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2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十一 全唐詩 卷二百十二 卷二百十三
高適

宋中遇林盧楊十七山人因而有別[编辑]

昔余涉漳水,驅車行鄴西。
遙見林慮山,蒼蒼戛天倪。
邂逅逢爾曹,說君彼巖棲。
蘿徑垂野蔓,石房倚雲梯。
秋韭何青青,藥苗數百畦。
栗林隘谷口,栝樹森廻谿。
耕耘有山田,紡績有山妻。
人生如此,何必組與珪。
誰謂遠相訪,曩情殊不迷。
簷前舉醇醪,竈下烹雙雞。
朔風忽振蕩,昨夜寒螿啼。
遊子益思歸,罷琴傷解攜。
出門盡原野,白日黯已低。
始驚道路難,終念言笑暌。
因聲謝岑壑,歲暮一攀躋。


酬別薛三蔡大留簡韓十四主簿[编辑]

迢遞辭京華,辛勤異鄉縣。
登高俯滄海,廻首淚如霰。
同人久離別,失路還相見。
薛侯懷直道,德業應時選。
蔡子負清才,當年擢賓薦。
韓公有奇節,詞賦凌羣彥。
讀書嵩岑間,作吏滄海甸。
伊余寡棲託,感激多慍見。
縱誕非爾情,飄淪任疵賤。
忽枉瓊瑤作,乃深平生眷。
始謂吾道存,終嗟客遊倦。
歸心無晝夜,別事除言宴。
復值涼風時,蒼茫夏雲變。


送虞城劉明府謁魏郡苗太守[编辑]

天官蒼生望,出入承明廬。
肅肅領舊藩,皇皇降璽書。
茂宰多感激,良將復吹噓。
永懷一言合,誰謂千里疏。
對酒忽命駕,茲情何起予。
炎天晝如火,極目無行車。
長路出雷澤,浮雲歸孟諸。
魏郡十萬家,歌鐘喧里閭。
傳道賢君至,閉關常晏如。
君將挹高論,定是問樵漁。
今日逢明聖,吾為陶隱居。


途中酬李少府贈別之作[编辑]

西上逢節換,東征私自憐。
故人今臥疾,欲別還留連。
舉酒臨南軒,夕陽滿中筵。
寧知江上興,乃在河梁偏。
行李多光輝,札翰忽相鮮。
誰謂歲月晚,交情尚貞堅。
終嗟州縣勞,官謗復迍邅。
雖負忠信美,其如方寸懸。
連師扇清風,千里猶眼前。
曾是趨藻鏡,不應翻棄捐。
日來知自強,風氣殊未痊。
可以加藥物,胡為輒憂煎。
驅馬出大梁,原野一悠然。
柳色感行客,雲陰愁遠天。
皇明燭幽遐,德澤普照宣。
鵷鴻列霄漢,燕雀何翩翩。
余亦愜所從,漁樵十二年。
種瓜漆園裡,鑿井盧門邊。
去去勿重陳,生涯難勉旃。
或期遇春事,與爾復周旋。
投報空回首,狂歌謝比肩。


睢陽酬別暢大判官[编辑]

吾友遇知己,策名逢聖朝。
高才擅白雪,逸翰懷青霄。
承詔選嘉,慨然即馳軺。
清晝下公館,尺書忽相邀。
留歡惜別離,畢景駐行鑣。
言及沙漠事,益令胡馬驕。
丈夫拔東蕃,聲冠霍嫖姚。
兜鍪衝矢石,鐵甲生風飆。
諸將出陘,連營濟石橋。
酋豪盡俘馘,子弟輸征徭。
邊庭絕刁斗,戰地成漁樵。
榆關夜不扃,塞口長蕭蕭。
降胡滿薊門,一一能射鵰。
軍中多宴樂,馬上何輕趫。
戎狄本無厭,羇縻非一朝。
飢附誠足用,飽飛安可招。
李牧制儋藍,遺風豈寂寥。
君還謝幕府,慎勿輕芻蕘。


宴韋司戶山亭院[编辑]

人幽想靈山,意愜憐遠水。
習靜務為適,所居還復爾。
汲流漲華池,開酌宴君子。
苔逕試窺踐,石屏可攀倚。
入門見中峰,攜手如萬里。
橫琴了無事,垂釣應有以。
高館何沈沈,颯然涼風起。


同諸公登慈恩寺浮圖[编辑]

香界泯群有,浮圖豈諸相。
登臨駭孤高,披拂欣大壯。
言是羽翼生,迥出虛空上。
頓疑身世別,乃覺形神王。
宮闕皆戶前,山河盡簷向。
秋風昨夜至,秦塞多清曠。
千里何蒼蒼,五陵鬱相望。
盛世慚阮步,末宦知周防。
輸效獨無因,斯焉可遊放。


同薛司直諸公秋霽曲江俯見南山作[编辑]

南山鬱初霽,曲江湛不流。
若臨瑤池前,想望崑崙丘。
迴首見黛色,眇然波上秋。
深沈俯崢嶸,清淺延阻修。
連潭萬木影,插岸千巖幽。
杳靄信難測,淵淪無暗投。
片雲對漁父,獨鳥隨虛舟。
我心寄青霞,世事慚白鷗。
得意在乘興,忘懷非外求。
良辰自多暇,欣與數子遊。


登廣陵棲靈寺塔[编辑]

淮南富登臨,茲塔信奇最。
直上造雲族,憑虛納天籟。
迥然碧海西,獨立飛鳥外。
始知高興盡,適與賞心會。
連山黯吳門,喬木吞楚塞。
城池滿窗下,物歸掌內。
遠思駐江帆,暮結春靄。
軒車疑蠢動,造化資大塊。
何必了無身,然後知所退。


登百丈峰二首[编辑]

朝登百丈峰,遙望燕支道。
漢壘青冥間,胡天白如掃。
憶昔霍將軍,連年征討。
匈奴終不滅,寒山徒草草。
鴻雁飛,令人傷懷抱。


晉武輕後事,惠皇終已昏。
豺狼塞瀍洛,胡羯爭乾坤。
四海如鼎沸,五原徒自尊。
而今白庭路,猶對青陽門。
朝市不足問,君臣隨草根。


同羣公秋登琴臺[编辑]

古跡使人感,琴臺空寂寥。
靜然顧遺塵,千載如昨朝。
臨眺自茲始,羣賢久相邀。
德與形神高,孰知天地遙。
四時何倏忽,六月鳴秋蜩。
萬象歸白帝,平川橫赤霄。
猶是對夏伏,幾時有涼飆。
燕雀滿簷楹,鴻鵠摶扶搖。
物性各自得,我心在漁樵。
兀然還復醉,尚握尊中瓢。


同羣公出獵海上[编辑]

畋獵自古昔,況伊心賞俱。
偶與群公遊,曠然出平蕪。
層陰漲溟海,殺氣窮幽都。
鷹隼何翩翩,馳驟相傳呼。
豺狼竄榛莽,麋鹿罹艱虞。
高鳥下騂弓,困獸鬥匹夫。
塵驚大澤晦,火燎深林枯。
失之有餘恨,獲者無全軀。
咄彼工拙間,恨非指蹤徒。
猶懷老氏訓,感歎此歡娛。


同羣公題鄭少府田家[编辑]

鄭侯應悽惶,五十頭盡白。
昔為南昌尉,今作東郡客。
與語多遠情,論心知所益。
秋林既清曠,窮巷空淅瀝。
蝶舞園更閒,雞鳴日云夕。
男兒未稱意,其道固無適。
勸君且杜門,勿歎人事隔。


同羣公題中山寺[编辑]

平原十里外,稍稍雲巖深。
遂及清淨所,都無人世心。
名僧既禮謁,高閣復登臨。
石壁倚松徑,山田多栗林。
超遙盡巘崿,逼側仍嶇嶔。
吾欲休世事,於焉聊自任。


同羣公宿開善寺贈陳十六所居[编辑]

駕車出人境,避暑投僧家。
裴回龍象側,見香林花。
讀書不及經,飲酒不勝茶。
知君悟此,所未袈裟。
談空忘外物,持誡破諸邪。
則是無心地,相唯月華。


同韓四薛三東亭翫月[编辑]

遠遊悵不樂,茲賞吾道存。
款曲故人意,辛勤清夜言。
東亭何寥寥,佳境無朝昏。
階墀近洲渚,戶牖當原。
矧乃窮周旋,游怡討論。
樹陰蕩瑤瑟,月氣延清尊。
帶飛雁,野火連荒村。
對此更愁予,悠哉懷故園。


同敬八盧五汎河間清河[编辑]

清川在城下,沿汎多所宜。
同濟愜數公,玩物欣良時。
飄颻波上興,燕婉舟中詞。
昔陟乃平原,今來忽漣漪。
東流達滄海,西流延滹池。
雲樹共晦明,井邑相逶迤。
稍隨歸月帆,若與沙鷗期。
漁父更留我,前潭水未滋。


同房侍御山園新亭與邢判官同遊[编辑]

隱隱春城外,朦朧陳跡深。
君子顧榛莽,興言傷古今。
決河導新流,疏逕蹤舊林。
開亭俯川陸,時景宜招尋。
肅穆逢使軒,夤緣事登臨。
忝遊芝蘭室,還對桃李陰。
岸遠白波來,氣黃鳥吟。
因睹歌頌作,始知經濟心。
灌壇有遺風,單父多鳴琴。
誰為久州縣,蒼生懷德音。


同馬太守聽九思法師講金剛經[编辑]

吾師晉陽寶,傑出山河最。
途經世諦間,心到空王外。
鳴鐘山虎伏,說法天龍會。
了義同建瓴,梵法若吹籟。
深知億劫苦,善喻恆沙大。
捨施割肌膚,攀緣去親愛。
招提何清淨,良牧駐輕蓋。
露冕衆香中,臨人覺苑內。
心持佛印久,標割魔退。
初地因,永奉彌天對。


漣上題樊氏水亭[编辑]

漣上非所趣,偶為世務牽。
經時駐歸棹,日夕對平川。
莫論行子愁,且得主人賢。
亭上酒初熟,廚中魚每鮮。
自說宦遊來,因之居住偏。
煮鹽滄海曲,種稻長淮邊。
四時常晏如,百口無飢年。
菱芋藩籬下,漁樵耳目前。
異縣少朋從,我行復迍邅。
向不逢此君,孤舟已言旋。
明日又分,風濤還眇然。


同呂判官從哥舒大夫破洪濟城廻登積石軍多福七級浮圖[编辑]

塞口連濁河,轅門對山寺。
寧知鞍馬上,獨有登臨事。
七級凌太清,千崖列蒼翠。
方寓目,想像見深意。
高興殊未平,涼風颯然至。
拔城陣雲合,轉斾胡星墜。
大將何英靈,官軍動天地。
懷生羽翼,本欲附騏驥。
款段苦不前,清冥信難致。
一歌陽春後,三歎終自愧。


三君詠[编辑]

魏鄭公[编辑]

鄭公經綸日,隋氏風塵昏。
濟代取高位,逢時敢直言。
道光先帝業,義激舊君恩。
寂寞臥龍處,英靈千載魂。

郭代公[编辑]

代公實英邁,津涯浩難識。
擁兵抗矯徵,仗節歸有德。
縱橫負才智,顧盻安社稷。
流落勿重陳,懷哉為悽惻。

狄梁公[编辑]

梁公乃貞固,勳烈垂竹帛。
昌言太后朝,潛運儲君策。
待賢開相府,共理登方伯。
至今青人,猶是門下客。


宓公琴臺詩三首[编辑]

宓子昔爲政,鳴琴登此臺。
琴和人亦閑,千載稱其才。
臨眺忽悽愴,人琴安在哉?
悠悠此天壤,唯有頌聲來。


邦伯感遺事,慨然建琴堂。
乃知靜者心,千載猶相望。
入室想其人,出門何茫茫。
唯見白雲合,東臨鄒魯鄉。


皤皤中老,自誇邑中理。
何必升君堂,然後知君美。
開門無犬吠,早臥常晏起。
昔人不忍欺,今我還復爾。


李雲南征蠻詩[编辑]

聖人赫斯怒,詔伐西南戎。
肅穆廟堂上,深沈節制雄。
遂令感激士,得非常功。
料死不料敵,顧恩寧顧終。
鼓行天海外,轉戰蠻夷中。
梯巘近高鳥,穿林經毒蟲。
鬼門無歸客,北戶多南風。
蜂蠆隔萬里,雲雷隨九攻。
長驅大浪破,急擊群山空。
餉道忽已遠,懸軍垂欲窮。
精誠動白日,憤薄連蒼穹。
野食掘田鼠,晡餐兼僰僮。
收兵列亭堠,拓地彌西東。
臨事恥苟免,履危能飭躬。
將星獨照耀,邊色何溟濛。
瀘水夜可涉,交州今始通。
歸來長安道,召見甘泉宮。
廉藺若未死,孫吳知暗同。
相逢論意氣,慷慨謝深衷。


題尉遲將軍新廟[编辑]

周室既板蕩,賊臣立嬰兒。
將軍獨激昂,誓欲酬恩私。
孤城日無援,高節終可悲。
家國共淪亡,精魂空在斯。
沈沈積冤氣,寂寂無人知。
良牧懷深仁,與君建明祠。
父子俱血食,軒車每逶迤。
我來薦蘋蘩,感歎興此詞。
晨光上階闥,殺氣翻旌旗。
明明幽冥理,至誠信莫欺。
唯夫二千石,多慶方自茲。


觀李九少府翥樹宓子賤神祠碑[编辑]

吾友吏茲邑,亦嘗懷宓公。
安知夢寐間,忽與精靈通。
一見興永歎,再來激深衷。
賓從何逶迤,二十四老翁。
於焉建層碑,突兀長林東。
作者無愧色,行人感遺風。
坐令高岸盡,獨對秋山空。
片石勿謂輕,斯言固難窮。
龍盤色絲外,鵲顧偃波中。
形勝駐群目,堅貞指蒼穹。
我非王仲宣,去矣徒發蒙。


同觀陳十六史興碑[编辑]

荊衡氣偏秀,江漢流不歇。
此地多精靈,有時生才傑。
伊人今獨步,逸思能間發。
永懷掩風騷,千載常矻矻。
新碑亦崔嵬,佳句懸日月。
則是刊石經,終然繼檮杌。
我來觀雅製,慷慨變毛髮。
季主盡荒淫,前王徒貽厥。
東周既削弱,兩漢更淪沒。
西晉何披猖,五胡相唐突。
作歌乃彰善,比物仍惡訐。
感歎將謂誰,對之空咄咄。


宋中十首[编辑]

梁王昔全盛,賓客復多才。
悠悠一千年,陳跡唯高臺。
寂寞向秋草,悲風千里來。


朝臨孟諸上,忽見芒碭間。
赤帝終已矣,白雲長不還。
時清更何有,禾黍徧空山。


景公德何廣,臨變莫能欺。
三請皆不忍,妖星終自移。
君心本如此,天道豈無知。


梁苑白日暮,梁山秋草時。
君王不可見,脩竹令人悲。
九月桑葉,寒風鳴樹枝。


登高臨舊國,懷古對窮秋。
落日鴻雁度,寒城砧杵愁。
昔賢不復有,行矣莫淹留。


出門望終古,獨立悲且歌。
憶昔魯仲尼,悽悽此經過。
衆人不可向,伐樹將如何。


逍遙漆園吏,冥沒不知年。
世事浮雲外,閑居大道邊。
古來同一馬,今我亦忘筌。


五霸遞征伐,宋人無戰功。
解圍幸奇說,易子傷吾衷。
唯見盧門外,蕭條多轉蓬。


常愛宓子賤,鳴琴能自親。
邑中靜無事,豈不由其身。
何意千年後,寂無此人。


閼伯去已,高丘臨道傍。
人皆有兄弟,爾獨爲參商。
終古猶如此,而安可量。


薊中作[编辑]

策馬自沙驅登塞垣。
邊城蕭條,白日黃雲昏。
一到征戰處,每愁胡虜翻。
豈無安邊書,諸將已承恩。
惆悵孫吳事,歸來獨閉門。


自淇涉黃河途中作十三首[编辑]

川上常極目,世情今已閑。
去帆帶落日,征路隨長山。
親友若雲霄,可望不可攀。
於茲任所愜,浩蕩風波間。


清晨泛中流,羽族滿汀渚。
黃鵠何處來,昂藏寡儔侶。
飛鳴無人見,飲啄豈得所。
雲漢爾固知,胡爲不輕舉。


野人頭盡白,與我忽相訪。
手持青竹竿,日暮淇水上。
雖老美容色,雖貧亦閑放。
釣魚三十年,中心無所向。


南登滑臺上,却望河淇間。
竹樹夾流水,孤對遠山。
念茲川路闊,羨爾沙鷗閑。
長想別離處,無音信還。


東入黃河水,茫茫汎紆直。
北望太行山,峨峨半天色。
山河相暎帶,深淺未可測。
自昔有賢才,相逢不相識。


秋日登滑臺,臺高秋已暮。
獨行既未愜,懷土悵無趣。
晉宋何蕭條,羌胡散馳騖。
當時無戰略,此地即邊戍。
兵革徒自勤,山河孰云固。
乘閑喜臨眺,感物傷遊寓。
惆悵落日前,飄颻遠帆處。
北風吹萬里,南雁不知數。
歸意方浩然,雲沙更廻互。


亂流自茲,倚檝時一望。
遙見楚漢城,崔嵬高山上。
天道昔未測,人心無所向。
屠釣稱侯王,龍蛇爭霸王。
緬懷多殺戮,顧此生慘愴。
聖代休甲兵,吾其得閑放。


茲川方悠,雲沙無前後。
對河壖,長林出淇口。
獨行非吾意,東日已久。
憂來誰得知,且酌尊中酒。


朝從北岸來,泊船南河滸。
試共野人言,深覺農夫苦。
去秋雖薄熟,今夏猶未雨。
耕耘日勤勞,租稅兼舃鹵。
園蔬寥落,產業不足數。
尚有獻芹心,無因見明主。


茫茫濁河注,懷古臨河濱。
禹功本豁達,漢跡方因循。
坎德滂沱,馮夷胡不仁。
潏陵堤防,東郡多悲辛。
天子忽驚悼,從官皆負薪。
畚築豈無謀,祈禱如有神。
宣房今安在,高岸空嶙峋。


我行倦風湍,輟棹將問津。
空傳歌瓠子,感慨獨愁人。
孟夏桑葉肥,穠陰夾長津。
蠶農有時節,田野無閑人。
臨水狎漁,望山懷隱淪。
誰能去京洛,顦顇對風塵自孟夏以下,《英華》作一首


朝景入平川,川長復垂柳。
遙看魏公墓,突兀前山後。
憶昔大業時,羣雄奔走。
伊人何電邁,獨立風塵首。
傳檄舉敖倉,擁兵屯洛口。
連營一百萬,六合如可有。
方項終比肩,亂隋將假手。
力爭固難恃,驕戰曷能久。
若使學蕭曹,功名當不朽。


皤皤河濱叟,相遇似有耻。
輟榜聊問之,荅言盡終結。
一生雖貧賤,九十年未死。
且喜對兒孫,彌慙遠城市。
結廬黃河曲,垂釣長河裏。
漫望雲沙,蕭條聽風水。
所思強飯食,永願在鄉里。
萬事吾不知,其心只如此。


宋中遇陳二[编辑]

鮑叔義,所王佐才。
如何守苦節,獨無良媒。
離別十年,飄颻千里來。
罷官後,惟見柴門開。
窮巷隱東郭,高堂詠南陔。
籬根長花草,井莓苔。
伊昔望霄漢,於今倦蒿萊
男兒命未一作須達命,又作人生各有命,且手中桮。


宋中遇劉書記有別[编辑]

何代無秀士,高門生此才。
森然睹毛髮,若見山來。
幾載困常調,一朝時運催。
白身謁明主,待詔登雲臺。
相逢梁宋間,與我醉蒿萊。
寒楚眇千里,雪天不開。
末路終離別,不能強悲哀。
男兒爭富貴,勸爾莫遲迴。


魯郡途中遇徐十八錄事[编辑]

誰謂嵩潁客,遂經鄒魯鄉。
前臨少昊墟,始覺東蒙長。
獨行豈吾心,懷古激中腸。
聖人久已矣,游夏遙相望。
裴回野澤間,左右多悲傷。
日出見闕里,川平知汶陽。
弱冠負高節,十年思自強。
終然不得意,去去任行藏。


遇沖和先生[编辑]

沖和生何代,或謂遊東溟。
三命謁金殿,一言銀青。
自云多方術,往往通靈。
萬乘親問道,六宮無敢聽。
限霄漢,今來覩儀形。
頭戴鶡鳥冠,手遙白鶴翎。
終日飲醇酒,不醉復不醒。
憶雞鳴山,每誦西昇經。
拊背念離別,依然出戶庭。
莫見今如此,曾爲一客星。


魯西至東平[编辑]

沙岸拍不定,石橋水橫流。
問津見魯,懷古傷家丘。
寥落千載後,空傳褒聖侯。


東平路作三首[编辑]

南圖適不就,東走豈吾心。
索索涼風動,行行秋水深。
蟬鳴木葉落,茲夕更愁霖。


明時好畫策,動欲干王公。
今日無成事,依依親老農。
扁舟向何處?吾愛汶陽中。


清曠涼夜月,裴回孤客舟。
渺然風波上,獨前山秋。
秋至復搖落,空令行者愁。


東平路中遇大水[编辑]

天災自古有,昏墊彌今秋。
溢川原,澒洞涵田疇。
指途適汶陽,挂席經蘆洲。
永望齊魯郊,白雲何悠悠。
傍沿鉅野澤,大水縱橫流。
蟲蛇擁獨樹,麋鹿奔行舟。
稼穡隨波瀾,西成不可求。
室居相枕藉,蛙黽聲啾啾。
仍憐穴蟻漂,益羨雲禽游。
農夫無倚着,野老生殷憂。
聖主深仁,廟堂運良籌。
倉廩終爾給,田租應罷收。
我心胡鬱陶,征旅亦悲愁。
縱懷濟時策,誰肯論吾謀。


登壠[编辑]

壠頭遠行客,壠上分流水。
流水無盡期,行人未云已。
淺才登一命,孤劒通萬里。
豈不思故鄉,從來感知己。


苦雪四首[编辑]

二月猶北風,天陰雪冥冥。
寥落一室中,悵然慙百齡。
苦愁正如此,門柳復青青。


惠連發清興,袁安念高臥。
余故非斯人,爲性兼懶惰。
賴茲尊中酒,終日聊自過。


濛濛灑平陸,淅瀝至幽居。
且喜潤羣物,焉能悲斗儲。
故交久不見,鳥雀投吾廬。


孰云久閑曠,本自保知寡。
窮巷獨無成,春條秪盈把。
安能羨鵬舉,且欲歌牛下。
乃知古時人,亦有如我者。


哭單父梁九少府[编辑]

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
夜臺寂寞,獨是子雲居。
疇昔雲奇,登臨賦山水。
同舟南,望月西江裏。
契闊多別離,綢繆到生死。
九原,萬事皆如此。
晉山徒峨峨,斯人已冥冥。
常時祿且薄,歿後家復貧。
妻子在遠道,弟兄無一人。
十上多苦辛,一官恆自哂。
青雲將致,白日忽盡。
身後名,空無遠近。


哭裴少府[编辑]

世人誰不死,嗟君非生慮。
病適到官,田園在何處。
公才群吏感,葬事他人助。
余亦未識君,深悲哭君去。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