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四十四 全唐詩 卷四百四十五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四十六
白居易

目录

白居易[编辑]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晨霞[编辑]

君歌仙氏真,我歌慈氏真。
慈氏發真念,念此閻浮人。
左命大迦葉,右召桓提因。
千萬化菩薩,百億諸鬼神。
上自非相頂,下及風水輪。
胎卵濕化類,蠢蠢難具陳。
弘願在救拔,大悲忘辛勤。
無論善不善,豈間冤與親。
抉開生盲眼,擺去煩惱塵。
燭以智慧日,灑之甘露津。
千界一時度,萬法無與鄰。
借問晨霞子,何如朝玉宸。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送劉道士游天臺[编辑]

聞君夢遊仙,輕舉超世雰。
握持尊皇節,統衛吏兵軍。
靈旗星月象,天衣龍鳳紋。
佩服交帶籙,諷吟蕊珠文。
閬宮縹緲間,鈞樂依稀聞。
齋心謁西母,暝拜朝東君。
煙霏子晉裾,霞爛麻姑裙。
倏忽別真侶,悵望隨歸雲。
人生同大夢,夢與覺誰分。
況此夢中夢,悠哉何足云。
假如金闕頂,設使銀河濆。
既未出三界,猶應在五蘊。
飲咽日月精,茹嚼沆瀣芬。
尚是色香味,六塵之所熏。
仙中有大仙,首出夢幻群。
慈光一照燭,奧法相絪縕。
不知萬齡暮,不見三光曛。
一性自了了,萬緣徒紛紛。
苦海不能漂,劫火不能焚。
此是竺干教,先生垂典墳。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櫛沐寄道友[编辑]

櫛沐事朝謁,中門初動關。
盛服去尚早,假寐須臾間。
鐘聲發東寺,夜色藏南山。
停驂待五漏,人馬同時閑。
高星粲金粟,落月沉玉環。
出門向關路,坦坦無阻艱。
始出裏北閈,稍轉市西闤。
晨燭照朝服,紫爛復朱殷。
由來朝廷士,一入多不還。
因循擲白日,積漸凋朱顏。
青雲已難致,碧落安能攀。
但且知止足,尚可銷憂患。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祝蒼華[编辑]

日居復月諸,環回照下土。
使我玄雲髮,化為素絲縷。
稟質本羸劣,養生仍莽鹵。
痛飲困連宵,悲吟饑過午。
遂令頭上髮,種種無尺五。
根稀比黍苗,梢細同釵股。
豈是乏膏沐,非關櫛風雨。
最為悲傷多,心焦衰落苦。
餘者能有幾,落者不可數。
禿似鵲填河,墮如烏解羽。
蒼華何用祝,苦辭亦休吐。
匹如剃頭僧,豈要巾冠主。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我年三首[编辑]

我年五十七,榮名得幾許。
甲乙三道科,蘇杭兩州主。
才能本淺薄,心力虛勞苦。
可能隨眾人,終老於塵土。

我年五十七,歸去誠已遲。
曆官十五政,數若珠累累。
野萍始賓薦,場苗初縶維。
因讀管蕭書,竊慕大有為。
及遭榮遇來,乃覺才力羸。
黃紙詔頻草,朱輪車載脂。
妻孥及僕使,皆免寒與饑。
省躬私自愧,知我者微之。
永懷山陰守,未遂嵩陽期。
如何坐留滯,頭白江之湄。

我年五十七,榮名得非少。
報國竟何如,謀身猶未了。
昔嘗速官謗,恩大而懲小。
一黜鶴辭軒,七年魚在沼。
將枯鱗再躍,經鎩翮重矯。
白日上昭昭,青雲高渺渺。
平生頗同病,老大宜相曉。
紫綬足可榮,白頭不為夭。
夙懷慕箕潁,晚節期松筱。
何當闕下來,同拜陳情表。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三月三十日四十韻[编辑]

送春君何在,君在山陰署。
憶我蘇杭時,春遊亦多處。
為君歌往事,豈敢辭勞慮。
莫怪言語狂,須知酬答遽。
江南臘月半,水凍凝如瘀。
寒景尚蒼茫,和風已吹噓。
女牆城似灶,雁齒橋如鋸。
魚尾上奫淪,草芽生沮洳。
律遲太簇管,日緩羲和馭。
布澤木龍催,迎春土牛助。
雨師習習灑,雲將飄飄翥。
四野萬里晴,千山一時曙。
杭土麗且康,蘇民富而庶。
善惡有懲勸,剛柔無吐茹。
兩衙少辭牒,四境稀書疏。
俗以勞俫安,政因閒暇著。
仙亭日登眺,虎丘時遊豫。
尋幽駐旌軒,選勝回賓御。
舟移溪鳥避,樂作林猿覷。
池古莫耶沉,石奇羅刹踞。
水苗泥易耨,畬粟灰難鋤。
紫蕨抽出畦,白蓮埋在淤。
萎花紅帶黯,濕葉黃含煙。
鏡動波颭菱,雪回風旋絮。
手經攀桂馥,齒為嘗梅楚。
坐並船腳欹,行多馬蹄跙。
聖賢清濁醉,水陸鮮肥飫。
魚鱠芥醬調,水葵鹽豉絮。
雖微五袴詠,倖免兆人詛。
但令樂不荒,何必遊無倨。
吳苑僕尋罷,越城公尚據。
舊遊幾客存,新宴誰人與。
莫空文舉酒,強下何曾箸。
江上易優遊,城中多毀譽。
分應當自盡,事勿求人恕。
我既無子孫,君仍畢婚娶。
久為雲雨別,終擬江湖去。
范蠡有扁舟,陶潛有籃輿。
兩心苦相憶,兩口遙相語。
最恨七年春,春來各一處。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寄樂天[编辑]

賢愚類相交,人情之大率。
然自古今來,幾人號膠漆。
近聞屈指數,元某與白乙。
旁愛及弟兄,中權避家室。
松筠與金石,未足喻堅密。
在車如輪轅,在身如肘腋。
又如風雲會,天使相召匹。
不似勢利交,有名而無實。
頃我在杭歲,值君之越日。
望愁來儀遲,宴惜流景疾。
坐耀黃金帶,酌酡赬玉質。
酣歌口不停,狂舞衣相拂。
平生賞心事,施展十未一。
會笑始啞啞,離嗟乃唧唧。
餞筵才收拾,征棹遽排比。
後恨苦綿綿,前歡何卒卒。
居人色慘澹,行子心紆鬱。
風袂去時揮,雲帆望中失。
宿酲和別思,目眩心忽忽。
病魂黯然銷,老淚淒其出。
別君只如昨,芳歲換六七。
俱是官家身,後期難自必。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寄問劉、白[编辑]

正與劉夢得,醉笑大開口。
適值此詩來,歡喜君知否。
遂令高卷幕,兼遣重添酒。
起望會稽雲,東南一回首。
愛君金玉句,舉世誰人有。
功用隨日新,資材本天授。
吟哦不能散,自午將及酉。
遂留夢得眠,匡床宿東牖。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新樓北園偶集,從孫公度、周巡官、韓秀才、盧秀才、范處士小飲,鄭侍御判官、周劉二從事皆先歸[编辑]

聞君新樓宴,下對北園花。
主人既賢豪,賓客皆才華。
初筵日未高,中飲景已斜。
天地為幕席,富貴如泥沙。
嵇劉陶阮徒,不足置齒牙。
臥甕鄙畢卓,落帽嗤孟嘉。
芳草供枕藉,亂鶯助喧嘩。
醉鄉得道路,狂海無津涯。
一歲春又盡,百年期不賒。
同醉君莫辭,獨醒古所嗟。
銷愁若沃雪,破悶如割瓜。
稱觴起為壽,此樂無以加。
歌聲凝貫珠,舞袖飄亂麻。
相公謂四座,今日非自誇。
有奴善吹笙,有婢彈琵琶。
十指纖若筍,雙鬟黳如鴉。
履舄起交雜,杯盤散紛拏。
歸去勿擁遏,倒載逃難遮。
明日宴東武,後日遊若耶。
豈獨相公樂,謳歌千萬家。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除夜作[编辑]

君賦此詩夜,窮陰歲之餘。
我和此詩日,微和春之初。
老知顏狀改,病覺肢體虛。
頭上毛髮短,口中牙齒疏。
一落老病界,難逃生死墟。
況此促促世,與君多索居。
君在浙江東,榮駕方伯輿。
我在魏闕下,謬乘大夫車。
妻孥常各飽,奴婢亦盈廬。
唯是利人事,比君全不如。
我統十郎官,君領百吏胥。
我掌四曹局,君管十鄉閭。
君為父母君,大惠在資儲。
我為刀筆吏,小惡乃誅鋤。
君提七郡籍,我按三尺書。
俱已佩金印,嘗同趨玉除。
外寵信非薄,中懷何不攄。
恩光未報答,日月空居諸。
磊落嘗許君,局促應笑予。
所以自知分,欲先歌歸歟。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知非[编辑]

因君知非問,詮較天下事。
第一莫若禪,第二無如醉。
禪能泯人我,醉可忘榮悴。
與君次第言,為我少留意。
儒教重禮法,道家養神氣。
重禮足滋彰,養神多避忌。
不如學禪定,中有甚深味。
曠廓了如空,澄凝勝於睡。
屏除默默念,銷盡悠悠思。
春無傷春心,秋無感秋淚。
坐成真諦樂,如受空王賜。
既得脫塵勞,兼應離慚愧。
除禪其次醉,此說非無謂。
一酌機即忘,三杯性咸遂。
逐臣去室婦,降虜敗軍帥。
思苦膏火煎,憂深扃鎖秘。
須憑百杯沃,莫惜千金費。
便似罩中魚,脫飛生兩翅。
勸君雖老大,逢酒莫回避。
不然即學禪,兩途同一致。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望曉[编辑]

休吟稽山曉,聽詠秦城旦。
鳴雞初有聲,宿鳥猶未散。
丁丁漏向盡,冬冬鼓過半。
南山青沉沉,東方白漫漫。
街心若流水,城角如斷岸。
星河稍隅落,宮闕方輪煥。
朝車雷四合,騎火星一貫。
赫奕冠蓋盛,熒煌朱紫爛。
沙堤亙蟆池,市路繞龍斷。
白日忽照耀,紅塵紛散亂。
貴教過客避,榮任行人看。
祥煙滿虛空,春色無邊畔。
鵷行候晷刻,龍尾登霄漢。
台殿暖宜攀,風光晴可玩。
草鋪地茵褥,雲卷天幃幔。
鶯雜佩鏘鏘,花饒衣粲粲。
何言終日樂,獨起臨風歎。
歎我同心人,一別春七換。
相望山隔礙,欲去官羈絆。
何日到江東,超然似張翰。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李勢女[编辑]

減一分太短,增一分太長。
不朱面若花,不粉肌如霜。
色為天下豔,心乃女中郎。
自言重不幸,家破身未亡。
人各有一死,此死職所當。
忍將先人體,與主為疣瘡。
妾死主意快,從此兩無妨。
願信赤心語,速即白刃光。
南郡忽感激,卻立舍鋒鋩。
撫背稱阿姉,歸我如歸鄉。
竟以恩信待,豈止猜妒忘。
由來几上肉,不足揮干將。
南郡死已久,骨枯墓蒼蒼。
願于墓上頭,立石鐫此章。
勸誡天下婦,不令陰勝陽。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酬鄭侍御東陽春悶放懷追越遊見寄[编辑]

君得嘉魚置賓席,樂如南有嘉魚時。
勁氣森爽竹竿竦,妍文煥爛芙蓉披。
載筆在幕名已重,補袞于朝官尚卑。
一緘疏入掩穀永,三都賦成排左思。
自言拜辭主人後,離心蕩颺風前旗。
東南門館別經歲,春眼悵望秋心悲。
昨日嘉魚來訪我,方駕同出何所之。
樂游原頭春尚早,百舌新語聲椑椑。
日趁花忙向南拆,風催柳急從東吹。
流年惝怳不饒我,美景鮮妍來為誰。
紅塵三條界阡陌,碧草千里鋪郊畿。
餘霞斷時綺幅裂,斜雲展處羅文紕。
暮鐘遠近聲互動,暝鳥高下飛追隨。
酒酣將歸未能去,悵然回望天四垂。
生何足養嵇著論,途何足泣楊漣洏。
胡不花下伴春醉,滿酌綠酒聽黃鸝。
嘉魚點頭時一歎,聽我此言不知疲。
語終興盡各分散,東西軒騎分逶迤。
此詩勿遣閒人見,見恐與他為笑資。
白首舊寮知我者,憑君一詠向周師。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自勸二首[编辑]

稀稀疏疏繞籬竹,窄窄狹狹向陽屋。
屋中有一曝背翁,委置形骸如土木。
日暮半爐麩炭火,夜深一醆紗籠燭。
不知有益及民無,二十年來食官祿。
就暖移盤簷下食,防寒擁被帷中宿。
秋官月俸八九萬,豈徒遣爾身溫足。
勤操丹筆念黃沙,莫使饑寒囚滯獄。

急景凋年急於水,念此攬衣中夜起。
門無宿客共誰言,暖酒挑燈對妻子。
身飲數杯妻一醆,餘酌分張與兒女。
微酣靜坐未能眠,風霰蕭蕭打窗紙。
自問有何才與術,入為丞郎出刺史。
爭知壽命短復長,豈得營營心不止。
請看韋孔與錢崔,半月之間四人死。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雨中花[编辑]

真宰倒持生殺柄,閑物命長人短命。
松枝上鶴蓍下龜,千年不死仍無病。
人生不得似龜鶴,少去老來同旦暝。
何異花開旦暝間,未落仍遭風雨橫。
草得經年菜連月,唯花不與多時節。
一年三百六十日,花能幾日供攀折。
桃李無言難自訴,黃鶯解語憑君說。
鶯雖為說不分明,葉底枝頭謾饒舌。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晨興因報問龜兒[编辑]

冬旦寒慘澹,雲日無晶輝。
當此歲暮感,見君晨興詩。
君詩亦多苦,苦在兄遠離。
我苦不在遠,纏綿肝與脾。
西院病孀婦,後床孤侄兒。
黃昏一慟後,夜半十起時。
病眼兩行血,衰鬢萬莖絲。
咽絕五臟脈,瘦消百骸脂。
雙目失一目,四肢斷兩肢。
不如溘然逝,安用半活為。
誰謂荼檗苦,荼檗甘如飴。
誰謂湯火熱,湯火冷如澌。
前時君寄詩,憂念問阿龜。
喉燥聲氣窒,經年無報辭。
及睹晨興句,未吟先涕垂。
因茲漣洳際,一吐心中悲。
茫茫四海間,此苦唯君知。
去我四千里,使我告訴誰。
仰頭向青天,但見雁南飛。
憑雁寄一語,為我達微之。
弦絕有續膠,樹斬可接枝。
唯我中腸斷,應無連得期。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朝回與王煉師游南山下[编辑]

藹藹春景餘,峨峨夏雲初。
躞蹀退朝騎,飄颻隨風裾。
晨從四丞相,入拜白玉除。
暮與一道士,出尋青溪居。
吏隱本齊致,朝野孰云殊。
道在有中適,機忘無外虞。
但愧煙霄上,鸞鳳為吾徒。
又慚雲林間,鷗鶴不我疏。
坐傾數杯酒,臥枕一卷書。
興酣頭兀兀,睡覺心于於。
以此送日月,問師為何如。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嘗新酒[编辑]

空腹嘗新酒,偶成卯時醉。
醉來擁褐裘,直至齋時睡。
睡酣不語笑,真寢無夢寐。
殆欲忘形骸,詎知屬天地。
醒餘和未散,起坐澹無事。
舉臂一欠伸,引琴彈秋思。

和微之詩二十三首:和順之琴者[编辑]

陰陰花院月,耿耿蘭房燭。
中有弄琴人,聲貌俱如玉。
清泠石泉引,雅澹風松曲。
遂使君子心,不愛凡絲竹。

感舊寫真[编辑]

李放寫我真,寫來二十載。
莫問真何如,畫亦銷光彩。
朱顏與玄鬢,日夜改復改。
無磋貌遽非,且喜身猶在。

授太子賓客歸洛[编辑]

南省去拂衣,東都來掩扉。
病將老齊至,心與身同歸。
白首外緣少,紅塵前事非。
懷哉紫芝叟,千載心相依。

秋池二首[编辑]

前池秋始半,卉物多摧壞。
欲暮槿先萎,未霜荷已敗。
默然有所感,可以從茲誡。
本不種松筠,早凋何足怪。

鑿池貯秋水,中有蘋與芰。
天旱水暗消,塌然委空地。
有似汎汎者,附離權與貴。
一旦恩勢移,相隨共憔悴。

中隱[编辑]

大隱住朝市,小隱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囂喧。

不如作中隱,隱在留司官。似出復似處,非忙亦非閑。

不勞心與力,又免飢與寒。終歲無公事,隨月有俸錢。

君若好登臨,城南有秋山。君若愛游蕩,城東有春園。

君若欲一醉,時出赴賓筵。洛中多君子,可以恣歡言。

君若欲高卧,但自深掩關。亦無車馬客,造次到門前。

人生處一世,其道難兩全。賤即苦凍餒,貴則多憂患。

唯此中隱士,致身吉且安。窮通與豐約,正在四者間。

問秋光[编辑]

殷卿領北鎮,崔尹開南幕。
外事信爲榮,中懷未必樂。
何如不才者,兀兀無所作。
不引窗下琴,即舉池上酌。
淡交唯對水,老伴無如鶴。
自適頗從容,旁觀誠濩落。
身心轉恬泰,煙景彌淡泊。
迴首語秋光,東來應不錯。

引泉[编辑]

一為止足限,二為衰疾牽。
邴罷不因事,陶歸非待年。
歸來嵩洛下,閉戶何翛然。
靜掃林下地,閑疏池畔泉。
伊流狹似帶,洛石大如拳。
誰教明月下,為我聲濺濺。
竟夕舟中坐,有時橋上眠。
何用施屏障,水竹繞床前。

知足吟[编辑]

不種一隴田,倉中有餘粟。
不采一株桑,箱中有餘服。
官閑離憂責,身泰無羈束。
中人百戶稅,賓客一年祿。
樽中不乏酒,籬下仍多菊。
是物皆有餘,非心無所欲。
吟君未貧作,同歌知足曲。
自問此時心,不足何時足。

酬集賢劉郎中對月見寄,兼懷元浙東[编辑]

月在洛陽天,天高淨如水。
下有白頭人,攬衣中夜起。
思遠鏡亭上,光深書殿裏。
眇然三處心,相去各千里。

太湖石[编辑]

煙翠三秋色,波濤萬古痕。
削成青玉片,截斷碧雲根。
風氣通巖穴,苔文護洞門。
三峰具體小,應是華山孫。

偶作二首[编辑]

擾擾貪生人,幾何不夭閼。
遑遑愛名人,幾何能貴達。
伊餘信多幸,拖紫垂白髮。
身為三品官,年已五十八。
筋骸雖早衰,尚未苦羸惙。
資產雖不豐,亦不甚貧竭。
登山力猶在,遇酒興時發。
無事日月長,不羈天地闊。
安身有處所,適意無時節。
解帶松下風,抱琴池上月。
人間所重者,相印將軍鉞。
謀慮系安危,威權主生殺。
焦心一身苦,炙手旁人熱。
未必方寸間,得如吾快活。

日出起盥櫛,振衣入道場。
寂然無他念,但對一爐香。
日高始就食,食亦非膏粱。
精粗隨所有,亦足飽充腸。
日午脫巾簪,燕息窗下床。
清風颯然至,臥可致羲皇。
日西引杖屨,散步游林塘。
或飲茶一醆,或吟詩一章。
日入多不食,有時唯命觴。
何以送閑夜,一曲秋霓裳。
一日分五時,作息率有常。
自喜老後健,不嫌閑中忙。
是非一以貫,身世交相忘。
若問此何許,此是無何鄉。

葺池上舊亭[编辑]

池月夜淒涼,池風曉蕭颯。
欲入池上冬,先葺池上合。
向暖窗戶開,迎寒簾幕合。
苔封舊瓦木,水照新朱蠟。
軟火深土爐,香醪小瓷榼。
中有獨宿翁,一燈對一榻。

崔十八新池[编辑]

愛君新小池,池色無人知。
見底月明夜,無波風定時。
忽看不似水,一泊稀琉璃。

玩止水[编辑]

動者樂流水,靜者樂止水。
利物不如流,鑒形不如止。
淒清早霜降,淅瀝微風起。
中面紅葉開,四隅綠萍委。
廣狹八九丈,灣環有涯涘。
淺深三四尺,洞徹無表裏。
淨分鶴翹足,澄見魚掉尾。
迎眸洗眼塵,隔胸蕩心滓。
定將禪不別,明與誠相似。
清能律貪夫,淡可交君子。
豈唯空狎玩,亦取相倫擬。
欲識靜者心,心源只如此。

聞崔十八宿予新昌弊宅,時予亦宿崔家依仁新亭一宵,偶同兩興暗合,因而成詠,聊以寫懷[编辑]

陋巷掩弊廬,高居敞華屋。
新昌七株松,依仁萬莖竹。
松前月臺白,竹下風池綠。
君向我齋眠,我在君亭宿。
平生有微尚,彼此多幽獨。
何必本主人,兩心聊自足。

日長[编辑]

日長晝加餐,夜短朝餘睡。
春來寢食間,雖老猶有味。
林塘得芳景,園曲生幽致。
愛水多棹舟,惜花不掃地。
幸無眼下病,且向樽前醉。
身外何足言,人間本無事。

三月三十日作[编辑]

今朝三月盡,寂寞春事畢。
黃鳥漸無聲,朱櫻新結實。
臨風獨長歎,此歎意非一。
半百過九年,豔陽殘一日。
隨年減歡笑,逐日添衰疾。
且遣花下歌,送此杯中物。

慵不能[编辑]

架上非無書,眼慵不能看。
匣中亦有琴,手慵不能彈。
腰慵不能帶,頭慵不能冠。
午後恣情寢,午時隨事餐。
一餐終日飽,一寢至夜安。
飢寒亦閒事,況乃不飢寒。

晨興[编辑]

宿鳥動前林,晨光上東屋。
銅爐添早香,紗籠滅殘燭。
頭醒風稍愈,眼飽睡初足。
起坐兀無思,叩齒三十六。
何以解宿齋,一杯雲母粥。

朝課[编辑]

平甃白石渠,靜掃青苔院。
池上好風來,新荷大如扇。
小亭中何有,素琴對黃卷。
蕊珠諷數篇,秋思彈一遍。
從容朝課畢,方與客相見。

天竺寺七葉堂避暑[编辑]

鬱鬱復鬱鬱,伏熱何時畢?
行入七葉堂,煩暑隨步失。
簷雨稍霏微,窗風正蕭瑟。
清宵一覺睡,可以銷百疾。

香山寺石樓潭夜浴[编辑]

炎光晝方熾,暑氣宵彌毒。
搖扇風甚微,褰裳汗霢霂。
起向月下行,來就潭中浴。
平石為浴床,窪石為浴斛。
綃巾薄露頂,草屨輕乘足。
清涼詠而歸,歸上石樓宿。

嗟髮落[编辑]

朝亦嗟髮落,暮亦嗟髮落。
落盡誠可嗟,盡來亦不惡。
既不勞洗沐,又不煩梳掠。
最宜濕暑天,頭輕無髻縛。
脫置垢巾幘,解去塵纓絡。
銀瓶貯寒泉,當頂傾一勺。
有如醍醐灌,坐受清涼樂。
因悟自在僧,亦資於剃削。

安穩眠[编辑]

家雖日漸貧,猶未苦饑凍。
身雖日漸老,幸無急病痛。
眼逢鬧處合,心向閒時用。
既得安穩眠,亦無顛倒夢。

池上夜境[编辑]

晴空星月落池塘,澄鮮淨綠表裏光。
露簟清瑩迎夜滑,風襟瀟灑先秋涼。
無人驚處野禽下,新睡覺時幽草香。
但問塵埃能去否,濯纓何必向滄浪。

書紳[编辑]

仕有職役勞,農有畎畝勤。
優哉分司叟,心力無苦辛。
歲晚頭又白,自問何欣欣。
新酒始開甕,舊穀猶滿囷。
吾嘗靜自思,往往夜達晨。
何以送吾老,何以安吾貧。
歲計莫如穀,飽則不干人。
日計莫如醉,醉則兼忘身。
誠知有道理,未敢勸交親。
恐為人所哂,聊自書諸紳。

秋游平泉,贈韋處士、閑禪師[编辑]

秋景引閒步,山遊不知疲。
杖藜舍輿馬,十里與僧期。
昔嘗憂六十,四體不支持。
今來已及此,猶未苦衰羸。
心興遇境發,身力因行知。
尋雲到起處,愛泉聽滴時。
南村韋處士,西寺閑禪師。
山頭與澗底,聞健且相隨。

遊坊口懸泉,偶題石上[编辑]

濟源山水好,老尹知之久。
常日聽人言,今秋入吾手。
孔山刀劍立,沁水龍蛇走。
危磴上懸泉,澄灣轉坊口。
虛明見深底,淨綠無纖垢。
仙棹浪悠揚,塵纓風斗藪。
岩寒松柏短,石古莓苔厚。
錦坐纓高低,翠屏張左右。
雖無安石妓,不乏文舉酒。
談笑逐身來,管弦隨事有。
時逢杖錫客,或值垂綸叟。
相與澹忘歸,自辰將及酉。
公門欲返駕,溪路猶回首。
早晚重來遊,心期罷官後。

對火玩雪[编辑]

平生所心愛,愛火兼憐雪。
火是臘天春,雪為陰夜月。
鵝毛紛正墮,獸炭敲初折。
盈尺白鹽寒,滿爐紅玉熱。
稍宜杯酌動,漸引笙歌發。
但識歡來由,不知醉時節。
銀盤堆柳絮,羅袖摶瓊屑。
共愁明日銷,便作經年別。

六年寒食洛下宴游,贈馮、李二少尹[编辑]

豐年寒食節,美景洛陽城。
三尹皆強健,七日盡晴明。
東郊蹋青草,南園攀紫荊。
風拆海榴豔,露墜木蘭英。
假開春未老,宴合日屢傾。
珠翠混花影,管弦藏水聲。
佳會不易得,良辰亦難並。
聽吟歌暫輟,看舞杯徐行。
米價賤如土,酒味濃於餳。
此時不盡醉,但恐負平生。
殷勤二曹長,各捧一銀觥。

苦熱中寄舒員外[编辑]

何堪日衰病,復此時炎燠。
厭對俗杯盤,倦聽凡絲竹。
藤床鋪晚雪,角枕截寒玉。
安得清瘦人,新秋夜同宿。
非君固不可,何夕枉高躅。

閑夕[编辑]

一聲早蟬發,數點新螢度。
蘭釭耿無煙,筠簟清有露。
未歸後房寢,且下前軒步。
斜月入低廊,涼風滿高樹。
放懷常自適,遇境多成趣。
何法使之然,心中無細故。

寄情[编辑]

灼灼早春梅,東南枝最早。
持來玩未足,花向手中老。
芳香銷掌握,悵望生懷抱。
豈無後開花,念此先開好。

舒員外遊香山寺數日不歸,兼辱尺書大誇勝事。時正值坐衙慮囚之際,走筆題長句以贈之[编辑]

香山石樓倚天開,翠屏壁立波環回。
黃菊繁時好客到,碧雲合處佳人來。
酡顏一笑夭桃綻,清吟數聲寒玉哀。
軒騎逶遲棹容與,留連三日不能回。
白頭老尹府中坐,早衙才退暮衙催。
庭前階上何所有,累囚成貫案成堆。
豈無池塘長秋草,亦有絲竹生塵埃。
今日清光昨夜月,竟無人來勸一杯。

早冬遊王屋,自靈都抵陽臺,上方望天壇,偶吟成章,寄溫谷周尊師、中書李相公[编辑]

霜降山水清,王屋十月時。
石泉碧漾漾,岩樹紅離離。
朝為靈都遊,暮有陽臺期。
飄然世塵外,鸞鶴如可追。
忽念公程盡,復慚身力衰。
天壇在天半,欲上心遲遲。
嘗聞此遊者,隱客與損之。
各抱貴仙骨,俱非泥垢姿。
二人相顧言,彼此稱男兒。
若不為松喬,即須作皋夔。
今果如其語,光彩雙葳蕤。
一人佩金印,一人翳玉芝。
我來高其事,詠歎偶成詩。
為君題石上,欲使故山知。

吳宮辭[编辑]

淡紅花帔淺檀蛾,睡臉初開似剪波。
坐對珠籠閑理曲,琵琶鸚鵡語相和。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