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四十三 全唐詩 卷四百四十四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四十五
白居易

白居易[编辑]

郡齋旬假始命宴呈座客示郡寮[编辑]

公門日兩衙,公假月三旬。
衙用決簿領,旬以會親賓。
公多及私少,勞逸常不均。
況為劇郡長,安得閒宴頻。
下車已二月,開筵始今晨。
初黔軍廚突,一拂郡榻塵。
既備獻酬禮,亦具水陸珍。
萍醅箬溪醑,水鱠松江鱗。
侑食樂懸動,佐歡妓席陳。
風流吳中客,佳麗江南人。
歌節點隨袂,舞香遺在茵。
清奏凝未闋,酡顏氣已春。
眾賓勿遽起,群寮且逡巡。
無輕一日醉,用犒九日勤。
微彼九日勤,何以治吾民。
微此一日醉,何以樂吾身。

題西亭[编辑]

朝亦視簿書,暮亦視簿書。
簿書視未竟,蟋蟀鳴座隅。
始覺芳歲晚,復嗟塵務拘。
西園景多暇,可以少躊躇。
池鳥澹容與,橋柳高扶疏。
煙蔓嫋青薜,水花披白蕖。
何人造茲亭,華敞綽有餘。
四簷軒鳥翅,復屋羅蜘蛛。
直廊抵曲房,窈窕深且虛。
修竹夾左右,清風來徐徐。
此宜宴佳賓,鼓瑟吹笙竽。
荒淫即不可,廢曠將何如。
幸有酒與樂,及時歡且娛。
忽其解郡印,他人來此居。

郡中西園[编辑]

閑園多芳草,春夏香靡靡。
深樹足佳禽,旦暮鳴不已。
院門閉松竹,庭徑穿蘭芷。
愛彼池上橋,獨來聊徙倚。
魚依藻長樂,鷗見人暫起。
有時舟隨風,盡日蓮照水。
誰知郡府內,景物閑如此。
始悟諠靜緣,何嘗繫遠邇。

北亭臥[编辑]

樹綠晚陰合,池涼朝氣清。
蓮開有佳色,鶴唳無凡聲。
唯此閑寂境,愜我幽獨情。
病假十五日,十日臥茲亭。
明朝吏呼起,還復視黎甿。

一葉落[编辑]

煩暑鬱未退,涼飆潛已起。
寒溫與盛衰,遞相為表裏。
蕭蕭秋林下,一葉忽先委。
勿言微搖落,搖落從此始。

崔湖州贈紅石琴薦煥如錦文,無以答之,以詩酬謝[编辑]

赬錦支綠綺,韻同相感深。
千年古澗石,八月秋堂琴。
引出山水思,助成金玉音。
人間無可比,比我與君心。

九日宴集,醉題郡樓,兼呈周、殷二判官[编辑]

前年九日餘杭郡,呼賓命宴虛白堂。
去年九日到東洛,今年九日來吳鄉。
兩邊蓬鬢一時白,三處菊花同色黃。
一日日知添老病,一年年覺惜重陽。
江南九月未搖落,柳青蒲綠稻穗香。
姑蘇台榭倚蒼靄,太湖山水含清光。
可憐假日好天色,公門吏靜風景涼。
榜舟鞭馬取賓客,掃樓拂席排壺觴。胡琴錚鏦指撥剌。
吳娃美麗眉眼長。
笙歌一曲思凝絕,金鈿再拜光低昂。
日腳欲落備燈燭,風頭漸高加酒漿。
觥醆豔翻菡萏葉,舞鬟擺落茱萸房。
半酣憑檻起四顧,七堰八門六十坊。
遠近高低寺間出,東西南北橋相望。
水道脈分棹鱗次,里閭棋布城冊方。
人煙樹色無隙罅,十里一片青茫茫。
自問有何才與政,高廳大館居中央。
銅魚今乃澤國節,刺史是古吳都王。
郊無戎馬郡無事,門有棨戟腰有章。
盛時儻來合慚愧,壯歲忽去還感傷。
從事醒歸應不可,使君醉倒亦何妨。
請君停杯聽我語,此語真實非虛狂。
五旬已過不為夭,七十為期蓋是常。
須知菊酒登高會,從此多無二十場。

同微之贈別郭虛舟煉師五十韻[编辑]

我為江司馬,君為荊判司。
俱當愁悴日,始識虛舟師。
師年三十餘,白皙好容儀。
專心在鉛汞,餘力工琴棋。
靜彈弦數聲,閑飲酒一卮。
因指塵土下,蜉蝣良可悲。
不聞姑射上,千歲冰雪肌。
不見遼城外,古今塚累累。
嗟我天地間,有術人莫知。
得可逃死籍,不唯走三屍。
授我參同契,其辭妙且微。
六一閟扃鐍,子午守雄雌。
我讀隨日悟,心中了無疑。
黃芽與紫車,謂其坐致之。
自負因自歎,人生號男兒。
若不佩金印,即合翳玉芝。
高謝人間世,深結山中期。
泥壇方合矩,鑄鼎圓中規。
爐橐一以動,瑞氣紅輝輝。
齋心獨歎拜,中夜偷一窺。
二物正欣合,厥狀何怪奇。
綢繆夫婦體,狎獵魚龍姿。
簡寂館鐘後,紫霄峰曉時。
心塵未淨潔,火候遂參差。
萬壽覬刀圭,千功失毫釐。
先生彈指起,姹女隨煙飛。
始知緣會間,陰騭不可移。
藥灶今夕罷,詔書明日追。
追我復追君,次第承恩私。
官雖小大殊,同立白玉墀。
我直紫微闥,手進賞罰詞。
君侍玉皇座,口含生殺機。
直躬易媒孽,浮俗我瑕疵。
轉徙今安在,越嶠吳江湄。
一提支郡印,一建連帥旗。
何言四百里,不見如天涯。
秋風旦夕來,白日西南馳。
雪霜各滿鬢,朱紫徒為衣。
師從廬山洞,訪舊來於斯。
尋君又覓我,風馭紛逶迤。
帔裾曳黃絹,鬚髮垂青絲。
逢人但斂手,問道亦頷頤。
孤雲難久留,十日告將歸。
款曲話平昔,殷勤勉衰羸。
後會杳何許,前心日磷緇。
俗家無異物,何以充別資。
素箋一百句,題附元家詩。
朱頂鶴一隻,與師雲間騎。
雲間鶴背上,故情若相思。
時時摘一句,唱作步虛辭。

霓裳羽衣歌[编辑]

我昔元和侍憲皇,曾陪內宴宴昭陽。
千歌舞不可數,就中最愛霓裳舞。
舞時寒食春風天,玉鉤欄下香案前。
案前舞者顏如玉,不著人俗衣服。
虹裳霞帔步搖冠,鈿瓔纍纍佩珊珊。
娉婷似不任羅綺,顧聽樂懸行復止。
磬簫箏笛遰相攙,擊擫彈吹聲邐迤凡法曲之初,衆樂不齊,唯金石絲竹次第發聲,霓裳序初,亦復如此
散序六奏未動衣,陽臺宿雲慵不飛散序六徧無拍,故不舞也
中序擘騞初入拍,秋竹竿裂春冰拆中序始有拍,亦名拍序
飄然轉旋去聲迴雪輕,嫣然縱送游龍驚。
小垂手後柳無力,斜曳裾時雲欲生四句皆霓裳舞之初態
煙蛾歛略不勝態,風袖低昂如有情。
上元點鬟招萼綠,王母揮袂別飛瓊許飛瓊、萼綠華,皆女仙也
繁音急節十二徧,跳珠撼玉何鏗錚霓裳破凡十二徧而終
翔鸞舞了却收翅,唳鶴曲終長引聲凡曲將畢,皆聲拍促速,唯霓裳之末,長引一聲也
當時乍見驚心目,凝視諦聽殊未足。
一落人間八九年,耳冷不曾聞此曲。
湓城但聽山魈語,巴峽唯聞杜鵑哭予自江州司馬轉忠州刺史
移領錢唐第二年,始有心情絲竹。
玲瓏箜篌謝好箏,陳寵觱栗沈平笙。
清弦脆管纖纖手,教得霓裳一曲成自玲瓏以下,皆杭之妓名
虛白亭前湖水畔,前後祗應三度按。
便除庶子拋却來,聞道如今各星散。
今年五月至蘇州,朝鍾暮角催白頭。
貪看案牘常侵夜,不聽笙歌直到秋。
秋來無事多閑悶,忽憶霓裳無處問。
聞君部內多樂徒,問有霓裳舞者無。
荅云七縣十萬戶,無人知有霓裳舞。
唯寄長歌與我來,題作霓裳羽衣譜。
四幅花牋碧間紅,霓裳實錄在其中。
千姿萬狀分明見,恰與陽舞者同。
眼前髣髴覩形質,昔日今朝想如一。
疑從魂夢呼召來,似著丹青圖寫出。
我愛霓裳君合知,發於歌形於詩。
君不見我歌云,驚破霓裳羽衣曲長恨歌云
又不見我詩云,曲愛霓裳未拍時錢唐詩云
由來能事皆有主,楊氏創聲君造譜開元中西涼府節度楊敬述造
君言此舞難人,須傾城可憐女。
吳妖小玉飛作煙夫差女小玉死後,形見於王,其母抱之,霏微若煙霧散空,越豔西施化爲土。
嬌花巧笑久寂寥,娃館苧蘿空處所。
如君所言誠有是,君試從容聽我語。
若求國色始翻傳,但恐人間廢此舞。
妍媸優劣寧相遠,大都只在人擡舉。
張態君莫嫌,亦擬隨且教取娟、態,蘇妓之名

小童薛陽陶吹觱栗歌[编辑]

剪削幹蘆插寒竹,九孔漏聲五音足。
近來吹者誰得名,關璀老死李袞生。
袞今又老誰其嗣,薛氏樂童年十二。
指點之下師授聲,含嚼之間天與氣。
潤州城高霜月明,吟霜思月欲發聲。
山頭江底何悄悄,猿聲不喘魚龍聽。
翕然聲作疑管裂,詘然聲盡疑刀截。
有時婉軟無筋骨,有時頓挫生棱節。
急聲圓轉促不斷,轢轢轔轔似珠貫。
緩聲展引長有條,有條直直如筆描。
下聲乍墜石沉重,高聲忽舉雲飄蕭。
明旦公堂陳宴席,主人命樂娛賓客。
碎絲細竹徒紛紛,宮調一聲雄出群。
眾音覙縷不落道,有如部伍隨將軍。
嗟爾陽陶方稚齒,下手發聲已如此。
若教頭白吹不休,但恐聲名壓關李。

啄木曲[编辑]

莫買寶剪刀,虛費千金直。
我有心中愁,知君剪不得。
莫磨解結錐,徒勞人氣力。
我有腸中結,知君解不得。
莫染紅絲線,徒誇好顏色。
我有雙淚珠,知君穿不得。
莫近紅爐火,炎氣徒相逼。
我有兩鬢霜,知君銷不得。
刀不能剪心愁,錐不能解腸結。
線不能穿淚珠,火不能銷鬢雪。
不如飲此神聖杯,萬念千憂一時歇。

題靈岩寺[编辑]

娃宮屟廊尋已傾,硯池香徑又欲平。
二三月時何草綠,幾百年來空月明。
使君雖老頗多思,攜觴領妓處處行。
今愁古恨入絲竹,一曲涼州無限情。
直自當時到今日,中間歌吹更無聲。

雙石[编辑]

蒼然兩片石,厥狀怪且醜。
俗用無所堪,時人嫌不取。
結從胚渾始,得自洞庭口。
萬古遺水濱,一朝入吾手。
擔舁來郡內,洗刷去泥垢。
孔黑煙痕深,罅青苔色厚。
老蛟蟠作足,古劍插為首。
忽疑天上落,不似人間有。
一可支吾琴,一可貯吾酒。
峭絕高數尺,坳泓容一斗。
五弦倚其左,一杯置其右。
窪樽酌未空,玉山頹已久。
人皆有所好,物各求其偶。
漸恐少年場,不容垂白叟。
回頭問雙石,能伴老夫否。
石雖不能言,許我為三友。

宿東亭曉興[编辑]

溫溫土爐火,耿耿紗籠燭。
獨抱一張琴,夜入東齋宿。
窗聲度殘漏,簾影浮初旭。
頭癢曉梳多,眼昏春睡足。
負暄簷宇下,散步池塘曲。
南雁去未回,東風來何速。
雪依瓦溝白,草繞牆根綠。
何言萬戶州,太守常幽獨。

日漸長,贈周、殷二判官[编辑]

日漸長,春尚早。
牆頭半露紅萼枝,池岸新鋪綠芽草。
蹋草攀枝仰頭歎,何人知此春懷抱。
年顏盛壯名未成,官職欲高身已老。
萬莖白髮真堪恨,一片緋衫何足道。
賴得君來勸一杯,愁開悶破心頭好。

花前歎[编辑]

前歲花前五十二,今年花前五十五。
歲課年功頭髮知,從霜成雪君看取。
幾人得老莫自嫌,樊李吳韋盡成土。
南州桃李北州梅,且喜年年作花主。
花前置酒誰相勸,容坐唱歌滿起舞。
欲散重拈花細看,爭知明日無風雨。

自詠五首[编辑]

朝亦隨群動,暮亦隨群動。
榮華瞬息間,求得將何用。
形骸與冠蓋,假合相戲弄。
但異睡著人,不知夢是夢。

一家五十口,一郡十萬戶。
出為差科頭,入為衣食主。
水旱合心憂,饑寒須手撫。
何異食蓼蟲,不知苦是苦。

公私頗多事,衰憊殊少歡。
迎送賓客懶,鞭笞黎庶難。
老耳倦聲樂,病口厭杯盤。
既無可戀者,何以不休官。

一日復一日,自問何留滯。
為貪逐日俸,擬作歸田計。
亦須隨豐約,可得無限劑。
若待足始休,休官在何歲。

官舍非我廬,官園非我樹。
洛中有小宅,渭上有別墅。
既無婚嫁累,幸有歸休處。
歸去誠已遲,猶勝不歸去。

和微之聽妻彈別鶴操,因為解釋其義,依韻加四句[编辑]

義重莫若妻,生離不如死。
誓將死同穴,其奈生無子。
商陵追禮教,婦出不能止。
舅姑明旦辭,夫妻中夜起。
起聞雙鶴別,若與人相似。
聽其悲唳聲,亦如不得已。
青田八九月,遼城一萬里。
裴回去住雲,嗚咽東西水。
寫之在琴曲,聽者酸心髓。
況當秋月彈,先入憂人耳。
怨抑掩朱弦,沉吟停玉指。
一聞無兒歎,相念兩如此。
無兒雖薄命,有妻偕老矣。
倖免生別離,猶勝商陵氏。

題故元少尹集後二首[编辑]

黃壤詎知我,白頭徒憶君。
唯將老年淚,一灑故人文。

遺文三十軸,軸軸金玉聲。
龍門原上土,埋骨不埋名。

和微之四月一日作[编辑]

四月一日天,花稀葉陰薄。
泥新燕影忙,蜜熟蜂聲樂。
麥風低冉冉,稻水平漠漠。
芳節或蹉跎,遊心稍牢落。
春華信爲美,夏景亦未惡。
颭浪嫩青荷,重欄晚紅藥。
吳宮好風月,越郡多樓閣。
兩地誠可憐,其奈久離索。

吳中好風景二首[编辑]

吳中好風景,八月如三月。
水荇葉仍香,木蓮花未歇。
海天微雨散,江郭纖埃滅。
暑退衣服乾,潮生船舫活。
兩衙漸多暇,亭午初無熱。
騎吏語使君,正是遊時節。

吳中好風景,風景無朝暮。
曉色萬家煙,秋聲八月樹。
舟移管弦動,橋擁旌旗駐。
改號齊雲樓,重開武丘路。
況當豐歲熟,好是歡遊處。
州民勸使君,且莫拋官去。

答劉禹錫白太守行[编辑]

吏滿六百石,昔賢輒去之。
秩登二千石,今我方罷歸。
我秩訝已多,我歸慚已遲。
猶勝塵土下,終老無休期。
臥乞百日告,起吟五篇詩。
朝與府吏別,暮與州民辭。
去年到郡時,麥穗黃離離。
今年去郡日,稻花白霏霏。
為郡已周歲,半歲罹旱饑。
襦袴無一片,甘棠無一枝。
何乃老與幼,泣別盡沾衣。
下慚蘇人淚,上愧劉君辭。

別蘇州[编辑]

浩浩姑蘇民,鬱鬱長洲城。
來慚荷寵命,去愧無能名。
青紫行將吏,班白列黎氓。
一時臨水拜,十里隨舟行。
餞筵猶未收,征棹不可停。
稍隔煙樹色,尚聞絲竹聲。
悵望武丘路,沉吟滸水亭。
還鄉信有興,去郡能無情。

卯時酒[编辑]

佛法讚醍醐,仙方誇沆瀣。
未如卯時酒,神速功力倍。
一杯置掌上,三嚥入腹內。
煦若春貫腸,暄如日炙背。
豈獨肢體暢,仍加志氣大。
當時遺形骸,竟日忘冠帶。
似遊華胥國,疑反混元代。
一性既完全,萬機皆破碎。
半醒思往來,往來吁可怪。
寵辱憂喜間,惶惶二十載。
前年辭紫闥,今歲拋皂蓋。
去矣魚返泉,超然蟬離蛻。
是非莫分別,行止無疑礙。
浩氣貯胸中,青雲委身外。
捫心私自語,自語誰能會。
五十年來心,未如今日泰。
況茲杯中物,行坐長相對。

自問行何遲[编辑]

前月發京口,今辰次淮涯。
二旬四百里,自問行何遲。
還鄉無他計,罷郡有餘資。
進不慕富貴,退未憂寒饑。
以此易過日,騰騰何所為。
逢山輒倚棹,遇寺多題詩。
酒醒夜深後,睡足日高時。
眼底一無事,心中百不知。
想到京國日,懶放亦如斯。
何必冒風水,促促赴程歸。

除日答夢得同發楚州[编辑]

共作千里伴,俱為一郡回。
歲陰中路盡,鄉思先春來。
山雪晚猶在,淮冰晴欲開。
歸歟吟可作,休戀主人杯。

問楊瓊[编辑]

古人唱歌兼唱情,今人唱歌唯唱聲。
欲說向君君不會,試將此語問楊瓊。

有感三首[编辑]

鬢髮已斑白,衣綬方朱紫。
窮賤當壯年,富榮臨暮齒。
車輿紅塵合,第宅青煙起。
彼來此須去,品物之常理。
第宅非吾廬,逆旅暫留止。
子孫非我有,委蛻而已矣。
有如蠶造繭,又似花生子。
子結花暗凋,繭成蠶老死。
悲哉可奈何,舉世皆如此。

莫養瘦馬駒,莫教小妓女。
後事在目前,不信君看取。
馬肥快行走,妓長能歌舞。
三年五歲間,已聞換一主。
借問新舊主,誰樂誰辛苦。
請君大帶上,把筆書此語。

往事勿追思,追思多悲愴。
來事勿相迎,相迎已惆悵。
不如兀然坐,不如塌然臥。
食來即開口,睡來即合眼。
二事最關身,安寢加餐飯。
忘懷任行止,委命隨修短。
更若有興來,狂歌酒一醆。

宿滎陽[编辑]

生長在滎陽,少小辭鄉曲。
迢迢四十載,復向滎陽宿。
去時十一二,今年五十六。
追思兒戲時,宛然猶在目。
舊居失處所,故里無宗族。
豈唯變市朝,兼亦遷陵穀。
獨有溱洧水,無情依舊綠。

經溱洧[编辑]

落日駐行騎,沈吟懷古情。
鄭風變已盡,溱洧至今清。
不見士與女,亦無芍藥名。

就花枝[编辑]

就花枝,移酒海,今朝不醉明朝悔。
且算歡娛逐日來,任他容鬢隨年改。
醉翻衫袖拋小令,笑擲骰盤呼大采。
自量氣力與心情,三五年間猶得在。

喜雨[编辑]

西北油然雲勢濃,須臾霶沛雨飄空。
頓疎萬物焦枯意,定看秋郊稼穡豐。

題道宗上人十韻[编辑]

如來說偈贊,菩薩著論議。
是故宗律師,以詩為佛事。
一音無差別,四句有詮次。
欲使第一流,皆知不二義。
精潔沾戒體,閑淡藏禪味。
從容恣語言,縹緲離文字。
旁延邦國彥,上達王公貴。
先以詩句牽,後令入佛智。
人多愛師句,我獨知師意。
不似休上人,空多碧雲思。

寄皇甫賓客[编辑]

名利既兩忘,形體方自遂。
臥掩羅雀門,無人驚我睡。
睡足斗擻衣,閒步中庭地。
食飽摩挲腹,心頭無一事。
除卻玄晏翁,何人知此味。

寄庾侍郎[编辑]

一雙華亭鶴,數片太湖石。
巉巉蒼玉峰,矯矯青雲翮。
是時歲雲暮,淡薄煙景夕。
庭霜封石棱,池雪印鶴跡。
幽致竟誰別,閒靜聊自適。
懷哉庾順之,好是今宵客。

寄崔少監[编辑]

微微西風生,稍稍東方明。
入秋神骨爽,琴曉絲桐清。
彈為古宮調,玉水寒泠泠。
自覺弦指下,不是尋常聲。
須臾群動息,掩琴坐空庭。
直至日出後,猶得心和平。
惜哉意未已,不使崔君聽。

醉題沈子明壁[编辑]

不愛君池東十叢菊,不愛君池南萬竿竹。
愛君簾下唱歌人,色似芙蓉聲似玉。
我有陽關君未聞,若聞亦應愁殺君。

勸酒[编辑]

昨與美人對尊酒,朱顏如花腰似柳。
今與美人傾一杯,秋風颯颯頭上來。
年光似水向東去,兩鬢不禁白日催。
東鄰起樓高百尺,璇題照日光相射。
珠翠無非二八人,盤筵何啻三千客。
鄰家儒者方下帷,夜誦古書朝忍飢。
身年三十未入仕,仰望東鄰安可期。
一朝逸翮乘風勢,金榜高張登上第。
春闈未了冬登科,九萬摶風誰與繼。
不逾十稔居台衡,門前車馬紛縱橫。
人人仰望在何處,造化筆頭雲雨生。
東鄰高樓色未改,主云亡息猶在。
金玉車馬一不存,朱門更有何人待。
牆垣反鎖長安春,樓臺漸漸屬西鄰。
松篁薄暮亦栖鳥,桃李無情還笑人。
憶昔東鄰宅初搆,雲甍彩棟皆非舊。
瑇瑁筵前翡翠栖,芙蓉池上鴛鴦鬬。
日往月來凡幾秋,一衰一盛悠悠。
但教帝里笙歌在,池上年年醉五侯。

落花[编辑]

留春春不住,春歸人寂寞。
厭風風不定,風起花蕭索。
既興風前歎,重命花下酌。
勸君嘗綠醅,教人拾紅萼。
桃飄火燄燄,梨墮雪漠漠。
獨有病眼花,春風吹不落。

對鏡吟[编辑]

白頭老人照鏡時,掩鏡沉吟吟舊詩。
二十年前一莖白,如今變作滿頭絲。
吟罷回頭索杯酒,醉來屈指數親知。
老於我者多窮賤,設使身存寒且饑。
少於我者半為土,墓樹已抽三五枝。
我今幸得見頭白,祿俸不薄官不卑。
眼前有酒心無苦,只合歡娛不合悲。

耳順吟,寄敦詩、夢得[编辑]

三十四十五欲牽,七十八十百病纏。
五十六十卻不惡,恬淡清淨心安然。
已過愛貪聲利後,猶在病羸昏耄前。
未無筋力尋山水,尚有心情聽管弦。
閑開新酒嘗數醆,醉憶舊詩吟一篇。
敦詩夢得且相勸,不用嫌他耳順年。

別氈帳火爐[编辑]

憶昨臘月天,北風三尺雪。
年老不禁寒,夜長安可徹。
賴有青氈帳,風前自張設。
復此紅火爐,雪中相暖熱。
如魚入淵水,似兔藏深穴。
婉軟蟄鱗蘇,溫燉凍肌活。
方安陰慘夕,遽變陽和節。
無奈時候遷,豈是恩情絕。
毳䈴逐日卷,香燎隨灰滅。
離恨屬三春,佳期在十月。
但令此身健,不作多時別。

六年春贈分司東都諸公[编辑]

我為同州牧,內愧無才術。
忝擢恩已多,遭逢幸非一。
偶當穀賤歲,適值民安日。
郡縣獄空虛,鄉閭盜奔逸。
其間最幸者,朝客多分秩。
行接鴛鷺群,坐成芝蘭室。
時聯拜表騎,間動題詩筆。
夜雪秉燭游,春風攜榼出。
花教鶯點檢,柳付風排比。
法酒淡清漿,含桃嫋紅實。
洛童調金管,盧女鏗瑤瑟。
黛慘歌思深,腰凝舞拍密。
每因同醉樂,自覺忘衰疾。
始悟肘後方,不如杯中物。
生涯隨日過,世事何時畢。
老子苦乖慵,希君數牽率。

九日代羅、樊二妓招舒著作[编辑]

羅敷斂雙袂,樊姬獻一杯。
不見舒員外,秋菊為誰開。

憶舊游[编辑]

憶舊游,舊游安在哉。
舊游之人半白首,舊遊之地多蒼苔。
江南舊遊凡幾處,就中最憶吳江隈。
長洲苑綠柳萬樹,齊雲樓春酒一杯。
閶門曉嚴旗鼓出,皋橋夕鬧船舫回。
修蛾慢臉燈下醉,急管繁弦頭上催。
六七年前狂爛熳,三千里外思裴回。
李娟張態一春夢,週五殷三歸夜台。
虎丘月色為誰好,娃宮花枝應自開。
賴得劉郎解吟詠,江山氣色合歸來。

答崔賓客晦叔十二月四日見寄[编辑]

今歲日餘二十六,來歲年登六十二,
尚不能憂眼下身,因何更算人間事。
居士忘筌默默坐,先生枕麹昏昏睡。
早晚相從歸醉鄉,醉鄉去此無多地。

勸我酒[编辑]

勸我酒,我不辭,請君歌,歌莫遲。
歌聲長,辭亦切,此辭聽者堪愁絕。
洛陽女兒面似花,河南大尹頭如雪。

贈韋處士,六年夏大熱旱[编辑]

驕陽連毒暑,動植皆枯槁。
旱日乾密雲,炎煙焦茂草。
少壯猶困苦,況予病且老。
脫無白栴檀,何以除熱惱。
汗巾束頭鬢,膻食熏襟抱。
始覺韋山人,休糧散髮好。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