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詔令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兩漢詔令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六
  兩漢詔令目錄     詔令奏議𩔖一詔令之屬巻一
  西漢一
  高祖
  巻二
  西漢二
  惠帝
  巻三
  西漢三
  吕后
  巻四
  西漢四
  文帝
  巻五
  西漢五
  景帝
  巻六
  西漢六
  武帝
  巻七
  西漢七
  昭帝
  巻八
  西漢八
  宣帝
  巻九
  西漢九
  元帝
  巻十
  西漢十
  成帝
  巻十一
  西漢十一
  哀帝
  巻十二
  西漢十二
  平帝
  巻十三
  東漢一
  光武
  巻十四
  東漢二
  明帝
  巻十五
  東漢三
  章帝
  巻十六
  東漢四
  和帝
  巻十七
  東漢五
  殤帝
  巻十八
  東漢六
  安帝
  巻十九
  東漢七
  順帝
  巻二十
  東漢八
  質帝
  巻二十一
  東漢九
  桓帝
  巻二十二
  東漢十
  靈帝
  巻二十三
  東漢十一
  獻帝
  等謹案兩漢詔令二十三巻内西漢詔令十一巻宋林虙編東漢詔令十二巻宋樓昉編虙字徳祖吳郡人嘗中詞學為開封府椽昉字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叔鄞縣人官宗正寺主簿先是虙以西漢文𩔖所載詔令濶畧乃采括紀𫝊得西漢詔令四百一章以世次先後各為一巻大觀三年程俱為之序南渡後昉又依虙之體編東漢詔令以續之有嘉定十五年自序是編合為一書題曰兩漢詔令而各附原序于後其首又載洪咨夔所作兩漢詔令總論一篇案咨䕫有兩漢詔令擥抄見于本𫝊而此總論内云䕫假守龍陽縱觀三史裒其詔制書策令𠡠之𩔖事著其畧每帝以臆見繫之然則所云擥抄者必尚有咨夔議論之辭而今書内無之則此特後人取林虙樓昉二書合編而掇咨夔之論冠其前耳其與擥抄寔非一書也兩漢詔令最為近古虙等採輯詳備亦博雅可觀雖陳振孫謂其平獻兩朝莽操用事如錫莽及廢伏后之𩔖皆當削去是于裁制亦間有未合然其首尾完贍殊便觀覽固有足資㕘考者焉乾隆四十三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兩漢詔令原序
  自典謨訓誥誓命之書不作兩漢之制最為近古一曰䇿書其文曰維某年月日二曰制書其文曰制詔三公三曰詔書其文曰告某官如故事四曰誡勅其文曰有詔勅某官此其凡也䇿有制策詔策親䇿勅有詔勅璽勅宻勅書有䇿書璽書手書權書赫蹏書詔有制詔親詔宻詔特詔優詔中詔清詔手筆下詔遺詔令有下令著令挈令及令甲令乙令丙諭有口諭風諭譙諭宥罪有赦訓諸王有誥召天下兵有羽檄要誥有誓約廷拜有贊以致有報有賜有問有誥又有手迹手記詔記其曰恩澤詔書寛大詔書一切詔書及哀痛之詔隨事名之此其目也策命簡長二尺短者半之以篆書罷免用尺一木兩行以𨽻書遺單于書牘以尺一寸選舉召拜亦書之尺一板古今篆𨽻文體曰鶴頭書與偃波書俱詔板所用在漢則謂之尺一簡詔書有真草又有案案者寫詔之文一札十行細書以賜方國扎牒也孟康曰漢初有三璽蔡邕獨斷曰天子六璽皆白玉螭虎紐輿地志曰漢封詔璽用武都紫泥故制詔皆璽封尚書令印重封唯赦贖令司徒印露布州郡詔記緑綈方底用御史中丞印通官文書不著姓司𨽻詣尚書封胡降檄著姓非故事詔書皂囊施檢報書緑囊宻詔或衣帶間丹書藏之石室策書藏之金匱此其制也漢世代言未設官王言作命厥意猶古而討論潤色亦間有其人高后令大謁者張澤報單于嫚書淮南王安善文辭武帝每為報書及賜常詔司馬相如視草光武答北匈奴藁草司徒掾班彪所上至永寧中陳忠謂尚書出納帝命為王喉舌諸郎鮮有雅材毎為詔文轉相求訪且辭多鄙固遂薦周興為尚書郎秦少府吏四人在殿中主發書謂之尚書漢因之武昭以後稍重張安世以善書給事尚書囊簪筆事武帝數十年後漢始置尚書郎三十六人主作文書起草月賜赤管大筆隃麋墨此其造命之原也詔御史大夫下相國相國下諸侯王御史中執法下郡守制下御史御史大夫下丞相丞相下中二千石二千石下郡太守諸侯丞相從事下當用者如律令郡國長史上計丞相御史記室大音讀勅畢遣以詔書部刺史奉詔條察州所察毋過六條守令則承流宣化使田里咸知上意此其奉行之序也君能制命為義臣能承命為信君不能以義制命則無以使人心丕應惟命之承故夫夜下詔書決之亟也甲寅書報應之疾也毋下所賜書幾事宻也封還詔書渙號不容於輕出也更報單于書辭令不嫌於修飾也六月甲子詔書非赦令皆蠲除之雖反汗猶愈於遂非而稔惑也有司毋得言赦前事所以示民信也策書泰深痛切君子作文為賢者諱所貴乎體之識也昧死奏故事詔書二十三事所重乎祖宗良法美意之得也璽書封小詔書獨下抑不可不慮其賈疑而召激也案尚書大行無遺詔詔書獨臧嬰家及安得赦書封三子事姦隱於倉卒詐售於危疑尤有國者所當謹察而不可忽也知此則知所以造命知所以造命則知所以奉行矣然有不敢奉詔者有期期不奉詔者有以死爭不奉詔者有詔數强予然後奉詔者猶或許之盖所以養士氣也若其奉行不䖍則有常刑故廉問不如吾詔者以重論敢有議詔不如詔者腰斬詐詔者當棄市格詔者亦當棄市矯制者腰斬誤宣詔者應罰金令下腹誹者論死誹謗聖制者當族謂詔書不可用者丞相御史劾之無承用詔書意者御史奏之而奉詔不謹者皆坐以不敬丞相被䇿書則步出司農發詔書則鳴鼓其嚴如此當時猶不能盡然始而奉詔不勤終而遏絶詔命始而矯䖍終而擅詔以至詐下詔書詐作詔板偽作璽書假為策自書詔以授㢘級陵夷紀綱板蕩而國命之柄移大抵外戚宦官之禍閨闥稱制實胚胎之有天下者可不鑒哉按藝文志儒家高祖𫝊十三篇高帝與大臣述古諭及詔䇿文帝𫝊十一篇文帝所稱及詔策當時㑹粹盖有其書遷固必采取諸此先漢詔遷多以上曰書固間因之一詔或二三出詳略及用字亦有不同疑不能無刪潤高帝未即位遷不書詔惟重祠敬祭詔見封禪書景帝紀遷不書詔其議太宗廟樂舞制詔附見文帝紀文帝於陳武等議謂且無議軍見於律書當亦是詔固不書後漢詔有以東觀漢記漢名臣奏等書見於注其改詔為制為誥或謂避武后諱世祖官王閎子詔附見董賢𫝊曄書逸之大氐史遷所筆皆有深意固文贍而意不逮曄則文亦不逮乎固矣咨夔假守龍陽俗古事簡因得縱觀三史裒其所謂詔制書策令勅諭報誓約之成章者凡若干通事著其略每帝以臆見繫之釐為若干巻總曰兩漢詔令以補續書之亡欲觀漢治者當有考於斯文翰林學士洪咨夔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