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四十七 全唐詩 卷四百四十八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四十九
白居易

目录

白居易[编辑]

感悟妄緣,題如上人壁[编辑]

自從為騃童,直至作衰翁。
所好隨年異,為忙終日同。
弄沙成佛塔,鏘玉謁王宮。
彼此皆兒戲,須臾即色空。
有營非了義,無著是真宗。
兼恐勤修道,猶應在妄中。

思子台有感二首[编辑]

曾家機上聞投杼,尹氏園中見掇蜂。
但以恩情生隙罅,何人不解作江充。

闇生魑魅蠹生蟲,何異讒生疑阻中。
但使武皇心似燭,江充不敢作江充。

賦得邊城角[编辑]

邊角兩三枝,霜天隴上兒。
望鄉相並立,向月一時吹。
戰馬頭皆舉,征人手盡垂。
嗚嗚三奏罷,城上展旌旗。

憶洛中所居[编辑]

忽憶東都宅,春來事宛然。
雪銷行徑裏,水上臥房前。
厭綠栽黃竹,嫌紅種白蓮。
醉教鸎送酒,閑遣鶴看船。
幸是林園主,慙爲食祿牽。
宦情薄似紙,鄉思急於弦。
豈合姑蘇守,歸休更待年。

想歸田園[编辑]

戀他朝市求何事,想取丘園樂此身。
千首惡詩吟過日,一壺好酒醉消春。
歸鄉年亦非全老,罷郡家仍未苦貧。
快活不知如我者,人間能有幾多人。

琴茶[编辑]

兀兀寄形羣動內,陶陶任性一生間。
自拋官後春多醉,不讀書來老更閑。
琴裏知聞唯淥水,茶中故舊是蒙山。
窮通行止長相伴,誰道吾今無往還。

贈楚州郭使君[编辑]

淮水東南第一州,山圍雉堞月當樓。
黃金印綬懸腰底,白雪歌詩落筆頭。
笑看兒童騎竹馬,醉攜賓客上仙舟。
當家美事堆身上,何啻林宗與細侯。

和郭使君題枸杞[编辑]

太守政嚴明,靜人安無犬驚。
不知靈藥根成狗,怪得時聞吠夜聲。

初到洛下閒遊[编辑]

漢庭重少身宜退,洛下閒居跡可逃。
趁伴入朝應老醜,尋春放醉尚粗豪。
詩攜彩紙新裝卷,酒典緋花舊賜袍。
曾在東方千騎上,至今躞蹀馬頭高。

醉贈劉二十八使君[编辑]

爲我引桮添酒飲,與君把箸擊盤歌。
詩稱國手徒爲爾,命壓人頭不奈何。
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太湖石[编辑]

煙翠三秋色,波濤萬古痕。
削成青玉片,截斷碧雲根。
風氣通巖穴,苔文護洞門。
三峰具體小,應是華山孫。

過敷水[编辑]

垂鞭欲渡羅敷水,處分鳴騶且緩驅。
秦氏雙蛾久冥漠,蘇臺五馬尚踟躕。
村童店女仰頭笑,今日使君真是愚。

南院[编辑]

林院無情緒,經春不一開。
楊花飛作穗,榆莢落成堆。
從中減,流年逐後催。
只應如過客,病去老迎來。

閑詠[编辑]

步月憐清景,眠松愛綠陰。
早年詩思苦,晚歲道情深。
夜學禪多坐,秋牽興暫吟。
悠然兩事外,無處更留心。

初授秘監,拜賜金紫,閑吟小酌,偶寫所懷[编辑]

紫袍新秘監,白首舊書生。
鬢雪人間壽,腰金世上榮。
子孫無可念,產業不能營。
酒引眼前興,詩留身後名。
閑傾三數酌,醉詠十餘聲。
便是羲皇代,先從心太平。

新昌閒居,招楊郎中兄弟[编辑]

紗巾角枕病眠翁,忙少閑多誰與同。
但有雙松當砌下,更無一事到心中。
金章紫綬堪如夢,皂蓋朱輪別似空。
暑月貧家何所有,客來唯贈北窗風。

秘省後廳[编辑]

槐花雨潤新秋地,桐葉風翻欲夜天。
盡日後廳無一事,白頭老監枕書眠。

松齋偶興[编辑]

置心思慮外,滅跡是非間。
約俸爲生計,隨官換往還。
耳煩聞曉,眼醒見秋山。
賴此松簷下,朝回半日閑。

和楊郎中賀楊僕射致仕後楊侍郎門生合宴席上作[编辑]

業重關西繼大名,恩深闕下遂高情。
祥鱣降伴趨庭鯉,賀燕飛和出谷鶯。
范蠡舟中無子弟,疏家席上欠門生。
可憐玉樹連桃李,從古無如此會榮。

松下琴贈客[编辑]

松寂風初定,琴清夜欲闌。
偶因羣動息,試撥一聲看。
寡鶴當徽怨,秋泉應指寒。
慙君此傾聽,本不爲君彈。

秋齋[编辑]

晨起秋齋冷,蕭條稱病容。
清風兩窗竹,白露一庭松。
阮籍謀身拙,嵇康向事慵。
生涯別有處,浩氣在心胸。

塗山寺獨遊[编辑]

野徑行無伴,僧房宿有期。
塗山來去熟,唯是馬蹄知。

登觀音台望城[编辑]

百千家似圍棊局,十二街如種菜畦。
遙認微微入朝火,一條星宿五門西。

登靈應臺北望[编辑]

臨高始見人寰小,對遠方知色界空。
回首却歸朝市去,一稊米落太倉中。

酬裴相公題興化小池見招長句[编辑]

爲愛小塘招散客,不嫌老監與新詩。
倒載無妨學,范蠡扁舟未要追。
蓬斷偶飄桃李徑,鷗驚誤拂鳳皇池。
敢辭課拙詶高韻,一勺爭禁萬頃陂。

閑行[编辑]

五十年來思慮熟,忙人應未勝閑人。
林園傲逸真成貴,衣食單疎不是貧。
專掌圖書無過地,遍尋山水自由身。
儻年七十猶強健,尚得閑行十五春。

閑出[编辑]

兀兀出門何處去,新昌街晚樹陰斜。
馬蹄知意緣行熟,不向楊家即庾家。

與僧智如夜話[编辑]

嬾鈍尤知命,幽棲漸得朋。
門閑無謁客,室靜有禪僧。
爐向初冬火,籠停半夜燈。
憂勞緣智巧,自喜百無能。

憶廬山舊隱及洛下新居[编辑]

形骸僶俛班行內,骨肉句留俸祿中。
無奈攀緣隨手長,亦知恩愛到頭空。
草堂久閉廬山下,竹院新拋洛水東。
自是未能歸去得,世間誰要白鬚翁。

晚寒[编辑]

急景流如箭,淒風利似刀。
暝催雞翅歛,寒束樹枝高。
縮水濃和酒,加緜厚絮袍。
可憐冬計畢,煖臥醉陶陶。

偶眠[编辑]

放桮書案上,枕臂火爐前。
老愛尋思,慵取次眠。
妻教卸烏帽,婢與展青氊。
便是屏風樣,何勞畫古賢。

華城西北雉堞最高崔相公首創樓臺錢左丞繼種花果合為勝境題在雅篇歲暮獨遊悵然成詠[编辑]

高居稱君子,瀟灑四無鄰。
丞相棟樑久,使君桃李新。
凝情看麗句,駐步想清塵。
況是寒天客,樓空無主人。

奉使途中,戲贈張常侍[编辑]

早風吹土滿長衢,驛騎星軺盡疾驅。
共笑籃舁亦稱使,日馳一驛向東都。

有小白馬乘馭多時奉使東行至稠桑驛溘然而斃足可驚傷不能忘情題二十韻[编辑]

能驟復能馳,翩翩白馬兒。
毛寒一團雪,鬃薄萬條絲。
皂蓋春行日,驪駒曉時。
雙旌前獨步,五馬內偏騎。
芳草乘蹄葉,垂楊拂頂枝。
跨將迎好客,惜不換妖姬。
慢鞚遊蕭寺,閒驅醉習池。
睡來乘作夢,興發倚成詩。
鞭為馴難下,鞍緣穩不離。
北歸還共到,東使亦相隨。
赭白何曾變,玄黃豈得知。
嘶風覺聲急,蹋雪怪行遲。
昨夜猶芻秣,今朝尚縶維。
臥槽應不起,顧主遂長辭。
塵滅駸駸跡,霜留皎皎姿。
度關形未改,過隙影難追。
念倍燕駿,情深項別騅。
銀收鉤臆帶,金卸絡頭羈。
何處埋奇骨,誰家覓弊帷。
稠桑驛門外,吟罷涕雙垂。

題噴玉泉[编辑]

泉噴聲如玉,潭澄色似空。
練垂青嶂上,珠瀉綠盆中。
溜滴三秋雨,寒生六月風。
何時此岩下,來作濯纓翁。

酬皇甫賓客[编辑]

閑官兼慢使,著處易停輪。
況欲逢新歲,仍初見故人。
冒寒尋到洛,待煖始歸秦。
亦擬同攜手,城東畧看春。

種白蓮[编辑]

吳中白藕洛中栽,莫戀江南花懶開。
萬里攜歸爾知否,紅蕉朱槿不將來。

答蘇庶子[编辑]

偶作關東使,重陪洛下游。
病來從斷酒,老去可禁愁。
款曲偏青眼,蹉跎各白頭。
蓬山閒氣味,依約似龍樓。

答尉遲少監水閣重宴[编辑]

人情依舊歲華新,今日重招往日賓。
雞黍重回千里駕,林園闇換四年春。
水軒平寫琉璃鏡,草岸斜鋪翡翠茵。
聞道經營費心力,忍教成後屬他人。

和劉郎中傷鄂姬[编辑]

不獨君嗟我亦嗟,西風北雪殺南花。
不知月夜魂歸處,鸚鵡洲頭第幾家姬,鄂人也。

贈東鄰王十三[编辑]

攜手池邊月,開襟竹下風。
驅愁知酒力,破睡見茶功。
居處東西接,年顏老少同。
能來為伴否,伊上作漁翁。

早春同劉郎中寄宣武令狐相公[编辑]

梁園不到一年強,遙想清吟對綠觴。
更有何人能飲酌,新添幾卷好篇章。
馬頭拂柳時回轡,豹尾穿花暫亞槍。
誰引相公開口笑,不逢白監與劉郎。

寄太原李相公[编辑]

聞道北都今一變,政和軍樂萬人安。
綺羅二八圍賓榻,組練三千夾將壇。
蟬鬢應誇丞相少,貂裘不覺太原寒。
世間大有虛榮貴,百歲無君一日歡。

雪中寄令狐相公,兼呈夢得[编辑]

兔園春雪梁王會,想對金罍詠玉塵。
今日相如身在此,不知客右坐何人。

出使在途所騎馬死改乘肩輿將歸長安偶詠旅懷寄太原李相公[编辑]

驛路崎嶇泥雪寒,欲登籃輿一長歎。
風光不見桃花騎,塵土空留杏葉鞍。
喪乘獨歸殊不易,脫驂相贈豈為難。
并州好馬應無數,不怕旌旄試覓看。

有雙鶴留在洛中忽見劉郎中依然鳴顧劉因為鶴嘆二篇寄予予以二絕句答之[编辑]

辭鄉遠隔華亭水,逐我來棲緱嶺雲。
慚愧稻粱長不飽,未曾回眼向雞群。
荒草院中池水畔,銜恩不去又經春。
見君驚喜雙回顧,應為吟聲似主人。

宿竇使君莊水亭[编辑]

使君何在在江東,池柳初黃杏欲紅。
有興即來閑便宿,不知誰是主人翁。

龍門下作[编辑]

龍門澗下濯塵纓,擬作閑人過此生。
筋力不將諸處用,登山臨水詠詩行。

姚侍御見過,戲贈[编辑]

晚起春寒慵裹頭,客來池上偶同遊。
東台御史多提舉,莫按金章系布裘。

履道春居[编辑]

微雨灑園林,新晴好一尋。
低風洗池面,斜日拆花心。
暝助嵐陰重,春添水色深。
不如陶省事,猶抱有弦琴。

題洛中第宅[编辑]

水木誰家宅,門高占地寬。
懸魚掛青甃,行馬護朱欄。
春榭籠煙暖,秋庭鎖月寒。
松膠黏琥珀,筠粉撲琅玕。
試問池台主,多為將相官。
終身不曾到,唯展宅圖看。

寄殷協律[编辑]

五歲優遊同過日,一朝消散似浮雲。
琴詩酒伴皆拋我,雪月花時最憶君。
幾度聽雞歌白日,亦曾騎馬詠紅裙。
吳娘暮雨蕭蕭曲,自別江南更不聞。

洛下諸客就宅相送,偶題西亭[编辑]

幾榻臨池坐,軒車冒雪過。
交親致杯酒,僮僕解笙歌。
流歲行將晚,浮榮得幾多。
林泉應問我,不住意如何。

答林泉[编辑]

好住舊林泉,回頭一悵然。
漸知吾潦倒,深愧爾留連。
欲作棲雲計,須營種黍錢。
更容求一郡,不得亦歸田。

將發洛中枉令狐相公手劄兼辱二篇寵行以長句答之[编辑]

尺素忽驚來梓澤,雙金不惜送蓬山。
八行落泊飛雲雨,五字槍鏦動佩環。
玉韻乍聽堪醒酒,銀鉤細讀當披顏。
收藏便作終身寶,何啻三年懷袖間。

臨都驛答夢得六言二首[编辑]

揚子津頭月下,臨都驛裏燈前。
昨日老於前日,去年春似今年。

謝守歸為秘監,馮公老作郎官。
前事不須問著,新詩且更吟看。

喜錢左丞再除華州,以詩伸賀[编辑]

左轄輟中台,門東委上才。
彤襜經宿到,絳帳及春開。
民望懇難奪,天心慈易回。
那知不隔歲,重借寇恂來。

和錢華州題少華清光絕句[编辑]

高情雅韻三峰守,主領清光管白雲。
自笑亦曾為刺史,蘇州肥膩不如君。

送陝府王大夫[编辑]

金馬門前回劒珮,鐵牛城下擁旌旗。
他時萬一爲交代,留取甘棠三兩枝。

代迎春花招劉郎中[编辑]

幸與松筠相近栽,不隨桃李一時開。
杏園豈敢妨君去,未有花時且看來。

玩迎春花贈楊郎中[编辑]

金英翠萼帶春寒,黃色花中有幾般。
恁君與向遊人道,莫作蔓菁花眼看。

閑出[编辑]

兀兀出門何處去,新昌街晚樹陰斜。
馬蹄知意緣行熟,不向楊家即庾家。

座上贈盧判官[编辑]

把酒承花花落頻,花香酒味相和春。
莫言不是江南會,虛白亭中舊主人。

曲江有感[编辑]

曲江西岸又春風,萬樹花前一老翁。
遇酒逢花還且醉,若論惆悵事何窮。

杏園花下贈劉郎中[编辑]

怪君把酒偏惆悵,曾是貞元花下人。
自別花來多少事,東風二十四回春。

花前有感,兼呈崔相公、劉郎中[编辑]

落花如雪鬢如霜,醉把花看益自傷。
少日為名多檢束,長年無興可顛狂。
四時輪轉春常少,百刻支分夜苦長。
何事同生壬子歲,老于崔相及劉郎。

微之就拜尚書,居易續除刑部,因書賀意兼詠離懷[编辑]

我為憲部入南宮,君作尚書鎮浙東。
老去一時成白首,別來七度換春風。
簪纓假合虛名在,筋力銷磨實事空。
遠地官高親故少,些些談笑與誰同。

喜與韋左丞同入南省,因敘舊以贈之[编辑]

早年同遇陶鈞主,利鈍精粗共在熔。
金劍淬來長透匣,鉛刀磨盡不成鋒。
差肩北省慚非據,接武南宮幸再容。
跛鱉雖遲騏驥疾,何妨中路亦相逢。

伊州[编辑]

老去將何散老愁,新教小玉唱伊州。
亦應不得多年聽,未教成時已白頭。

早朝[编辑]

鼓動出新昌,雞鳴赴建章。
翩翩穩鞍馬,楚楚健衣裳。
宮漏傳殘夜,城陰送早涼。
月堤槐露氣,風燭樺煙香。
雙闕龍相對,千官雁一行。
漢庭方尚少,慚歎鬢如霜。

答裴相公乞鶴[编辑]

警露聲音好,沖天相貌殊。
終宜向遼廓,不稱在泥塗。
白首勞為伴,朱門幸見呼。
不知疏野性,解愛鳳池無。

晚從省歸[编辑]

朝回北闕值清晨,晚出南宮送暮春。
入去丞郎非散秩,歸來詩酒是閒人。
猶思泉石多成夢,尚歎簪裾未離身。
終是不如山下去,心頭眼底兩無塵。

北窗閑坐[编辑]

虛窗兩叢竹,靜室一爐香。
門外紅塵合,城中白日忙。
無煩尋道士,不要學仙方。
自有延年術,心閑歲月長。

酬嚴給事[编辑]

嬴女偷乘鳳去時,洞中潛歇弄瓊枝。
不緣啼鳥春饒舌,青瑣仙郎可得知。

京路[编辑]

西來為看秦山雪,東去緣尋洛苑春。
來去騰騰兩京路,閑行除我更無人。

華州西[编辑]

每逢人靜慵多歇,不計程行困即眠。
上得籃輿未能去,春風敷水店門前。

從陝至東京[编辑]

從陝至東京,山低路漸平。
風光四百里,車馬十三程。
花共垂鞭看,杯多並轡傾。
笙歌與談笑,隨分自將行。

送春[编辑]

銀花鑿落從君勸,金屑琵琶為我彈。
不獨送春兼送老,更嘗一著更聽看。

宿杜曲花下[编辑]

覓得花千樹,攜來酒一壺。
懶歸兼擬宿,未醉豈勞扶。
但惜春將晚,寧愁日漸晡。
籃輿為臥舍,漆盝是行廚。
斑竹盛茶櫃,紅泥罨飯爐。
眼前無所闕,身外更何須。
小面琵琶婢,蒼頭觱篥奴。
從君飽富貴,曾作此遊無。

逢舊[编辑]

久別偶相逢,俱疑是夢中。
即今歡樂事,放醆又成空。

繡婦歎[编辑]

連枝花樣繡羅襦,本擬新年餉小姑。
自覺逢春饒悵望,誰能每日趁功夫。
針頭不解愁眉結,線縷難穿淚臉珠。
雖憑繡床都不繡,同床繡伴得知無。

春詞[编辑]

低花樹映小妝樓,春入眉心兩點愁。
斜倚欄杆背鸚鵡,思量何事不回頭。

恨詞[编辑]

翠黛眉低斂,紅珠淚暗銷。
從來恨人意,不省似今朝。

山石榴花十二韻[编辑]

曄曄復煌煌,花中無比方。
豔夭宜小院,條短稱低廊。
本是山頭物,今為砌下芳。
千叢相向背,萬朵互低昂。
照灼連朱檻,玲瓏映粉牆。
風來添意態,日出助晶光。
漸綻胭脂萼,猶含琴軫房。
離披亂剪綵,斑駁未勻妝。
絳焰燈千炷,紅裙妓一行。
此時逢國色,何處覓天香。
恐合栽金闕,思將獻玉皇。
好差青鳥使,封作百花王。

送敏中歸豳寧幕[编辑]

六十衰翁兒女悲,傍人應笑爾應知。
弟兄垂老相逢日,杯酒臨歡欲散時。
前路加餐須努力,今宵盡醉莫推辭。
司徒知我難為別,直過秋歸未訝遲。

宴散[编辑]

小宴追涼散,平橋步月回。
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臺。
殘暑蟬催盡,新秋雁帶來。
將何迎睡興,臨臥舉殘杯。

人定[编辑]

人定月朧明,香消枕簟清。
翠屏遮燭影,紅袖下簾聲。
坐久吟方罷,眠初夢未成。
誰家教鸚鵡,故故語相驚。

池上[编辑]

褭褭涼風動,淒淒寒露零。
蘭衰花始白,荷破葉猶青。
獨立棲沙鶴,雙飛照水螢。
若為寥落境,仍值酒初醒。

池窗[编辑]

池晚蓮芳謝,窗秋竹意深。
更無人作伴,唯對一張琴。

花酒[编辑]

香醅淺酌浮如蟻,雪鬢新梳薄似蟬。
為報洛城花酒道,莫辭送老二三年。

題崔常侍濟源莊[编辑]

穀口誰家住,雲扃鎖竹泉。
主人何處去,蘿薜換貂蟬。
籍在金閨內,班排玉扆前。
誠知憶山水,歸得是何年。

認春戲呈馮少尹、李郎中、陳主簿[编辑]

認得春風先到處,西園南面水東頭。
柳初變後條猶重,花未開時枝已稠。
闇助醉歡尋綠酒,潛添睡興著紅樓。
知君未別陽和意,直待春深始擬遊。

魏堤有懷[编辑]

魏王堤下水,聲似使君灘。
惆悵回頭聽,躊躕立馬看。
蕩風波眼急,翻雪浪心寒。
憶得瞿唐事,重吟行路難。

柘枝詞[编辑]

柳闇長廊合,花深小院開。
蒼頭鋪錦褥,皓腕捧銀盃。
繡帽珠稠綴,香衫袖窄裁。
將軍拄球杖,看按柘枝來。

代夢得吟[编辑]

後來變化三分貴,同輩凋零太半無。
世上爭先從盡汝,人間鬥在不如吾。
竿頭已到應難久,局勢雖遲未必輸。
不見山苗與林葉,迎春先綠亦先枯。

寄答周協律[编辑]

故人敘舊寄新篇,惆悵江南到眼前。
闇想樓臺萬餘裏,不聞歌吹一周年。
橋頭誰更看新月,池畔猶應泊舊船。
最憶後庭杯酒散,紅屏風掩綠窗眠。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