輕俗,王者不以人廢言。故能成功于千載者,必以近察遠,智周于獨斷者,不恥于下問,亦欲博采必盡于眾也。且韋弦非能言之物,而圣賢引以自匡。臣才智暗淺,愿自比于韋弦。

  昔樂毅能用弱燕破大齊,而不能以輕兵定即墨者,夫自為計者雖弱必固,欲自潰者雖強必敗也。自殿下起軍以來,三十余年,敵無不破,強無不服。今以海內之兵,百勝之威,而孫權負險于吳,劉備不賓于蜀。夫夷狄之臣,不當冀州之卒,權、備之籍,不比袁紹之業,然本初以亡,而二寇未捷,非暗弱于今而智武于昔也。斯自為計者,與欲自潰者異勢耳。故文王伐崇,三駕不下,歸而修德,然後服之。秦為諸侯,所征必服,及兼天下,東向稱帝,匹夫大呼社稷用隳。是力斃于外,而不恤民于內也。臣恐邊寇非六國之敵,而世不乏才,土崩之勢,此不可不察也。天下有重得,有重失;勢可得而我勤之,此重得也;勢不可得而我勤之,此重失也。于今之計,莫若料四方之險,擇要害之處而守之,選天下之甲卒,隨方面而歲更焉。殿下可高枕于廣廈,潛思于治國;廣農桑,事從節約,修之旬年,則國富民安矣。《魏志·劉廙傳》。

上疏謝徙署丞相倉曹屬[编辑]

  臣罪應傾宗,禍應覆族。遭乾坤之靈,值時來之運,揚湯止沸,使不焦爛;起煙于寒灰之上,生華于已枯之木。物不答施于天地,子不謝生于父母,可以死效,難用筆陳。《魏志·劉廙傳》

上言符讖[编辑]

  侍中劉廙、辛毗、劉曄、尚書令桓階、尚書陳矯、陳群、給事黃門侍郎王毖、董遇等言:臣伏讀左中郎將李伏上事,考圖緯之言,以效神明之應,稽之古代,未有不然者也。故堯稱歷數在躬,璇璣以明天道;周武未戰而赤鳥銜書;漢祖未兆而神母告符;孝宣仄微,字成木葉;光武布衣,名已勒讖。是天之所命以著圣哲,非有言語之聲,芬芳之臭,可得而知也。徒縣象以示人,微物以效意耳。自漢德之衰,漸染數世,桓、靈之末,皇極不建,暨于大亂,二十余年。天之不泯,誕生明圣,以濟其難,是以符讖先著,以彰至德。殿下踐阼未期,而靈象變于上,群瑞應于下,四方不羈之民,歸心向義,唯懼在后,雖典籍所傳,未若今之盛也。臣妾遠近,莫不鳧藻。《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奏議治受禪壇場[编辑]

  漢氏遵唐堯公天下之議,陛下以圣備膺歷數之運,天人同歡,靡不得所,宜順靈符,速踐皇阼。問太史丞許芝,今月十七日己未宜成,可受禪命,輒治壇場之處,所當施行,別奏。《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奏具章拒禪[编辑]

  伏惟陛下以大圣之純懿,當天命之歷數,觀天象則符瑞著明,考圖緯則文義煥炳,察人事則四海齊心,稽前代則異世同歸;而固拒禪命,未踐尊位,圣意懇惻,臣等敢不奉詔?輒具章遣使者。《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奏請受禪[编辑]

  臣等聞圣帝不違時,明主不逆人,故《易》稱通天下之志,斷天下之疑。伏惟陛下體有虞之上圣,承土德之行運,當亢陽明夷之會,應漢氏祚終之數,合契皇極,同符兩儀。是以圣瑞表征,天下同應,歷運去就,深切著明;論之天命,無所與議,比之時宜,無所與爭。故受命之期,時清日晏,曜靈施光,休氣云蒸。是乃天道悅懌,民心欣戴,而仍見閉拒,于禮何居?且群生不可一日無主,神器不可以斯須無統,故臣有違君以成業,下有矯上以立事,臣等敢不重以死請。《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謝劉表箋[编辑]

  考,過蒙分遇榮授之顯,未有管、狐、桓、文之烈,孤德隕命,精誠不遂。兄望之,見禮在昔,既無堂構昭前之績,中規不密,用墜禍辟。斯乃明神弗,天降之災。悔吝之負,哀號靡及。廙之愚淺,言行多違,懼有浸潤三至之間。考之愛已衰,望之之責猶存,必傷天慈既往之分,門戶殪滅,取笑明哲。是用迸竄,永涉川路,即日到盧江尋陽。昔鍾儀有南音之操,椒舉有班荊之思,雖遠猶邇,敢忘前施?《魏志·劉廙傳》注引《廙別傳》

答太子命通草書書[编辑]

  初以尊卑有逾,禮之常分也。是以貪守區區之節,不敢修草。必如嚴命,誠知勞謙之素,不貴殊異若彼之高,而白屋如斯之好,茍使郭隗不輕于燕,九九不忽于齊,樂毅自至,霸業以隆。虧匹夫之節,成巍巍之美,雖愚不敏,何敢以辭?《魏志·劉廙傳》。

答丁儀刑禮書[编辑]

  崇飾侈言,欲其往來。《文選》左思《三都賦序》注

難丁廙[编辑]

  夫人以禮興,刑以徑理,人情也。《北堂書鈔》四十三

戒弟偉[编辑]

  夫交友之美,在于得賢,不可不詳。而世之交者,不審擇人,務合黨眾,違先圣人交友之義,此非厚己輔仁之謂也。吾觀魏諷,不修德行,而專以鳩合為務,華而不實,此直攪世沽名者也。卿慎之,勿復與通。《魏志·劉廙傳》注引《廙別傳》

政論[编辑]

  謹案:《隋志》法家,梁有《政論》五卷,魏侍中劉廙撰,亡,舊、新唐志著于錄,至宋復亡。廙字恭嗣,南陽安眾人,《三國志》有傳,稱е著書數十篇,及與丁儀共論刑禮,皆傳于世,今所見僅《群書治要》載有八篇,題為《劉廙別傳》,而目錄作《政論》,據裴松之所引《別傳》,似與《政論》各為一書,則目錄作《政論》者是也。各書都未引見,《治要》有此,彌復可貴,因錄出以廣其傳。嘉慶乙亥歲。

備政[编辑]

  夫為政者,譬猶工匠之造屋也。廣廈既成,眾不安,則梁棟為之斷折;一物不備,則千桂為之并廢。善為屋者,知深之不可以不安,故棟梁常存;知一物之不可以不備,故眾榱與之共成也。善為政者,知一事之不可闕也。故無物而不備;知一是之不可失也。故眾非與之共得。其不然者,輕一事之為小,忽而闕焉,不知眾物與之共多也;睹一非之為小也。輕而蹈焉,不知眾是與之共失也。

  夫政之相須,猶︼轄之在車,無︼轄,猶可以小進也。謂之歷遠而不頓躓者,未之有也。夫為政者,輕一失而不矜之,猶乘無轄之車,安其少進,而不睹其頓躓之患也。夫車之患近,故無不睹焉;國之患遠,故無不忽焉。知其體者,夕惕若厲,慎其愆矣。

  夫為政者,莫善于清其吏也。故選托于由夷;而又威之以篤罰,欲其貪之必懲,令之必從也。而奸益多,巧彌大,何也?知清之為清,而不知所以清之,故免而無恥也。日欲其清,而薄其祿,祿薄所以不得成其清。夫饑寒切于肌膚,固人情之所難也。其甚又將使其父不父,子不子,兄不兄,弟不弟,夫不夫,婦不婦矣。貧則仁義之事狹,而怨望之心篤。從政者捐私門,而委身于公朝,榮不足以光室族,祿不足以代其身;骨肉饑寒,離怨于內;朋友離叛,衰疑作棄。捐于外,虧仁孝,損名譽。能守之而不易者,萬無一也。不能原其所以然,又將佐其室族之不和,合門之不登也。疑其名,必將忘其實,因而下之。不移之士,雖苦身于內,冒謗于外,捐私門之患,畢死力于國;然猶未獲見信之衷,不免黜放之罪。故守清者,死于溝壑,而猶有遺謗于世也。為之至難,其罰至重,誰能為之哉?人知守清之必困于終也,違清而又懼卒罰之及其身也,故不為昭昭之行,而咸思暗昧之利;奸巧機于內,而虛名逸于外。人主貴其虛名,而不知賤其所以為名也。虛名彰于世,奸實隱于身。人主眩其虛,必有以暗其實矣,故因而貴之,敬而用之,此所謂惡貪而罰于由夷,好清而賞于盜跖也。名實相違,好惡相錯,此欲清而不知重其祿之故也。不知重其祿,非徒失于清也。又將使清分于私,而知周于欺。推此一失,以至于欺;茍欺之行,何事而不亂哉!故知清而不知所以重其祿者,則欺而濁;知重其祿,而不知所以少其吏者,則竭而不足;知少其吏,則不知所以盡其力者,則事繁而職闕。

  凡此數事,相須而成,偏廢則有者不為用矣,其餘放欺無事而不若此者也。不可得一二而載之耳。故明君必須良佐而後致治。非良佐能獨治也。必須善法有以用之。夫君猶醫也,臣猶針也,法陰陽補瀉也。針非人不入,人非針不徹于病。二者既備,而不知陰陽補瀉,則無益于疾也,又況逆失之哉!今用針而不存于善術,使所針必死,夫然也。欲其疾之療亦遠。當有矣字。良醫急于速療,而不恃針入之無恙也;明君忽于治平,而不恃亡失之不便亡也。

正名[编辑]

  夫名不正,則其事錯矣;物無制,則其用淫矣。錯則無以知其實,淫則無以禁其非,故王者必正名以督其實,制物以息其非。名其何以正之哉?曰行不美則名不得稱,稱必實所以然,效其所以成,故實無不稱于名,名無不當于實也。曰:物又何以制之哉?曰:物可以養生,而不可廢之于民者。富之備之,無益于養生;而可以寶于世者,則隨尊卑而為之制。使不為此官,不得服此服,不得備此飾。故其物甚可欲,民不得服,雖捐之曠野,而民不敢取也,雖簡于禁,而民皆無欲也。是以民一于業,本務而末息,有益之物阜而賤,無益之寶省而貴矣。所謂貴者,民貴愿疑當作《愿貴》。之也,匪謂賈貴于市也。故其政惠,其民潔,其法易,其業大。昔人曰:「唯器與名,不可以假人。」其此之謂與?

慎愛[编辑]

  夫人主莫不愛愛己,而莫知愛己者之不足愛也。故惑小臣之佞,而不能廢也;忘違己之益己,而不能用也。夫犬之為猛也,莫不愛其主矣。見其主,則騰踴而不能自禁,此歡愛之甚也。有非則鳴吠,而不遑于夙夜,此自效之至也。昔宋人有沽酒者,酒酸而不售,何也?以其有猛犬之故也。夫犬知愛其主,而不能為其主慮酒酸之患者,「者」當作「而」,案《長短經·是非》篇「患」者下有「智不足也」四字,不引劉е《政論》。不噬也。夫小臣之欲忠其主也。知愛之而不能去其嫉妒之心,又安能敬有道為已愿稷契之佐哉?此養犬以求不貧,愛小臣以喪良賢也。悲夫!為國者之不可不察也。

審愛[编辑]

  為人君者,莫不利小人以廣其視聽,謂視聽之可以益于己也。今彼有惡而己不見無善而己愛之者,何也?智不周其惡,而義不能割其情也。己不能割情于所愛,慮不能睹其得失之機,彼亦能見己成敗于所暗,割私情以事其上哉?其勢適足以厚奸人之資,此朋黨者之所以日固,獨善之所以孤弄舊校云,弄疑棄。也。故視聽日多,而暗蔽日甚,豈不詭哉?

欲失[编辑]

  夫人君莫不愿眾心之一于己也。而疾奸黨之比于人也。欲得之而不知所以得之,故欲之益甚,而不可得亦甚;疾之益力,而為之者亦益勤矣。何也?彼將恐其黨也。任之而不知所以信之。朝任其身,夕訪于惡;惡無毀實,善無賞分;事無大小,訪而后知。彼眾之不必同于道也。又知訪之不能于己也。雖至誠至忠,俾曾參以事其親,借龍逢以貫其忠,猶將屈于私交,況世俗之庸臣哉?故為君而欲其臣之無黨者,得其人也;得其人而使必盡節于國者,信之于己也。

疑賢[编辑]

  自古人君,莫不愿得忠賢而用之也;既得之,莫不訪之于眾人也。忠于君者,豈能必利于人?茍無利于人,又何能保譽于人哉?故常愿之于心,而常先之于人也。非愿之之不篤而失之也。所以定之之術非也。故為忠者獲小賞,而大乖違于人;恃人君之獨知之耳,而獲訪之于人。此為忠者福無幾,而禍不測于身也。得于君,不過斯須之歡;失于君,而終身之故患,荷賞名而實窮于罰也。是以忠者逝而遂,智者慮而不為;為忠者不利,則其為不忠者利矣。凡利之所在,人無不欲;人無不欲,故無不為不忠矣。為君者,以一人而獨臣于眾奸之上,雖至明而猶困于見暗,又況庸君之能睹之哉?庸人知忠之無益于己,而私名之可以得于人,得于人可以重于君也。故篤私交,薄公議,為己者殖而長之,為國也抑而割之;是以真實之人黜于國,阿欲之人盈于朝矣。由是田季之恩隆,而齊魯之政衰也。雖成舊校云,成恐戒。之市朝,示之刀鋸,私欲益盛,齊魯日困,何也?誠威之以言,而賞之以實也。好惡相錯,政令日弊,昔人曰「為君難」,不其然哉?

任臣[编辑]

  人君所以尊敬人臣者,以其知任人臣委所信,而保治于己也。是以其聽察,其明昭,身日高而視日下,事日遠而聽日近,業至難而身至易,功至多而勤至少也。若多疑而自任也。則其臣不思其所以為國,而思其所以得于君,深其計而淺其事,以求其指揮。人主淺之,則不陷于之難;當作「則不□而□不陷于難」人主深之,則進而順之以取其心。所闕者,忠于國而難明于君者也;所修者,不必忠于國而易行于時者也。因其所貴者貴之,故能同其貴;因其所賤者賤之,故能殊于賤。其所貴者不必賢,所賤者不必愚也。家懷因循之術,人為悅心易見之行。夫美大者深而難明,利長者不可以倉卒形也。故難明長利之事廢于世,阿有脫文,案下文作「阿欲」。易見之行塞于側,為非不知過,知困不知其乏,此為天下共一人之智,以一人而獨治于四海之內也。其業大,其智寡,豈不蔽哉?以一蔽主而臨不量之阿欲,能不惑其功者,未之有也。茍惑之,則人得其志矣;人得其志,則君之志失矣。君勞臣逸,上下易所,是一君為臣,而萬臣為君也。以一臣而事萬君,鮮不用矣,有不舊校云,「不」字恐衍。用人之名,而終為人所用也,是以明主慎之。不貴知所用于己,而貴知所用于人。能用人,故人無不為己用也。昔舜恭己正南面而已,天下不多皋陶、稷、契之數,而貴圣舜獨治之功。故曰「為之者不必名其功,獲其業者不必勤其身」也,其舜之謂與?

下視[编辑]

  夫自足者不足,自明者不明。日月至光至大,而有所不遍者,以其高于眾之上也。燈燭至微至小,而無不可之者,以其明之下,能照日月之所蔽也。圣人能睹往知來,不下堂而知四方。蕭墻之表,有所不喻焉,誠無所以知之也。夫有所以知之,無遠而不睹;無所以知之,雖近,不如童昏之履之也。人豈逾于日月而皆賢于圣哉?故高于人之上者,必有以應于人,其察之也視下,視下者見之詳矣。人君誠能知所不知,不遺燈燭童昏之見,故無不可知而不知也。何幽冥之不盡,況人情之足蔽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