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7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七十二 全唐詩 卷四百七十三
作者:李逢吉 于頔 盧景亮 李渤 孟簡 王仲舒 孫革 汪萬於 何儒亮 李宗閔 韋表微
卷四百七十四
李逢吉 于頔 盧景亮 李渤 孟簡 王仲舒 孫革 汪萬於 何儒亮 李宗閔 韋表微


李逢吉[编辑]

李逢吉,字虛舟,隴西人,登進士第。元和、長慶两朝嘗再為宰相。太和中,以司徒致仕,卒,諡曰「成」。其詩與令狐楚同編者名《斷金集》。今存八首。

享惠昭太子廟樂章[编辑]

既潔酒醴,聿陳熟腥。
肅將震念,昭格儲靈。
展矣禮典,薰然德馨。
愔愔管磬,亦具是聽。

望京上寄令狐華州[编辑]

祇役滯南服,頽思屬暮年。
閒上望京臺,萬山蔽其前。
落日歸飛翼,連翩東北天。
涪江適在下,為我久潺湲。
中葉成文教,德威清遠邊。
頒條信徒爾,華髮生蒼然。
寄懷三峰守,岐路隔雲煙。

再赴襄陽辱宣武相公貽詩今用奉酬[编辑]

解韍辭丹禁,揚旌去赤墀。
自驚非素望,何力及清時。
又據三公席,多慙四老祠。
峴山風已遠,棠樹事難追。
江漢饒春色,荆蠻足夢思。
唯憐吐鳳句,相示鑿龍期。

奉送李相公重鎮襄陽[编辑]

海內埏埴徧,漢陰旌斾還。
望留丹闕下,恩在紫霄間。
冰雪背秦嶺,風煙經武關。
樹皆人尚愛,轅即吏曾攀。
自惜兩心合,相看雙鬢斑。
終期謝戎務,同隱鑿龍山。

和嚴揆省中宿齋遇令狐員外當直之作[编辑]

致齋分直宿南宫,越石盧諶此夜同。
位極班行猶念舊,名題章奏亦從公。
曾驅爪士三邊靜,新贈髯參六義窮。
竟夕文昌知有月,可憐如在庾樓中。

奉酬忠武李相公見寄[编辑]

直繼先朝衛與英,能移孝友作忠貞。
劍門失險曾虎,淮水安流緣斬鯨。
黄閣碧幢惟是儉,三公二伯未為榮。
惠連忽贈池塘句,又遣羸師破膽驚。

酬致政楊祭酒見寄[编辑]

初還相印罷戎旃,獲守皇居在紫煙。
妄比酇侯功蔑爾,毎懷䟽傳悠然。
應將半俸霑閭里。料入中條訪洞天。
十載别離那可道,倍令驚喜見來篇。

送令狐秀才赴舉[编辑]

子有雄文藻思繁,齠年射策向金門。
前隨鸞鶴登霄漢,却望風沙走塞垣。
獨憶忘機陪出處,自憐何力繼飛翻。
那堪两地生離緒,蓬戶長扃行旅喧。

于頔[编辑]

于頔,字允元,河南人,以䕃補千牛,擢累駕部郎中,湖、蘇二州刺史,襄州節度觀察使;元和初拜司空,尋貶恩王傅,終太子賓客。詩二首。

郡齋臥疾贈晝上人[编辑]

夙陪翰墨徒,深論窮文格。
麗則風騷後,公然我詞客。
晩依方外友,極理探精賾。
曶合南北宗,晝公我禪伯。
尤眀性不染,故我行貞白。
隨順令得解,故我言芳澤。
霅水漾清潯,吳山横碧岑。
含珠復藴玉,價重雙南金。
的皪曜奇彩,凄清流雅音。
商聲發楚調,調切譜瑶琴。
吳山為我高,霅水為我深。
萬景徒有象,孤雲本無心。
衆木豈無聲,椅桐有清響。
衆耳豈不聆,鍾期有真賞。
高潔古人操,素懷夙所仰。
覿君冰雪姿,祛我淫滯想。
常吟柳惲詩,苕浦久相思。
逮此遠為郡,蘋洲芳草衰。
逢師年臘長,值我病容羸。
共話無生理,聊用契心期。

和丘員外題湛長史舊居[编辑]

蕭條歴山下,水木無氛滓。
王門結長裾,巖扃怡暮齒。
昔賢枕高躅,今彦仰知止。
依依矚煙霞,眷眷返墟里。
湛生久巳沒,丘也亦同耻。
立言咸不朽,何必在青史。

盧景亮[编辑]

盧景亮,字長晦,范陽人,少孤,力學,善屬文。德宗時歴右補闕,鯁毅無所回。貶斥二十年,至元和初召還,再遷中書舍人。詩一首。

寒夜聞霜鐘[编辑]

洪鐘發長夜,清響出層岑。
暗入繁霜切,遥傳古寺深。
何城亂遠漏,幾處雜疎砧。
巳警離人夢,仍霑旅客襟。
待時當命侣,抱器本無心。
儻若無知者,誰能設此音。

李渤[编辑]

李渤,字濬之,洛陽人,少隠嵩山。元和中徵為著作郎。敬宗時由考功郎中拜給事中,伉直敢言。出為桂管觀察使。詩五首。

南溪詩并序[编辑]

桂水灕山,右匯陽江數里餘,得南溪口。溪左屛外崖巘鬬麗争高,其孕翠曵煙,邐迤如畫,左連幽墅,園田雞犬,疑非人間。泝流數百步至巖,巖下有灣壤沮洳,因導為新泉。山有二洞九室:西南曰「白龍洞」,横透㢲維,蛻骨如玉;西北曰「玄巖洞」,曲通坎隅,晴眺灕水。玄巖之上曰「丹室」;白龍之右曰「夕室」。㢲維北梯險至仙窟北,又有石室參差呀豁,延景宿雲,其洞室並乳溜凝化,詭勢奇狀,俯而察之,如傘如軬,如欒櫨支撐,如蓮蔓藻井,左睨右瞰,似簾、似幃、似松偃竹褭、似海蕩雲驚,其玉池井嵐飇迴遝交錯,迷不可紀。從夕室梁溪向郭四里、而近去松衢二百步而遥,余獲之若獲荆璆與虵珠焉,亦疑夫大舜逰此而忘歸矣。遂命發潛敞深,磴危宅既翼之以亭榭,又韻之以松竹,似讌方丈,似昇瑶臺,麗如也,暢如也。以溪在郡之南,因目為南溪,兼賦詩以紀之。寳歴三年三月七日

玄巖麗南溪,新泉發幽色。
巖泉孕靈秀,雲煙紛崖壁。
斜峰信天插,奇洞固神闢。
窈窕去未窮,環迴勢難極。
玉池似無水,玄井昏不測。
仙戶掩復開,乳膏凝更滴。
丹砂有遺址,石徑無留跡。
南眺蒼梧雲,北望洞庭客。
蕭條風煙外,爽朗形神寂。
若值浮丘翁,從此謝塵役。

喜弟淑再至為長歌第六句缺四字[编辑]

前年别時秋九月,白露吹霜金吹烈。
離鴻一别影初分,淚袖雙揮心哽咽。
别來㡬度得音書,南岳知□□□□
廬山峨峨倚天碧,捧排空崖千萬尺。
社牓長題高士名,食堂毎記雲山跡。
我本開雲此山住,偶為名利相縈誤。
自負心機四十年,差聞社客山中篇。
憂時魂夢憶歸路,覺來疑在林中眠。
昨日亭前烏鵲喜,果得今朝爾来此。
吾吟行路五十篇,盡說江南數千里。
自憐兄弟今五人,共縈儒素家尚貧。
雖然廪餼各不一,就中總免拘常倫。
長兄年少曾落拓,拔劍沙場隨衛霍。
口裏雖譚周孔文,懷中不舍孫吳略。
次兄一生能苦節,夏聚流螢冬映雪。
非論疾惡志如霜,更覺臨泉心似鐵。
第三之兄更奇異,昻昻獨負青雲志。
下看金玉不如泥,肯道王侯身可貴。
却愁清逸不干時,高蹤大器無人知。
倘逢感激許然諾,必能萬古留清規。
念爾年來方二十,夙夜孜孜能獨立。
卷中筆落星漢揺,洞裏丹靈鬼神泣。
嗟余流浪心最狂,十年學劍逢時康。
心中不解事拘束,世間談笑多相妨。
廣海青山殊未足,逢著高樓還醉宿。
朝走安公櫪上駒,暮倫陶令籬邊菊。
近来詩思殊無況,苦被時流不相放。
雲騰浪走勢未衰,鶴膝蜂腰豈能障。
送爾為文殊不識,貴從一一傳胷臆。
若到湖南見紫霄,會須待我同攀陟。

留别南溪二首[编辑]

常歎春泉去不回,我今此去更難來。
欲知别後留情處,手種巖花次第開。


如雲不厭蒼梧遠,似雁逢春又北歸。
惟有隠山溪上月,年年相望两依依。

桂林歎雁[编辑]

三朝四黜倦遐征,往復皆愁萬里程。
爾解分飛却回去,我方從此向南行。

孟簡[编辑]

孟簡,字幾道,德州人,舉進士、宏詞皆及第。元和中累官至戶部侍郎,坐事貶吉州司馬。詩七首。

享惠昭太子廟樂章[编辑]

喧喧金石容既缺,肅肅羽駕就行列。
緱山遺響昔所聞,廟庭進旅今攸設。

擬古[编辑]

劍客不誇貎,主人知此心。
但營纖毫義,肯計千萬金。
勇發看鷙擊,憤來聽虎吟。
平生貴酬德,刃敵無幽深。

詠歐陽行周事并序[编辑]

閩越之英,惟歐陽生以能文擢第,爰始一命,食太學之禄,助成均之教,有庸績矣。我唐貞元年己卯歲,曾獻書相府,論大事,風韻清雅,詞旨切直。會東方軍興,府縣未暇慰薦。久之,倦遊太原,還來帝京,卒官靈臺,悲夫!生於單貧,以狥名故,心專勤儉,不識聲色,及兹筮仕,未知洞房纎腰之為蟲惑。初抵太原,居大將軍宴,席上有妓北方之尤者,屢目於生。生感悅之,留賞累月,以為燕婉之樂,盡在是矣。既而南轅,妓請同行,生曰:「十目所視,不可不畏!」辭焉,請待至都而來迎,許之乃去。生竟以蹇連,不克如約,過期命甲遣乘密往迎妓。妓因積望成疾,不可為也,先死之夕,剪其雲髻,謂侍兒曰:「所歡應訪我,當以髻為貺。」甲至得之,以乘空歸,授髻於生,生為之慟怨,涉旬而生亦殁。則韓退之何蕃書所謂「歐陽詹生」者也。河南穆玄道訪予,常歎息其事。嗚呼!鍾愛於男女,素期效死,夫亦不蔽也。大凡以斷割不為麗色所汩,豈若是乎?古樂府詩有華山畿,《玉臺新詠》有廬江小吏,相死或類於此。暇日偶作詩以繼之。云:

有客西北逐,驅馬次太原。
太原有佳人,神豓照行雲。
座上轉横波,流光注夫君。
夫君意蕩漾,即日相交歡。
定情非一詞,結念誓青山。
生死不變易,中誠無間言。
此為太學徒,彼屬北府官。
中夜欲相從,嚴城限軍門。
白日欲同居,君畏仁人聞。
忽如隴頭水,坐作東西分。
驚離腸千結,滴淚眼雙昏。
本達京師迴,賀期相追攀。
宿約始乖阻,彼憂已纏綿。
高髻若黄鸝,危鬢如玉蟬。
纎手自整理,剪刀斷其根。
柔情託侍兒,為我遺所歡。
所歡使者來,侍兒因復前。
抆淚取遺寄,深誠祈為傳。
封來贈君子,願言慰窮泉。
使者迴復命,遲遲蓄悲酸。
詹生喜言旋,倒屨走迎門。
長跪聽未畢,驚傷涕漣漣。
不飲亦不食,哀心百千端。
襟情一夕空,精爽旦日殘。
哀哉浩然氣,潰散歸化元。
短生雖别離,長夜無阻難。
雙魂終會合,两劍遂蜿蜒。
丈夫早通脫,巧笑安能干。
防身本苦節,一去何由還。
後生莫沈迷,沈迷喪其真。

惜分陰[编辑]

業廣因功苦,拳拳志士心。
九流難酌挹,四海易消沈。
對景嗟移晷,窺園詎改陰。
三冬勞聚學,駟景重兼金。
刺股情方勵,偷光思益深。
再中如可冀,終嗣絶編音。

嘉禾合穎[编辑]

玉燭將成歲,封人亦自歌。
八方霑聖澤,異畆發嘉禾。
共秀芳何遠,連莖瑞且多。
穎低甘露滴,影亂惠風過。
表稔由神化,為祥識氣和。
因知興嗣歲,王道舊無頗。

賦得亞父碎玉斗[编辑]

獻謀既我違,積憤從心痗。
鴻門入巳廹,赤帝時潛退。
寳位方苦競,玉斗何情愛。
猶看虹氣凝,詎惜冰姿碎。
而嗟大事返,當起千里悔。
誰為西楚王,坐見東城潰。

酬施先輩[编辑]

襄陽才子得聲多,四海皆傳古鏡歌。
樂府正聲三百首,梨園新入教青娥。

王仲舒[编辑]

王仲舒,字弘中,幷州祁人。少客江南,與梁肅楊憑遊,並有文名。元和初為職方郎中、知制誥。穆宗初為中書舍人。終江南西道觀察使。詩一首。

寄李十員外[编辑]

百丈懸泉舊臥龍,欲將肝膽佐時雍。
惟愁又入煙霞去,知在廬峰第㡬重。

[编辑]

孫革,憲宗朝為監察御史。詩一首。

訪羊尊師一作賈島詩[编辑]

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
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汪萬於[编辑]

汪萬於,字叔振,歙人。憲宗時為江陵戶曹參軍。詩一首。

晩眺[编辑]

杖策倚柴門,泉聲隔岸聞。
夕陽諸嶺出,晴雪萬山分。
静對豺狼窟,幽觀鹿豕羣。
今宵寒月近,東北埽浮雲。

何儒亮[编辑]

何儒亮,與孟簡同時人。詩一首。

亞父碎玉斗[编辑]

嬴女昔解網,楚王有遺躅。
破關既定秦,碎首聞獻玉。
貞姿應刃𣪚,清響因風續。
匪狥切泥功,將明懷璧辱。
莫量漢祖德,空受項君勗。
事去見前心,千秋渭水綠。

李宗閔[编辑]

李宗閔,字損之,擢進士,補洛陽尉;累官駕部郎中、知制誥。穆宗即位拜中書舍人。寳歴初進兵部侍郎。太和中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遷中書侍郎,出為山南西道節度使,尋復秉政。後貶死。詩一首。

贈毛仙翁[编辑]

不知仙客占青春,肌骨纔教稱两旬。
俗眼暫驚相見日,疑心未測㡬時人。
閒推甲子經何代,笑說浮生老此身。
殘藥儻能沾朽質,願將霄漢永為鄰。

韋表微[编辑]

韋表微,字子眀,擢進士第,數辟諸使府,入授監察御史裏行,俄為翰林學士、知制誥,久之遷中書舍人。文宗立,進戶部侍郎,卒,贈禮部尚書。詩一首。

池州夫子廟麟臺[编辑]

二儀既閉,三象乃乖。
聖道埋鬱,人心不開。
上無文武,下有定哀。
吁嗟麟兮,孰為來哉?
周雖不綱,孔實嗣聖。
詩書既刪,禮樂大定。
勸善懲惡,姦邪乃正。
吁嗟麟兮,克昭符命。
聖與時合,化行位尊。
茍或乖戾,身窮道存。
於昭魯邑,棲遲孔門。
吁嗟麟兮,孰知其仁?
運極數殘,德至時否。
楚國寖廣,秦封益侈。
牆仭迫阨,﨑嶇闕里。
吁嗟麟兮,靡有攸止。
世治則麟,世亂則麕。
出非其時,麋鹿同羣。
孔不自聖,麟不自祥。
吁嗟麟兮,天何所亡?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