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0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三 全唐文 卷二十五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迎春東郊制

自今已後,每年立春之日,朕當帥公卿親迎春於東郊。其後夏及秋,常以孟月朔於正殿讀時令,禮官即修撰儀注。既為常式,乃是常禮,務從省便,無使勞煩也。

贈武惠妃貞順皇后制

存有懿範,沒有寵章,豈獨被於朝班,故乃亞於施政。可以垂裕,斯為通典。故惠妃武氏,少而婉順,長而賢明,行合禮經,言應圖史。承戚裏之華胄,昇後庭之峻秩,貴而不恃,謙而益光。以道飭躬,以和逮下。四德粲其兼備,六宮谘而是則。法度在已,靡資珩珮,躬儉化人,率先絺綌。夙有奇表,將國正位,前後固讓,辭而不受,奄至淪歿,載深感悼。遂使玉衣之慶,不及於生前;象服之榮,徒增於身後,可贈貞順皇后。宜令所司,擇日冊命。

封臨晉公主制

湯沐建封,古今通典,豈獨貴於寵數,亦兼崇於美名。第二女性與柔和,生知法度。率以師氏之訓,成其天然之質。有行之禮,將及於笄年;備物之恩,俾開於井賦。可封臨晉公主,食實封一千戶。

贈同安郡王珣太子少保制

猶子之恩,特深於情禮,睦親之義,必備於哀榮。同安郡王珣,稟氣淳和,執心忠順。邦國垣翰,宗枝羽儀,磐石疏封,將期永固。逝川不舍,俄歎促齡,悼往之懷,因心所切。宜增寵命,用飾幽泉。可贈太子少保,葬事官給,陪葬橋陵。

春郊禮成推恩制

皇王之化,載籍所陳,將奉天而育物,必順時而行政。雖《禮》文則著,而親祠蓋闕。朕自膺寶曆,且逾二紀。承宗社之降祉,賴公卿之葉心,萬物阜成,庶務簡易。思以黎獻,臻夫仁壽,是用敦本復古,將必稽於月令,謀始作則,先有事於春郊。宜因展禮之辰,式布惟新之澤。其天下見禁囚,應犯死罪者,特宜免死,配流嶺南。已下罪並放免。朕每念黎,弊於征戍,親戚多別離之怨,關山有往復之勤,何嘗不惻隱於懷,寤寐增歎。所以別遣召募,以實邊軍,錫其厚賞,便令常住。今諸軍所召,人數向足,在於中夏,自可罷兵。既無金革之事,足保農桑之業。自今已後,諸軍兵健,並宜停遣。其見鎮兵,並一切放還。京畿之內,雜役殷繁,言念劬勞,豈忘優恤。頃以櫟陽等縣,地多鹹鹵,人力不及,便至荒廢。近者開決,皆生稻苗,亦既成功,豈專其利。京兆府界內,應雜開稻田,並宜散給貧丁,及逃還百姓,以為永業。

《書》不云乎:「不作無益害有益。」《語》不云乎:「奢則不遜儉則固。」緬懷前古,嚐折在心,將斫雕以為樸,期上行而下效。自今已後,王公不得以珍物進獻,所司應緣,宮室修造,務從節儉,但蔽風雨,勿為華飾。至於金玉器物,諸色雕鏤,朕緣蕃客所要,將充宴賞。今流俗之間,遞相仿效,既損財於無用,仍作巧以相矜,敗俗傷農,莫斯為甚,並一切禁斷,以絕浮華。

古者鄉有序,黨有塾,將以宏長儒教,誘進學徒,化人成俗,率繇於是。斯道久廢,朕用憫焉。宜令天下州縣,每一鄉之內,別各置學,仍擇師資,令其教授。其諸州鄉貢明經進士,每年引見訖,並令就國子監謁見先師。所司設食,學官等為之開講,質問疑義。且公侯之裔,皆稟義方,學《禮》聞《詩》,不應失墜。容其僥幸,是瀆化源。其於貴胄子孫,如聞近來宏文館學士,多有不專經業,便與及第,深謂不然。自今已後,宜一依令式考試。朕之爵位,惟待賢能。雖選士命官,則有常調,而安卑遁跡,尚慮遺才。其內外八品以下官,及草澤間有學業精博,蔚為儒首,文詞雅麗,通於政術,為眾所推者,各委本州本司長官,精加搜擇,具以聞薦。

發生之月,實在於行仁,利物之心,莫先於作善。先斷捕獵,令式有文,所繇州縣,宜嚴加禁止。其每年千秋節日,仍不得輒有屠宰。道釋二門,皆為聖教,義歸寵濟,理在尊崇。其天下觀寺,有絕無道士女冠僧尼者,宜量觀寺大小,度六七人,簡擇灼然有經業戒行,為鄉閭所推,仍先取年高者。凡百卿士,朕之同德,宜勉所職,以合時令。

禮有時施惠,義兼行賞,實為其時,固不可缺。亞獻忠王璵宜賜物一千匹,終獻潁王敫賜物五百匹,邠王守禮、寧王憲各五百匹,慶王琮已下及長公主郡縣主二王後京文武官賜帛各有差。天下諸州侍老,宜令所繇長官量賜酒肉,務在優養。今朝廷無事,天下和平,美景良辰,百官等任追勝為樂。宜即布告中外,咸使聞知。

封蒙歸義雲南王制

古之封建,誓以山河,義在疇庸,故無虛授。西南蠻都大酋帥特進越國公賜紫袍金鈿帶七事歸義,挺秀西南,是稱酋傑。仁而有勇,孝乃兼忠。懷馭眾之長材,秉事君之勁節。瞻言諸部,或有奸人,潛通犬戎。敢肆蜂蠆。遂能躬擐甲胄,總率驍雄,深入長驅,左縈右拂,凡厥鬼類,應時誅翦。戎功若此,朝寵宜加。俾膺胙土之榮,以勵捍城之士,復遣中使李思敬齋冊書往冊焉。

貶蕭嵩青州刺史制

王者立法,所貴無私,有過必懲,古之令典。太子太師蕭蒿,累踐清資,嚐居重任,身寵茅土,家榮姻戚,人臣之貴莫二,止足之分當知。曾不是思,乃行非道。城南別業,地即膏腴,畝直千金,蓋謂於此。遂將數頃,輒遣仙童。名位若斯,恩遇亦甚。昵於庸豎,更欲何求?靜言其情,深所未諭。但久經任使,措在朝廷,自不飾觀。良用驚聽,豈可輔導太子,頡頏正人,宜從貶出,以肅紀綱。可青州刺史。

貶張守珪括州刺史制

張守珪本自戎行,夙承任遇。去歲軍務失實,乃命謁者監牛仙童宣諭朕意。輒便結托凡細,令其詭詞,賂以百金,兼之數口恐懼邊塞或容苟求遣謁軒墀。何不早自披露?用茲奉國,曷以為顏?猶念舊勳,俾從寬典。可括州刺史。

答李林甫賀收安戎城手制

此城儀鳳年中,羌引吐蕃,遂被固守。歲月既久,攻伐亦多,其城岩險,非力所制。朝廷群議,不令取之。朕以小蕃無知,事須處置,授以奇計,所以行之。獲彼戎心,歸我城守,有足為慰也。

授吐火仙可汗等官爵制

德以柔遠,兵以威敵,服而舍之,古之制也。突騎施吐火仙可汗骨啜、弟葉護頡阿波等,背化乘邊,阻兵恃眾,雖蟻聚為梗,或擾疆場。而王師所向,盡扌壽巢穴。憫其束身就戮,歸命而朝,宜加宥過之典,載洽覃恩之命,俾厥弟兄,並膺光寵。或分茅土,復列鉤陳。骨啜可左金吾衛員外大將軍,仍封為循義王;頡阿波可右武衛員外大將軍。

封皇孫俶等為郡王制

分命本枝,列於庶位,博考方冊,斯為大猷。皇太子之子俶等,觀其器識,日以通敏。仁和之性自然,忠孝之誠克備,率由禮度,能稟義方。學既著於崇儒,材可使於從政。爰茲拜職,宜從紫綬之榮;勉爾修身,式副綠車之寵。可封俶為廣平郡王,儋為南陽郡王,倓為建寧郡王。倓為西平郡王,僅為新城郡王,僴為潁川郡王。又封慶王之子儼為新平郡王,伸為平原郡王。棣王之子僎為汝南郡王,僑為宜都郡王。榮王之子俌(《新唐書·表》作「俌」,《傳》作「俯」,《舊唐書·傳》則又作「佩」)為濟陰郡王,偕為北平郡王。儀王子之侁為豫章郡王(按《新書·傳》作「鍾陵郡王」,《世係表》作「臨川郡王」。《舊書·傳》作 「供」,「鍾陵郡王」並其名,亦復互異矣),健(《新書·傳·表》俱作「僆」,《舊書·傳》作「健」)為廣陵郡王。潁王之子伸(與慶王之子同名。《新、舊書》皆同)為滎陽郡王。永王之子偒(《新書·傳·表》俱作「㑥」,《舊書·傳》作:「瑒」)為襄城郡王。壽王子伾(《新書·表·傳》俱作「伾」《舊傳· 表》則作「徑」)為濟陽郡王。延王之子倬為彭城郡王。濟王之子傃為永嘉郡王。

贈鄔元崇棣州刺史制

故洪州人鄔元崇,往者來應嘉詔,次於虢略。忽睹玄元皇帝,俾之昇雲空中,與言使戒天后,表國祚中興之運,示寶曆無疆之期。遂能不顧其身,來傳此旨。竟遭幽縶,諒可傷嗟。自非竭節本朝,孰克犯顏茲日?宜加追贈,用慰幽魂。可贈棣州刺史。

委刺史縣令勸課制

古之為理,必順時行令。獻歲發春,仁氣育物,直葉陽和之德,以勤播種之務。天下諸州,委刺史縣令加意勸課。仍令采訪使勾當,非灼然要切事,不得妄有追擾。其今月諸色當番人,有單貧老弱者,所司即揀擇量放營農,至春末已來,並宜準此。

封高陽公主制

用嘉成德,將及推恩,疏封錫號,禮典攸在。第二十女資身淑慎,稟訓柔明。克備肅雍之儀,允彰圖史之德。而方營魯館,宜啟沁園,俾承寵於中闈,復增榮於列賦。仍食實封一千戶。

定大唐樂制

王者作樂,古之大猷。蓋以殷薦上帝,嚴配祖考。況順天地之理,開山川之風,發揮雅音,導達和氣,揖讓而理,不其盛歟?自戰國以來,此道隳壞,但紀鏗鏘之節,寧探述作之深。曆代因循,莫之改革。朕嚐以聽政之暇,緬尋前典。雖舊制之空存,而正聲之多缺,將何以列彼祠祀,感於靈明。斯事體大,諒資合度,是用躬親,有以裁校。定六律而為本,避五行之相克。哀慢淫過,去其弊也;清濁剛柔,適其中也。亦既協應,頗為成文。或得之於自然,乃不知其本故。豈上元幽讚,俾正缺遺者哉!方於六代之作,亦各一時之義也。乃命奉常,陳於祀事,用昭誠敬,且敦風俗。而王公卿士,爰及有司,頻詣闕上言,請以唐樂名。斯至公事,朕安得而辭焉。然則《大咸》、《大韶》、《大頀》、《大夏》,皆以大字表其樂章,今之所謂,宜曰《大唐樂》。

追諡寧王憲為讓皇帝制

能以位讓,為吳泰伯,存則用成其節,歿則當表其名。非常之稱,旌德斯在。故太尉寧王憲,誕含粹靈,允膺大雅。孝悌之至,本乎中誠;仁和之深,非因外獎。率由禮度,雅尚文儒。謙以自牧,樂於為善。比兩獻而有光,與二南而合德。自出臨方鎮,入配台階,逾勵忠勤,益聞周慎。實謂永為藩屏,以輔邦家,曾不憖遺,奄焉殂沒,友於之痛,震慟良深。惟王朕之元昆,合昇上嗣。以朕奉先朝之睿略,定宗社之阽危,推而不居,請予主鬯。又承慈旨,焉敢固違。不然者,則宸極之尊,豈歸於薄德?茂行若此,易名是憑,自非大號,孰副休烈?按《諡法》:「推功尚善曰讓」,「德性寬柔曰讓」。敬追諡曰讓皇帝。宜令所司擇日,備禮冊命。

天寶改元制

神之降休,禮無不答,永言禋祀,必在躬親。朕粵自君臨,載宏道教,崇清淨之化,暢玄元之風,庶乎澤及蒼生,時臻壽域積以歲朋,未嘗懈怠。豈謂微誠感通,烈祖降見,乃昭靈命,是錫寶符。因而求之,應言而獲,亦既至止,果表殊徵,諒惟秘詞,不可詳說。然邦家大慶,何以過焉?是知神仙所緘,造化同固,爰初有待,經韞匱而多時,潛應改元,若符契之相合。景福攸介,祗畏良深,而群官宗室,抗疏於外;元良諸子,屢請於中。逮夫緇黃,兼彼耆老,以至懇誠不已。前後相仍,願加天寶之名,用易開元之號。顧惟菲薄,曷以當之?然則元訓在乎欽承,人心難以推拒。順天從眾,義協至公。敬依所請,實用多愧。斯蓋上元厚載,爰及百神。孚佑效靈,協於睿祖。幽讚惟新之曆,克彰永代之祥,宜遵祀典,式陳昭報。可以來月十五日祔玄元皇帝廟,十八日享太廟,二十日有事於南郊。宜令中書門下與禮官等,即詳定禮儀,具錄聞奏。應緣行事,及簡較官等,各委有司,不須別差人執當。其北郊宜差公卿擇日祭,五嶽四瀆及名山大川,各令所在長官備禮陳祭。務申誠敬,副朕意焉。

令道教及天地乾坤字須半闕制

大道先於兩儀,天地生於萬物,是以聖哲之後,咸竭其誠。今後應緣國家致命,表疏簿書,及所試制策文章,一事已上,語指道教之詞,及天地乾坤之字者,並一切半闕。宜宣示中外。

追尊玄元皇帝父母並加諡遠祖制

庇生人者,必崇於大道;受成命者,實賴於前烈。恭惟大聖祖玄元皇帝,道光太極,首出混元,宏敷妙門,廣運真化。雖乘時禦氣,既超昇於上清,而儲祉發祥,每孚祐於來裔,祚我寶運,格於皇天。爰自創業,迨於茲歲,頻彰嘉貺,屢睹真容,使夫天清地寧,物阜人庶,六氣時若,四夷來王,皆聖祖之感也,至道之應也。成功不宰,豈假於強名,降福無疆,敢忘忘昭報?是用薦徽號,增禮冊,蠲潔以盡敬,躬親以致誠。意既昭格,良深感慶,宜因展事,更廣揚名。

夫聖人之生,乃先天地,應變無體,其德猶龍。雖窅冥之初,不知誰之子,而誕靈之後,亦必有先。聖祖父母,著在圖牒。母益壽氏已崇徽號曰「先天太后」,父周正禦大夫敬追尊為「先天太皇」,仍於譙郡置廟。自餘一事以上,準先天太后廟例。昔契敷五教,殷以為祖,稷播百穀,周以配天。況咎繇邁種,黎人懷德,我之本係,千載彌光,敬追尊為德明皇帝。涼武昭王,朕十一代祖也。積德右地,炳靈中葉,奄有萬國,兆先帝功,敬追尊為興聖皇帝。其陵側近,仍並禁樵牧,春秋二時,備禮致祭。且聖祖所理,本在諸天,將欲降靈,固宜取象,況為帝號,豈可名宮。其「玄元宮」宜為「太清宮」,西京改為「太清宮」,東京改為「太微宮」,天下諸郡改為「紫極宮」。兩京宮內道士,宜先擇有道行者一七人,自餘於新度人中簡擇取添,滿三七人為定額。仍各賜近城莊園各一所,並量賜奴婢等。其道士女道士,先令司封簡較,不須更隸宗正寺,所置崇元署宜停。古人制禮,祭用質明,義既取於尚幽,情實緣於既歿。我聖祖湛然,嘗在為道之宗,既殊有盡之期,須展事生之禮。自今已後,每聖祖宮有昭告,宜改用卯時已前行禮。

朕深唯復樸,將致無為,嘗恐至理難明,元風未暢,不有時習,焉能化成。自今已後,每至三元日,宜令崇玄館學士講《道德》、《南華》等諸經,群公百辟,咸就觀禮。庶使軒冕之士,盡宏南郭之風;寰海之內,咸為大庭之俗。其崇元館大學士宜賜物一百匹,學士賜六十匹,直學士四十匹。宮內先配住道士各二十匹。宣布中外,令識朕懷。

命金憲英襲封新羅王制

故開府儀同三司使持節大都督雞林州諸軍事兼持節寧海軍使新羅王金承慶弟憲英,奕葉懷仁,率心嚐禮。大賢風教,條理尤明;中夏軌儀,衣冠素襲。馳海琛而遣使,準雲呂而通朝。代為純臣,累效忠節。頃者兄承土宇,沒而絕嗣,弟膺繼及,抑惟常經。是用賓懷,優以冊命,宜因舊業,俾承蕃長之名,仍加殊禮,載錫漢官之號。可襲兄新羅國王開府儀同三司使持節大都督雞林州諸軍事兼充持節寧海軍使。

九月薦衣陵寢制

禋祀者,所以展誠敬之心,薦新者,所以申霜露之思。是知先王制禮,蓋緣情而感時。朕承丕業,肅恭祀事,至於諸節,嚐修薦享。自流火屆期,商風改律,載深追遠。感動增懷。有《詩》著授衣,令存休浣,在於臣子,猶及恩私。恭事園陵,未標曲式。自今以後,每至九月一日,薦衣於陵寢,貽範千載,庶展孝思。且仲夏端午,事無典實,傳之淺俗,遂乃移風。況乎以孝道人,因親設教,感遊衣於漢紀,成獻服於禮文。宣示庶寮,令知朕意。

命孔遂之襲封文宣公制

朕永維聖道,思闡儒風,故尊崇先聖,所以宏至教,褒獎後嗣,所以美前烈。文宣王三十五代孫通直郎前守邠王府文學襃聖侯孔遂之,纂承睿哲,克履中庸。三命益恭,敦素憑於祖業;百代必祀,光寵被於朝恩。積慶之餘,既開於土宇;盛德不朽,宜傳於帶礪。可襲封文宣公兗州長史遷都水使者,食邑一千戶。

改年為載推恩制

履端正名,義取垂範,體元設教,在乎變通。雖沿革從宜,罔不稽古。朕纘復興運,恭守睿圖,嚐恐至化猶微,淳風尚薄,未能臻華胥之俗,登可封之人。故未明求衣,日昃忘食,勵精為理,思致雍和。曆觀載籍,詳求前制,而唐虞之際,煥乎可述。用是欽若舊典,以協惟新,可改天寶三年為載。

今春事將興,陽和布澤,發號施令之日,革故履新之時,宜宏在宥之恩,以助生成之化。其天下見禁囚徒,應雜犯罪死者宜各降一等。自餘一切放免。其十惡及造偽妖妄頭首,官吏犯贓,並奸盜等,害政既深,情難容恕,不在免限。凡諸郡縣,仍令太守縣令勸課農桑,其先處分太守縣令在任有增減戶口成分者,所繇司量為殿最。自今以後,太守縣令兼能勾當租庸每載加數成分者,特賜以中上考。如三載之內皆成分,所司錄奏,超資與處分。其丁戶仍須案實,不得取虛掛之名,使親鄰代納,受其奸弊。凡在黎獻,實資存恤,一失生業,則流庸不歸,每軫於懷,深可矜憫。諸色當番人應送資課者,當郡具申尚書省勾覆。如身至上處,勿更抑令納資,致使往來辛苦。從閏二月至六月已來,其當上人中,有單貧老弱者,委郡縣長官與所繇計會,便放營農。諸軍征鎮及在尫羸疾病者,委節度使速擇放還。中外庶僚,勉修其職,各副朕意。宜布遐邇,咸使知聞。

放免囚徒制

王者法天惠人,順時行令,是惟舊典,用致和平。朕臨御萬邦,於茲三紀。宵衣旰食,民宏至化,尚恐天下郡縣,囹圄滯留,不即疏決,以傷和氣。今三農在時,宜助生育,庶覃寬宥之澤,以協上元之心。其天下見禁囚徒,應合死配流嶺南。流已下罪並見徒,一切放免。其責保在外及追捉未獲者,並同見禁例處分。其京城內,宜令中書門下即分往疏決,應合流人便配訖聞奏。其東京及北京兼諸郡,各委所繇長官準此處分。即宣示中外,咸使知聞。

令詳定九宮壇儀注制

惟神之主,必恭禋祀,率先之訓,義在躬親。朕欽若昊穹,子育黎庶,思通明靈之德,以洽和平之理,是修闕典,咸秩無文。如在之誠,久陳於郊廟,懷柔之至,亦遍於山川。況九宮所主,百神之貴,上分天極,下統坤維,陰騭生靈,功深亭育。故式昭新典,肇建明祠,將以為人,載祈孚佑。宜葉元辰之吉,用申大祭之記,可以今月立春,朕親祀九宮壇。仍令中書門下與禮官等,即詳定儀注奏聞。

封和義公主出降寧遠國王制

呼韓來享,位列侯王,烏孫入和,義通姻好。懷柔之道,今古攸同。寧遠國奉化王驃騎大將軍阿悉爛達幹,誌慕朝化,誓為邊扞。漸聲教而有孚,勤職貢而無闕。誠深內附,禮異殊鄰,爰錫嘉偶,特申殊渥。四從弟前河南府陽城縣令參第四女,質稟幽閑,性惟純懿。承姆師之訓導,寔宗人之光儀。固可以保合戎庭,克諧邦選,宜膺遠好,以寵名蕃。可封和義公主,降寧遠國奉化王。

封太華公主制

肅邕稟德,邦化所崇,湯沐疏封,古訓斯在。第二十一女,踐修閫則,素承阿保之嚴;砥礪嬪儀,率由圖史之範。璁珩既佩,柔願無違,蕙問充昭,常華自著。肇施彩級,將具禮於輜軿;載錫粉田,俾申榮於井賦。可封太華公主,食實封一千戶。

封壽光公主樂成公主制

(闕)之德教始宮闈湯(闕)皇帝二十二女,二十三女,誕膺(闕)發令姿。頗沐公宮之訓,遵師氏之則,顧史瞻圖,日將月就,華宗葉慶,方從下嫁之儀;盛典申榮,式備開封之制。二十二女可封壽光公主,二十三女可封樂成公主。仍各食實封一千戶。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