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二十七 全唐詩 卷四百二十八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二十九
白居易

白居易[编辑]

常樂里閒居偶題十六韻,兼寄劉十五公輿王十一起、呂二炅、呂四熲、崔十八玄亮、元九稹、劉三十二敦質、張十五仲元,時為校書郎[编辑]

帝都名利場,雞鳴無安居。
獨有懶慢者,日高頭未梳。
工拙性不同,進退跡遂殊。
幸逢太平代,天子好文儒。
小才難大用,典校在秘書。
三旬兩入省,因得養頑疏。
茅屋四五間,一馬二僕夫。
俸錢萬六千,月給亦有餘。
既無衣食牽,亦少人事拘。
遂使少年心,日日常晏如。
勿言無知己,躁靜各有徒。
蘭台七八人,出處與之俱。
旬時阻談笑,旦夕望軒車。
誰能讎校閑,解帶臥吾廬。
窗前有竹玩,門處有酒酤。
何以待君子,數竿對一壺。

答元八宗簡同遊曲江後明日見贈[编辑]

長安千萬人,出門各有營。
唯我與夫子,信馬悠悠行。
行到曲江頭,反照草樹明。
南山好顏色,病客有心情。
水禽翻白羽,風荷嫋翠莖。
何必滄浪去,即此可濯纓。
時景不重來,賞心難再并。
坐愁紅塵裡,夕鼓鼕鼕聲。
歸來經一宿,世慮稍復生。
賴聞瑤華唱,再得塵襟清。

感時[编辑]

朝見日上天,暮見日入地。
不覺明鏡中,忽年三十四。
勿言身未老,冉冉行將至。
白髮雖未生,朱顏已先悴。
人生詎幾何,在世猶如寄。
雖有七十期,十人無一二。
今我猶未悟,往往不適意。
胡為方寸間,不貯浩然氣。
貧踐非不惡,道在何足避。
富貴非不愛,時來當自致。
所以達人心,外物不能累。
唯當飲美酒,終日陶陶醉。
斯言勝金玉,佩服無失墜。

首夏同諸校正遊開元觀,因宿玩月[编辑]

我與二三子,策名在京師。
官小無職事,閑于為客時。
沉沉道觀中,心賞期在茲。
到門車馬回,入院巾杖隨。
清和四月初,樹木正華滋。
風清新葉影,鳥戀殘花枝。
向夕天又晴,東南餘霞披。
置酒西廊下,待月杯行遲。
須臾金魄生,若與吾徒期。
光華一照耀,殿角相參差。
終夜清景前,笑歌不知疲。
長安名利地,此興幾人知。

永崇里觀居[编辑]

季夏中气侯,煩暑自此收。
蕭颯風雨天,蟬聲暮啾啾。
永崇里巷靜,華陽觀院幽。
軒車不到處,滿地槐花秋。
年光忽冉冉,世事本悠悠。
何必待衰老,然后悟浮休。
真隱豈長遠,至道在冥搜。
身雖世住,心与虛無游。
朝饑有蔬食,夜寒有布裘。
幸免凍与餒,此外复何求。
寡欲雖少病,樂天心不憂。
何以明吾志,周易在床頭。

早送舉人入試[编辑]

夙駕送舉人,東方猶未明。
自謂出太早,已有車馬行。
騎火高低影,街鼓參差聲。
可憐早朝者,相看意氣生。
日出塵埃飛,群動互營營。
營營各何求,無非利與名。
而我常晏起,虛住常安城。
春深官又滿,日有歸山情。

招王質夫[编辑]

濯足云水客,折腰簪笏身。
喧閒跡相背,十里別經旬。
忽因乘逸興,莫惜訪囂塵。
窗前故栽竹,与君為主人。

祗役駱口,因與王質夫同遊秋山,偶題三韻[编辑]

石擁百泉合,雲破千峰開。
平生煙霞侶,此地重裴回。
今日勤王意,一半為山來。

見蕭侍御憶舊山草堂詩,因以繼和[编辑]

琢玉以為架,綴珠以為籠。
玉架絆野鶴,珠籠鎖冥鴻。
鴻思云外天,鶴憶松上風。
珠玉信為美,鳥不戀其中。
台中蕭侍御,心与鴻鶴同。
晚起慵冠豸,閒行厭避驄。
昨見憶山詩,詩思浩無窮。
歸夢杳何處,舊居茫水東。
秋閒杉桂林,春老芝術叢。
自云別山后,离抱常忡忡。
衣繡非不榮,持憲非不雄。
所樂不在此,悵望草堂空。

病假中南亭閑望[编辑]

欹枕不視事,兩日門掩關。
始知吏役身,不病不得閒。
閒意不在遠,小亭方丈間。
西簷竹梢上,坐見太白山。
遙愧峰上雲,對此塵中顏。

仙遊寺獨宿[编辑]

沙鶴上階立,潭月當戶開。
此中留我宿,兩夜不能迴。
幸與靜境遇,喜無歸侶催。
從今獨遊後,不擬共人來。

前庭涼夜[编辑]

露簟色似玉,風幌影如波。
坐愁樹葉落,中庭明月多。

官舍小亭閑望[编辑]

風竹散清韻,煙槐凝綠姿。
日高人吏去,閒坐在茅茨。
葛衣御時暑,蔬飯療朝饑。
持此聊自足,心力少營為。
亭上獨吟罷,眼前無事時。
數峰太白雪,一卷陶潛詩。
人心各自是,我是良在茲。
回謝爭名客,甘從君所嗤。

早秋獨夜[编辑]

涼葉動,鄰杵秋聲發。
獨向簷下眠,覺來半床月。

聽彈古淥水[编辑]

聞君古淥水,使我心和平。
欲識慢流意,為聽疏泛聲。
西窗竹陰下,竟日有餘清。

松齋自題[编辑]

非老亦非少,年過三紀余。
非賤亦非貴,朝登一命初。
才小分易足,心寬体長舒。
充腸皆美食,容膝即安居。
況此松齋下,一琴數帙書。
書不求甚解,琴聊以自娛。
夜直入君門,晚歸臥吾廬。
形骸委順動,方寸付空虛。
持此將過日,自然多晏如。
昏昏复默默,非智亦非愚。

冬夜與錢員外同直禁中[编辑]

夜深草詔罷,霜月淒凜凜。
欲臥暖殘杯,燈前相對飲。
連鋪青縑被,對置通中枕。
彷彿百餘宵,與君同此寢。

和錢員外禁中夙興見示[编辑]

窗白星漢曙,窗暖燈火余。
坐卷朱里幕,看封紫泥書。
窅窅鐘漏盡,曈曈霞景初。
樓台紅照曜,松竹青扶疏。
君愛此時好,回頭謂余:
不知上清界,曉景复何如?

夏日獨直,寄蕭侍御[编辑]

憲台文法地,翰林清切司。
鷹猜課野鶴,驥德責山麋。
課責雖不同,同歸非所宜。
是以方寸內,忽忽暗相思。
夏日獨上直,日長何所為。
澹然無他念,虛靜是吾師。
形委有事牽,心与無事期。
中臆一以曠,外累都若遺。
地貴身不覺,意閒境來隨。
但對松与竹,如在山中時。
情性聊自适,吟詠偶成詩。
此意非夫子,余人多不知。

松聲[编辑]

月好好獨坐,雙松在前軒。
西南微風來,潛入枝葉間。
蕭寥發為聲,半夜明月前。
寒山颯颯雨,秋琴泠泠弦。
一聞滌炎暑,再聽破昏煩。
竟夕遂不寐,心體俱翛然。
南陌車馬動,西鄰歌吹繁。
誰知茲簷下,滿耳不為喧。


禁中[编辑]

門嚴九重靜,窗幽一室閒。
好是修心處,何必在深山。

贈吳丹[编辑]

巧者力苦勞,智者心苦憂。
愛君無巧智,終歲閒悠悠。
嘗登御史府,亦佐東諸侯。
手操糾謬簡,心運決胜籌。
宦途似風水,君心如虛舟。
泛然而不有,進退得自由。
今來脫豸冠,時往侍龍樓。
官曹稱心靜,居處隨跡幽。
冬負南日,支体甚溫柔。
夏臥北窗風,枕席如涼秋。
南山入舍下,酒瓮在床頭。
人間有閒地,何必隱林丘。
顧我愚且昧,勞生殊為休。
一入金門直,星霜三四周。
主恩信難報,近地徒久留。
終當乞閒官,退与夫子游。

初除戶曹,喜而言志[编辑]

詔授戶曹掾,捧認感君恩。
感恩非為己,祿養及吾親。
弟兄俱簪笏,新婦儼衣巾。
羅列高堂下,拜慶正紛紛。
俸錢四五万,月可奉晨昏。
廩祿二百石,歲可盈倉和。
喧喧車馬來,賀客滿我門。
不以我為貪,知我家內貧。
置酒延賀客,客容亦歡欣。
笑云今日后,不复憂空樽。
答云如君言,愿君少逡巡。
我有平生志,醉后為君陳。
人生百歲期,七十有几人。
浮榮及虛位,皆是身之賓。
唯有衣与食,此事粗關身。
苟免饑寒外,余物盡浮云。

秋居書懷[编辑]

門前少賓客,階下多松竹。
秋景下西牆,涼風入東屋。
有琴慵不弄,有書閒不讀。
盡日方寸中,澹然無所欲。
何須廣居處,不用多積蓄。
丈室可容身,斗儲可充腹。
況無治道術,坐受官家祿。
不種一株桑,不鋤一壟穀。
終朝飽飯餐,卒歲豐衣服。
持此知愧心,自然易為足。

禁中曉臥,因懷王起居[编辑]

遲遲禁漏盡,悄悄暝鴉喧。
夜雨槐花落,微涼臥北軒。
曙燈殘未滅,風簾閑自翻。
每一得靜境,思與故人言。

養拙[编辑]

鐵柔不爲劒,木曲不爲轅。
今我亦如此,愚蒙不及門。
甘心謝名利,滅跡歸丘園。
坐臥茅茨中,但對琴與尊。
身去韁鎖累,耳辭朝市喧。
逍遙無所爲,時窺五千言。
無憂樂性場,寡欲清心源。
始知不才者,可以探道根。

寄李十一建[编辑]

外事牽我形,外物誘我情。
李君別來久,褊吝從中生。
憶昨訪君時,立馬扣柴荊。
有時君未起,稚子喜先迎。
連步笑出門,衣翻冠或傾。
掃階苔紋綠,拂榻藤陰清。
家醞及春熟,園葵乘露烹。
看山東亭坐,待月南原行。
門靜唯鳥語,坊遠少鼓聲。
相對盡日言,不及利與名。
分手來幾時,明月三四盈。
別時殘花落,及此新蟬鳴。
芳歲忽已晚,離抱悵未平。
豈不思命駕,吏職坐相縈。
前時君有期,訪我來山城。
心賞久云阻,言約無自輕。
相去幸非遠,走馬一日程。

旅次華州,贈袁右丞[编辑]

渭水綠溶溶,華山青崇崇。
山水一何麗,君子在其中。
才与世會合,物隨誠感通。
德星降人福,時雨助歲功。
化行人無訟,囹圄千日空。
政順气亦和,黍稷三年丰。
客自帝城來,驅馬出關東。
愛此一郡人,如見太古風。
方今天子心,憂人正忡忡。
安得天下守,盡得如袁公。

酬楊九弘貞長安病中見寄[编辑]

伏枕君寂寂,折腰我營營。
所嗟經時別,相去一宿程。
攜手昨何時,昆明春水平。
離郡來幾日,太白夏雲生。
之子未得意,貧病客帝城。
貧堅志士節,病長高人情。
隱几自恬澹,閉門無送迎。
龍臥心有待,鶴瘦貌彌清。
清機發為文,投我如振瓊。
何以慰飢渴,捧之吟一聲。

禁中寓直夢游仙遊寺[编辑]

西軒草詔暇,松竹深寂寂。
月出清風來,忽似山中夕。
因成西南夢,夢作遊仙客。
覺聞宮漏聲,猶謂山泉滴。

贈王山人[编辑]

聞君減寢食,日聽神仙說。
闇待非常人,潛求長生訣。
言長本對短,未離生死轍。
假使得長生,才能勝夭折。
松樹千年朽,槿花一日歇。
畢竟共虛空,何須誇歲月。
彭殤徒自異,生死終無別。
不如學無生,無生即無滅。

秋山[编辑]

久病曠心賞,今朝一登山。
山秋雲物冷,稱我清羸顏。
白石臥可枕,青蘿行可攀。
意中如有得,盡日不欲還。
人生無幾何,如寄天地間。
心有千載憂,身無一日閒。
何時解塵網,此地來掩關。

贈能七倫[编辑]

澗松高百尋,四時寒森森。
臨風有清韻,向日無曲陰。
如何時俗人,但賞桃李林。
豈不知堅貞,芳馨誘其心。
能生學為文,氣高功亦深。
手中一百篇,句句披沙金。
苦節二十年,無人振陸沈。
今我尚貧賤,徒為爾知音。

題楊穎士西亭[编辑]

靜得亭上境,遠諧塵外蹤。
憑軒東南望,鳥滅山重重。
竹露冷煩襟,杉風清病容。
曠然宜真趣,道与心相逢。
即此可遺世,何必蓬壺峰。

題贈鄭秘書徵君石溝溪隱居[编辑]

鄭生嘗隱天台,徵起而仕。今复謝病,隱于此溪中。

鄭君得自然,虛白生心胸。
吸彼沆瀣精,凝為冰雪容。
大君貞元初,求賢致時雍。
蒲輪入翠微,迎下天台峰。
赤城別松喬,黃閣交夔龍。
俯仰受三命,從容辭九重。
出籠鶴翩翩,歸林鳳喁喁。
在火辨良玉,經霜識貞松。
新居寄楚山,山碧溪溶溶。
丹灶燒煙熅,黃精花丰茸。
蕙帳夜瑟淡,桂樽春酒濃。
時人不到處,苔石無塵蹤。
我今何為者,趨世身龍鐘。
不向林壑訪,無由朝市逢。
終當解塵纓,卜筑來相從。

及第後歸覲,留別諸同年[编辑]

十年常苦學,一上謬成名。
擢第未為貴,賀親方始榮。
時輩六七人,送我出帝城。
軒車動行色,絲管舉離聲。
得意減別恨,半酣輕遠程。
翩翩馬蹄疾,春日歸鄉情。

清夜琴興[编辑]

月出鳥栖盡,寂然坐空林。
是時心境閒,可以彈素琴。
清泠由木性,恬澹隨人心。
心積和平气,木應正始音。
響余群動息,曲罷秋夜深。
正聲感元化,天地清沉沉。

郊陶潛體詩十六首[编辑]

不動者厚地,不息者高天。
無窮者日月,長在者山川。
松柏與龜鶴,其壽皆千年。
嗟嗟群物中,而人獨不然。
早出向朝市,暮已歸下泉。
形質及壽命,危脆若浮煙。
堯舜與周孔,古來稱聖賢。
借問今何在,一去亦不還。
我無不死藥,萬萬隨化遷。
所未定知者,修短遲速間。
幸及身健日,當歌一尊前。
何必待人勸,持此自為歡。

翳翳逾月陰,沉沉連日雨。
開簾望天色,黃雲暗如土。
行潦毀我墉,疾風壞我宇。
蓬莠生庭院,泥塗失場圃。
村深絕賓客,窗晦無儔侶。
盡日不下床,跳蛙時入戶。
出門無所往,入室還獨處。
不以酒自娛,塊然與誰語。

朝飲一杯酒,冥心合元化。
兀然無所思,日高尚閑臥。
暮讀一卷書,會意如嘉話。
欣然有所遇,夜深猶獨坐。
又得琴上趣,安弦有餘暇。
復多詩中狂,下筆不能罷。
唯茲三四事,持用度晝夜。
所以陰雨中,經旬不出舍。
始悟獨往人,心安時亦過。

東家采桑婦,雨來苦愁悲。
蔟蠶北堂前,雨冷不成絲。
西家荷鋤叟,雨來亦怨咨。
種豆南山下,雨多落為萁。
而我獨何幸,醞酒本無期。
及此多雨日,正遇新熟時。
開瓶瀉尊中,玉液黃金脂。
持玩已可悅,歡嘗有餘滋。
一酌發好容,再酌開愁眉。
連延四五酌,酣暢入四肢。
忽然遺我物,誰復分是非。
是時連夕雨,酩酊無所知。
人心苦顛倒,反為憂者嗤。

朝亦獨醉歌,暮亦獨醉睡。
未盡一壺酒,已成三獨醉。
勿嫌飲太少,且喜歡易致。
一杯復兩杯,多不過三四。
便得心中適,盡忘身外事。
更復強一杯,陶然遺萬累。
一飲一石者,徒以多為貴。
及其酩酊時,與我亦無異。
笑謝多飲者,酒錢徒自費。

天秋無片雲,地靜無纖塵。
團團新晴月,林外生白輪。
憶昨陰霖天,連連三四旬。
賴逢家醞熟,不覺過朝昏。
私言雨霽後,可以罷餘尊。
及對新月色,不醉亦愁人。
床頭殘酒榼,欲盡味彌淳。
攜置南簷下,舉酌自殷勤。
清光入杯杓,白露生衣巾。
乃知陰與晴,安可無此君。
我有樂府詩,成來人未聞。
今宵醉有興,狂詠驚四鄰。
獨賞猶復爾,何況有交親。

中秋三五夜,明月在前軒。
臨觴忽不飲,憶我平生歡。
我有同心人,邈邈崔與錢。
我有忘形友,迢迢李與元。
或飛青雲上,或落江湖間。
與我不相見,於今四五年。
我無縮地術,君非馭風仙。
安得明月下,四人來晤言。
良夜信難得,佳期杳無緣。
明月又不駐,漸下西南天。
豈無他時會,惜此清景前。

家醞飲已盡,村中無酒酤。
坐愁今夜醒,其奈秋懷何。
有客忽叩門,言語一何佳。
云是南村叟,挈榼來相過。
且喜尊不燥,安問少與多。
重陽雖已過,籬菊有殘花。
歡來苦晝短,不覺夕陽斜。
老人勿遽起,且待新月華。
客去有餘趣,竟夕獨酣歌。

原生衣百結,顏子食一簞。
歡然樂其志,有以忘饑寒。
今我何人哉,德不及先賢。
衣食幸相屬,胡為不自安。
況茲清渭曲,居處安且閑。
榆柳百餘樹,茅茨十數間。
寒負簷下日,熱濯澗底泉。
日出猶未起,日入已復眠。
西風滿村巷,清涼八月天。
但有雞犬聲,不聞車馬喧。
時傾一尊酒,坐望東南山。
稚侄初學步,牽衣戲我前。
即此自可樂,庶幾顏與原。

湛湛尊中酒,有功不自伐。
不伐人不知,我今代其說。
良將臨大敵,前驅千萬卒。
一簞投河飲,赴死心如一。
壯士磨匕首,勇憤氣蓬勃。
一酣忘報讎,四體如無骨。
東海殺孝婦,天旱逾年月。
一酌酹其魂,通宵雨不歇。
咸陽秦獄氣,冤痛結為物。
千歲不肯散,一沃亦銷失。
況茲兒女恨,及彼幽憂疾。
快飲無不消,如霜得春日。
方知麹糵靈,萬物無與匹。

煙霞隔懸圃,風波限瀛洲。
我豈不欲往,大海路阻修。
神仙但聞說,靈藥不可求。
長生無得者,舉世如蜉蝣。
逝者不重回,存者難久留。
踟躕未死間,何苦懷百憂。
念此忽內熱,坐看成白頭。
舉杯還獨飲,顧影自獻酬。
心與口相約,未醉勿言休。
今朝不盡醉,知有明朝不。
不見郭門外,累累墳與丘。
月明愁殺人,黃蒿風颼颼。
死者若有知,悔不秉燭遊。

吾聞潯陽郡,昔有陶徵君。
愛酒不愛名,憂醒不憂貧。
嘗為彭澤令,在官才八旬。
愀然忽不樂,掛印著公門。
口吟歸去來,頭戴漉酒巾。
人吏留不得,直入故山雲。
歸來五柳下,還以酒養真。
人間榮與利,擺落如泥塵。
先生去已久,紙墨有遺文。
篇篇勸我飲,此外無所云。
我從老大來,竊慕其為人。
其他不可及,且效醉昏昏。

楚王疑忠臣,江南放屈平。
晉朝輕高士,林下棄劉伶。
一人常獨醉,一人常獨醒。
醒者多苦志,醉者多歡情。
歡情信獨善,苦志竟何成。
兀傲甕間臥,憔悴澤畔行。
彼憂而此樂,道理甚分明。
願君且飲酒,勿思身後名。

有一燕趙士,言貌甚奇瑰。
日日酒家去,脫衣典數杯。
問君何落拓,雲僕生草萊。
地寒命且薄,徒抱王佐才。
豈無濟時策,君門乏良媒。
三獻寢不報,遲遲空手回。
亦有同門生,先升青雲梯。
貴賤交道絕,朱門叩不開。
及歸種禾黍,三歲旱為災。
入山燒黃白,一旦化為灰。
蹉跎五十餘,生世苦不諧。
處處去不得,卻歸酒中來。

南巷有貴人,高蓋駟馬車。
我問何所苦,四十垂白鬚。
答云君不知,位重多憂虞。
北里有寒士,甕牖繩為樞。
出扶桑棗杖,入臥蝸牛廬。
散賤無憂患,心安體亦舒。
東鄰有富翁,藏貨遍五都。
東京收粟帛,西市鬻金珠。
朝營暮計算,晝夜不安居。
西舍有貧者,匹婦配匹夫。
布裙行賃舂,裋褐坐傭書。
以此求口食,一飽欣有餘。
貴賤與貧富,高下雖有殊。
憂樂與利害,彼此不相逾。
是以達人觀,萬化同一途。
但未知生死,勝負兩何如。
遲疑未知間,且以酒為娛。

濟水澄而潔,河水渾而黃。
交流列四瀆,清濁不相傷。
太公戰牧野,伯夷餓首陽。
同時號賢聖,進退不相妨。
謂天不愛民,胡為生稻粱。
謂天果愛民,胡為生豺狼。
謂神福善人,孔聖竟棲遑。
謂神禍淫人,暴秦終霸王。
顏回與黃憲,何辜早夭亡。
蝮蛇與鴆鳥,何得壽延長。
物理不可測,神道亦難量。
舉頭仰問天,天色但蒼蒼。
唯當多種黍,日醉手中觴。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