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宋文/卷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九

张兴世[编辑]

  兴世字文德,竟陵竟陵人,元嘉中,以白衣从王玄谟伐蛮,孝武镇寻阳,以补南中郎参军,及即位,转员外将军,领从队。除建平王宏中兵参军,又隶西平王子尚为直卫,坐事免。大明末除员外散骑侍郎,仍除宣威将军随郡太守。明帝即位,进龙骧将军,迁左军将军督豫司二州南豫州六郡诸军事,封作唐县侯,征为游击将军,假辅国将军,迁太子右卫率,领骁骑将军,转左卫将军,权兼中领军,出为持节督雍梁南北秦郢州之竟陵随二郡诸军、冠军将军、雍州刺史,加宁蛮校尉,进号征虏将军。废帝时,征为通直散骑常侍左卫将军,以病徙光禄大夫,常侍如故。

建议截贼上流[编辑]

  贼据上流,兵强地胜。我今虽相持有馀,而制敌不足。今若以兵数千,潜出其上,因险自固,随宜断截,使其首尾周遑,进退疑沮,中流一梗,粮运自艰,制贼之奇,莫过於此。《宋书·张兴世传》

张畅[编辑]

  畅字少微,吴郡吴人。元嘉中为太子中庶子,出为孝武安北长史沛郡太守。徙南谯王义宣司空长史南郡太守,孝武即位,征为吏部尚书,封夷道县侯,复为义宣南蛮校尉,加冠军将军,领丞相长史。义宣败,执送都下,见原,起为都官尚书,转侍中。孝建二年,出为会稽太守,卒谥曰宣,有集十四卷。

弃彭城南归议[编辑]

  若历城郁州可至一作「有可致之理」,下官敢不高赞一作「谈」。今城内乏食,人无固心一作「百姓咸有走情」,但以关扃严密一作「固」,不获走耳一作「欲去莫从耳」。若一摇动,则溃然奔散。一作「若一旦动脚,则各自散走」。虽欲至所在,其可得乎一作「何由可得」?今食虽寡「今」下一有「单」字,然朝夕未至窘乏一作「窘罄」,下有「量其欲尽临时更为诸宜」十字,岂可一作「岂有」舍万安之术,而即一作「而就」危亡之道。此计必行一作「若此计必用」,下官请以颈血污君马迹一作「污公马蹄」《宋书·张畅传》,案:畅有二传,一在四十六,一在五十九,其文小异,今录前篇,而以重出之文夹注当句之下,又见《南史》三十二。

为南谯王义宣与从弟永书[编辑]

  近有都信,具汝刑网之源,可谓虽在缧绁,而复心无愧矣。萧公平厚,先无嫌隙,见汝翰迹,言不相伤,何其滔滔称人意邪?当今世故艰迫,义气云起,方藉群贤,共康时难,富远慕廉蔺在公之德,近效平勃忘私之美。忽此蒂芥,克申旧情,公亦命萧示以疏达,兼令相执,共遵此旨。《宋书·张永传》。

河清颂[编辑]

  浑浑洪河,家国之滨。襟带晋卫,领袖齐秦。龙门诞溜,积石传津。乘运能有,经启天人。化流上帝,时表初星。飞书曝瑞,龙图照人。神协既伟,通气载荣。《初学记》六。

若耶山敬法师诔并序[编辑]

  夫待物而游,致用生外,道来自我,怀抱以欢。故晦宝停璞,导兼车以出魏,鸾逸云绪,岂增轩以入卫。是以士之傲俗,尚孤其道,幽居之民,无闷高独。吾每宣书,夙流照烂,故已予感咏,身心不足。若乃冲独之韵,少岁已高。绝岭之气,早志能远。初憩驾庐山,年始胜发。缅邈之志,直已千里,乃求剃形就道,忘家入法。时沙门释慧远虽高其甚高,以其尚幼,未之许也。遂乃登绝涧,首太阳,临虚投地之险,以身易志,法师乃奇而纳焉。胄翔华胤,业集素履,劲露未严,先风苦节,同学不胜其劳,若人不改其操。於时经藏始东,肄业华右,遂扣途万里,屡游函洛,定慧相晓,致用日微。罗什既亡,远公沉世。乃还迹塞门,屏居穷岫,其不出意若耶之山者,於兹二十馀年矣。余叔谢病归身,唯风停想,法师乘感来游,积席谈晏,清谢竟言,不别而别。故已默语交达,而动静虚员矣。征士戴,秀调宣简,神居共逸,风理交融,乃倚岫成轩。停林启馆,即此人外。因心会友,西河方浪,东山已贵,风灵既尽,草木馀哀,心之忧矣,泪合无开,呜呼哀哉,乃为诔曰:

  在尚上王,歌凤伊洛,逸路翔云,高轩鸣鹤。灵源世流,幽人代作,归来之子,跨古逢运。结辙承风,遵途袭问,纬玉则温,经金斯振。岁学两幼,年盈数始,令德既轩,其秀唯起。锋颖万代,风标千里,情爱相轻,家国如草。达矣哲人,独肆玄宝,总驾七觉,飞鞍八道。三江多静,湛胜庐山,地去万物,迹轨停玄。辽辽清慧,结宇承烟,前驱群有,首路人天。吾生制融,集彼清风,业流善会,情竦妙同。白日春上,素月秋中,方寸无底,六合可穷。卓彼罗什,三界特秀,真俗冠冕,神道领袖。若人对响,承车即辙,沙漠织寒,长风负雪。投袂冰霜,揽裾暮节。谁斯问津,悠焉在哲。庄衿老带,孔思周怀,百时如一,京载独开。匈地既满,愿惟糟魄。移此无生,凄居树席。妙入环中,道出形上。所谓伊人,玄途独亮,智虚于情,照实其相。生住无住,异壤相寻。罗什就古,慧远去今。匠石何运,伯牙罢音,殷忧逃遁,昔还尔心。东岩解迹,削景若耶。早帐风首,春席云阿,流庭结草,复渚含波。月轩东秀,日落西华,情步不辞,寝兴高绝。白云临操,清风练节。经纶五道,提衡六趣。四谛归想,三乘总路,生灭在法,诸行难常。哲人薪尽,旧火移光。白日投晦,中春起霜。呜呼哀哉,昔余九发,早宴清襟,送志非岁,迎韵者心。家贫亲老,耕而弗饱,就檄追欢,身素孤夭,既隔於形,徒通以道。自我徙病,高榭东山。明月途静,白云路间,承松吐啸,风上舒言。咨予载侯,夙居凉峻,伫馆伊人,流心酌韵,如何高期,隔成幽显。五弦丧弄,三觞谁饯。呜呼哀哉,山泉同罢,松竹衰凉,秋朝霜露,寒夜严长。呜呼哀哉,孤猿将思,旅雁声时,广开性品,无情者谁?连台成草,比馆唯悲。存亡既代,物色长衰。呜呼哀哉,苍生失御,万物无归,阴爽就夜,重阳顿晖。呜呼哀哉,伊四望之茫茫,怆予心之悄悄。虽泪至之有端,固忧来其无兆,隐长思以欢悲,谅纵横於言表,呜呼哀哉。《广弘明集》二十六。

张悦[编辑]

  悦。一作「说」。畅弟,历中书吏部郎侍中临海王子顼前将军长史、南郡太守。晋安王子勋以为司马,加征虏将军。及建号,拜领军将军、吏部尚书,事败归降,复为太子中庶子,除巴陵王休若卫军长史襄阳太守,寻代休若为雍州刺史宁远将军,复为休若征西长史南郡太守。泰始六年为三巴校尉,加持节辅师将军,领巴郡太守,未拜卒,有集十一卷。

玳瑁麈尾铭[编辑]

  移珍西岳,费藻南。凝华淡景,摇采争云,夷心似镜,色众斯分。《艺文类聚》六十九

张镜[编辑]

  镜,畅从弟,元嘉中新安太守。

答南谯王义宣书[编辑]

  仰复渊旨,匪迩伊教,俯惟末造,鞠躬汛对。窃以为遂通资感,涉悟藉缘,诚微良因,则河汉滋惑。故待问拟乎撞钟,启发俟於悱愤矣。夫妙学穷理,乃圣乃神,光景烛八维,ぽ仰观九有,然而运值百龄,宵均万劫者,岂非嘉缘未构,故业化莫孚哉!是以圣灵辍轨,斯文莫载。靡得明征,理归指斥。宗致祗以微显婉而成,潜徙冥远。好生导三世之源,积善启报应之辙,纲宿昭仁,苗弘信。既以渐积习成,吝滞日祛,然後道畅皇汉之朝,训敷永平之祀,物无《黄军》荧,人斯草偃。实知放华犹昏,文宣未旭,非旨睽以异通,谅理均而俱踬者,附会玄远,孰夷冒言,谬犯不韪,轻率狂简。《弘明集》十二《张新安答谯王论孔释书》

张永[编辑]

  永字景云,镜弟,元嘉中为郡主簿州从事,累迁至冀州刺史,历仕孝武明帝,封孝昌县侯。後废帝时进位光禄大夫,迁征北将军南兖州刺史,以兵败免官,发病卒。升明二年,追赠侍中右光禄大夫,有集十卷。

将士休假议[编辑]

  臣闻阁兵从稼,前王以之兼隙,耕战递劳,先代以之经远。当今化宁万里,文同九服,捐金走骥,於焉自始。伏见将上休假,多蒙三番。程会既促,装赴在早。故一岁之间,四驰遥路,或失遽春而,或违要秋登,致使公替常储,家阙旧粟,考定利害,宜加详改。愚谓交代之限,以一年为制,使征士之念,劳未及积,游农之望,收功岁成,斯则王度无骞,民业斯植矣。《宋书·张永传》。

张辩[编辑]

  辩,永弟。泰始中,历尚书吏部郎、广州刺史、大司农,有集十六卷。

庐山招提寺释僧瑜赞[编辑]

  悠悠玄机,茫茫至道,出入生死,孰为妙宝。其一。

  自昔药王,殊化绝伦,往闻其说,今睹斯人。其二。

  英英沙门,慧定心固,凝神紫气,表迹双树。其三。

  其德可乐,其操可贵,文之作矣,或仿佛。其四,《法苑珠林》一百十五。

释昙鉴赞[编辑]

  披荔逞芬,握瑾表洁。浑浑法师,弗缁弗涅。炜晔初辰,条蔚暮节。神游智往,岂伊实诀。《高僧传》,开昙鉴姓赵,冀人,终江陵辛寺,辩为传赞。

殷琰[编辑]

  琰字敬珉,陈郡长平人。元嘉中,为江夏王义恭征北参军始兴王浚後军主簿,出为鄱阳晋熙太守,豫州治中从事史。孝武时,临海王子顼以为冠军录事参军,行吴兴郡事,复为豫州别驾,太宰户曹属、丹杨丞、尚书左丞少府、寻阳王子房冠军司马、行南豫州事。随府转右军司马。又徙巴陵王休若左军司马。永光初除黄门侍郎,出为山阳王休右车长史南梁郡太守。泰始初为建武将军豫州刺史,举兵应晋安王子勋。子勋以为辅国将军梁郡太守,加豫州,假节,後归国,为王景文镇南谘议参军兼少府。泰豫初除少府,加给事中,元徽初卒,有集七卷。案,《隋志》作「太子中庶子」,与《本传》不同。

宣贵妃诔[编辑]

  严位服於旗容,尚徽谥於铭策。节哀路於萧锺,齐行镳於京翟。《御览》三百五十八。

刘损[编辑]

  损字子骞,彭城沛人,晋卫将军刘毅从弟。元嘉中御史中丞,出为义兴太守,迁吴郡太守,卒赠太常。

奏谧韦朗[编辑]

  风闻前广州刺史韦朗,莅任虐法,暴浊是彰,於州所造镂银铪二枚,朱牙三十幡,朱画青绫盾三十五幡,犀皮铠六领,杂白莞席三百二十二领,银涂漆一作「泥」。屏风二十三床,又缘沈屏风一床,铜镜台一具,请以见事追免朗前所居官。《初学》二十五「席门屏风门镜台门」,《御览》三百五十六、五十七、七百一并引《元嘉起居注》,元嘉十六年,御史中丞刘损奏,「损」一作「桢」,非。

[编辑]

  ,元嘉中为尚书左丞。

劾荀万秋启[编辑]

  领曹郎中荀万秋,每设事缘私,游肆其所之,岂可复参列士林,编名天阁,请免万秋所居官。《初学记》十一引《宋元嘉起居注》。

扶令育[编辑]

  令育,巴东人,为龙骧参军,去职。

诣阙上表理彭城王义康[编辑]

  盖闻哲王不逆切旨之谏,以博闻为道;人臣不忌歼夷之罚,以尽言为忠。是故周昌极谏,冯唐面折,孝惠所以克固储嗣,魏尚所以复任云中,彼二臣岂好逆主干时,犯颜违色者哉。又爰盎之谏孝文曰:「淮南王若道遇疾死,则陛下有杀弟之名。奈何?」文帝不用,追悔无及。臣草莽微臣,窃不自揆,敢抱葵藿倾阳之心,仰慕《周易》匪躬之志,故不远六千里,愿言命侣,谨贡丹愚,希垂察纳。

  伏推陛下躬执大象,首出万物,王化咸通,三才必理,辟天人之路,开大道之门,搜殊逸於岩穴,招奇英於侧陋,穷谷无白驹之倡,乔岳无遗宝之嗟,岂特罗飞翮於垂天,纲沉鳞於溟海。况於彭城王义康,先朝之爱子,陛下之次弟哉。一旦黜削,远送南垂,恩绝於内,形隔於远,躬离明主,身放圣世,草莱黔首,皆为陛下痛之,臣追惟景平、元嘉之衅,几於危殆,三公托以兴废之宜,密怀不臣之计,台辅伺隙於京甸,强楚窥窬於上流,或苞恶而窥国,或显逆而陵主,有生之所惴恐,神只之所忿忌也。赖宗社灵长,庙算流远,洒涤尘埃,歼馘丑类,氛雾时靖,四门载清。当尔之时,义康岂不预参皇谋,均此休否哉。且陛下旧楚形胜,非亲勿居,遂以骠骑之号,任以藩夏之重,抚政南郢,绥民遏寇,播皇宋之泽,以洽幽荒。陛下之润,被之九有,岂直南荆之民沾渥而已焉。遂召之以宰辅,又寄之以和味,既居三事,又牧徐、扬,所以幽显齐欢,人神同忭。莫不言陛下授之为得,义康受之为是也。今如何信疑似之嫌,阙兄弟之恩乎。若有迷谬之愆,可责之罪,正可数之以善恶,导之以义方。且庐陵王往事,足以知今,此乃陛下前事之殷鉴,後乘之灵龟也。夫曾子之不杀,忠臣之笃譬;二告而犹织,仁王之令范。故《诗》云:「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又云兄弟虽阋,不废亲也。《尚书》曰:「克明峻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可以亲百姓。兄弟安可弃乎。

  臣伏愿陛下上寻往代黜废之祸,下惟近者谗言之衅。庐陵王既申冤魂於后土,彭城王亦弭疑愆於宋京,岂徒皇代当今之计,盖乃良史万代之美也。且谄谀难辨,是非易黩,福始祸先,古人所畏。故爱身之士,自为己计,莫不结舌杜口,孰肯冒忌干主哉。臣以顽昧,独献微管,所以勤勤恳恳,必诉丹诚者,实恐义康年穷命尽,奄忽於南,遂令陛下有弃弟之责。臣虽微贱,窃为陛下羞之。况书言记事,史岂能屈典谟而讳哉。脱如臣虑,陛下恨之何益。杨子云曰:「获福之大,莫先於和穆;遘祸之深,莫过於内难。」每服斯言,以为警戒。矧今睹王室大事,岂得韬笔默尔而已哉。臣将恐天下风靡,离间是惧,遂令宇内迁观,民庶革心,欲致康哉,实为难也。陛下徒云恶枝之宜伐,岂悟伐柯之伤树,乃往古之所悲,当今所宜改也。陛下若荡以平听,屏此猜情,垂讯Ρ荛之谋,曲察狂瞽之计,一发非意之诏,逮访博古之士,速召义康返於京甸,兄弟协和,君臣缉穆,息宇内之讥,绝多言之路,如是则四海之望塞,谗说之道消矣。何必司徒公、扬州牧,然後可以安彭城王哉。若臣所启违宪,於国为非,请即伏诛,以谢陛下。虽复分形赴镬,煮体烹尸,始愿所甘,岂不幸甚。《宋书·彭城王义康传》,前龙骧参军巴东扶令育诣阙上表。表奏,即收付建康狱赐死。《南史》十三作「前龙骧参军巴东令扶乐」。案,《宋志》,巴东郡无巴东县,亦无扶县。《广韵》:扶又姓,知姓扶名令育也。

钱乐之[编辑]

  乐之,元嘉中为太史令。

奏详何承天元嘉历[编辑]

  太子率更令领国子博士何承天表更改《元嘉历法》,以月蚀检今冬至日在斗十七,以土圭测影,知冬至已差三日,诏使付外检署。以元嘉十一年被敕,使考月蚀,土圭测影,检署由来用伟《景初法》,冬至之日,日在斗二十一度少。检十一年七月十六日望月蚀,加时在卯,到十五日四更二唱丑初始蚀,到四唱蚀既,在营室十五度末。《景初》其日日在轸三度。以月蚀所冲考之,其日日应在翼十五度半。又到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望月蚀,加时在酉,到亥初始食,到一更三唱蚀既,在鬼四度。《景初》其日日在女三。以冲考之,其日日应在牛六度半。又到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望月蚀,加时在戌之半,到二更四唱亥末始蚀,到三更一唱食既,在井三十八度。《景初》其日日在斗二十五。以冲考之,其日日应在斗二十二度半。到十五年五月十五日望月蚀,加时在戌,其日月始生而已,我已生四分之一格,在斗十六许度。《景初》其日日在井二十四。考取其冲,其日日应在井二十。又到十七年九月十六日望月蚀,加时在子之少,到十五日未二更一唱始蚀,到三更蚀十五分之十二,格在昴一度半。《景初》其日在房二。以冲考之,则其日日在下三度半。凡此五蚀,以月冲一百八十二度半考之,冬至之日,日并不在斗二十一度少,并在斗十七度半间,悉如承天所上。

  又去十一年起,以土圭测影。其年《景初法》十一月七日冬至,前後阴不见影。到十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冬至,其十五日影极长,到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冬至,其二十六日影极长,到十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冬至,其前後并阴不见,到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冬至,十八日影极长,到十六年十一月二日冬至,其十月二十九日影极长,到十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冬至,其十日影极长,到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冬至,二十一日影极长,到十九年十一月六日冬至,其三日影极长,到二十年十一月十六日冬至,其前後阴不见影,寻校前後以影极长为冬至,并差三日。以月蚀检日所在,已差四度。土圭测影,冬至又差三日。今之冬至,乃在斗十四间,又如承天所上。

  又承天法,每月朔望及弦,皆定大小馀,於推交会时刻虽审,皆用盈缩,则月有频三大、频二小,比旧法殊为异。旧日蚀不唯在朔,亦有在晦及二日。《公羊传》所谓「或失之前,或失之後」。愚谓此一条自宜仍旧。《宋书·历志》中,太史令钱乐之、兼丞严粲奏。

皮延宗[编辑]

  延宗,元嘉中为员外散骑郎。

难何承天新历[编辑]

  若晦朔定大小馀,纪首值盈,则退一日,便应以故岁之晦,为新纪之首。《宋书·历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