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七十三 全唐詩 卷四百七十四
作者:徐凝
卷四百七十五

徐凝[编辑]

徐凝,睦州人,元和中官至侍郎。詩一卷。

送馬向入蜀[编辑]

逰子岀咸京,巴山萬里程。
白雲連鳥道,青壁遰猨聲。
雨雪經泥坂,煙花望錦城。
工文人共許,應紀蜀中行。

送李補闕歸朝[编辑]

駟馬歸咸秦,雙鳧海門。
還從清切禁,再沐聖眀恩。
禮樂中朝,文章大雅存。
江湖多逸,獻替欲誰論?

送日本使還[编辑]

絶國將無外,扶桑更有東。
來朝逢聖日,歸去及秋風。
夜泛潮迴際,晨征蒼莽中。
鯨波騰水府,蜃氣壯仙宫。
天眷何期遠,王文久已同。
相望杳不見,離恨托飛鴻。

題開元寺牡丹[编辑]

此花南地知難種,慚愧僧閒用意栽。
海燕解憐頻睥睨,胡蜂未識更徘徊。
虛生芍藥徒勞妒,羞殺玫瑰不敢開。
惟有數苞紅蕚在,含芳只待舍人來。

香爐峰[编辑]

香爐一峰絶,頂在寺門前。
盡是玲瓏石,時生旦暮煙。

白銅鞮[编辑]

騕褭錦障泥,樓頭日又西。
留歡住不住,素齒白銅鞮。

楊叛兒[编辑]

哀怨楊叛兒,駘蕩郎知否。
香死博山爐,煙生白門柳。

春寒[编辑]

亂雪從教舞,回風任聽吹。
春寒能作底,已被柳條欺。


廬山獨夜[编辑]

寒空五老雪,斜月九江雲。
鐘聲知何處,蒼蒼樹裏聞。

天台獨夜[编辑]

銀地秋月色,石梁夜溪聲。
誰知屐齒盡,爲破苔行。

送寒巖歸士[编辑]

不挂絲纊衣,歸向寒巖棲。
寒巖風雪夜,又過巖前溪。

送陳司馬[编辑]

家寄茅洞中,身逰越城下。
寧知許長史,不憶陳司馬。

武夷山仙城[编辑]

武夷無上路,毛徑不通風。
欲共麻姑住,仙城半在空。

避暑二首[编辑]

一株金染密,數畆碧鮮疎。
避暑臨溪坐,何妨直釣魚。


斑多筒簟冷,髮少角冠清。
避暑長林下,寒蝉又有聲。

浙西李尚書奏毁淫昏廟[编辑]

傳聞廢淫祀,萬里静山陂。
欲慰靈均恨,先燒靳尚祠。

酬相公再逰雲門寺[编辑]

遠羡五雲路,逶迤千騎回。
遺簪唯一去,貴賞不重来。

杭州祝濤頭二首[编辑]

不道沙堤盡,猶欺石棧頑。
寄言飛白雪,休去打青山。

倒打錢塘郭,長驅白浪花。
吞吳休得也,輸却五千家。

問漁叟[编辑]

生事同漂梗,機心在野船。
如何臨逝水,白髮未忘筌。

雲封菴[编辑]

登巖背山河,立石秋風裏。
隠見浙江濤,一尺東溝水。

漢宮曲[编辑]

水色簾前流玉霜,趙家飛燕侍昭陽。
掌中舞罷簫聲絕,三十六宮秋夜長。

和嵩陽客月夜憶上清人[编辑]

獨夜嵩陽憶上仙,月眀三十六峰前。
瑶池月勝嵩陽月,人在玉清眠不眠。

八月望夕雨[编辑]

今年八月十五夜,寒雨蕭蕭不可聞。
如練如霜在何處,吳山越水萬重雲。

觀浙江濤[编辑]

浙江悠悠海西驚濤日夜两翻覆。
錢塘郭裏看潮人,直白頭看不足。

廬山瀑布[编辑]

虛空落泉直,雷奔入不暫息。
今古長如白練飛,一條破青山色。

嘉興寒食[编辑]

嘉興郭裏逢寒食,落日家家拜掃回。
唯有縣前蘇小小,無人送與紙錢來。

憶揚州[编辑]

蕭娘臉下難勝淚,桃葉睂易得愁。
天下三分眀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

八月燈夕寄遊越施秀才[编辑]

四天淨色寒如水,八月清輝冷似霜。
想得越人今夜見,孟家珠在鏡中央。

八月十五夜[编辑]

皎皎秋空八月圓,常娥端正桂枝鮮。
一年無似如今夜,十二峰前看不眠。

題伍員廟[编辑]

千載空祠雲海頭,夫差亡國已千秋。
浙波只有靈濤在,拜奠青山人不休。

員嶠先生[编辑]

員嶠先生無白髮,海煙深處採青芝。
逢人借問陶唐主,欲進冰蠶五色絲。

莫愁曲[编辑]

玳瑁牀頭刺戰袍,碧紗窗外葉騷騷。
若為教作遼西夢,月冷如風似刀。


寄白司馬[编辑]

三條九陌花時節,萬戶千車看牡丹。
争遣江州白司馬,五年風景憶長安。

相思林[编辑]

逰客遠逰新過嶺,毎逢芳樹問芳名。
長林遍是相思樹,争遣愁人獨自行。

寄海嶠丈人[编辑]

萬丈只愁滄海淺,一身誰測歲華遥。
自言来此雲邊住,曾看秦王樹石橋。

寄潘先生[编辑]

至人知姓不知名,聞道黄金骨節輕。
世上仙方無覓處,欲来西岳事先生。

宫中曲二首[编辑]

披香侍宴插山花,厭著龍綃著越紗。
恃賴傾城人不及,檀妝唯約數條霞。

身輕入寵盡㤙私,腰細偏能舞柘枝。
一日新妝抛舊様,六宫爭畫黑煙睂。

七夕[编辑]

一道鵲橋横𣺌𣺌,千聲玉佩過玲玲。
别離還有經年客,悵望不如河鼓星。

八月九月望夕雨[编辑]

八月繁雲連九月,两回三五晦漫漫。
一年悵望秋將盡,不得常娥正面看。

喜雪[编辑]

長愛謝家能詠雪,今朝見雪亦狂歌。
楊花道即偷人句,不那楊花似雪何。

春飲[编辑]

烏家若下蟻還浮,白玉尊前倒即休。
不是春来偏愛酒,應須得酒遣春愁。

二月望日[编辑]

長短一年相似夜,中秋未必勝中春。
不寒不暖看眀月,況是從来少睡人。

讀遠書[编辑]

两轉三回讀遠書,畫簷愁見燕歸初。
百花時節教人懶,雲髻朝来不欲梳。

古樹[编辑]

古樹欹斜臨古道,枝不生花腹生草。
行人不見樹少時,樹見行人㡬番老。


獨住僧[编辑]

百補袈裟一比丘,數莖長睫覆青眸。
多應獨住山林慣,唯照寒泉自剃頭。

傷畫松道芬上人因畫釣臺江山而逝[编辑]

百法驅馳百年壽,五勞消瘦五株松。
昨来聞道嚴陵死,畫到青山第㡬重。

觀釣臺畫圖[编辑]

一水寂寥青靄合,两崖崔崒白雲殘。
畫人心到啼猨破,欲作三聲出樹難。

荆巫夢思[编辑]

楚水白波風嫋嫋,荆門暮色雨蕭蕭。
相思合眼夢何處,十二峰高巴字遥。

浙東故孟尚書種柳[编辑]

孟家種柳東城去,臨水逶迤思故人。
不似當時大司馬,重来得見漢南春。

長洲覽古[编辑]

吳王上國長洲奢,翠黛寒江一道斜。
傷見摧殘舊宫樹,美人曾插九枝花。

却歸舊山望月有寄[编辑]

年年明月總相似,大抵人情自不同。
今夜故山依舊見,班家扇様碧峰東。

再歸松溪舊居宿西林[编辑]

五粒松深溪水清,衆山揺落月偏眀。
西林静夜重来宿,暗記人家犬吠聲。

翫花五首[编辑]

一樹梨花春向暮,雪枝殘處怨風来。
明朝漸校無多去,看到黄昏不欲回。

麴塵溪上素紅枝,影在溪流半落時。
時人自惜花腸斷,春風却是等閒吹。

朱霞燄燄山枝動,綠野聲聲杜宇来。
誰為蜀王身作鳥,自啼還自有花開。

誰家躑躅青林裏,半見殷花燄燄枝。
憶得倡樓人送客,深紅衫子影門時。

花到薔薇明豔絶,燕支顆破麥風秋。
一番弄色一番退,小婦輕妝大婦愁。

長慶春[编辑]

山頭水色薄籠煙,久客新愁長慶年。
身上五勞仍病酒,夭桃窗下背花眠。

山鷓鴣詞[编辑]

南越嶺頭山鷓鴣,傳是當時守貞女。
化為飛鳥怨何人,猶有啼聲帶蠻語。

鄭女出參丈人詞[编辑]

鳳釵翠翹雙宛轉,出見丈人梳洗晩。
掣曵羅綃跪拜時,柳條無力花枝軟。

春雨[编辑]

花時悶見聫綿雨,雲入人家水毁堤。
昨日春風源上路,可憐紅錦枉抛泥。

和白使君木蘭花[编辑]

枝枝轉勢雕弓動,片片揺光玉劍斜。
見說木蘭征戍女,不知那作酒邊花。

正月十五夜呈幕中諸公[编辑]

宵逰二萬七千人,獨坐重城圏一身。
步月逰山俱不得,可憐辜負白頭春。

樂府新詩[编辑]

一聲盧女十三弦,早嫁城西好少年。
不羡越溪歌者苦,采蓮歸去綠窗眠。

春陪相公看花宴會二首[编辑]

丞相邀歡事事同,玉簫金管咽東風。
百分春酒莫辭醉,明日的無今日紅。

木蘭花謝可憐條,遠道音書轉寂寥。
春去一年春又盡,㡬回空上望江橋。

牡丹[编辑]

何人不愛牡丹花,占斷城中好物華。
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嬌萬態破朝霞。

過馬當[编辑]

風波隠隠石蒼蒼,送客靈鴉拂去檣。
三月盡頭雲葉秀,小姑新著好衣裳。

金谷覽古[编辑]

金谷園中數尺土,問人知是綠珠臺。
綠珠歌舞天下絶,唯與石家生禍胎。

上陽紅葉[编辑]

洛下三分紅葉秋,二分翻作上陽愁。
千聲萬片御溝上,一片出宫何處流。

洛城秋砧[编辑]

三川水上秋砧發,五鳳樓前眀月新。
誰為秋砧眀月夜,洛陽城裏更愁人。

和川守侍郎緱山題仙廟[编辑]

王子緱山石殿眀,白家詩句詠吹笙。
安知散席人間曲,不是寥天鶴上聲。

和夜題玉泉寺[编辑]

歲歲雲山玉泉寺,年年車馬洛陽塵。
風清月冷水邊宿,詩好官高能㡬人。

和秋逰洛陽[编辑]

洛陽自古多才子,唯愛春風爛漫游。
今到白家詩句出,無人不詠洛陽秋。

和嘲春風[编辑]

源上拂桃燒水發,江邊吹杏暗園開。
可憐半死龍門樹,懊惱春風作底来。

侍郎宅泛池[编辑]

蓮子花邊回竹岸,鷄頭葉上盪蘭舟。
誰知洛北朱門裏,便到江南綠水逰。

和侍郎邀宿不至[编辑]

蟾蜍有色門應鎖,街鼓無聲夜自深。
料得白家詩思苦,一篇詩了一彈琴。

自鄂渚至河南將歸江外留辭侍郎[编辑]

一生所遇唯元白,天下無人重布衣。
欲别朱門淚先盡,白頭逰子白身歸。

蠻入西川後[编辑]

守隘一夫何處在,長橋萬里只堪傷。
紛紛塞外烏蠻賊,驅盡江頭濯錦娘。

憶紫溪[编辑]

長憶紫溪春欲盡,千巖交映水回斜。
巖空水滿溪自紫,水態更籠南燭花。

誇紅槿[编辑]

誰道槿花生感促,可憐相計半年紅。
何如桃李無多少,併打千枝一夜風。

題縉雲山鼎池二首[编辑]

黄帝旌旗去不回,空餘片石碧崔嵬。
有時風卷鼎湖浪,散作晴天雨㸃来。

天地茫茫成古今,仙都凡有幾人尋。
到来唯見山高下,只是不知湖淺深。

宿冽上人房[编辑]

浮生不定若蓬飄,林下真僧偶見招。
覺後始知身是夢,更聞寒雨滴芭蕉。

汴河覽古[编辑]

煬帝龍舟向此行,三千宫女采橈輕。
渡河不似如今唱,為是楊家怨思聲。

柬白丈人[编辑]

昔時丈人鬢髮白,千年松下鋤茯苓。
今来見此松樹死,丈人斬新鬢髮青。

覽鏡詞[编辑]

寳鏡磨来寒水清,青衣把就綠窗眀。
潘郎懊惱新秋髮,拔却一莖生两莖。

寄玄陽先生[编辑]

不能相見見人傳,𥗫岸山中岱㟁邊。
顔貌只如三二十,道年三百亦藏年。

白人[编辑]

煖風入煙花漠漠,白人梳洗尋常薄。
泥郎為插瓏璁釵,争教一朶牙雲落。

奉酬元相公上元[编辑]

出擁樓船千萬人,入為台輔九霄身。
如何更羡看燈夜,曾見宫花拂面春。

奉和鸚鵡[编辑]

毛羽曾經翦處殘,學人言語道暄寒。
任饒長被金籠闔,也免栖飛雨雪難。

將至妙喜寺[编辑]

清風嫋嫋越水陂,遠樹蒼蒼妙喜寺。
自有車輪與馬蹄,未曾到此波心地。

紅蕉[编辑]

紅蕉曾到嶺南看,校小芭蕉㡬一般。
差是斜刀翦紅絹,卷来開去葉中安。

見少室[编辑]

適我一簞孤客性,問人三十六峰名。
青雲無忘白雲在,便可嵩陽老此生。

語兒見新月[编辑]

㡬處天邊見新月,經過草市憶西施。
娟娟水宿初三夜,曾伴愁蛾到語兒。

回施先輩見寄新詩二首[编辑]

九幽仙子西山卷,讀了絛繩繫又開。
此卷玉清宫裏少,曾尋真誥讀詩来。

紫河車裏丹成也,皁莢枝頭早晚飛。
料得仙宫列仙籍,如君進士出身稀。

送沈亞之赴郢掾[编辑]

千萬乘驄沈司户,不須惆悵郢中逰。
㡬年白雪無人唱,今日唯君上雪樓。

答白公[编辑]

高景争来草木頭,一生心事酒前休。
山公自是人侣,攜手醉登城上樓。

[编辑]

青山舊路在,白首醉還鄉。《別白公》

試到第三橋,便入千頃花。以上並見《紀事》

亂後見淮水,歸心忽迢遥。《京都還汴口作》

乍疑鯨噴浪,忽似鷁凌風。
呀呷汀洲動,喧闐里巷空。《競渡》,見《詩式》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