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百四十九 全唐詩 卷三百五十 卷三百五十一
柳宗元

柳宗元[编辑]

柳宗元,字子厚,河東人。登進士第,應舉宏辭,授校書郎,調藍田尉。貞元十九年,為監察御史裏行。王叔文、韋執誼用事,尤奇待宗元,擢尚書禮部員外郎。會叔文敗,貶永州司馬。宗元少精警絕倫,為文章雄深雅健,踔厲風發,為當時流輩所推仰。既罹竄逐,涉履蠻瘴,居閒益自刻苦,其堙厄感鬱,一寓諸文,讀者為之悲惻。元和十年,移柳州刺史。江嶺間為進士者,走數千里,從宗元遊,經指授者,為文辭皆有法。世號柳柳州。元和十四年卒,年四十七。集四十五卷,內詩二卷。今編為四卷。

奉平淮夷雅表·皇武命丞相度董师集大功也[编辑]

皇耆其武,于溵于淮。既巾乃车,环蔡具来。
狡众昏嚚,甚毒于酲。狂奔叫呶,以干大刑。
皇咨于度,惟汝一德。旷诛四纪,其徯汝克。
锡汝斧钺,其往视师。师是蔡人,以宥以釐。
度拜稽首,庙于元龟。既祃既类,于社是宜。
金节煌煌,锡质雕戈。犀甲熊旂,威命是荷。
度拜稽首,出次于东。天子饯之,罍斝是崇。
鼎臑俎胾,五献百笾。凡百卿士,班以周旋。
既涉于浐,乃翼乃前。孰图厥犹,其佐多贤。
宛宛周道,于山于川。远扬迩昭,陟降连连。
我旆我旗,于道于陌。训于群帅,拳勇来格。
公曰徐之,无恃额额。式和尔容,惟义之宅。
进次于郾,彼昏卒狂。裒凶鞠顽,锋猬斧螗,
赤子匍匐,厥父是亢。怒其萌芽,以悖太阳。
王旅浑浑,是佚是怙。既获敌师,若饥得餔。
蔡凶伊窘,悉起来聚。左捣其虚,靡愆厥虑。
载辟载袚,丞相是临。弛其武刑,谕我德心。
其危既安,有长如林。曾是讙譊,化为讴吟。
皇曰来归,汝复相予。爵之成国,胙以夏区。
度拜稽首,天子圣神。度拜稽首,皇祐下人。
淮夷既平,震是朔南。宜庙宜郊,以告德音。
归牛休马,丰稼于野。我武惟皇,永保无疆。

奉平淮夷雅表·方城命愬守也卒入蔡得其大丑以平淮右[编辑]

方城临临,王卒峙之。匪徼匪竞,皇有正命。
皇命于愬,往舒余仁。踣彼艰顽,柔惠是驯。
愬拜即命,于皇之训。既砺既攻,以后厥刃。
王师嶷嶷,熊罴是式。衔勇韬力,日思予殛。
寇昏以狂,敢蹈愬疆。士获厥心,大袒高骧。
长戟酋矛,粲其绥章。右翦左屠,聿禽其良。
其良既宥,告以父母。恩柔于肌,卒贡尔有。
维彼攸恃,乃侦乃诱。维彼攸宅,乃发乃守。
其恃爰获,我功我多。阴谍厥图,以究尔讹。
雨雪洋洋,大风来加,于燠其寒,于迩其遐。
汝阴之茫,悬瓠之峨。是震是拔,大歼厥家。
狡虏既縻,输于国都。示之市人,即社行诛。
乃谕乃止,蔡有厚喜。完其室家,仰父俯子。
汝水沄沄,既清而瀰。蔡人行歌,我步逶迟。
蔡人歌矣,蔡风和矣。孰颣蔡初,胡甈尔居。
式慕以康,为愿有餘。是究是咨,皇德既舒。
皇曰咨愬,裕乃父功。昔我文祖,惟西平是庸。
内诲于家,外刑于邦。孰是蔡人,而不率从。
蔡人率止,惟西平有子。西平有子,惟我有臣。
畴允大邦,俾惠我人。于庙告功,以顾万方。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隋乱既极唐师…为晋阳武第一[编辑]

晋阳武,奋义威。炀之渝,德焉归。氓毕屠,绥者谁。
皇烈烈,专天机。号以仁,扬其旗。日之升,九土晞。
斥田坼,流洪辉。有其二,翼餘隋。斫枭鷔,连熊螭。
枯以肉,勍者羸。后土荡,玄穹弥。合之育,莽然施。
惟德辅,庆无期。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唐既受命李密自败…为兽之穷第二[编辑]

兽之穷,奔大麓。天厚黄德,狙犷服。甲之櫜,弓弭矢箙。
皇旅靖,敌逾蹙。自亡其徒,匪予戮。屈rH猛,虔栗栗。
縻以尺组,啖以秩。黎之阳,土茫茫。富兵戎,盈仓箱。
乏者德,莫能享。驱豺兕,授我疆。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太宗师讨王充窦建德…战武牢第三[编辑]

战武牢,动河朔。逆之助,图掎角。怒鷇麛,抗乔岳。
翘萌牙,傲霜雹。王谋内定,申掌握。铺施芟夷,二主缚。
惮华戎,廓封略。命之vG,卑以斫。归有德,唯先觉。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薛举据泾以死子仁杲…泾水黄第四[编辑]

泾水黄,陇野茫。负太白,腾天狼。有鸟鸷立,羽翼张。
钩喙决前,钜趯傍。怒飞饥啸,翾不可当。老雄死,
子复良。巢岐饮渭,肆翱翔。顿地纮,提天纲。
列缺掉帜,招摇耀铓。鬼神来助,梦嘉祥。脑涂原野,
魄飞扬。星辰复,恢一方。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辅氏凭江淮竟东海…为奔鲸沛第五[编辑]

奔鲸沛,荡海垠。吐霓翳日,腥浮云。帝怒下顾,
哀垫昏。授以神柄,推元臣。手援天矛,截修鳞。
披攘蒙霿,开海门。地平水静,浮天根。羲和显耀,
乘清氛。赫炎溥畅,融大钧。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梁之餘保荆衡巴巫…为苞枿第六[编辑]

苞枿ba矣,惟恨之蟠。弥巴蔽荆,负南极以安。
曰我旧梁氏,缉绥艰难。江汉之阻,都邑固以完。圣人作,
神武用。有臣勇智,奋不以众。投迹死地,谋猷纵。
化敌为家,虑则中。浩浩海裔,不威而同。系缧降王。
定厥功。澶漫万里,宣唐风。蛮夷九译,咸来从。
凯旋金奏,象形容。震赫万国,罔不龚。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李轨保河右师临之…河右平第七[编辑]

河右澶漫,顽为之魁。王师如雷震,昆仑以颓。
上聋下聪,骜不可回。助仇抗有德,惟人之灾。
乃溃乃奋,执缚归厥命。万室蒙其仁,一夫则病。
濡以鸿泽,皇之圣。威畏德怀,功以定。顺之于理,
物咸遂厥性。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突厥之大古夷狄莫强…铁山碎第八[编辑]

铁山碎,大漠舒。二虏劲,连穹庐。背北海,专坤隅。
岁来侵边。或傅于都。天子命元帅,奋其雄图。破定襄,
降魁渠。穷竟窟宅,斥余吾。百蛮破胆,边氓苏。
威武辉耀,明鬼区。利泽弥万祀,功不可逾。官臣拜手,
惟帝之谟。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刘武周败裴寂咸有晋…靖本邦第九[编辑]

本邦伊晋,惟时不靖。根柢之摇,枯叶攸病。守臣不任,
勩于神圣。惟越之兴,翦焉则定。洪惟我理,式和以敬。
群顽既夷,庶绩咸正。皇谟载大,惟人之庆。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李靖灭吐谷浑西海上为吐谷浑第十[编辑]

吐谷浑盛强,背西海以夸。岁侵扰我疆,退匿险且遐。
帝谓神武师,往征靖皇家。烈烈旆其旗,熊虎杂龙蛇。
王旅千万人,衔枚默无哗。束刃逾山徼,张翼纵漠沙。
一举刈膻腥,尸骸积如麻。除恶务本根,况敢遗萌芽。
洋洋西海水,威命穷天涯。系虏来王都,犒乐穷休嘉。
登高望还师,竟野如春华。行者靡不归,亲戚讙要遮。
凯旋献清庙,万国思无邪。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李靖灭高昌为高昌第十一[编辑]

麹氏雄西北,别绝臣外区。既恃远且险,纵傲不我虞。
烈烈王者师,熊螭以为徒。龙旂翻海浪,馹骑驰坤隅。
贲育搏婴儿,一扫不复餘。平沙际天极,但见黄云驱。
臣靖执长缨,智勇伏囚拘。文皇南面坐,夷狄千群趋。
咸称天子神,往古不得俱。献号天可汗,以覆我国都。
兵戎不交害,各保性与躯。

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既克东蛮群臣请图蛮…东蛮第十二[编辑]

东蛮有谢氏,冠带理海中。自言我异世,虽圣莫能通。
王卒如飞翰,鹏鶱骇群龙。轰然自天坠,乃信神武功。
系虏君臣人,累累来自东。无思不服从,唐业如山崇。
百辟拜稽首,咸愿图形容。如周王会书,永永传无穷。
睢盱万状乖,咿嗢九译重。广轮抚四海,浩浩知皇风。
歌诗铙鼓闲,以壮我元戎。

贞符[编辑]

於穆敬德,黎人皇之。惟贞厥符,浩浩将之。仁函于肤,
刃莫毕屠。泽熯于爨,pP炎以浣。殄厥凶德,乃驱乃夷。
懿其休风,是喣是吹。父子熙熙,相宁以嬉。赋彻而藏,
厚我糗粻。刑轻以清,我肌靡伤。贻我子孙,百代是康。
十圣嗣于理,仁后之子。子思孝父,易患于己。拱之戴之,
神具尔宜。载扬于雅,承天之嘏。天之诚神,宜鉴于仁。
神之曷依,宜仁之归。濮沿于北,祝栗于南。幅员西东,
祗一乃心。祝唐之纪,后天罔坠。祝皇之寿,与地咸久。
曷徒祝之,心诚笃之。神协人同,道以告之。俾弥忆万年,
不震不危。我代之延,永永毗之。仁增以崇,曷不尔思。
有号于天,佥曰呜呼。咨尔皇灵,无替厥符。

视民诗[编辑]

帝视民情,匪幽匪明。惨或在腹,已如色声。亦无动威,
亦无止力。弗动弗止,惟民之极。帝怀民视,乃降明德,
乃生明翼。明翼者何?乃房乃杜。惟房与杜,实为民路。
乃定天子,乃开万国。万国既分,乃释蠹民,乃学与仕,
乃播与食,乃器与用,乃货与通。有作有迁,无迁无作。
士实荡荡,农实董董,工实蒙蒙,贾实融融。左右惟一,
出入惟同。摄仪以引,以遵以肆。其风既流,品物载休。
品物载休,惟天子守,乃二公之久。惟天子明,
乃二公之成。惟百辟正,乃二公之令。惟百辟谷,
乃二公之禄。二公行矣,弗敢忧纵。是获忧共,
二公居矣。弗敢泰止,是获泰已。既柔一德,四夷是则。
四夷是则,永怀不忒。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