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二十六 全唐詩 卷四百二十七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二十八
白居易

白居易[编辑]

驪宮高-美天子重惜人之財力也[编辑]

高高驪山上有宮,朱樓紫殿三四重。
遲遲兮春日,玉甃暖兮溫泉溢。
嫋嫋兮秋風,山蟬鳴兮宮樹紅。
翠華不來歲月久,牆有衣兮瓦有松。
吾君在位已五載,何不一幸乎其中。
西去都門幾多地,吾君不游有深意。
一人出兮不容易,六宮從兮百司備。
八十一車千萬騎,朝有宴飫暮有賜。
中人之產數百家,未足充君一日費。
吾君修己人不知,不自逸兮不自嬉。
吾君愛人人不識,不傷財兮不傷力。
驪宮高兮高入雲,
君之來兮為一身,君之不來兮為萬人。

百煉鏡-辨皇王鑒也[编辑]

百煉鏡,鎔範非常規,日辰處所靈且祇。
江心波上舟中鑄,五月五日日午時。
瓊粉金膏磨瑩已,化為一片秋潭水。
鏡成將獻蓬萊宮,揚州長吏手自封。
人間臣妾不合照,背有九五飛天龍。
人人呼為天子鏡,我有一言聞太宗。
太宗常以人為鏡,鑒古鑒今不鑒容。
四海安危居掌內,百王治亂懸心中。
乃知天子別有鏡,不是揚州百煉銅。

青石-激忠烈也[编辑]

青石出自藍田山,兼車運載來長安。
工人磨琢欲何用,石不能言我代言。
不願作人家墓前神道碣,墳土未乾名已滅。
不願作官家道旁德政碑,不鐫實錄鐫虛辭。
願為顏氏段氏碑,雕鏤太尉與太師。
刻此兩片堅貞質,狀彼二人忠烈姿。
義心如石屹不轉,死節如石確不移。
如觀奮擊朱泚日,似見叱訶希烈時。
各於其上題名諡,一置高山一沉水。
陵穀雖遷碑獨存,骨化為塵名不死。
長使不忠不烈臣,觀碑改節慕為人。
慕為人,勸事君。

兩朱閣-刺佛寺浸多也[编辑]

兩朱閣,南北相對起。
借問何人家?貞元雙帝子。
帝子吹簫雙得仙,五雲飄颻飛上天。
第宅亭台不將去,化為佛寺在人間。
妝閣伎樓何寂靜,柳似舞腰池似鏡。
花落黃昏悄悄時,不聞歌吹聞鐘磬。
寺門敕榜金字書,尼院佛庭寬有餘。
青苔明月多閑地,比屋疲人無處居。
憶昨平陽宅初置,吞併平人幾家地。
仙去雙雙作梵宮,漸恐人間盡為寺。

西涼伎-刺封疆之臣也[编辑]

西涼伎,假面胡人假獅子。
刻木為頭絲作尾,金鍍眼睛銀帖齒。
奮迅毛衣擺雙耳,如從流沙來萬里。
紫髯深目兩胡兒,鼓舞跳樑前致辭。
應似涼州未陷日,安西都護進來時。
須臾云得新消息,安西路絕歸不得。
泣向獅子涕雙垂,涼州陷沒知不知。
獅子回頭向西望,哀吼一聲觀者悲。
貞元邊將愛此曲,醉坐笑看看不足。
娛賓犒士宴監軍,獅子胡兒長在目。
有一征夫年七十,見弄涼州低面泣。
泣罷斂手白將軍,主憂臣辱昔所聞。
自從天寶兵戈起,犬戎日夜吞西鄙。
涼州陷來四十年,河隴侵將七千里。
平時安西萬里疆,今日邊防在鳳翔。
緣邊空屯十萬卒,飽食溫衣閑過日。
遺民腸斷在涼州,將卒相看無意收。
天子每思長痛惜,將軍欲說合慚羞。
奈何仍看西涼伎,取笑資歡無所愧。
縱無智力未能收,忍取西涼弄為戲。

八駿圖-戒奇物、懲佚遊也[编辑]

穆王八駿天馬駒,後人愛之寫為圖。
背如龍兮頸如象,骨聳筋高脂肉壯。
日行萬里疾如飛,穆王獨乘何所之。
四荒八極蹋欲遍,三十二蹄無歇時。
屬車軸折趁不及,黃屋草生棄若遺。
瑤池西赴王母宴,七廟經年不親薦。
璧台南與盛姬遊,明堂不復朝諸侯。
白雲黃竹歌聲動,一人荒樂萬人愁。
周從后稷至文武,積德累功世勤苦。
豈知才及四代孫,心輕王業如灰土。
由來尤物不在大,能蕩君心則為害。
文帝卻之不肯乘,千里馬去漢道興。
穆王得之不為戒,八駿駒來周室壞。
至今此物尚稱珍,不知房星之精下為怪。
八駿圖,君莫愛。

澗底松-念寒俊也[编辑]

有松百尺大十圍,生在澗底寒且卑。
澗深山險人路絕,老死不逢工度之。
天子明堂欠梁木,此求彼有兩不知。
誰喻蒼蒼造物意,但與之材不與地。
金張世祿原憲貧,牛衣寒賤貂蟬貴。
貂蟬與牛衣,高下雖有殊。
高者未必賢,下者未必愚。
君不見沉沉海底生珊瑚,歷歷天上種白榆。

牡丹芳-美天子憂農也[编辑]

牡丹芳,牡丹芳,黃金蕊綻紅玉房。
千片赤英霞爛爛,百枝絳點燈煌煌。
照地初開錦繡段,當風不結蘭麝囊。
仙人琪樹白無色,王母桃花小不香。
宿露輕盈泛紫豔,朝陽照耀生紅光。
紅紫二色間深淺,向背萬態隨低昂。
映葉多情隱羞面,臥叢無力含醉妝。
低嬌笑容疑掩口,凝思怨人如斷腸。
穠姿貴彩信奇絕,雜卉亂花無比方。
石竹金錢何細碎,芙蓉芍藥苦尋常。
遂使王公與卿士,游花冠蓋日相望。
庳車軟輿貴公主,香衫細馬豪家郎。
衛公宅靜閉東院,西明寺深開北廊。
戲蝶雙舞看人久,殘鶯一聲春日長。
共愁日照芳難駐,仍張帷幕垂陰涼。
花開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
三代以還文勝質,人心重華不重實。
重華直至牡丹芳,其來有漸非今日。
元和天子憂農桑,恤下動天天降祥。
去歲嘉禾生九穗,田中寂寞無人至。
今年瑞麥分兩歧,君心獨喜無人知。
無人知,可歎息。
我願暫求造化力,減卻牡丹妖豔色。
少回卿士愛花心,同似吾君憂稼穡。

紅線毯-憂蠶桑之費也[编辑]

紅線毯,
擇繭繰絲清水煮,揀絲練線紅藍染。
染為紅線紅于藍,織作披香殿上毯。
披香殿廣十丈餘,紅線織成可殿鋪。
彩絲茸茸香拂拂,線軟花虛不勝物。
美人蹋上歌舞來,羅襪繡鞋隨步沒。
太原毯澀毳縷硬,蜀都褥薄錦花冷,
不如此毯溫且柔,年年十月來宣州。
宣城太守加樣織,自謂為臣能竭力。
百夫同擔進宮中,線厚絲多卷不得。
宣城太守知不知,一丈毯,千兩絲。
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奪人衣作地衣。

杜陵叟-傷農夫之困也[编辑]

杜陵叟,杜陵居,歲種薄田一頃餘。
三月無雨旱風起,麥苗不秀多黃死。
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
長吏明知不申破,急斂暴徵求考課。
典桑賣地納官租,明年衣食將何如。
剝我身上帛,奪我口中粟。
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鉤爪鋸牙食人肉。
不知何人奏皇帝,帝心惻隱知人弊。
白麻紙上書德音,京畿盡放今年稅。
昨日里胥方到門,手持尺牒榜鄉村。
十家租稅九家畢,虛受吾君蠲免恩。

繚綾-念女工之勞也[编辑]

繚綾繚綾何所似,不似羅綃與紈綺。
應似天臺山上月明前,四十五尺瀑布泉。
中有文章又奇絕,地鋪白煙花簇雪。
織者何人衣者誰,越溪寒女漢宮姬。
去年中使宣口敕,天上取樣人間織。
織為雲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
廣裁衫袖長製裙,金斗熨波刀翦紋。
異彩奇文相隱映,轉側看花花不定。
昭陽舞人恩正深,春衣一對直千金。
汗沾粉汙不再著,曳土蹋泥無惜心。
繚綾織成費功績,莫比尋常繒與帛。
絲細繰多女手疼,紮紮千聲不盈尺。
昭陽殿裏歌舞人。
若見織時應也惜。

賣炭翁-苦官市也[编辑]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
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
夜來城上一尺雪,曉駕炭車輾冰轍。
牛困人饑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
一車炭,千餘斤,官使驅將惜不得。
半匹紅紗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直。

母別子-刺新間舊也[编辑]

母別子,子別母,白日無光哭聲苦。
關西驃騎大將軍,去年破虜新策勳。
敕賜金錢二百萬,洛陽迎得如花人。
新人迎來舊人棄,掌上蓮花眼中刺。
迎新棄舊未足悲,悲在君家留兩兒。
一始扶行一初坐,坐啼行哭牽人衣。
以汝夫婦新燕婉,使我母子生別離。
不如林中烏與鵲,母不失雛雄伴雌。
應似園中桃李樹,花落隨風子在枝。
新人新人聽我語,洛陽無限紅樓女。
但願將軍重立功,更有新人勝於汝。

陰山道-疾貪虜也[编辑]

陰山道,陰山道,紇邏敦肥水泉好。
每至戎人送馬時,道旁千里無纖草。
草盡泉枯馬病羸,飛龍但印骨與皮。
五十匹縑易一匹,縑去馬來無了日。
養無所用去非宜,每歲死傷十六七。
縑絲不足女工苦,疏織短截充匹數。
藕絲蛛網三丈餘,回紇訴稱無用處。
咸安公主號可敦,遠為可汗頻奏論。
元和二年下新敕,內出金帛酬馬直。
仍詔江淮馬價縑,從此不令疏短織。
合羅將軍呼萬歲,捧授金銀與縑彩。
誰知黠虜啟貪心,明年馬多來一倍。
縑漸好,馬漸多。
陰山虜,奈爾何。

時世妝-儆戎也[编辑]

時世妝,時世妝,出自城中傳四方。
時世流行無遠近,腮不施朱面無粉。
烏膏注唇唇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
妍媸黑白失本態,妝成盡似含悲啼。
圓鬟無鬢堆髻樣,斜紅不暈赭面狀。
昔聞被髮伊川中,辛有見之知有戎。
元和妝梳君記取,髻堆面赭非華風。

李夫人-鑒嬖惑也[编辑]

漢武帝,初喪李夫人。
夫人病時不肯別,死後留得生前恩。
君恩不盡念未已,甘泉殿裏令寫真。
丹青畫出竟何益,不言不笑愁殺人。
又令方士合靈藥,玉釜煎煉金爐焚。
九華帳深夜悄悄,反魂香降夫人魂。
夫人之魂在何許,香煙引到焚香處。
既來何苦不須臾,縹緲悠揚還滅去。
去何速兮來何遲,是耶非耶兩不知。
翠蛾仿佛平生貌,不似昭陽寢疾時。
魂之不來君心苦,魂之來兮君亦悲。
背燈隔帳不得語,安用暫來還見違。
傷心不獨漢武帝,自古及今皆若斯。
君不見穆王三日哭,重璧台前傷盛姬。
又不見泰陵一掬淚,馬嵬坡下念楊妃。
縱令妍姿豔質化為土,此恨長在無銷期。
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傾城色。

陵園妾-憐幽閉也[编辑]

陵園妾,顏色如花命如葉。
命如葉薄將奈何,一奉寢宮年月多。
年月多,時光換,春愁秋思知何限。
青絲髮落叢鬢疏,紅玉膚銷系裙慢。
憶昔宮中被妒猜,因讒得罪配陵來。
老母啼呼趁車別,中官監送鎖門回。
山宮一閉無開日,未死此身不令出。
松門到曉月裴回,柏城盡日風蕭瑟。
松門柏城幽閉深,聞蟬聽燕感光陰。
眼看菊蕊重陽淚,手把梨花寒食心。
把花掩淚無人見,綠蕪牆繞青苔院。
四季徒支妝粉錢,三朝不識君王面。
遙想六宮奉至尊,宣徽雪夜浴堂春。
雨露之恩不及者,猶聞不啻三千人。
三千人,我爾君恩何厚薄。
願令輪轉直陵園,三歲一來均苦樂。

鹽商婦-惡幸人也[编辑]

鹽商婦,多金帛,不事田農與蠶績。
南北東西不失家,風水為鄉船作宅。
本是揚州小家女,嫁得西江大商客。
綠鬟富去金釵多,皓腕肥來銀釧窄。
前呼蒼頭後叱婢,問爾因何得如此。
婿作鹽商十五年,不屬州縣屬天子。
每年鹽利入官時,少入官家多入私。
官家利薄私家厚,鹽鐵尚書遠不知。
何況江頭魚米賤,紅膾黃橙香稻飯。
飽食濃妝倚柁樓,兩朵紅腮花欲綻。
鹽商婦,有幸嫁鹽商。
終朝美飯食,終歲好衣裳。
好衣美食來何處,亦須慚愧桑弘羊。
桑弘羊,死已久,不獨漢時今亦有。

杏為梁-刺居處僭也[编辑]

右為梁,桂為柱,何人堂室李開府。
碧砌紅軒色未乾,去年身歿今移主。
高其牆,大其門,誰家第宅盧將軍。
素泥朱版光未滅,今日官收別賜人。
開府之堂將軍宅,造未成時頭已白。
逆旅重居逆旅中,心是主人身是客。
更有愚夫念身後,心雖甚長計非久。
窮奢極麗越規模,付子傳孫令保守。
莫教門外過客聞,撫掌回頭笑殺君。
君不見馬家宅,尚猶存,宅門題作奉誠園。
君不見魏家宅,屬他人,詔贖賜還五代孫。
儉存奢失今在目,安用高牆圍大屋。

井底引銀瓶-止淫奔也[编辑]

井底引銀瓶,銀瓶欲上絲繩絕。
石上磨玉簪,玉簪欲成中央折。
瓶沉簪折知奈何?似妾今朝與君別。
憶昔在家為女時,人言舉動有殊姿。
嬋娟兩鬢秋蟬翼,宛轉雙蛾遠山色。
笑隨戲伴後園中,此時與君未相識。
妾弄青梅憑短牆,君騎白馬傍垂楊。
牆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
知君斷腸共君語,君指南山松柏樹。
感君松柏化為心,闇合雙鬟逐君去。
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大人頻有言。
聘則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蘋蘩。
終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門無去處。
豈無父母在高堂?亦有親情滿故鄉。
潛來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歸不得。
為君一日恩,誤妾百年身。
寄言癡小人家女,慎勿將身輕許人!

官牛-諷執政也[编辑]

官牛官牛駕官車,滻水岸邊般載沙。
一石沙,幾斤重,朝載暮載將何用。
載向五門官道西,綠槐陰下鋪沙堤。
昨來新拜右丞相,恐怕泥塗汙馬蹄。
右丞相,
馬蹄蹋沙雖淨潔,牛領牽車欲流血。
右丞相,
但能濟人治國調陰陽,官牛領穿亦無妨。

紫毫筆-譏失職也[编辑]

紫毫筆,尖如錐兮利如刀。
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飲泉生紫毫。
宣城之人采為筆,千萬毛中揀一毫。
毫雖輕,功甚重。
管勒工名充歲貢,君兮臣兮勿輕用。
勿輕用,將何如,
願賜東西府御史,願頒左右台起居。
搦管趨入黃金闕,抽毫立在白玉除。
臣有奸邪正衙奏,君有動言直筆書。
起居郎,侍御史,爾知紫毫不易致。
每歲宣城進筆時,紫毫之價如金貴。
慎勿空將彈失儀,慎勿空將錄製詞。

隋堤柳-憫亡國也[编辑]

隋堤柳,歲久年深盡衰朽。
風飄飄兮雨蕭蕭,三株兩株汴河口。
老枝病葉愁殺人,曾經大業年中春。
大業年中煬天子,種柳成行夾流水。
西自黃河東至淮,綠陰一千三百里。
大業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煙絮如雪。
南幸江都恣佚游,應將此柳系龍舟。
紫髯郎將護錦纜,青娥御史直迷樓。
海內財力此時竭,舟中歌笑何日休。
上荒下困勢不久,宗社之危如綴旒。
煬天子,
自言福祚長無窮,豈知皇子封酅公。
龍舟未過彭城閣,義旗已入長安宮。
蕭牆禍生人事變,晏駕不得歸秦中。
土墳數尺何處葬,吳公台下多悲風。
二百年來汴河路,沙草和煙朝復暮。
後王何以鑒前王,請看隋堤亡國樹。

草茫茫-懲厚葬也[编辑]

草茫茫,土蒼蒼。
蒼蒼茫茫在何處,驪山腳下秦皇墓。
墓中下涸二重泉,當時自以為深固。
下流水銀象江海,上綴珠光作烏兔。
別為天地於其間,擬將富貴隨身去。
一朝盜掘墳陵破,龍槨神堂三月火。
可憐寶玉歸人間,暫借泉中買身禍。
奢者狼藉儉者安,一凶一吉在眼前。
憑君回首向南望,漢文葬在霸陵原。

古塚狐-戒豔色也[编辑]

古塚狐,妖且老,化為婦人顏色好。
頭變雲鬟面變妝,大尾曳作長紅裳。
徐徐行傍荒村路,日欲暮時人靜處。
或歌或舞或悲啼,翠眉不舉花顏低。
忽然一笑千萬態,見者十人八九迷。
假色迷人猶若是,真色迷人應過此。
彼真此假俱迷人,人心惡假貴重真。
狐假女妖害猶淺,一朝一夕迷人眼。
女為狐媚害即深,日長月增溺人心。
何況褒妲之色善蠱惑,能喪人家覆人國。
君看為害淺深間,豈將假色同真色。

黑潭龍-疾貪吏也[编辑]

黑潭水深黑如墨,傳有神龍人不識。
潭上架屋官立祠,龍不能神人神之。
豐凶水旱與疾疫,鄉里皆言龍所為。
家家養豚漉清酒,朝祈暮賽依巫口。
神之來兮風飄飄,紙錢動兮錦傘搖。
神之去兮風亦靜,香火滅兮杯盤冷。
肉堆潭岸石,酒潑廟前草。
不知龍神享幾多,林鼠山狐長醉飽。
狐何幸,豚何辜,年年殺豚將喂狐。
狐假龍神食豚盡,九重泉底龍知無。

天可度-惡詐人也[编辑]

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但見丹誠赤如血,誰知偽言巧似簧。
勸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婦為參商。
勸君掇蜂君莫掇,使君父子成豺狼。
海底魚兮天上鳥,高可射兮深可釣。
唯有人心相對時,咫尺之間不能料。
君不見李義府之輩笑欣欣,笑中有刀潛殺人。
陰陽神變皆可測,不測人間笑是瞋。

秦吉了-哀冤民也[编辑]

秦吉了,出南中,彩毛青黑花頸紅。
耳聰心慧舌端巧,鳥語人言無不通。
昨日長爪鳶,今朝大觜烏。
鳶捎乳燕一窠覆,烏啄母雞雙眼枯。
雞號墮地燕驚去,然後拾卵攫其雛。
豈無雕與鶚,嗉中肉飽不肯搏。
亦有鸞鶴群,閑立高颺如不聞。
秦吉了,
人云爾是能言鳥,豈不見雞燕之冤苦。
吾聞鳳凰百鳥主,
爾竟不為鳳凰之前致一言,安用噪噪閑言語。

鴉九劍-思決壅也[编辑]

歐冶子死千年後,精靈闇授張鴉九。
鴉九鑄劍吳山中,天與日時神借功。
金鐵騰精火翻焰,踴躍求為鏌鋣劍。
劍成未試十餘年,有客持金買一觀。
誰知閉匣長思用,三尺青蛇不肯蟠。
客有心,劍無口,客代劍言告鴉九。
君勿矜我玉可切,君勿誇我鐘可刜。
不如持我決浮雲,無令漫漫蔽白日。
為君使無私之光及萬物,蟄蟲昭蘇萌草出。

采詩官-監前王亂亡之由也[编辑]

采詩官,采詩聽歌導人言。
言者無罪聞者誡,下流上通上下泰。
周滅秦興至隋氏,十代采詩官不置。
郊廟登歌贊君美,樂府豔詞悅君意。
若求興諭規刺言,萬句千章無一字。
不是章句無規刺,漸及朝廷絕諷議。
諍臣杜口為冗員,諫鼓高懸作虛器。
一人負扆常端默,百辟入門兩自媚。
夕郎所賀皆德音,春官每奏唯祥瑞。
君之堂兮千里遠,君之門兮九重閟。
君耳唯聞堂上言,君眼不見門前事。
貪吏害民無所忌,奸臣蔽君無所畏。
君不見厲王胡亥之末年,群臣有利君無利。
君兮君兮願聽此,
欲開壅蔽達人情,先向歌詩求諷刺。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