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百五十 全唐詩 卷三百五十一
作者:柳宗元
卷三百五十二
柳宗元

同劉二十八院長述舊言懷感時書事奉寄澧州…贈二君子

弱歲游玄圃,先容幸棄瑕。名勞長者記,文許後生誇。
鷃翼嘗披隼,蓬心類倚麻。繼酬天祿署,俱尉甸侯家。
憲府初收跡,丹墀共拜嘉。分行參瑞獸,傳點亂宮鴉。
執簡寧循枉,持書每去邪。鸞鳳標魏闕,熊武負崇牙。
辨色宜相顧,傾心自不嘩。金爐仄流月,紫殿啟晨霞。
未竟遷喬樂,俄成失路嗟。還如渡遼水,更似謫長沙。
別怨秦城暮,途窮越嶺斜。訟庭閑枳棘,候吏逐麋麚。
三載皇恩暢,千年聖曆遐。朝宗延駕海,師役罷梁溠。
京邑搜貞幹,南宮步渥窪。世惟材是梓,人仰驥中驊。
欻刺苗入地,仍逾贛石崖。禮容垂琫□,戍備響錏鍜。
寵即郎官舊,威從太守加。建旟翻鷙鳥,負弩繞文蛇。
冊府榮八命,中闈盛六珈。肯隨胡質矯,方惡馬融奢。
褒德符新換,懷仁道並遮。俗嫌龍節晚,朝訝介圭賒。
禹貢輸苞匭,周官賦秉秅。雄風吞七澤,異產控三巴。
即事觀農稼,因時展物華。秋原被蘭葉,春渚漲桃花。
令肅軍無擾,程懸市禁貰。不應虞竭澤,寧復歎棲苴。
蹀躞騶先駕,籠銅鼓報衙。染毫東國素,濡印錦溪砂。
貨積舟難泊,人歸山倍畬。吳歈工折柳,楚舞舊傳芭。
隱几松為曲,傾樽石作汙。寒初榮橘柚,夏首薦枇杷。
祀變荊巫禱,風移魯婦髽。已聞施愷悌,還睹正奇邪。
慕友慚連璧,言姻喜附葭。沉埋全死地,流落半生涯。
入郡腰恒折,逢人手盡叉。敢辭親恥汙,唯恐長疵瘕。
善幻迷冰火,齊諧笑柏塗。東門牛屢飯,中散虱空爬。
逸戲看猿鬥,殊音辨馬撾。渚行狐作孽,林宿鳥為□。
同病憂能老,新聲厲似姱。豈知千仞墜,只為一毫差。
守道甘長絕,明心欲自□。貯愁聽夜雨,隔淚數殘葩。
梟族音常聒,豺群喙競呀。岸蘆翻毒蜃,溪竹鬥狂犘。
野鶩行看弋,江魚或共叉。瘴氛恒積潤,訛火亟生煆。
耳靜煩喧蟻,魂驚怯怒蛙。風枝散陳葉,霜蔓綖寒瓜。
霧密前山桂,冰枯曲沼蕸。思鄉比莊舄,遁世遇眭誇。
漁舍茨荒草,村橋臥古槎。禦寒衾用罽,挹水勺仍椰。
窗蠹惟潛蠍,甍涎競綴蝸。引泉開故竇,護藥插新笆。
樹怪花因槲,蟲憐目待蝦。驟歌喉易嗄,饒醉鼻成齇。
曳捶牽羸馬,垂蓑牧艾豭。已看能類鱉,猶訝雉為鷨。
誰采中原菽,徒巾下澤車。俚兒供苦筍,傖父饋酸楂。
勸策扶危杖,邀持當酒茶。道流征短褐,禪客會袈裟。
香飯舂菰米,珍蔬折五茄。方期飲甘露,更欲吸流霞。
屋鼠從穿兀,林狙任攫拏。春衫裁白紵,朝帽掛烏紗。
屢歎恢恢網,頻搖肅肅罝。衰榮因蓂莢,盈缺幾蝦蟆。
路識溝邊柳,城聞隴上笳。共思捐佩處,千騎擁青緺。


弘農公以碩德偉材屈于誣枉左官…謹獻詩五十韻以畢微志

知命儒為貴,時中聖所臧。處心齊寵辱,遇物任行藏。
關識新安地,封傳臨晉鄉。挺生推豹蔚,遐步仰龍驤。
幹有千尋竦,精聞百煉鋼。茂功期舜禹,高韻狀羲黃。
足逸詩書囿,鋒搖翰墨場。雅歌張仲德,頌祝魯侯昌。
憲府初騰價,神州轉耀鋩。右言盈簡策,左轄備條綱。
響切晨趨佩,煙濃近侍香。司儀六禮洽,論將七兵揚。
合樂來儀鳳,尊祠重餼羊。卿材優柱石,公器擅岩廊。
峻節臨衡嶠,和風滿豫章。人歸父母育,郡得股肱良。
細故誰留念,煩言肯過防。璧非真盜客,金有誤持郎。
龜虎休前寄,貂蟬冠舊行。訓刑方命呂,理劇復推張。
直用明銷惡,還將道勝剛。敬逾齊國社,恩比召南棠。
希怨猶逢怒,多容競忤強。火炎侵琬琰,鷹擊謬鸞凰。
刻木終難對,焚芝未改芳。遠遷逾桂嶺,中徙滯餘杭。
顧土雖懷趙,知天詎畏匡。論嫌齊物誕,騷愛遠遊傷。
麗澤周群品,重明照萬方。鬥間收紫氣,臺上掛清光。
福為深仁集,妖從盛德禳。秦民啼畎畝,周士舞康莊。
采綬還垂艾,華簪更截肪。高居遷鼎邑,遙傅好書王。
碧樹環金穀,丹霞映上陽。留歡唱容與,要醉對清涼。
故友仍同里,常僚每合堂。淵龍過許劭,冰鯉吊王祥。
玉漏天門靜,銅駝御路荒。澗瀍秋瀲灩,嵩少暮微茫。
遵渚徒雲樂,沖天自不遑。降神終入輔,種德會明揚。
獨棄傖人國,難窺夫子牆。通家殊孔李,舊好即潘楊。
世議排張摯,時情棄仲翔。不言縲絏枉,徒恨纆徽長。
賈賦愁單閼,鄒書怯大樑。炯心那自是,昭世懶佯狂。
鳴玉機全息,懷沙事不忘。戀恩何敢死,垂淚對清湘。


酬韶州裴曹長使君寄道州呂八大使因以見示二十韻一首

金馬嘗齊入,銅魚亦共頒。疑山看積翠,湞水想澄灣。
標榜同驚俗,清明兩照奸。乘軺參孔僅,按節服侯狦.
賈傅辭甯切,虞童發未□。秉心方的的,騰口任□□。
聖理高懸象,爰書降罰鍰。德風流海外,和氣滿人寰。
禦魅恩猶貸,思賢淚自潸。在亡均寂寞,零落間惸鰥。
夙志隨憂盡,殘肌觸瘴□。月光搖淺瀨,風韻碎枯菅。
海俗衣猶卉,山夷髻不鬟。泥沙潛虺蜮,榛莽鬥豺獌。
循省誠知懼,安排只自憪。食貧甘莽鹵,被褐謝斕斒。
遠物裁青罽,時珍饌白鷳。長捐楚客佩,未賜大夫環。
異政徒雲仰,高蹤不可攀。空勞慰憔悴,妍唱劇妖嫻。


酬婁秀才將之淮南見贈之什

遠棄甘幽獨,誰雲值故人。好音憐鎩羽,濡沫慰窮鱗。
困志情惟舊,相知樂更新。浪遊輕費日,醉舞詎傷春。
風月歡寧間,星霜分益親。已將名是患,還用道為鄰。
機事齊飄瓦,嫌猜比拾塵。高冠餘肯賦,長鋏子忘貧。
晼晚驚移律,暌攜忽此辰。開顏時不再,絆足去何因。
海上銷魂別,天邊吊影身。只應西澗水,寂寞但垂綸。


酬婁秀才寓居開元寺,早秋月夜病中見寄

客有故園思,瀟湘生夜愁。病依居士室,夢繞羽人丘。
味道憐知止,遺名得自求。壁空殘月曙,門掩候蟲秋。
謬委雙金重,難征雜佩酬。碧霄無枉路,徒此助離憂。


初秋夜坐贈吳武陵

稍稍雨侵竹,翻翻鵲驚叢。美人隔湘浦,一夕生秋風。
積霧杳難極,滄波浩無窮。相思豈雲遠,即席莫與同。
若人抱奇音,朱弦縆枯桐。清商激西顥,泛灩淩長空。
自得本無作,天成諒非功。希聲閟大樸,聾俗何由聰。


晨詣超師院讀禪經

汲井嗽寒齒,清心拂塵服。
閒持貝葉書,步出東齋讀。
真源了無取,妄跡世所逐。
遺言冀可冥,繕性何由熟?
道人庭宇靜,苔色連深竹。
日出霧露餘,青松如膏沐。
澹然離言說,悟悅心自足。


贈江華長老

老僧道機熟,默語心皆寂。去歲別舂陵,沿流此投跡。
室空無侍者,巾屨唯掛壁。一飯不願餘,跏趺便終夕。
風窗疏竹響,露井寒松滴。偶地即安居,滿庭芳草積。


巽上人以竹閑自采新茶見贈,酬之以詩

芳叢翳湘竹,零露凝清華。復此雪山客,晨朝掇靈芽。
蒸煙俯石瀨,咫尺淩丹崖。圓方麗奇色,圭璧無纖瑕。
呼兒爨金鼎,餘馥延幽遐。滌慮發真照,還源蕩昏邪。
猶同甘露飯,佛事熏毗耶。咄此蓬瀛侶,無乃貴流霞。


零陵贈李卿元侍禦簡吳武陵

理世固輕士,棄捐湘之湄。陽光競四溟,敲石安所施。
鎩羽集枯乾,低昂互鳴悲。朔雲吐風寒,寂曆窮秋時。
君子尚容與,小人守競危。慘淒日相視,離憂坐自滋。
尊酒聊可酌,放歌諒徒為。惜無協律者,窈眇弦吾詩。


界圍巖水簾

界圍匯湘曲,青壁環澄流。
懸泉粲成簾,羅注無時休。
韻磬叩凝碧,鏘鏘徹巖幽。
丹霞冠其巔,想象凌虛遊。
靈境不可狀,鬼工諒難求。
忽如朝玉皇,天冕垂前旒。
楚臣昔南逐,有意仍丹丘。
今我始北旋,新詔釋縲囚。
采真誠眷戀,許國無淹留。
再來寄幽夢,遺貯催行舟。


古東門行

漢家三十六將軍,東方雷動橫陣雲。
雞鳴函谷客如霧,貌同心異不可數。
赤丸夜語飛電光,徼巡司隸眠如羊。
當街一叱百吏走,馮敬胸中函匕首。
兇徒側耳潛愜心,悍臣破膽皆杜口。
魏王臥內藏兵符,子西掩袂真無辜。
羌胡轂下一朝起,敵國舟中非所擬。
安陵誰辨削礪功,韓國詎明深井裡。
絕咽斷骨那下補,萬金寵贈不如土。


寄韋珩

初拜柳州出東郊,道旁相送皆賢豪。
迴眸炫晃別群玉,獨赴異域穿蓬蒿。
炎煙六月咽口鼻,胸鳴肩舉不可逃。
桂州西南又千里,灕水鬥石麻蘭高。
陰森野葛交蔽日,懸蛇結虺如蒲萄。
到官數宿賊滿野,縛壯殺老啼且號。
饑行夜坐設方略,籠銅鼓手所操。
奇瘡釘骨狀如箭,鬼手脫命爭纖毫。
今年噬毒得霍疾,支心攪腹戟與刀。
邇來氣少筋骨露,蒼白瀄汨盈顛毛。
君今矻矻又竄逐,辭賦已復窮詩騷。
神兵廟略頻破虜,四溟不日清風濤。
聖恩倘忽念行葦,十年踐久已勞。
幸因解網入鳥獸,畢命江海終遊遨。
願言未果身益老,起望東北心滔滔。


奉和楊尚書郴州追和故李中書夏日登北樓

郡樓有遺唱,新和敵南金。境以道情得,人期幽夢尋。
層軒隔炎暑,迥野恣窺臨。鳳去徽音續,芝焚芳意深。
遊鱗出陷浦,唳鶴繞仙岑。風起三湘浪,雲生萬里陰。
宏規齊德宇,麗藻競詞林。靜契分憂術,閑同遲客心。
驊騮當遠步,鶗鴂莫相侵。今日登高處,還聞梁父吟。


楊尚書寄郴筆知是小生本樣令更商榷使盡其功輒獻長句

截玉銛錐作妙形,貯雲含霧到南溟。
尚書舊用裁天詔,內史新將寫道經。
曲藝豈能裨損益,微辭只欲播芳馨。
桂陽卿月光輝遍,毫末應傳顧兔靈。


南省轉牒欲具江國圖令盡通風俗故事

聖代提封盡海壖,狼荒猶得紀山川。
華夷圖上應初錄,風土記中殊未傳。
椎髻老人難借問,黃茆深峒敢留連。
南宮有意求遺俗,試檢周書王會篇。


與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華親故

海畔尖山似劒鋩,秋來處處割愁腸。
若爲化得身千億,散峰頭望故鄉。


再至界圍岩水簾遂宿岩下

聖代提封盡海壖,狼荒猶得紀山川。
華夷圖上應初錄,風土記中殊未傳。
椎髻老人難借問,黃茆深峒敢留連。
南宮有意求遺俗,試檢周書王會篇。


詔追赴都回寄零陵親故

每憶纖鱗遊尺澤,翻愁弱羽上丹霄。
岸傍古堠應無數,次第行看別路遙。


過衡山見新花開卻寄弟

故國名園久別離,今朝楚樹發南枝。
晴天歸路好相逐,正是峰前回雁時。


汨羅遇風

南來不作楚臣悲,重入脩門自有期。
爲報春風汨羅道,莫將波浪枉明時。


朗州竇常員外寄劉二十八詩,見促行騎走筆酬贈

投荒垂一紀,新詔下荊扉。
疑比莊周夢,情如蘇武歸。
賜環留逸響,五馬助征騑。
不羨衡陽雁,春來前後飛。


離觴不醉,至驛卻寄相送諸公

無限居人送獨醒,可憐寂寞到長亭。
荊州不遇高陽侶,一夜春寒滿下廳。


北還登漢陽北原題臨川驛

驅車方向闕,回首一臨川。
多壘非餘恥,無謀終自憐。
亂松知野寺,餘雪記山田。
惆悵樵漁事,今還又落然。


善謔驛和劉夢得酹淳于先生

水上鵠已去,亭中鳥又鳴。
辭因使楚重,名為救齊成。
荒壟遽千古,羽觴難再傾。
劉伶今日意,異代是同聲。


詔追赴都二月至灞亭上

十一年前南渡客,四千里外北歸人。
詔書許逐陽和至,驛路開花處處新。


李西川薦琴石

遠師騶忌鼓鳴琴,去和南風愜舜心。
從此他山千古重,殷勤曾是奉徽音。


同劉二十八哭呂衡州,兼寄江陵李元二侍御

衡嶽新摧天柱峰,士林憔悴泣相逢。
只令文字傳青簡,不使功名上景鐘。
三畝空留懸磬室,九原猶寄若堂封。
遙想荊州人物論,幾回中夜惜元龍。


奉酬楊侍郎丈因送八叔拾遺戲贈詔追南來諸賓二首

貞一來時送彩箋,一行歸雁慰驚弦。
翰林寂寞誰為主,鳴鳳應須早上天。
一生判卻歸休,謂著南冠到頭。
冶長雖解縲絏,無由得見東周。


商山臨路有孤松往來斫以…編竹成楥遂其生植感而賦詩

孤松停翠蓋,托根臨廣路。
不以險自防,遂為明所誤。
幸逢仁惠意,重此藩籬護。
猶有半心存,時將承雨露。


衡陽與夢得分路贈別

十年憔悴到秦京,誰料翻為嶺外行。
伏波故道風煙在,翁仲遺墟草樹平。
直以慵疏招物議,休將文字占時名。
今朝不用臨河別,垂淚千行便濯纓。


重別夢得

二十年來萬事同,今朝岐路忽西東。
皇恩若許歸田去,晚歲當爲鄰舍翁。


三贈劉員外

信書成自誤,經事漸知非。
今日臨別,何年待汝歸。


再上湘江

好在湘江水,今朝又上來。
不知從此去,更遣幾年回。


清水驛叢竹天水趙雲餘手種一十二莖

簷下疏篁十二莖,襄陽從事寄幽情。
只應更使伶倫見,寫盡雌雄雙鳳鳴。


長沙驛前南樓感舊

海鶴一為別,存亡三十秋。
今來數行淚,獨上驛南樓。


桂州北望秦驛,手開竹徑至釣磯,留待徐容州

幽徑為誰開,美人城北來。
王程倘餘暇,一上子陵台。


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

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驚風亂颭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牆。
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
共來百越文身地,猶自音書滯一鄉。


柳州寄丈人周韶州

越絕孤城千萬峰,空齋不語坐高舂。
印文生綠經旬合,硯匣留塵盡日封。
梅嶺寒煙藏翡翠,桂江秋水露鰅鱅。
丈人本自忘機事,為想年來憔悴容。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