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四十一 全唐詩 卷四百四十二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四十三
白居易

目录

白居易[编辑]

吟元郎中白鬚詩,兼飲雪水茶,因題壁上[编辑]

吟詠霜毛句,閑嘗雪水茶。
城中展眉處,只是有元家。

吳七郎中山人,待制班中,偶贈絕句[编辑]

金馬東門只日開,漢庭待詔重仙才。
第三松樹非華表,那得遼東鶴下來。

和張十八秘書謝裴相公寄馬[编辑]

齒齊膘足毛頭膩,秘閣張郎叱撥駒。
洗了頷花翻假錦,走時蹄汗蹋真珠。
青衫乍見曾驚否,紅粟難賒得飽無。
丞相寄來應有意,遣君騎去上雲衢。

答山侶[编辑]

頷下髭須半是絲,光陰向後幾多時。
非無解掛簪纓意,未有支持伏臘資。
冒熱沖寒徒自取,隨行逐隊欲何為。
更慚山侶頻傳語,五十歸來道未遲。

早朝思退居[编辑]

霜嚴月苦欲明天,忽憶閒居思浩然。
自問寒燈夜半起,何如暖被日高眠。
唯慚老病披朝服,莫慮饑寒計俸錢。
隨有隨無且歸去,擬求豐足是何年。

曲江亭晚望[编辑]

曲江岸北憑欄杆,水面陰生日腳殘。
塵路行多綠袍故,風亭立久白鬚寒。
詩成暗著閒心記,山好遙偷病眼看。
不被馬前提省印,何人通道是郎官。

初除主客郎中知制誥,與王十一、李七、元九三舍人中書同宿話舊感懷[编辑]

閑宵靜話喜還悲,聚散窮通不自知。
已分雲泥行異路,忽驚雞鶴宿同枝。
紫垣曹署榮華地,白髮郎官老丑時。
莫怪不如君氣味,此中來校十年遲。

西省對花憶忠州東坡新花樹,因寄題東樓[编辑]

每看闕下丹青樹,不忘天邊錦繡林。
西掖垣中今日眼,南賓樓上去年心。
花含春意無分別,物感人情有淺深。
最憶東坡紅爛熳,野桃山杏水林檎。

寄題忠州小樓桃花[编辑]

再游巫峽知何日,總是秦人說向誰。
長憶小樓風月夜,紅欄杆上兩三枝。

中書連直,寒食不歸,因懷元九[编辑]

去歲清明日,南巴古郡樓。
今年寒食夜,西省鳳池頭。
並上新人直,難隨舊伴遊。
誠知視草貴,未免對花愁。
鬢髮莖莖白,光陰寸寸流。
經春不同宿,何異在忠州。

春憶二林寺舊遊,因寄朗、滿、晦三上人[编辑]

一別東林三度春,每春常似憶情親。
頭陀會裏為逋客,供奉班中作老臣。
清淨久辭香火伴,塵勞難索幻泡身。
最慚僧社題橋處,十八人名空一人。

和元少尹新授官[编辑]

官穩身應泰,春風信馬行。
縱忙無苦事,雖病有心情。
厚祿兒孫飽,前驅道路榮。
花時八入直,無暇賀元兄。

朝回和元少尹絕句[编辑]

朝客朝回回望好,盡紆朱紫佩金銀。
此時獨與君為伴,馬上青袍唯兩人。

重和元少尹[编辑]

鳳閣舍人京亞尹,白頭俱未著緋衫。
南宮起請無消息,朝散何時得入銜?

中書夜直夢忠州[编辑]

閣下燈前夢,巴南城裏遊。
覓花來渡口,尋寺到山頭。
江色分明綠,猿聲依舊愁。
禁鐘驚睡覺,唯不上東樓。

醉後[编辑]

酒後高歌且放狂,門前閑事莫思量。
猶嫌小戶長先醒,不得多時住醉鄉。

待漏入閣書事,奉贈元九學士閣老[编辑]

衙排宣政仗,門啟紫宸關。
彩筆停書命,花磚趁立班。
稀星點銀礫,殘月墮金環。
暗漏猶傳水,明河漸下山。
從東分地色,向北仰天顏。
碧縷爐煙直,紅垂佩尾閑。
綸闈慚併入,翰苑忝先攀。
笑我青袍故,饒君茜綬殷。
詩仙歸洞裏,酒病滯人間。
好去鴛鸞侶,沖天便不還。

晚春重到集賢院[编辑]

官曹清切非人境,風月鮮明是洞天。
滿砌荊花鋪紫毯,隔牆榆莢撒青錢。
前時謫去三千里,此地辭來十四年。
虛薄至今慚舊職,院名抬舉號為賢。

紫薇花[编辑]

絲綸閣下文書靜,鐘鼓樓中刻漏長。
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微郎。

後宮詞[编辑]

雨露由來一點恩,爭能徧布及千門。
三千宮女胭脂面,幾箇春來無淚痕。

卜居[编辑]

遊宦京都二十春,貧中無處可安貧。
長羨蝸牛猶有舍,不如碩鼠解藏身。
且求容立錐頭地,免似漂流木偶人。
但道吾廬心便足,敢辭湫隘與囂塵。

題新居寄元八[编辑]

青龍岡北近西邊,移入新居便泰然。
冷巷閉門無客到,暖簷移榻向陽眠。
階庭寬窄才容足,牆壁高低粗及肩。
莫羨升平元八宅,自思買用幾多錢。

登龍尾道南望,憶廬山舊隱[编辑]

龍尾道邊來一望,香爐峰下去無因。
青山舉眼三千里,白髮平頭五十人。
自笑形骸紆組綬,將何言語掌絲綸。
君恩壯健猶難報,況被年年老逼身。

馮閣老處見與嚴郎中酬和詩,因戲贈絕句[编辑]

乍來天上宜清淨,不用回頭望故山。
縱有舊游君莫憶,塵心起即墮人間。

見於給事暇日上直寄南省諸郎官詩,因以戲贈[编辑]

倚作天仙弄地仙,誇張一日抵千年。
黃麻敕勝長生籙,白紵詞嫌內景篇。
雲彩誤居青瑣地,風流合在紫微天。
東曹漸去西垣近,鶴駕無妨更著鞭。

題新昌所居[编辑]

宅小人煩悶,泥深馬鈍頑。
街東閑處住,日午熱時還。
院窄難栽竹,牆高不見山。
唯應方寸內,此地覓寬閑。

西省北院新構小亭,種竹開窗,東通騎省,與李常侍隔窗小飲,各題四韻[编辑]

結托白鬚伴,因依青竹叢。
題詩新壁上,過酒小窗中。
深院晚無日,虛簷涼有風。
金貂醉看好,回首紫垣東。

酬元郎中同制加朝散大夫,書懷見贈[编辑]

命服雖同黃紙上,官班不共紫垣前。
青衫脫早差三日,白髮生遲校九年。
曩者定交非勢利,老來同病是詩篇。
終身擬作臥雲伴,逐月須收燒藥錢。
五品足為婚嫁主,緋袍著了好歸田。

初著緋戲贈元九[编辑]

晚遇緣才拙,先衰被病牽。
那知垂白日,始是著緋年。
身外名徒爾,人間事偶然。
我朱君紫綬,猶未得差肩。

和韓侍郎苦雨[编辑]

潤氣凝柱礎,繁聲注瓦溝。
暗留窗不曉,涼引簟先秋。
葉濕蠶應病,泥稀燕亦愁。
仍聞放朝夜,誤出到街頭。

連雨[编辑]

風雨暗蕭蕭,雞鳴暮復朝。
碎聲籠苦竹,冷翠落芭蕉。
水鳥投簷宿,泥蛙入戶跳。
仍聞蕃客見,明日欲追朝。

初加朝散大夫又轉上柱國[编辑]

紫微今日煙霄地,赤嶺前年泥土身。
得水魚還動鱗鬣,乘軒鶴亦長精神。
且慚身忝官階貴,未敢家嫌活計貧。
柱國勳成私自問,有何功德及生人。

行簡初授拾遺,同早朝入閣,因示十二韻[编辑]

夜色尚蒼蒼,槐陰夾路長。
聽鐘出長樂,傳鼓到新昌。
宿雨沙堤潤,秋風樺燭香。
馬驕欺地軟,人健得天涼。
待漏排閶闔,停珂擁建章。
爾隨黃合老,吾次紫微郎。
併入連稱籍,齊趨對折方。
鬥班花接萼,綽立雁分行。
近職誠為美,微才豈合當。
綸言難下筆,諫紙易盈箱。
老去何僥倖,時來不料量。
唯求殺身地,相誓答恩光。

立秋日登樂遊園[编辑]

獨行獨語曲江頭,回馬遲遲上樂遊。
蕭颯涼風與衰鬢,誰教會一時秋。

新秋早起,有懷元少尹[编辑]

秋來轉覺此身衰,晨起臨階盥漱時。
漆匣鏡明頭盡白,銅瓶水冷齒先知。
光陰縱惜留難住,官職雖榮得已遲。
老去相逢無別計,強開笑口展愁眉。

夜箏[编辑]

紫袖紅弦明月中,自彈自感暗低容。
弦凝指咽聲停處,別有深情一萬重。

妻初授邑號告身[编辑]

弘農舊縣授新封,鈿軸金泥誥一通。
我轉官階常自愧,君加邑號有何功。
花箋印了排窠濕,錦褾裝來耀手紅。
倚得身名便慵墮,日高猶睡綠窗中。

送客南遷[编辑]

我說南中事,君應不願聽。
曾經身困苦,不覺語叮嚀。
燒處愁雲夢,波時憶洞庭。
春畬煙勃勃,秋瘴露冥冥。
蚊蚋經冬活,魚龍欲雨腥。
水蟲能射影,山鬼解藏形。
穴掉巴蛇尾,林飄鴆鳥翎。
颶風千里黑,莧草四時青。
客似驚弦雁,舟如委浪萍。
誰人勸言笑,何計慰漂零。
慎勿琴離膝,長須酒滿瓶。
大都從此去,宜醉不宜醒。

暮歸[编辑]

不覺百年半,何曾一日閑。
朝隨燭影出,暮趁鼓聲還。
甕裏非無酒,牆頭亦有山。
歸來長困臥,早晚得開顏。

寄遠[编辑]

欲忘忘未得,欲去去無由。
兩腋不生翅,二毛空滿頭。
坐看新落葉,行上最高樓。
暝色無邊際,茫茫盡眼愁。

舊房[编辑]

遠壁秋聲蟲絡絲,入簷新影月低眉。
床帷半故簾旌斷,仍是初寒欲夜時。

錢侍郎使君以題廬山草堂詩見寄,因酬之[编辑]

殷勤江郡守,悵望掖垣郎。
慚見新瓊什,思歸舊草堂。
事隨心未得,名與道相妨。
若不休官去,人間到老忙。

寄山僧[编辑]

眼看過半百,早晚掃岩扉。
白首誰能住,青山自不歸。
百千萬劫障,四十九年非。
會擬抽身去,當風斗擻衣。

慈恩寺有感[编辑]

自問有何惆悵事,寺門臨入却遲迴。
李家哭泣元家病,柿葉紅時獨自來。

酬嚴十八郎中見示[编辑]

口厭含香握厭蘭,紫微青瑣舉頭看。
忽驚鬢後蒼浪髮,未得心中本分官。
夜酌滿容花色暖,秋吟切骨玉聲寒。
承明長短君應入,莫憶家江七里灘。

寄王秘書[编辑]

霜菊花萎日,風梧葉碎時。
怪來秋思苦,緣詠秘書詩。

中書寓直[编辑]

繚繞宮牆圍禁林,半開閶闔曉沉沉。
天晴更覺南山近,月出方知西掖深。
病對詞頭慚彩筆,老看鏡面愧華簪。
自嫌野物將何用,土木形骸麋鹿心。

自問[编辑]

黑花滿眼絲滿頭,早衰因病病因愁。
宦途氣味已諳盡,五十不休何日休。

曲江獨行,招張十八[编辑]

曲江新歲後,冰與水相和。
南岸猶殘雪,東風未有波。
偶遊身獨自,相憶意如何。
莫待春深去,花時鞍馬多。

新居早春二首[编辑]

靜巷無來客,深居不出門。
鋪沙蓋苔面,掃雪擁松根。
漸暖宜閒步,初晴愛小園。
覓花都未有,唯覺樹枝繁。

地潤東風暖,閑行蹋草芽。
呼童遣移竹,留客伴嘗茶。
溜滴簷冰盡,塵浮隙日斜。
新居未曾到,鄰里是誰家。

新昌新居書事四十韻,因寄元郎中、張博士[编辑]

冒寵已三遷,歸期始二年。
囊中貯餘俸,園外買閒田。
狐兔同三徑,蒿萊共一廛。
新園聊剗穢,舊屋且扶顛。
簷漏移傾瓦,梁欹換蠹椽。
平治繞台路,整頓近階磚。
巷狹開容駕,牆低壘過肩。
門閭堪駐蓋,堂室可鋪筵。
丹鳳樓當後,青龍寺在前。
市街塵不到,宮樹影相連。
省史嫌坊遠,豪家笑地偏。
敢勞賓客訪,或望子孫傳。
不覓他人愛,唯將自性便。
等閒栽樹木,隨分占風煙。
逸致因心得,幽期遇境牽。
松聲疑澗底,草色勝河邊。
虛潤冰銷地,晴和日出天。
苔行滑如簟,莎坐軟於綿。
簾每當山卷,帷多帶月褰。
籬東花掩映,窗北竹嬋娟。
跡慕青門隱,名慚紫禁仙。
假歸思晚沐,朝去戀春眠。
拙薄才無取,疏慵職不專。
題牆書命筆,沽酒率分錢。
柏杵舂靈藥,銅瓶漱暖泉。
爐香穿蓋散,籠燭隔紗然。
陳室何曾掃,陶琴不要弦。
屏除俗事盡,養活道情全。
尚有妻孥累,猶為組綬纏。
終須拋爵祿,漸擬斷腥膻。
大抵宗莊叟,私心事竺干。
浮榮水劃字,真諦火生蓮。
梵部經十二,玄書字五千。
是非都付夢,語默不妨禪。
博士官猶冷,郎中病已痊。
多同僻處住,久結靜中緣。
緩步攜筇杖,徐吟展蜀箋。
老宜閑語話,悶憶好詩篇。
蠻榼來方瀉,蒙茶到始煎。
無辭數相見,鬢髮各蒼然。

喜敏中及第,偶示所懷[编辑]

自知群從為儒少,豈料詞場中第頻。
桂折一枝先許我,楊穿三葉盡驚人。
轉于文墨須留意,貴向煙霄早致身。
莫學爾兄年五十,蹉跎始得掌絲綸。

久不見韓侍郎,戲題四韻以寄之[编辑]

近來韓閣老,疏我我心知。
戶大嫌甜酒,才高笑小詩。
靜吟乖月夜,閑醉曠花時。
還有愁同處,春風滿鬢絲。

寄白頭陀[编辑]

近見頭陀伴,雲師老更慵。
性靈閑似鶴,顏狀古於松。
山裏猶難覓,人間豈易逢。
仍聞移住處,太白最高峰。

和韓侍郎題楊舍人林池見寄[编辑]

渠水暗流春凍解,風吹日炙不成凝。
鳳池冷暖君諳在,二月因何更有冰。

勤政樓西老柳[编辑]

半朽臨風樹,多情立馬人。
開元一株柳,長慶二年春。

偶題閣下廳[编辑]

靜愛青苔院,深宜白鬢翁。
貌將松共瘦,心與竹俱空。
暖有低簷日,春多颺幕風。
平生閑境界,盡在五言中。

予與故刑部李侍郎早結道友,以藥術為事;與故京兆元尹晚為詩侶,有林泉之期。周歲之間二君長逝。李住曲江北,元居昇平西,追感舊遊因貽同志[编辑]

從哭李來傷道氣,自亡元後減詩情。
金丹同學都無益,水竹鄰居竟不成。
月夜若為遊曲水,花時那忍到升平。
如年七十身猶在,但恐傷心無處行。

送馮舍人閣老往襄陽[编辑]

紫微閣底送君回,第二廳簾下不開。
莫戀漢南風景好,峴山花儘早歸來。

莫走柳條詞送別[编辑]

南陌傷心別,東風滿把春。
莫欺楊柳弱,勸酒勝於人。

酬韓侍郎、張博士雨後游曲江見寄[编辑]

小園新種紅櫻樹,閑繞花行便當遊。
何必更隨鞍馬隊,沖泥蹋雨曲江頭。

元家花[编辑]

今日元家宅,櫻桃發幾枝。
稀稠與顏色,一似去年時。
失卻東園主,春風可得知。

代人贈王員外[编辑]

好在王員外,平生記得不。
共賒黃叟酒,同上莫愁樓。
靜接殷勤語,狂隨爛熳遊。
那知今日眼,相見冷於秋。

惜小園花[编辑]

曉來紅萼凋零盡,但見空枝四五株。
前日狂風昨夜雨,殘芳更合得存無。

蕭相公宅遇自遠禪師,有感而贈[编辑]

宦途堪笑不勝悲,昨日榮華今日衰。
轉似秋蓬無定處,長於春夢幾多時。
半頭白髮慚蕭相,滿面紅塵問遠師。
應是世間緣未盡,欲拋官去尚遲疑。

草詞畢遇芍藥初開,因詠「小謝紅藥當階翻」詩以為一句,未盡其狀,偶成十六韻[编辑]

罷草紫泥詔,起吟紅藥詩。
詞頭封送後,花口拆開時。
坐對鉤簾久,行觀步履遲。
兩三叢爛熳,十二葉參差。
背日房微斂,當階朵旋欹。
釵葶抽碧股,粉蕊撲黃絲。
動盪情無限,低斜力不支。
周回看未足,比諭語難為。
勾漏丹砂裏,僬僥火焰旗。
彤雲剩根蒂,絳幘欠纓緌。
況有晴風度,仍兼宿露垂。
疑香熏罨畫,似淚著胭脂。
有意留連我,無言怨思誰。
應愁明日落,如恨來年期。
菡萏泥連萼,玫瑰刺繞枝。
等量無勝者,唯眼與心知。

喜張十八博士除水部員外郎[编辑]

老何歿後吟聲絕,雖有郎官不愛詩。
無復篇章傳道路,空留風月在曹司。
長嗟博士官猶屈,亦恐騷人道漸衰。
今日聞君除水部,喜於身得省郎時。

與沈、楊二舍人閣老同食敕賜櫻桃,玩物感恩,因成十四韻[编辑]

清曉趨丹禁,紅櫻降紫宸。
驅禽養得熟,和葉摘來新。
圓轉盤傾玉,鮮明籠透銀。
內園題兩字,四掖賜三臣。
熒惑晶華赤,醍醐氣味真。
如珠未穿孔,似火不燒人。
杏俗難為對,桃頑詎可倫。
肉嫌盧橘厚,皮笑荔枝皴。
瓊液酸甜足,金丸大小勻。
偷須防曼倩,惜莫擲安仁。
手擘才離核,匙抄半是津。
甘為舌上露,暖作腹中春。
已懼長屍祿,仍驚數食珍。
最慚恩未報,飽喂不才身。

送嚴大夫赴桂州[编辑]

地壓坤方重,官兼憲府雄。
桂林無瘴氣,柏署有清風。
山水衙門外,旌旗艛艓中。
大夫應絕席,詩酒與誰同。

春夜宿直[编辑]

三月十四夜,西垣東北廊。
碧梧葉重疊,紅藥樹低昂。
月砌漏幽影,風簾飄闇香。
禁中無宿客,誰伴紫微郎。

夏夜宿直[编辑]

人少庭宇曠,夜涼風露清。
槐花滿院氣,松子落階聲。
寂寞挑燈坐,沉吟蹋月行。
年衰自無趣,不是厭承明。

七言十二句贈駕部吳郎中七兄[编辑]

四月天氣和且清,綠槐陰合沙堤平。
獨騎善馬銜鐙穩,初著單衣肢體輕。
退朝下直少徒侶,歸舍閉門無送迎。
風生竹夜窗間臥,月照松時台上行。
春酒冷嘗三數醆,曉琴閑弄十餘聲。
幽懷靜境何人別,唯有南宮老駕兄。

玉真張觀主下小女冠阿容[编辑]

綽約小天仙,生來十六年。
姑山半峰雪,瑤水一枝蓮。
晚院花留立,春窗月伴眠。
回眸雖欲語,阿母在傍邊。

龍花寺主家小尼[编辑]

頭青眉眼細,十四女沙彌。
夜靜雙林怕,春深一食饑。
步慵行道困,起晚誦經遲。
應似仙人子,花宮未嫁時。

訪陳二[编辑]

曉垂朱綬帶,晚著白綸巾。
出去為朝客,歸來是野人。
兩餐聊過日,一榻足容身。
此外皆閒事,時時訪老陳。

晚亭逐涼[编辑]

送客出門後,移床下砌初。
趁涼行繞竹,引睡臥看書。
老更為官拙,慵多向事疏。
松窗倚藤杖,人道似僧居。

曲江憶李十一[编辑]

李君歿後共誰游,柳岸荷亭兩度秋。
獨繞曲江行一匝,依前還立水邊愁。

江亭玩春[编辑]

江亭乘曉閱眾芳,春妍景麗草樹光。
日消石桂綠嵐氣,風墜木蘭紅露漿。
水蒲漸展書帶葉,山榴半含琴軫房。
何物春風吹不變,愁人依舊鬢蒼蒼。

聞夜砧[编辑]

誰家思婦秋搗帛,月苦風淒砧杵悲。
八月九月正長夜,千聲萬聲無了時。
應到天明頭盡白,一聲添得一莖絲。

板橋路[编辑]

梁苑城西二十里,一渠春水柳千條。
若為此路今重過,十五年前舊板橋。
曾共玉顏橋上別,不知消息到今朝。

青門柳[编辑]

青青一樹傷心色,曾入幾人離恨中。
為近都門多送別,長條折盡減春風。

梨園弟子[编辑]

白頭垂淚話梨園,五十年前雨露恩。
莫問華清今日事,滿山紅葉鎖宮門。

暮江吟[编辑]

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
可憐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思婦眉[编辑]

春風搖盪自東來,折盡櫻桃綻盡梅。
惟餘思婦愁眉結,無限春風吹不開。

怨詞[编辑]

奪寵心那慣,尋思倚殿門。
不知移舊愛,何處作新恩。

空閨怨[编辑]

寒月沈沈洞房靜,真珠簾外梧桐影。
秋霜欲下手先知,燈底裁縫剪刀冷。

秋房夜[编辑]

雲露青天月漏光,中庭立久却歸房。
水窗席冷未能臥,挑盡殘燈秋夜長。

採蓮曲[编辑]

菱葉縈波荷颭,荷花深處小船通。
逢郎欲語低頭笑,碧玉搔頭落水中。

鄰女[编辑]

娉婷十五勝天仙,白日姮娥旱地蓮。
何處閑教鸚鵡語,碧紗窗下繡床前。

閨婦[编辑]

斜憑繡床愁不動,紅綃帶緩綠鬟低。
遼陽春盡無消息,夜合花前日又西。

移牡丹栽[编辑]

金錢買得牡丹栽,何處辭叢別主來。
紅芳堪惜還堪恨,百處移將百處開。

聽夜箏有感[编辑]

江州去日聽箏夜,白髮新生不願聞。
如今格是頭成雪,彈到天明亦任君。

代謝好妓答崔員外[编辑]

青娥小謝娘,白髮老崔郎。
謾愛胸前雪,其如頭上霜。
別後曹家碑背上,思量好字斷君腸。

琵琶[编辑]

弦清撥剌語錚錚,背却殘燈就月明。
賴是心無惆悵事,不然爭奈子弦聲。

和殷協律琴思[编辑]

秋水蓮冠春草裙,依稀風調似文君。
煩君玉指分明語,知是琴心佯不聞。

寄李蘇州,兼示楊瓊[编辑]

真娘墓頭春草碧,心奴鬢上秋霜白。
為問蘇台酒席中,使君歌笑與誰同。
就中猶有楊瓊在,堪上東山伴謝公。

聽彈湘妃怨[编辑]

玉軫朱弦瑟瑟徽,吳娃徵調奏湘妃。
分明曲裏愁雲雨,似道蕭蕭郎不歸。

閑坐[编辑]

婆娑放雞犬,嬉戲任兒童。
閑坐槐陰下,開襟向晚風。
漚麻池水裏,曬棗日陽中。
人物何相稱,居然田舍翁。

不睡[编辑]

燄短寒缸盡,聲長曉漏遲。
年衰自無睡,不是守三尸。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