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2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十二 全唐詩 卷二百十三 卷二百十四
高適

行路難二首[编辑]

長安少年不少錢,能騎駿馬鳴金鞭。
五侯相逢大道邊,美人弦管爭留連。
黃金如斗不敢惜,片言如山莫棄捐。
安知顦顇讀書者,暮宿臺私自憐。


君不見富家翁,舊時貧賤誰比數。
一朝金多結豪貴,萬事勝人健如虎。
子孫成行滿眼前,妻能管絃妾能舞。
自矜一身忽如此,却笑傍人獨愁苦。
東鄰少年安所如,席門窮巷出無車。
有才不肯學干謁,何用年年空讀書。


秋胡行[编辑]

妾本邯鄲未嫁時,容華倚翠人未知。
一朝結髮從君子,將妾迢迢東陲。
時逢大道無艱阻,君方遊宦從陳汝。
蕙樓獨臥頻度春,彩閣辭君幾徂暑。
三月垂楊蠶未眠,攜籠結侶南陌邊。
道逢行子不相識,贈妾黃金買少年。
妾家夫壻經離久,寸心誓與長相守。
願言行路莫多情,妾貞心在人口。
日暮蠶飢相命歸,攜籠端飾來庭闈。
勞心苦力終無恨,所君恩可依。
聞說行人已歸止,乃是向來贈金子。
相看顏色不復言,相顧懷慙有何已。
從來自隱無疑背,直爲君情也相會。
如何咫尺仍有情,況復迢迢千里外。
誓將顧恩不顧身,念君此日赴河津。
莫道向來不得意,故欲留規誡後人。


古大梁行[编辑]

古城莽蒼饒荆榛,驅馬荒城愁殺人。
魏王宮盡禾黍,信陵賓客隨灰塵。
憶昨雄都舊朝市,軒車照耀歌鐘起。
軍容帶甲三十萬,國步連千里。
全盛須臾那可論,高臺曲池無復存。
遺墟但見狐狸,古地空餘草木根。
暮天搖落傷懷抱,倚劒悲歌對秋草。
俠客猶傳朱亥名,行人尚識夷門道。
白璧黃金萬戶侯,寶刀駿馬填山丘。
年代淒涼不可問,往來唯有水東流。


邯鄲少年行[编辑]

邯鄲城游俠子,自生長邯鄲裏。
千塲縱博家仍富,幾度報讐身不死。
宅中歌笑日紛紛,門外車馬如雲一作如雲屯
未知肝膽向誰是,令人却憶平原君。
君不見今人交態薄,黃金用盡還疎索。
以茲感辭舊遊,更於時事無所求。
且與少年飲美酒,往來射獵西山頭。


燕歌行[编辑]

開元二十六年,客有從御史大夫張公出塞而還者,作《燕歌行》以示適,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漢家煙塵在北,漢將辭家破殘賊。
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顏色。
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斾逶迤碣石間。
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獵火照狼山。
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陵雜風雨。
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
大漠窮秋塞草,孤城落日鬬兵稀。
身當恩遇恆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
鐵衣遠戍辛勤久,玉筯應啼別離後。
少婦城南欲斷腸,征人薊北空回首。
飄颻那可,絕域蒼更何有。
殺氣三作陣雲,寒一夜傳刁斗。
相看白刃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勳。
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古歌行[编辑]

君不見漢家三葉從代至,高皇舊臣多富貴。
天子垂衣方晏如,廟堂拱手無餘議。
蒼生偃臥休征戰,露臺百金以為費。
田舍老翁不出門,洛陽少年莫論事。


人日寄杜二拾遺[编辑]

人日題詩寄草堂,遙憐故人思故鄉。
柳條弄色不忍見,梅花滿枝斷腸。
身在遠藩無所預,心懷百憂復千慮。
今年人日空相憶,明年日知何處。
一臥東山三十春,豈知書劍老風塵。
龍鐘還忝二千石,愧爾東西南北人。


九日酬顏少府[编辑]

簷前白日應可惜,籬下黃花爲誰有。
子迎霜未授衣,主人得錢沽酒。
蘇秦顦顇多厭,蔡澤棲遲世看醜。
縱使登高只斷腸,不如獨坐空搔首。


留別鄭三韋九兼洛下諸公[编辑]

憶昨相逢論久要,顧君哂我輕常調。
羈旅雖同白社遊,詩書已作青雲料。
蹉跎竟不成,年過四十尚躬耕。
長歌達桮中物,笑前人身後名。
幸逢明盛多招隱,高山大澤徵求盡。
此時得辭漁樵,青袍裹身荷聖朝。
犂牛釣竿不復見,縣人邑吏來相邀。
遠路鳴蟬秋興發,華堂美酒離憂銷。
不知何日更攜手,應念茲晨折腰


送楊山人歸嵩陽[编辑]

不到嵩陽動十年,舊心事已徒然。
一二故人不復見,三十六峰猶眼前。
夷門二月柳條色,流鶯數聲淚沾臆。
鑿井耕田不我招,知君以此忘帝力。
山人好去嵩陽路,惟余眷眷長相憶。


送別[编辑]

昨夜離心正鬱陶,三更白露西風高。
螢飛木落何淅瀝,此時夢見西歸客。
曙鐘寥亮三四聲,東鄰嘶馬使人驚。
攬衣出戶一相送,唯見歸雲縱復橫。


贈別晉三處士[编辑]

有人家住清河源,渡河問我游梁園。
手持道經注已畢,心知內篇口不言。
盧門十年見秋草,此心惆悵誰能道。
知己從來不易知,慕君為人與君好。
別時九月桑葉疏,出門千里無行車。
愛君且欲君先達,今上求賢早上書。


送渾將軍出塞[编辑]

將軍族貴兵且強,漢家已是渾邪王。
子孫相承在朝野,至今部曲燕支下。
控弦盡用陰山兒,陣常騎大宛馬。
銀鞍玉勒繡蝥弧,每逐嫖姚破骨都。
李廣從來先將士,衛青未肯學孫吳。
傳有沙場千萬騎,昨日邊庭羽書至。
城頭畫角三四聲,匣裏寶刀晝夜鳴。
意氣能甘萬里去,辛勤作一年行。
黃雲白草無前後,朝建旌旄夕刁斗。
塞下應多俠少年,關西不見春楊柳。
從軍借問所從誰,擊劒酣歌當此時。
遠別無輕繞朝策,平戎早寄仲宣詩。


送蔡山人[编辑]

東山布衣明古今,自言獨未逢知音。
識者閱見一生事,到處豁然千里心。
看書學劍長辛苦,近日方思謁明主。
斗酒相留醉復醒,悲歌數年淚如雨。
丈夫遭遇不可知,買臣主父皆如斯。
我今蹭蹬無所似,看爾崩騰何若為。


封丘作[编辑]

我本漁樵孟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
乍可狂歌草澤中,寧堪作吏風塵下。
秪言小邑無所爲,公門百事皆有期。
拜迎官長心欲,鞭撻黎庶令人悲。
來向家問妻子,舉家盡笑今如此。
生事應須南畝田,世情付與東流水。
夢想舊山安在哉,爲銜君命遲廻。
乃知梅福徒爲爾,轉憶陶潛歸去來。


題李別駕壁[编辑]

去鄉不遠逢知己,握手相歡得如此。
禮樂遙傳魯伯禽,賓客爭過魏公子。
酒筵暮散明月上,櫪馬長鳴春風起。
一生稱意能幾人,今日從君問終始。


寄宿田家[编辑]

田家老翁住東陂,說道平生隱在茲。
鬢白未曾記日月,山青每到識春時。
門前種柳深成巷,野谷流泉添入池。
牛壯日耕十畝地,人閒常掃一茅茨。
客來滿酌清尊酒,感興平吟才子詩。
巖際窟中藏鼴鼠,潭邊竹裡隱鸕鶿。
村墟日落行人少,醉後無心怯路岐。
今夜只應還寄宿,明朝拂曙與君辭。


別韋參軍[编辑]

二十書劒,西遊長安城。
舉頭望君門,屈指取公卿。
國風沖融邁三五,朝廷樂彌寰宇。
白璧皆言賜近臣,布衣不得干明主。
歸來洛陽無負郭,東過梁宋非吾土。
兔苑爲農歲不登,雁池垂釣心長苦。
世人我同衆人,唯君於我相親。
且喜百年交態,未一日辭家貧以下英華另作一首
彈棊擊筑白日晚,縱酒高歌楊柳春。
歡娛未盡分散去,使我惆悵驚心神。
丈夫不作兒女,臨岐涕淚沾衣巾。


送田少府貶蒼梧[编辑]

沈吟對遷客,惆悵西南天。
昔爲一官未得意,今向萬里令人憐。
念茲斗酒成暌間,停舟歎君日將晏。
遠樹應憐北地春,行人却羨南歸雁。
丈夫窮達未可知,看君不合長數奇。
江山到處堪乘興,楊柳青青那足悲。


平臺夜遇李景參有別[编辑]

一作離憂心忽悵,策馬對秋天。
孟諸薄暮涼風起,歸客相逢渡睢水。
昨時攜手十年,日分途各千里。
歲物蕭條滿路岐,此行浩蕩令人悲。
家貧羨爾有微祿,欲往從之何所之。


送郭處士往萊蕪兼寄茍山人[编辑]

君為東蒙客,往來東蒙畔。
雲臥臨嶧陽,山行窮日觀。
少年詞賦皆可聽,秀眉白面風清泠。
身上未曾染名利,口中猶未知膻腥。
今日還山意無極,豈辭世路多相識。
歸見萊蕪九十翁,為論別後長相憶。


賦得還山吟送沈四山人[编辑]

還山吟,天高日暮寒山深。
送君還山識君心,人生老大須恣意。
看君解作一生事,山間偃仰無不至。
石泉淙淙若風雨,桂花松子常滿地。
賣藥囊中應有錢,還山服藥又長年。
白雲勸盡杯中物,明月相隨何處眠。
眠時憶問醒時事,夢魂可以相周旋。


崔司錄宅燕大理李卿[编辑]

多雨殊未已,秋雲更沈沈。
洛陽故人初解印,山東小吏來相尋。
上卿才大名不朽,早朝至尊暮求友。
豁達常推海內賢,殷勤但酌尊中酒。
飲醉欲言歸剡溪,門前駟馬光照衣。
路傍觀者徒唧唧,我公不以為是非。


同鮮于洛陽於畢員外宅觀畫馬歌[编辑]

知君愛鳴琴,仍好千里馬。
永日恆思單父中,有時心到宛城下。
遇客丹青天下才,白生胡雛控龍媒。
主人娛賓畫障開,只言騏驥西極來。
半壁𫎺𧽼勢不住,滿堂風飄颯然度。
家僮愕視欲先鞭,櫪馬驚嘶還屢顧。
始知物妙皆可憐,燕昭市駿豈徒然。
縱令剪拂無所用,猶勝駑駘在眼前。


同河南李少尹畢員外宅夜飲時洛陽告捷遂作春酒歌[编辑]

故人美酒勝濁醪,故人清詞合風騷。
長歌滿酌惟吾曹,高談正可揮麈毛。
半醉忽然持蟹螯,洛陽告捷傾前後。
武侯腰間印如斗,郎官無事時飲酒。
桮中綠蟻吹轉來,甕上飛花拂還有。
前年持節將楚兵,去年留司在東京。
今年復拜二千石,盛夏五月西南行。
彭門劒門蜀山裏,昨逢軍人刦奪我。
到家但見妻與子,賴得飲君春酒數十桮,不然令我愁欲死。


同李九士曹觀壁畫雲作[编辑]

始知帝鄉客,能畫蒼梧雲。
秋天萬里一片色,只疑飛盡猶氛氳。


見薛大臂鷹作[编辑]

寒楚十二月,蒼鷹八九毛。
寄言燕雀莫相,自有雲霄萬里高。


畫馬篇[编辑]

君侯櫪上驄,貌在丹青中。
馬毛連錢蹄鐵色,圖畫光輝驕玉勒。
馬行不動勢若來,權奇蹴踏無塵埃。
感茲絕代稱妙手,遂令談者不容口。
麒麟獨步自可珍,駑駘萬匹知何有,終未如他櫪上驄。
載華轂,聘飛鴻,荷君剪拂與君用,一日千里如旋風。


詠馬鞭[编辑]

龍竹養根凡幾年,工人截之爲長鞭。
一節一目皆天然,珠重重,星連連。
繞指柔,純金堅,繩不直,規不圓。
把向空中捎一聲,良馬有心日馳千。


塞下曲[编辑]

君不見芳樹枝,春花落盡蜂不窺。
君不見梁上泥,秋風始高燕不棲。
蕩子從軍事征戰,蛾眉嬋娟守空閨。
獨宿自然堪下淚,況復時聞夜啼。


漁父歌[编辑]

曲岸深潭一山叟,駐眼看鉤不移手。
世人欲得知姓名,良久問他不開口。
筍皮笠子荷葉衣,心無所營守釣磯。
料得孤舟無定止,日暮持竿何處歸。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