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三國文/卷4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39 全三國文
卷四十·魏四十
鄭小同 張揖 孫該 諸葛誕 毌丘儉 秦靜 薛悌 趙怡 左延年 和洽 趙咨 程喜 張茂嚴可均 校辑
卷41
↑ 返回《全三國文

鄭小同[编辑]

  小同,北海高密人,大司農鄭玄之孫。文帝時為郎中。高貴鄉公即位,進侍中。甘露中為五更,陳留王初加光祿大夫,為司馬昭所鴆死。有《禮義》四卷,《鄭志》十一卷。

日蝕考負議[编辑]

  史官不務審察晷度,謹綜疏密,謬準交會,以為其兆,至乃虛設疑日,大警外內,其有不效,則委于差晷度,禁縱自由,皆非其義。案《春秋》,昭公三十一年十二月辛亥日蝕,晉史墨以庚午之日,日始有謫,自庚午至辛亥四十二日,日蝕之兆,固形于前矣。此為古有其法,而今不察,是守官惰職,考察無效,此有司之罪。《通典》七十八

張揖[编辑]

  揖字稚讓,清河人,一云河間人。魏初博士,一云太和中為博士。有《廣雅》四卷。

上廣雅表[编辑]

  博士臣揖言:臣聞昔在周公,纘述唐虞,宗翼文武,克定四海,勤相成王,踐阼理政,日昊不食,坐而待旦,德化宣流,越裳亻來貢,嘉禾貫桑。六年制禮,以導天下,著《爾雅》一篇,以釋其意義。傳虧後司子,歷載五百,墳典散落,唯《爾雅》恒存。《禮·三朝記》:「哀公曰:『寡人欲學小辨,以觀于政,其可乎?孔子曰:《爾雅》以觀于古,足以辯言矣。」《春秋元命苞》言:「子夏問夫子,作《春秋》不以初、哉、首基為始何?」是以知周公所造也。率斯以降,超絕六國,越逾秦楚,爰暨帝劉。魯人叔孫通撰置《禮記》,文不違古,今俗所傳三篇《爾雅》,或言仲尼所增,或言子夏所益,或言叔孫通所補,或言市阝郡梁文所考,皆解家所說先師口傳,既無正讠僉圣人所言,是故疑不能明也。夫《爾雅》之為書也,文約而義固;其敕道也,精研而無誤。真七經之檢度,學問之階路,儒林之楷素也。若其包羅天地,綱紀人事,權揆制度,發百家之訓詁,未能悉備也。臣揖體質蒙蔽,學淺詞頑,言無足取;竊以所識,擇扌覃群藝,文同義異,音轉失讀,八方殊語,庶物易名,不在《爾雅》者,詳錄品核,以著于篇,凡萬八千一百五十文,分為上、中、下,以須方徠俊哲、洪秀偉彥之倫,扣其兩端,摘其過謬,今得用,亦所企想也。臣揖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

孫該[编辑]

  該字公達,任城人。為郎中,遷博士、司徒右長史、著作郎,出為陳郡太守。有集二卷。

三公山下神祠賦(并序)[编辑]

  趙國元氏縣西界有六神祠,吾觀其一焉,在陘山之陽,即三公祠焉。崇堂既峻,危閣造云,軒臨萬仞之壑,土木被丹藻之華。是時寓目永日,夕宿東序,召彼故老,訊之舊典。云棟宇初興七十載,三臺耀靈,實降甘雨。夫山以有形為神,神以無形為主。若乃于上,雷動于下,公田禳于多黍,嫠婦利其滯穗,亦茲邦之所以報歷葉不輟也。于是援筆作賦,昭神靈之有憑,壯夏屋之弘麗:

  南極郁紆,飛龍在天。太一白石,巨靈據山。二后殊位,惟公在焉。下則歸云蓬勃,綠水流離。爭湍趣戾,沖石會溪。高岸為谷,兒阻。梗林柰條,逼涂迮蹊。行者息駕,步趾于斯。陟大錄,登岑岡。逾爽塏,歷朝陽。曄華殿之顯敞,睹應門之{山將}々。神衣郁蓊,百堵周乎洞房。進排閶闔,顧眄靈堂。聚楹列峙,丹飾煌煌。千櫨浮,夭喬騰驤。累層岌で,齊載長梁。敷山藻于前,綴榱槁以采章。文綺其紛鱗,洪葩曄以披揚。爾乃逡巡降趾,游坐東廂。日不逮昏,災燎己光。縣宰致祀,嘉旨備詳。陰祚顯應,遍澤圻疆。普此士女,樂彼豐穰。

  其亂曰:坤作地勢,恒岳吐精。布累硌,上秀太清。三后贊事,兩師不寧。有氵凄凄,潤我群生。先人諒德,圖象垂形,考之舊史,典謨無聲。《藝文類聚》七十九,《初學記》十二,《白孔六帖》,案:《書鈔》一百四十八引孫詵《三公山下禊賦》云:「九醞白差。」未知即孫該之誤否。三公山在燕地,而孫詵劉宋人,豈江南亦有此山邪?附記于此,俟考。

琵琶賦[编辑]

  惟嘉桐之奇生,于丹澤之北垠。下修條以迥固,上纟紛而干云。開黃鍾以挺干,表素質于蒼春。然后托乎公班,妙意橫施。四分六合,廣袤應規。回風臨樂,刻飾流離,弦則岱谷絲,篚貢天府。伯奇執軛,杞妻抽緒。大不過宮,細不過羽。清朗緊勁,絕而不茹。伶人暢鼓焉,景響豐良。操暢良駱驛,游乎風。抑揚案捻,扌任搦摧藏。爾乃叩少宮,騁明光。發下柱,展上腔。儀蔡氏之繁弦,放莊公之倍簧。于是酒酣日晚,改為秦聲。壯諒抗愾,土風所生。延年度曲,六彈俱成。絀邪存正,疏密有程。離而不散,滿而不盈。沈而不重,浮而不輕。綿駒遺謳,岱宗梁父。淮南廣陵,郢中激楚。每至曲終歌闋,亂以眾契。上下奔鶩,鹿奔猛厲。波騰雨注,飄飛電逝。舒疾無方。下闕。《藝文類聚》四十四,又《初學記》十六引三條,又《文選》嵇叔夏《贈秀才入軍詩》注,又曹子建《七啟》注,又《御覽》八百八

  緩調平弦,原本反始。溫雅沖泰,弘暢通理。《初學記》十六。

諸葛誕[编辑]

  誕字公休,瑯邪陽都人。黃初中以尚書郎為榮陽令。明帝時入為吏郎,累遷御史中丞尚書,免。齊王時復為御史中丞尚書,出為揚州刺史,加昭武將軍,尋為鎮東將軍,假節都督揚州,封山陽亭侯,徙鎮南將軍。高貴鄉公時,復為鎮東大將軍儀同三司都督揚州,進封高平侯,轉征東大將軍,征為司空,不受,遂反,大將軍司馬昭討斬之。

殺樂綝表[编辑]

  臣受國重任,統兵在東,揚州刺史樂綝專詐,說臣與吳交通,又言被詔當代臣位,無狀日久。臣奉國命,以死自立,終無異端。忿綝不忠,輒將步騎七百人,以今月六日討綝,即日斬首,函頭驛馬傳送。若圣朝明臣,臣即魏臣;不明臣,臣即吳臣。不勝發憤有日,謹拜表陳愚,悲感泣血,哽咽斷絕,不知所如,乞朝廷察臣至誠。《魏志·諸葛誕傳》注引《魏末傳》

毌丘儉[编辑]

  儉字仲恭,河東聞喜人,將作大匠興子,為平原侯文學。明帝初為尚書郎,遷羽林監,出為洛陽典農,遷刑州刺史。青龍中徙幽州刺史,加渡遼將軍護烏丸校尉,以功封安邑侯,尋遷左將軍,領豫州刺史,轉鎮南將軍,徙鎮東將軍都督揚州。正元二年,矯明元郭太后詔討司馬師,眾潰見殺。有集二卷。

承露盤賦[编辑]

  偉神盤之殊異,邈迢迢以秀峙。已上二句依《御覽》七百五十八增。樹根芳林,濯景天池。嘉木靈草,綠葉素枝。飛閣鱗接而從連,層臺偃蹇以橫施。龜龍怪獸,嬉游乎其中。詭類壯觀,雜Ш眾多。若乃肇制模熔,應變入神。窮數極理,究盡物倫。命班爾,召淳均。撰蘭籍,簡良辰。采名金于昆丘,斬扶桑以為薪。詔燭龍使吐火,運混元以陶甄。區陰陽而役神物,豈取力于丞民。用能弗經弗營,不日而成。匪雕匪斷,天挺之靈。雄干碣以高立,干云霧而上征。蓋取象于蓬萊,實神明之所憑,峻極過于閬風,鳳高翔而弗升。遠而望之,若紫霓下鄰。雙集焉,即而視之,若ギ琳之柱,華蓋在端。上際辰極,下通九原。中承仙掌,既平且安。越古今而無匹,信奇異之可觀。又能致休徵以輔性,豈徒虛設于芳園。采和氣之精液,承清露于飛云。《藝文類聚》七十三

罪狀司馬師表[编辑]

  故相國懿,匡輔魏室,歷事忠貞,故烈祖明皇帝授以寄托之任。懿戮力盡節,以寧華夏。又以齊王聰明,無有穢德,乃心勤盡忠以輔上,天下賴之。懿欲討滅二虜以安宇內,始分軍糧,克時同舉,未成而薨。

  齊王以懿有輔己大功,故遂使師承統懿業,委以大事。而師以盛年在職,無疾托病,坐擁強兵,無有臣禮,朝臣非之,義士譏之,天下所聞,其罪一也。懿造計取賊,多舂軍糧,克期有日。師為大臣,當除國難,又為人子,當卒父業。哀聲未絕而便罷息,為臣不忠,為子不孝,其罪二也。賊退過東關,坐自起眾,三征同進,喪眾敗績,歷年軍實,一旦而盡,致使賊來,天下騷動,死傷流離,其罪三也。賊舉國悉眾,號五十萬,來向壽春,圖詣洛陽,會太尉孚與臣等建計,乃杜塞要險,不與爭鋒,還固新城。淮南將士,沖鋒履刃,晝夜相守,勤瘁百日,死者涂地,自魏有軍已來,為難苦甚,莫過于此。而師遂意自由,不論封賞,權勢自在,無所領錄,其罪四也。故中書令李豐等,以師無人臣節,欲議退之。師知而請豐,其夕拉殺,載尸埋棺。豐等為大臣,帝王腹心,擅加酷暴,死無罪名,師有無君之心,其罪五也。懿每嘆說齊王自堪人主,君臣之義定。奉事以來十有五載,始欲歸政,按行武庫,詔問禁兵不得妄出。師自知奸慝,人神所不佑,矯發君主,加之以罪。孚,師之叔父,性甚仁孝,追送齊王,悲不自勝,群臣皆怒而師懷忍,不顧大義,其罪六也。又故光祿大夫張緝,無罪而誅,夷其妻子,并及母后,逼恐至尊,強催督遣,臨時哀愕,莫不傷痛;而師稱慶,反以歡喜,其罪七也。陛下踐阼,聰明神武,事經圣心,欲崇省約,天下聞之,莫不歡慶;而師不自改悔,修復臣禮,而方徵兵募士,毀壞宮內,列侯自衛。陛下即阼,初不朝覲。陛下欲臨幸師舍以省其疾,復拒不通,不奉法度,其罪八也。近者領軍許允當為鎮北,以廚錢給賜,而師舉奏加辟,雖云流徙,道路餓殺,天下聞之,莫不哀傷,其罪九也。三方之守,一朝闕廢,多選精兵,以自營衛,五營領兵,闕而不補,多載器杖,充聚本營,天下所聞,人懷憤怒,讠為言盈路,以疑海內,其罪十也。多休守兵,以占高第,以空虛四表,欲擅強勢,以逞奸心,募取屯田,加其復賞,阻兵安忍,懷亂舊法。合聚諸藩王公以著鄴,欲悉誅之,一旦舉事廢主。天不長惡,使日腫不成,其罪十一也。

  臣等先人皆隨從太祖武皇帝征討兇暴,獲成大功,與高祖文皇帝即受漢禪,開國承家,猶堯舜相傳也。臣與安豐護軍鄭翼、廬江護軍呂宣、太守張休、淮南太守丁尊、督守合肥護軍王休等議,各以累世受恩,千載風塵,思盡軀命,以完全社稷、安主為效。斯義茍立,雖焚妻子,吞炭漆身,死而不恨也。案師之罪,宜加大辟,以彰奸慝。

  《春秋》之義,一世為善,十世宥之。懿有大功,海內所書,依古典議,廢師以侯就第。弟昭,忠肅寬明,樂善好士,有高世君子之度,忠誠為國,不與師同。臣等碎首所保,可以代師輔導圣躬。太尉孚忠孝小心,所宜親寵,授以保傅。護軍散騎常侍望,忠公親事,當官稱能,奉迎乘輿,有宿衛之功,可為中領軍。《春秋》之義,大義滅親,故周公誅第,石昔戮子,季友鴆兄:上為國計,下全宗族。殛鯀用禹,圣人明典,古今所稱。乞陛下下臣等所奏,朝堂博議。臣言當道,使師遜位避賢者,罷兵去備,如三皇舊法,則天下協同。若師負勢恃眾不自退者,臣等率將所領,晝夜兼行,惟命是授。臣等今日所奏,惟欲使大魏永存,使陛下得行君意,遠絕亡之禍,百姓安全,六合一體,使忠臣義士,不愧于三皇五帝耳。臣恐兵起,天下擾亂,臣輒上事,移三征及州郡國典農,各安慰所部吏民,不得忘動,謹具以狀聞。惟陛下愛養精神,明慮危害,以寧海內。師專權用勢,賞罪自由,聞臣等舉眾,必下詔禁絕關津,使驛書不通,擅復徵調,有所收捕。此乃師詔,非陛下詔書,在所皆不得復承用。臣等道遠,懼文書不得皆通,輒臨時賞罰,以便宜從事,須定表上也。《魏志·毋丘儉傳》注

[编辑]

  萬之朝,不畜庸才。《文選》任《為齊明帝讓宣城郡公第一表》注

諫明帝治宮室疏[编辑]

  臣愚以為天下所急,除者二賊,所急務者衣食。誠使二賊不滅,士民饑凍,雖崇美宮室,猶無益也。《魏志·毋丘儉傳》。時為洛陽典農。

  上疏謂定遼東。《魏志·衛臻傳》

上言劉整鄭像宜差異子弟[编辑]

  昔諸荀恪圍合肥新城,城中遣士劉整出圍傳消息,為賊所得,考問所傳,語整曰:「諸葛公欲活汝,汝可具服。」整罵曰:「死狗,此何言也!我當必死為魏國鬼,不茍求活,逐汝去也。欲殺我者,便速殺之。」終無他辭。又遣士鄭像出城傳消息,或以語恪,恪遣馬騎尋圍跡索,得像還。四五人的頭面縛,將繞城表,敕語像,使大呼,言「大軍已還洛,不如早降」。像不從其言,更大呼城中曰:「大軍近在圍外,壯士努力!」賊以刀筑其口,使不得言,像遂大呼,令城中聞知。整、像為兵,能守義執節,子弟宜有差異。《魏志·齊王芳紀》嘉平六年,鎮東將軍毋丘儉上言

與大將軍曹爽書薦裴秀[编辑]

  生而岐嶷,長蹈自然,玄靜守真,性入道奧,博學強記,無文不該,孝友著于鄉黨,高聲聞于遠近。誠宜弼佐謨明,助和鼎味,毗贊大府,光昭盛化。非徒子奇、甘羅之儔,兼包游、夏、顏、冉之美。《晉書·裴秀傳》。時儉為度遼將軍。

報弟書[编辑]

  今別致絳二百疋,可以供送葬之事。《北堂書鈔》,《御覽》八百十四

承露盤銘[编辑]

  赫赫圣魏,紹天惟則。承露瑰生,爰詔懿德。下有蛟龍,偃蹇虬紛。上有層盤,厲彼青云。修莖擢擢,高弗可及。仙掌,零露是集。有直其體,有固斯基。休徵攸降,神明攸持。少昊惟好,我后斯同。以近眉壽,以保萬邦。《藝文類聚》七十三

秦靜[编辑]

  靜為博士,進秘書監。

祠祀不宜稱詔議[编辑]

  祭法七祀有國行,今《月令》、謂行為井,是俗廢行而祀井。武帝始定天下,與復舊祀,造祭祀門、戶、井、灶、中ニ,文帝稱詔。靜案:凡諸祠祀,所以尊敬神靈,不宜稱詔。《御覽》五百二十九引《魏名臣奏》

臘用日議[编辑]

  吉禮出行有祖祭,歲終聚合百物,祭宗廟,謂之蠟,皆有常日。臨時造請而用之,又無正月祖祭之禮。漢氏以午祖,以戌臘。午者南方之象,故以午祖。正月為歲首,故以寅始用午祖。戌者歲之終,萬物畢成,故以戌臘。而小數之學,因就傳著五行以為說,皆非典籍經義之文也。《尚書》、《易經》說五行水、火、金、木、土,王相衍天地陰陽之義,故《易》曰「坤為土」,土位西南,黃精之君,盛德在未,故大魏以未祖。戌者,歲終日窮之辰,不宜以為歲初祖祭之行始也。《易》曰:「坤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丑者土之終,故以丑臘,終而復始,乃終有慶,宜如前以未祖丑臘。《通典》四十四。又略見《續漢·禮儀志中》注補。

上瑞圖告廟議[编辑]

  靈命瑞圖,可祀天皇大帝、五精之帝于洛陽,祀南郊所祭;祭訖奉誥冊文脯醢酒,告太祖廟,藏冊于石函。《通典》五十五

冕服議[编辑]

  漢氏承秦,改六冕之制,俱玄冠絳衣而已。《宋書·禮志五》

上告瑞祝文[编辑]

  孝孫皇帝諱使太尉臣某以靈命瑞圖冊告于天郊,事訖,將納冊于石函,謹使太常臣某帥有司以脯醢旨酒,敢昭告于皇祖武皇帝,以武皇后卞氏配。尚饗!《通典》五十五

薛悌[编辑]

  悌字孝威,東郡人,為兗州從事,拜泰山太守。曹公定冀州,引為長史,除魏郡太守。黃初中拜尚書令,太和末歷督軍中領軍。青龍中為尚書。

奏請瑞圖告廟[编辑]

  涼州刺史所上靈命瑞圖,當下洛陽留臺,使太尉醮告太祖文昭皇后廟。《通典》五十五

趙怡[编辑]

  怡,太和中為博士。

祀天樂用《宮懸》議[编辑]

  古無四懸,自周始耳,未有作古樂而用近懸也。案今天地之樂懸,謂之上下管,與虞舜笙鏞同。不言二懸,宜如故事,但設上下管而已。《通典》一百四十七

皇后銘旌議[编辑]

  祖號所以稱廟,不宜以題旌。禮未有主作重,既葬而埋之,故銘旌宜與重俱埋廟門外之左。《通典》八十四

左延年[编辑]

  延年,太和中為葉律中郎將。

祀天樂用《宮懸》議[编辑]

  案《周禮》以《云門》祀天,《咸池》祀地,又今宗廟用《宮懸》,則祀天地宜用《宮懸》。《通典》一百四十七

和洽[编辑]

  洽字陽士,汝南西平人。太和中為太常。卒,謚簡侯。

時風不至奏宜節儉[编辑]

  民稀耕少,浮食者多。國以民為本,民以谷為命。故費一時之農,則失育命之本。是以先王務蠲煩費,以專耕農。自春夏以來,民窮于役,農業有廢,百姓囂然,時風不至,未必不由此也。消復之術,莫大于節儉。太祖建立洪業,奉師徒之費,供軍賞之用,吏士豐于資食,倉府衍于谷帛,由不飾無用之宮,絕浮華之費。方今之要,固在息省勞煩之役,捐除他餘之務,以為軍戎之儲。三邊守御,宜在備豫。料賊虛實,蓄士養眾,算廟勝之策,明攻取之謀,詳詢眾庶以求厥中。若謀不素定,輕弱小敵,軍人數舉,舉而無庸,所謂「悅武無震」,古人之戒也。《魏志·和洽傳》

趙咨[编辑]

  咨字君初,河內溫人。太和中為尚書,遷太常。見《司馬朗傳》,案:《後漢書》有趙咨,《吳志·孫權傳》又有趙咨,字德度,南陽人,皆非即此。

奏諫興作[编辑]

  臣咨言,今作洛陽宮殿,取白石之人,鉆山索異石,ム石求云母,□役之事,莫過于此也。《書鈔》一百六十引《魏名臣奏》

奏論賜謚[编辑]

  其諸襲爵守嗣,無殊才異勛于國,及未冠成人,皆不應賜謚。《通典》一百四

奏明帝外祖母服[编辑]

  哭敬侯夫人,張帷幕端門外之左,群臣位如朝,皇帝黑介幘,進賢冠皂服,十五舉聲則罷。《通典》八十一

程喜[编辑]

  喜字申伯,青龍中青州刺史。齊王時為征北將軍。

答詔問管寧[编辑]

  寧有族人管貢,為州吏,與寧鄰比,臣常使經營消息。貢說:「寧常著皂帽,布襦、布裙,隨時單復,出入閨庭,能自任杖,不須扶持。四時祠祭,輒自力強,改加衣服,著絮巾,故在遼東所有白布單衣,親薦饌饋,跪拜成禮。寧少而喪母,不識形象,常特加觴,泫然流涕。又居宅離水七八十步,夏時詣水中澡灑手足,間于園圃。」臣揆寧前后辭讓之意,獨自以生長潛逸,耆艾智衰,是以棲遲,每執謙退。此寧志行所欲必全,不為守高。《魏志·管寧傳》

張茂[编辑]

  茂字彥林,沛人。青龍中為太子舍人。

上書諫明帝奪士女以配戰士[编辑]

  臣伏見詔書,諸士女嫁非士者,一切錄奪,以配戰士,斯誠權時之宜,然非大化之善者也。臣請論之:陛下,天之子也。百姓吏民,亦陛下之子也。禮,賜君子與小人不同日,所以殊貴賤也。吏屬君子,士為小人,今奪彼以與此,亦無以異于奪兄之妻妻弟也,于父母之恩偏矣。又詔書聽得以生口年紀、顏色與妻相當者自代,故富者則傾家盡產,貧者舉假貸貰,貴賣生口,以贖其妻;縣官以配士為名而實內之掖庭,其丑惡者乃出與士。得婦者未必有歡心,而失妻者必有憂色,或窮或愁,皆不得志。夫君有天下,而不得萬姓之歡心者,鮮不危殆。且軍師在外數千萬人,一日之費非徒千金,舉天下之賦以奉此役,猶將不給,況復有宮庭非員無錄之女,椒房母后之家,賞賜橫興,內外交引,其費半軍。昔漢武帝好神仙,信方士,掘地為海,封土為山,賴是時天下為一,莫敢與爭者耳。自衰亂以來,四五十載,馬不舍鞍,士不釋甲,每一交戰,血流丹野,創痍號痛之聲,于今未已。猶強寇在疆,圖危魏室。陛下不兢兢業業,念崇節約,思所以安天下者,而乃奢靡是務,中尚方純作玩弄之物,炫耀後園,建承露之盤,斯誠快耳目之觀,然亦足以騁寇讎之心矣。惜乎!舍堯舜之節儉,而為漢武之侈事,臣竊為陛下不取也。

  愿陛下沛然下詔,萬機之事,有無益而有損者,悉除去之,以所除無益之費,厚賜將士父母妻子之饑寒者,問民所疾而除其所惡,實倉廩,繕甲兵,恪恭以臨天下。如是,吳賊面縛,蜀虎輿櫬,不待誅而自服,太平之路可計日而待也。陛下可無勞神思于海表,軍師高枕,戰士備員。今群公皆結舌,而臣所以不敢不獻瞽言者,臣昔上《要言》,散騎奏臣書,以《聽諫篇》為善,詔曰「是也」。擢臣為太子舍人;且臣作書譏為人臣不能諫諍,今有可諫之事而臣不諫,此為作書虛妄而不能言也。臣年五十,常恐至死無以報國,是以投軀沒命,冒昧以聞,惟陛下裁察。《魏志·明帝紀》注引《魏略》。太子舍人張茂乃上書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