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藝之一録 (四庫全書本)/全覽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全覽2 六藝之一録 全覽3 全覽4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五十九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三十五
  北魏太延御射碑
  徐水三源竒發齊㵼一澗東流北轉逕東山下水西有御射碑徐水又北流西屈逕南巖下水隂又有一碑徐水又隨山南轉逕東巖下水際又有一碑凡此三銘皆翼對層巖巖鄣深髙壁立霞峙石文云皇帝以太延元年十二月車駕東廵逕五危之險途覽崇岸之竦峙乃停駕路側援弓而射之飛矢踰於巖山刋石用讃元功夾碑並有層䑓二所即御射處也碑隂皆列樹碑官名水經注
  郊天壇碑
  如渾水又逕平城西郭内魏太平七年所成也城周西郭外有郊天壇壇之東側有郊天碑建興四年水經注
  勒宣時事碑
  自講武䑓西出南山山無樹木唯童阜耳即廣徳殿所在也其殿四柱兩厦堂宇綺栱圖畫竒禽異獸之像殿之西北便得焜煌堂雕楹鏤角取狀古之温室也其時帝幸龍荒㳺鸞朔北南秦王仇池楊難當捨蕃委誠重譯拜闕陛見之所也故殿以廣徳為名魏太平真君三年刻石樹碑勒宣時事碑頌云肅清帝道振攝四荒有蠻有戎自彼氐羌無思不服重譯稽顙恂恂南秦斂斂推亡峨峨廣徳奕奕焜煌侍中司徒東郡公崔浩之辭也碑隂題宣城公李孝伯尚書盧遐等姓名若新鏤焉水經注
  靈邱御射碑
  ⿰水自縣南流入峽謂之隘門設隘於峽以譏禁行旅歴南山髙峽隠天深溪埒谷其水沿澗西轉逕御射䑓南䑓在北阜上䑓南有御射石碑南則秀鄣分霄層巖刺天積石之峻壁立直上車駕沿革每出逰藝焉水經注
  孝文北廵碑
  右魏孝文北廵碑云太和二十一年脩省方之典北臨舊京又云渉西河出平陽斜順唐逵指逰咸櫟路邇龍門遂紆雕軒按後魏本紀是嵗正月乙巳北廵二月次太原至平城四月幸龍門以太牢祭大禹遂幸長安汎渭浮河乃東歸與此碑所書皆合也碑無題首故依本紀為北廵碑也集古録
  髙祖講武碑
  西塞水出懐朔鎮東北芒中南流逕廣徳殿西山下余以太和十八年從髙祖北廵屆於隂山之講武䑓䑓之東有髙祖講武碑碑文是中書郎髙聰之辭也水經注
  冰固堂碑
  羊水又東注於如渾水亂流逕方嶺上有文明太皇太后陵陵之東北有髙祖陵二陵之南有冰固堂堂之周隅雉列榭階欄檻及扉戸梁壁椽瓦悉文石也檐前四柱採洛陽之八風谷黒石為之雕鏤隠起以金銀間雲雉有若錦焉堂之内外四側結兩石趺張青石屏風以文石為緣並隠起忠孝之容題刻貞順之名廟前鐫石為碑獸碑石在冡左右列柏四周迷禽闇日院外西側有思逺靈圖圖之西有齋堂南門表二石闕闕下斬山累結御路下望靈泉宫池皎若圓鏡矣水經注
  定鼎碑金石録作御射碑
  右魏定鼎碑景明三年建在今懐州流俗謂之定鼎碑也景明魏宣武年號也碑云定鼎遷中之十年按魏孝文以大和十七年遷都洛陽至此景明三年葢十年矣集古録
  不著撰人名氏後魏鎮逺將軍通直散騎常侍沈馥
  書宣武帝講武於洹衛之間命近臣馳射帝𤼵矢逺及里餘侍中崔光等請為銘記之其首曰定鼎遷中之十年俗因謂之定鼎碑以景明三年十月立集古録目右後魏御射碑在今懐州按北史及魏書宣武紀景明三年十月庚子帝躬御弧矢射逺及一百五十歩羣臣勒銘於射所即此碑也碑云唯魏定鼎遷中之十載又云皇上春秋一十有七據史云及孝文弔比干文皆云太和十八年遷都洛陽至景明三年葢九年矣而碑作十載恐誤又史云宣武以太和七年景明四年當年二十而碑言十有七則當以碑為據然則宣武終於延昌四年葢夀三十五嵗而史以為夀三十三者亦誤也今按禮記問天子國君之年對者皆不敢斥言魯襄公送晋侯晋侯問公年季武子對曰㑹沙隨之嵗寡君以生是也今魏人乃直書其君之年於碑豈禮也哉金石録
  右圖經稱定鼎碑在懐州衙署其題曰御射之碑以其文有定鼎遷中之十載故自昔其名如此不知定鼎遷都在孝文世而偶以文見之然字畫有法獨異於當時人所書亦見襲中國文物所致而夷俗汙陋漸革也魏書景明三年九月丁巳車駕幸鄴戊寅閱武於鄴南十月庚子帝親射逺及一百五十歩羣臣勒銘於射所甲辰車駕還宫今碑所書年月與史相合然自戊寅逮庚子為廿一日則自鄴至懐而還京師可以考次也不言幸懐温等處自是可略然既書親射勒銘不書其地乃繼文於上似御射當在鄴南然則此不當略也註云北海王詳髙祖南伐自洛北廵詳常與侍中彭城王並在輿輦陪侍左右至髙宗射之所髙宗停駕詔諸弟及侍臣皆試射逺近唯詳箭不及髙宗箭所十餘歩髙宗嘉之拊掌欣笑遂詔勒銘廣川書跋
  後魏宣武帝御射碑景明三年沈馥書有碑隂在虢州金石略
  後魏宣武帝御講碑
  延昌四年金石略 在青州寳刻叢編
  大代華嶽廟碑
  不著撰人名氏後魏鎮西將軍略陽公侍郎劉元明書大延中改立新廟以道士奉祠春祈秋報有大事則告碑以太延五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右大代華嶽碑歐陽公集古録云魏自道武天興元年議定國號羣臣欲稱代而道武不許乃仍稱魏自是之後無改國稱代之事今魏碑數數有之碑石當時所刻不應妄但史失其事耳余按崔浩傳云方士初SKchar奏改代為萬年浩曰昔太祖道武皇帝應期受命開拓洪業諸所制宜無不循古以始封代土後稱為魏故代魏兼用猶彼殷商葢當時國號雖稱為魏然猶不廢始封故兼稱代耳事見楊松玢談藪云金石録
  修華嶽廟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後魏興光元年詔遣侍中遼西王常英曹尚書茍尚等重葺嶽廟二年立此碑集古録目興光二年三月立金石録
  中嶽碑
  太安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正光元年有碑隂金石略
  堯廟碑
  正光元年八月金石録 正光元年有碑隂金石略
  孝文帝弔比干文
  後魏孝文帝弔比干文其首已殘缺唯元載字可識其下云嵗御次乎閹茂望舒㑹於星紀十有四日日維甲申按爾雅云嵗在戌日閹茂又鄭康成注月令仲冬者日月㑹於星紀後魏書孝文以太和十八年十二月甲申祀比干墓親為弔文樹碑而刋之是嵗甲戌其說皆合其未嘗改元而稱元載者孝文以是嵗遷都洛陽盖以遷都之嵗言之也金石録
  文為𨽻書不著姓氏據碑稱遷中之元載北屆衛壤覩比干之墓因弔之而其額曰皇帝弔比干文然則後魏大和中孝文帝之所作也碑以太和十八年十二月立寳刻叢編
  正書太和十八年十一月今在汲縣北十五里比干墓上魏書劉芳傳髙祖遷雒路由朝歌見殷比干墓愴然悼懐為文以弔之芳為注解表上之即此文也此碑字多别搆如蔑為薨蔽為⿱菊為⿱寔為寔箕子為萁子往為住厥為⿴邅為亶顛為⿱辛為亲因為囙桴為□翺為⿰曵為电芙蓉為⿰容葩為⿱漂揺為㵱䬙慮為⿰螭為蠄裔為𧜟帶為僀訴為訢鶵為⿰瀏為⿰俯為府闔為⿴騶虞為□⿰隨為□轡為轡吸為歙闚為⿴睇為⿰不可勝紀顔氏家訓言晋宋以来多能書者故其時俗逓相染尚所有部帙楷正可觀不無俗字非為大損至梁天監之間斯風未變大同之末訛替滋生蕭子雲改易字體邵陵王頗行偽字前上為草能旁作長之類是也朝野翕然以為楷式畫虎不成多所䘮敗爾後墳籍略不可㸔北朝䘮亂之餘書迹鄙陋加以専輙造字猥拙甚於江南乃以百念為憂言反為變不用為罷追来為歸更生為蘇先人為老如此非一徧滿經傳今觀此碑則知别體之興自是當時風氣而孝文之世即已如此不待䘮亂之餘也註云追来為歸見穆子容太公碑先人為老見張猛龍碑更生為蘇今人猶用之金石文字記
  比干文碑隂
  右比干碑隂盡紀侍從羣臣官爵姓名按後魏書官氏志邱穆陵氏後改為穆氏今此碑自侍中邱目陵亮以下同姓者凡三人皆作目而元和姓纂所書與此碑正同又碑自穆崇至亮皆姓邱目陵氏姓纂亦云後改為穆而史但云姓穆者皆有闕誤金石録
  孔子廟碑
  䢴水又南逕孔子廟東廟庭有碑魏太和元年孔靈度等以舊宇毁落上求修復野王令范衆愛河中太守元真刺史咸陽公髙允表聞立碑於廟治中劉明别駕吕次父主簿向班虎荀靈龜以宣尼大聖非碑頌所稱乃立記焉云仲尼傷道不行欲北從趙鞅聞殺鳴犢遂旋車而反及其後也晋人思之於太行嶺南為之立廟盖徃時廽轅處也余按諸子書及史籍之文並言仲尼臨河而歎曰某之不濟命也夫是非太行廻轅之言也碑云魯國孔氏官於洛陽因居廟下以奉蒸嘗斯言至矣盖孔因遷山下追思聖祖故立廟存饗耳其猶劉累遷魯立堯祠於山矣非謂㢠轅於此也水經注
  右後魏孔宣尼廟記在今懐州界中文詞頗古質可喜云孔子欲北從趙鞅聞殺鳴犢遂旋車而返及其没也晋人思之於太行嶺南為之立廟焉記太和元年立其額又有延興四年太上皇帝祭孔子文者孝文之父獻文帝也金石録
  不著書撰人名氏初孔子北適趙聞鳴犢見殺而還晋人思之立廟於其地後魏太和中懐州刺史如清龍使河内太守逹頭素和増葺立記又有延興四年祭文稱太上皇帝告宣尼之靈者獻文帝也集古録目
  李仲璇修孔子廟碑
  右魯孔子廟碑後魏北齊時書多若此筆畫不甚佳然亦不俗而徃徃相類疑其一時所尚當自有法又其㸃畫多異故録之以偹廣覽集古録
  李仲璇為兖州都督修孔廟建碑事在興和三年史官稱之是時髙歡與宇文泰方確鬬關洛而東魏又當遷都之際仲璇能改修孔廟尚文儒賢矣碑正書時作篆筆間以分𨽻其形容竒怪攷古書法大小篆謂之篆東漢諸碑减篆筆有批法者謂之𨽻以篆筆作𨽻者謂之八分亦謂之𨽻正書謂之今𨽻亦謂之楷然則如此碑篆耶分耶古今𨽻耶石墨鐫華
  李仲璇東魏世家當中原雲擾知尊孔子能修繕廟庭先是宫牛阻嶮又能以威惠歸伏史稱所歴並著清勤是且具有文武焉碑不著書者姓名猶存古意雖筆力勁駿如偏面驕嘶又如辮髪章甫殊俗揖讓江式書表云皇魏承百王之季世易風移文字改變篆形錯謬𨽻體失真俗學鄙習復加虗造以意為疑炫惑於時不獨正其偏傍正為此等書發耳唐景龍觀鐘銘源出於此少劑以雅馴便勝金石史
  興和三年十二月今在曲阜縣廟中按魏書李仲璇傳除車騎大將軍兖州刺史仲璇以孔子廟墻宇頗有頽毁遂修改焉即此碑也其文一行之中有篆有分有𨽻有草雜亂無倫而論者以為竒然則作詩者亦當一句騷一句漢魏一句選一句律而後為竒也此愚之所不解也引禮記梁木其摧作良木尤誤金石文字記
  太公吕望碑
  穆子容撰正書武定八年四月今在汲縣西北三十里太公廟北史言子容少好學無所不覽求天下書逢即寫録所得萬餘卷魏末為兼通直散騎常侍聘梁齊受禪卒於司農卿金石文字記
  升仙太子碑
  王子晉碑延昌四年十月立金石録
  梁雅文在西京金石略
  明元密皇后杜氏碑
  真君元年明元密皇后杜氏葬崞山立寢廟於崞山建碑頌徳魏書皇后傳
  保大后碑
  和平元年文成乳母常氏乳帝有劬勞保䕶之功尊為保大后葬磨笄山樹碑頌北史后妃傳
  文成太后碑
  太和五年起作夀陵刋石立碑頌太后功徳太后立文宣王廟於長安又立思燕佛圖於龍城皆刋石立碑魏書文成皇后紀
  郭太妃碑
  正光三年四月金石録
  盧魯元碑
  盧魯元於真君三年卒帝甚惜之葬於崞山為建碑闕北史
  衞操碑
  衞操字徳元立碑於大䢴城南以頌功徳皇興初維州别駕叚榮於大䢴掘得此碑文魏書衞操傳
  穆崇碑
  髙祖追崇勲令著作郎韓顯宗與崇子真撰定碑文建於白登山魏書穆崇傳
  大鴻臚卿鄭𦙍伯碑
  右後魏鄭𦙍伯碑元和姓纂載滎陽鄭氏云曄生七子曰白麟小白叔夜洞林歸藏連山幼麟號七房鄭氏𦙍伯小白子也按後魏書幼麟傳云父曄生六子又云幼麟五兄長白麟次小白次洞林次叔夜次連山而無歸藏其次第亦不同又姓纂云小白名茂而史云幼麟名義疑自白麟以降皆其字也據碑與姓纂皆云𦙍伯仕至大鴻臚卿而史言少卿者誤矣金石録
  太尉于烈碑
  右後魏太尉于烈碑云初以功臣子起家為中散轉屯田給事中内都幢將遷左衞將軍而後魏書列傳云少拜羽林中郎將以本官行秦雍二州事遷司衞監以碑考之烈皆未嘗為此官又其父洛㧞為黄龍鎮都大將而曰和龍烈為屯田給事而曰給納卒年六十七而曰六十五者皆史之誤又按烈始封昌國子改鉅鹿公按烈祖栗磾嘗假封新安公後賜爵新城男疑此亦假封也又改洛陽侯進封聊城縣開國子再進為開國伯開國侯其卒追封為鉅鹿郡開國公盖當時之制如此魏書官氏志不載皆莫可攷金石録
  鄭羲碑
  右後魏鄭羲碑魏史列傳與此碑皆云羲滎陽開封人碑又云歸葬於滎陽石門東十三里三皇山之陽而碑乃在今莱州南山上磨厓刻之盖道昭嘗為光州刺史即今莱州也故刻其父碑於兹山余守是州嘗與僚屬登山徘徊碑下久之傳云羲卒尚書奏諡曰宣詔以羲雖宿有文業而治闕亷清改諡為文靈今碑首題曰滎陽鄭文公之碑其末又云加謚曰文傳載賜謚詔書甚詳不應差誤而碑當時所立必不敢諱其一字皆莫可知也已金石録
  鄭羲上碑
  右鄭羲上碑初余為莱州得羲碑於州之南山其末有云上碑在直南二十里天柱山之陽此下碑也因遣人訪求在膠水縣界中遂模得之羲之葬榮陽其子道昭永平中為光州刺史為其父磨崖石刻二碑焉按地里書後魏皇興四年分青州置光州鎮領東莱郡隋文帝時罷郡仍改光州為莱州云金石録
  車騎大將軍邢巒碑
  右後魏邢巒碑云巒字山賓而史作洪賓其為梁州刺史碑云徴為都官尚書而史作度支後改為五兵尚書而史不載又巒為崔亮所糾據碑言戎軍既班猶以在州之誣遭禁一期而史以謂元暉髙肇為巒申釋故得不坐者非也金石録
  巒字山賔碑以延昌三年甲午十月建復齋碑録
  淮陽太守梁鑒碑 延昌四年十月金石録
  齊兖二州刺史傅公碑 孝明熈平元年十二月金石録劉使君徳化頌并碑隂 熈平三年十一月金石録兖州刺史元匡碑 熈平中立金石録金石略作元康
  瀛州刺史孫惠蔚墓誌
  神龜年五月金石録
  後魏安東將軍孫公墓誌其名字鄉里年夀皆不載獨其末載贈官制書云故安東將軍銀青光祿大夫𬃷强縣開國男孫蔚知其名蔚又云歸葬於武邑遂知其為武邑人也按後魏書儒林傳有孫惠蔚其所書事迹與誌皆合傳云先單名蔚正始中侍講禁内夜論佛經有惬帝㫖詔使加惠號惠蔚法師焉金石録
  兖州賈使君碑 神龜二年四月金石録 金石略云賈思伯碑在西京後魏定州刺史崔亮頌
  不著書撰人名氏其額曰定州刺史崔使君至化之頌使君名亮字敬儒齊國磐陽人長史馮時等立此碑碑石漫滅亡其年月集古録目
  右後魏崔亮碑題云魏鎮北將軍定州刺史崔使君至化之頌盖亮嘗為定州既去郡人立此碑頌徳耳其間載亮所歴官甚詳與北史及後魏書列傳多合惟其自定州歸朝歴殿中都官吏部三尚書而傳但言自殿中遷吏部耳亮以正光二年卒而碑神龜三年建在亮卒前故自為侍中以後事碑皆不及載也金石録
  司空元暉碑
  正光三年四月 右後魏元暉碑據後魏書列傳云暉鎮西將軍忠子而北史以為忠弟徳之子今以碑考之北史是也又碑云孝文時為主客郎中而魏史言世宗即位拜此官碑云神龜二年卒而史言元年卒者亦非是其餘遷拜次第時有不同不盡録也金石録
  兖州太守張猛龍碑
  正光三年正月有碑隂金石録
  猛龍為魯郡太守郡人立碑而頌之正書虬健已開歐虞之門戸碑首正書大字十二尤險勁又蘭臺之所自出也猛龍不見史冊據碑諱猛龍字神⿴而金石録有劉乾碑諱乾字天魏人名字如此亦異矣石墨鐫華
  張猛龍碑是龍為魯郡太守郡人頌其功徳者也其文無足言者其書律以晉法雖少藴藉而結體錯綜之妙使以劑唐足脫一代方整之累歐顔諸公便可入山隂之室矣然此碑却落險峻又未証晉果何也當由筆與歐顔異耳至若蘇黄少變又少别趣書道之難如此然知者鮮矣猛龍字神⿴按⿴呼骨切日出氣也其名字險怪不雅馴濫觴於詩亦爾不特書也金石史
  行書今在曲阜縣孔子廟其隂書陽原縣義士州主簿王人生造頌文多剥缺金石文字記
  望都令侯宗碑 正光三年四月金石録
  侍中廣平穆王碑 俗云陵家碑太昌元年西京金石略范陽王誨碑
  太昌九年十二月 右後魏范陽王碑云王諱誨髙祖孝文皇帝之孫太師武穆王之子今世所傳後魏書北史孝文諸子列傳皆文字脫落不完惟孝明紀載孝昌二年封廣平王懐庻長子誨為范陽王以此知其為懐子據碑云懐諡武穆而傳作文穆者誤也誨仕至僕射為爾朱兆所殺事見莊帝本紀金石録
  賀拔岳碑
  永熈三年正月 右後魏賀拔岳碑岳當時名將也北史及後魏書皆有傳初為爾朱榮親將其後齊神武使侯穆陳說害之爾朱榮凶殘狂悖盖魏之莽卓也而此碑乃以為圖伊霍之舉豈不可笑也哉然魏收為魏史受榮子文略之賂亦以榮比韓彭伊霍乃知貪鄙無知之徒世不乏人也按莊帝諸書皆作孝莊而此碑獨作莊疑書碑者之誤金石録
  不著書撰人名氏拔岳桑乾馬邑人也後魏末為雍州刺史都督三雍二華二十州諸軍事諡曰武壯碑以永熈三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兖州刺史羊使君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君名缺不可見而有其字靈引太山平陽人也為京兆王愉長史愉將反君不從見殺詔贈兖州刺史諡曰威碑以熈平二年立集古録目
  僧㑹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僧㑹名集安定朝那人碑缺亡其姓仕後魏至衛大將軍贈侍中司空碑以正光四年集古録目
  斛斯疋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疋字貸敦河南洛陽人仕後魏至驃騎大將軍贈侍中司徒諡武昭碑以永熈二年立集古録目
  征東將軍景宣碑
  大統十年七月初二日甲申建復齋碑録 西魏征東將軍景宣碑石已破剥失其姓字其額云大魏持節征征下缺碑云君名景宣宣下又缺又云拜持節征東將軍南陽太太下又缺當是持節征東南陽太守故南陽立此碑也集古後録
  後魏張善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善字碑缺趙郡平棘人隠居學佛老之說召拜輔國將軍辭而不受碑以太延四年集占録目
  中山太守常通碑
  在定州府城西北三里訪碑録
  元成碑
  在祁州深澤縣墳側正始五年訪碑録
  鎮東將軍劉乾碑
  右魏鎮東將軍劉乾碑云君諱乾字天自晉遷而南典章文物掃地而盡至於名字書畫皆一出其私意而無復稽考可謂亂世矣若劉君者名乾字天豈不怪哉金石録
  汝南王碑
  右後魏汝南王碑王名恱孝文子也爾朱榮之亂奔梁梁武厚遇之立為魏王後復歸北據後魏書列傳云出帝時為大司馬卒而帝紀與北史皆言為出帝所殺盖列傳之誤而此碑亦不書者諱也金石録
  北海王詳石碣
  滱水自靈邱縣又西流南轉東屈逕北海王詳之石碣水經注
  後魏孝侯碑 天平二年東京金石略
  金鄉縣令徐公碑 景明中立濟州金石略
  章陵太守吕君碑 鄧州金石略
  司徒斛律斯公碑
  并州刺史王坦碑 絳州金石略
  車騎將軍穆祚碑 汾州金石略
  崔浩碑 興光二年華州金石略
  如君頌 字畫如後魏時人金石録
  張夫人墓誌 延昌元年十月金石録
  岐州刺史王毅墓誌 大統九年十月金石録
  祗洹碑
  平城東郭外太和中閹人宕昌公鉗耳處時立祗洹舍於東皋亭中有祗洹碑碑題大篆水經注
  韓麒麟碑
  歴城縣魏明寺中有韓公碑太和中所造也魏公曽令人遍録州界石碑言此碑詞義最善常藏一本於枕中故家人名此枕為麒麟函韓公諱麒麟酉陽雜俎
  石門銘
  右魏石門銘云此門盖漢永平中所穿自晋氏南遷斯路廢矣皇魏正始元年漢中獻地褒斜遂開假節龍驤將軍梁秦二州刺史羊祠開創舊路詔遣左校令賈三徳共成其事起四年十月訖永平二年正月畢功其餘文字尚完而其大略如此石門在漢中所謂漢永平中所穿者乃明帝時司𨽻校尉楊厥所開也厥自有碑述其事甚詳正始永平皆後魏宣武年號也集古録
  登雲峰山詩 鄭道昭撰永平四年金石録
  天柱山東碪石室銘 鄭道昭撰永平四年金石録鄭道昭哀子詩 延昌四年金石録
  松滋公興温泉頌 京兆府金石略 正書今在臨潼縣金石文字記
  龍門山碑
  魏土地記曰梁山北有龍門山大禹所鑿通孟津河口廣八十歩巖際鐫跡遺功尚存岸上并有祠廟祠前有石碑三所二碑文字紊滅不可復識一碑是太和中立水經注
  龍門山碑在山西大同府山隂縣魏孝文帝立碑隂有從臣姓名古今碑刻記
  叱閭神寳修關城銘
  右將軍西中郎將叱閭神寳銘文云維大魏神龜元年歳次戊午十一月壬午朔十日壬辰起工三十萬修治關城并作館第敬造三級浮圖按後魏書官氏志及元和姓纂有叱門氏後改為門而無叱閭氏盖其闕漏也金石録
  瑶光寺碑 宣武永平三年八月金石録
  聖㫖寺碑 永熈三年北京金石略
  崇先寺記 無年月金石録
  化政寺石窟銘
  右後魏化政寺石窟銘北史及魏書有宦者鮑嶷傳云嶷終於涇州刺史自言其先姓杞後避祻改焉今此碑題涇州刺史杞嶷造後復改從其本姓耳金石録
  三塜寺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後魏人董興夀等造佛像於三塜寺以興和二年集古録目
  神龜造像碑
  右神龜造像碑記魏神龜三年立余所集録自隋以前碑誌皆未嘗輙棄者以其時有所取於其間也然患其文詞鄙淺又多言浮圖然獨其字畫徃徃工妙惟後魏北齊差劣而又字法多異不知其何從而得之遂與諸家相戾亦意其夷狄昧於學問而所傳訛謬耳然録之以資廣覽也此碑字畫時時遒勁尤可佳也神龜孝明年號按魏書神龜三年七月辛夘改元正光而此碑是月十五日立不知辛夘是其月何日也當俟治歴者推之集古録
  後魏桓嵩撰不著書人名氏河内縣民撰石像碑記題名者數十人三十皆稱侍佛碑以神龜三年立集古録目
  叱閭神寳造像記 神龜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邑義一千人造像記 正光五年四月金石録
  孟思文等造像碑 正光六年四月金石録
  房曇淵等造像記 莊宗永安三年十月金石録
  石像記
  不著書撰人名氏石像邑人所共造廬江太守逢榮等刻銘以興和二年集古録目
  造三級浮圖碑 太和十二年七月金石録
  御史臺雙塔頌 永熈二年金石録
  磚浮圖石盖銘
  正書嵩山㑹善寺掘地得此石盖銘曰神龜三年七月三日魏故侍中太尉公清河王薨世子元亶字子亮次子元⿰字子開奉為建七層磚浮圖一區敢用頂髪及諸雜寳上塔追誠崇誠千載弗忘謹銘函盖今存寺中元⿰當是元啟金石文字記
  庚戌教戒經幢記 裴思順造墨池編
  教戒經後魏庚戌造教戒經幢記裴思順造碑帖攷
  爾朱榮雙兎碑
  爾朱榮獵有雙兎起馬前應弦而殪三軍咸恱命立碑於其所號雙兎碑北史本傳
  孝女碑
  河東姚氏女字女勝正光中母死不勝哀遂死太守崔㳺請於塋墓立碑自為朱文表其門閭比之曹娥改其里曰上虞里墓名孝女冢北史列女傳
  五級浮圖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後魏汲郡朝歌雍城里人張醜和等共造五級浮圖以正光二年刻石其後有比邱僧題名其古録目
  六藝之一録卷五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三十六
  西魏
  雍州刺史長孫穉碑 大統五年京兆金石錄
  司空匡穆周公碑
  無名氏隸大統十三年立在縣東北十五里墓前隸
  書甚工近上已斷字存十七背螭中鑿龕佛像製刻精古真六朝遺迹也王家瑞咸陽金石遺文
  此與後周豆盧恩碑皆咸陽令王公所得視豆盧碑稍完隸書王公刻其文止缺三十三字而搨本則不可讀矣碑首題大魏故司空匡穆周公之碑銘篆書十二字宛然如新按史傳與碑畧同碑具當時贈諡而史無之史但云開皇中追贈蕭國公云石墨鐫華
  二像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題曰魏平西將軍太原太守王府君釋迦彌勒二像碑府君名備字道賓太原人嘗有遺誡使刻石立像於其墓前其子洛州長史聿始造二像立此碑集古錄目
  東魏
  東平太守劉霸碑 孝静天平元年金石錄
  相州刺史徐雅碑 天平二年二月
  不著書撰人名氏雅字安市髙平金鄉人後魏孝昌中邊城叛亂以雅為平朔戍主假輔國將軍城陷而死追贈鎮軍將軍相州刺史碑以天平二年集古錄目
  趙貴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貴南鉅鹿廮陶人仕東魏至本郡太守贈殷州刺史碑以天平二年集古錄目
  膠州刺史祖淮碑 天平三年十月
  右東魏祖淮碑云君膠州平昌安邱人也六世祖逖又云其卒贈膠州刺史按後魏永安中分青州置膠州隋開皇五年改為宻州焉金石錄
  髙翻碑
  在磁州城南門外五里村民家元象二年立碑題北齊臨清王假黄鉞碑訪碑錄
  右東魏髙翻碑翻齊獻武王歡叔父也魏書本傳云以元象中追加贈諡後題建立歳月文字殘缺惟有魏元字可辨 又云歳次己未按東魏孝静以元象二年十一月改元興和是年歳次己未此碑蓋元象二年建立也金石錄
  張烈碑 據青州圖經云元象元年
  右東魏張烈碑在今青州界中文字磨滅以事考之蓋張烈也按北史列傳烈為家誡千餘言臨終勅子姪不聴求贈但勒家誡立碣而已即此碑是也其卒葬年月殘缺不可辨傳亦不載惟青州圖經云卒于元象中云金石錄
  賈思同碑 興和二年五月
  右東魏賈思同碑思同與其兄思伯後魏書皆有傳云青州益都人今其墓乃在夀光縣而思伯之碑亡矣金石錄
  張早墓誌 興和二年十月金石錄
  張奢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殘缺尤甚奢之字及鄉里皆亡其可見者以興和三年葬耳其額曰魏故渤海太守張君碑以是又知其官爵姓氏也金石錄
  魏蘭根碑 興和四年
  右東魏魏蘭根碑按北史列傳云蘭根起家為北海王侍郎而碑云起家為奉朝請遷員外散騎侍郎碑云以在岐州之功封永興縣開國侯而史不載又史云天平初謝病以開府儀同歸本鄉武定元年薨而碑云薨于天平二年其卒也史云贈司空而碑作司徒皆當以碑為正金石錄
  瀛州刺史李公碑 武定二年二月金石錄
  樂陵太守劉公碑 武定二年二月金石錄
  安州刺史赫連栩碑 武定五年四月金石錄
  韓陵碑
  在安陽縣東北十八里東魏丞相髙歡破爾朱兆兄弟於此山下仍立碑即温子昇之詞陳尚書徐陵嘗北使鄴讀韓陵碑愛其才麗手自錄之歸陳士人問陵北朝人物如何曰唯韓陵片石可與語耳寰宇記
  冀州刺史關寶顒紀徳碑
  武定八年在平定州天下金石志
  敬君像頌 武定七年
  右東魏敬君像碑頌敬君名曦顯雋從弟碑云十世祖漢揚州刺史韶按後周書敬珍傳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云韶漢末為揚州刺史與此碑所書同而姓苑與元和姓纂皆作歆疑轉冩之誤又據碑顯雋乃韶十世孫而姓纂以為九世恐亦誤也金石錄
  大覺寺碑 天平四年八月
  右東魏大覺寺碑在洛陽碑隂題韓毅書據北史毅魯郡人工正書神武用為博士以教彭城景思王攸當時碑碣往往不著名氏毅以書知名故特自著之也然遺跡見於今者獨此碑爾金石錄
  大覺寺碑隂
  右大覺寺碑隂題銀青光祿大夫臣韓毅隸書蓋今楷書也庾肩吾曰隸書今之正書也張懐瓘六體書論亦云隸書者程邈造字皆真正亦曰真書自唐以前皆以楷字為𨽻至歐陽公集古録誤以八分為隸書自是舉世凡漢時石刻皆目為漢隸有一士人力主此論余嘗出漢碑數本問之何者為隸何者為八分蓋自不能分也因覧此碑毅自題為隸書故聊誌之以祛来者之惑金石錄
  造寺碑
  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寺後魏太武帝所造東魏天平中中軍將軍元景康重修故立此碑然不知其為何寺也集古錄目
  崇先寺記
  碑無歳月不知何時所立建此寺者隴西君君上滅一字其官為持節假撫軍將軍鎮逺將軍新野鎮將帶新野太守新野漢廣兩郡大都督今以盧辨所作九命考之撫軍將軍大都督八命鎮逺將軍諫議大夫正六命又考新野郡在漢為縣晉太康中為侯國至惠帝始分南陽立新野郡齊永泰元年魏孝文攻圍新野太守劉忌死之地入于魏唯漢廣郡求之於史無所得今南陽平氏有徐使君碑稱興和三年拜撫軍將軍南雍州刺史在漢廣置立州鎮其隂又有漢廣太守郡丞郡功曹等數人興和静帝年號此君疑亦當時人也集古後錄
  造石碑像記 天平元年十月金石錄
  造石觀音像記 武定元年平南將軍焦永安造集古錄目劉起貴造像記 武定二年十二月金石錄
  逄元彦造像記 武定二年十二月金石錄
  比邱曇妙等造像記 武定三年集古錄目
  造石像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陽翟郡防境大都督石文達等為太守敬曦造像記以武定七年集古錄目
  右東魏造石像記其碑云大魏武定七年歳次己巳武定孝静帝年號也今世所行歴譜惟龔穎運歴圖與今亳州宋退相紀年通譜為最詳而以穎所書推之武定七年歳當己巳與此碑合而武定止於八年是歳庚午東魏滅其事與東魏北齊書亦合而通譜以七年為戊辰八年為己巳又有九年為庚午而東魏滅按孝静以後魏大統十六年滅是歳庚午則知宋公所記甲子不謬惟武定不當有九年而七年不得為戊辰此其失爾蓋孝静始即位改元天平盡四年而五年正月改為元象今通譜天平止於三年以四年為元象蓋自元象以後遞差一年故以武定七年為戊辰也茍不見斯碑則運厯圖與通譜二家得失其何以決集古錄
  造石塔記
  無書撰人名氏魯郡白源寺沙門志紹村人劉志義等造西塔記東魏武定四年刻其後題名百餘人集古錄目
  任城王造浮圖記
  右任城王造浮圖記不著其名云武定四年建武定東魏孝静年號也按後魏書景穆皇帝子雲雲子澄相襲為任城王其後國絶不封其去孝静時差逺不知武定四年王任城者為誰也集古錄
  定國寺浮圖碑
  在安陽縣東魏遷鄴髙丞相以南臺為相國寺作磚浮圖極髙其文即温子昇撰寰宇記
  共城石像碑
  後魏鎮西將軍廉侯事道於汲縣置立堂宇鐫石為老子像而祀之在共城武定四年寰宇記
  征虜閻孝侯碑
  天平三年立在陽武縣寳刻叢編
  徐穆之碑
  武定元年立在南陽縣諸道石刻錄
  北周
  華嶽廟碑 天和二年十月
  右後周華嶽廟碑万紐于瑾撰趙文淵字徳本書按後周書列傳有趙文深字徳本蓋唐初之史官避髙祖諱故改為深耳万紐于瑾者唐瑾也周文帝時賜姓宇文後以于謹請與同姓更為万紐于云金石錄右周天和二年修西嶽碑趙文淵分書當南北分争之時即此文章字畫足以見其景象此古人所以擬金石之刻猶人之面貌也然是碑好事家罕收簡翁能搜之淵泉其勿輕以示人哉𤣥牘紀
  碑文万紐于瑾造趙文淵書按瑾唐瑾賜姓史稱其著碑頌數十萬言此其一也而文詞殊無超拔其稱趙文淵云雅有鍾王之則筆勢可觀宇文泰時命文淵與黎季明等刋定六體嘗至江陵書景福寺碑梁主稱之又以題牓功増封邑除郡守後雖外任每須題牓輒復追之竇臮賦云文淵孝逸獨慕前蹤至師子敬如欲登龍有宋齊之面貌無孔薄之心胸然則文淵書在當時固自知名此碑天和二年造正其書路寢等牓後也故官稱趙興郡守云碑字小變隸書時兼篆籀正與李仲璇孔廟碑同亦禇河南聖教歐陽蘭臺道因之所由出也江陵景福寺碑不知存否此則完好無一字磨泐固文淵之幸哉文淵史避唐祖諱作文深石墨鐫華
  余嘗過金天祠輒縱觀前代碑版漢碑無一存者獨後周華嶽碑如魯靈光巋然古柏下余手摩其文制作精雅洞達若鑑為万紐于瑾文趙文淵𨽻書于瑾嘗著碑頌數十萬言此文殊無可觀文淵為周書學博士書跡雅為當時所重宇文泰時命刋定六體至江陵書景福寺碑梁主稱之又以題牓功増封邑除郡守不可謂不遇也而碑字盡偭古法淺陋鄙野一見欲嘔而名動一時何耶竇臮述書賦云文深孝逸獨慕前蹤至師子敬如欲登龍有宋齊之面貌無孔薄之心胸臮避唐諱故文淵作文深當時謂文深師右軍孝逸師大令平梁後王褒入國舉朝貴胄皆師褒獨兩人負二王法二王不作古隸文淵豈獨工行草楷則固不閑于分法耶金石史
  今在華隂縣西嶽廟其結銜曰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大都督司宗治内史臨淄縣開國公万紐于瑾造此文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縣伯大夫趙興郡守白石縣開國男南陽趙文淵字徳本奉勅書余所見碑撰人書人列名者始此其隂為唐刻華嶽精享昭應之碑而左右旁各有題名别見于後万紐于瑾者唐瑾也後周書本傳時燕公于謹勲髙望重朝野所屬白文帝言瑾學行兼修願與之同姓結為兄弟庶子孫承其緒論有益義方文帝歎異者久之賜瑾姓万紐于氏又云封姑臧縣子以平江陵功進爵為公而不言臨淄者史闕也李昶樂運傳並云臨淄公唐瑾金石文字記
  河瀆廟碑
  後周車騎大將軍王褒撰車騎大將軍趙文淵奉勅書字為𨽻體初北齊天統十六年周文帝請立四瀆廟於華山郡使郡守楊子昕營建武帝朝晉公䕶秉政廟在其封内又増修之而立此碑以天和二年十月立集古錄目
  右河瀆碑後周天和三年建内史大夫琅邪王褒字子淵造文趙興郡守趙文淵字徳本奉勅書余嘗讀楊大年談苑云千字文題勅員外散騎侍郎周興嗣次韻勅字乃梁字傳冩誤耳當時帝王命令尚未稱勅至唐顯慶中始云不經鳳閣鸞臺不得稱勅勅之名始定於此按此碑及唐瑾撰華嶽廟碑皆文淵奉勅書後周距梁時未逺又隋薛道衡撰老子碑唐初虞世南撰孔子廟堂杜如晦碑歐陽詢書昭陵九成宫碑皆作奉勅如此類甚衆不獨始於顯慶大年之論非也然則唐人所謂不經鳳閣鸞臺不謂之勅者蓋言命令當由廟堂出非謂勅之名始於此也然文淵奉勅書碑而自著其字何哉金石錄
  延夀公碑 保定元年三月
  右後周延夀公碑頌云勲州刺史延夀郡開國公万紐于寔考之於史寔太師燕國公于謹子也謹後魏新安公栗磾子洛拔之後余家有洛拔子烈碑述其世系甚詳云逺祖之在幽州者世首部落隂山之北有山號万紐于者公之奕葉居其原址遂以為姓暨髙祖孝文皇帝始賜姓為于氏焉今此碑復稱万紐于者蓋後周時凡孝文賜姓者皆復改從舊云又姓纂及唐書宰相世系皆云謹洛拔五世孫也以後魏及周書考之洛拔以太安四年卒年四十五謹以正光四年為廣陽王元深長流參軍年三十一洛拔之卒距謹之為參軍蓋六十四年洛拔既早世不應後六十四年已有五世孫年三十一也以此知言謹為洛拔五世孫者蓋未可信又周書稱謹祖名安定而唐書表作子安亦莫究其孰失也金石錄
  豆盧恩碑
  史恩附兄寧傳曰永恩今據碑蓋以字行耳碑稱保定二年贈柱國大將軍涪陵郡公史稱贈少保幽冀五州等諸軍事幽州刺史諡曰敬似當以碑為正碑在咸陽恩墓前隸書令尹王家瑞求得之余摹一紙多不堪讀而王公所刻金石遺文尚存强半蓋從碑下錄之耳石墨鐫華
  八分書今在咸陽縣碑云恩字永恩今北史附見其兄豆盧寧傳但言永恩而缺其名其歴官與傳略同後半漫滅不可讀金石文字記
  柱國康國忠公王雄碑 保定四年京兆金石錄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卷六十>

  贈太保呉國武公尉遲綱碑 天和四年京兆金石錄雲州刺史胡歸德碑 天和六年十月金石錄
  儀同碑
  周元年宇文周碑今在襄陽縣民董氏家輿地碑目
  席肅公神道碑 在襄陽府保定四年輿地碑目
  折克行墓碑 在府谷縣西天下金石志
  楊忠碑 忠隋文帝父碑在象山天下金石志
  韋孝寛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孝寛字孝寛京兆杜陵人仕周至相州總管封鄖國公贈雍州牧諡曰襄碑以大象二年集古錄目
  太學生拓拔府君墓誌 保定元年十二月
  右後周太學生拓拔府君墓誌陳使周𢎞正撰云君諱吐度真魏昭成皇帝之後也夷俗以三字為名者甚衆拓拔君為書生尚仍其俗何哉蓋自魏孝文帝惡夷俗姓氏盡易之至後周一切復從舊故當時士人名字亦皆用夷語無足怪也
  同州刺史普六如忠墓誌 天和三年七月
  右普六如忠墓誌普六如忠者楊忠隋髙祖父也後魏時賜姓以誌傳攷其事皆合惟其為都督涇豳雲顯鹽靈等六州諸軍事而傳以幽為幽者蓋傳冩誤耳金石錄
  温州刺史烏丸僧修墓誌 天和七年三月
  右後周烏丸僧修墓誌僧修本姓王氏梁南城侯神念之子太尉僧辨之弟歸後周仕為温州刺史卒元和姓纂及唐史宰相世系表皆云神念父冏為䕶烏丸校尉因號烏桓王氏今墓誌乃云僧修歸周賜姓烏丸又諸書皆云神念諡壯而墓誌作莊唐表云僧修生景孝而墓誌云名祥字景孝皆當以墓誌為正也金石錄
  李調示余烏丸僧修石志曰僧修太原祁人周王之子因以建族父神念仕魏以䜛歸梁封南城壯侯又曰僧修仕文徳丰師雝府臨邊為岳陽王中兵參軍府王稱帝進開府持節荆州刺史義成郡公及執贄来朝奉璋謁帝天子以公世仕魏朝戮力梁國有命加禮異賜以强族授使持節驃騎大將軍出牧温部方欲馳劒騎于稽秦耀樓船于淮泗天不予年此其所終始余考之烏丸本北部大姓神元世氏改為桓附入族官大統十五年文帝寶炬雖詔天和改姓者復舊然桓氏非神元所命知未嘗復也按梁書王神念太原祁人據潁川歸梁魏軍至與家屬渡江封南城縣侯其後諡曰壯神念死子僧辨以兵興梁胙荆州然則烏丸在梁為王氏而壯侯蓋神念諡也今考梁書南史太清記周書皆不錄僧修事其在神念僧辨傳中亦不稱僧修史家之闕如此其為壯侯則又誤矣梁元帝封湘東王太清元年持節荆雝九州然志謂雝府即世祖也諸書亦不錄世祖為岳陽王至江陵陷而僧修入周其曰奉璋謁帝則周武也僧修賜氏烏丸蓋非魏舊姓今姓皆不著烏桓别姓然誤謬相襲可勝考耶或曰周天和六年其後為建徳今志乃書七年三月堋於武鄉何也余以長歴推之天和七年太歳直辛夘其三月癸夘朔則丙午者四日也其月丙辰改元建徳蓋十四日矣葬之四日改元志與史不差可得据也廣川書跋
  黄羅刹碑以下二碑皆唐初立以其皆北周時人今附於北周唐秦王府學士虞世南撰不著書人名氏羅刹東郡胙縣人周末尉遲逈兵起羅刹聚衆撃之授碑缺軍總管碑以武徳八年十月立集古錄目
  右後周黄羅刹碑虞世南撰羅刹仕周為行軍總管其子君漢唐初為將有功武徳中為父追立此碑按後魏元义本名夜义弟元刹本名羅刹元樹遺公卿書譏詆以謂夜义羅刹皆鬼名也今羅刹周人去魏不逺猶以為名何哉金石錄
  大宗伯唐瑾碑
  唐于志寧撰歐陽詢正書瑾以後周天和四年薨貞觀中其孫皎所立復齋碑錄
  右後周唐瑾碑以後周書及北史列傳校之首尾皆牴牾不合傳云字附璘而碑云字子玉傳云始任為尚書員外郎而碑云釋褐員外散騎侍郎傳云初封姑臧縣子而碑云永昌子傳云為吏部尚書父憂去職尋起令視事而碑云為周太祖記室其年丁武公憂起復太子舍人傳云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臨淄伯轉吏部尚書于謹伐江陵以為元帥府長史而據碑為吏部尚書皆在為驃騎開府及元帥長史已前又其改封臨淄伯蓋為龍驤將軍時而其為開府乃進爵為公傳云六官建授禮部中大夫而碑云授宗伯傳云出為蔡州刺史歴柘州硤州轉荆州總管府長史入為吏部中大夫歴御正納言中大夫久之除司宗中大夫兼内史卒于位而碑云先為柘州刺史乃遷蔡州授司宗御正納言又轉荆州總管尋遷小宗伯乃薨其遷拜次第不同如此又傳云瑾嘗為户部尚書硤州刺史吏部中大夫今據碑皆未嘗拜而柘州碑作招碑云瑾嘗為黄門侍郎又為散騎常侍尋領大著作修國史及起居注又為侍中傳皆不載其卒也傳云贈小宗伯而碑云贈華州刺史傳云諡曰方而碑云諡曰懿碑于志寧撰貞觀中其孫皎所立後周書北史皆唐初修距瑾之卒歳月未逺而顛倒錯繆如此然其官爵名字子孫不應有誤皆當以碑為據也金石錄
  故儀同陳毅志
  保定三年癸未十二月辛夘朔十九日癸酉立復齋碑錄
  後周立秦始皇碑
  大象二年立在不夜城即今文登縣訪碑錄
  大像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碑文為對偶述事不明又但稱延夀公而無姓名今以北史考之周大象二年尉遲迥起兵于鄴分遣部將所在攻下城邑東郡太守延夀
  公于仲文棄郡奔關中拜大將軍還撃迥軍取梁郡敗其將檀讓於武城破席毗羅於金鄉與此碑同蓋仲文紀功碑也大象二年集古錄目
  右周大像碑宇文氏之事迹無足采者惟其字畫不俗亦有取焉玩物以忘憂者惟怪竒變態真偽相雜使覽者自擇則可以忘倦焉故余於集古所收者博矣集古錄
  于寔靈塔頌
  不著書撰人名氏周大都督勲州諸軍事勲州刺史万紐于寔所立塔頌也以保定元年集古録目
  常樂寺浮圖碑
  常樂寺浮圖碑周保定四年立州人治記室曹胡達撰其辭云襄州刺史王秉字孝直建常樂寺磚塔七層其碑文今仆在襄州開元寺塔院其文字書畫無過人者特以後周時碑文少見於世者故存之南豐集古錄
  宇文衆造像碑
  閔帝武成元年十月立金石錄
  降魔寺碑
  後周鄖國公府長史拓拔嶸奉教撰總管府兵曹謝威奉教書降魔寺者鄖國公宇文寛之所建碑以武徳二年集古錄目
  嵩陽寺碑
  八分書今在嵩山㑹善寺末有正書一行曰大唐麟徳元年歳次甲子九月景午朔十五日庚申從嵩陽觀移来㑹善寺立 碑文東作柬矩作短潛作灒馴作巡啄作喙洋作庠騖作務惟皇帝太后不跳行不空闕猶存古式 葉封嵩陽石刻記曰此碑上截刻佛像雕鏤層疊佛相隆起餘地鐫平此文刻於下截當碑四分之一其字之上方又刋空方六寸許深入二寸許其規製亦迥異於後代也北齊諸碑亦率類此金石文字記
  麥積山應乾寺重修七佛龕銘 庾信文在秦州金石略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一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三十七
  北齊帝堯碑
  武平二年立有碑隂金石錄
  夫子廟碑
  廢帝乾明元年金石錄
  八分書乾明元年今在曲阜縣廟中字剝落不可辨金石文字記
  天柱山銘
  鄭述祖撰天統元年五月立在今萊州膠水縣初後魏永平中鄭道昭為郡守名此山為天柱刻銘其上至北齊天統元年其子述祖繼守是邦復刻銘焉按後魏書道昭之父羲諡文靈而道昭所立羲碑乃云諡為文今其碑又云諡文貞皆莫可考金石錄
  蒙山碑
  王思誠八分書天統五年三月金石錄
  雲峯山題記
  鄭述祖撰河清三年金石畧
  西門君碑
  在鄴縣今臨漳鄴城故事云西門豹為令造 渠決漳水以溉民田因是户口豐饒   㒒射為立此碑寰宇記
  郁久閭業碑
  右北齊郁久閭業碑郁久閭其姓本出東胡見於北朝者有後魏景穆恭皇后郁久閭氏云河東王毗之妹今魏書列傳但有閭毗又有閭大肥皆云蠕蠕人蓋同族也大肥道武時歸國尚華隂公主以此碑考之業乃大肥之孫魏書於皇后傳氏姓郁久閭而於毗與大肥傳止言姓閭毗於景穆皇后為兄弟其姓不應有異使後嘗更姓史家亦當具載兼大肥之孫亦不當復用舊姓也蓋史之闕漏又碑云祖名大泥鵲起而史作大肥碑又云業茹茹國王步渾之𤣥孫蠕蠕或稱茹茹見於前史惟魏書蠕蠕列傳自木骨閭以来叙其世系甚詳無名步渾者亦莫知其為何人也金石錄
  華陽公主碑
  公主諱季艷蓋魏孝文帝之孫廣平王懐之女北齊趙郡王叡之母也按北史叡列傳其前云母華山公主而其後乃作華陽今此碑及北齊書皆正言封華陽蓋北史誤也碑以河清二年八月立金石錄
  長樂王尉景碑
  武平三年七月立按北齊書景字士真而碑云字副羽蓋傳之誤金石錄
  白長命碑
  武平四年立碑云公字長命而其名已殘闕長命白建之父也北齊書及北史白建傳皆云父名長命者蓋齊魏間人多以字為名耳金石錄
  此碑在青州北門外大佛寺中髙齊武平四年建其書不能大佳然猶有漢晉隸分法弇州山人藁
  司空趙起碑
  右北齊趙起碑按北齊書列傳云起天統二年除滄州刺史武平中卒于官今以碑考之起自滄州還闕除吏部尚書判外兵省事遷光禄大夫以本官兼尚書左僕射出行懐州事轉膠州刺史封南泉郡王乃卒史皆不書而云卒于滄州誤矣金石錄
  贈司空趙奉碑
  右北齊趙奉碑奉彦深父也碑云公諱奉字奉伯而北齊書及北史但云名奉伯而已碑又云父清河府君剖符東秦著績齊土久於其職遂即家焉今為平原貝邱人也而史乃云彦深髙祖難為清河太守遂家清河清河後改為平原此二事不同皆當以碑為正惟史以謂彦深本名隠避齊廟諱故以字行而碑直書為隠何哉金石錄
  宜陽國太妃傅氏碑
  右北齊宜陽國太妃傅氏碑其額題齊故女侍中宜陽國貞穆太妃傅氏碑碑云太妃諱華清清河貝邱人也按北史魏置女侍中視二品然本後宫嬪御之職今以宰相母為之惟見於此傅氏趙彦深之母有賢操事載于史金石錄
  赫連子恱清徳頌
  右北齊赫連子恱清徳頌據北史列傳子恱為鄭州刺史郡人請為立碑詔許之碑所載亦同而碑乃在今許昌者按隋書地里志潁川郡舊置潁州東魏改曰鄭州後周改曰許州又傳云子恱天保中為揚州刺史而碑作陽州者按地里志東魏於宜陽置陽州後周改為熊州云金石錄
  李威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威字鍾葵趙郡柏仁人此碑字畫古怪不可悉辨其題額曰大齊府君之碑以天保九年集古錄目
  後魏曹公碑
  隸書其文之亡者過半書撰之人與公之名字鄉里皆不可見公後魏人也孝昌中官至散騎常侍其子顯于齊為侍中追贈公鴻臚卿趙州刺史諡曰宣以武平元年立此碑碑之所存如此而已集古錄目
  隴東王胡長仁碑 武平二年八月金石錄
  邸珍碑 武平六年二月金石錄
  楚陽太守張樂碑 澶州金石畧在衞南縣西北二十五里訪碑錄
  兖州刺史劉傑碑 澶州金石畧在衞南縣西北三十里訪碑錄
  隴東王感孝頌
  武平二年八月立隴東王者胡長仁也武平中為齊州刺史道經平隂有古冢詢訪耆舊以為郭巨之墓遂命僚佐刻此頌焉墓在今平隂縣東北官道側小山頂上隧道尚存惟塞其後而空其前與杜預所見邢山上鄭大夫冢無異冢上有石室制作工巧其内鐫刻人物車馬似是後漢時人所為余自青社如京師往還過之屢登其上按劉向孝子圖云郭巨河内温人而酈道元注水經云平隂東北巫山之上有石室世謂之孝子堂亦不指言何人之冢不知長仁何所據而以為巨墓乎 按頌有孝子堂之語故知即水經所載也金石錄
  孝子郭巨墓碑正書武平元年正月其文曰開府中兵參軍梁恭之盛工篆隸騎兵參軍申嗣邕微學摛藻則此碑文嗣邕撰恭之書乃後人列名之權輿也金石文字記
  建陵山修靖館碑 天保六年十月金石錄
  權法師碑 河清二年十月金石錄
  大安樂寺碑
  武平五年四月立右北齊大安樂寺碑其額題廣業王大安樂寺碑廣業王者尉長命之子破侯也碑云魏末離亂萇命嘗營䕶此寺其後破侯與其弟興敬復加營葺故立此碑 按北史及北齊書有尉長命傳今碑乃作萇命又史云其卒諡曰武壯而碑乃作武莊當以碑為正破侯嘗仕為中書令尚書左㒒射尚書令錄尚書事封廣業王官甚顯而史無傳金石錄
  崇因寺碑
  陸義文姚溆八分書皇建二年三月立
  馮翊王平等寺碑
  武平三年八月立右北齊平等寺碑題太宰馮翊王定光像寶殿碑馮翊王者名潤齊神武子也碑云寺魏廣平王懐所立永平中造定光銅像一區髙二丈八尺屬魏季像在寺外未果移入其後齊髙祖過洛陽始遷像入寺至潤又増修殿宇焉據楊衒之洛陽伽藍記云孝昌三年十二月中此像面有悲容兩目垂淚三日而止其後爾朱榮北海王爾朱兆入洛陽像皆悲泣如初每經神驗朝野惶懼其事甚異而碑不載金石錄
  唐邕造寺碑
  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北齊錄尚書事晉昌王唐邕造四生咸覺寺之記也不著所立年月集古錄目
  碑樓寺碑
  天保八年丁丑立其碑蓋紀劉碑為首造碑之緣起也今在本寺俗稱劉碑寺嵩陽石刻記
  㑹善寺碑 武平七年嵩陽石刻記
  大佛寺碑
  此碑在青州北門外大佛寺中髙齊武平四年建歐陽公嘗守青矣而不載集古錄物之顯晦固有時耶其書不能大佳然猶有漢晉隸分法文筆瑣冗是江右體中最下者内連衽與宻雲争暗㫖酒共澠流競深孝子與順孫叢芳節妻共義士相望國道與華胥競髙帝業共虚空比壯落霞秋水之法一篇三見能不令覧者嘔穢耶然亦見爾時習尚如此不止庾家射賦舎利碑已也寺檀越為青州刺史司空公寧城縣髙城縣開國公昌國公臨淮王婁公者當是婁定逺也其爵有加封有别封悉著之者其俗陋故耳碑隂有李北海龍興之寺四大字遒偉圓健尤可賞玩余别搨一本置山房因附識於此弇州山人藁
  相里寺碑
  八分書天保三年正月今在汾陽縣大相里崇勝寺碑刻佛像其下方及兩旁皆題名金石文字記
  少林寺碑
  正書武平元年正月今在本寺大殿前刻佛像與相里寺碑無異書法甚劣齋字作□ 會善寺大殿前有武平七年十一月造像記其製亦同是年十二月改元隆化其明年國亡矣金石文字記
  南陽寺碑
  八分書武平四年六月今在青州府北門外龍興寺金石文字記
  大祖大師正覺寺重修佛殿二記
  一後魏武定四年一北齊大統二年金石略
  二祖大師碑 西京金石略
  二聖龍華讚佛碑 天保八年金石錄
  朗公道場碑 無年月碑文殘缺金石錄
  鳴球山禪房記
  不著書撰人名氏前有比邱邑子題名其後有頌亦無書撰人名氏皆北齊人造經像立浮圖記也鳴球山碑以河清元年集古錄目
  三像頌
  不著書撰人名氏前有比邱邑子題名豫州參軍宋元進書邑主宋士端造釋迦定光彌勒三佛石像作此頌其後有東豫州中兵外兵參軍宋歡雋等題名者數十人河清二年集古錄目
  天保造像碑
  右北齊造像記云天保四年歳次己丑按齊文宣帝以東魏武定八年受禪改元天保是歳庚午至四年當為癸酉而此記誤書癸酉為己丑其字畫不工特以甲子差誤恐後来疑焉因錄於此金石錄
  牟道志造像碑
  青州刺史牟道志功曹劉徽逺天保元年歳次庚午六月乙未朔二十九日丁亥建復齋碑錄
  郭道尊等造像記 天保四年八月金石錄目
  孫士淵造像記 天保五年九月同上
  石當門等造像碑 天保七年十二月同上
  東兖州須昌縣玉像頌 天保八年十二月同上
  皇建造像碑 皇建元年同上
  石像頌 皇建元年同上
  閻亮造像記 比邱道常書河清元年九月同上
  造石像記 河清二年九月同上
  邑義人造像記 天統二年七月同上
  趙智和造像碑 天統五年十一月同上
  造石像記
  無書撰人名氏南濟隂功曹髙志逺等與邑人造石像記天統四年刻其後題名百餘人集古錄目
  鎮國大銘像碑
  天統三年立右齊鎮國大銘像碑銘像文辭固無足取所以錄之者欲知愚民當晉室東遷之際事佛尤篤耳其字畫頗異雖為訛謬亦其傳習時有與今不同者其錄之亦以此也集古錄
  唐邕造像碑
  北齊散騎常侍中書侍郎李徳林撰通直常侍中書舎人姚淑隸書驃騎大將軍錄尚書事唐邕造佛像三萬二千軀以武平五年立此碑集古錄目
  臨淮王造像碑
  武平四年歳次辛巳六月乙未朔二十七日辛酉建臨淮王者婁定逺也復齋碑錄
  右北齊臨淮王像碑臨淮王者婁定逺也據北齊書和士開傳定逺與趙郡王叡謀出士開為兖州刺史未行士開納賂定逺得留復出定逺為青州刺史責叡以不臣之罪而殺之定逺歸士開所遺加以餘珍賂之乃免如史所書定逺可謂小人矣定逺本傳但云封臨淮郡王而不書其為青州者闕也金石錄
  造像記
  武平五年張買等造像記有銘辭及題名不著書撰人名氏集古錄目
  觀世音石像碑 武平二年八月金石錄
  開明寺彌勒像碑 武平五年八月金石錄
  賈羅侯等造像碑 武平五年十月金石錄
  宋恱和等造像記 武平七年七月金石錄
  宋使君像碑 無年月金石錄
  髙隆之造像記 無年月金石錄
  龍門山造像記
  正書武平六年六月立洛陽西南二十五里伊闕山亦謂之龍門左傳謂之闕塞兩山相對伊水出其中泉出石竇下注於伊固昔日神都名勝之地後魏胡太后崇信浮屠鑿岸為窟中刻佛像大者丈餘凡十餘處後人踵而為之尺寸可磨悉鐫佛像至於今未巳蚩蚩之氓謂鐫佛之功可以得福報而其出於女子者尤多余嘗過而覽之既不可遍唯此武平六年者書法差可畫方格如棊局而其半亦已磨滅唐人則多總章以後及武后年號乃知魏齊唐三代之時無非女主為之崇飾耳 按魏書宣武帝景明元年詔大長秋卿白整準大京靈岩寺石窟於洛南伊闕山為髙祖文昭皇太后營石窟二所初建之始窟去地三百一十尺至正始二年終始斬山二十三丈大長秋王質謂斬山太髙費功難就奏求下移就平地去一百尺南北一百四十尺又言永平中中尹劉勝奏為帝復造石窟一凡為三所其所謂大京靈岩寺者在魏舊都平城今大同府城西三十里雲岡堡岩上刻佛像無數是其作俑也金石文字記
  九級㙮像銘
  不著書撰人名氏北齊天保三年衆造九級塔像之碑也其間多稱後魏年號集古錄目
  右魏九級塔像銘不見書撰人名氏蓋北齊時人所作也其年號見於文者三曰真君九年者後魏太武號也又曰武定四年者東魏孝静號也又曰天保三年者北齊年號也 按髙洋以後周大統十六年受東魏禪是歳庚午改元天保三年壬申此碑云歳在涒灘是矣碑文淺陋蓋鄙俚之人所為惟其字畫多異往往竒怪故錄之以備廣覽集古錄
  常山義七級碑
  右不著書撰人名氏文為聲偶頗竒怪而字畫亦佳往往有古法碑云常山太守六州大都督儀同三司綦連公以天保九年造浮圖天保齊文宣年號也北齊書有綦連猛而不為常山太守都督儀同等官不知此所謂綦連公者何人也又云常山義七級碑不著書撰人名氏文辭聲偶而甚怪書字頗有古法其碑首題云慕容儀同麴常山石氏諸邑義七級之碑其文云常山太守六州大都督儀同三司綦連公以天保九年為國敬造七級浮圖一區至天統中使持節都督𤓰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瓜州刺史常山太守六州大都督頻陽縣開國子樂平縣開國男慕容樂及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前給事黄門侍郎繕州大中正食新市縣幹新除常山太守麴顯貴與功曹石子和等増成之蓋北齊時碑也綦連公不見其名北齊有綦連猛不為常山太守不知此何人而慕容樂官兼刺史太守並封兩縣不可詳也又食縣幹入官銜蓋當時之制亦不可詳也義者衆成之名猶若今謂義井之類也集古錄
  不著書撰人名氏七級者浮圖也義者蓋邑人為衆所造若義井也碑首題云慕容儀同麴常山義七級之碑據碑文常山太守綦連公以天保九年造浮圖其後慕容樂麴顯貴相繼為太守而増葺之也綦連公不知其名集古錄目
  永樂十六角題名
  右永樂十六角題名不著年月列名人甚多皆無顯者莫可考究不知為何時碑其字畫頗怪而不精似是東魏北齊人所書十六角者庸俗所造佛塔其後又書云造十六角鎮國大浮圖則知為塔矣其謂之十六角只見此碑而後魏時又有常山義七級碑蓋當時俚俗語類皆如此集古録
  不著書人名氏刻石年月不知為何時所立永樂十六角者浮圖也題名凡二百餘人集古錄目
  石浮圖記
  右齊造石浮圖記云河清二年歳在癸未河清北齊髙湛年號也碑文鄙俚而鐫刻訛謬時時字有完者筆畫清婉可喜故錄之又其前列題名甚多而名特竒怪如馮戬郎馮貴買之類皆莫曉其義若名野义伽耶者蓋自於浮圖爾自胡夷亂華以来中國人名如此者多矣最後有馮黒太者予謂太亦音撻意隋末有劉黒闥呉黒闥皆以此為名太闥轉冩不同耳然隋去北齊不逺不知黒闥為何等語也集古錄不著書撰人名氏建州長史馮文顯等造石浮圖以河清二年刻此記題名者稱維那或稱佛主左右菩薩東西碪主其稱號甚多凡百七十餘人集古錄目
  龍華寺造浮圖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據碑稱維那劉顯等于雙井村共造龍華浮圖一區爵離一區碑以北齊武平元年立釋氏謂寺為雀離今北朝石刻往往見之集古錄目
  造雙塔碑
  天統三年十月立金石錄
  造石經并記
  天統四年六月金石錄
  朱彜尊記曰太原縣之西五里有山曰風峪風峪之口風穴存焉相傳神至則穴中肅然有聲風之所從出也愚者捧土塞穴建石佛於内環列所刻佛經凡石柱二百一十有六積歳既久虺蝎居之雖好遊者弗敢入焉丙午三月予至其地率土人燎薪以入審視書法非近代所及徘徊久之惜皆掩其三面未獲縱觀其全也由唐以前書卷必自傳冩甚者編韋續竹截蒲葺栁而浮屠之言亦惟山花貝葉綴集成文學者於時窮年筆札不能聚其百一難矣石經肇自蔡邕歳久淪缺至唐鄭覃周墀復勒於京兆後唐長興中始更傳冩為雕印舎至難而就至易由是書籍日以盛顧世之學者忽其易反或束而不觀何與豈其所謂日盛者乃其所以衰與北朝之君臣崇奉釋氏故石刻經像在處多有今佛宫所棲少者百人多者數千人然通其旨者率以語言文字為無用見講說佛經往往鄙置不屑嗚呼佛之說雖異於吾儒要皆彼國中之先生長者也既用其法盡棄其先生長者之言果何如哉九經之文在西安府儒學儒者雖不能盡觀而得之者咸知愛惜風峪所藏其徒雖繁莫有顧焉者矣是則釋氏之無人不尤甚於吾道之衰也夫金石文字記
  救疾經偈
  河清二年二月立金石錄
  佛龕碑
  天統三年武平三年刋在西京金石略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二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三十八
  隋
  禹廟殘碑
  史陵正書大業二年五月右隋禹廟殘碑其文字磨滅十五六而其末隱隱可辨云會稽郡下缺三字史陵書筆法精妙不減歐虞按張懐瓘書斷云褚遂良嘗師史陵蓋當時名筆也今此碑磨滅而僅存世之藏書者皆未嘗有非余收錄之富則遂不復見於世矣金石錄
  老子廟碑
  薛道衡撰龎恭之八分書開皇二年金石錄
  右老子廟碑隋薛道衡撰道衡文體卑弱然名重當時余所取者特其字畫近古故錄之唐人字皆不俗亦可佳也集古錄
  孔子廟碑
  仲孝俊文大業七年正月金石錄
  陳明府修孔子廟碑陳明府名叔毅字子嚴陳宣帝子為曲阜令修孔子廟仲孝俊為文樹此碑碑書亦頗有漢魏分隸法而集古錄金薤琳瑯俱不載唯金石錄有之且都𤣥敬謂隋碑少傳自云嗜好垂三十年止得皇甫君龍藏碑姚辯志江夏磚塔記四種皇甫碑唐刻以是觀之都才有三種余所錄乃四碑并常醜奴誌李淵記而六而皇甫智永不在其中安得起𤣥敬于九原而誇示之石墨鐫華
  右仲孝俊撰碑内言陳叔毅以陳皇諸孫為曲阜令因修闕里故孝俊立此以頌其功時大業七年辛未歳也然孝俊自書齊州秀才而下又書前呉郡主簿豈罷官而復應秀才舉耶書差有漢意文甚俳後頌語云子還名賈兒多字鄭二句為古𤣥牘記
  八分書大業七年七月今在曲阜縣廟中金石文字記
  隋平陳碑
  薛道衡文江陵府金石略 薛道衡撰在上元縣今亡諸道石刻錄
  爾朱敞碑
  開皇五年十月金石錄
  右爾朱敞碑敞者榮從弟彦伯之子也按敞傳云字乾羅而此碑字天羅傳云為金州總管而碑又為徐州總管碑文雖殘缺然班班尚可讀其述徐州事頗多事為史家不取可也不書其官蓋闕謬也其字不同亦當以碑為是余於集錄正前史之闕謬者多矣集古錄
  源使君碑 文帝開皇元年金石錄
  吕龜碑 開皇二年十一月金石錄
  臨漳趙公清徳頌 開皇六年金石錄
  北齊徐州張長史碑 開皇九年十月金石錄
  廣業郡守鄭君碑 章沛正書開皇九年金石錄
  九門縣令李公清徳頌 開皇十年十二月金石錄右李康清徳頌不著書撰人名氏文為聲偶而字畫竒古可愛康隴西狄道人也其碑首題云大隋冠軍將軍大中帥都督恒州九門縣令隴西李君清徳之頌予在河北時遣人於廢九門縣城中得此碑字多訛闕其後題十一年歳在辛亥大將軍在酉二月癸丑朔十二月甲子建年上有二字訛闕不可識按隋書開皇十一年歳在辛亥其二字乃開皇也大將軍在酉之說出於隂陽家前史不載而此碑見之集古錄
  董明府清徳碑 開皇十二年十一月金石錄
  上柱國韓擒虎碑 開皇十五年十月
  右韓擒虎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而以隋髙祖為今上乃隋人所撰碑文屢言虎字獨於名下去之若避唐諱此不可知也今以碑文考隋書列傳其家世官勲大略多同惟其在齊為河長防主大都督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白超防主轉洪超防主傳皆無之又遷和州刺史而傳為利州皆史官之闕誤當以碑為是而傳載閻羅王事甚怪而碑無之使其實有碑不宜不書以此見史家之妄也集古錄
  梁州使君陳茂碑 開皇十八年十一月金石錄
  右陳茂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而字畫精勁可喜隋書列傳載茂事尤多缺謬傳云髙祖為隋國公引為僚佐及受禪拜給事黄門侍郎在官十餘年轉益州總管司馬遷太府卿後數載卒而碑歴叙為髙祖僚佐時官傳雖不書可也其自黄門侍郎後又為行軍元帥長孫覽司馬又為蜀王府長史太僕卿判黄門侍郎上開府儀同三司梁州刺史等官史氏皆不書蓋其闕也又據碑茂為蜀王長史而傳為益州總管司馬碑為太僕卿而傳曰太府皆史家之謬也碑云茂字延茂史亦闕集古錄
  文儒先生劉炫碑 大業元年金石錄
  欒州使君江夏徐公碑
  郝士威撰侯彦直分書大業二年丙寅七月十五日立在汶川石橋前復齋碑錄
  大將軍正義愍公豆盧毓碑 正書大業三年京兆金石錄潞城縣令段君碑 大業八年十二月金石錄
  兵部尚書段文振碑 大業八年京兆金石錄
  處士潘徽撰歐陽詢八分書文振字元起隴西姑臧人仕隋至兵部尚書龍岡郡公贈右僕射諡曰襄碑不著所立年月集古錄目
  司徒觀徳王楊公碑
  不著撰人名氏書學博士姓名缺書雄隋之疎屬官至司徒封觀王諡曰徳碑以大業九年集古錄目
  内史令鄭譯碑 大業十年京兆金石錄
  儀同府參軍黄山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山字子岳荆州江夏人仕至儀同孔仲衡府參軍碑以大業九年集古錄日
  大都督袁君碑 大業十二年二月金石錄
  𢎞義明公皇甫誕碑
  唐太子左庶子于志寧撰歐陽詢書誕字𤣥憲安定朝那人隋文帝末年為并州總管府長史漢王諒反誕不從見殺追贈柱國諡曰明集古錄目
  右隋皇甫誕碑余嘗得誕墓誌又得此碑以考北史及隋書列傳傳云誕字𤣥慮而碑志皆作𤣥憲傳云隋髙祖受禪為兵部侍郎數年出為魯州長史開皇中復為比部刑部刑曹二侍郎遷治書侍御史為河南道大使及還奏事稱旨令判大理少卿明年遷尚書右丞以碑志參攷誕自司徒主簿出授長史俄除益州總管府司法徴授比部侍郎蓋未嘗拜兵部而其為河北河南安撫大使乃任右丞時皆史家之謬惟墓志稱誕嘗為司徒主簿而碑不載傳與墓志皆云為魯州長史而碑作廣州則疑碑之脫漏墓志乃葬時所述然碑亦貞觀中其子無逸追建不應差謬而不同何也金石錄
  隋光祿大夫皇甫君碑唐于志寧文歐陽詢書骨氣勁峭法度嚴整論者謂虞得晉之飄逸歐得晉之規矩觀此其振發動盪豈非逸哉非所謂不踰矩者乎初學者師此以立本而後入虞入永入鍾王有所持循而成功不難也東里集
  率更書皇甫府君碑比之諸帖尤為險勁是伊家蘭臺發源石刻在西安雖小苔剝差可誦耳皇甫君名誕仕隋死於漢王諒之難者䘏典殊不薄後以子無逸貴於唐始克樹碑噫逝者有知能無麥秀之歎乎弇州山人藁
  右隋柱國左光祿大夫皇甫誕碑于志寧撰歐陽詢正書金石錄謂嘗得誕墓志又得此碑與北史及隋書參攷以正史氏之謬又謂碑與墓誌所述亦有不同墓誌今不得見碑在陜西西安府學不甚缺壊葢歐書中之得意者也金薤琳瑯
  皇甫君名誕殁于隋而碑立于唐以子無逸貴也于志寧撰歐陽詢書王元美謂比之信本他書尤為險勁是伊家蘭臺發源余謂其勁而不險特用筆之峻一變晉法耳可為楷法神品碑舊在鳴犢鎮今在西安府學戊子余君房督學作亭覆之丙申亭圮壓碑中斷碑故剝二十餘字至是又亡其五十餘字余所收乃未斷時搨本深寶惜之石墨鐫華
  尚書左僕射元長夀碑 大業八年正月
  右隋元長夀碑虞世基撰歐陽詢書按隋史夀開皇中為尚書主爵侍郎而碑云主爵郎碑云從晉王伐陳時兼揚州長史授行軍總管長史平陳遂為揚州總管府長史遷尚書左丞而史但云自元帥府屬平陳入為左丞耳又為太常少卿時兼雍州司馬史亦不載其卒贈尚書左僕射光祿大夫封博平侯而史但云贈右僕射皆其闕誤史云夀在周封儀隴縣侯而碑作儀龍侯今按隋書地里志有儀隴縣屬巴西郡而無儀龍未知孰失也金石錄
  梁洋徳政碑
  右隋梁洋徳政碑在今蔡州新息隋開皇十一年行參軍事裴玉與州人為息州刺史梁洋建寶塔表徳政碑按隋書志後周於新息縣置息州至大業中州廢也集古錄
  不著書撰人名氏隋息州參軍裴玉等為刺州梁洋建塔以表徳政碑以開皇十一年立在新息縣集古錄目
  九門縣令鉗耳文徹清徳頌
  右不著書撰人名氏其碑首題云大隋恒山郡九門縣令鉗耳君清徳之頌大業六年建字畫有非歐虞之學不能至也碑云君名文徹華隂朝邑人也本周王子晉之後避地西戎世為君長因以地為姓曽祖静仕魏為馮翊太守祖郎成集二州刺史父康周荆安寧鄧四州總管别駕安陸龍門二郡守而前史皆不載碑在今廢九門縣中余為河北轉運使時求得之集古錄
  鉗耳君名文徹本出西戎後為華隂朝邑人隋煬帝時為恒州九門令遷梁州司馬將去縣民刻石頌徳碑以大業六年立在廢九門縣中集古錄目
  梁令梁執威徳政碑 在絳州金石略
  海陵公賀若誼碑
  此碑正書方整精健是唐初諸人前茅在興平縣文廟宋人磨其隂刻夫子廟記而此文止存十之三聞曽完好一縣令苦貴人之摹搨使捶去之誼事見隋史兹不贅云石墨鐫華
  在興平縣崇寧寺天下金石志
  安喜公李使君碑
  奉天鄉人掘得此碑樹之上官村墓前余過搨二紙隸書亦自遒逸而碑頗完使君凉武昭王之後祖景超員外散騎侍郎父通逸使持節東南道都督狄道縣開國子季父琰之出牧荆郡使君仕開府儀同三司使持節卭州諸軍事卭州刺史安喜縣公開皇十六年卒十七年樹碑皆歴歴可讀而獨闕使君名按使君與唐同宗官亦不卑隋史無傳遂不可攷使君祖父季父獨琰之見魏書耳因知史官闕略如此類者不可勝計也石墨鐫華
  八分書開皇十七年二月今在馬嵬堡北五里金石文字記
  張文詡碑
  張文詡河東人博覽羣書特精三禮蘇威勸令從官固辭仁夀末䇿杖歸終於家鄉人為立碑頌號曰張先生北史本傳
  楊素碑
  大業二年素卒帝下詔立碑以彰盛美北史本傳
  令狐熙碑
  令狐熙拜滄州刺史吏人追思相與立碑頌徳北史本傳
  房彦謙碑
  房彦謙為長葛令有恵化百姓立碑頌徳北史本傳
  寧逺將軍裴文基墓誌 開皇十年京兆金石錄
  開府儀同三司崔𢎞安墓誌 開皇十五年京兆金石錄驃騎將軍楊端墓誌 開皇十五年三月金石錄
  車騎將軍盧瞻墓誌 開皇十六年十一月
  五原國太夫人鄭氏墓誌 開皇二十年二月金石錄賈使君墓誌 仁夀元年七月同上
  張光墓誌 仁夀元年八月同上
  大將軍梁恭墓誌 仁夀元年十月同上
  開府儀同三司賈義墓誌
  開皇十八年薨以仁夀元年二月十八日葬于咸陽縣復齋碑錄
  上儀同楊縉墓誌
  許善心撰序虞世基製銘世以為歐陽詢書年月殘缺復齋碑錄
  齊國太夫人楊氏墓誌 開皇十年三月
  右隋齊國太夫人楊氏墓誌云夫人字季姜僕射髙熲母也隋書熲傳云熲以母憂去職開皇二年伐陳詔熲節度諸軍據此熲之丁内艱蓋在開皇初今以墓誌考之楊氏之卒乃在十年傳稱熲既貴其母常誡以逺禍後熲竟以危言為煬帝所誅如其言可謂賢矣常恨不著其姓氏今乃見於此云金石錄
  周羅㬋墓誌 徐敬撰大業元年四月
  右隋周羅㬋墓誌無書人姓名而歐陽率更在大業中所書姚辨墓誌元長夀碑與此碑字體正同蓋率更書也往時書學博士米芾善書尤精于鑒裁亦以余言為然羅㬋名將隋史有傳今以墓誌考之羅㬋在陳自鍾離太守遷秦郡而史不載又史云開皇中自豳州刺史轉涇州母憂去職復起授豳州遼東之後徴為水軍總管進為上將軍而墓誌自豳州為水軍總管進為上將軍然後為涇州其遷拜次第皆不同又史云拜東宫右虞候率而墓誌為左監門率史云轉右衛率而墓誌為右監門武候率史云自右武候大將軍進授上將軍而墓誌不載蓋未嘗拜此官也皆當以墓誌為據金石錄
  黄門侍郎栁旦墓誌 大業六年十一月
  右隋栁旦墓誌以考隋史列傳其始終事迹皆同惟傳云攝判黄門侍郎而墓誌云檢校黄門侍郎小異耳又墓誌載誕六子燮楷則綽濬亨而元和姓纂與唐史宰相世系表皆云旦五子而闕其第五子濬亦當以墓誌為是也金石錄
  賀蘭才墓誌 大業三年二月金石錄
  西平太守上官政墓誌 大業六年三月金石錄
  海州刺史劉瑶墓誌 大業六年十二月金石錄
  開府鄭煥墓誌 大業六年十二月金石錄
  大將軍安陽肅公姜濟墓誌
  正書不著書人名氏公諱濟字彭子定州博陵人仕至開府儀同三司左領軍大將軍大業元年四月薨於私第以三年十一月葬於京兆郡碑缺縣平陵鄉復齋碑錄
  屯衞大將軍姚辯墓誌 大業元年十月
  右隋左屯衞大將軍姚辯墓誌銘虞世基撰歐陽詢正書志稱辯精於邊事屢立大功蓋老將也其官至大將軍而死諡恭公爵亦尊矣而隋史不為立傳向非率更之書後世不復知有辯此古人墟墓之文所以必託之名筆豈無意耶金薤琳瑯
  按此銘金薤琳瑯載其全文闕四十餘字今余所得本全金石文字記
  齊郡太守元整墓誌 大業九年京兆金石錄
  光祿卿徐寔墓誌 大業九年京兆金石錄
  北絳公夫人蕭氏墓誌 在京兆府金石略
  包愷墓碣
  包愷精漢書教授數千人卒門人起墳立碣焉北史儒林傳
  王威猛墓誌
  不著書撰人名氏威猛字繼叔琅邪海曲人官至候衞虎賁郎將碑以大業中立集古錄目
  滎澤令常醜奴墓誌
  醜奴始平人為都督滎澤令大業元年卒誌在興平崇寧寺壁間為童子摩挲幾平余搨一紙書亦不大佳但以隋物存之興平即古始平今不知墓所在石墨鐫華
  正書大業三年八月今在興平縣崇寧寺墓之有誌始自南朝南齊書云宋元嘉中顔延之作王球石誌素族無碑䇿故以紀徳自爾以来王公以下咸共遵用今之傳於世者惟此及梁羅二志為隋代之文爾金石文字記
  鷹揚郎將義成子梁羅墓誌
  正書大業四年八月今在西安府城外杜曲古人之字未必皆工而後人貴之者以其所從来逺也此志正書猶帶八分凡隋以前之書法多如此而書志之人未必其通文義也鷹揚之字出詩大明之篇而此志前作陽後作楊宣政元年周武帝之號而書作正汪汪萬頃作傾羽儀作議降疾不瘳作抽與乾坤而齊固作個禁旅之禁作⿱樊川之樊亦作⿱此皆文理之至謬豈可以其出於古而不論哉金石文字記
  桂州總管侯莫陳穎墓誌以下三碑俱唐初立以其隋時人附於隋右隋侯莫陳穎墓誌隋書有穎傳以其事考之多合惟傳言穎諡曰定而誌不載按誌云公第四子尚書考功郎中乾會而傳作䖍㑹乾䖍義理皆通然余嘗得乾會碑乃云名肅字乾會元和姓纂所載亦同疑其以字行耳蓋隋唐間人多如此金石錄
  正書不著書撰人名氏君諱穎字遵道彭城人大業六年為南海太守九年十月薨於郡治唐武徳八年遷葬於雍州咸陽縣寳刻叢編
  衞尉卿竇慶墓誌
  右隋竇慶墓誌慶曽祖畧祖温善父榮定北史及北齊後周隋書皆有傳諸史皆云慶祖名善而慶之兄抗墓誌乃云名温唐書宰相世系表以為善一名温今此誌名温善皆不可考慶大業中仕為衞尉卿史云為羣賊所殺而墓誌云為盧圓月所殺墓誌貞觀四年刻其小楷工妙不減歐虞惜其不著名氏也金石錄
  處士羅靖誌
  處士以仁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終夫人張氏於唐龍朔二年終合葬於習池復齋碑錄
  襄陽有隋處士羅君墓誌曰君諱靖字禮襄陽廣昌人髙祖長卿齊饒州刺史曽祖𢎞智梁殿中將軍祖養靖學優不仕有名當代碑字畫勁楷類褚河南然父子皆名靖為不可曉拓拔魏安同父名屈同之長子亦名屈祖孫同名胡人無足言者但羅君不應爾也容齋隨筆
  隋處士羅君碑字畫可喜而不載書人名氏初余至襄州刺史館余於州治之東地有木龕塵網如積掃滌而視之此碑也遂橅得之去年春余復有荆襄之行訪此碑則曰卒史輩寶持不䖍碎而棄之矣可謂不幸也昔林邑王楊邁死子咄立慕其父徳改名揚邁昭穆兩世而一名余每笑歎謂天下事何所不有今羅君之父名靖而羅君亦名靖殊不可曉羅君以仁夀四年卒夫人以龍朔四年葬自隋仁夀四年訖唐龍朔二年則夫人之守志蓋五十有九年以夀終亦可尚矣集古後錄
  興福寺碑
  張棻撰龎夐正書開皇二年二月立金石錄
  興國寺碑
  隋内史李徳林撰襄州祭酒從事丁道䕶書隋文帝父忠當魏周之際常將兵南定漢襄及文帝即位建此寺以祈福碑以開皇六年正月立集古錄目
  襄州興國寺碑丁道䕶書啓法寺碑一興國寺碑一皆隋開皇中立啓法寺今為龍興寺興國寺今為延慶寺在望楚山歐陽永叔云興國寺碑不知所在特見其摹本於太學官楊衷家而此碑隂又有道䕶書襄州鎮副總管府長史栁止戈而下官號姓名其字尤可喜得之自余始世蓋未有傳之者也南豐集古錄大興國寺銘隋内史李徳林撰丁道䕶書隋開皇間以襄州鳳林山鳳林寺為大興國寺至唐會昌五年武宗用道士趙歸真說大毁佛寺復僧尼為民而寺廢懿宗朝州刺史蔣係請復寺為延慶寺從之建炎初寺為灰燼此碑獨巋然露立在今府城東南十里歐陽公頃嘗見墨本於學官楊君家欲求其本不知碑所在曽南豐謂延慶寺在望楚山非也城西南三里有山聳然曰尖山者其上可以望見鄢城宋元嘉中武陵王駿更名望楚余登望楚者屢矣烏覩所謂延慶者哉集古後錄
  興國寺碑隂
  右隋興國寺碑隂丁道䕶書道䕶所書興國啓法兩寺碑皆在襄陽歐陽公嘗得啓法寺碑列於集古錄中而於太學官楊褒處見興國寺碑以不得入錄為恨今碑隂又有襄州鎮副總管劉止戈以下十八人姓名字畫尤完好歐陽公所未見也蔡君謨題其後云在杭州日坐有客曰小說稱丁真永草永固知名丁何人也予謂道䕶豈其人耶按法書要錄丁覘與智永同時人善𨽻書世稱丁真永草非道護也金石錄興國寺碑隂有栁止戈而下十八官姓名亦道䕶書蔡君謨題其後云在杭州日坐有客曰小說稱丁真永草永固知名丁何人也道䕶豈其人耶趙徳夫按法書要錄曰非道䕶丁覘與智永同時世稱丁真永草徳夫之言是矣余謂丁覘在時必未得此聲西臺既陷簡書湮散丁尋卒於維揚妙蹟實為難得已而智永師盛以草書名江東然後人以永草配丁真也丁覘洪亭人梁孝元在荆州凡書記皆其筆當時尚為之語曰丁君十紙不敵王裒一字獨顔之推愛而寶重之蕭子雲問典籖惠編曰君王賜書殊為佳手姓名為誰編以覘對子雲歎曰不為世所稱亦竒事事見顔氏家訓恐忘之聊附于此集古後錄
  龍藏寺碑
  右齊開府長兼行參軍九門張公禮撰不著書人名氏字畫遒勁有歐虞之體隋開皇六年建在今鎮州碑云太師上柱國大威公之世子左威衞將軍上開府儀同三司使持節恒州諸軍事恒州刺史鄂國公金城王孝遷奉勅勸奬州人一萬共造此寺其述孝遷云世業重於金張器識逾於許郭然北齊周隋諸史不見其父子名字不詳何人也歐陽文忠集
  右隋龍藏寺碑齊張公禮撰龍藏寺已廢此碑今在常山府署之門書字頗佳第不見其人姓名爾碑以隋開皇六年立後題張公禮尚稱齊按周武帝建徳六年虜齊㓜主髙常齊遂滅後四年隋建開皇之號至六年齊滅蓋十年矣公禮尚稱齊官何也集古錄齊開府參軍張公禮撰不著書人名氏隋太師上柱國大威公世子恒州刺史鄂國公金城王孝遷奉勅率州民萬人共立此寺碑首題曰鄂國公為國勸造龍藏寺碑以開皇六年立寺廢碑今在真定府門下集古錄目
  右隋龍藏寺碑齊張公禮撰而不著書人名氏集古錄謂寺已廢碑在常山府署之門常山即今之真定予近以使事過之聞府治東二里龍興寺有古銅佛一軀崇七十二尺閣之覆者崇百有三十尺與太守同年李君往遊其間見殿前一古碑其趺已沒土中讀之乃公禮文歐公謂寺廢與碑在常山府署蓋未嘗親歴其地故誤書耳金薤琳瑯
  龍藏寺即今真定府龍興寺碑尚存碑書遒勁亦是歐虞發源但碑立于開皇六年是時齊滅已久而張公禮尚稱齊官何也又碑稱造寺者太師上柱國大威公之世子使持節左武衞將軍上開府儀同三司恒州諸軍事恒州刺史鄂國公金城王孝遷史傳逸之遂無所攷石墨鐫華
  龍藏寺碑張公禮撰正書今在真定府龍興寺大殿内其後為天寧閣九間五層髙一百三十尺中有觀音銅像髙七十二尺四十二臂各有所執之物俗謂之大佛寺也碑為隋開皇六年恒州刺史鄂國公金城王孝遷立而其末乃云齊開府長兼行參軍九門張公禮撰齊亡入周周亡入隋而猶書齊官蓋君子之能不降其志而其時之人亦不以為非也金石文字記
  安定縣官寺碑 開皇八年五月金石錄
  太平寺碑 開皇九年八月金石錄
  右太平寺碑不著書撰人名氏南北文章至於陳隋其弊極矣以唐太宗之致治幾乎三代之盛獨於文章不能少變其體也豈積習之勢其来也逺非久而衆勝之則不可以驟革也是以羣賢奮力墾闢除芟至於元和然後蕪穢蕩平嘉禾秀草争出而葩華美實爛然在目矣此碑在隋尤為文字淺陋者疑其里巷庸人所為然視其字畫又非常俗所能蓋當時流弊以為文章止此為佳矣文辭既爾無取而浮圖固吾儕所貶所以錄於此者第不忍棄其書爾集古錄
  午夘寺碑
  開皇十年五月八日息州刺史梁洋建復齋碑錄
  涇州興國寺碑
  李徳林撰開皇十年十二月金石錄
  化善寺碑 開皇十五年正月
  右隋化善寺碑在徐州碑隂有郎餘令題記云隋尹式撰余元祐間侍親官彭門時為兒童得此碑今三十餘年矣金石錄
  蒙州普光寺碑 仁夀元年七月
  右蒙州普光寺碑蒙州者漢南陽郡之育陽縣也應劭曰育水出𢎞農盧氏南入于沔故後人於育加水為淯陽西魏置蒙州隋仁夀中改為淯州又為淯陽郡唐為縣屬金州碑仁夀元年建猶曰蒙州既而遂改淯州矣碑無書撰人名氏而筆畫遒美玩之忘倦蓋開皇仁夀以来碑碣字書多妙而往往不著名字惟丁道䕶所書常自著之然碑石在者尤少余每與蔡君謨惜之自大業以後率更與虞世南書始盛既接於唐遂大顯矣集古錄
  啓法寺碑
  周彪文丁道䕶正書仁夀二年十二月金石錄
  此書兼後魏遺法與楊家本微異隋唐之交善書者衆皆出一法道䕶所得最多楊本開皇六年去此十七年書當益老亦稍縱也莆陽蔡襄記蔡忠惠公集右啓法寺碑丁道䕶書蔡君謨博學君子也於書尤稱精鑒余所藏書未有不更其品目者其謂道䕶所書如此隋之晚年書學尤盛吾家率更與虞世南皆當時人也後顯於唐遂為絶筆余所集錄開皇仁夀大業時碑頗多其筆畫率皆精勁而往往不著名氏每執卷惘然為之歎息惟道䕶能自著之然碑刻在者尤少余家集錄千卷止有此爾有太學官楊褒者善收書畫獨得其所收興國寺碑是梁貞明中人所藏君謨所謂楊家本者是也欲求其本而不知碑所在然不難得則不足以為佳物古人亦云百不為多一不為少者正謂此也集古錄
  隋儀同三司周彪撰襄州從事丁道䕶書隋開皇初詔後周所毁佛寺皆復建之州人共造此寺刺史韋世康名之曰光福禪房後又改為啓法寺以仁夀二年十二月立并邑人趙勵等題名集古錄目
  啓法寺碑開皇中立啓法寺今為龍興寺在襄陽城西南豐題跋
  啓法寺碑仁夀二年建曾南豐以為開皇中立誤也道䕶之書見於世者獨興國寺碑與此碑爾二碑俱在襄州前年春訪碑于寺止得興國寺碑而啓法之碑無有此可珍也集古後錄
  脩禪道場碑 徐放書在台州碑帖考
  隆聖道場碑 虞世南撰并行書大業九年十二月金石錄
  隋虞世南撰并書周建徳六年隋髙祖擁旄於此至大業九年伐叛海東旋師有詔改為髙陽郡記王業之所興設隆聖道場為髙祖祈福大業九年十二月立此碑寶刻叢編
  髙陽郡隆聖道場碑隋秘書郎虞世南撰次書石世南以書名隋唐間此碑最顯世競以摹本傳今其碑在定州龍興寺或疑為摹本以髙陽之郡在中山郡也今考大業雜記九年閏月幸博陵昔為定州先皇歴試所基遂改為髙陽今世南謂大業龍集癸酉有詔改郡以記王業所興然則與雜記合矣夫釋老之教行乎中國自漢晉以逮齊魏僧尼為寺道士女冠為觀隋改法雲慧日二道場金洞玉清二𤣥壇貞觀
  十二年復寺觀舊名則當世南時隋謂道場必矣唐志言定州博陵本髙陽郡義寧元年析髙陽為恒州武徳四年以髙鄭博野苑為蒲州貞觀初以鄭髙陽歸瀛州天寶元年復以博陵郡為定州而國朝乃以瀛州為髙陽郡以定武之郡歸中山則地隨改矣其興廢因革如此知碑非後世所摹也廣川書跋
  西林道場碑 歐陽詢撰大業十三年四月
  大業十三年廬山西林道場碑渤海公撰公為隋太常博士時作不著書人名氏而字法老勁疑公之書也西林道場者偽趙將竺氏捨俗出家名曇現始居於此晉太和二年光祿卿陶範始為現弟子慧永造寺而號西林按兩京記隋嘗更名佛寺為道場此碑大業十三年建也顔魯公寓題碑隂百餘字尤竒偉今附於碑後歐陽文忠集
  右西林道場碑渤海公撰公在隋為太常博士時作不著書人名氏字畫遒勁世或以為公自書公時年尚少又字法與公書不同不知何人書也按韋述兩京記隋改名佛寺為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此碑大業中建故謂之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集古錄
  隋太常博士歐陽詢撰不著書人名氏筆畫遒勁或以為公自書按兩京記隋改寺為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碑以大業十三年立在廬山西林寺集古錄目
  右隋西林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碑題太常博士歐陽詢撰而不著書人名氏余家藏隋姚辯墓誌元夀碑皆率更在大業中為博士時所書與此碑字體絶不類知其非率更書也金石錄
  右隋廬山西林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碑歐陽率更撰而不云何人書要當出於一手昔唐韋絢錄劉禹錫嘉話載率更行見索靖所書碑下馬布毯坐觀三宿而後去又云率更不擇紙筆皆能如意惟其好古如前說之勤是以肆律無不臻妙理當然矣益公題跋
  汎愛寺碑 大業五年墨池編
  隋汎愛寺碑李百藥自書字畫老勁可喜集古錄
  善寶寺碑 大業中立在東京金石略
  大業中安鄉司功程式等同修佛像立此碑訪碑錄
  楞伽寺碑
  書人名氏未詳碑甚古在蘇州天下金石志
  隋人書碑甚古在蘇州府之西南横山古今碑刻記
  文帝舍利塔銘
  李百藥撰書人姓名殘缺大業五年四月立金石錄
  修舎利塔碑 開皇九年九月金石錄
  趙君寶塔碑 開皇十三年十月金石錄
  舎利塔銘 仁夀二年三月金石錄
  賈春英浮圖碑 開皇十二年七月金石錄
  栖巖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舍利塔碑 仁夀二年立金石錄
  願力寺雙七級浮圖銘 仁夀二年正月金石錄
  願力寺舍利寶塔銘 仁夀三年四月金石錄
  江夏縣緣果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磚塔下舎利記
  右隋江夏縣緣果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磚塔記無書撰人名氏記中載舎利瑞應之事不一此非吾所知但隋碑之傳世絶少以予嗜好之篤集錄之勤三十年間所得隋碑惟皇甫府君龍藏寺姚辯墓誌及此而已金薤琳瑯隋人撰近時民家掘得之輿地碑目
  隋願力寺舎利寶塔函銘
  右隋願力寺舎利寶塔函銘仁夀三年相州刺史薛胄建唐劉禹錫集載僧靈澈詩有云經来白馬寺僧到赤烏年禹錫稱其工因讀此銘序亦以白馬之寺對赤烏之年乃知前人已有此語蓋隋唐間文體大率以偶儷為工雖格力卑弱然用事親切時有可喜也金石錄
  天寧寺塔幢
  塔髙十三尋塔前一幢書體遒美開皇中立帝京景物略
  舎利石塔銘
  在鄂州勝緣寺仁夀初立輿地碑目
  幽州智泉寺舎利塔銘
  仁夀元年内史令王臣SKchar2天下金石志
  同州塔銘
  八分書仁夀元年十月今在同州天下金石志
  恒嶽寺舎利寶塔銘碑 大業元年金石錄
  隸書不著書撰人名氏隋文帝仁夀元年建舎利塔於恒嶽寺詔吏民皆行道七日人施十錢又自冩帝形像於寺中大業元年長史張果等立碑集古錄目
  横山頂舎利靈塔銘
  嚴徳盛製文魏瑗正書大業四年九月八日立復齋碑錄
  寶積寺塔銘
  在呉縣横山隋人所書碑石全好字畫秀整絶類虞褚輿地碑目
  趙紹等造像碑
  北齊造像碑劉之遴撰開皇四年四月立金石錄北齊仁州刺史黄門郎劉逖之撰不著書人名氏邑人趙紹等造佛像記也不著所立年月據其記稱大齊而其後又題曰隋潞州司馬薛邈侍佛乃知隋人所追建也集古錄目
  鄂國公造鎮國大像碑 開皇十一年九月金石錄賈普智造像碑 開皇十一年金石錄
  正解寺造像碑 劉昇卿撰開皇十二年四月金石錄隋隨昌劉鼎卿撰不著書人名氏寺本後魏宣武帝以七廟所立謂之七帝寺至周被廢隋文帝時復興佛法定州贊治崔子石捨以為寺賜名正解碑以開皇十二年四月立集古錄目
  劉景韶造像碑 開皇十三年四月金石錄
  造像碑 開皇十五年九月金石錄
  李氏像碑 開皇十六年七月金石錄
  王明府造像碑 開皇十七年八月金石錄
  唐髙祖造像記 太宗造像記附大業二年二月金石錄隋鄭州刺史李淵造石像記大業二年三月在滎陽縣訪碑錄
  信行禪師碑
  僧法綝撰開皇十四年正月京兆金石錄
  聖衆寺真應禪師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其額曰聖衆寺真應禪師妙徳碑真應禪師者姓蓋氏漢蓋延之後碑以開皇七年集古錄目
  李淵為子世民祈疾記
  此唐髙祖也記稱鄭州刺史李淵為男世民目患先於此寺求佛蒙佛恩力其患得損敬造石碑像一鋪願此功徳資益弟子男合家大小福徳興足永無灾障弟子李淵一心供養後署大業二年正月八日按是時太宗才九歳耳而史稱髙祖為譙隴岐三州刺史不曰鄭州此亦可以證史之闕石墨鐫華
  行書大業二年正月今在鄠縣草堂寺金石文字記
  同州塔銘
  維大隋仁夀元年歳次辛酉十月辛亥朔十五日辛丑皇帝普為一切法界幽顯生靈謹於同州武鄉縣大興國寺奉安舎利敬造靈塔願太祖武元皇帝元明皇后皇帝皇后皇太子諸王子孫等并内外羣官爰及民庶六道三塗人非人等生生世世值佛聞法永離苦空同昇妙果金石文字記
  益州至真觀碑
  辛徳源撰劉曼才正書開皇十二年六月金石錄
  紫微觀碑
  在巢縣開皇十四年劉穎製銘其碑皴剝難讀輿地碑目
  顯崇觀碑
  大業五年為至尊皇后祝夀所記在鄖鄉縣輿地碑目
  平都治碑 大業十一年八月
  青城山碑
  在常道道觀軒轅石龕之下大業七年立太常博士隂道文輿地碑目
  天龍山碑
  八分書開皇五年今在太原縣天龍寺金石文字記
  潞州頌徳碑 開皇十年十一月金石錄
  梁公堰紀功碑
  在河隂縣西二十里本漢平帝汴河決壊至明帝永平十二年乃令王景理渠隄其後通塞各計朝代隋開皇七年使梁睿増修古堰遏河入汴立碑紀功寰宇記
  景陽井欄銘 八分書開皇中江陵府金石略
  辱井有篆文共十八字在井石檻上不知誰為文又有景陽樓下井銘又有陳後主叔寶辱井記云江寧縣興巖寺井石檻銘莫知誰作也元豐類藁
  隋煬帝作文帝開皇九年煬帝以晉王為元帥伐陳滅之後主與張麗華自投於井帝為銘刻於石井欄以為戒集古錄目
  序云開皇九載余奉聖略孟春正月至於偽都叔寶衆叛逃形天地乃與愛姬張麗華等投于此井系之以銘𨽻于石檻之側者晉王廣也集古後錄













  六藝之一錄卷六十二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三    錢塘倪濤撰
  石刻文字三十九
  唐碑一朝典
  紀功碑
  髙宗撰并行書飛白額顯慶四年八月立金石録大唐紀功之頌唐髙宗書在孟州金石畧
  登封紀號碑
  髙宗撰并行書飛白書額乾封元年二月金石録右唐登封紀號文凡兩碑皆髙宗自撰并書其一大字磨厓刻于山頂其一字差小立于山下然世頗罕傳宣和初余親至泰山得此二碑入録焉金石録
  小字登封紀號碑
  髙宗撰并行書飛白書額小字在泰山下金石録
  述聖紀
  武后撰中宗正書文眀元年八月金石録
  唐述聖紀碑立乾陵今倒仆折為數叚止存兩叚耳據金石録云武后製中宗書字法遒健深得歐虞遺意非中唐以後所辦也石墨鐫華
  昇中述志碑
  右武后撰相王旦正書萬嵗登封元年正月金石録右周武后昇中述志碑武后自撰睿宗書碑極壮偉立扵嵩山之巔其隂鍾紹京書字畫皆工妙政和中河南尹上言請碎其碑詔從之金石録
  封中嶽碑
  書撰人姓名殘缺碑額薛稷正書萬嵗登封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周武后封中嶽碑已殘缺書撰人名字皆不可考然驗其筆蹟盖薛稷書也金石録
  封祀壇碑
  武三思撰薛曜正書萬嵗登封元年十二月金石録今在登封縣西萬羊岡金石文字記
  太宗賜少林寺教書
  八分書無姓名髙祖武徳三年疑後人重書金石録
  昭陵刻石文
  太宗御製歐陽詢八分書貞觀十年金石録
  右唐昭陵刻石文太宗為文徳皇后立歐陽詢書其文具載于太宗實録今石刻已磨滅故世頗罕傳其畧可見者有云無金玉之寳玩用之物木馬偶人有形而已欲使盜賊息心存亡無異又云俯視漢家諸陵猶如蟻垤皆被穿窬今營此陵制度卑狭用功省少望與天地相畢永無後患其言非不丁寜切至也然竟不免温韜之禍太宗英武聰明過人甚逺而於此眷眷不忘何哉以此知死生之際能超然無累者賢哲之所難也又云國家府藏皆在目前與在陵内何異其詞尤陋得無為後世達士所笑乎仝上
  贈髙熲禮部尚書詔
  正書無姓名貞觀十一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唐贈髙熲詔書貞觀十二年改葬有詔贈禮部尚書其事當載扵史而隋書熲列傳唐書帝紀太宗實録皆不載同上
  贈比干詔
  薛純陀八分書貞觀十八年金石録
  貞觀十九年二月薛純陀八分書今重刻在衛輝府舊唐書太宗紀貞觀十九年二月贈殷比干為太
  師諡曰忠烈命所司封墓葺祠堂春秋祠以少牢上自為文以祭之金石文字記
  追尊𤣥元皇帝詔
  王懸河行書乾道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紀泰山銘
  明皇撰并八分書開元十四年九月金石録
  𤣥宗御製并書文詞雅馴而分𨽻遒逸婉潤最為當時得意之筆刻在泰山髙崖字大六七寸石方三丈極不易搨王户部堯年為彼中司理見餉一紙如獲眀珠王元美云佘嘗登泰山轉天門見東二里許穹崖造天銘書若鸞鳯翔舞于雲烟之表為之色飛惜其下三尺許為搨工惡寒篝火焚蝕遂闕百餘字云石墨鐫華
  開元十四年𤣥宗御製并書今在泰山頂石崖上金石文字記
  龍角山紀聖銘
  眀皇撰并八分書開元十七年九月金石録
  右唐龍角山紀聖銘明皇撰按髙祖實録武徳三年四月辛巳晉州人吉善行扵羊角山見白衣老父乗白馬朱鬛謂善行曰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汝祖也今年平賊後汝當為帝天下太平必得百年享國子孫且千嵗太宗遣使者杜昻致祭須臾神復見謂昻曰歸語天子我不食何煩祭為髙祖異之立廟扵其地授善行朝散大夫據碑稱是時太宗為秦王討宋金剛所謂賊平汝當為帝者指太宗也其事可謂怪矣然碑與實録所載語頗不同文多不能備録惟碑稱善行以武徳三年二月初奉神教至四月老子又見曰石龜出吾言實既而太宗遣昻善行乗驛表上至長安適㑹郇州獻瑞石如龜文曰天下安平萬日而實録亦云郇州獻瑞石有文曰天下于萬其語小異又碑稱善行絳州人而實録云晉州耳老子其生以清淨無為為宗豈身沒數千嵗而區區為人稱述符命哉盖唐太宗初起託以自神此陳勝所為謂卜之鬼者也史臣既載于實録明皇又文之于碑遂以後来為真可欺罔豈不可笑也哉金石録
  龍角山慶唐紀聖之銘唐眀皇書在晉州金石略龍角山慶唐觀紀聖銘今在浮山縣龍角山 舊唐書地理志武徳二年分㐮陵置浮山縣四年改為神山册府元龜載開元十四年九月制曰𤣥元皇帝先聖宗師國家本系昔草昧之始告受命之期髙祖應之遂扵神降之所置廟改縣曰神山近日廟庭屢彰嘉瑞虔荷靈應祇慶載深宜令本州擇精誠道士七人扵羊角廟中潔齋焚香以崇奉敬金石文字記
  司刑寺大脚跡敕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長安二年六月金石録
  長安二年右司刑寺大脚跡敕并碑銘二閻朝隠撰附詩曰匪手携之言示之事盖諭昬愚者不可以理曉而决疑惑者難用空言雖示之已驗之事猶懼其不信也此自古聖賢以為難語曰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者聖人非棄之也以其語之難也佛為中國大患非止中人以下聰明之智一有惑焉有不能觧者方武氏之時毒被天下而刑獄慘烈不可勝言而彼佛者遂見光蹟扵其間果何為哉自古君臣事佛未有如武氏之時盛也視朝隠等碑銘可見矣然禍及生民毒流王室亦未有若斯之甚也碑銘文辭不足録録之者所以有警也俾覽者知無佛之世詩
  書雅頌之聲斯民𫎇福者如彼有佛之盛其金石文章與其人之被禍者如此可以少思焉集古録
  司刑寺佛蹟碑
  前碑閻朝隠撰范元悊正書後碑范元悊撰吴守劼八分書長安三年七月金石録
  武后少林寺勅書
  八分書無姓名天册萬嵗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眀皇誡牧宰敕
  八分書無姓名開元二十六年六月金石録
  夢真容勅
  正書無姓名開元二十九年六月金石録
  唐趙履信記蘓靈芝行書并篆額開元二十九年六月一日立本朝天聖六年重摹復齋碑録 碑在廣信軍寳刻叢編
  唐𤣥宗真容應現制
  開元二十九年六月一日下臨海太守賈長源刻輔崇儀八分書復齋碑録
  盧奐㕔事賛
  唐陕州盧奐㕔事讃開元二十四年唐𤣥宗撰并書奐為陕州刺史𤣥宗行幸過陕州書其㕔壁而刻之集古録
  唐𤣥宗御製御書帝西幸過陕府至奐㕔事題賛扵其壁奐以刻石并謝表批答附于後碑以開元二十四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盧奐謝表并批詔
  表正書無姓名詔行書金石録
  聖宫石臺勅書
  裴瓘書蕭諴題潞州金石畧
  啓聖宫臺勅
  太子亨題在西京金石畧
  唐羣臣請立道徳經臺批答
  唐𤣥宗注經成詔道士司馬秀等請立經臺奏謝批答及皇太子紹慶王琮等十八人列名皆附刻扵經䑓集古録目
  令長新戒
  開元中令長新戒唐開元之治盛矣𤣥宗嘗自擇縣令一百六十三人賜以丁寜之戒其後天下為縣者皆以新戒刻石今猶有存者余之所得者六世人皆忽不以為貴也𤣥宗自除内難遂致太平世徒以為英豪之主然不知其興治之勤用心如此可謂為政知本末矣然鮮克有終眀智所不免惜哉新戒凢六其一河内其二虞城其三不知所得之䖏其四汜水其五穰其六舞陽嘉祐八年六月十日書集古録令長新戒一在汜水正書令長新戒二在房子縣正書令長新戒三八分書金石録
  虞城縣令長新戒王遹篆書鄧州令長新戒劉飛書金石畧
  開元二十四年二月五日諸道石刻録
  鄭樵金石録有新誡碑二一王遹篆一劉飛書趙眀誠録有三紙歐公録又有六紙有正書有八分書者余所獲乃一王某行書盖開元頌行時不但一州刻也碑雖泐甚然書法是深于聖教序者石墨鐫華
  唐令長新誡 在河内唐𤣥宗御製初𤣥宗擇令長一百六十三人又自製新誡宰相裴耀卿等請令集賢院善書者書以賜之其後諸縣往往各以刻石集古録目
  唐令長新誡開元中縣令徐杭所刻太室山人劉飛書在穰縣集古録目
  𤣥宗嘗幸驪山登朝元閣命羣臣賦詩正字劉飛詩最清㧞特𫎇激賞右相李林甫怒飛不先呈已出為一尉而卒封演見聞記
  唐令長新誡 唐𤣥宗御製大和九年縣令李易簡建鄭宗冉書此本無𤣥宗勅書而别有勅語乃當時召新除令長賜食扵朝堂而遣之叮嚀慰勉之言也在舞陽縣集古録目
  唐令長新誡汜水 唐開元中縣令馮宴所刻後嵗久以為柱礎寳厯二年縣令崔潾移置扵縣㕔集古録目
  褒封四子敇
  敕門下昊穹眷命烈祖降靈休昭之儀存乎記典荘子列子文子庚桑子列在真仙體兹虚白師𤣥元之聖教𢎞大道扵人寰觀其㣲言究極精義比夫諸子諒絶等夷其荘子宜依舊號曰南華真人列子號曰冲虚真人文子號曰通𤣥真人庚桑子號曰洞靈真人其四子所著書並隨號稱為真經宣布中外咸使聞知 天寳元年二月卄日求古録
  天寳元年二月正書今在盩厔縣樓觀 舊唐書禮儀志天寳元年正月癸丑陳王府參軍田同秀稱扵京永昌街空中見𤣥元皇帝以天下太平聖夀無疆之言傳扵𤣥宗仍云桃林縣故關令尹喜宅旁有靈寳符發使求之十七日獻扵含元殿二月丁亥御含元殿加尊號為開元天寳聖文神武皇帝辛邜親祔𤣥元廟丙申詔史記古今人物表𤣥元皇帝昇入上聖荘子號南華真人文子號通𤣥真人列子號冲虚真人庚桑子號洞虚真人改荘子為南華真經文子為通𤣥真經列子為冲虚真經庚桑子為洞虚真經今人稱荘子書為南華經昉扵此也李肇國史補曰天寳中天下屢言聖祖見因以四子列學官故有偽為庚桑子者其辭鄙俚非古人書古今文字記
  封孔子弟子詔
  吕巖説撰記正書天寳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擇縣令勅
  唐南陽新野令李伯豫行書天寳六年十月建復齋碑録
  眀皇賜上黨故吏勅書
  天寳十一年十月
  眀皇哀册文
  王縉撰史鎬八分書貞元五年金石録
  康珽誥
  徐浩行書天寳十年三月金石録
  顔惟正并商夫人贈告
  顔真卿正書寳應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刑部尚書太子賔客魏國公述先誥
  劉昇八分書墨池編
  諡文宣追封兖公等詔
  李瀾書在淄州金石畧 墨池編作李潤
  李潤李華從弟淄州尉唐宰相世系表
  僧恵幹乞題大通大照塔額表肅宗批答
  大厯中立墨池編
  勸農勅
  正書無姓名大中九年五月金石録
  濠州勸民栽桑敕碑
  大中十年 余得劉莒脩兖州文宣王廟碑見大中時中書門下牒又得此碑見大中時敕乃知平章事非署敕之官今世止見中書門下牒便呼為敇惟告身之制僅存焉集古録
  徳宗政刑箴
  徳宗撰八分書無姓名貞元十四年十二月金石録
  武宗皇帝廵幸左神䇿軍紀聖徳碑
  廵幸左神䇿軍碑崔鉉撰栁公權正書㑹昌三年金石録唐翰林學士承㫖崔鉉撰散騎常侍集賢殿學士栁公權書集賢直院徐方平篆額武宗嘗幸神䇿軍勞閱軍士兼統三軍上将軍仇士良請為碑以誦聖徳鉉等奉勅書撰碑以㑹昌三年立集古録目
  唐髙祖駐馬佛堂碑
  唐渭南縣興法寺僧貞慶撰并八分書髙祖武徳二年嘗幸渭南至大韓村其父老以為榮立佛像于其地謂之駐馬佛堂嵗久碑記闕落開元十七年村人韓祚等重建集古録目
  唐碑刻二御製 御書
  太宗登逍遥樓詩
  長孫無忌楊師道行書貞觀十二年二月眀皇八分書詩顔真卿正書王璵表附金石録
  御製魏鄭公碑
  太宗御製并行書貞觀十七月正月金石録詳見昭陵諸碑
  帝京篇
  太宗御製禇遂良行書貞觀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晉祠銘
  太宗御製并行書貞觀二十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晉祠銘太宗撰并書晉祠者唐叔虞祠也髙祖初起兵禱于叔虞祠至貞觀二十年太宗為立碑焉唐得天下後太宗祠晉侯而為之銘晉侯者周唐叔後覇天下者也據碑髙祖起兵時曽禱于晉侯之祠而以是報享之太宗製文并書全法聖教序蘭亭而縱横自如但石理惡厯年多其鋩鎩之存者無幾耳石墨鐫華
  祠在今太原府西南四十里距今太原縣八里而今縣則古晉陽之故址唐時為并州為北都為河東節度使治昔人立廟于此以祀唐叔考之北齊書已有其名而唐髙祖起兵嘗禱于此太宗貞觀二十年正月幸晉祠樹碑製文親書之扵石今存祠中金石文字記
  温泉銘
  太宗御製并行書貞觀中立金石録
  三藏聖教序
  太宗撰禇遂良正書永徽四年十月在京兆府一本碑在慈恩寺塔金石録
  三藏聖教序記
  髙宗撰禇遂良正書永徽四年十二月在京兆金石録
  萬年宫銘
  髙宗撰并行書永徽六年五月在鳯翔府麟逰縣金石録
  萬年宫即九成宫改名髙宗幸而銘之書之也行草視英公碑尤為勁㧞石墨鐫華
  萬年宫碑隂題名
  長孫無忌以下自書金石録
  右唐萬年宫碑隂者髙宗自為萬年宫碑詔宰相而下皆題名扵其隂余每覽此碑見長孫無忌禇遂良許敬宗李義府同時列名未嘗不掩卷太息以為善惡如水火决不可同器惟人主能辨小人而逺之然後君子道長而天下治若俱收並用則小人必得志小人得志則君子必被其禍如無忌遂良是已然知人帝堯所難非所以責髙宗也金石録
  碑隂云奉勅中書門下見從文武三品以上并學士并聼自書官名于碑隂後列從官五十餘人長孫無忌李勣禇遂良軰皆與焉書名大小不倫然皆有法即契苾賀蘭亦不草草一時之盛令人仰想其後武氏亂之而不復可觀矣石墨鐫華
  契苾何力莫賀可汗之孫貞觀六年率衆内屬厯右驍衛大将軍龍翔中封凉國公諡曰毅見唐書賀蘭敏之武士彠之外孫武后取為士彠後賜
  氏武累官左侍極蘭臺太史令與名儒李嗣真等㕘與刋撰見唐書武士彠傳
  三藏聖教序并記
  太宗髙宗撰王行滿正書顯慶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三蔵聖教序并記
  太宗髙宗撰禇遂良正書龍朔三年六月同州重立金石録
  三藏聖教序并述聖序記
  太宗髙宗撰沙門懐仁集王書咸亨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御製眀徴君碑
  髙宗撰髙正臣行書王知敬篆額金石録
  右唐明徴君碑徵君者梁眀山賔也髙宗朝其裔孫崇儼以方技進故立此碑舊唐史言髙宗自製文而書之非也盖髙宗撰文髙正臣書耳金石録
  右髙宗御製王知敬篆碑隂有栖霞二大字乃大中庚子嵗所立今碑乃景子此即米芾所謂手摩一丈玉讀書上元記者書自聖教序中出極有風骨可愛蒼潤軒碑䟦
  御製李勣碑
  髙宗撰并行書儀鳯二年十月金石録詳見昭陵諸碑
  道藏經序
  髙宗則天撰王懸河行書𢎞道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睿宗書武士彠碑
  李嶠撰相王旦書長安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周武士彠碑武后時追尊士彠為無上孝眀皇帝命李嶠為碑文相王旦書石焉戎幕閒談載李徳𥙿言昔為太原從事見公牘中有文水縣牒稱武士彠碑元和年間忽失龜頭所在碑上有武字凡十一䖏皆鐫去之碑髙大非人力所及未幾武元衡遇害今此碑武字最多皆刻畫完好無訛缺者以此知小說所載事多荒誕不可信類如此金石録
  唐睿宗書順陵碑
  武三思撰相王旦正書長安二年六月金石録題云孝眀皇后碑武三思撰相王旦書碑用武氏製字武三思稱𢘗猶可而旦亦曰𢘗旦當發一笑書不知真出相王否方整遒健可録也碑已仆于乙邜之地震而亡扵縣令之修河余猶從故家見其搨本石墨鐫華
  右武后革命時所立順陵碑首曰大周無上孝眀髙皇后碑銘并序特進太子賔客監修國史上柱國梁王𢘗三思奉勅撰太子左禦率兼檢校安北大都䕶相王𢘗旦奉勅書求古録
  棲巖寺詩
  髙宗則天撰韓懐信正書長安二年金石録
  幸閒居寺詩
  髙宗睿宗太平公主詩八分書無姓名武后詩自草書長安四年四月金石録
  㳺仙篇
  武后撰薛曜正書武后時立金石録
  龍興聖教序
  中宗撰相王旦正書神龍元年九月金石録
  中興聖教序碑
  中宗撰唐奉一八分書神龍三年五月金石録
  中宗為三藏法師義淨所作唐奉一書刻石在濟南府長清縣界西禪寺寺在深山中義浄真身塔尚存金石録
  唐奉一齊州人善書翰武后時為侍御史見御史臺記又唐書武后紀云久視元年三月夏官尚書唐奉一為天兵道大摠管
  老子孔子顔子賛
  睿宗撰李邕行書開元十一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眀皇書凉國長公主碑
  蘓頲撰明皇八分書開元十二年八月金石録
  右唐凉國長公主碑蘓頲撰眀皇書公主睿宗女也新唐書列傳云字華荘而碑云諱莬字花粧傳云下嫁薛伯陽而碑云嫁温彦博曽孫曦按新史睿宗第三女荆山公主已嫁薛伯陽當以碑為正金石録右凉國長公主碑小許公撰而開元帝御書書法過肥然㸃畫間自有異趣要之自唐變此體帝為最也碑辭大半可讀攷之唐史睿宗第六女字華荘始封仙源下嫁薛伯陽今碑内封爵先後同而字乃從花粧非華荘也又稱歸故丞相虞公温彦博曽孫曦及攷彦博傳曽孫曦尚凉國長公主伯陽傳尚仙源公主坐父稷誅流嶺表自殺然則公主固嫁薛伯陽再嫁温曦史遺曦而碑諱伯陽也弇州山人藁
  此蘓頲撰開元帝分書帝書潤色史惟則而此碑稍肥要之一變漢法者也公主碑名花粧史作華荘先封仙源嫁薛稷子伯陽伯陽坐父稷流嶺表再嫁温彦博曽孫曦史遺曦不書而碑諱不言伯陽石墨鐫華凉國碑為𤣥宗分書蘓頲撰書法遒逸匀適少遜孝經總脫盡六朝之習者公主睿宗第六女名莬字華荘元美謂碑為花粧史作華荘而不言名子函石墨鐫華直以字為名二公似俱未見其碑也余嘗從叔兄至奉先逰唐諸陵犯暑造極羣山北峙萬峯連亘一目無際竟不辨何者為陵也歸而得數碑此石卧草間字跡完好如新扵時恨楮墨不具後遣工搨得已為土人擊扑損半恐一經採訪官使或搨不勝誅
  求故也公主初封仙源嫁薛稷子伯陽坐父稷流嶺表自殺復改今封復嫁温彦博曽孫曦碑自不得不諱伯陽而史不當逸曦也金石史
  眀皇行次成臯詩
  艾叙行書開元十三年十月金石録
  艾叙與史麟工夫相敵亦擅時名書史㑹要
  唐明皇御註道徳經
  眀皇註并御書開元二十四年八月懐州本金石録老子道徳經唐𤣥宗註開元二十三年道門威儀司馬秀等請扵兩京及天下應修官齋等州皆立石臺刋勒其經文御書其注皆諸王所書此本在懐州集古録
  經𤣥宗書注皇太子紹及慶王琮奉勅書初開元二十四年𤣥宗已注道徳經道門威儀司馬秀等奏請兩京及天下應修官齋等州造立石臺刋勒經注集古録目
  唐𤣥宗注經成詔道士司馬秀等請立經臺奏謝批答及皇太子紹慶王琮等十八人列名皆附刻扵經臺集古録目
  眀皇注孝經
  眀皇八分書天寳四年九月金石録
  唐𤣥宗書孝經後有太子亨右相林甫左相適之等題名韋郇公陟稱彭城縣男盖自吏部侍郎出為河南採訪始襲公爵此本封耳韋陟封平樂郡公可補本傳之闕書法豐妍匀適與泰山銘同行押亦雄俊可喜當時為林甫所蠱媚極矣猶知有是經耶三子同日就隕屬鏤南内淒涼廢食循覽遺跡為之慙慨王世貞弇州山人藁
  此碑四面以蟠螭為首鑿嵌精工故非後世所能開元帝書法與泰山銘同潤色史惟則老勁豐妍如泉吐鳯為海吞鯨非虚語也後有李齊古表行書亦佳同勒諸臣名字字不草草至如行押數十字尤豪爽可喜乃知前代帝王留心翰墨如此石墨鐫華
  𤣥宗御製序并注及書今在西安府儒學前第二行題曰御製序并注及書其下小字曰皇太子臣亨奉勅題額其額曰大唐開元天寳聖文神武皇帝注孝經臺後有天寳四載九月一日銀青光禄大夫國子祭酒上柱國臣李齊古上表及𤣥宗御批大字草書三十八字其下有特進行尚書右僕射兼右相吏部尚書集賢院學士修國史上柱國晉國公臣林甫光禄大夫行左相兼兵部尚書𢎞文舘學士上柱國渭源縣開國公臣李適之等四十五人姓名惟林甫以左僕射不書姓中間人名攙入丁酉嵗八月廿六日紀九字是後人所添是嵗乙酉非丁酉也又末二人官銜下不書臣亦可疑金石文字記
  唐眀皇書金仙長公主碑
  右唐金仙長公主碑徐嶠之撰明皇御書㩀唐書本傳云太極元年與玉真公主同為道士而碑云丙午嵗度為道士盖神龍二年也此于史學不足道然唐史書事差謬多如此也金石録
  徐嶠之撰眀皇行書今在蒲城縣金石文字記
  眀皇賜道士蔡守冲詩
  并謝表批答行書天寳十一年九月金石録
  上黨啟聖宫頌
  眀皇撰并八分書天寳十二年八月金石録
  御製武部尚書楊珣碑
  眀皇撰并八分書天寳十二年八月金石録
  右唐楊珣碑按唐史宰相世系表以珣為友諒子今碑乃云志謙子疑史誤珣楊國忠父也故𤣥宗親為製碑其末盛稱國忠之美云我有社稷爾能衛之我有廊廟爾能宰之卟和九功九功惟序平章百姓百姓昭眀其語可謂褒矣豈所謂臨亂之主各賢其臣者乎碑天寳十二年建盖後二年安禄山起兵又一年國忠被戮矣金石録
  鶺鴒頌
  眀皇撰并行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當皇祐至和之間余在廣陵有出使黄元吉者以唐眀皇自書鶺鴒頌本示余把玩久之後二十年獲此石本扵國子博士楊褒又三年来守青州始知刻本在故相沂公宅集古録
  眀皇上黨宫宴羣臣故老詩
  行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眀皇謁𤣥元廟詩
  行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右謁𤣥元廟詩唐𤣥宗撰并書余嘗見世有𤣥宗所書鶺鴒頌與此字法正同碑在北邙山上洛陽人謂之老君廟也集古録
  唐眀皇書裴光庭碑
  裴光庭碑張九齡撰𤣥宗御書按唐書列傳云光庭素與蕭嵩不平及卒博士孫琬希嵩意以其用循資格非奨勸之誼諡曰克平帝聞特賜諡曰忠憲今碑及題額皆為忠獻傳云撰揺山往則而碑云往記光庭以開元二十一年薨二十四年建此碑𤣥宗自書不應誤皆當以碑為是也集古録
  唐中書令集賢院學士張九齡奉勅撰𤣥宗御書侍中裴耀卿題御書字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李林甫題額諌議大夫禇庭誨摹勒光庭字連城河東聞喜人官至侍中正平郡公贈太師諡忠獻碑以開元二十四年十一月立在聞喜集古録目
  唐𤣥宗登逍遥樓詩
  唐𤣥宗御製并分書太常卿姜皎書年月蒲州刺史王璵以詩刻石請御書碑額表一蒲州刺史顔真卿書答詔肅宗書以乾元元年集古録目
  御製段秀實碑
  徳宗撰皇太子誦行書貞元元年四月金石録
  麟徳殿宴羣臣詩
  徳宗撰皇太子誦行書貞元四年六月金石録
  送張建封還鎮詩
  徳宗撰太子誦行書貞元十四年金石録
  御製韋臯紀功徳碑
  徳宗撰太子誦行書貞元二十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眀徴君碑
  髙宗御撰髙正臣書上元三年四月今在上元縣棲霞寺唐有兩上元此云景子者髙宗號也 舊唐書明崇儼傳累遷正諌大夫特令入閣供奉崇儼每因謁見輒假以神道頗陳時政得失帝深加允納潤州棲霞寺是其五代祖梁䖏士山賔故宅帝特為製碑文親書扵石論者榮之今按此碑乃髙正臣書史家以御製并訛為御書耳金石文字記
  貞順皇后武氏碑
  𤣥宗御製御書字為八分太子亨題額貞順皇后姓武氏晉陽人終于恵妃追册皇后諡曰貞順碑以天寳十三年四月立集古録目
  貞順皇后武氏碑隂記
  從子武就撰王膺行書建中二年京兆金石録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四    錢塘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
  唐碑
  孔子廟堂碑
  唐孔子廟堂碑武徳九年虞世南撰并書余為兒童時嘗得此碑以學書當時刻畫完好後二十餘年復得斯本則殘缺如此因感夫物之終弊雖金石之堅不能自久扵是始欲集録前世之遺文而蔵之殆今盖十有八年而得千卷可謂富哉集古録
  頃見摹刻虞永興孔子廟碑甚不厭人意亦疑石工太逺今觀舊刻雖姿媚而造筆之勢甚遒固知名
  下無虚士也榮咨道嘗以二十萬錢買一碑即此碑舊刻其中缺字亦畧相類唯額書大周孔子廟堂之碑八字為異耳又碑末長安三年太嵗癸邜金四月壬辰朔水八日己亥木書額相王書也又云朝議郎行左豹衛長史直鳯閣鍾紹京奉相王教搨勒碑額雍州萬年縣光宅鐫字又卷尾昔人題云咸通七年七月七日扵二十二姉䖏得龍兄来認今福夷無大費而甚愛之雖無前後數十字非寳蔵是書之本意山谷集
  頃年觀廟堂碑摹本竊怪虞永興名浮扵實及見舊刻乃知永興得智永筆法為多又知蔡君謨真行筆札能入永興之室也元祐四年在中都初見榮輯子雍家一本紹聖元年在湖隂又見張威福夷家一本其十二月在陳留又見蔡寳臣致君家一本以石本未刓缺不以摹本補綴則榮本第一張本第二蔡本第三亦嘗扵他䖏見數本新舊雜揉所謂海圗拆波濤舊繡移曲折天吴及紫鳯顛倒在短褐者也然尚有典刑亦不可廢也陳留浄土院書同上
  今世有好書癖者榮咨道嘗以二十萬錢買虞永興孔子廟堂碑予初不信以問榮則果然後求觀之乃是未劖去大周字時墨本字猶有鋒鍔但墨紙有少腐敗䖏耳同上
  虞世南撰序并正書武徳九年十二月 右孔子廟堂碑虞世南撰武徳時建而題云相王旦書額者盖舊碑無額武后時増之耳至文宗朝馮審為祭酒請琢去周字而唐史遂以此碑為武后時立者誤也睿宗所書舊額云大周孔子廟堂之碑今世蔵書家得唐人所收舊本猶有存者云金石録
  永興公守智永舊法故唐能書人盡變唯永興號為第一以右軍譜系猶在也余嘗見大周本扵故家精神遒整其雲仍散落不復可考此當在嫡孫行唐人唯魏華得正傳孔頴達碑與虞相似或云孔卒時永興下世已久清容居士集
  右唐孔子廟堂碑虞世南撰并正書今在陕西西安府學乃宋王彦超翻本字之缺者凡一百七十有九予家藏舊搨唐刻因參校以足其文嘗記在京師時見世南真蹟謂以此文石本進呈太宗特賜王羲之黄玉印一顆則世南之書貴重扵當時者固已如此但世之人不見真跡故鮮有知是說者金薤琳瑯
  評者謂虞永興書如層臺緩步髙謝風塵又如行人妙選罕有失詞觀此碑果不虚也賈耽相公云孔子廟堂碑青箱之至寳今碑已經五代翻刻尚爾則當時可知但碑已斷泐在西安府學余嘗至其䖏見碑傍一片石取視之則碑之破裂者如此恐後人不復得見此書可勝慨哉石墨鐫華
  榮咨道以二十萬買未劖去大周字本即此此刻乃宋時重勒者永興親受筆訣扵永禪師當時進呈石本唐太宗以右軍黄玉印賜之今謝表勒在羣玉堂帖好事者合觀之可以知伯施書矣𤣥牘記
  唐書法以歐虞並稱然張懐瓘謂歐若狂将深入時或不利虞若行人妙選罕有失詞又虞剛柔内含歐筋骨外露君子藏噐以虞為優固當至謂秀嶺危峯䖏䖏間起則非也歐虞固可並稱今止存一廟堂碑已經五代翻刻丰神尚爾暎發初刻更不知何如矣貞觀四年碑成進御賜以右将軍㑹稽内史印逸少所佩當時已為文皇所重如此況今日乎金石史孔子廟堂碑正書貞觀四年今在西安府儒學其書銜曰太子中舎人行著作郎臣虞世南奉勅撰并書司徒并州牧太子左千牛率兼檢校安北大都䕶相王旦書額相王旦者睿宗也舊唐書宣宗大中五年十一月國子祭酒馮審奏文宣王廟碑始太宗立之睿宗篆額加大周二字盖武后時書也請琢去偽號從大唐字從之此大周字削而相王之銜獨存也其末曰永興軍節度管内觀察䖏置等使王彦超再建則元碑已亡此重刻也金石文字記
  孔宣尼碑
  崔行功撰孫希範八分書乾封元年金石録
  唐贈太師孔宣父碑此崔行功撰孫庭範書行功嘗書開元寺千佛記者庭範無書名而此碑分𨽻是唐初法亦有漢魏遺意可與唐詔表碑同觀石墨鐫華唐孫師範𨽻書孔廟碑余燈下偶觀此帙適兒子敏耕在几邉問孔聖人何字余曰仲尼彼曰故事中張伯何以稱尼父余曰父者男子美稱因使之觀此同予誦畢而寝次早為甲寅三月二十日敬書其後以還羅氏芳潤閣并告我原溥也若夫唐世追封之典禮與夫文章字畫之妙則小子何敢議焉惟以手畫紙摸索數十讃歎而已𤣥牘記
  唐贈太師魯國孔宣公碑此為唐髙宗封泰山還過曲阜祀孔子贈太師所立碑也敇崔行功撰孫師範書時天下大權胥歸中宫天子拱手中外謂之二聖是非真能尊孔子者行功纂述雖頗博雅詳縟有垂厥體善乎太史公之賛孔子也曰髙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鄉往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折中於夫子可謂至聖矣師範𨽻書瘦硬而方削寡情是魏以後法非漢法也反不如開元後之風流藴藉也金石史
  唐孔子廟詔表碑
  此髙祖髙宗詔各一通祭文一通太子𢎞表一通皆分書金眀昌中暴風折木壓碑仆趺損而碑不損刺史髙徳裔易趺樹之行書題六十五字于後王元美曰其行筆不甚精工而時有漢意乃知古法自開元帝始盡變也石墨鐫華
  唐加封孔子詔書碑𨽻書右詔二通表一通祭文一通跋一通共一帙甲寅三月十九日借觀于原溥䟦言是碑曽為風仆而字畫不損疑其隂有所相此豈非上堂聞絲竹音者耶𤣥牘記
  脩孔子廟詔表碑八分書儀鳯二年三月今在曲阜縣廟中武徳九年詔一通乾封元年詔一通皇太子請立碑表一通乾封元年祭文一通共一碑金眀昌三年開州刺史髙徳裔記重建嵗月扵末金石文字記
  襄州孔子廟堂碑
  于敬之撰正書無姓名垂拱二年二月 右唐㐮州孔子廟堂碑于敬之撰其前題魯大司㓂贈太師宣尼父孔丘廟堂碑銘春秋之法或書字或書名皆所以寓褒貶之意今敬之為孔子廟碑而斥其名何哉金石録
  益州府學孔子廟堂碑
  周顥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七年七月金石録
  唐封文宣王祠碑
  唐𤣥宗製王全榮書墨池編
  修孔子廟碑
  李邕撰張庭珪八分書開元七年十月金石録
  夫子廟碑為渝州刺史李邕撰宋州刺史張庭珪書邕語亦似知尊夫子者第任書可耳不當遂任文也庭珪官至太子詹事著直聲家蔵二王墨蹟甚夥書小史謂邕所撰碑碣必請庭珪書此亦其證也第所謂古木崩沙閒花映竹者尚未得盡其致耳弇州續槀
  此李北海邕撰而張庭珪書邕文不及書此碑是已庭珪名書書小史謂邕文必致珪書而評者有古木崩沙閒花映竹之語觀此亦未為的然但書趙盾作趙遁何也石墨鐫華
  修孔子廟碑李邕撰張庭珪八分書今在曲阜縣廟中按舊唐書張廷珪傳廷珪素與陳州刺史李邕親善屢上表薦之邕所撰碑碣之文必請廷珪八分書之廷珪既善楷𨽻甚為時人所重庭字作廷邕傳同金石文字記
  唐美原夫子廟碑
  右美原夫子廟碑縣令王嵒字山甫撰并書碑不知在何縣嵒天寳時人字畫竒怪初無筆法而老逸不羈時有可愛故不忍去之盖書流之狂士也文字之學傳自三代以来其體隨時變易轉相祖習遂以名家亦烏有定法耶至魏晉以後漸分真草而羲獻父子為一時所尚後世言書者非此二人則皆不為法其藝誠為精絶然謂必為法則初何所據所謂天下孰知夫正法哉嵒書固自放扵怪逸矣聊存之以備博覽集古録
  唐行美原縣令王巖撰并書天寳中初尊夫子爵為王碑以天寳八年立在美原集古録目
  王巖撰并行書天寳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聖主興眀故魯先聖文宣王頌碑
  唐李處佑撰并書王延璬鐫并篆額天寳九年九月七日立復齋碑録 眀州寳刻叢編
  唐修文宣王廟碑
  唐樂坤撰寳應二年立京兆金石録 鄠縣寳刻叢編
  縉雲縣孔子廟記
  李陽氷撰并篆書上元元年七月金石録
  縉雲孔子廟記上元二年李陽氷撰并書孔子廟像之制前史不載開元八年國子司業郭瓘奏云先聖孔宣父以先師顔子配其像為立侍配享冝坐弟子十哲雖得列像而不在祀享之位按祠令何休范寗等二十二賢猶𫎇從祀十哲請列享在何休等上扵是詔十哲皆為坐像據陽氷記云換夫子之容貌増侍立者九人盖獨顔回配坐而閔損等九人為立像矣陽氷修廟在肅宗上元二年其不用開元之詔何也六一題䟦
  孔子廟碑
  史惟則八分書在河中府金石略
  文宣王廟新三門記
  裴孝智撰裴平八分書并篆大厯八年十二月金石録右裴孝智撰文裴平書丹并篆額大厯八年立篆額字甚大𤣥牘記
  唐文宣王廟碑
  唐前侍御史裴碑缺八分書篆額貞元四年正月旬有一日建復齋碑録 眀州寳刻叢編
  扶風文宣王廟記
  扶風縣夫子廟碑首云天地吾知其至廣也云云作者唐大厯二年丁未駕部郎中程浩碑尚在扶風縣今傳為皮日休誤矣皮在僖宗廣眀年與大厯相去殊逺不知何以錯誤如此此碑書法清勁仍多古字地作墬三作弎道作衟子作□光作兊唐作⿰天作𠀘善作譱遊作⿴曹作𣍘升庵字說
  孔子廟殘碑程浩撰顔真卿正書今在華州 此文載于唐文粹為扶風文宣王廟記大厯二年駕部郎中程浩文而今西安府學有僧夢英書此一記其文正同但去扶風古縣也以下半篇其䟦云此記刋石元在湖州臨安縣夢英愛而書之豈駕部先作此扵扶風魯公又書之扵湖州而去其半篇耶又考唐地里志臨安縣屬杭州不屬湖州得非夢英之誤耶今華州有此殘碑數十字其文同金石文字記
  唐范陽郡新置文宣王廟碑
  貞元五年韋稔撰張澹行書在涿州金石文字記
  顔真卿華嶽題名有評事張澹
  封崇孔宣父故事碑
  湖州金石略 在安吉州學元和四年輿地碑目
  䖏州孔子廟碑
  韓愈撰任廸行書大和三年金石録
  䖏州孔子廟碑唐咸通四年刺史王通古重立以傳考之李繁作學官䖏州當元和二年至僖宗而碑已廢後世以昌黎公文可傳故又刻石于學使世存之昔歐陽文忠公謂隋唐之際天下州縣學皆廢且文公見官為立祠州縣莫不祭之則以夫子之尊由此其盛嗚呼禮之廢久矣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周之制凢始立學必釋奠扵先聖先師禮曰始立學者既釁噐用幣然後釋菜不舞不授噐夫釋奠有樂釋菜無樂鄭康成謂釋菜扵詩書禮樂之官釋奠扵先聖魯之錫成王以天子禮樂祀周公安得祭于學哉然則先聖祀孔子可也當三代盛時䕫伯夷世為先聖祀于諸國必有合也至漢始以孔子祭扵學天子親祀自晉成帝至唐武徳定著于令其禮稍重范寗請用
  王者儀而范宣之議當其釋奠用帝王禮樂然謂釋奠幸存不以四時為祭今又無樂文忠公据後世茍簡便謂禮有不足則誤矣昔貞觀中始以孔子為先聖永徽定令復用周公為先聖黜孔子為先師然文公遽以句龍棄得常祀無如夫子盛文忠謂孔子後天下皆以為先聖豈亦不知考扵古耶開元詔曰昔縁周公南面夫子西坐自今後夫子南面而坐内出王者衮冕之服衣之制詔丞相册封文宣王扵是列㦸而以門人配焉其曰南面用王者事巍然以門人為配豈古實行之甞怪二公扵此不知考古使後世疑之此可歎也廣川書䟦
  襄州文宣王廟記
  裴度撰崔偉正書盧𢎞宣篆額太和六年金石録
  唐新修文宣王廟記
  唐鄭楚南撰令狐驤正書篆額大和六年二月十五日立復齋碑録 眀州寳刻叢編
  唐封孔子為文宣王册
  唐𤣥宗御製行書無名太和七年七月眀州刺史于季友建復齋碑録
  文宣王新廟碑
  劉禹錫撰盧逕正書開成二年三月金石録
  唐鄧州文宣王廟碑
  顔頩書
  顔頩真卿子冨陽尉好為詩見顔真卿家廟碑
  修文宣王廟記
  裴坦撰盧匡書㑹昌五年十月金石録 許州碑帖考唐李綽云山北盧尚書匡有王内史借船帖寳惜有年河東張公借之不得云只可就㸔不可借人
  也見尚書故實
  定州文宣王廟記
  盧肇撰并正書大中十三年八月金石録
  修文宣王廟記
  鄭彦藻分書咸通六年黄州金石略
  修文宣王廟碑
  唐孔温𥙿修孔廟碑温𥙿孔子三十九代孫能以私俸奏請葺廟宜𫎇嘉奨矣碑賈防撰文聊畧未稱書者無名氏而亦有顔清臣桞誠懸遺意不作惡札石墨鐫華
  賈防撰孔温𥙿奏中書門下牒正書咸通十一年三月今在曲阜縣廟中金石文字記
  唐文宣王新廟碑
  大中年祕書郎鄭言撰并書吴興掌故集
  修文宣王廟院記
  髙諷撰并書天祐十五年今在定州儒學碑稱太師中書令北平王者王䖏直也金石文字記
  唐石經
  漢靈帝光和六年刻石五經文于太學講堂此初刻也蔡邕以熹平四年與五官中郎将堂谿典議郎張訓韓說太史令單颺求正定六經文字帝許之邕乃
  書丹刻石立扵大學門外此再刻也魏正始中又立古篆𨽻三體石經古文用科斗鳥跡體篆用史籕李斯胡母敬體𨽻用程邈體此三刻也魏世宗神龜元年以王彌劉曜入洛石經殘毁崔光之請補之此四刻也唐天寳中刻九經于長安禮記以月令為首從李林甫之請此五刻也文宗時鄭覃以經籍刓繆建言讐刋凖漢故事太和七年勅唐𤣥度覆定石經字體于國子監立石九經并論語孝經爾雅共一百五十九卷字樣四十卷開成二年告成此六刻也又孟蜀亦刻九經謂之孟蜀九經朱晦翁所引石經是此按六朝以前用分𨽻今石經皆正書且多用歐虞書
  法知其為唐人書矣禮記首月令尊眀皇純字諱尊憲宗又知其非天寳以前人書矣然則今西安府學石經乃唐文宗時石經也舊在務本坊韓建築新城棄之于野朱梁時劉鄩用尹玉翁請遷故唐尚書省之西隅宋元祐中汲郡吕公始遷今學嘉靖乙邜地震石經倒損西安府學生員王堯恵等按舊文集其缺字别刻小石立扵碑傍以便摹補又按唐書謂文宗朝石經違棄師法不足觀然其用筆雖出衆人不離歐虞禇薛法恐非今人所及惟王堯恵等補字大為紕繆今華下東生文豸家有乙卯以前搨本庶幾稱善焉右本喬景叔說
  右石墨鐫華
  朱彛尊唐國子學石經䟦云唐國子學石刻九經易九卷二萬四千四百三十七字書十三卷二萬七千一百三十四字詩二十卷四萬八百四十八字周官禮十卷四萬九千五百十六字儀禮十七卷五萬七千一百十一字禮小戴記二十卷九萬八千九百九十四字春秋左氏傳三十卷十九萬八千九百四十五字公羊氏傳十卷四萬四千七百四十八字穀梁氏傳十卷四萬二千八十九字孝經一卷二千一百二十三字論語十卷一萬六千五百九字爾雅二卷一萬七百九十一字開成二年都檢校官銀青光禄大夫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判國子祭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太清宫使兼修國史上柱國滎陽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户鄭覃勘定勒石本也新舊唐書載覃奏起居郎集賢殿學士周墀水部貟外郎集賢殿直學士崔球監察御史張次宗禮部貟外郎孔温業四人校定又𠕋府元龜載文宗命率更令韓泉充詳定官而題名扵石者有四門館眀經艾居晦陳玠又文學館眀經不知名一人将仕郎守潤州句容尉段絳将仕郎守秘書省正字柏暠将仕郎守四門助教陳荘士朝議郎知沔王友上柱國賜緋魚袋唐𤣥度朝議郎守國子毛詩博士上柱國章師道朝散大夫守國子司業騎都尉賜緋魚袋楊敬之并覃共十人顧國史所記者題名不書題名書者國史亦不紀不可解也
  右杭世駿石經考異
  九經并孝經論語爾雅字樣都計六十五萬二百五十二字今在西安府儒學其未有年月一行題名十行曰開成二年丁已嵗月次于𤣥日惟丁亥書石學生前四門館眀經臣艾居晦書石學生前四門館眀經臣陳玠書石學生前文學館眀經臣   書石官将仕郎守潤州句容縣尉臣段絳校勘兼㸔書上石官将仕郎守祕書省正字臣柏暠校勘兼㸔書上石官将仕郎守四門助教臣陳荘士覆定字體官翰林待詔朝議郎權知沔王友上柱國賜緋魚袋臣唐𤣥度校勘官兼専知都勘定經書檢校刋勒上石朝議郎守國子毛詩博士上柱國臣章師道朝散大夫守國子司業騎都尉賜緋魚袋臣楊敬之都檢校官銀青光禄大夫官銜缺十字案九經字様云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國子祭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太清宫使監修國史上柱國滎陽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户臣覃按舊唐書開成元年正月中書門下奏起居舎人集賢殿學士周墀監察御史張次宗禮部貟外郎孔温業兵部貟外郎集賢殿直學士崔球等同勘校經典釋文又云令率更令韓泉充詳定石經官新唐書亦列墀等四人而碑不載
  舊唐書文宗紀開成二年宰相判國子祭酒鄭覃進石壁九經一百六十卷時上好文覃以經義啓導稍折文學之士遂奏置五經博士依漢蔡邕刋碑立扵太學創立石壁九經諸儒校正訛謬上又令翰林勒字官唐𤣥度復校字體又乖師法故石經立後數十年名儒皆不窺之以為蕪累甚矣舊史之評如此愚
  初讀而疑之又見新書無貶辭以為石壁九經雖不逮古今亦何遽不賢扵寺碑冡碣及得其本而詳校之乃知經中之繆戾非一而劉昫之言不誣也
  凢經中虎字皆缺末筆作虎虓號虩饕滮箎禠等字同避太祖諱 淵字缺筆作淵婣亦作婣避髙祖諱世字缺筆作丗泄作洩紲作絏棄作弃勩作勩葉作
  葉渫揲韘媟諜堞偞皆改從云 民字皆缺筆作民氓作甿岷作㞴汦昏緍痻碈□□⿱皆改從氏避太宗諱 亨字皆作亨避肅宗諱 豫字皆缺筆作豫避代宗諱 适字皆缺筆作适避徳宗諱 誦字皆缺筆作誦避順宗諱 純字皆缺筆作純避憲宗諱恒字皆缺筆作𢘆避穆宗諱 湛字皆缺筆作湛
  葚作葚椹作椹避敬宗諱 乃若髙宗諱治中宗諱顯睿宗諱旦𤣥宗諱隆基文宗諱涵皆不缺筆者禮天子事七廟自肅至敬七宗而髙祖太宗創業之君不祧者也𤣥宗以上則祧廟也故不諱耳文宗則今上也古者卒哭乃諱故生不諱左傳文公宣公傳字更濫惡而成城字皆缺末筆穀梁襄昭定哀四公傳儀禮士昬禮皆然此為朱梁所補刻考之宋劉從又黎持二記但言韓建劉鄩移石而不言補刻然成字缺筆其為梁韓無疑昔人固未嘗徧讀而博考也宋建隆三年劉從又修文宣王廟記言天祐甲子嵗太尉許國公為居守移太學并石經扵此甲子
  嵗昭宗遷洛之年許國公者韓建也 元祐五年黎持石經記則云石經舊在務本坊自天祐中韓建築新城而石經悉棄扵野至朱梁時劉鄩守長安從幕吏尹玉羽之請輦入城中置扵此地即唐尚書省之西隅也今龍圖吕公領漕陕右以其䖏窪下命徙置扵府學之北墉而建亭焉二說不同右金石文字記
  朱彛尊宋京兆府學石經䟦云京兆府學新移石經碑記宋元祐中京兆黎持撰文河南安宜之書鋟之者長安石工安民也其曰汲郡吕公者宣公大防之兄以工部郎中陕西轉運副使知陕州以直龍圗閣知秦州大忠也自唐鄭覃等勒石壁九經一百六十卷天祐中築新城石為韓建所棄劉鄩守長安幕吏尹玉羽請輦入城鄩謂非急務玉羽紿曰一旦敵兵臨城碎為矢石亦足以助戰鄩然之移置尚書舊省至大忠領漕日始克盡立扵學載持記甚詳玉羽者京兆長安人以孝行聞杜門隠居鄩辟為保大軍節度推官仕後唐至光禄少卿晉髙祖召之辭以老退歸秦中嘗著自然經五卷武庫集五十卷其書散見扵𠕋府元龜惜歐陽子不為立傳而其書亦不傳于世也
  右石經考異
  張參五經文字
  五經文字三卷凡一百六十部三千二百三十五字大厯十一年國子司業張參以說文字林兼採漢石經著為定體按劉禹錫國學新修五經壁記曰大厯中名儒張參為國子司業始詳定五經書扵論堂東西廂之壁辨齊魯之音取其宜考古今之文取其正由是諸生之師心曲學偏聽臆說咸束而歸扵大同積六十載崩剥汚衊冺然不鮮今天子尚文章尊典籍國學上言遽賜千萬時祭酒皥博士公肅韋公肅遂以羨嬴再新壁書懲前土塗不克以夀乃析堅木負墉而比之其製如版牘而髙廣其平如粉澤而絜滑背施隂關使衆如一附離之迹無迹可尋堂皇靚深兩屋相照申命國子能通法書者分章揆日懸其業而繕冩焉此文當作扵太和年間自土塗而木版自木版而石壁凢三易矣乃今石刻其末曰乾符三年孫毛詩博士自牧以家本重校勘定七月十八日書刻字人乃魚宗㑹其字别體與朱梁所刻相類本文不然當是開成所刻其中有磨改𢾗字者意自牧所為也
  右金石文字記
  書録觧題云五經文字三卷唐國子司業張參撰大厯中刻石長安太學
  崇文總目云初參拜詔與儒官校正經典乃取漢蔡邕石經許慎說文吕忱字林陸徳眀釋文命孝亷生顔傳經抄撮疑互取定儒師部為一百六十非縁經見者皆畧而不集
  張參五經文字序云凢一百六十部三千二百三十五字分為三卷說文體包古今先得六經之要有不備者求之字林其或古體難眀衆情驚懵者則以石經之餘比例為助石經湮沒所存者寡通以經典及釋文相承𨽻省引而伸之不敢専也近代字樣多依四聲傳冩之後偏傍漸失今則采說文字林諸部以類相從務扵易了不必舊次自非經典文義之所在雖切於時畧不集録以眀為經不為字也非常體偏有所合者詳其證據各以朱字記之俾夫觀省無至多惑
  洪邁容齋三筆云書字有俗體一律不可復改者如沖涼況減決五字悉以水為冫雖士人札翰亦然玉篇正收入扵水部中而冫部之末亦存之而皆注云俗乃知由来久矣唐張叅五經文字亦以為譌朱彛尊五經文字䟦云唐大厯十年有司上言經典不正取舎莫準乃詔儒官校定經本送尚書省并國子司業張參辨齊魯之音考古今之字詳定五經書於論堂東西廂之壁論堂者太學孔子廟西之夏屋也見舒元輿問國學記其初塗之以土而已太和間祭酒齊皥司業韋公肅易之以堅木擇國子通書法者繕冩而懸之堂禮部郎劉禹錫為作記當時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至發題以試士文苑英華載有王履貞賦其畧曰置六經於屋壁作羣儒之龜鏡又云一人作則京國儀型光我廊廟異彼丹青其推詡若此是書自土塗而木版自木版而刋石字已三易恐非參所書矣以予論之唐人多専攻詩賦留心經義者寡參獨奉詔與孝亷生顔傳經取疑文互體鈎考而斷决之為士子楷式為功匪淺矣故禹錫記稱為名儒作史者宜以之入儒林傳而舊史新書俱不及焉按孟浩然集有送張參及第還家作錢起集有送張參眀經舉覲省詩而郎官石柱題名參曽入司封貟外郎之列盖參在開元天寳問舉眀經至大厯初佐司封郎尋授國子司業者也今其姓氏僅一見扵宰相世系表一見扵藝文志小學類他不詳焉闕事一也參謂讀書不如冩書度其書法必工故當時壁經羣儒奉為龜鏡縱不得與儒林之列書家姓氏亦冝載之而書苑書譜書史俱未之及闕事二也壁經雖無存然參所定五經文字與唐𤣥度九經字樣同刻石附九經之後歐陽永叔最嗜金石文字其序集古録云上自周穆王下更秦漢隋唐五代外至四海九州名山大澤窮厓絶谷荒林破冡神仙鬼物詭怪所傳莫不皆有乃獨唐所刻石經録中䟦尾三百九十六篇此獨無有是唐刻石經永叔當日反失扵摹搨未免類於昌黎韓子所云摭拾星宿遺羲娥矣闕事三也今諸書皆有雕本獨五經文字九經字樣止有拓本無雕本闕事四也予思漢魏石經既已湮沒惟唐開成本尚存參書幸附刋扵石顧學者束諸髙閣罕有逰目者故具書之
  右石經考異
  唐元度九經字樣
  九經字樣一卷凡七十六部四百二十一字國子監奏覆定石經字體官翰林待詔唐𤣥度状准太和七年十二月五日勅覆定九經字體者今所詳覆多依司業張參五經文字為准其舊字樣嵗月将久畫㸃參差傳冩相承漸至乖誤今並依字書參詳改正諸經之中别有疑闕舊字様未載者古今體異𨽻變不同如總據說文即古體驚俗若依近代文字或傳冩乖訛今與校勘官同商較是非取其適中纂録為新加九經字樣一卷請附于五經字樣之末奉勅宜依開成二年八月十二日中書門下牒
  右金石文字記
  書録觧題云五經字樣一卷唐沔王友翰林待詔唐元度撰補張參之所不載
  玉海云大厯十年司業張參纂成五經文字以類相從開成中翰林待詔唐𤣥度加九經字樣補所不載晉開運末祭酒田敏合二者為一編以考正俗體訛謬後周廣順三年六月田敏進印板九經書五經文字樣各二部一百三十冊宋朝重和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言者謂張參唐元度所撰五經文字九經字様辨證書名頗有依據然其法本取蔡邕石經許氏說文宜重加修定分次部類為新定五經字樣從之顧炎武日知録云唐人以說文字林試士其時去古未逺開元以前未改經文之日篆籀之學童而習之今西安府所存唐睿宗書景龍觀鐘猶帶篆分遺法至於宋人其去古益逺而為說日以鑿矣大厯中張參作五經文字據說文字林刋正謬失甚有功扵學者開成中唐𤣥度増補復作九經字様石刻在關中今西安府學向無板本間有殘缺無别本可證近代有好事者刻九經補字并屬諸生補此書之缺以意為之乃不知此書特五經之文非經所有者不載而妄添經外之字并及字書中汎博之訓予至關中洗刷元石其有一二可識者顯與所補不同乃知近日學者之不肯闕疑而妄作如此
  右石經考異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五    錢塘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一
  唐碑祠廟
  立陳平廟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武徳四年金石録
  魯府君廟碑
  在宣城縣南六十里有斷碑載武徳六年魯之嵓以宣城降輿地碑目
  諸葛武侯行廟碑
  在興元府貞觀十一年輿地碑目
  少姨廟碑
  楊烱撰沮渠智烈書永淳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少姨廟碑楊烱撰云少姨廟者則漢書地里志嵩髙少室之廟也其神為婦人像者則故老相傳云啟母塗山氏之妹也余按淮南子云塗山氏化為石而生啓其事不經固已難信今又以少姨為塗山氏之妹廟而祀之其為淺陋尤甚盖俚俗所立淫祀也烱既載之于碑又遂以為漢書所謂少室之廟者何其陋哉金石録
  啓母廟碑
  崔融撰沮渠智烈書永淳二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啓母廟碑崔融撰按淮南子云禹治洪水通轘轅山化為熊塗山氏見之慚而去至嵩髙山下化為石方生啓禹曰歸我子石破北方而啓生其說可謂怪矣然漢武帝幸緱氏至中嶽見夏后啓母石列于詔書則固已信之矣其後郭璞注山海經顔師古注漢書皆具載其語而融又文其事于碑流俗安得不惑乎自古荒誕之士喜為竒詞怪說以欺世眩俗學士大夫能卓然不惑者盖鮮如啓母化為石伊尹之母化為桑事尤不經難信然由古訖今未有非之者也嗚呼此君子所以惡攻乎異端也歟金石録
  八都壇神君實録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垂拱元年十月金石録
  右八都壇實録撰人名元質不見其姓又不著書人名氏其字畫亦可愛碑首題云大唐八都壇神君之實録其文云都望八山之始壇也此地名山封龍之類有八因壇立廟遂為號焉封龍山在今鎮州其餘七山不見其名又云漢光和中有碑而今亡此碑垂拱三年六一題䟦
  唐八都壇記碑首題曰八都壇神君實録八都者盖其以封龍等八山為壇都望而祭之因壇立廟以為名唐刺史馮義縣令蕭倓等禱雨有應率人修其廟而為之記因列時人姓名扵後撰述者自稱元質而不著姓亦無書人名氏碑以垂拱三年集古録目
  昇仙太子碑
  武后撰并行書聖厯二年六月碑隂薛稷書附右周昇仙太子碑武后撰并書昇仙太子者王子晉也是時張易之昌宗兄弟方寵謟諛者以昌宗為子晉後身故武后為葺其祠親銘而書于其碑君臣宣淫無恥類如此可發萬古之一𥬇也金石録
  武曌淫横千古而亦假借柔翰天之生才扵彼何其不靳也此文未必真出后手當是北門學士語碑首昇仙太子之碑六大字飛白書作鳥形亦佳飛白書久不傳于世此其僅存者耳石墨鐫華
  唐武后行書聖厯二年六月今在偃師縣南三十五里府店緱山寺本廟金石文字記
  周許由廟碑
  則天撰相王旦正書大足元年五月金石録
  紀信廟碑
  盧藏用撰并八分書長安二年七月金石録
  盧慈眀八分書金石略
  堯廟碑
  盧永慶撰劉濟初正書武后時立金石録
  光武皇帝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武后時立金石録
  北嶽府君碑
  韋虚心撰陳懐志行書開元九年三月金石録
  陳懐志此碑在李北海雲麾之下法華之上盖以其筋骨有餘而丰度㣲澁爾淵泉冨有唐世遺刻試校之當自知也甲寅三月二十七日題是日立夏風雨蕭瑟如髙秋讀是文恍若從恒山麓下遇氷雹交作山谷晦冥時從羽人仙客問投宿䖏景象也𤣥牘記
  河侯新祠頌碑
  秦崇撰王晏行書開元九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河侯新祠頌秦崇撰云河伯姓馮名夷字公子潼鄉華隂人也按章懐太子張衡傳注引聖賢冡墓記亦云馮夷者𢎞農華隂潼鄉隄首里人服八石得水仙為河伯又引龍魚河圗曰河伯姓吕名公子夫人姓馮名夷三說雖異然其為無所據稽則同也嗚呼自古荒誕之說惑人雖聰眀之士猶或不免況庸人乎
  吴季子廟碑
  八分書書撰人姓名殘缺開元十年金石録
  北嶽碑
  張嘉貞撰并行書開元十五年八月金石録
  恒山祠碑張嘉貞撰并書今在曲陽縣北嶽廟中按舊唐書嘉貞為定州刺史至州於恒嶽廟中立頌自為文書於石其碑用白石為之素質黒文甚為奇麗先自嶽祠為逺近祈賽有錢數百萬嘉貞自以為頌文之功納其數萬今白石碑尚在本傳又言嘉貞官至宰相不為子孫立業豈好貨者乎或矜誇其文則有之然唐人以文取錢未嘗以官取錢嘉貞扵此又僅百而取一古之疾也今也或是之亡矣金石文字記
  唐老子廟碑
  于儒卿撰房自謙正書開元十八年三月金石録
  唐東方朔廟碑
  桞令譽撰行書無姓名開元十九年三月金石録
  唐立漢光武皇帝廟碑
  李雲撰盧規行書開元十九年十月金石録
  北嶽真君碑
  房鳯文八分書開元二十年正月金石録
  青城山丈人祠廟碑
  徐大亨撰甘遺榮八分書開元二十年三月金石録
  南嶽真君碑
  趙頥真撰蕭誠正書開元二十年十月金石録
  御史蕭誠書太原題名唐人無出其右為司馬係南嶽真君觀碑極有鍾王法海嶽名言
  右唐南嶽真君碑有别駕賞紫金魚袋光大晊歐陽公云賞紫盖今借紫之比余按唐制自有借紫借緋而又有賞紫賞緋盖以軍功被賞者耳金石録
  𤣥元皇帝廟額碑
  敬抱忠撰吕獻臣八分書開元二十年十月金石録
  唐華嶽真君碑
  唐華隂丞陶翰撰韋騰書𤣥宗開元十九年加五嶽神號曰真君初建祠宇立此碑集古録目
  北嶽恒山碑
  釋邈詞釋曠書開元二十一年八月金石録
  后土神祠碑
  眀皇撰并八分書開元二十一年八月金石録
  唐眀皇分書太子鴻以下題名在河中府金石畧
  唐老子廟碑
  崔季友撰鄭鉉正書開元二十二年四月金石録
  老子聖母碑
  李升卿撰吕承獻八分書開元二十二年九月金石録
  尉遲逈廟碑
  顔真卿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六年正月金石録唐前華州鄭縣尉閻伯璵撰序秘書省校書郎顔真卿撰銘蔡有鄰𨽻書逈字居羅代人仕周為相州捴管周末隋文帝秉政逈舉兵不克而死唐武徳中改𦵏復其封爵開元二十六年相州刺史張嘉祐為之立廟建碑集古録目
  尉遲逈碑成伯璵撰世以蔡有鄰書特貴其叙逈事與周史畧同然逈之死節不得顯方周之興迥已為蜀國公矣逮魏之亡一宗伯且受命舊國舊都望之無慨于懐不翅傳舎一日去之矣隋公總政天下之勢可以知也逈則不受而承制起師以興復為任其事則有疑也豈以地居嫌疑埶窮畏迫自度不能容於隋而發哉則寃憤鬰結不得其死宜其出靈響以自見不得如伯璵□□也唐說自逈之死而相州都督死者前後相繼張嘉祐既視事夜整冠危坐有自西廡出者曰余後周尉遲逈也死扵此遺骸尚存願得畢𦵏前牧守者膽氣薄劣驚悸而逝非所害也又指其女子曰同瘞扵此眀日嘉祐發掘得之備衣衾棺器禮而𦵏焉既夕出謝曰余無他能願畢公之政節宣水旱唯所命嘉祐以事聞上請置廟嵗時血食有詔褒異今考周紀韋孝寛既平鄴城則移相州守安陽至于碑則謂武徳中朝制改𦵏逮開元丁丑張嘉祐問俗郡言多𥚢公曰蜀國公獨為純臣闕修殷薦其取戾也宜哉觀此自是武徳改𦵏至嘉祐則廟而祀之矣亦不因詔而行也與尚書故實政戾謂神之休福則得之其謂遺骸西廡詔為廟容改𦵏扵開元嵗則皆誤也廣川書䟦
  穎考叔祠碑
  劉彚撰李据八分書開元二十九年八月金石録唐立頴考叔廟碑王利用撰序劉彚銘李琚八分書開元二十九年嵗次辛巳建復齋碑録
  魏文侯廟碑
  楊仲昌撰田琦八分書開元中立金石録
  唐華岳精享昭應碑
  唐劉昇華岳昭應碑古碑序頌華應主簿咸廙為故相許國蘓文憲公頲祈雨獲澍而作者也侍御史劉昇書按趙眀誠金石録於唐碑搜訪殆徧而獨遺此昇書亦僅一見扵此碑而已書法八分頗遒美可仲季惟則升卿而乏漢意聊為録之弇州山人藁
  唐華岳精享碑此唐開元帝遣蘓頲禱雨華山有應而建碑也作者為主簿咸廙書者為御史劉昇昇見金石略僅二碑而遺此今觀其𨽻古遒逸有漢人遺意五代以降求此一批法不可得矣石墨鐫華
  唐華岳昭應碑開元八年華隂主簿咸廙撰殿中侍御史劉昇八分書華州刺史李光休題額金石文字記劉昇徐州彭城人景雲中授右武衛騎曹㕘軍開元中累遷中書舎人太子右庶子昇能文善草𨽻唐書
  北嶽廟碑
  鄭子春撰崔鐶八分書李逖篆額金石文字記
  碑鄭子春撰崔鐶書鐶無書名此碑分𨽻遒逸直當韓蔡雁行而無樹碑年月攷其時張守珪鎮幽州當在開元之末耳諸家無録者何也石墨鐫華
  廣成子廟碑
  崆峒山在梁縣西南四十里有廣成子廟即黄帝問道于廣成子之所唐開元二年汝州刺史充本州防禦使盧貞立碑寰宇記
  唐立關龍逢廟碑
  在靈寳縣西南七里唐太宗東廵致祭開元十三年立碑舎人吴鞏之詞寰宇記
  唐時立在河南府靈寳縣龜頭原古今砰刻記
  立漢樊君祠堂碑
  王利器撰史惟則八分書徐浩篆額天寳二年十月金石録
  右舞陽侯祠堂碑唐王利器撰史惟則八分書徐浩篆額天寳三年縣令張紫陽修樊噲廟文及書篆皆可愛也集古録
  唐校書郎王利器撰集賢院待制史惟則八分書前京兆府司録徐浩篆額舞陽令張紫陽等修廟記也碑以天寳二年十月立在舞陽縣集古録目
  宓子賤廟碑
  李少康撰李景參正書天寳三年七月金石録
  安天王碑隂
  八分書天寳七年五月金石録
  金天王廟靈異述
  衛包撰并正書天寳九年四月金石録
  宓子賤碑
  賈至文耿篆書天寳十年四月金石録
  蜀先主廟碑
  在晉原縣房琯文輿地碑目
  張君神碑
  王岳靈撰序宋昱銘李史奕正書天寳十年十月金石録王岳靈天寳十載為監察御史撰張惡子廟碑唐詩紀事
  比干廟墓碑
  天寳十載李翰撰正書今在汲縣比干廟唐太宗追贈比干為太師貞觀中既立碑刻詔及祭文天寳中李翰官扵衛作此碑述封表之指今碑乃宋建中靖國元年汲令朱子才重立金石文字記
  立巫馬期廟碑
  賈賁撰韓軫八分書天寳十三年十月金石録目
  吕公祠廟碑
  衛密撰顧誡奢八分書上元二年金石録
  右吕禋祠廟碑衛宻撰云上元紀嵗之眀年詔始置南都以荆州為江陵府命長史曰尹按元結所撰吕公表與肅宗實録皆云上元元年九月改荆州為南都獨此碑以為二年改恐誤金石録
  立晉太尉郗公祠廟碑
  十一代孫昻撰郭昇行書大厯四年十二月金石録
  徐偃王廟碑
  徐安貞撰張宙正書大厯八年十月金石録
  徐偃王廟碑隂記
  張宙撰并八分書大厯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司命真君碑
  楊琡撰并行書徐浩八分書題額大厯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天柱山司命真君碑徐浩分書在舒州金石畧
  重修延陵季子廟碑
  蕭定撰張從申正書大厯十四年十月金石録
  丹陽城西南六十里有延陵鎮去鎮九里為吴季子廟有孔子十字篆碑及潤州刺史蕭定修廟記大理司直吴郡張從申書并識重刋篆碑嵗月二碑盖同時立也歐陽公不喜從申書僅録其三碑今存者獨此耳昔人評張書頡頏李北海今觀遺刻挺勁有餘而乏雋逸之氣恐未堪肩隨也金石文字記
  重模延陵季子墓刻
  右唐吴季子墓刻自唐以来相傳為孔子書大厯中蕭定再模而刻之余覽史記家語及秦漢以前諸子凡孔子與學者談議問答是非褒貶纎悉必載其間荒誕之說實非出于聖人而附託書之者固有之矣況于季子之賢孔子親銘其墓不應畧不見稱于前世至唐而始傳也又碑銘始于東漢孔子時所未有而其字畫乃故為竒偉以欺眩世俗者非孔子書無疑盖好事者偽為爾故余特為録之以解来者之惑後有博識之士當以余言為然金石録
  河瀆祠碑
  王延昌撰趙復行書大厯三年九月金石録
  禹廟碑
  崔巨撰段季展行書大厯三年十一月金石録
  崔巨文傳于今者絶少皆不及此碑季展他所書亦不偉扵此治平二年上元日書集古録
  嚴将軍廟碑
  在巴州貞元元年韋曽撰輿地碑目
  漢嚴顔碑唐韋増記在保寜府巴縣治古今碑刻記
  㑹稽山神永興公祠堂碣
  韓梓材書越州金石畧  貞元元年輿地碑目
  郭汾陽廟碑
  髙㕘撰張誼行書貞元二年九月金石録
  貞元二年郭子儀廟碑髙參文其叙子儀功業不甚詳而載破墨姓䖏木討沙陀䖏蜜事則唐書列傳無之盖子儀㣲時所厯其後遂立大勲宜乎史略不書也然唐志有䖏蜜䖏月朱邪孤注等皆是西突厥嶭延陀别部名號余於五代史為李克用求沙陀種類卒不見其本末而參謂䖏蜜為沙陀不知其何所據也按陳翃子儀家傳亦云討沙陀䖏墨十二姓與參所書頗同唐書轉蜜為密當以碑為正六一題䟦
  姜嫄公劉廟碑
  髙郢撰張誼行書貞元九年四月金石録
  大中大夫行中書舎人上輕車都尉賜紫金魚袋髙郢撰節度巡官将仕郎試大理評事張誼書節度判官殿中侍御史韋丹建立䖏士張琯篆額右唐姜嫄公劉新廟碑中書舎人髙郢撰試大理評事張誼行書廟在今邠州城南唐邠寜節度觀察使張獻甫所遷故當時稱曰新廟而髙郢為文予昔以尚書郎出使寜夏道邠謁廟其後稍上有履迹平爾雅大野曰平俗作坪非乃姜嫄履巨人迹所在予為大書履迹平三字俾州官刻置廟側盖州人但知有廟而少知乎此故表而出之金薤琳瑯
  先主廟碑
  貞元四年蘓瑞撰在昭烈帝廟中輿地碑目
  鹽池靈應公神祠碑
  崔敖撰韋縱正書貞元十三年八月金石録
  白楊新廟碑
  令狐椘撰鄭造正書貞元十六年七月金石録
  張中丞許特進南特進廟碑
  韋藏孫撰趙晏正書元和十五年金石録
  南海神廟碑
  韓愈撰陳諫正書元和十五年金石録
  南海神廟碑韓愈撰以𠈒家舊藏本校之皆同惟集本云蜿蜿蜒蜒而碑為蜿蜿虵虵小異當以碑為正今世所行昌黎集多舛惟南海碑不舛者以此刻石人家多有故也其妄意改易者頗多亦賴刻石為正也六一題䟦
  陳諫河中少尹貶台州司馬終循州刺史見唐書王伾傳
  梁山廟碑
  在常徳府元和四年董挺撰輿地碑目
  蜀丞相諸葛武侯祠堂碑
  右記裴晉公度撰栁尚書公綽書是時在武相元衡幕中三公勲業年位雖小異要之不愧忠武侯者栁於書不得稱名獨米元章謂其勝誠懸今觀其行筆飄灑雄逸無拘迫寒儉之態真足壎箎第結搆小踈不能運鐵腕捺磔間耳碑在成都七百年矣完好尚如新得非以僻故存耶弇州山人藳
  右裴度文乃成化中重鐫者有御史榮華䟦言子寛此書如端人正士筆法遒勁裴公丈稱秉事君之節者無開國之才得立身之道者無治人之術四者備矣惟武侯有之信如䟦言也玉泉公自蜀還見貽因記其後嘉靖丁巳六月八日雨記也蒼潤軒䟦碑
  裴度撰桞公綽正書元和四年二月今在成都府文稱元和二年相國臨淮公鎮蜀者武元衡也裴公時為節度掌書記金石文字記
  白将軍廟碑
  在巢縣元和七年輿地碑目
  狄梁公祠堂碑
  唐馮宿撰胡証正書并篆額元和中立復齋碑録
  在魏縣東南四里梁公為魏州刺史百姓立祠祀焉寰宇記
  狄梁公祠二碑一李邕文張䖍繼書開元中立一馮宿文胡証書元和中立在順徳府城南古今碑刻
  羅池廟碑
  韓愈撰沈傳師正書長慶元年正月金石録
  羅池廟碑長慶巾唐尚書吏部侍郎韓愈撰中書舎人史館修撰沈傳師書碑後題云長慶元年正月建按穆宗實録長慶二年二月傳師自尚書兵部郎中翰林學士罷為中書舎人史館修撰其九月愈自兵部侍郎遷吏部碑言桞侯死後三年廟成眀年愈為桞人書羅池事子厚以元和十四年卒至愈作碑時當是長慶三年考二君官與此碑亦同但不應在元年正月盖後今傳摸者誤刻之爾今世傳昌黎先生集載此碑文多同惟集本以步有新船為涉荔子丹兮蕉黄蕉下加子當以碑為是而碑云春與猿吟而秋鶴與飛則疑碑之誤也六一題䟦
  文公叙羅池事亦既異矣夫鬼神茫昧幽𣺌不可致詰聖人閟而不言惟知道者深觀其隠自理得之然不以示人恐學者惑也昔殷人尚祭祀事死以生其敝小人以鬼則立教御俗可不慎耶嘗觀文公守儒道甚嚴以世教為己任其論武陵謝自然事勇决果斷不惑于世可謂能守道者至羅池神則究極細𤨏惟恐不盡豈亦蔽于好竒而不能自己耶 又為李文叔書羅池碑云羅池之文至矣来者不能加也其以子厚正直為神誤矣昔歐陽文忠學文公而知至者嘗評田𢎞正碑銜訓嗣事為譌必曰事嗣則語㕘錯而雜比故能起而振也余讀此碑至牛繫軛下引颿上檣益知簡鍊差擇其精至此信天下之竒作然永叔謂春與猿吟兮秋鶴與飛疑碑之誤此最退之用工䖏不知何故反於此疑之考銜訓事嗣退之便是一體得扵彼而失扵此盖亦不思也廣川書䟦
  黄陵廟碑
  韓愈撰沈傳師正書長慶元年金石録
  長慶元年黄陵廟碑韓愈撰沈傳師書昌黎集今大行扵世而患本不真余家所藏最號善本世多取以為正然時時得石刻校之猶不勝其舛謬是知刻石
  之文可貴也不獨為玩好而已黄陵碑以家本校之不同者二十餘字如家本言降小君為夫人而碑云降小水之類皆當以碑為正也六一題䟦
  黄陵碑世以其書為重石久缺剥字滅㡬半矣近人以其完本售至數萬謂傳師此書特謹重有法不與他石並也歐陽永叔嘗得其碑謂降小君為夫人据碑為定其餘猶有可證扵書者今考於禮如夫人之為小君自不失正豈書猶可疑也又若陟方等語大不合扵書矣退之於文嚴整宻緻故語妙天下𠈒扵黄陵碑疑之詞不整比而辨事謬誤不知何為至是其謂張愉曰且使後世知有子名加此于人其誰受之耶穆宗詔曰張愉學古人仕甚修飾河西有政聲次扵李諒則愉之名不待愈而後世知之矣廣川書䟦右唐黄陵廟碑碑四面皆有字今其兩面字多䖏已磨滅不可讀此本盖七八十年前舊物字書完好可寳也今世所傳退之集多為人妄加讎校而此碑人家尚時有之故訛謬為少然退之自潮移袁入為國子祭酒盖三年而碑云三十年盖書碑者誤耳金石録博士王持國得韓愈撰黄陵廟碑甚完其字無譌軸而藏之屬余書其後余謂黄陵文見昌黎集人皆可得惟碑以傳師書為貴久則字剥缺不可讀故其完本難得余嘗考昌黎之文閎深浩博不與世人同機軸卓然自成一家獨于此碑雜碎無統紀文氣亦不純而格韻不類盖其辨湘君已失故其言亦自畔不得經意湘君即舜妃夫人為女英以椘詞可得知之古者天子建后其以娣姒從者雖皆同姓自當為夫人此禮也郭璞疑帝舜之后不當降小君夫人愈謂有小君故正得稱君夫所謂君即小君也后夫人配君故天子國人稱之謂君則后謂小君降天子也舜不立正妃二女以長幼為序不言后豈后之下復為小君以稱此非禮也惟諸侯之妃天子封之曰夫人故國亦以小君稱之對諸侯以自稱於國也書稱舜曰五十陟方乃死禮曰天子登遐釋詁曰隲假格陟躋登升也則登遐升遐同文舜為陟方自是南巡狩凢行必謂陟盖往而升也不謂地有髙下而降陟異詞周公稱成湯曰禮陟配天自是殷禮能升配天享國不宜遂以為陟而死也今曰陟文句為盡而謂方乃死者此不成語愈書誤以竹書雖以陟為升謂升遐也不得扵此取之觀愈於此碑時用工深故博考而詳取盖求之太過牽強取合固宜忘失本意廣川書䟦
  徐偃王廟碑
  徐偃王碑昌黎韓愈撰徐放書碑故在集中以其文相校不失盖碑近而傳者衆故得不誤愈扵此碑序事淹該華實不似黄陵等碑錯雜無序駸駸上薄漢周不造其極則不止魏晉宋齊糠粃殆盡略無餘習可謂至矣昔人嘗謂公扵文渾然一出於已不蹈襲前人横驁直肆恢竒衍溢今考其言曰徐不忍鬭其民北走彭城武原山下百姓隨而從之萬有餘家因號其山為徐山此即范曄漢書全用其語偃西王母事盡録穆天子𫝊朱弓赤矢采祥瑞志然則愈於文盖亦未嘗不用前人語但使人不覺如已出也其曰故制樸角昔人嘗改為桷淮南子曰堯樸角不斲素題不枅愈于書無所不用也廣川書䟦
  衢州徐偃王碑昌黎韓愈撰福州刺史元錫書元和十年十二月九日立韓文考異
  元錫字君貺河南人淄王傳見唐宰相世系表
  新修虞舜廟碑
  嶺南東道節度推官謝楚撰長慶元年輿地碑目
  禹穴碑
  鄭魴撰序元稹銘韓梓材行書寳厯二年九月金石録
  馬先生廟碑
  太和九年十一月盧中規撰崔植正書金石録
  崔植字公修博通經史長慶初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陽山祠神二碑
  劉禹錫撰并書鼎州金石略
  靈應廟碑
  㑹昌元年建在錢清鎮祠下輿地碑目
  㑹昌元年前進士吕確書㑹稽志
  南瀆廣源公碑
  李景讓撰葢巨源八分書大中十二年正月金石録
  蜀相武鄉忠武侯諸葛公碑
  唐李景譲撰正書無名氏篆額大中十年三月建復齊碑録
  大中三年李景遜撰今在隆中輿地碑目
  周公祠靈泉碑
  周公祠靈泉湧出大五小七凢十二䖏觀察崔珙奏状勒石事在大中間石前刻奏状中刻宣宗批答后刻珙謝表文詞宛至有盛世風書亦遒健有法且其叙列大似漢人碑例而遜其古質耳如此等碑宋以後不可得也石墨鐫華
  鳯翔府岐山縣鳯棲鄉周公祠舊有泉水久竭大中間泉忽湧出崔觀察珙奏状亦水旱恒事耳宣宗手詔褒嘉猶見下霽而史尚以無復仁恩察察為眀短之何也碑勒奏及手詔謝表筆氣蕭散有褚河南意後書年月及銜復似栁如出兩手金石史
  崔珙奏答詔俱正書大中二年十一月今在岐山縣周公廟金石文字記
  天王廟碑
  在贑州咸通二年刺史李振撰輿地碑目
  伏波廟碑
  咸通八年左武衛兵曹㕘軍崔遂文輿地碑目
  唐新立鎮南将軍劉表廟碑
  唐陵州刺史劉權撰并書劉表字景升山陽髙平人後漢末為荆州牧僖宗時山東南道節度使劉巨容嘗夢見之故為立廟巨容自稱裔孫碑以廣眀二年立集古録目
  唐劉表碑隂
  碑隂劉巨容題記與廟碑同巨容既立廟因於墓側搆水亭為逰宴之所後記表僚屬蒯越韓嵩等及蜀先主在荆州事迹末有表所作山道口亭銘刻在廟碑之隂集古録目
  孚貺侯廟碑
  在銅陵縣中和二年容齋四筆
  蜀先主廟碑
  郭撰正書乾寜元年今在涿州樓桑村廟中剥蝕其首行曰婁居道重修金石文字記
  張将軍魯新廟碑
  張将軍新廟記李巨川撰唐彦謙書張魯事史傳詳矣巨川文詞匪工所録者彦謙書爾彦謙書頗知名於世故畧存其筆蹟也六一題䟦
  修北嶽廟殘碑
  劉端撰王知新行書今在曲陽縣廟中記王䖏直修廟事金石文字記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五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六   錢塘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二
  唐碑祠廟
  伏羲廟碑
  唐孫郡撰趙榖書并題額光化中立訪碑録
  堯帝祠碑
  唐朱誕撰在青州府城西北古今碑刻記
  箕子祠碑
  唐栁宗元撰在河南衛輝府淇縣南古今碑刻記
  古義士伯夷叔齊碑
  梁升卿八分書河中府金石畧
  安定梁升卿纂文并書金薤琳瑯
  今在蒲州首陽山二賢廟中其文書于碑之南面其側有後唐同光元年護國軍節度押衙丁約建立廟宇題字金石文字記
  鄭子産廟碑
  唐天寳中立今磨滅存僑東里人數字在河南開封府新鄭縣陘山古今碑刻記
  岱嶽天齊王靈應碑
  萬賔書兖州金石畧
  唐夏禹廟碑
  顔庚書在陽翟碑帖考
  唐修中嶽廟碑
  李芳郁書墨池編
  唐要栅湫神祠碑
  房晉書墨池編
  房晉武后時人光宅元年房晉詞標文苑科䇿見文苑英華
  唐淮瀆廟碑
  釋曠書碑帖攷
  唐沭澗魏夫人碑
  僧從謙書墨池編
  晉紫虚元君祠宋時碑尚存在懐慶府城紫金壇
  唐封廣順王廟碑
  李承祐書墨池編
  唐葉君廟碑
  趙曽書墨池編
  唐汾州創置城隍廟碑
  李巨葉書墨池編
  西楚霸王廟碑
  賀蘭咸書衢州金石畧
  西楚霸王祠堂頌賀蘭進眀撰賀䕃誠書天寳十三年十月金石録
  唐重立徐偃王廟
  姚宗八分書墨池編
  唐立傅說廟碑
  唐侍御史内供奉楊轔撰宗正丞姓名缺八分書大厯四年立在夏縣集古録目
  漢董子祠碑
  唐宋碑刻猶存在北直𨽻河間府景州廣川鎮古今碑刻記
  祖将軍廟碑
  顔魯公撰在江西九江府江州湖心古今碑刻記
  烏雷廟碑
  自唐以来碑記皆存在廣東亷州府欽州南古今碑刻記
  孝烈將軍廟碑
  在河南歸徳府治即木蘭女也古今碑刻記
  濟瀆廟碑
  貞元十三年張洗撰八分書 唐制附祭北海於濟源此碑記新作祭器事碑文乃濟源令張洗字濯纓所撰簡古有體裁一洗駢儷之習洗與韓退之同時文體已矯傑如是盖文弊之極而将變元結權徳輿輩皆然不獨韓也金石文字記
  修武安君白公廟碑
  廟在今咸陽東古杜郵起慘刻獨有将略耳亦祀至今何也壁間記唐乾符五年重修事正書遒勁亦有歐法知唐世官牒無不作佳書也記中所刻添置物色有眺子舎一十間沙子三間莝一顔石押衙影等皆不可曉石墨鐫華
  正書乾符五年十二月立今在咸陽縣金石文字記
  濟安侯廟碑
  唐李巨川撰栁懐素正書光化二年四月一日記復齋碑録
  記在華州唐昭宗在富平韓建迎之至華自華歸長安褒建而及于城隍神記為諫議大夫李巨川撰拾遺桞懐素書文固諛詞而楷則嚴整何如君家誠懸具眼者自知之石墨鐫華
  碑在華州城隍廟内近日移之西安唐昭宗自華州還京改華州為興徳府封少華山神為佑順侯華州城隍神為濟安侯此文多述韓建之功稱太傅許國公而不名朱彛尊曰巨川為韓建掌書記撰許國公勤王録以媚建方昭宗幸華建請散殿後軍誅李筠圍諸王十六宅皆巨川教之後為朱全忠所殺新唐書附諸叛臣之列金石文 天下金石志作字記  華州城隍廟碑
  重修忠懿王廟碑
  天復元年錢昱撰在福州輿地碑目
  唐鄭司農碑
  開元十三年史承節撰雙思貞行書金石録
  崔潜撰分書無年月在髙苑縣諸道石刻録
  唐立漢文範先生陳君碑
  在鄢陵廟内裴延休文訪碑録
  唐陳太邱祖徳碑
  系孫兼撰序休撰銘任子膺書天寳九年十一月金石録
  蜀守李公碑
  韋行儉撰王綸行書貞元十四年七月金石録 碑帖攷作唐秦蜀守李公誓水碑
  立梁宣帝眀帝二陵碑
  韓休撰行書姓名殘闕開元二十一年金石録
  重建顔含碑
  晉李闡撰曽孫延之銘十四代孫真卿正書大厯七年四月金石録
  晉江夏李闡撰傳含曽孫宋光禄大夫顔延之撰銘十四世孫唐前撫州刺史真卿書含字𢎞都瑯琊臨沂人東晉初官至右光禄大夫西平侯諡曰靖此銘舊有刻石大厯七年四月重建集古録目
  唐立晉顔含大宗碑
  含十四世孫唐撫州刺史顔真卿撰并書真卿罷撫州過含祠墓因叙含而下十五世子孫名字事迹立此碑以大厯六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唐立衛伯玉遺愛碑
  伯玉裔孫唐陕虢觀察使次公撰河中節度使張𢎞靖書伯玉河東安邑人晉恵帝初以太保録尚書事為楚王瑋所殺碑以元和六年立在安邑集古録目
  漢李固碑
  唐韋臯撰在陕西漢中府城固縣西古今碑刻記
  重立周孝侯碑
  宜興周孝侯碑尾云唐元和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守義興縣令陳從諫重樹此碑前試太常寺恊律郎黄闕名弇州山人藳
  魏州刺史狄仁傑生祠碑
  李邕撰張庭珪八分書開元十年十二月金石録
  中書令張九齡廟碑
  長慶三年張九齡碑按唐書列傳所載大節多同而時時小異傳云夀六十八而碑云六十三傳自左補闕改司勲貟外郎而碑云遷禮部傳云張說卒召為秘書少監集賢院學士知院事碑云副知至後作相遷中書令始云知院事其載張守珪請誅安禄山事傳云九齡判守珪状碑云守珪所請留中不行而公以状諫然其為語則略同碑長慶中立而公薨在開元二十八年長慶三年實八十四年所傳或有同異而至於年夀官爵其子孫應不謬當以碑為是也六一題䟦
  右唐張九齡碑徐浩撰并書歐陽公集古録云按唐書列傳所載大節多同而時時小異碑長慶中立而公薨在開元二十八年長慶三年實八十四年所傳或有同異至于年夀官爵子孫冝不謬當以碑為是今考之浩撰碑時為嶺南節度使在大厯間距曲江之卒未逺至長慶中其家始刻石爾劉禹錫讀曲江集詩序以謂曲江燕翼無似終為餒鬼而碑載公嗣子及孫藏器碑後又載曽孫敦慶𤣥孫景新景重然則曲江為有後矣不知禹錫何所據乎碑又云公一名博物而史不載金石録
  徐浩撰并正書大厯中書撰長慶中刻石同上
  刺史杜敏生祠碑
  張粲撰史惟則八分書乾元三年五月金石録
  贈户部尚書楊瑒廟碑
  王曽分書京兆府金石畧
  晉公李林甫撰王曽書王敬從題額逰城南記
  王敬從京兆人對䇿甲科授岐州陳倉主簿遷秘書省校書郎三入華省再登禁闥與兄易從弟擇
  從咸以文學齊名見孫逖集
  忠烈段太尉廟碑
  盧慈眀書鄭州金石畧
  顔真卿廟碑
  一在蓬州一在榮山縣俱四川古今碑刻記
  唐碑家廟
  唐永興公虞世南先廟碑
  貞觀中立京兆金石録
  唐贈司徒馬璘新廟碑
  程浩撰顔真卿正書大厯十四年七月金石録
  唐禮部郎中程浩撰吏部尚書顔真卿書太子中允翰林待詔韓秀實八分書題額馬璘字仁傑扶風安定人官至四鎮北庭涇原節度使贈司徒開元二十四年十二月刻復齋碑録
  贈太保郭敬之廟碑
  唐刑部尚書顔真卿撰并書代宗御題額敬之華隂鄭縣人官至夀州刺史肅宗乾元初以子子儀故追贈太保此其廟碑也以廣徳二年五月立集古録目顔真卿撰并正書廣徳二年十一月碑在京兆府金石録
  碑在今陕西布政使署御題額顔魯公撰并書敬之汾陽忠武王父也夫以汾陽家廟得魯公手書千載
  而下猶有生氣其文與書又非所論也但其碑在役人雜遝之所雖巋然壁上而不無磨蝕之憂然以二公之靈鬼神呵護有由来矣石墨鐫華
  郭敬之碑隂子孫題名
  唐王縉撰徐浩分書永泰元年京兆金石録
  碑隂具述汾陽兄弟子孫始知汾陽兄弟九人皆列大位不止史所稱幼眀一人而已且汾陽封拜與史小異録具左方碑正書隂作行書不審亦出魯公否觀其筆力似非魯公不能也史稱子儀初授左衞長史累遷單于副都䕶振逺軍使又以天徳軍使兼九原太守又為衛尉卿靈武郡太守又加實户七百頗與碑不合碑立于廣徳二年十一月子儀是時年六十八嵗官止于尚書令兼中書令故不及攝冡宰尊尚文等事但史言子儀辭尚書令碑乃實書之且通鑑拜尚書令在十二月此前一月書當是史誤石墨鐫華
  顔氏家廟碑
  顔氏家廟碑顔真卿撰并書真卿父名惟貞仕至薛王友真卿其第七子也述其祖禰羣從官爵甚詳集古録
  顔真卿撰并正書李陽氷篆額建中元年七月金石録此唐顔氏家廟碑為魯公真卿撰并書按䟦尾此碑遭兵亂仆于野宋太平興國七年都院孔目李廷襲始移至府城孔廟中而碑幸完予知碑名久矣恨不可得同年周公瑞都憲巡撫陕西始寄至猶恨缺其額耳盖以碑額為無用多不搨或碑穹工人艱于搨而置之不知碑無額如物無首為完物乎況此額為李陽氷篆書可謂二絶何可缺邪匏翁家藏集
  唐故通議大夫行薛王友柱國贈秘書少監國子祭酒太子少保顔君廟碑銘并序第七子光禄大夫行吏部尚書充禮儀使上柱國魯郡開國公真卿撰并書集賢學士李陽氷篆額末云建中元年嵗次庚申秋七月癸亥朔鐫畢八月己未真卿𫎇恩遷太子少師冬十月壬子男頵封沂水縣男碩封新泰縣男姪男頂縣男頌費縣男頎鄒縣男㣲軀官階勲爵並至二品子姪八人受封無功無能叨竊至此子孫敬之哉金薤琳瑯
  陸士龍有言文以述祖徳為美故三代彛器皆孝子慈孫為其祖父而立者魯公此碑盖近之矣又此碑後有太平興國七年八月二十九日重立李廷襲記十七字篆書乃夢英手筆盖此碑倒扵郊野廷襲告於上官移載入於府城立扵文廟故自託之也夫以顔氏之物子孫不能守而後之人為之移徙則為人子孫思以稱述先徳而異世之後欲圗不朽者可以思矣蒼潤軒碑䟦
  右顔魯公家廟碑石刻四面環轉在關中後廟燬宋初有李廷襲者語郡移置之結法與東方朔畫像相類而石獨完善少殘缺者覽之風稜秀出精彩注射勁節直氣隱隱筆畫間吁可重也天寳間安氏蹴天柱折而力扶之者郭尚父張睢陽平原與常山四耳顔氏獨擅其二碑之所以重者是寧獨書哉弇州山人藳
  顔君廟碑銘乃真卿之父也其文曰君諱惟貞字叔堅及叙其先世則曰魏有盛盛字叔臺青徐二州刺史關内侯始自魯居于瑯琊臨沂孝悌里生廣陵太守葛繹貞子諱欽字公若生汝隂太守護軍襲葛繹子諱黙字靜伯生晉侍中右光禄大夫西平靖侯諱含字𢎞都隨元帝過江生侍中光禄勲西平定侯諱髦字君道生州西曹騎都尉西平侯諱琳字文和生宣城太守御史中丞諱靖之字茂宗生巴陵太守度支校尉諱騰之字𢎞道生輔國江夏王參軍諱炳之字叔豹生齊侍書御史兼中丞諱見逺字見逺生梁鎮西記室參軍諱恊字子和生北齊給事黄門侍郎待詔文林館平原太守隋東宫學士諱之推字介生皇秦王記室諱思魯字孔歸君之曽祖也率子弟奉迎義旗于長春宫拜儀同生勤禮字敬君之祖也著作郎修國史䕫府長史贈虢州刺史生昭甫本名顯甫敬仲殆庻無恤少連務滋辟彊昭甫字周卿君之父也髙宗侍讀曹王屬贈華州刺史生我伯父諱元孫臮君君生闕疑允南喬卿真長幼輿真卿允臧自父以上並直書其名而加諱字其他伯叔羣從悉名之盖古人臨文不諱今人自述先人行状而使他人填諱非古也文有云子泉𢎞都之徳行子泉即顔淵也避唐髙祖諱金石文字記
  唐成徳節度王武俊先廟碑
  唐鄭賛撰崔公餘行書太子誦題額貞元十九年京兆金石録
  田𢎞正家廟碑
  韓愈撰胡証八分書元和八年金石録
  右田𢎞正家廟碑昌黎先生撰余家所藏書萬卷惟昌黎集是余為進士時所有最為舊物自天聖以来古學漸盛學者多讀韓文而患集文訛舛惟余家本屢更校正時人共傳號為善本及後集録古文得韓文之刻石者如羅池神黄陵廟碑之類以校集本舛繆猶多若田𢎞正碑則又尤甚盖由諸本不同往往妄加改易以碑校集印本與刻石多同當以為正乃知文字之傳久而轉失其真者多矣則校讐之際决於取捨不可不慎也即本云銜訓事嗣朝夕不怠往時用他本改云銜訓嗣事今碑文云銜訓事嗣與印本同知其為妄改也印本云以降命書用他本改為降以命書今碑文云以降命書與印本同知為妄改也印本云奉我天眀用他本改云奉我王眀今碑云奉我天眀與印本同知為妄改也此類甚多要知改字當慎也集古録
  唐文敝至韓愈始變而知所守後世學退之者惟歐陽永叔獨探其源余考田𢎞正碑盖其傑然自出㧞乎千百嵗之上者永叔嘗得此碑以校集中誤字三䖏曰銜訓事嗣考其所出雜比成章錯綜而不亂信其有得扵此又曰降以命書奉我王眀必以集為誤者余則不得信于此也以降命書不得如集所傳天眀施於君為不類不若王眀之切當而有据也今碑為非是則不可謂天眀以降為工扵集所著而傳則不可碑雖既定其詞而後著之石此不容誤謬然古人於文章磨練竄易或終其身而不已可以集傳盡為非耶觀其文當考其詞義當不然後擇其工於此者從之則不得欺矣今夫知文公者莫如文忠公文忠謂是人不敢異其說況碑為當世所書人豈可盡告而使知耶今人得唐人遺藳與刻石異䖏甚衆又其集中有一作某又作某者皆其後竄改之也嗚呼知退之者益少今惟文忠為得其要其說猶然其下一等又可知矣廣川書䟦
  胡証字啓中河中河東人舉進士第渾瑊美其才奏寘幕下更從襄陽于頔署掌書記寳厯初厯拜嶺南節度使唐書
  相國于頔先廟碑
  唐禮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權徳輿撰兵部侍郎歸登八分書并篆額元和中頔位至司空平章事以品得立廟祠其髙祖郫令以下為四室碑以元和十一年集古録目
  相國崔羣先廟碑
  唐武昌軍節度使牛僧孺撰起居郎劉寛夫𨽻書并篆額憲宗元和十四年羣方為中書侍郎平章事詔立廟于京師崇業里追贈其父金部郎中積為左僕射及其祖懐州刺史朝魯曽祖夀州刺史湛為三室廟既成詔以羊豕助奠太常出博士佐禮至文宗太和二年八月立此碑集古録目
  劉寛夫伯芻子寳厯中官終濠州刺史唐書
  唐令狐楚先廟碑
  唐禮部郎中集賢院學士劉禹錫撰并書大和初楚為宣武節度使始立家廟于京師通濟里碑以大和三年集古録目
  唐薛平増修家廟碑
  唐左散騎常侍集賢院學士馮宿撰給事中馮潾書河中節度使増修其家廟以大和三年立此碑在夏縣集古録目
  太和三年馮宿撰裴潾正書李寓篆額金石録
  李寓郇王禕九世孫成都少尹見唐宗室世系表
  相國魏謩先廟碑
  崔絢撰桞公權正書大中六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贈司徒趙郡貞孝公李絳先廟碑
  唐裴度撰韓欣正書并篆額大中九年京兆金石録
  北平郡王馬燧新廟碑
  于邵書京兆府金石略
  于邵字相門京兆萬年人厯遷諫議大夫知制誥進禮部侍郎朝有大典册必出其手唐書
  唐襄州刺史薛係先廟碑
  唐鄭䖏晦撰桞公權正書咸通二年訪碑録
  唐碑昭陵附𦵏諸臣碑
  昭陵諸碑
  冊府元龜貞觀十一年二月丁巳詔曰佐命功臣義深舟楫或定謀帷幄或身摧行陣同濟艱危克承鴻業追念在昔何日忘之使逝者無知咸歸寂寞若營魂有識還如疇曩居止相望不亦善乎漢氏使将相陪陵又給以東園秘器篤終之義恩意深厚古人之志豈異我哉自今以後功臣宻戚徳業尤著如有薨亡宜賜塋地一所及秘器使其窀穸之時䘮事無闕所司依此營備稱朕意焉二十年八月丁亥詔曰周室姬公陪於畢陌漢庭蕭相附彼髙園寵賜墳塋聞諸上代從窆陵邑信有舊章盖以懿戚宗親類本同之枝幹元功上宰猶在身之股肱哀榮之義實隆始終之契斯允今冝聿遵故實取譬拱辰庶在鳥耘之地無虧魚水之道宜令所司於昭陵南左右廂封境取地仍即標識疆域擬為𦵏所以賜功臣其有父祖陪陵子孫来欲𦵏者亦宜聽允
  醴泉縣志曰昭陵諸碑若文皇后碑止存屭贔長孫無忌碑存而字盡滅其碑字尚有存者僅二十一片房𤣥齡存五百餘字禇遂良書髙士亷存三百餘字許敬宗撰趙模書段志𤣥存八百餘字張後𦙍馬周蘭陵公主各存六百餘字公主碑李義府撰殷仲容八分書姜遐許洛仁各存九百餘字姜碑姪郕公晞撰書孔頴達存千字于志寜撰阿史那忠崔敦禮各存七百餘字崔碑于志寜撰于立政書豆盧寛存四百字李義府撰薛收張阿難監門将軍王君各百餘字徒存形似唯唐儉存字千一百乙速孤行儼存字千四百劉憲撰白義晊八分書李靖存字千五百許敬宗撰王知敬書李勣存字千八百髙宗御製御書乙速孤昭祐存字二千五百餘苖神客撰釋行滿書又一碑存字百五六十可辨而前有蘭陵公主字中有詔詞曰第十九女則公主或有二碑不可知此崇禎十一年茍好善所修志云又二十六年而余至陵下時值雪後空山無人未及徧訪僅見李衛公一碑其下截俱劖去後又購得四五碑皆然且有并其碑而仆之者矣
  趙崡曰萬厯戊午四月余為九𡽀之逰距昭陵十里宿髙生儼家翼日同行北一里許得許洛仁碑又北半里許得薛収碑似昭仁寺碑駸駸有伯施法折而西一里許為趙村村有廣濟寺寺後石鼔唐人書尊勝經呪精健絶倫止存十三從趙村北行里許為荘河村未至先于道旁冡得姜遐斷碑至村則有段志𤣥碑東行數十步有監門將軍王君碑横于田間又東行數十步一碑無字亦無冡盖土人平之而并磨其碑爾以圗考疑是長孫無忌碑又東行半里許為劉洞村流水界之渡而東有房梁公𤣥齡碑禇河南正書又東數十步有髙士亷碑又東數百步有李靖碑撰書姓名殘缺與諸碑同而上半完好靖冡作三山形文皇以象其功土人謂上三冡李勣冡亦如靖土人謂下三冡二冡南北相去不二里勣碑髙宗御書髙二丈餘嶄然屹立與温彦博碑搨者甚多土人捶其字殆盡彦博碑在靖碑北數十歩歐陽詢書書法視皇甫九成化度三碑最為得中而不復可搨至西峪村村東南古冡相連有禇亮碑阿史那忠碑張後𦙍碑孔穎達碑豆盧寛碑張阿難碑鱗次都不百步書與段姜等碑皆有法而孔碑極類虞伯施但
  結構小踈昔人謂為伯施書非也頴達卒在世南後當是習世南者書之爾既而又得蘭陵公主碑于老軍營之西北得馬周碑于狗村之東得唐儉碑于小陽村之北又得崔敦禮碑又有尉遲敬徳碑自額以下埋土中聞十五年前令芮質田掘而搨數十紙余出之了無一字又山半數冡土人謂宰相墳仆一碑傳是魏鄭公碑其東山半數冡土人謂亂冡坪仆二碑余皆起之則與尉遲碑同盖土人捶而仆且瘞之也又眀日登山謁昭陵有六馬皆以片石刻其半左右各三陵北四十五里比干村村東二冡一為乙速孤昭祐碑苖神客撰釋行滿正書一為乙速孤行儼碑劉憲撰白義晊八分書地僻搨者少故得稍完已上俱金石文字記
  右僕射温彦博碑
  唐中書侍郎岑文本撰𢎞文館學士歐陽詢書温虞公名彦博字大臨太原人太宗時官至尚書右僕射封虞國公諡曰恭碑以貞觀十一年集古録目
  右唐温彦博碑歐陽公集古録跋顔勤禮碑後云按唐書温大雅字彦𢎞弟彦博字大臨弟大有字彦将兄弟義當一體而名大者字彦名彦者字大不應如此盖唐世諸賢名字可疑者多封徳彛云名倫房𤣥齡云名喬髙士亷云名儉顔師古云名籀而皆以字行倫喬儉籀在唐無所諱不知何避而行字余按顔之推家訓云古者名終則諱之字乃可以為姓氏江南至今不諱字也河北士人全不避之名亦呼為字字固為字尚書王元景兄弟皆號名人其父名雲字羅漢亦皆諱之其餘不足怪也又顔師古SKchar謬正俗載或問人有稱字而不稱名者何也師古考諸典故以稱名為是盖當時風俗相尚如此初無義理也然師古既立論以稱名為是而乃以字行殆不可曉也已金石録
  信本此碑字比皇甫九成差小而結法嚴整不在二碑下王元美曰如郭林宗標格清峻而虚和近人攷温公卒貞觀十一年是時信本年已八十餘而楷法精妙如此虞伯施嘗謂信本齊紙筆豈亦齊老少耶惜碑已殘后世不復見耳石墨鐫華
  襄公段志𤣥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十六年金石録
  右唐段志𤣥碑以唐史考之多不合碑云諱某字志𤣥而名已殘缺然史初不載其名碑云鄒平人而史云臨淄碑云諡忠壮而史云忠肅舊史作忠壮與碑合又碑云圗形戢武閣按唐史及諸書功臣圗形皆云凌烟閣初余得河間元王碑圗形戢武意謂凌煙先名戢武後改之耳今得斯碑亦同益知前言之不謬二碑皆當時所立不應差誤也金石録
  公封褒國公時亦授金州刺史見舊唐書而新唐書亦削之何也且史云志𤣥父偃師至郢州刺史碑云散騎常侍益都縣開國公贈洪州都督八州諸軍事諡信公碑云志𤣥從破薛舉劉武周云 云而史不書碑云諡忠壮舊史同而新史曰忠肅其剌謬不合如此惜碑全者僅半尚未得詳考耳至如碑書撰俱無名氏書法雖方整不無少遜崔安上李藥師碑然于正書中時作一二筆分𨽻是六代遺習石墨鐫華
  唐國子祭酒孔頴達碑
  于志寧撰正書無姓名貞觀二十三年金石録
  唐太子左庶子于志寧撰不著書人名氏頴達字冲逺冀州衛水人官至太子右庶子國子祭酒封曲阜公諡曰憲碑以貞觀二十一年集古録目
  孔頴達碑于志寜撰其文磨滅然尚可讀今以其可見者質於唐書列傳所闕者不載頴達卒時年夀其與魏鄭公奉敕共修隋書亦不著又其字不同傳云字仲達碑云字冲逺碑字多殘缺惟其名字特完可以正傳之謬不疑以冲逺為仲達以此知文字轉易失其真者何可勝數幸而因余集録所得以正其訛舛者亦不為少也乃知余家所藏非徒玩好而已其益豈不博哉六一題䟦
  右唐孔頴達碑于志寧撰世傳虞永興書據碑云頴達卒于貞觀二十一年世南之亡久矣然驗其筆法盖當時之善書者規摹世南而為者也金石録
  孔祭酒碑世傳虞永興書非也冲逺之沒乃後伯施十年豈非當時學永興法者書耶然筆勢遒媚亦自可珍東觀餘論
  此碑于志寧撰不著書者名字其書全習虞永興而結法稍疎自非中唐以後人所辦黄長睿亦云世傳為永興書非也祭酒沒後永興十年乃學永興法者書也碑半沒土中據集古録已謂磨滅而摘其與史傳不同者傳字仲達碑字冲逺碑與魏鄭公同修隋書而傳不著傳又不著頴達卒時年夀今碑字冲逺與修隋書事尚如新年夀字半泐隠隠可讀云貞觀二十二年六月十八日薨春秋七十有五然則歐公所有碑與今畧同數百年間豈無剥蝕之灾且昭陵諸碑多不可讀而孔公碑獨尚如此或公有功于六經而SKchar神呵䕶之耶石墨鐫華
  唐贈太尉房𤣥齡碑
  碑缺不見書撰人姓氏考其字盖禇遂良書也𤣥齡字喬清河人唐初官至司空梁國公贈太尉諡曰文昭碑以貞觀中立碑缺不見年月集古録目
  右唐房𤣥齡碑文字磨滅斷續不可考究惟其名字僅存其後題修國史河南公而名姓殘闕者禇遂良也按舊唐史云𤣥齡名喬字𤣥齡而新史乃云名𤣥齡字喬今碑所書與新史合惟宰相世系表又云𤣥齡名喬松者不知何據也金石録
  碑已泐僅存六百餘字禇河南正書結法與聖教序同可寳也舊唐書諱喬字𤣥齡碑云諱𤣥齡字喬當是以字行後復以名為字耳新唐書從碑石墨鐫華
  申公髙士亷塋兆記
  唐衛尉許敬宗撰趙模書髙儉字士亷渤海蓨人官至尚書右僕射申國公贈司徒諡文獻碑以貞觀二十一年集古録目
  右髙士亷塋兆記唐史及元和姓纂皆云士亷父名勵而北史作勱今此碑與北史合盖唐史及姓纂轉冩誤耳許敬宗撰趙模書模字畫甚工盖貞觀中太宗命臨蘭亭序者金石録
  碑僅存三百餘字攷金石録許敬宗撰趙模書碑稱公諱儉字士亷則公亦以字行但房公名喬字𤣥齡以字行而碑曰諱𤣥齡字喬歐陽公嘗以為疑云新唐書房𤣥齡字喬以髙公塋兆記觀則喬果為字乎此似未見房公碑者趙模在貞觀中以書名嘗與諸葛貞臨蘭亭刻石者此書方整秀逸大類歐虞惜不全見碑側題字數行亦半泐其一云㑹昌四年五月四日六代孫尚書左丞元𥙿拜云 云塋所其一云六代孫正議大夫行給事中上柱國渤海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賜紫金魚袋少逸云 云謹附名題于碑側㑹昌四年五月十五日按唐史稱元𥙿少逸相代兄弟迭䖏禁中又曰㑹昌中少逸為給事中然則此正兄弟相代時也而史不書少逸封爵且又不言二人為士亷後唐世重氏族豈其譜逸耶二人
  立朝亦非沒沒者非此㡬令申公不得有其孫矣石墨鐫華光禄大夫豆盧寛碑
  唐贈并州都督豆盧寛碑門下侍郎李義府撰正
  書不著名氏寛字恕位至光禄大夫封茂國公贈并州都督諡曰定碑以永徽中立在昭陵集古録目
  李義府撰正書無姓名永徽元年六月金石録
  寛欽望祖也髙祖改其姓為盧氏永徽中復姓豆盧氏有子懐譲尚萬春公主又有子仁業即欽望父也史不為立傳但附見欽望傳中碑已殘泐僅數十字無從考其始末幸碑額亡恙知為寛碑正書精健有法而無名氏撰者據金石録為李義府石墨鐫華
  尚書張後𦙍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顯慶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李義甫撰正書無姓名顯慶三年三月立在昭陵復齋碑録碑額題故禮部尚書碑已殘其可讀者有云故金紫光禄大夫張𦙍有云二十三年除散騎常侍出陪鸞輅有第四子巽第六子小師並早亡第五子律師泗州司馬云 云攷唐書儒學傳有張後𦙍即其人而碑云張𦙍豈字後𦙍耶舊史無字而新唐書曰字嗣宗然則後字衍耶碑書撰俱無姓氏書法精健是得河南之支流而開平原之門户者石墨鐫華
  汾隂公薛収碑
  于志寜撰正書無姓名永徽六年八月金石録
  唐于志寜撰撰書人不見名氏收位至天䇿府記室太常卿定州刺史諡曰獻碑多漫滅志寜官爵收字及鄉里𦵏之年月皆不可見集古録目
  右唐薛收碑文字殘缺其可讀䖏以唐史校之無甚異同惟收之卒諡曰懿而史不書耳又收之子元超據唐書及此碑皆云名元超而楊烱盈川集載烱所為元超行状乃云名振字元超盖唐初人多以字為名耳金石録
  此碑殘缺存者數十字耳碑額題太常卿汾隂獻公據史永徽間贈太常卿而不書諡見史之佚者多也碑書法亦類王知敬趙模而無名氏撰者據金石録為于志寧石墨鐫華
  唐贈司空魏鄭公碑
  太宗御製并行書貞觀十七年正月金石録
  唐太宗御製并書徴字𤣥成鉅鹿曲陽人位至太子太師贈司空諡曰文貞碑以貞觀十七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唐太子少師崔敦禮碑
  中書令崔安禮碑于志寧撰正書無姓名顯慶元年十月金石録目
  唐尚書左僕射于志寧撰太常少卿于立政書敦禮博陵人位至太子少師侍中中書令固安縣公諡曰昭據唐書敦禮字安上而此碑云君諱安上字敦禮又曰本名元禮武徳二年勅改為敦禮前後自相乖誤當以敦禮為正碑以顯慶元年十月立集古録目右唐崔敦禮碑按新唐史列傳云敦禮字安上而宰相世系表則云名安上字敦禮今此碑所書與表合然舊史及碑皆言敦禮本名元禮髙祖為改名焉其孫競墓誌亦云名敦禮盖疑其以字行耳又世系表其末載崔氏為宰相者二十餘人而獨不著敦禮乃其闕漏也金石録
  此碑久仆少傳于世余起而搨之有千餘字于志寜撰文名氏尚存據金石録無書者姓氏而書法方整圎健與王知敬書李衛公碑如出一手或當是知敬書金石畧以為于立政書末知是否崔公先名元禮髙祖改敦禮字安上金石録目曰崔安禮誤石墨鐫華
  唐贈司徒李靖碑
  唐侍中許敬宗撰直𢎞文館王知敬書靖字藥師隴西成紀人官至右僕射衛國公贈司徒諡曰景武碑以顯慶三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唐衛國公李靖碑顯慶三年許敬宗撰唐初承陳隋文章衰敝之時作者務以浮巧為工故多失其事實不若史傳為詳惟其官封頗備史云為撫慰使而碑云安撫使其義無異而後世命官多襲古號盖靖時未嘗有撫慰使也由是言之不可不正又靖為刑部尚書時以本官行太子左衛率其封衛國公也授濮州刺史盖太宗以功臣為世襲刺史後雖不行皆史宜書其餘畧之可也故聊志之集古録
  右唐李靖碑集古録云靖之封衛國公也授濮州刺史盖太宗以功臣為世襲刺史後雖不行史冝書而不書者闕也余按新史長孫無忌傳載無忌以下授世襲刺史者凢十四人姓名具存盖其事已見于他傳則于本傳似不必重載也金石録
  唐李衛公靖碑碑下半磨泐上半完好考金石録為許敬宗撰王知敬書知敬書在當時固自知名評者謂與房𤣥齡殷仲容伯仲余觀此碑遒美直是歐陽率更虞永興之匹敵也歐陽永叔謂碑云為安撫使史云為撫慰使碑靖為刑部尚書時行太子左衛率封衛國公時授濮州刺史酧其爵邑子孫承嗣後雖
  不行皆史宜書余考前二事誠如歐公但舊唐書傳有改封衛國公授濮州刺史仍令代襲例竟不行等語宋祁修新唐書削之但曰改衛國公耳歐公正與宋公同事何得云宜書不書也且舊史云本名藥師碑與新史皆作字藥師公又有弟名客師豈先名藥師后改曰靖而以藥師為字耶石墨鐫華
  唐贈司徒尉遲恭碑
  唐中書舎人許敬宗撰不著書人名氏恭字敬徳河南洛陽人官至開府儀同三司鄂國公贈司徒并州都督諡曰忠武碑以顯慶四年三月立集古録目
  正書無姓名許敬宗撰顯慶四年三月金石録
  蘭陵長公主碑
  李義府撰正書無姓名顯慶四年十月金石録
  唐吏部尚書兼知中書門下事李義府撰慶州刺史駙馬都尉竇懐哲書公主名淑字麗真太宗之第十九女碑以顯慶四年十月立集古録
  右唐蘭陵長公主碑李義府撰據唐書列傳公主太宗第十二女而碑云第十九女盖傳誤也金石録蘭陵公主太宗第十九女名淑字麗貞駙馬都尉慶州諸軍事使持節慶州刺史扶風竇懐悊太穆皇后孫銀青光禄大夫上柱國竇徳素子也史書竇氏二十餘人無徳素名而公主傳但言悊為太穆皇后族子而已此碑亦可以備史之闕撰者據金石録為李義甫無書者名姓而方整勁㧞亦歐虞之流亞也石墨鐫華
  唐右驍衛大将軍阿史那忠碑集古録作薛忠碑
  不著書撰人姓名忠字義節京兆萬年人唐上元中位至右衛大将軍贈鎮軍大将軍諡曰貞碑以上元二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上元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唐阿史那忠碑唐書列傳云忠尚宗室女定㐮縣主始詔姓弥著史今此碑當時所立題云阿史那府君之碑而元和姓纂亦云阿史那氏開元中改為史疑傳誤也唐太宗親撥隋亂即位未㡬遂致太平其好賢樂善盖出天性故一代豪傑皆樂為之用如忠之徒出扵降虜亦皆立勲本朝著名後代雖云太宗天姿英睿絶人甚逺至於輸忠盡節衆賢之助亦多矣嗚呼盛哉金石録
  碑偶缺其姓㳺師雄作昭陵圗乃以為薛國忠而歐陽公亦以為薛國忠也今以碑傳參考碑云出光四禁入掌六師屬東户之昌辰䖏北軍之重任一居軒禁四十八年而傳云阿史那忠字義節蘓尼失之子也以功擢左屯衛将軍尚宗室女定㐮縣主始詔姓  封薛國公寳刻叢編
  碑泐其存者稍倍于豆盧寛碑亦以額識之而書法更勁㧞在永興河南間惜撰書者俱無名氏可攷耳石墨鐫華
  唐中書令馬周碑
  殷仲容八分書許敬宗撰上元元年十二月金石録此碑在大道傍周墓前殘缺為甚存者僅四百餘字非篆額字存㡬不知為馬周碑今摩碑者多不摩額是一恨也㩀金石録許敬宗撰殷仲容書仲容名書此碑分𨽻有法雖存者少亦足以觀矣石墨鐫華
  唐贈太常卿禇亮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髙宗時立年月殘缺
  書撰人名氏皆缺文為𨽻書亮字希眀河南陽翟人仕至散騎常侍𢎞文館學士贈太常卿諡曰康碑以貞觀中立集古録目
  右唐禇亮碑唐書云亮杭州錢塘人而碑云晉南遷家于丹陽按元和姓纂自有錢唐禇氏與亮族系不同唐史盖失之金石録
  亮遂良父也由陳入隋由隋入唐八十八卒碑已殘闕不可詳考分𨽻與馬周碑如出一手疑亦殷仲容書遂良能書非仲容輩恐不得汚其父碑也石墨鐫華
  唐英公李勣碑
  髙宗撰并行書儀鳯二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李勣碑按唐史太宗屬疾出勣為疊州都督髙宗立召授檢校洛州刺史今以碑考之其除洛州乃在太宗朝髙宗即位授開府儀同三司耳又新舊史皆云勣年八十六而碑云年七十六碑髙宗自撰其所書官爵年夀皆可信不疑也金石録
  公陪𦵏昭陵碑文髙宗製并書行草神逸機流後半尤縱横自如良由文皇蔵右軍墨蹟如蘭亭之類極夥故其父子青宫萬機之暇一意模倣以至此也碑首御製御書四字大類禇登善余曽至碑下見碑髙大過房杜諸臣豈以陛下家事之一言而為是以報之耶石墨鐫華
  唐莒公唐儉碑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二十九年二月
  此碑在昭陵東南最逺而地僻故傳者極少余至其下摹一紙真行書輕圎秀勁卓然名家惜無姓字攷舊史官為立碑碑雖殘缺後有夫人河南元氏又有皇唐開元廿年等字或開元時始建碑耶似不可曉石墨鐫華
  唐姜遐斷碑
  遐者謩之孫行本之子史但附兄簡傳云弟柔逺美姿容善敷奏則天時至左鷹揚衛将軍通事舎人内供奉寥寥數語亦不云名遐遐之子即姜皎而撰書遐碑者乃簡之子晞代簡襲行本爵為郕國公者也書全法登善而結小弱碑上段已亡止有下一段棄墓側余摹而録之按㳺景叔刻昭陵圗止有姜確墓確行本名史亦云行本陪𦵏昭陵而俱不及柔逺何也石墨鐫華
  姜晞秦州上邽人謩孫嗣郕國公開元初左散騎常侍見舊唐書
  唐許洛仁碑
  洛仁附見許世緒傳末數語碑載甚詳但半泐不可讀正書極似隋賀若誼碑方整有之而勁㧞則當逺遜顔平原石墨鐫華
  唐左監門将軍王君碑
  碑書勁健可録額題左監門将軍王君而多泐其存者有云武徳九年授内侍有云貞觀四年遷右監門将軍進爵為公有云尋加正議大夫内侍如故有云吐谷渾據龍沙有云又出使吐蕃有云二十二年遷使持節云其人盖宦官而曽與李衛公同征吐谷渾者也碑缺其名而史亦不書當是唐初尚無觀軍容使之權耳石墨鐫華
  唐将軍張阿難碑
  碑書大似李衛公碑殘泐特甚中有云内侍汶江縣開國侯張阿難又有云銀青光禄大夫内侍汶江縣開國侯張又有云勇冠三軍掃定河汾等語其人盖宦官而云勇冠三軍得無溢美乎唐初開國宦寺為公侯魚李之禍兆矣石墨鐫華
  唐乙速孤昭祐碑
  苖仲容撰釋行滿書載初元年金石録
  乙速孤神慶碑𢎞文館學士苖仲容撰神慶唐初仕三衛髙宗時為太子右虞𠉀副率以卒乙速孤氏在唐無顯人惟以其姓見扵當時者神慶一人而已元和姓纂但云代人隨魏南徙而已其叙神慶世次又多闕繆而此碑所載頗詳云其先王氏太原人有闕文代祖顯為後魏驃騎大将軍賜姓乙速孤氏遂為京兆醴泉人曽祖貴隋和州刺史和仁郡公祖安隋益州都督父晟唐驃騎将軍乙速孤氏世無可稱而其
  姓出代北莫究其詳惟見於此碑者可以補姓纂之畧以備考求故特録之集古録
  昭祐名仁慶本姓王氏太原人五代祖顯魏驃騎大将軍賜姓乙速孤遂為京兆醴泉人曽祖貴隋和州刺史和仁郡公祖安益州都督父晟唐驃騎将軍代有顯人神慶髙宗時為太子右虞𠉀副率檢校左領
  軍将軍上柱國以卒史不立傳且不復姓王氏不可曉碑苖神客撰釋行滿書書亦勁健有法然不及王知敬趙模諸人石墨鐫華
  唐乙速孤行儼碑
  劉憲撰白義晊八分書開元十三年二月金石録行儼字行儼神慶子也墓相去不十餘步二碑並峙余皆摩之而因以知神慶尚有子行儼仕為右武衛将軍也碑為劉憲撰白義晊分書書亦跳㧞宜居韓蔡之亞攷歐陽公有神慶碑而未見行儼碑且前碑五代祖五字甚眀而公以為闕文或所見偶闕本耳石墨鐫華
  右昭陵諸碑金石文字記載虞公温彦博㐮公段志𤣥國子祭酒孔頴達梁公房𤣥齡芮公豆廬寛尚書張後𦙍衛公李靖蘭陵長公主許洛仁薛公那阿史那忠英公李勣中書令馬周申公髙士亷散騎常侍禇亮右武衛大将軍乙速孤行儼等十五碑潘耒補遺又増崔敦禮姜遐張阿難汾隂公薛收等四碑潘耒曰昭陵陪𦵏者百六十五人今存者僅十九碑記中載其十五惟遺此碑先師所録必目覩其碑與收得拓本者非然則置之盖其慎也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七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三
  唐碑豐碑
  唐中書延安靖公竇威碑
  于志寧撰武徳九年京兆金石録
  唐虞世南碑
  貞觀二年閏二月五日立在會稽縣南二十里訪碑録
  唐杜如晦碑
  虞世南撰八分書无姓名貞觀四年
  右唐杜如晦碑虞世南撰驗其字畫盖歐陽詢書也如晦唐人偉秀者史家立傳不應草草今以碑考之頗多異同傳言如晦大業中嘗以選補滏陽尉棄官去而碑言在隋起家為雍州従事及煬帝幸江都代王使君判留守事盖如晦未嘗為滏陽尉而亦未嘗棄官去也傳言秦王為皇太子授左庶子而碑作右庶子傳言為檢校侍中攝吏部尚書而碑作攝侍中吏部尚書傳云其祖名果而碑所書乃名徽傳云諡曰成而碑所書乃誠也盖此碑乃太宗手詔世南勒文于石其官爵祖父名諱不宜有誤皆可以證史氏之失矣金石録
  徐州都督房彦謙碑
  李百藥撰歐陽詢八分書貞觀五年正月金石録右唐房彦謙碑彦謙𤣥齡父也在隋任司𨽻刺史出為涇陽縣令卒官不大顯而隋書立傳二千餘字者盖脩史時𤣥齡方為宰相故也彦謙自曽祖而下三世皆封壯武侯隋唐史𤣥齡碑所書皆同獨此碑作莊武未知孰是碑李百藥撰歐陽詢八分書在今齊州章邱縣界中世頗罕傳金石録
  房彦謙碑隂
  右唐房彦謙碑隂具載彦謙歸塟恩禮儀物之盛太宗遇𤣥齡可謂厚矣盖厚其禮所以望其報也太宗可謂善任人矣金石録
  大理卿郎頴碑
  李伯藥撰宋才正書貞觀五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郎頴碑李伯藥撰宋才書字畫甚偉頴父名基字世業而李伯藥書頴世次但云父世業又書頴兄茂碑亦然考其碑文有皇基締搆之言則基字當時公私無所諱避而於書世次字而不名不詳其義也是以君子貴乎博學集古録
  唐中書侍郎李百藥撰前驃騎大将軍宋才書頴字楚之歴任隋唐至大理卿柱國恒山公致仕卒諡曰平碑以貞觀五年十月立在府北郎氏墓林中集古録目右唐郎頴碑李百藥撰歐陽公集古録云頴父名基字世業而百藥書頴世次但云父世業又書頴兄茂碑亦然考其碑文有皇基締構之言則基字當時公私無所避諱而百藥書頴父字而不名不詳其義是以君子貴乎博學余按隋及唐初人多以字為名故雖一時名公卿其名字混淆畧不可攷又案頴字楚之其事迹雜見于兆史隋書皆書為楚之而不載其名頴獨唐書郎餘令傳云祖頴字楚之至于傳中敘述行事止稱楚之疑其亦以字行耳金石録
  平公官屬題名
  不著書人名氏平公頴也凡柱國府僚佐故吏長史司馬掾屬㕘軍典籖及恒山公府國官國令大農常侍侍郎國尉典尉舍人城局廟長學官長食官長丞廏牧長丞典府長丞親事百三十餘人在頴碑隂集古録目
  尚書左丞郎茂碑
  李百藥撰張師立正書貞觀五年十一月金石録
  黄君漢碑
  李百藥撰正書无姓名貞觀六年金石録
  唐東宫左庶子李百藥撰不著書人名氏君漢字景雲東都胙縣人羅刹之子唐初官至䕫州都督封虢國公碑以貞觀六年集古録目
  逸民裴高士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貞觀八年正月金石録
  丹州刺史張崇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貞觀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唐丹州刺史碑首尾已殘缺其可見者云公諱崇字平髙按新唐書劉裴傳後載起義功臣事迹有張平高云綏州人従唐公平京城累授左領軍将軍蕭國公貞觀初為丹州刺史坐事以右光祿大夫還第卒今以碑考之其事皆同惟傳以字為名耳金石録
  宕渠令孟畧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十年金石録
  益州長史裴鏡民碑
  李百藥撰殷令名正書貞觀十一年十月金石録右唐裴鏡民碑殷今名書令民與其子仲容皆以能書擅名一時而令名遺跡存者惟此碑耳筆法精妙不減歐虞惜不多見以為恨耳金石録
  姜寳誼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貞觀十二年十月金石録
  唐太子少師竇良碑
  唐于志寧撰王行満書貞觀十二年立在三原京兆金石録
  唐益州長史郭福善碑
  碑首殘缺不見書撰人名氏福善字福善太原晉陽人唐初官至益州都督府長史諡曰慎碑以貞觀十二年集古録目
  河間元王碑
  岑文本撰于立政正書貞觀十四年金石録
  右唐河間元王孝恭碑按新唐書孝恭自宗正卿歴凉州都督晉州刺史貞觀初為禮部尚書以卒今以碑考之自太宗正遷禮部尚書坐事免尋復舊任俄授梁州都督改晉州刺史與司空無忌等同時冊拜觀州刺史世世承襲復授光祿大夫禮部尚書盖孝恭凡三為尚書一免官一拜世襲刺史本傳皆不載而以梁州為凉者亦誤也又唐初功臣皆云圗形凌煙閣而此碑乃作戢武戢武之名不見於他書惟當時石刻數數有之豈凌煙先名戢武而後改之耶金石録
  于立政字匡時京兆高陵人志寧子官太僕少卿虢州刺史見唐書宰相世系表
  李先生碑
  田世榮撰劉君諤正書貞觀十四年七月金石録
  唐贈徐州都督秦瓊碑
  唐許敬宗撰貞觀十三年京兆金石録
  龍門令皇甫忠碑
  貞觀十四年著作佐郎李儼撰忠為泰州龍門令嵗満縣民前左勲衞裴公𨼆等一千三百人申省請留八座報云公等請來遲晩縣令今已替訖好人堪用縣國共須豈一縣士庶獨懷恡惜所請不允忠以唐太宗時為令當時臺省文字如此可愛泰州者義寧元年以河中之汾隂龍門置治汾隂武徳二年徒治龍門太宗十七年州廢今碑後列縣人姓名有録事鄉長鄉老里正縣博士助教佐史等今之縣吏惟録事里正其名在爾集古録
  獨孤使君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十七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獨孤使君碑云君諱某字延夀而其名殘缺不可辨延夀陁子也隋書外戚傳云陀二子延夀延福元和姓纂亦云陁生延夀皆不著其名又姓纂云延夀封新蔡公而碑云封新蔡縣開國男亦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褚遂良書金石畧
  唐歐虞褚薛皆以書名此碑精勁可愛不知出于誰手趙明誠金石録之第五百九十五謂無書撰人姓名今其前乃題于志寧製文又謂君諱某字延夀名殘缺不可辨今熟視之左従言右亦彷彿可尋至于隋唐間多以字行則歐文忠公跋顔勤禮神道碑論之矣友人曾無愧持此相示為題其後益公題跋
  襄州刺史鄒襄公張公瑾碑
  釋法琳撰蘇敬稚正書貞觀十七年七月立襄陽圗經云碑今亡復齊碑録
  秦州都督姜確碑
  于志寧撰釋智辨正書貞觀十九年十月金石録
  相州刺史侯莫陳肅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二十一年金石録
  右唐侯莫陳肅碑肅隋桂州總管穎之子也元和姓纂所載侯莫陳氏云其先後魏别部居庫斛真水周書云代武川人世為渠帥隨魏南遷為侯莫陳氏余嘗得穎及穎之孫涉墓誌皆云本劉姓系出漢楚元王後穎墓誌則以為父崇魏時賜姓涉墓誌則以為崇王父豐後魏時賜姓二説已自不同而肅碑乃云漢中山靖王勝之後勝曾孫邵謀誅王莽不宻避難于代因左言而命氏改姓侯莫陳焉自古史傳所載容有異同穎肅涉三世嵗月相接而碑誌所書自相乖戾如此皆莫知其孰是豈其姓氏本出代北而唐初以族望相髙故妄言出于名胄以欺眩世俗初無所稽據乎不然殆不可考也已金石録
  晉州刺史裴府君碑
  上官儀撰正書姓名殘闕貞觀二十三年金石録
  楚哀王稚詮碑
  唐歐陽詢撰并分書王名稚詮字集𢎞髙祖之子也隋大業末髙祖起兵于太原王在京師見殺髙祖輔政追封楚公諡曰哀武徳初進爵為王碑不著所立之年歐陽公時為給事中集古録目
  工部尚書晉昌郡王碑
  唐于志寧撰歐陽詢書貞觀中立京兆金石録
  隋工部尚書段文振碑
  潘徽撰歐陽詢八分書貞觀中立金石録
  燕府君碑
  李儼撰在霍邑墨池編
  樊知遷碑
  在江原縣浄居寺顔師古文輿地碑目
  什鉢苾碑
  太宗詔岑文本為突利可汗什鉢苾碑文舊唐書突厥傳
  思摩碑
  頡利族人思摩入朝授右武衞将軍従征遼東為流矢所中太宗親為吮血未㡬卒於京師贈兵部尚書詔為立碑於化州舊唐書突厥傳
  刑部尚書彭城襄公劉徳威碑
  唐許敬宗撰李𤣥模書永徽二年立在三原京兆金石録貞觀初為綿州刺史以廉平稱百姓為之立碑舊唐書本傳
  聞喜縣令江彦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二年十月金石録
  唐司空王仁佑碑
  于志寧撰于立政正書永徽二年京兆金石録
  鄧慈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永徽三年正月金石録
  唐贈荆州刺史尹𠅤碑
  蘇詵撰郭謙光分書永徽三年京兆金石録
  唐户部尚書楊纂碑
  令狐徳棻撰郭廣敬書永徽六年京兆金石録
  唐魏州刺史王波利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忠公姓王氏名濤字波利越嶲卭都人仕唐為内給事官至魏州刺史真定縣公碑以永徽中立集古録目
  左驍衞大将軍翟仵碑
  永徽二年立在東京金石 訪碑録云在長垣縣東畧  南二十五里墓側永徽二年
  樂彦瑋碑
  劉禕之撰墨池編
  賈敦頤碑
  棠棣碑在河南縣西修行寺永徽初賈敦頤弟敦實前後為洛州刺史並有𠅤政百姓立二碑於此時人號為棠棣碑太平寰宇記
  贈左僕射楊逹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顯慶元年金石録
  不著書撰人名氏遂寧郡公姓楊氏名達字叔莊𢎞農華隂人隋之宗室煬帝世官至納言封遂寧郡公諡曰懿唐武后其外孫也顯慶元年追贈左僕射仍為立碑集古録目
  楊達觀王雄弟也煬帝時官至納言卒贈吏部尚書唐顯慶中以武后外祖父加贈左僕射官為之立碑以隋書列傳考之時有異同傳云字士達而碑云字叔荘傳云年六十二而碑云年六十五皆當以碑為正又傳云諡恭而碑云諡懿余集録有李嶠所撰武后母墓碑亦云諡為恭與傳合未知孰是也金石録
  紀公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顯慶四年三月金石録
  雲麾将軍燕巒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麟徳元年正月金石録
  乙速孤晟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麟徳元年二月金石録
  後魏郢州刺史劉賔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麟徳二年其孫立金石録
  益州都督程知節碑
  許敬宗撰暢整正書麟徳二年十月金石録
  盧國公程知節碑唐侍中中書令行右相許敬宗撰暢整書知節字義貞濟州東阿人官至鎮軍大将軍贈驃騎大将軍碑以麟徳二年十月立在昭陵集古録目
  越州都督于徳芳碑
  従弟志寧撰蘇季子分書麟徳元年四月建在三原復齊碑録趙𢎞智碑
  于志寧撰殷仲容正書并篆額麟徳二年金石録右唐趙𢎞智碑云𢎞智字處仕而史不載又云自太子舍人為吏部員外郎遷國子博士檢校吏部郎中尋為越王府長史兼檢校吏部侍郎遂轉黄門侍郎舊史亦云累遷而新史直云由太子舍人拜黄門侍郎耳又𢎞智為國子祭酒嘗領東宫賔客而新舊史亦皆不載金石録
  蘭長史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麟徳二年金石録
  舒州刺史楊承仙碑
  張昌齡撰正書無姓名乾封元年金石録
  司元太常伯竇徳𤣥碑
  李儼撰姪節正書乾封元年十月金石録
  右竇徳𤣥碑以唐史本傳考之其事多合惟徳𤣥為御史大夫攝吏部禮部度支三尚書遂遷大司憲史皆不載又其弟徳逺史云封樂安男而碑作樂平皆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于志寕碑
  令狐徳棻撰于立政書乾封元年十一月金石録右唐于志寧碑考唐史列傳其㣲時所厯官史多不書今亦不復録録其尤著者碑云大業十年為清河縣長而傳云為冠氏長碑云自中書侍郎遷兵部侍郎授蒲州刺史不赴後為衞尉卿判太常卿事以本官兼雍州别駕遷禮部尚書而史皆不載史云自侍中拜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頃之兼太子少師遷太傅顯慶四年以老乞骸骨詔解僕射更拜太子太師仍同三品今以碑考之其初拜僕射也未嘗領中書門下三品至罷僕射乃為同中書門下㕘謀朝政皆史家之誤又按百官志唐初宰相有㕘議朝政預朝政㕘知政事其後有同中書門下三品同平章事永淳中遂以平章事入銜而獨無㕘謀朝政之名盖惟見於此耳金石録
  滁州刺史劉君碑
  李儼撰顔有意正書乾封二年二月金石録
  唐襄州都督姜協碑
  唐司列少常伯李安期撰豫王府屬直𢎞文館高正臣書協字夀秦州上邽人官至夏州都督碑以乾封二年集古録目
  郭君碑
  乾封二年今在汾陽北七十里郭社村
  朱彛尊曰碑文有云揮霜刃而斬老生盖従太宗攻霍邑者按唐書宋老生投塹為劉𢎞基所殺而温大雅創業起居注則云老生攀繩上城軍頭盧君諤所部人跳躍及而斬之今讀此乃知揮刃者之為郭君而首二行剥裂其名字門世及撰文者皆闕其知為郭君者藉有碑額存爾金石文字記
  唐王屋縣令崔公碑
  唐歐陽植正書乾封二年京兆金石録
  唐監門将軍段業碑
  唐劉延祐撰孫師範書龍朔元年京兆金石録
  唐司禮少常伯辛良碑
  唐李儼撰蕭權正書龍朔三年嵗次癸亥二月己酉朔立復齋碑録
  曺王府典軍劉公碑
  趙務𤣥撰正書无姓名總章二年二月金石録
  唐呉廣碑
  總章二年呉廣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而字畫精勁可喜廣字黒闥唐初與程知節秦叔寳等俱従太宗征伐後與殺建成有功至高宗時為洪州都督以卒然唐書不見其名字惟會要列陪塟昭陵人有洪州刺史呉黒闥亦不知其名廣也其名字事蹟幸見於後世者以有斯碑也碑字稍磨滅世亦罕見獨余集録得之遂以傳者以其筆畫之工也故余嘗為蔡君謨言書雖學者之餘事而有助於金石之傳者以此也六一題跋
  武師模碑
  崔松客撰正書姓名殘缺總章三年正月金石録
  尉遲寳琳碑
  許敬宗撰王知敬正書咸亨元年正月金石録
  唐侍中中書令行右相許敬宗撰膳部員外郎直𢎞文館王知敬書寳琳字元瑜敬徳之子位至司衞卿碑以咸亨元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淄川公李孝同碑
  撰人姓名殘缺諸葛思𥛄正書咸亨元年五月金石録孝同者淮安靖王神通之子史但附名神通傳末碑亦磨泐可讀者才半中有云太宗為秦公孝同𨽻焉承間啟王曰秦公瞻視非常功業又大雖非儲貳必膺寳厯靖王心然之云云此亦可為先見矣撰文姓氏已不可求書者據趙明誠為諸葛思禛今亦磨蝕但其筆法虬健波拂處大類褚河南可寳也石墨䥴華
  司農寺主簿梁幹碑
  王知隠撰暢整正書咸亨元年京兆金石録
  興昔亡單于阿史那彌射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咸亨四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阿史那彌射碑彌射本西突厥嘗歸朝後伐龜兹為蘇海政所殺舊唐史紀彌射事甚詳多與碑合而新史所書甚畧如髙宗朝冊為崑陵都䕶興昔亡單于皆不載碑云單于諱某字彌射而缺其名不書史但言名彌射豈作碑者為緣飾之乎金石録
  幽州都督盧承慶碑
  八分書无書撰人姓名咸亨四年五月金石録
  戎州刺史董寳亮碑
  李儼撰張遂隆八分書咸亨四年十月金石録
  贈秦州都督韋琨碑
  許敬宗撰虞昶行書咸亨四年京兆金石録
  贈僕射韋陟碑
  李紓撰姪元正書上元元年京兆金石録
  越州長史李基碑
  張大素撰行書无姓名上元二年九月金石録
  尹府君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上元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上柱國任君碑
  正書上元三年十一月今在汾州府南門外二里文侯村任君名恭官至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臨濟縣開國男貞觀十七年二月卒金石文字記
  任丘縣令王君碑
  崔融撰八分書無姓名儀鳯元年金石録
  贈秦州都督竇彦璋碑
  劉禕之撰儀鳳二年京兆金石録
  國子司業于立政碑
  撰人姓名殘缺陳道玉八分書調露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國子司業于可封碑
  弟淑之撰調露三年立諸道石刻録
  狄仁傑寧州碑
  高宗時狄仁傑為寧州刺史撫和戎夏人得歡心郡人勒碑頌徳後為豫州刺史時越王貞稱兵汝南事敗縁坐者六七百人籍没者五千口司刑使逼促行刑仁傑緩其獄宻表奏特敇原之配流豐州豫囚次於寧州父老迎而勞之曰我狄使君活汝輩耶相㩦哭於碑下齋三日而後行豫囚至流所復相與立碑頌狄君之徳舊唐書本傳
  襄州刺史封公碑
  撰人姓名殘缺宋之愻正書垂拱元年十月金石録右唐襄州刺史封公碑宋之愻書字畫頗佳之愻之問弟也兄弟皆小人之愻奴事武三思三思五狗之愻乃其一以此知書特小技茍非其人亦何足貴哉金石録
  麴君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垂拱六年十一月金石録
  卭州刺史狄知愻碑
  書撰人姓名殘缺載和元年正月金石録
  揚州都督趙道興碑
  李至逺撰永昌元年京兆金石録
  贈箕州刺史成公碑
  楊炯撰正書無姓名天授元年二月金石録
  伊州刺史衞府君碑
  彭元覺撰趙楚英書天授二年訪碑録
  冠軍大将軍楊公碑
  蘇味道撰姪楚材正書長夀元年金石録
  龎君碑
  行書无書撰人姓名神功元年十月金石録
  長安主簿龎君碑 與前碑同金石録
  䕶軍王君碑
  行書无書撰人姓名聖厯二年六月金石録
  明堂令于大猷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聖厯三年十一月金石録
  此碑僅存強半書法全出登善峻拔遒健可為傳神而書者名字遂不可求惜哉按大猷志寧之孫立政之子志寧之𤣥孫休烈顯于肅代朝傳云休烈父黙成沛縣令早卒合之正為四世但不知黙成者是大猷子否趙明誠有黙成碑今不可得見矣石墨䥴華
  洛陽縣令鄭敞碑
  薛稷撰并正書久視元年六月金石録
  右唐洛陽令鄭敞碑薛稷撰并正書碑稱敞上世皆為顯官而敞之為令綽有政績惜乎唐史無傳稷撰此碑在武氏久視元年故碑中之字如地作埊天作而人作𤯔臣作𢘗國作圀授作甃正作击日作□年作□之類皆武氏所製故當時臣下用之非天子不考文此亦可見武氏僣竊之罪金薤琳瑯
  丹州刺史蕭宗道碑
  員半千撰蔡有鄰八分書久視元年京兆金石録
  濮州長史蕭府君碑
  員半千撰次子令臣正書大足元年四月金石録
  稷山縣梁君孝義碑
  李秦授文八分書无姓名長安三年正月金石録
  都官郎中孔昌寓碑
  盧蔵撰并八分書長安三年二月金石録
  右周孔昌寓碑載其世系甚詳云宣尼父三十六世孫也十四世祖潜呉侍中生晉豫章太守竺竺生大尚書冲冲生大司農偘偘生秘書監滔滔生江夏太守俟俟生宋尚書左丞幼幼生尚書右丞遙之遙之生中書侍郎畢畢生齊散騎常侍珮珮生梁侍中休源源生陳黄門侍郎宗範宗範生陳散騎常侍伯魚伯魚生隋秘書正字徳紹徳紹生昌寓唐以前士人以族姓為重故雖更千百年歴數十世皆可考究自唐末五代之亂在朝者皆武夫悍卒於是譜牒散失士大夫茫然不知其族系之所自出豈不可惜也哉故余詳録於此使後學論姓氏者有考焉按此碑及梁史皆云休源冲八世孫而元和姓纂獨以為七代孫誤矣金石録
  晉州長史韋公碑
  楊炯撰孫希弼八分書長安三年四月金石録
  上騎都尉相里瑞碑
  正書今在汾陽縣小相里之北太師墓上太師者五代時相里金也二碑並列此碑漫滅特甚其可識者上騎都尉相里府君之碑曰相里瑞字鳯威曰夫人任氏而中有而字知其為武后時立也金石文字記
  祝府君碑
  子欽明撰正書姓名殘缺神龍元年九月金石録右唐祝府君碑府君諱綝欽明父也碑欽明自撰今南京有漢祝睦兩碑其一言君出自重黎祝融苗胄其一言其先高辛余按諸書重黎祝融皆帝髙陽之後帝堯髙辛之子也睦碑既云出于重黎祝融又云出于高辛自相牴牾莫可究考而此碑引世本氏姓篇云祝氏軒轅之後也史記周本紀武王克殷封黄帝之後於祝帝堯之後於薊樂記云封黄帝之後於薊帝堯之後於祝盖以黄堯本下缺一字同出有熊由此史傳相交祝薊互舉㕘考世本惟遷近之然司馬遷史記於族系多采世本不知世本果可盡信否盖君子于學有所不知闕焉可也金石録
  唐贈秦州都督唐宗碑
  岑羲撰族孫従心正書神龍二年金石録
  右唐宗碑云君諱宗字徵仁而唐書宰相世系表云名世宗碑又云祖諱子政而世系表作二政皆當以碑為正宗宰相休璟祖也仕隋為朔方郡丞行郡守事大業末為賊梁師都所殺神龍中贈秦州都督金石録
  懐寧縣令慕容府君碑
  徐堅撰正書無姓名神龍二年二月金石録
  沙州司馬楊榮碑
  元佑儀撰韋同八分書神龍二年三月金石録
  榮孫元表字伯儀撰韋同分書神龍二年三月建在蒲城縣復齋碑録
  衞州司馬楊恪碑
  張柬之撰八分書姓名殘缺神龍二年金石録
  張柬之撰八分書姓名殘缺神龍三年嵗次敦洽三月建在蒲城縣復齋碑録
  工部尚書姚璹碑
  正書書撰人姓名殘缺神龍二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姚璹碑按新唐書璹列傳云為夏官侍郎坐族弟敬節叛貶桂州長史而碑云自兵部侍郎以敬節犯法改授司府少卿檢校定州刺史尋即真轉都督廣循等二十三州諸軍事廣州刺史後替還仍以前累重貶桂州又璹為宰相時嘗為西京留守而史不載璹以妖妄謟䛕事武后其事蹟皆不足取而於官職缺漏不可不記者所以正史官之失也璹㣲時所歴官列傳尤簡畧今皆不復載云金石録
  弟𤥻撰歐陽植正書神龍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景申復齋碑録
  周并州總管宇文舉碑
  盧思道撰楊畧正書神龍二年十月立金石録
  右後周宇文舉碑盧思道撰神龍中其曽孫敞追建以後周書考之官閥事迹多同惟碑云公諱舉字神舉而史但言名神舉而已又史云其曽祖名求男而碑止言名求史云祖名顯和而碑止言名和亦皆不同其卒也史云宣帝以宿憾殺之而碑稱遘疾薨疑作碑者為諱其事當以史為正金石録
  崔仁縦碑
  正書无書撰人姓名神龍二年金石録
  唐匡城令鄭府君碑
  唐校書郎呉光璧撰前國子進士李惟恕書滑州匡城令去思頌徳之碑也諲字叔敬滎陽開封人碑以景龍中立集古録目
  徐有功碑
  徐彦伯撰景龍三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徐有功碑徐彦伯撰以新舊唐史考之其本末皆同惟舊史云長安二年卒年六十二碑云三年卒年六十八新史亦云年六十八與碑合金石録
  太子中舍人楊承源碑
  王獻忠撰集王羲之歐陽詢褚遂良等真行書景龍二年十月金石録
  唐王獻忠撰集王羲之褚遂良歐陽詢等諸家書承源字嗣本𢎞農華隂人仕至太子典饍郎贈太子中舍人碑以景龍三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洛陽尉馬克忠碑
  張説撰盧蔵用八分書景龍二年二月金石録
  贈光州都督蘇瓘碑
  唐嚴識𤣥撰正書景龍四年京兆金石録
  蘇瓌碑
  盧蔵用撰并八分書景雲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蘓許公瓌武功人景雲元年十一月塟于武功碑隸書剥蝕過半存者才十三書法猶有漢魏遺意金石略云盧蔵用書而金石録云蔵用撰并書攷文苑英華蔵用撰序張説撰銘今碑後猶有范陽張説字鄭趙二公未見耶石墨鐫華
  左僕射劉延景碑
  徐彦伯撰張庭珪八分書景雲二年二月金石録右唐劉延景碑延景女為睿宗妃生譲帝者碑云夫人房氏以景雲元年贈沛國夫人二年嵗次丁亥附窆于延景之墓按睿宗以景雲元年六月即位改元嵗次庚戌明年嵗在辛亥而碑作丁亥誤也碑載延景四子溫玉承顔璵琪而元和姓纂以璵為瑗盖姓纂之謬也金石録
  并州刺史崔敬嗣碑
  胡皓撰郭謙光八分書景雲二年九月金石録
  檢校祕書丞兼昭文館學士胡皓撰國子監太學助教郭謙光八分書敬嗣字奉先博陵安平人官至并州大都督府長史碑以景雲二年九月立金石録右唐崔敬嗣碑胡皓撰郭謙光書崔氏為唐名族而敬嗣不顯皓為昭文館學士然亦無聞觀其事實文詞皆不足多采而余録之者以謙光書也其字畫筆法不減韓蔡李史四家而名獨不著此余屢以為歎也集古録
  右唐崔敬嗣碑按唐史崔光逺傳中宗在房州光逺之祖敬嗣為刺史盡誠推奉帝徳之及反正有與敬嗣同姓名者每擬官輙超拜後召見悟非是訪真敬嗣已死乃用其子余集録有光逺祖墓誌其卒在武后朝此碑敬嗣盖中宗時誤遷官者也而碑乃云景龍元年有制追不時至中宗對宰相稱其姓名三令使者趣之及謁見即日拜羽林将軍二説不同豈中宗既召見乃悟其非是歟金石録
  集古録曰崔為唐名族而敬嗣不顯余考之唐有兩崔敬嗣昔中宗放房州吏多肆慢不為禮敬嗣為刺史獨盡誠推奉中宗復位有與敬嗣同姓名者每擬官輙超拜召見悟非是訪真敬嗣死矣即授子注五品官注生光逺嘗持節荆襄徙鳳翔又節度劍南其官職甚顯敬嗣亦以此知名於世昔人偶不考也廣川書跋
  王思泰碑
  李振撰并正書景雲二年金石録
  王美暢碑
  薛稷撰并正書景雲二年金石録
  唐禮部尚書昭文館學士薛稷撰并書美暢字通理太原祁人官至潤州刺史其女為睿宗徳妃景雲中追贈美暢至益州都督碑以景雲二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陶狄碑
  在彭澤縣景雲中馬澤撰輿地碑目
  司農卿盧萬石碑
  李義撰八分書無姓名先天元年十月金石録
  楊乾緒碑
  褚琇撰權瓖八分書先天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富乎王簿褚琇撰正字權瓌八分書乾緒字幼紹雍州富平人官至宣威将軍右鈐衞幽州開福府折衝都尉清邊軍總管致仕碑以先天元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贈廣州大都督成王仁碑
  唐侍郎岑羲撰岐王府㕘軍魏思禮書仁字千里後改以字為名唐太宗之孫呉王恪之子官至益廣二州都督封成王神龍三年與節愍太子同誅武三思敗死先天二年妃慕容氏為立此碑集古録目
  洪州刺史王守真碑
  唐賀遂涉撰崔璹書先天二年京兆金石録
  太僕少卿天水郡王僖碑
  唐蘇晉撰魏思禮正書先天二年京兆金石録
  中書舍人王無兢碑
  右唐王無兢碑無兢事迹附見唐書陳子昻傳後以碑考之傳頗不合傳言自殿中侍御史徙太子舍人神龍初出為蘇州司馬貶廣州讐家矯制榜殺之而碑言為中書舍人卒傳言坐與張易之等交往貶而碑云兩張弄權九有蕩析公出而無愠皆莫知其孰是據碑言無兢無子孫權知萊州刺史姚汭為買石立碑去無兢之歿已逺事迹得于傳聞未足盡信也無兢東萊人墓在掖縣界中云金石録
  姚汭撰行書無姓名無年月金石録
  唐馮本碑
  先天元年閻朝隐撰子敦直八分書金石表
  今在高陵縣西南七里府君廟金石文字記
  唐契苾明碑
  先天元年婁師徳撰殷𤣥祚楷書金石表
  明契苾何力子也婁師徳製文殷𤣥祚書筆法亦瘦勁可觀碑中契苾何力作河力史諡曰烈碑諡曰毅疑史為誤碑中叙明子前曰長男嵸後曰聳二字自相牴牾且明長子嵸襲封凉公而后云孤子息涼國公嵩立又何也明塟於萬嵗通天元年碑立於先天二年仍稱大周革命仍用武后製字都不可曉石墨鐫華今在咸陽縣金石文字記
  
  徐王元禮碑
  咸亨三年崔行功撰趙仙客書元禮唐髙祖子也以碑考傳年夀官閥悉同而碑云使持節徐譙泗三州諸軍事徐州刺史又云贈太尉使持節大都督冀相貝徳滄景魏博等八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傳云為徐州都督又云贈冀州大都督傳既簡畧又都無法而碑之所書亦失也盖刺史非兼州之官都督非一州之號碑云持節徐譙泗三州諸軍而傳獨為徐一州刺史此其失也當如前史持節秦涼州諸軍事秦涼二州刺史乃為得爾其書贈官則如碑之書是矣盖為一州刺史而兼督八州軍事爾都者有所兼總之名也此特小故而余區區辨之者前史失之久矣又國朝自削方鎮之權而節度使都督無復兼州而舊名不除是節度都督自施於己此不可不正其失也集古録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七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八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四
  唐碑豐碑
  贈右僕射王洎碑
  盧藏用撰甘獻誠八分書開元二年二月金石録右唐王洎碑洎王仁皎父也元和姓纂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云名文洎而碑云名洎字文洎云金石錄
  安樂府典軍田孝𦙍碑
  王澂撰正書无姓名開元二年又二月金石録
  嶲州都督姚懿碑
  胡皓撰徐嶠之正書開元三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姚懿碑懿崇父也據碑及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云公諱懿字善意而崇子奕碑與元和姓纂乃云名善意豈非以字行乎懿隋末唐初人仕至嶲州都督開元間崇為宰相立此碑金石録
  唐幽州都督孫公碑金石略作延州刺史贈幽州刺史太常卿孫公碑唐徐彦伯撰開元二年京兆金石録
  唐左僕射太子少保徐國公劉公碑金石略作左僕射太子少保睦杭二州刺史劉公碑
  撰書人缺開元三年京兆金石録
  唐崔慎碑
  紫㣲侍郎蘇頲撰慎孫太常博士瑨八分書慎字行謹博陵安平人官至滄州湖蘇令其子元暐神龍中為中書令封博陵郡王追贈慎幽州刺史碑以開元三年集古錄目
  杭州刺史裴惓碑
  族子子餘撰孫令行書盧曉八分書題額開元三年金石録
  贈吏部尚書襄武公李祕碑
  唐李逈秀撰并書開元三年京兆金石錄
  盧藏用碑
  開元四年立在容州報恩寺輿地碑目
  有道先生葉公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五年三月碑在開封府金石録唐松陽令李邕撰并書國重道術之士字雅鎭南陽葉縣人碑以開元五年三月立集古録目
  開元五年有道先生葉公碑李邕撰并書余集古所録李邕書頗多最後得此碑於蔡君謨君謨善論書為余言邕之所書此為最佳也集古録
  李邕既為撰碑而難於書法善追其魂而書之世號追魂碑其間用字多差誤是時夜艾鐘鳴李公書未畢而覺碑因存而不易續以碑示邕邕笑曰初以為夢今果然耶葉法善傳
  追魂碑紹興十四年大雷碎其石諸道石刻錄
  北海分𨽻固自遒逸雖于漢人不無小遜而與梁昇卿韓擇木輩逐鹿未知死誰手矣又趙明誠録葉氏二碑一為邕行書一為韓擇木八分書此正分書而曰邕不知何故豈后世翻本者未見邕碑而以韓書附會邕名耶書以俟考石墨䥴華
  有道之子慧明孫法善三世為道士明皇時法善見尊寵其祖若父之墓碑邕皆撰而書之可謂濫矣書法秀逸閑雅不見欹側之態蔡君謨謂邕書最佳者良然潘來金石文字記補遺
  光祿少卿姚彛碑
  撰人姓名殘缺徐嶠之正書開元五年四月金石録
  贈歙州刺史葉慧明碑
  韓擇木撰并八分書開元五年七月金石録
  唐松陽令李邕撰國子監太學生韓擇木八分書慧明字道昭南陽人隠居學道𤣥宗時子法善以道術顯為鴻臚卿追贈慧明歙州刺史碑以開元五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開元五年江夏李下闕二字當是李邕撰國子監太學生下缺三字八分書金石文字記
  盧懷慎碑
  蘇頲撰明皇八分書開元五年金石録
  唐禮部尚書蘇頲撰𤣥宗八分懐慎字懐慎范陽人官至黄門監諡曰文成碑以開元八年集古録目右唐盧懐慎碑蘇頲撰其敘懐慎官閥甚畧云公諱徳慎字懐慎而史不載其字又云上因游鄠杜北望京闕巋然有公之别廬抵其宅室甚陋據此所書乃明皇嘗幸其第而史乃云馳使問之非也史又云懐慎屬疾宋璟盧従愿𠉀之臨别執二人手曰上求治切然享國久稍倦于勤将有憸人乗間而進矣盖謂楊李也果如此懐慎可謂先見然獨新史用之舊史不載按懐慎以開元四年卒是時明皇新即位登用賢俊鋭于為治之時也乃曰享國久倦于勤何哉疑初無此事盖唐史喜取小説所載故事多誤謬以此知是非取去秉史筆者豈可不慎金石録
  唐楊𤣥琰碑
  崔沔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六年四月金石録
  魏州刺史魏叔瑜碑
  張説撰子華正書開元六年五月金石録
  荆州大都府長史燕國公張説撰叔瑜次子安州都督華書叔瑜字思瓘鉅鹿下曲陽人太尉鄭文貞公之子官至豫州刺史碑以開元六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太子少傅竇希瑊碑
  李湛然撰魏華正書開元六年十月金石録
  唐著作郎李湛然撰陜王府司馬魏華書希瑊字美玉扶風平陵人位至太子少傅贈司空碑以開元六年六月立集古録目
  太子左庶子韋維碑
  唐汝州刺史崔日用撰國子監丞郭謙光八分書維字文紀京兆杜陵人官至太子右庶子碑以開元六年集古録目
  尹知章碑
  開元六年國子博士尹知章卒門人孫季良等立碑於東都國子監之門外以頌其徳舊唐書本傳
  于知㣲碑
  姚崇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七年六月金石録
  兖州都督于知㣲碑姚崇撰開元七年六月三日建在三原復齋碑録
  右監門衞将軍安思恭碑
  蘇詵撰陳少平書開元七年京兆金石書
  徐州刺史蘇説碑
  裴耀卿撰劉升八分書開元七年八月金石録
  納職令王行碑
  著作郎楊齋哲撰吏部常選南朝馮令行字缺訛不可辨太原人官至伊州納職令碑以開元七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李思訓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八年六月金石録
  思訓従子福州刺史李邕撰并書思訓字建景官至右武衞大将軍諸道石刻録
  懐州刺史陶大舉碑
  姚崇撰徐嶠之正書開元八年金石録
  遂城令康府君碑
  沈淮南撰徐浩正書開元九年十月金石録
  洛陽尉贈朝散大夫馬允中碑
  開元九年金石略
  相州刺史竇忠仁碑
  國子祭酒徐堅撰八分書不著書人姓氏忠仁字恕扶風平人位至相州刺史碑以開元十年集古録目
  郭知運碑
  蘇頲撰魏華正書開元十年七月金石録
  郭知運碑銘開元十年蘇頲撰其書知運子四人皆有次第曰英傑英竒英協英彦而張説亦為知運撰碑其書知運子與頲正同而史書知運傳書其子二人而無英竒英協英彦但云二子英傑英乂而已英竒等三子在唐不顯史家闕畧尚或有之英乂嘗為西川節度其事甚著史官不應失其世家而二公作銘在知運卒後不逺亦不應闕其子孫莫可究其孰失也姑志之以俟知者集古録
  右唐郭知運碑蘇頲撰知運有兩碑其一張説文唐書知運傳載其子二人曰英傑英乂而蘇張二公所為碑書其子四人曰英傑英竒英協英彦而無英又歐陽公疑焉以謂英竒等三子在唐不顯史家缺漏尚或有之英乂嘗為西川節度使其事甚著而史官不應差其世家而蘇張二公作銘在知運卒後不逺亦不應缺其子孫莫可究其孰失余按代宗實録云英乂知運季子而元載所為英乂墓誌亦云隴右節度使知運公之皇考也然則英乂為知運子無疑又按英乂碑云公以天寳二載筮仕盖知運以開元九年卒明年立碑碑所載諸子皆已有名位英乂時方孩幼且未従仕故碑未載耳余又嘗得徐浩所為英傑碑有云移孝于忠二葉四将齊名當代同氣十人然則知運諸子碑傳缺漏者尚多不獨此三人而已徳宗實録又有郭英幹云英義弟也金石録
  郭知運後碑
  張説撰梁升卿八分書開元十一年五月金石録
  右庶子于府君碑
  姪孺卿撰沙門重潤八分書開元十年七月金石録
  高行先生徐公碑
  姚奕撰序賀知章銘徐嶠之正書開元十一年四月金石録
  歙州刺史郭府君碑
  開元十一年金石畧
  池州刺史馮公碑
  崔尚撰郭謙光八分書開元十一年今在咸陽縣其文曰公諱仁𤣥長樂人馮文王之𦙍也仁下闕一字金石文字記
  漢陽太守趙承碑
  秦府法曺楊景撰開元十二年輿地碑目
  都督隴右羣牧使贈太僕卿韋公碑
  開元十三年金石畧
  贈工部尚書臧懷恪碑
  撫州刺史顔真卿撰并書懐恪字貞節東筦人官至右武衞大将軍贈工部尚書碑以開元十二年立在三原集古録目
  興州司馬王公碑
  郭子晉撰趙崇徳行書開元十三年十月金石録
  衞尉正卿泉君碑
  長子隠奉撰敘仲子伯逸正書蘇晉撰銘彭泉正書開元十五年三月金石録
  右唐泉君碑泉君者高麗盖蘇文之孫泉男生之子也高宗時與男生同歸朝仕為衞尉卿按唐書及元和姓纂皆云名獻誠今此碑乃云諱實以字行於代而闕其字不書姓纂云獻誠生𤣥隠而碑但云名隠而已獻誠出于東國事跡無足考究録之以見史傳所載名字異同耳金石録
  左驍衞大将軍趙元禮碑
  潘肅撰陸堅八分書開元十五年又九月金石録右唐趙元禮碑潘肅撰元禮趙麗妃之父本山東倡也明皇在潞麗妃以倡得幸後生太子瑛開元初元禮父子皆超遷至顯官其卒贈越州都督諡曰忠詔為立碑稱述甚盛夫爵祿天子公器所以待有徳與有功者雖人主不得而私焉明皇眤于内寵擢用匪人至為賜諡立碑尊寵如此使天下之士亦何所勸乎論者徒知明皇自天寳以後綱紀廢弛卒致播遷之禍不知其衽席無别履霜不戒所従來久矣金石録
  岷州刺史王君碑
  李邕撰梁昇卿八分書元行冲題額開元十五年訪碑録
  贈䕫州都督王方翼碑
  張説撰陸堅八分書開元十六年十月金石録
  元行冲篆額訪碑録餘同上
  右唐王方翼碑張説撰其事與唐書列傳皆合以校余家所藏燕公集本不同者二十餘字皆當以碑為是也金石録
  張嘉貞碑
  王邱撰陸堅八分書開元十七年十一月金石録
  張嘉貞後碑
  李邕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六年四月 碑隂蔡有鄰八分書金石録
  張嘉正碑蔡有鄰八分書按李絳論事集  言吐突承瓘於安國寺為憲宗立紀聖徳碑乃先立碑建樓然後請學士撰文絳疏論以為不可憲宗遽命以牛百頭拽碑倒盖未撰文而先立碑建樓此碑有鄰云立書亦應先立石矣今人立碑須鐫刻成文然後建立盖今昔所為不同各従其便爾集古録
  萊州刺史于府君碑
  撰人姓名缺沙門重潤分書開元十七年七月復齋碑録
  凉州都督王君奐碑
  唐張説撰𤣥宗分書開元十七年京兆金石録
  左監門衞将軍趙元亨碑
  唐張説撰崔庭玉書開元十七年京兆金石録
  游擊将軍薛侯碑
  趙含章撰并行書開元十八年三月金石録
  蕭灌碑
  張説撰梁升卿八分書開元十八年五月金石録尚書左相張説撰梁昇卿八分書明皇八分題額府君名灌字𤣥茂南梁蕭詧之後仕至渝州刺史子嵩為尚書令贈府君吏部尚書碑以開元十八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蕭灌碑張説撰云灌為内直監以外艱去職當免喪不就祥縞不撤几筵者久之夫禮為可傳也為可繼也子路有姊之喪可以除之矣而弗除也孔子曰何弗除也子路曰吾寡兄弟而弗忍也孔子曰先王制禮行道之人皆弗忍也子路聞之遂除之灌父喪當除其母無恙而過時不釋服不撤几筵豈禮也哉金石録
  冠軍大将軍臧懐亮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十八年十月金石録
  唐懐州刺史李邕撰并書懷亮字明時東莞莒人官至左羽林大将軍碑以開元十九年立在三原集古録目右唐臧懷亮碑李邕撰并書臧氏世墓在耀州三原有數碑余盡得之元和姓纂云懷亮生希譲為渭北節度使此碑具載懷亮諸子無名希讓者以余家所有顔魯公書懐恪碑考之希譲盖懐恪子云金石録
  贈太尉裴行儉碑
  右丞相張説撰裴瓘書行儉字約河東聞喜人官至禮部尚書金牙道大總管諡曰憲開元中追贈至太尉碑以開元十八年立在聞喜集古録目
  廣州都督馮君衡碑
  尚書左丞相張説撰中書令鍾紹京書君衡長樂人子力士為冠軍大将軍贈君衡廣州都督碑以開元十八年集古録目
  楊歴碑
  李邕撰序鍾紹京撰銘并行書開元十九年五月金石録
  唐贈虢州刺史楊歴碑陳州刺史李邕撰序歴義男前侍中書令鍾紹京撰銘并書歴字晊本姓蘇氏其子思朂為宦官姓楊氏因亦改歴姓開元中思朂為輔國大将軍贈歴虢州刺史碑以開元十九年立其後具載義姪高力士及義男王守麟等官爵集古録目右唐揚歴碑題云義男光祿大夫前中書令上柱國越國公太子右諭徳潁川鍾紹京撰銘并書歴中官楊思朂父也紹京出于胥吏無他才能特以夤緣附會致位宰相固無足道者然屈于閹豎至以父事之而又著之金石畧無愧恥亦甚矣書之可以為後來之戒而新舊史皆闕焉故余詳録之于此者有以見小人茍可以得利無不為也金石録
  亳州刺史李行正碑
  崔圎月撰魏包八分書開元十九年九月金石録
  愛州刺史徐元貴碑
  鍾紹京撰并行書開元二十年五月金石録
  歙州刺史郭茂貞碑
  賀知章撰八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年十月金石録
  職方郎中韋知人碑
  梁陟撰馬拯正書族子若訥篆額開元二十年京兆金石録
  唐誠節公馮昭泰碑
  唐棣王洽撰中書舍人内供奉梁昇卿八分書昭泰字遇聖仕至括州刺史諡曰誠後以其子紹烈贈為工部尚書此其寢廟碑也𤣥宗親為題額加諡誠節碑以開元二十一年集古録目
  唐請立馮公碑表
  昭泰子紹正等請立廟碑表梁升卿八分書并墨詔同刻散騎常侍陸堅題額集古録目
  墨詔答馮紹正表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涇州刺史牛意碑
  張九齡撰八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二年金石録
  贈太子詹事王同晊碑
  孫逖撰史惟則八分開元二十三年正月金石録
  同州刺史解琬碑
  蘇頲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三年五月金石録
  右監門衞上将軍黎景仁碑
  張九齡撰崔庭玉書開元二十二年京兆金石録右唐解琬碑琬武后中睿朝為将有功新舊史皆有傳所書事跡終始與碑多合惟碑與舊史皆云琬以開元六年卒而新史以為卒于五年者誤也金石録
  沁州刺史馮仁碑
  崔尚撰郭謙光書開元二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贈兖州都督裴守貞碑
  崔沔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二月
  右唐裴守真碑云守真曽祖景周富平令祖正長平郡贊治考眘鄭令新唐史宰相世系表亦云景生正隋散騎常侍正生眘字歸厚為酇令而元和姓纂乃云正生歸厚歸厚生眘者誤矣惟守貞及其子耀卿碑皆云正為長平郡賛治而世系表言為散騎常侍又云眘字歸厚不知何所據也金石録
  光祿少卿鄭魯碑
  梁昇卿撰并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五月金石録
  贈太師裴光庭碑詳見御書類
  元氏令龎履温碑
  邵混之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二月今在元氏縣西寺内金石文字記
  太僕少卿杜元道碑
  韋述撰子昆吾書裴耀卿題諱殷承業書額開元二十四年京兆金石録
  許王素節碑
  李邕撰孫隋國公隨行書開元二十六年四月金石録
  右武衞大将軍趙侍賔碑
  梁涉撰呉承嗣行書開元二十六年京兆金石録
  荆州都督府長史孫公碑
  張嘉貞撰子庭諷書開元二十六年訪碑録
  内常侍趙泰宗碑
  男尚客撰胡秀八分書開元二十八年二月金石録
  幽州刺史元懐景碑
  皇甫彬撰正書開元二十八年二月金石録
  太子賔客龎承宗碑
  蘇頲撰梁昇卿八分書開元二十八年八月金石録
  吏部尚書楊仲昌碑
  席豫撰鄔繇篆書開元二十八年金石録
  楊仲昌後碑
  韓擇木八分書大歴七年七月附建金石録
  唐檢校禮部尚書席豫撰太子少保致仕韓擇木八分書仲昌字 開元中官至吏部郎中碑以大歴六年追立在鄉集古録目
  右唐楊仲昌碑席豫撰鄔繇篆仲昌有兩碑其一韓擇木八分書刻于此碑之隂文皆同仲昌元琰子也唐書元琰列傳與崔沔所撰元琰碑皆云漢太尉震十八代孫此碑乃以仲昌為二十代唐世士人譜牒猶班班可考今元琰仲昌父子碑刻不應差其世次不同如此莫可曉也金石録
  唐屯留令邢義碑
  右唐邢義碑邢義和璞父也元和姓纂云和璞父名思孝為漢州都督而碑乃云公諱義字思義仕為屯留令又姓纂云後魏光祿卿邢虬虬生臧臧生𤣥助𤣥助生思孝思孝生和璞而碑乃云𤣥助之祖名子良皆當以碑為據金石録
  右威衞将軍高廣濟碑
  梁涉撰序高力士撰銘并行書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邠州刺史韋鈞碑
  韓休撰杜昆吾分書并篆額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右驍衞大将軍范安及碑
  韋述撰呉承嗣書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左散騎常侍尹愔碑
  呉鞏撰韓擇木八分書開元二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裴大智碑
  李邕撰蕭誠行書開元二十九年十一月金石録滑州刺史李邕撰司勛員外郎蕭誠書大智河東人官至淄川縣令碑以開元二十九年十一月立在濟源集古録目
  開元二十九年裴大智碑李邕撰蕭誠書誠以書知名當時今碑刻傳於世者頗少余集錄所得纔數本爾以余之愽采而得者止此故知其不多也然字畫筆法多不同疑模刻之有工拙惟此碑及獨孤冊碑字體同而最佳冊碑在襄陽而不完可惜也二碑皆李邕撰而誠書焉集古録
  屯衞将軍東都留守盧府君碑
  開元中立金石録
  贈司農卿李元紘碑
  韓休撰陸去泰分書開元中立京兆金石録
  武衞将軍栁泰碑
  開元中郭訥撰右武衞将軍栁泰碑云碑篆盡假於余柔翰徒施實慙於墨妙貞石既刻有愧於色絲文苑英華
  雲麾将軍李秀碑
  李邕撰并行書天寳元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李秀碑李邕撰并書碑在幽州按明皇以天寳三年改年為載今此碑元年正月立而稱元載何哉金石録
  李北海雲麾将軍碑永樂丙申用之在北京以寄余者此碑出良鄉縣北海所書有兩雲麾将軍碑其一在陜西陜西者李思訓良鄉李秀也陜西者書法差勝然余蓄北海書獨此及岳𪋤寺碑其紙墨又此碑差勝也東里續集
  李北海書雲麾将軍碑為第一其融液屈衍紆徐妍溢一法蘭亭但放筆差増其豪豐體使益其媚如盧詢下朝風度閑雅縈轡回策儘有藴藉三郎顧之不覺歎美雲麾碑刻在長安良鄉縣有拓本逺不如也今長安碑已亡惜哉楊升庵集
  古墨齋記云良鄉縣學有雲麾将軍碑盖唐北海刺史李公邕所書也雲麾将軍名秀幽州人事蹟具載碑中天寳三載正月建公書雲麾将軍碑二其一為左武尉李思訓其一此碑也舊置官廨不知何時為校官裂為柱礎墨本遂不見於世好古者深惋惜之近復修學舍更以新砥置而不用推之瓦礫中過者不睨也友人邵生正魁董生鳳元往經其地蹤跡之則古礎存焉規如鐵鑑字尚未泐也以語宛平李侯于美侯喟然興歎寓書縣令輦致都下将為亭以覆之視寝室之右有别館可庋亟塗塈之納礎其中屬藩參王子世懋署之曰古墨齋志存舊也按公仕武后朝為郎官辨魏元忠事以直節自見終其身不變盖社稷之臣也當時不能用而媢嫉者忌之以死可以知唐室之不競矣獨其書法之妙出入二王而竒偉倜儻類其為人杜工部所謂碑版照四裔李集賢以為書家仙手其流品可知己是雖摧剥之餘見之猶令人起敬況其解衣盤礴時邪良鄉京師衢術之交為吏者疲於奔命宜其不知䕶惜彼豎儒従而斧之庸妄紛如亦何誅焉侯以雋雅善文章浩穣繁劇戴星出入乃能庇覆於散落之餘使先賢妙蹟頓還舊觀不唯好竒多愛而興廢補敝亦可以槩其為政矣且宛平赤縣也宜有金石志其興作之嵗月周視廨宇迄無傳焉侯始亭而碑之俾采風者得以故事列於紀載文獻将有徴焉非侯之功邪亭成侯歌以落之和者自博士歐子大任而下凡若干人民表従鉛槧之後因記其事甘棠之愛庶㡬勿翦焉侯名廕南陽人萬厯六年嵗次戊寅夏六月嶺南黎民表撰并書承徳郎知宛平縣事南陽李䕃建沈榜宛署雜記李北海翩翩自肆乍見不使人敬而久乃愛之如蔣子文佻佻好酒骨青竟為神也呉興習之加媚似猶未得其遒此雲麾将軍碑尤著者将軍名思訓畫品在神妙間碑辭絶不之及豈古人以藝為諱耶弇州山人集
  北海書逸而遒米元章謂其屈強生疎似為未當此碑是其得意者雖剥蝕過半而存者其鋩鎩凜然碑在蒲城楊用修謂已㫁正徳中劉逺夫御史以鐵束之又謂已亡朱秉器又謂良鄉亦有此碑蒲城者為趙文敏臨書今蒲城碑尚在未斷無有鐵束事且蒲城李思訓塟處北海真蹟的非文敏所能良鄉本肥媚文敏書無疑楊米二公未嘗至蒲城而朱公尤為瞽斷石墨鐫華
  此碑文多不全獨此刻前後讀之皆有倫次當是石未泐時拓本殊可寳蔵歐陽金石録每有不以書家見收者況北海為書中仙乎畫禪隨筆
  孫承澤春明夢餘録曰李秀字𤣥秀范陽人以功拜雲麾将軍左豹韜衞翊府中郎将封遼西郡開國公開元四年卒塟范陽之福祿鄉此碑為靈昌郡太守李邕文并書逸人太原郭卓然模勒并題額李北海有兩雲麾碑一為李思訓碑在蒲城一為此碑其官同其姓同也趙子函秦人未見此碑其著石墨鐫華乃以為一碑又以此碑為趙子昻所臨誤矣碑不知何時入都城萬歴初宛平令李䕃署中掘地得六礎洗視乃此碑存者百八十餘字碑首存唐故雲三字因築室砌之壁間名曰古墨齋後移少京兆署中止二礎其四礎相傳萬歴末王京兆惟儉攜之大梁金石文字記
  鄂州刺史盧府君碑
  李邕撰并行書天寳元年二月金石録
  興州司馬王府君碑
  郭子晉撰趙崇徳行書天寳元年二月金石録
  監察御史李希倩碑
  李邕撰梁昇卿八分書徐浩篆額天寳二年四月金石録
  靈州都督李琳碑
  撰人姓名殘缺杜温元八分書天寳三年金石録
  資州刺史韋光碑
  趙良器撰族子若訥八分書天寳三年七月金石録
  駙馬都尉豆盧建碑
  張垍撰韓擇木八分書天寳三年八月金石録
  衞尉卿駙馬都尉張垍撰諸王侍書榮王府司馬韓擇木八分書并額建字立言河南人尚𤣥宗女建平公主位至太僕卿駙馬都尉碑以天寳三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右唐豆盧建碑云建其先慕容氏前燕枝族也九世祖萇在魏賜姓豆盧氏封北地王按元和姓纂云慕容運孫北地王精之後魏道武賜姓豆盧氏精生醜醜曽孫萇生寜而北史寧傳云寧曽祖勝以燕皇始初歸後魏授長樂郡守賜姓焉唐距北朝未逺氏族書完備士大夫人人能知其得姓之自今碑與北史姓纂所載不同如此皆莫可攷
  郇國公碑
  季子適之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寳四年九月金石録
  梓潼太守竇履温碑
  李之芳撰天寳四年京兆金石録
  北齊范陽令宋君碑
  郭慎㣲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寳四年九月金石録
  陳留太守徐暉碑
  李邕撰徐浩行書天寳五年八月金石録
  尋陽郡司馬程𤣥封碑
  邢韶撰徐浩行書天寳六年七月碑在西京上東門外三里道北積閏村金石録
  顔惟貞碑
  陸據撰蔡有鄰八分書天寳六年十月金石録
  北海太守竇誡盈碑
  徐浩撰并八分書題額李過正書天寳七年正月金石録
  贈太尉呉令珪碑
  裴士淹撰張少悌正書大歴六年立在香爐銘後京兆金石録
  贈東平太守章仇𤣥素碑
  韋述撰蔡有鄰八分書天寳七年立諸道石刻録
  竇居士神道碑
  天寳六載李邕撰段清雲行書金石文字記
  唐淮陽司馬贈東太守章仇𤣥素碑為翰林學士内供奉蔡有鄰書取法以時趣不能甚古而於嚴勁中㣲有情似勝韓擇木𤣥素者劍南節度使兼瓊父以子貴恩封其文骫瑣紀詔辭門閥而已兼瓊利臣齷齪李楊二右相門不足道第天寳七載之碑見於金石録者凡八而有鄰書獨有名而獨見遺所不可曉弇州續藁
  太子司議郎王允碑
  李華撰朱燦八分書天寳七年十月金石録
  陽城郡太守趙公奭碑
  馮用之撰韓擇木八分書衞包篆額天寳八年五月金石録
  郭先生碑
  李廸撰徐浩行書天寳八年七月金石録
  徐嶠之碑
  李邕撰季子浩正書天寳八年十月金石録
  内常侍陳文叔碑
  李邕撰劉泰行書天寳九年十二月金石録
  太原尹韋湊碑
  族子韋述撰韓擇术分書天寳九年京兆金石録
  禮部尚書徐筠碑
  陶翰撰蔡有鄰書天寳九年京兆金石録
  大理評事陶翰撰翰林待詔左衞率府兵曺參軍蔡有鄰八分書徐筠字南美東海人也垂拱中官至禮部尚書碑以天寳九載立集古録目
  新安郡太守張公碑
  韋述撰徐浩正書史惟則篆額天寳十年十月金石録
  戸部尚書章仇兼瓊碑
  檢校倉部郎中馮用之撰左衞率府兵曺參軍集賢殿待制蔡有鄰八分書兼瓊字兼瓊魯郡任城人官至户部尚書殿中監諡曰忠碑以天寳十年立集古録目
  贈太常卿張義方碑
  張謐正書天寳九年京兆金石録
  工部尚書郭虚已碑
  顔真卿撰并書天寳十一年金石録
  河南府㕘軍郭揆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天寳十一年三月金石録
  右驍衞将軍劉仲奨碑
  王卓撰僧智銓書天寳十二年金石録
  贈文部郎中薛悌碑
  蘇預撰徐浩八分書天寳十三年二月金石録
  國子司業蘇預撰武部郎中徐浩八分悌長盧人中宗時為雍州司兵㕘軍坐魏元忠流死袁州天寳中子伯連為咸寧令追贈悌文部郎中集古録目
  資州刺史裴仲将碑
  陸璩撰徐浩八分書并篆額天寳十三年金石録
  贈坊州刺史韋餘慶碑
  徐浩八分書天寳十三載諸道石刻録
  永陽太守姚奕碑
  達奚珣撰徐浩正書并八分題額天寳十四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姚奕碑奕崇子也新唐史云崇諡文獻而此碑及張説所撰崇碑皆云諡文貞盖崇父懿已諡文獻父子罕有同諡者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贈汝南太守郭慎徽碑
  族弟汭撰顧戒奢分書天寳九載立京兆金石録
  代州都督薛仁貴碑
  著作郎𢎞文館學士苖神客撰仁貴𤣥孫領軍衞兵曺參軍伯嶷書薛禮字仁貴河東汾隂人官至明威将軍代州都督碑以天寳二年立在安邑集古録目薛仁貴碑苖神客撰云公諱禮字仁貴河東汾隂人也唐書列傳云仁貴絳州龍門人又不云名禮余家集録薛氏碑尤多據仁貴子楚玉碑亦云父仁貴爾仁貴為唐名将當時甚顯著往往見於他書未嘗有云薛禮者仁貴本田家子奮身行陣其僅知姓名爾其曰名禮字仁貴者疑後世文士或其子孫増為之也列傳又載仁貴降九姓事云軍中為之歌曰将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闗仁貴卒於永淳中碑以天寳中建不載漢闗之歌不應遺畧疑時未有此歌亦為後人所増爾集古録
  
  池州刺史馮公碑
  此當是道士馮道力父名仁字太𤣥道力與劉承祖占𤣥宗當受命潜布欵誠開元中拜道力銀青光祿大夫冀國公而又拜其父朝散大夫使持節池州諸軍事池州刺史也開元十一年五月卒十一月壬申塟咸陽北原建碑今在長陵西碑云意得𤣥珠謀參黄石同心戴舜以為天子盖指𤣥宗受命事也書者為國子監丞郭謙光謙光又嘗書韋維碑見鄭樵金石畧朱長文古碑考則其書亦小有聲者此碑分𨽻自是名家惜剥蝕不可搨余與王咸陽従碑上録之王公刻入金石遺文字多舛謬攷道力與劉承祖同事承祖開元十年坐姜皎事配雷州詔百官不得與卜祝之人往來而道力父尚爾建碑禍不及耶以道力事不顯故參攷而著之石墨鐫華
  右碑在縣東四十里漢長陵西下許野中字八分書剥落過半存者儘有可玩近下半入土中北望平衍莫知墓之所在拂拭苔蘚辨别形似讀之如右郭監丞當時名筆又分書唐太子右庻子韋維碑古碑考載在京兆向未搜得得見是碑亦差慰想並記金石遺文
  贈工部尚書臧懐恪碑
  魯公此書偉勁而骨稍瘦於家廟諸碑皆可重也石墨鐫華
  今在三原縣九陂城臧氏墓上碑文有廣德元年十月字金石文字記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八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九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五
  唐刻豐碑
  五原太守郭英竒碑
  蘇預撰銘顧誡奢八分書韋述撰序乾元二年五月金石録
  慕容承初碑
  泉隠撰田隠頴書顧誡奢篆額至徳二年立京兆金石録
  贈太保郭敬之碑
  侍中苗晉卿撰中書侍郎平章事蕭華書敬之字敬之華州新鄭人仕至夀州刺史以子子儀貴追贈太保碑以肅宗元年建寅月立集古録目
  岷州司馬梁思楚碑
  郭翥撰衞秀集王右軍書上元元年十月金石録秀筆工之善模者也其自謂集書信矣無足多取也書譬君子皆學乎聖人而其所施為未必同也集古録
  工部尚書來曜碑
  張鎬撰序蕭昕撰銘韓擇木八分書肅宗御篆額上元二年正月金石録
  太尉李光弼碑
  顔真卿撰張少悌行書廣徳二年十二月金石録張少悌書此碑在張誼書姜嫄碑之上後五百年有巾男子盛時泰借姚氏法書四十種内有此帙敬為書評歸之𤣥牘記
  張少悌書在當時不大知名而此碑殊勁拔清圎深得右軍行草遺意惜殘缺不完且于李公中興偉畧不得一一證之唐史耳石墨䥴華
  今在富平縣儒學金石文字記
  贈左僕射韋陟碑
  李紓撰姪元正書上元元年京兆金石録
  上柱國任君碑
  正書上元三年十一月今在汾州府南門二里文侯村任君名恭官至金紫光祿大夫上柱國臨濟縣開國男貞觀十七年二月卒金石文字記
  臧希晏碑
  廣徳二年朝議郎守衞尉少卿淮陽縣開國男韓秀弼八分書書法清勁可喜其能不因開元帝之好而變者乎弇州山人藁
  尚書臧懐恪碑
  右唐臧尚書墓碑顔魯公撰并正書尚書墓在陜西之三原縣顔公此刻人間少傳予向以使事道陜得之尚書七子希崇希旭希忱希愔希景希晏希譲皆為顯官而希譲至魯國公顔公文集復有臧氏糾宗碑書七子官爵與此不同金薤琳瑯
  臧懐恪碑顔魯公撰并書懐恪再為王晙蕭嵩兵馬使積官右武衞将軍封上蔡縣侯三贈而至工部尚書則以子希譲貴故也兄懐亮至左羽林大将軍懐恪有子七人咸顯而希譲官至尚書節度使魯國公碑稱兄弟子姓勛賢間出自天寳距於開元乗朱輪而拖珪組者數百人而唐史不為立傳故聊載之書法偉勁不減家廟茅山而石完不泐尤可喜也金石録又載韓擇木書第三子太子賔客希忱碑及希晏碑皆韓秀弼書之希譲胄士也而能為不朽計乃爾誠有過人者矣弇州山人藁
  國子司業顔允南碑
  寳應元年立在使㕔京兆金石録
  碑不見其首尾其字畫與所敘述盖真卿所撰并書其兄允南之碑也集古録目
  右顔氏殘碑以家廟碑攷之是顔允南碑也家廟碑云允南歴殿中膳部司封郎中司業金鄉男此碑云肅宗入中京遷司封尋封金鄉縣男又云遷國子司業此碑云二子熲熲好為五言詩授校書郎早卒家廟碑亦云熲好五言校書而此碑又云與弟允臧同時臺省則為允南可知不宜惟書熲事家廟碑云侍郎蒋冽賞其判此碑云為崔器所賞小不同爾集古録
  余謂顔魯公書如忠臣烈士道徳君子其端嚴尊重人初見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愛也其見於世者亦不必多然雖多而不厭也故雖其殘缺不忍棄之同上
  吏部侍郎鄭英齊碑
  張楚金撰史惟則八分書并篆永泰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贈太子賔客田道生碑
  于益撰摰宗行書并篆額永泰元年京兆金石録
  太子太傅庾光先碑
  徐浩撰史惟則書永泰元年京兆金石録
  鄂州長史游浦碑
  八分書書撰人姓名殘缺永泰二年金石録
  贈潞州都督桑如珪碑
  陳翊撰張少悌正書永泰元年京兆金石録
  贈華州刺史顔顯甫碑
  孫男真卿撰并書永泰二年京兆金石録
  京兆尹鮮于仲通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厯二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鮮于仲通碑顔真卿撰并書仲通以多財結楊國忠薦為劍南節度使討南詔蠻大敗國忠為諱之再薦為京兆尹其始卒無他可稱見於史者惟嘗表請國忠兼領劍南節制及為國忠立碑頌功徳耳魯公為此碑稱述甚盛以此知碑志所載是非褒貶果不可信雖魯公猶爾況他人乎明皇實録稱仲通以漏禁中語貶邵陽司馬而碑言為國忠所忌貶小人之交初以利合終以敗理固然也金石録
  左驍衞将軍郭英傑碑
  徐浩撰張芬正書大厯二年七月金石録
  亳州刺史劉瓌碑
  路蕤撰李著八分書并篆大厯二年十月金石錄
  嚴浚碑
  席豫撰徐浩行書大厯二年立金石録
  右唐嚴浚碑徐浩書題禮部尚書㐮陽縣開國子席某撰而其名殘缺不可辨按天寳中席豫嘗為此官而碑末有云豫平生交好知其為席豫撰也唐書列傳云浚華州華隂人而碑言馮翊臨晉人碑文字剥落所存無㡬惟其首大字十二尚完好筆法竒偉可愛云金石録
  郭英乂碑
  元載撰史惟則八分書大厯三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郭英乂碑元載撰按唐書百官志開元中増集賢待制官至永泰時勲臣罷節制無職事皆待制于集賢門凡十三人今此碑載英乂永泰元年實領此職余觀常述所撰集賢堂記開元天寳間凡𨽻名于集賢者皆一時文學之選盖官以待制為名所以備人主顧問言語侍従之臣也今乃以武夫庸人參于其間可乎代宗之政其紀綱廢弛者多矣豈特此而已哉金石録
  沛縣令于黙成碑
  子休烈撰劉單銘史惟則八分書大厯三年正月金石
  魏少游碑
  徐浩撰并行書大厯三年三月金石録
  贈司空李楷碑
  楊炎撰史惟則八分書并篆額大厯三年立諸道石刻録
  贈太常王仁忠碑
  江夏太守李邕撰都水使者集賢殿學士史惟則八分書仁忠字揖太原祁人位至左千牛衞将軍永泰中以子崟贈太常卿碑以大厯三年立集古録目
  萬年縣令徐昕碑
  韓雲卿撰韓擇木八分書李陽氷篆額大厯四年三月金石録
  右唐徐昕碑韓雲卿撰碑云昕為并州録事㕘軍相國姚元之為法曺笞部人部人誣上反狀天后臨朝方樹刑威詔公先假風憲然後按詰公表直元之則天大怒将貽鼎鑊終能犯顔曉辨正刑而出果如雲卿所書昕可謂賢矣而唐史不載其事因為録之昕者有功従弟其忠厚之性固宜異於他人也金石録
  吏部侍郎王延昌碑
  兵部郎中邵説撰廣州都督徐浩八分書延昌京兆人官至吏部侍郎集賢院待制碑以大厯四年立集古録目
  贈揚州都督段府君碑
  楊炎撰蕭正正書大厯四年十月金石録
  唐張増段行琛碑此碑名不著而書法遒逸豐美極是當家書者為張増増無書名亦可以知唐人能書者多矣非此碑則後世不知有増也按碑行琛者忠烈公秀實父忠烈兄弟四人長祥頴次公次秀成次同頴史傳不著因為拈出碑又不署撰文者姓名豈即張増邪忠烈公汧陽人碑在汧陽完好可搨趙明誠金石録又有一碑云楊炎撰蕭正書與此不同而却無此碑豈段公有二碑邪書之以俟考石墨鐫華唐段行琛碑大厯十四年張増楷書李同系篆額金石表
  左武衞中郎将臧希忱碑
  韓擇木撰并八分書大厯四年金石録
  贈鄆州刺史張大詢碑
  于益撰従姪彦之書大厯四年京兆金石録
  贈大尉辛雲京碑
  元載撰史惟則八分書并篆額大厯四年京兆金石録
  東都留守李憕碑
  中書舍人李紓撰洪州刺史沈傳師書商州防禦隨軍儲彧篆額憕隴西成紀人官至禮部尚書東都留守祿山叛攻東都城陷死之追贈太尉諡曰忠毅碑以大厯四年立集古録目
  左僕射裴冕碑
  元載撰呉通㣲正書大厯五年四月金石録
  贈梁州都督徐秀碑
  顔真卿撰韓擇木八分書李陽氷篆大厯五年四月金石録
  麗正學士殷踐猷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厯五年五月金石録
  大斌令殷攝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厯五年金石録
  特進梁公碑
  王修然撰王軌行書大厯六年四月金石録
  桂州都督程元英碑
  李邕撰張庭珪八分書大厯七年五月金石録
  北海太守李邕撰黄門侍郎張庭珪八分書元英字文繹廣平人仕至桂州都督府長史贈秘書監碑以大厯七年五月立集古録目
  程元英碑隂贈詔并重立碑記男程皓撰程廩正書大厯七年五月十五日立在龍門復齋碑録
  唐相宋璟碑
  撫州刺史顔真卿撰并書璟字子邢州南和人官至尚書右丞相封廣平公諡曰文貞碑以大厯七年九月璟孫儼追建集古録目
  右唐宋璟碑顔真卿撰并書唐書載廣平六子曰升尚渾恕華衡今此碑言公有七子曰復昇尚渾恕延華衡乃八子也魯分所撰廣平碑側記亦曰公之第八子衡謫官沙州盖廣平實有八子唐書闕復延二人而此碑魯公誤書八字為七爾又碑云廣平自吏部侍郎兼攝尚書左丞而史不載後自楚州刺史厯魏兖冀三州兼河北按察使遷幽州都督復為魏州而史但言歴兖冀魏三州刺史河北按察使進幽州都督而已史又載廣平為廣州都督時郡人為璟立遺愛頌璟上疏辭譲有詔許停而碑乃云燕公張説嘗為碑頌今燕公集中實有此文豈已為文而未嘗刻石歟金石録
  𤣥宗時宋璟為廣州都督廣州舊俗皆以竹茅為屋屢有火災璟教人燒瓦改造店肆自是無復延燒之患人皆懐𠅤立頌以紀其政
  宋公神道碑獨完好惟碑側記缺八字碑去官道二里餘世罕知者以故久不顯于世致君因謁墓下始得之且難舊史不載新書闕遺乃刻顔公體大書字畫别刻于石庶久其傳邢惟㐮國舊都丘塜纍然類皆湮滅于無聞獨公之墓高不踰丈豐碑尚存豈特忠義足以垂名于不朽世亦以顔魯公之賢而此碑尤為可貴也墓之東有碑缺二字之祖贈邢州刺史為居民斧而剥之所謂側門是也自衡之後子孫無顯官于唐今有𨽻編户者猶收公誥官置墓田俾耕以守誥為前政取去莫知所在大宋崇寧二年七月一日編脩國朝會要所檢閱文字范致君記金薤琳瑯宋廣平碑側記
  右唐宋廣平碑側記顔魯公撰載廣平任御史時持服於沙河縣屬突厥冦趙定州河朔汹懼邢州刺史黄文軏投艱於公公以父母之邦金革無避及賊至城下公為曉陳禍福其徒有素聞公威名者相率而去之開元末安西都䕶趙含章冒於貨賄多以金帛賂朝廷之士九品以上悉皆有名後節度范陽事覺有司以聞𤣥宗将加黜責公一無所受乃進諌焉𤣥宗納之遂御花蕚樓一切釋放舉朝皆謝公衣冠儼然獨立不拜翌日𤣥宗謂公曰古人以清白遺子孫今卿一人而已公曰含章之賄偶不及臣門非不受也𤣥宗深嘉之又云公第八子衡因謫居沙州參佐戎幕吐蕃入寇陷於賊庭素聞太尉名徳曰唐天子我之舅衡之父舅賢相也其可留乎大歴十一年以三百騎晝夜䕶歸此皆廣平逸事有以見其清徳冠當世威名動夷狄如此而新舊史皆不載故并録之於此俾覽者得詳焉金石録
  右唐宋文貞公碑并碑側記皆顔魯公撰并書文貞墓在沙河縣碑久埋没土中近余友方思道作縣出之重樹於墓以搨本見示金石録謂碑與新史不同者二事又謂碑側記載文貞逸事甚詳而新舊史皆無之予家蔵魯公文集中有此碑因得比較以補石本之缺但其文時有小異如集本云建一言而天下倚平碑一言作一陽集本云曽祖𢎞俊碑作𢎞峻集本云嘗夢大鳥啣書吐公口中公吐之碑作大鳥銜書吐公口中而咽之集本云優游自免碑作鄉里集本云左右震竦碑左右作天后集本云勅使馳救之碑救作赦集本云與執政通同碑作與執政通問集本云𤣥宗将幸西蜀碑作中宗将幸西京集本云公盛氣詰之碑氣作色集本云東宫有大功宗廟社稷主也安得異議碑作春宫有大功主安得異議集本云駕幸洛陽碑作駕逹東都集本云馳道險隘行不得前碑作馳道隘稽車馳騎不得前集本云以臣免之碑臣字下有言字集本云母寵愛子碑作母寵子異集本云勅公按覆碑無勅字集本云置之座右碑之作諸集本云仲冬十九日碑作十有九日集本云喪塟官供碑喪塟作器塟集本云戊寅嵗五月碑無嵗字集本云叨太僕之下烈碑烈作列集本云義形言色碑言作顔集本云既遷鄴城碑遷作還集本云汗洽流漿碑流作如其不同者又如此金薤琳瑯
  廣平郡公宋璟碑并碑側記大厯七年九月顔真卿撰并正書今在沙河縣西北八里墓上金石文字記
  顔杲卿殘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厯九年金石録
  贈太子賔客冀國靖公竇希球碑
  裴耀卿撰姪臯行書大厯七年正月一日立復齋碑録
  太子少傅辛惟謙碑
  邵説撰張少悌書大厯七年京兆金石録
  昭義節度薛嵩神道碑
  禮部郎中程浩撰梁州都督府長史翰林待詔韓秀實八分書薛公名嵩楚玉之子也初為史思明将朝義敗以其地降即拜昭義節度封平陽郡王碑以大𠩵八年立在夏縣集古録目
  左監門衞大将軍劉光朝碑
  李端撰張煥書大厯八年京兆金石録
  贈工部尚書郝玉碑
  吏部侍郎楊炎撰前果州都督府長史翰林待詔韓秀實八分書玉太原厭次人也官至河西隴右副元帥封安邉郡王碑以大厯九年立集古録目
  贈兵部尚書王忠嗣碑
  元載撰王縉行書大厯十年四月金石録
  唐朔方河東河西隴右節度使清源公王忠嗣碑中書侍郎元載撰門下侍郎王縉書載其女夫也所記事與史不甚異其文詞瑣冗無足多者縉於書稱名家與李邕相伯仲評者謂其過薛少保今其結法清婉老勁不在嶽麓雲麾下覽者自當得之弇州山人藁忠嗣殁於天寳初碑立於大厯十年元載撰文王縉書載忠嗣女夫縉王摩詰兄也縉名能書結法老勁真可與李邕伯仲然姿態婉媚啟後世如趙承㫖諸人書者此等碑也石墨鐫華
  王公此碑元載撰文夏卿書丹一時翁壻氷玉照人矣字結體規模北海而肥余曽于盧冏卿書室見之記憶不真固近世稀有也聊存之𤣥牘記
  刑部尚書李光進碑
  户部尚書楊炎撰梁州司馬韓秀實八分書光進字大應光弼之弟官至刑部尚書封武威郡王碑以大厯十年立在富平集古録目
  元和中李光進碑楊炎撰韓秀實書唐有兩李光進其一光顔之兄其一光弼之弟此碑乃光弼弟也唐史書此兩人事多誤新書各為傳以附顔弼遂得其正集古録
  商州刺史歐陽琟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厯十年十月金石録
  琟字 渤海人仕至商州刺史武闗防禦使去官不仕而終碑以大厯十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右歐陽琟碑顔真卿撰并書余自皇祐至和以來頗求歐陽氏之遺文以續家譜之闕既得顔魯公歐陽琟碑又得鄭真義歐陽諶墓銘以與家傳舊譜及陳書元和姓纂諸書參較又問於吕學士夏卿夏卿世稱博學精於史傳因為余考正訛舛而家譜遂為定本然獨琟碑所失者四顔魯公書穆公封山陽郡公吕學士云陳無山陽郡山陽今楚州是也當梁陳時自為南兖州而以連州為陽山郡然則陳書及舊譜皆云穆公封陽山公為是而顔公所失者一也舊譜皆云堅石子質南奔長沙顔公云自景達始南遷其所失者二也歐陽生自前漢以來諸史皆云字和伯而顔公獨云字伯和二字義雖不異然當従衆又顔氏獨異初無所據盖其繆爾其所失者三也元和姓纂及諶銘皆云𦙍約之子而顔公獨以為紇子其所失者四也琟之世次不應舛亂如此盖諶之卒塟在咸亨上元之間去率更未逺義真所誌宜得其實琟卒大歴中唐之士族遭天寳之亂失其譜系者多顔公之失當時所傳如此不足怪也治平元年夏至日書銘闕其末數句不補集古録
  右僕射裴遵慶碑
  楊結撰盧曉八分書并篆額大厯十一年三月金石録右唐裴遵慶碑唐書列傳載遵慶所列官甚簡畧以碑考之其尤著者自吏部郎出為濛陽太守貶符陽令徵拜禮部郎中而史不載肅宗朝拜給事中累遷尚書右丞兵部戸部侍郎再授吏部而史但言為吏部侍郎而已又史云遵慶薨時年九十餘碑云年八十五碑云遵慶字貞孝而史無之皆其闕誤也金石録
  張同敬碑
  程休撰戴千齡書大厯十一年三月金石録
  兖州都督劉好順碑
  梁秉撰元訥正書盧曉八分題額大厯十二年四月金石録
  太保昭武公李抱玉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楊綰奉勅撰刑部尚書顔真卿奉勅書昭武河西武威人本姓安後姓李氏肅宗所賜也初名重璋後名抱玉𤣥宗所改也代宗時終于河西隴右副元帥同平章事凉國公追贈太保諡曰昭武碑以大厯十二年立集古録目
  碑隂祭文韓雲卿撰子自正正書大厯十三年京兆金石録
  右鳳翔澤潞行營副元帥凉國武昭公李抱玉碑楊文貞綰撰顔文忠真卿書見趙明誠金石録余得之乃一舊拓本最精好而中缺兩處㡬二百許字盖成帖後脱落見殘非石泐也楊公衘稱贈司徒當是文成而卒於位其家乞顔公追書之故耳大歴中名臣無如二公者而一撰文一書丹在凉公誠幸也第公起邊将中興名位差肩李郭而能守忠節以顯融終介弟承之又大開方面勲且公一武弁能力辭王爵辭司空辭左僕射以視僕固懷恩輩不天壌哉然則㣲二公公故不朽也非幸也弇州續藁
  巴州刺史鮮于昱碑
  喬琳撰陶千嵗正書大厯十二年七月金石録
  杜濟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厯十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大厯十二年杜濟神道碑顔真卿撰并書藝之至者如庖丁之刀輪扁之斵無不中也顔魯公之書刻於石者多矣而有精有粗雖他人皆莫可及然在其一家自有優劣余意傳模䥴刻之有工拙也而此碑字畫遒勁豈傳刻不失其真者皆若是歟碑已殘缺銓次不能成文第録其字法爾集古録
  六一先生跋杜濟神道碑盖集古録第四百五卷也今吉水貢進士曽三異有此碑而未殘缺其文可讀得非嘉祐以前舊本歟益公題跋
  顔魯公書撰杜濟神道碑沈著端重真可入木八分友人曽三異無疑寳蔵之按六一先生集古跋謂殘缺不能成文今乃粲然可讀得非摹拓有先後耶濟盖魯公友壻故又誌其墓六一先生亦有跋云顔撰而不云書筆法非魯公不能為世頗以為非顔書更俟識者辨之今考魯公文集大抵碑詳而誌畧亦㣲有異同如碑以濟祖仕明堂丞誌則云令碑以濟為𠅤第二子誌作第三又碑與誌並歴渭南宰而文集于碑中乃以為尉皆傳寫之誤當以此碑為正益公題跋
  台州刺史康希銑碑
  顔真卿撰并正書大業十二年金石録
  康希銑碑顔真卿撰并書在離渚官遣匠摹本為村民擊碎諸道石刻録
  王師乾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楊綰撰大理司直張従申書師乾字脩然瑯琊臨沂人官至諌議大夫盧循道三州刺史碑以大厯十三年立在句容集古録目
  大厯十三年王師乾神道碑張従申書余初不甚以為佳但怪唐人多稱之第録此碑以俟識者前嵗在亳社因與秦玠郎中論書玠學書於李西臺建中而西臺之名重於當時余因問玠西臺學何人書云學張従申也問玠識従申書否云未嘗見也因以此碑示之玠大驚曰西臺未能至也以此知世以鑒書為難者誠然也従申所書碑今絶不行於世惟余集録有之者呉季子碑隂記崔圎頌徳碑并此纔三爾集古録
  太子典饍郎鄭君碑
  李翰撰徐珙八分書李陽氷篆大厯十三年十月金石
  兵部郎中張君碑
  撰序人姓名殘缺郗昻撰銘史惟則八分書大厯十三年金石録
  賜司徒扶風郡王馬璘碑
  常衮撰大厯十三年京兆金石録
  張敬因碑
  敬因南陽西鄂人子巨濟為淮西節度使追贈敬因和州刺史此碑埋没已久慶歴初縣民耕出之逺近聞者争往模搨村民厭苦其擾遂擊碎之今在者數段耳人猶模之故其文不完真卿官爵及立碑年月則皆亡矣集古録目
  大厯十四年張敬因碑顔真卿撰并書碑在許州臨潁縣民田中慶歴初有知此碑者稍稍往模之民家患其踐田稼遂擊碎之余在滁陽聞而遣人往求之得其殘缺者為七段矣其文不可次第獨其名氏存焉曰君諱敬因南陽人也乃祖乃父曰澄曰運其字書尤竒甚可惜也集古録
  魯公之碑世所竒重此尤可珍賞也廬陵歐陽修書六一題跋
  䕫州都督府長史顔勤禮碑
  勤禮曽孫魯郡公真卿撰并書勤禮臨沂人顯慶中終于䕫州都督府長史立石年月皆亡集古録目
  右顔勤禮神道碑顔真卿撰并書序顔温二家之盛云思魯大雅在隋俱仕東宫愍楚彦博同直内史省遊秦彦将皆典祕閣按唐書云温大雅字彦𢎞弟彦博字大臨弟大有字彦将兄弟義當一體而名大者字彦名彦者字大不應如此盖唐世諸賢名字可疑者多封徳彛云名倫房𤣥齡云名喬髙士廉云名儉顔師古云名籀而皆云以字行倫喬儉籀在唐無所諱不知何避而行字余於中書見顔氏裔孫有獻其家世所蔵告身三卷以求官者其一思魯除儀同制其一勤禮除詹事府主簿制其一師古加正議大夫制思魯制云内史令臣瑀宣者蕭瑀也侍郎臣封徳彛奉舍人臣彦将行不應内史令書名而侍郎舍人書字又必不稱臣而書字則徳彛彦将皆當為名師古制有尚書左僕射梁國公𤣥齡右僕射申國公士廉又有吏部尚書君集者侯君集也侍郎纂者楊纂也四人並列于後不應二人書名二人書字也則𤣥齡士亷亦皆當為名矣又師古與令狐徳棻同制不應徳棻書名而師古書字則師古亦當為名也然余家集録有申文獻公兆記是高宗時許敬宗撰云公諱儉字士廉敬宗與士廉同時人而為其家作記必不繆誤則士亷又當為字也然告身書字在理豈安今新唐書雖云房𤣥齡字喬顔師古字籀以高儉塋兆記為名則喬籀果為字乎又按元和姓纂封氏蓨人隋通州刺史繡生四子曰徳潤徳輿徳如徳彛又云徳彛更名倫亦不知果是否唐去今未逺事載文字者未甚訛舛殘缺尚可考求而紛亂如此故余嘗謂君子之學有所不知雖聖人猶闕其疑以待來者盖慎之至也集古録
  右唐顔勤禮碑魯公撰并書元祐間有守長安者後圃建亭榭多輦取境内古石刻以為基址此碑㡬毁而存然已磨去其銘文可惜也金石録
  顔黙殘碑
  右唐顔黙殘碑者初頴川人家以其石為馬臺皇祐中王回深父之弟同容見見而識其為魯公書因模本以傳深父為文以記之黙仕晉為汝陽太守故大歴中魯公追建此碑於汝隂焉金石録
  容州都督元結碑
  湖州刺史顔真卿撰并書元結字次山官至容州都督本管經畧使碑以大厯中立在魯山縣集古録目唐自太宗致治之盛㡬乎三代之隆而惟文章不能革五國之𡚁既久而後韓栁之徒出盖習俗難變而文章變體尤難也次山當開元天寳時獨作古文其筆力雄健意氣超拔不減韓之徒也可謂特立之士哉集古録
  右唐元結碑顔魯公撰并書按唐書列傳結後魏常山王遵十五世孫而碑與元氏家録序皆云十二世盖史之誤又碑與元和姓纂皆云結高祖名善禕而家録作善禘未知孰是也金石録
  鳳翔節度孫志直碑
  禮部尚書裴士淹撰太子少保致仕韓擇木八分書孫公名志直字無撓河西姑臧人後家于京兆嘗為鳳翔尹隴右四鎮節度封晉昌王罷以本官奉朝請待制集賢院議軍國事先自營其墓而立此碑無所刻年月集古録目
  唐孫志直碑大厯中立諸道石刻録
  雁門王田承嗣神道碑
  代宗時魏博節度使雁門郡王田承嗣碑營田副使裴抗撰子緒碑節度判官邱綘撰按唐書列傳承嗣十一子維朝華繹綸綰緒繪純紳縉而緒次當第七此二碑皆以緒為第六子而無綰自緒而下有繪純紳經與史不同二碑當時故吏所作必不誤盖史之繆也其文與字皆不佳故余特録其世次而已集古録
  杜佑志思碑
  在撫州大厯十三年建包吉文輿地碑目
  陳子昻旌徳碑
  大厯中東川節度使李叔明立陳子昻旌徳碑於梓州而學堂至今猶存唐書陳子昻傳
  廣州李勉碑
  大厯中李勉為廣州刺史在官累年器用車服無所増飾及代歸至石門停舟悉搜家人所置南貨犀象諸物盡投之江中耆老以為可繼前朝宋璟盧奐李朝隠之徒人吏詣闕請立碑代宗許之舊唐書本傳
  信州孫宿碑
  代宗時孫宿為信州刺史有𠅤政郡人請立碑頌徳優詔襃美舊唐書本傳
  李憕碑
  唐李憕碑大厯四年李紓撰新唐書列傳云憕十餘子江涵渢瀛等同被害惟源澎免據李紓載憕子見於碑者實十二人曰右補闕澎汝州刺史深華隂丞渢左驍衞兵曺瀛硤石丞沆洪州别駕澥洛陽尉渭司農主簿汶又云公之薨也彭従𤣥宗南狩次公而沒深授任他郡其在洛陽者長子江第三子涵與華隂驍衞而又少子合六人皆従公殱於虜刃硤石而下與衆孫之在者僅以孩提免如紓所記憕子盡於是矣未嘗有源也紓但言衆孫孩亦不云有未名子也然則源者史家何従而得之據史言源為司農主簿以碑考之源當為汶也又據碑方憕殁於賊也彭深澥沆渭汶六子獲免而史惟云源彭此當以碑為正當代宗時為憕作碑紓自云與憕有通家之好幼奉升堂之慶宜知憕事不謬也集古録
  右唐李憕碑李紓撰歐陽公集古録云新唐書列傳載憕十餘子江渢涵瀛等同被害惟源彭免據李紓言愷子見於碑者十二人未嘗有源也然則源者史家何従得之據史言源為司農主簿以碑考之源當為汶余按穆宗實録載源事首尾甚詳云憕被害源方八嵗為賊虜虜流浪南北展轉人家凡七八年洛陽平父之故吏以金帛贖之歸於近親代宗聞之授河南府㕘軍自司農主簿棄官寓居洛陽𠅤林佛寺垂五十年至長慶中御史中丞李徳裕表薦拜諫議大夫時年八十餘矣竟辭不受又李徳裕會昌一品集載薦源長表其事皆同然則史不為無據盖疑初名汶後改為源耳又唐人袁郊甘澤謠載源隠居拜官皆同惟書僧圎澤事頗為怪誕難信然至其名亦不應謬誤也金石録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六
  唐刻豐碑
  少府監贈兵部侍郎李自正碑抱玉子
  朱巨川撰韓秀弼書并篆建中元年京兆金石録
  贈太尉杜鴻漸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元載撰門下侍郎平章事王縉書鴻漸京兆杜陵人位至門下侍郎平章事衞國公贈太尉諡文獻碑以代宗時立不載年月集古録目
  唐贈太尉杜鴻漸碑建中二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僕射裴儆碑
  従姪次元撰皇甫閱正書并篆建中二年京兆金石録
  門下侍郎王縉碑
  李紓撰姪建中三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散騎常侍路太一碑
  獨孤良弼撰并書建中四年京兆金石録
  宋州刺史王仁敬碑
  張蔇撰張少悌正書興元二年京兆金石録
  鄭州司馬元待聘碑
  劉太莫撰韓秀弼八分書貞元二年九月金石録
  贈司空尚可孤碑
  鄭雲逵撰并行書貞元二年京兆金石録
  張延賞碑
  趙賛撰歸登八分書貞元三年七月 又一碑正書元和八年十二月建金石録
  尚書右丞王維碑
  庾承宣撰鄭絪書貞元三年京兆金石録
  内侍監魚朝恩碑
  呉通𤣥撰呉通㣲行書貞元四年五月金石録
  右唐魚朝恩碑呉通𤣥撰吳通㣲書朝恩雖以譴死然其徒如竇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焦奉超者猶居中用事故徳宗朝詔為立碑呉通𤣥兄弟於陸䞇謗毁抵排無所不至至為朝恩碑則稱頌功徳如此可以見其為人矣金石録
  豫州刺史狄梁公碑
  元通禮撰黨復書貞元三年重立訪碑録
  嗣曺王戢碑
  趙賛撰行書無姓名貞元四年七月金石録
  工部尚書辛京杲碑
  李竦撰韓秀榮八分書貞元六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辛京杲碑按元和姓纂載辛氏云懐節生言為都水使者言生雲京京杲而碑乃云懐節生思廉為左驍衞大将軍公即大将軍之愛子金城郡王之従父弟新史所書亦同金城郡王即雲京也然則姓纂以京杲為言之子雲京之同父弟誤矣金石録
  正晦先生碑
  先生姓陳名融貞元五年東平吕溫述輿地碑目
  相州刺史李孟犨碑
  子軫撰孫良鈞八分書子翼篆額貞元八年京兆金石録
  贈户部尚書符令竒碑
  鄭叔規撰貞元八年立在富平京兆金石録
  鄭叔清碑
  于翰撰韓秀榮八分書貞元九年七月金石録
  左僕射韋安石碑
  賈至撰孫元行書貞元九年八月金石録
  贈秘書監郇國公韋斌碑
  王維撰僧元真書貞元九年金石録
  長安尉王之瑊碑
  于邵撰韓秀榮八分書貞元十年正月金石録
  太子賔客李翼碑
  于邵撰子執鈞書子正鈞篆額貞元十年京兆金石録
  漢陽王張柬之碑
  李邕撰瞿令問八分書貞元十二年十一月金石錄
  相國趙憬碑
  權徳輿撰歸登八分書貞元十三年九月金石錄
  彭王傅徐浩碑
  張式撰次子現正書貞元十五年十一月金石錄
  宣武節度董晉碑
  中書舍人權徳輿撰皇太子侍書殿中丞王丕書晉字渾成河東虞鄉人官至宣武節度使碑以貞元十五年集古錄目
  左僕射李晉碑
  李紓撰楊同恕書貞元十五年京兆金石錄
  昭義節度使王䖍休碑
  撰人姓名殘缺徐現正書貞元十六年四月金石錄右唐昭義軍節度王公碑其名已殘缺以事考之盖王䖍休也與唐書列𫝊所載官爵行治多同惟碑云贈右僕射𫝊為左僕射小失不足道而碑與𫝊皆云䖍休汝州梁縣人元和姓纂以為范陽人非也金石錄
  李説碑
  鄭儋撰栁公權正書貞元十六年十月金石錄
  焦兟碑
  従弟郁撰來獻行書貞元十八年七月金石錄
  宣武節度昭徳郡王劉全諒碑
  楊於陵撰徐蔵器書貞元二十年京兆金石錄
  劍州長史李廣業碑
  貞元二十年十一月鄭雲逵撰正書今在三原縣金石文字記
  長史名廣業曽祖淮南王神通父雲麾将軍璲子為都統國貞貞子庶人錡也以錡顯故立碑碑立之未五年而錡用叛僇矣夫一𫝊而子死事再𫝊而孫死叛不亦大徑庭哉碑辭多泐闕不可讀書撰人有曰尚書刑部侍郎上柱國原武男有曰使持節華州諸軍事者而皆不可考矣書法極清婉可翫集古金石諸書俱遺之因志其畧弇州山人藁
  廣業即孝同之孫為劍州長史長子國貞為王元振所害者次子若水仕金吾衞大将軍通事舍人功名俱不顯以國貞子錡貴始樹此碑考之史國貞原名若幽而附若水于李齊物傳云齊物族弟不言為國貞親弟又孝同碑云有子瑱此碑云雲麾将軍璲公之烈考則廣業家世歴歴可尋至錡以叛遂亡此碑貞元二十年立后五年錡始叛也王元美謂書撰人皆不可考今碑中有云謂雲逵嘗學舊史云 云而前署撰者官刑部侍郎當是鄭雲逵攷雲逵正與李錡同時撰文亡疑但碑又云上柱國原武縣開國男雲逵傳不及或史畧之耳書者則誠不可考書法直是徐浩敵手石墨鐫華
  贈越州都督符元亮碑
  不著書撰人名字其字畫栁公權書也元亮其字也缺其名而不書仕唐至神策軍将軍贈越州都督碑以貞元中立集古録目
  萬州刺史苖拯碑
  張粲撰王山従八分書苖端題額永貞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歙州刺史盧瑗碑
  裴度撰裴潾正書元和元年金石録
  贈太子太保顔杲卿碑
  弟真卿撰盧佐元正書元和元年十月金石録
  従弟真卿撰外姪盧佐元書大歴九年魯公書建至貞元十八年傾倒石折元和元年十月孫男証重建立復齋碑録
  右唐顔杲卿碑真卿撰元和中舊石刓缺其甥盧佐元重書而刻之舊唐史言杲卿既殺蒋欽凑等𤣥宗知之加杲卿衞尉卿兼御史大夫以袁履謙為常山太守杲卿為司馬今以碑考之乃進兼中丞赴京而以賈深為司馬新史之所書亦同盖舊史之謬碑又言公初被害掲首於右金吾街樹有張湊者收其髪謁𤣥宗俄見夢云禦捍處多兵馬少𤣥宗哭而設祭焉後湊以髪至夫人疑之憑床而哭忽聞聲如鞭床者髪箱跳而前夫人方駭信之其事甚怪而舊史不書新史所載亦簡畧杲卿忠義之節貫金石其死宜不昧而魯公之語可信不疑故盡録其事于此金石録
  左拾遺竇叔向碑
  羊士諤撰竇直正書元和三年十月金石録
  刑部侍郎劉伯芻碑
  段文昌撰沈傳師正書元和三年京兆金石録
  國子司業辛璿碑
  姪宗撰正書無姓名胡季良篆元和四年五月金石録
  贈左僕射劉公碑
  吕温撰戴少平行書元和四年京兆金石録
  左僕射裴倩碑
  權徳輿撰張𢎞靖正書胡証篆額元和四年京兆金石録
  贈吏部尚書武就碑
  權徳輿撰鄭餘慶正書元和五年三月金石録
  右唐武就碑就元衡父也元和姓纂載平一四子集備就登備生元衡今此碑與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以元衡為就子姓纂元和中修是時元衡為宰相不應差其世次豈余家所載本偶爾脱誤乎當俟别本校正金石録
  相國賈耽碑
  鄭餘慶撰并正書元和五年三月金石録
  冠軍将軍烏承玭碑
  許孟容撰胡証八分書并篆元和七年正月金石録左散騎常侍河南尹許孟容撰魏博節度副使胡証八分并篆額承玭字徳潤張掖人官至右領軍使冠軍将軍此碑不完纔有其半不見所立年月集古録目
  左常侍路公碑
  韓愈撰鄭餘慶正書元和七年十月金石録
  襄陽郡王路公碑元和七年國子博士韓愈撰吏部尚書鄭餘慶書右拾遺陳岵篆額韓文考異
  左僕射裴耀卿碑
  許孟容撰歸登八分書并篆元和七年十月金石録右唐裴耀卿碑許孟容撰宋次道春明退朝録載皇祐中王沂公曽之弟子融侍郎守河中還以唐明皇所題裴耀卿碑額上之仁宗遂御篆賜沂公碑額曰旌賢今此碑元和中立文與額皆歸登書非明皇所題疑子融所上乃明皇書裴光庭碑耳耀卿光庭二碑皆在綘州也又按新唐史列傳云耀卿字煥之宰相世系表作渙之而碑乃字子煥傳云耀卿守真次子而碑乃為第三子皆史家之謬金石録
  贈司空令狐承簡碑
  子楚撰并書元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監門衞将軍劉希果碑
  李益撰従姪佐時行書元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劉統軍碑
  韓愈撰歸登八分書元和八年金石録
  右唐劉統軍碑字書雖殘缺猶歴歴可辨以昌黎集本校之時有異同皆當以碑為是惟叙其世系不同則疑碑之誤集本云公曽祖考為湖州守祖令太原再世北邊樂其高寒棄楚不還逮於公身三世晉人而墓誌之云曽大父諱承慶朔州刺史大父巨敖為太原晉陽令遂著籍太原之陽曲此碑乃云考令太原又云再世晉人且碑既言陽曲之别繇公祖遷則其為晉人非再世明矣余故曰石本誤也碑當時所立其諸子皆在不應差其世次而錯謬如此莫可曉也金石録
  余讀昌黎作劉昌裔碑竊疑其謂既塟将反柩于京師知其必有誤也且既塟矣安得而反柩哉因求其碑偶存為考其文是反机于京書之所傳其譌如此豈不使後世疑耶其餘雖于義不甚相妨然因其譌誤可以復證也碑云陳許軍節度使今本無軍字反机于京碑無師字不可以誣碑無以字有太史之狀有太常之狀而無下有字蘇民戰敵碑為軋敵陳力應變碑為陳方僕射已都碑作以都書曰菑害碑作𤉣害以文考次知書本為誤乃知碑刻之傳于當時者不可誣也後世校讐不得原本因誤就譌不究其意隨己所見致文字錯亂以疑後學可勝歎哉廣川書跋
  興元節度使裴玢碑
  裴度撰劉遵古行書元和九年十一月金石録
  右唐裴玢碑晉公裴度撰碑已斷裂其族姓名氏磨滅不可辨識但云公名玢字連城以事考之盖裴玢也元和中為興元節度使以疾歸朝卒新舊史皆有傳舊史云五代疎勒國王綽武徳中來朝授鷹揚大将軍天山郡公因留為京兆人而新史乃云名糾今碑所載與舊史同不知新史何所據而改為糾乎疑轉冩誤爾又新舊史皆云綽玢五世祖而碑云高祖亦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太子賔客孔述睿碑
  鄭絪撰鄭餘慶書元和十一年六月金石録
  贈兵部尚書王用碑
  韓愈撰元和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太傅岐國公杜佑碑
  李吉甫撰張𢎞靖書袁滋篆額元和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贈司空于夐碑
  張躬撰劉伯芻八分書元和十二年六月金石録右唐于夐碑集古録載夐碑云盧景亮撰今此碑乃張躬疑夐有兩碑景亮所撰余録中偶無之當俟訪求金石録
  于夐神道碑盧景亮撰其文辭雖不甚雅而書事能不沒其實夐之為人如其所書盖篤於信道者也碑云司馬遷儒之外五家班固儒之外八流其語雖拙盖言其學不駁雜也然非徒貶去釋老而已自儒術之外餘皆不學爾碑又云其弟可封好釋氏夐每非之夐于頔父也然可封之後不大顯而夐之後甚盛以此見釋氏之教信嚮者未必獲福毁貶者未必有禍也碑言夐䔍於孝弟守節安貧不可動以勢利其所履如此足以興其後世矣集古録
  贈左武衞上将軍彭獻忠碑
  張仲素撰郭叔瑜書王遂篆額元和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左常侍李衆碑
  李絳撰裴璘正書元和十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贈揚州大都督蕭昕碑
  孟簡撰并書賀拔恕篆額元和十三年京兆金石録
  著作郎權公碑
  趙賛撰序鄭絪銘鄭餘慶分書元和十四年訪碑録
  涪陵郡王焦伯瑜碑
  邢叔度撰孫蔵器行書元和十四年京兆金石録
  左常侍薛苹碑
  孟簡撰栁公權正書元和十五年又正月金石録右唐薛苹碑唐史列傳云苹父順為奉先尉而此碑及元和姓纂皆云名順先盖史誤金石録
  太子賔客吕元膺碑
  李絳撰袁璘正書元和十五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吕元膺碑舊唐史云元膺字景文新史云字景大而碑乃字孟淳新舊史皆云元膺自御史中丞拜岳鄂觀察使而碑乃云岳鄂觀察兼中丞爾其卒也舊史云諡曰憲而碑作獻皆當以碑為據金石録
  太子少保田公碑
  李宗閔撰篆書無名殘缺元和十五年九月金石録右唐檢校太子少保田公碑李宗閔撰文字殘缺以事考之盖田𢎞正之兄融碑也𢎞正帥魏博詔以融為相州刺史使之相近唐史稱𢎞正幼孤事融甚謹軍中常分曺習射𢎞正聯中融怒退杖之故當田季安猜暴時能自全及為軍中推迫融不悦曰爾竟不自晦取禍之道也其後𢎞正與其子布皆被祻如融言融兄弟父子出于軍旅其智畧皆過人如𢎞正布之忠義融之先見真一代之豪傑也碑為篆字題嵩山布衣書而姓名磨滅不可識其筆蹟頗佳金石録
  昭義節度使辛秘碑
  牛僧孺撰陳諫正書元和中立金石録
  右唐辛祕碑與新舊史所載大畧相同惟碑與舊史本傳皆云登五經開元禮科而新史云舉明經碑云其卒贈右僕射而新舊史皆作左僕射耳又舊史云諡曰昭而新史云諡曰肅後更諡懿碑不載其諡莫知孰是也金石録
  刑部侍郎歸融碑
  男登撰行書元和中立京兆金石録
  武昌軍節度使元稹碑
  白居易撰元和中立京兆金石録
  張諴碑
  白居易撰武翊黄正書姪孫蟠篆長慶二年八月金石録
  贈太保李良臣碑
  李宗閔撰楊正書長慶二年金石録
  安定郡王李光進碑
  令狐楚撰子季元行書金石表
  右唐李良臣碑良臣李光顔之父也碑李宗閔撰文詞爾雅可喜宗閔牛僧孺皆一代奇才而自陷朋黨惜哉金石録
  良臣光進之父官止雞田州刺史以光顔故贈太保與二子光進光顔同塟一地此李光進乃光顔之兄與弟光顔並為唐名将非光弼弟也碑今在榆次縣金石文字記
  左武衞将軍劉徳𠅤碑
  嚴綬撰劉繼元書陸邳篆額長慶二年京兆金石録
  少府監胡珦碑即胡良公碑歐陽集古録䟦補録於下
  韓愈撰胡証八分書長慶三年四月金石録
  潮州刺史韓愈撰左金吾衞大将軍胡証八分書并篆額珦字潤溥貝州宗城人官至少府監碑以長慶三年四月立在蒲城縣集古録目
  贈左僕射郭公碑
  李宗閔撰蕭佑正書長慶三年八月金石録
  山南節度韋綬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牛僧孺撰給事中于敖書綬字子章京兆人官至山南西道節度使碑以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贈太尉司徒中書令韓𢎞碑
  韓愈撰長慶三年京兆金石録
  胡良公碑即少府監胡珦
  長慶三年胡良公碑韓愈撰良公者名珦韓之門人張籍妻父也今以碑校余家所蔵昌黎集本號為最精者文字猶多不同皆當以碑為正茲不復紀碑云珦子逞迺巡遇述遷造而集本無巡他流俗所傳本又有云遇或為巡者皆非也當以碑為正集古録
  崔能神道碑
  兵部侍郎李宗閔撰能弟檢校吏部尚書判東都尚書省従書戸部尚書胡証篆額能字子才清河東武城人官至嶺南節度觀察使贈禮部尚書碑以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崔能神道碑云拜御史中丞持節觀察黔中仍賜紫衣金印按唐世無賜金印者官制古今沿革不同而其名號尚或相襲自漢以來有銀青金紫之號當時所謂青紫者綬也金銀者乃其所佩印章爾綬所以繋印者也後世官不佩印則此名虚設矣隋唐以來有隨身魚而青紫為服色所謂金紫者乃服紫衣而佩金魚爾宗閔所謂賜金印者繆也今世自以賜緋銀魚袋賜紫金魚袋結入官銜矣而階今有至金紫光祿大夫者遂於結銜去賜紫金魚袋皆流俗相承不復討正久矣故因宗閔之失并記之集古録
  中書令張曲江碑
  廣州刺史嶺南節度使徐浩撰并書曲江名九齡字子夀一字博物韶州曲江人開元中官至中書令罷為尚書右丞相貶荆州長史諡曰文獻碑以大歴中書撰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張九臯碑
  工部尚書蕭昕撰九臯孫曺州刺史仲方書九臯范陽人仕至殿中監以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魏博節度田布碑
  陜州大都督府長史陜虢觀察使庾承宣撰前鄉貢進士吕價書布字敦禮官至魏博節度使碑以長慶四年集古録目
  田布碑庾承宣撰布之事壯矣承宣不能發於文也盖其力不足爾布之風烈非得左丘明司馬遷筆不能書也故士有不顧其死以成後世之名者猶有幸不幸焉各視其所遭如何耳今有道史漢時事者其人偉然甚著而市兒里嫗猶能道之自魏晉以下不為無人而其顯跡不及於前者無左邱明司馬遷之筆以起其文也治平甲辰秋社日書集古録
  兵部郎中郭貽碑
  陸邳𨽻書長慶四年京兆金石録
  江隂縣令武登碑
  長慶三年金石畧  子儒衡撰并書在緱氏碑帖攷
  嶺南節度鄭權碑
  陜州大都督府長史庾承宣撰萬年縣令姚向書權字復道滎陽人官至嶺南節度碑以寳歴二年立集古録目
  鄭權碑寳厯二年姚向書筆力精勁雖唐人工於書者多而及此者亦少惜其不傳於世而今人莫有知者惟余以集録之博得此而已熙寜辛亥孟夏清心堂書集古録
  紫陽先生碑
  李白撰栁公權正書寳歴三年金石録
  紫陽先生碑隂
  李繁撰栁公綽正書寳歴三年金石録
  西平王李晟碑
  裴度撰栁公權正書太和元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李晟碑裴度撰碑載西平子十二人愿聰㧾愻憑恕憲愬懿聼惎慇唐史宰相世系表所書亦同而新舊史列傳皆云晟有十五子舊史云侗伷偕無祿早世豈以侗等早世故碑不載歟又李石撰李聴碑云西平有子十六人疑更有未名而卒者耳元和姓纂載西平子十人以碑校之姓纂缺聰總憑懿四人而愻慇二子墓碑舊史皆無之又其倫次差謬亦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裴晉公撰李西平神道碑以較江浙閩唐文粹本大率傳寫脱謬且經改易不能遍舉姑言其甚者乾元初立功成都其邦人咸服具以状文而諸本盡作具状以聞何俗弱也乗墉壑如通道殆有二義當謂士卒鼔勇升高步險如履平不然以而為如猶春秋書星隕如雨也今衆本直改作而通道或増一字為軌道於是下句硩梟獍而清宫亦添一禁字按周禮秋官硩簇氏掌覆夭鳥之巢鄭氏讀如擿碑盖用此硩字而諸本盡改為磔尤更淺陋古書日壊俗本日多此予所以撫卷三嘆也益公題䟦
  右唐西平郡王李晟碑裴晉公撰栁公權正書晟在唐功盖天下可謂偉矣唐書列傳叙其官時與碑不合碑謂晟由左清道率歴三府右職累遷光祿太常卿傳則云授特進試太常卿碑謂晟為涇原四鎮北庭節度都知兵馬使代宗徵之以左金吾衞将軍為神策兵馬使傳則云以右金吾衞大将軍為涇原四鎮北庭兵馬使碑謂晟平蜀還授檢校太子賔客而傳不書碑謂建中二年以晟為神策先鋒都知兵馬使加御史中丞尋拜左散騎常侍兼御史大夫傳則云晟為神策先鋒加檢校左常侍散騎兼魏府左司馬尋授御史大夫碑謂皇居失守授晟檢校工部尚書充神策行營節度傳則云詔拜神策行營節度使碑謂大駕再遷加檢校右僕射尋轉左僕射同平章事兼京兆尹神策軍京畿鄜坊節度觀察等使管内及商華等州副元帥復詔晟兼河中晉綘慈隰節度使又兼京畿渭北鄜坊丹延節度招討使又進京畿渭北鄜坊商華兵馬副元帥傳則云進晟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復詔晟兼河中晉綘慈隰節度使又兼京畿渭北鄜坊丹延節度招討使又進京畿渭北鄜坊商華兵馬副元帥碑謂鑾輅爰歸拜司徒兼中書令俄以本官兼鳳翔尹鳳翔隴右節度觀察等使及四鎮北庭涇原等州副元帥改封西平郡王傳則云拜晟司徒兼中書令尋拜鳳翔隴右涇原節度使兼行營副元帥徙王西平郡晟之碑作於當時而史成於後代要當以碑為是金薤琳瑯
  碑在高陵縣王墓前裴晉公撰栁誠縣書已磨泐不可讀矣都元敬全録其文止缺數字又别本有刻者與碑亦牴牾數字當是傳寫之誤王元美云是時西平諸子皆已逝獨太保聴存乞晉公文寥落不能發其忠義戡定之績至于料吐蕃背盟事絶不載盖聴于其時徒見晉公祿位勲業之盛㡬埒西平意其文足以光顯其先而不知晉公雖非忌者自以為位宰相文崇簡要體當如是而于西平之元功偉畧十不著一二嗚呼今碑首云奉勅撰書末云乃命臣度稱代言時似非聴乞也元美豈未讀全文耶都元敬又録其官時與史不合者極詳今抄具左云云見前要當以碑為是又碑所記公子十二人史云十五人亦當従碑石墨鐫華
  贈開府儀同三司王𢎞規碑
  李徳裕撰侯丕正書大和元年京兆金石録
  司徒烏重𦙍碑
  司徒平章事裴度撰山南東道節度竇易直書𦙍字保君太原人官至天平横海等軍節度使司徒平章事碑以太和二年立在下邽集古録目
  右唐烏重𦙍碑新唐史列傳云重𦙍為横海節度使討王庭湊久不進兵穆宗以為觀望詔杜叔良代之以重𦙍為太子太保長慶末以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為山南西道節度使召至京師改節天平軍文宗初徵拜司徒今以碑考之重𦙍為横海節度也長慶元年徙為山南西道周嵗徵入改天平軍四年就拜太子太保文宗踐極徵拜門下平章事頃之同中書為司徒餘如故盖重𦙍之罷横海即移鎮興元未嘗拜太子太保而其為太保實帥天平又其帥興元時未嘗兼宰相至文宗即位乃拜耳舊史與文宗實録所書畧同皆可以正新史之失金石録
  太尉王播碑
  李宗閔撰栁公權正書太和四年正月立金石録中書侍郎平章事李宗閔撰翰林學士承㫖栁公權書播字明敭太原人位至左僕射同平章事贈太尉碑以大和四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何文悊碑
  王源中撰劉禹錫正書大和四年八月金石録
  侯仲荘碑
  杜黄裳撰崔元畧正書大和四年又十月金石録
  左威衞将軍李蔵用碑
  禮部侍郎翰林學士王源中撰翰林待詔唐𤣥度篆額唐元序集王羲之書蔵用宧者也字師貞隴西成紀人官至冠軍大将軍左威衞大将軍知内侍省隴西郡開國公碑以太和四年集古録目 唐元序書在京兆府金石畧
  李蔵用碑王源中撰唐𤣥度書𤣥度以書自名于一時其筆法柔弱非復前人之體而流俗妄稱借之爾故存之以俟識者集古録目 太和四年王源中撰唐元度書在京兆碑帖考
  贈右武衞大将軍駱奉先碑
  朱景𤣥撰唐𤣥度分書篆額大和五年京兆金石録
  贈司空王潛碑
  李宗閔撰崔蠡正書王無悔篆額大和六年京兆金石録
  義陽郡王苻璘碑
  題中書侍郎同平章事李宗閔撰宗閔太和七年為此官栁公權正書金石録 今在富平縣儒學金石文字記右唐符璘碑按唐書列傳璘姓符而碑作苻以姓氏書攷之瑯琊符氏出于魯頃公之孫公雅為秦符節令因以為氏而武都苻氏出于有扈之後為啟所滅奔西戎代為氐酋本姓蒲至符堅以背有文改焉今此碑以璘為苻氐又云其先琅邪人皆不可知然按璘與弟瑤皆封邑于琅邪豈書碑者誤以符為苻其家出於武吏不是正乎金石録
  右領軍衞将軍馬存亮碑
  李徳裕撰大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高瑀神道碑
  司徒侍中東都留守裴度撰河南尹鄭澣書瑀字乾亮渤海蓨人官至忠武軍節度使贈司空碑以太和八年集古録目
  開府儀同三司崔守誠碑
  許康佐撰唐𤣥度分書并篆大和九年諸道石刻録
  李石神道碑
  東都留守季徳裕撰工部侍郎栁公權書碑文殘缺名字皆不可見考其世系事迹知為李石碑也碑以大和中立在河隂集古録目
  散騎常侍黎公碑
  嗣子名缺書大和中立訪碑録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一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七
  唐刻豐碑
  贈太尉王智興碑
  裴度撰栁公權正書并篆額開成元年十一月金石録右唐王智興碑裴晉公撰智興出於卒伍無他才能其為將帥雖有破李師道李⿱李同捷之功然在徐州跋扈難制逐崔羣侯𢎞度剽奪貢物重歛以結權倖其功不足掩過晉公為此碑可謂過其實矣金石録
  梓州刺史馮宿碑
  王起撰栁公權正書并篆額今在西安府儒學其文後半已漫漶不辨年月其首云開成元年十二月又云明年五月云金石文字記
  尚書馮宿碑此碑栁書結字小差勝𤣥秘塔碑尚不堪與薛稷雁行楊用修云亞於廟堂碑過矣大都栁書筋骨太露不免支離冝米南宫之鄙為惡札而宣城陳氏之笑其不能用右軍筆也石墨鐫華
  檢校金部郎中崔稹碑
  李絳撰栁公權正書開成三年正月金石録
  丞相崔羣碑
  裴度撰劉禹錫正書開成三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丞相崔羣碑裴晉公撰劉禹錫書字畫訛缺處多其可考者羣為武寧軍節度使召拜檢校禮部尚書而唐史本傳作兵部其自荆南節度使召拜檢校右僕射太常卿遂為吏部尚書以卒其傳但云召拜吏部尚書而已皆當以碑為正羣在憲宗朝號稱賢相時皇甫鏄方有寵羣力排其姦且為憲宗陳開元天寳治亂所以分者其語激切然憲宗竟逐羣而相鏄夫以羣之賢憲宗之明然讒間一入耳猶不免自古君臣之際能保始終者顧不難哉金石録
  淮南監軍韋元素碑
  丁居晦撰栁公權正書開成三年七月金石録
  淄王傅元公碑
  李宗閔撰栁公權正書開成四年七月金石録
  中書侍郎平章事李宗閔撰翰林學士承㫖工部侍郎栁公權書錫字君貺河南人代王什翼𤙶十四世孫位至淄王傳贈尚書右僕射碑以開成四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贈兵部尚書李有𥙿碑
  中書舍人李景讓撰工部侍郎知制誥栁公權書有𥙿字綽夫幽州北平人官至衛尉卿碑以開成四年集古録目
  宣州觀察使王質碑
  劉禹錫撰并正書開成四年十一月金石録
  王質神道碑唐太子賓客劉禹錫撰并書質字華卿王通之後也開成中為宣歙池等州觀察使集古録
  太子太保李聽碑
  李石撰栁公權正書開成五年二月金石録
  右李聽神道碑李石撰聽父子為唐名將其勲業昭彰故以碑考傳少所差異而史家當著其大節其㣲時所歴官多不書於體冝然惟其自安州刺史遷神武將軍者史不冝略而不書者盖闕也集古録
  右唐李聴碑與唐史所載事迹多同惟聴罷魏博節度使碑言為太子太師而史作少師小誤耳金石録
  贈禮部尚書羅讓碑
  王起撰栁公權正書開成五年二月金石録
  常侍裴恭碑金石略作邕州刺史贈右散騎常侍裴公碑云鄭述古書
  盧術撰鄭述古正書開成五年金石録
  太尉李光顔碑
  開成五年李程撰郭䖍正書今在榆次縣金石文字記
  贈左散騎常侍李惟直碑
  栁正亮撰并書鄭綬篆額開成五年京兆金石録
  贈太師崔倕碑
  劉禹錫撰栁公權正書㑹昌元年金石録
  右唐崔倕碑據唐史倕子邠傳云倕位吏部侍郎余以碑考之倕仕至檢校吏部郎中兼御史中丞爾盖傳誤也金石録
  今在偃師縣金石文字記
  贈太子少保髙重碑
  姪元𥙿撰栁公權正書㑹昌四年十月金石録
  右髙重碑元𥙿撰栁公權書唐世碑刻顔栁二公書尤多而字體筆畫徃徃不同雖其意趣或出於臨時而亦繫於模勒之工拙然其大法則常在也此碑字畫鋒力俱完故特為佳矧其墨蹟想冝如何也集古録
  武威郡王李載義碑
  裴璟撰栁公權正書篆額㑹昌五年京兆金石録
  相國李凉公碑
  李徳𥙿撰栁公權正書㑹昌六年金石録
  李石碑栁公權書余家集録顔栁書尤多惟碑石不完者則其字尤佳非字之然也譬夫金玉埋沒於泥滓時時發見其一二則粲然在目特為可喜爾集古録右唐李凉公碑李徳𥙿撰文字殘缺不可盡識按新唐史列傳載石所歴官甚略其最著者常兼御史中丞充巡邊使又自給事中遷京兆尹史皆不載其為荆南節度使也史云讓中書侍郎換檢校兵部尚書㑹昌三年檢校司空徙節河東而碑云初加檢校尚書武宗承統首讓中書侍郎就遷檢校右僕射餘如故皆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山南西道節度使王起碑
  李回撰栁公權正書大中元年四月金石録
  户部尚書平章事李回撰太子少師栁公權書并篆額起字舉之太原人位至山南西道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贈太師碑以大中元年四月立在三原集古録目
  贈太尉牛僧孺碑
  河陽三城節度使李珏撰右散騎常侍栁公權書并篆額僧孺字思黯隴西狄道人歴相穆敬文三宗武宗朝自山南節度使貶為循州刺史宣宗初終於太子少師分司東都碑以大中二年十月立集古録目右唐牛僧孺碑李珏撰據碑云僧孺自襄陽節度使降授太子少師遷檢校司徒兼太子太保而傳言下遷太子少保進少師碑云宣宗即位自汝州長史遷太子少保轉少師分司東洛而史但云還為少師亦不言其為分司者皆史之闕誤又杜牧撰僧孺墓誌云文宗朝以中書侍郎領平章事而史作門下侍郎亦非也金石録
  太子太傅劉沔碑
  韓博撰栁公權正書大中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唐劉沔碑按舊史云沔許州牙將也少事李光顔為帳中親將元和中討吴元濟有功隨光顔入朝憲宗留宿衛歴三將軍鹽州刺史天徳軍防禦使移振武節度使而碑乃云沔北遊于單于都䕶府謁節度范希朝希朝署牙門將入右神䇿軍為大將累遷大將軍拜涇原節度使移振武盖沔初未嘗為許州牙將從李光顔平蔡及為鹽州刺史天徳軍防禦使皆當以碑為正至新史所書悉與碑合疑史官嘗得此碑以訂舊史之失云金石録
  張仁憲神道碑
  大中二年幽州節度掌書記李儉撰幽州節度㕘軍蔡陵八分書并篆額仁憲字仁憲官至太子中允其孫仲武為盧龍節度使追贈仁憲為工部尚書碑在文安縣集古録目
  内侍監仇士良碑
  鄭薫撰朱玘行書毛伯貞篆額大中五年京兆金石録
  贈太尉李固言碑
  李珏撰三從姪儔正書大中二年六月金石録
  右唐李固言碑按新唐史列傳云固言自河東節度使以疾為太子少師遷東都留守宣宗即位遷右僕射後以太子太傅分司東都卒以碑考之其初為東都留守數月即罷以本官分司而史不書至宣宗時為僕射再遷檢校司徒東都留守而史亦不書其卒也史云年七十八而碑云七十六亦當以碑為據金石録
  幽州納降軍使李巖碑
  正書撰人姓名殘缺大中六年金石録
  嶺南節度使韋正貫碑
  蕭鄴撰栁公權正書大中六年七月金石録
  翰林學士中書舍人蕭鄴撰左散騎常侍栁公權正書正貫字公理京兆杜陵人官至嶺南節度使碑以大中六年集古録目
  河東監軍康約言碑
  栁公權撰并正書大中七年二月金石録
  左散騎常侍栁公權撰并書約言宦者也字寡辭貝州人位至河東監軍使内侍省内謁者監贈内常侍碑以大中七年二月立集古録目
  康約言碑栁公權撰并書約言宦者為河東監軍唐自開元以後職官益濫始有置使之名歴五代迄今多因而不廢世徒知今之使額非古官襲唐舊號而不知皆唐宦者之職約言在大和開成間嘗為鴻臚禮賓使又為内外客省使以此見今之使名自樞密宣徽而下皆唐宦官職也又以見鴻臚卿寺亦以宦者為使於其間約言又為宣徽北院副使又見當時南北院宣徽皆有副使也集古録
  吏部尚書髙元𥙿碑
  蕭鄴撰栁公權正書大中七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髙元𥙿碑據舊史元𥙿列傳及此碑皆云元𥙿祖名魁而新史宰相世系表獨作彪盖誤金石録
  司徒薛平碑
  李宗閔撰栁公權正書大中七年十一月金石録右唐薛平碑據唐史列傳云為平盧軍節度使就遷檢校右僕射封魏國公寳歴初入朝拜檢校司空為河中節度使進檢校司徒更封韓以碑考之自平盧拜僕射進封韓國公敬宗即位拜檢校司空寳歴元年朝京師換左僕射兼户部尚書踰月復為檢校司空河中節度使文宗即位就加檢校司徒盖未嘗封於魏而敬宗時入朝所拜官史亦不載皆其闕誤也碑言平罷滑臺為金吾嘗見二神人自天執節臨庭中呼曰薛平還汝舊節公俯伏拜受及再為滑臺以為當之矣復為平盧乃騐焉其事甚怪而唐史無之豈非妄歟金石録
  起居郎劉公碑
  劉三復撰栁公權正書大中七年金石録
  右唐起居郎劉君碑劉氏世墓在彭城叢亭里紹聖間故陳無己學士居彭城以書抵余曰近得栁公權所書劉君碑文字磨滅獨公權姓名三字煥然余因求得之碑殘缺然可識者猶可十三四不忍棄故録之金石録
  淮南節度使崔從碑
  蔣紳撰栁公權正書大中八年金石録
  翰林學士蔣紳撰權知太傅栁公權書從字子義清河東武城人官至淮南節度副大使贈司空諡曰貞碑以大中八年集古録目
  兵部尚書盧綸碑
  盧言撰崔倬正書大中十三年七月金石録
  義昌軍節度使杜中立碑
  裴坦撰杜宣猷正書大中十四年八月金石録
  禮部尚書許康佐碑
  書撰人姓名殘缺大中年立金石録
  右唐許康佐碑康佐事文宗為翰林侍講學士文宗嘗讀春秋問康佐閹寺事康佐顧望不敢對後以問李訓訓遂進翦除之計康佐知帝指因稱疾罷為兵部侍郎甘露之禍李訓實啟之其狂率固有罪然康佐以儒學侍講讀備顧問而喑然不對至辭位而去亦可謂全軀保妻子之臣矣金石録
  贈太尉㑹稽郡公康志睦碑
  韋瓘撰歸融正書楊述篆額咸通二年京兆金石録
  贈司空史憲忠碑
  裴坦撰李從誨正書葉泳篆額咸通三年京兆金石録
  贈太尉白敏中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畢諴撰中書舍人王鐸書敏中字用晦太原人歴相宣宗懿宗以太傅致仕卒贈太尉碑以咸通三年立在下邽集古録目
  太子少師裴休神道碑
  宣武節度副大使碑缺不見姓處晦撰右散騎常侍韓琮書休字公美河東聞喜人官至太子太師碑以咸通八年集古録目
  振武節度使髙𢎞碑
  河東節度使鄭從讜撰右諫議大夫張鐸書𢎞字大受渤海人官至振武麟勝等州節度使碑以咸通十一年集古録目
  贈司空孔岑父碑
  鄭絪撰栁知㣲正書咸通十一年正月金石録
  太子少傅鄭絪撰前大理少卿栁知㣲書府君名岑父字次翁魯國鄒人官至著作佐郎子戣戢皆顯貴贈岑父司空碑以咸通十二年立在河隂縣集古録目孔岑父碑鄭絪撰栁知㣲書其碑云有子五人載戣戡戢戵按新唐書宰相世系表岑父六子戵之下又有威表據孔氏譜譜其家所藏碑文鄭絪撰絪自言與孔氏有世舊作碑文時戣等尚在然則譜與碑文皆不應有失而不同者何也余所集録與史傳不同者多其功過難以碑碣為正者銘誌所稱有褒有諱疑其不實至於世系子孫官封名字無情増損故每據碑以正史惟岑父碑文及其家譜二者皆為可據故竝存之以俟來者集古録
  右唐孔岑父碑鄭絪撰歐陽公集古録云碑有子五人載戣戡戢戵按新唐書宰相世系表岑父六子戵之下又有威表據孔氏家譜譜其家所載碑文鄭絪撰絪自言與孔氏有世舊作碑時戣等尚在然則譜與碑文皆不應有失而不同者何也余按韓退之為戣墓誌云公之昆弟五人載戡戢戵公於次為第二與絪所撰碑正合然則安得復有威乎盖絪與退之皆當時人所書冝不謬而其家譜乃其後裔追書容有差誤不足恠也金石録
  狄梁公碑
  皮日休撰錢雍分書并篆額咸通五年在彭澤縣修真觀復齊碑録
  贈特進段居木碑
  崔蟾撰張宗厚書并篆乾符四年京兆金石録
  左僕射康承訓碑
  狄渠撰任表正書廣明元年庚子五月十九日建復齋碑録
  特進韋徳鈞碑
  王徽撰孫知誨書廣明元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僕射李紹立碑
  石庭規撰康保𦙍正書并篆額大順三年四月立復齋碑録
  左監門將軍宋匡業碑
  吴融撰門湘書光化元年京兆金石録
  梁公儒碑
  天祐中于廣撰王説書公儒者世為成徳軍將公儒當王鎔時為冀州刺史以卒其碑首題云唐故成徳軍内中門樞密使特進檢校太保使持節冀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團練守捉等使軍器作坊使其餘所領事職甚多皆當時方鎮常事不足書惟樞密使唐之末年内官之職其後方鎮遂亦僭置於此見之軍器作坊五代之際號内諸司使皆朝廷官然不見其始置時而今見於此豈方鎮之職朝廷因而用之耶將方鎮之盛亦僭置也公儒事迹無所取特以此録之集古録
  晉王墓二殘碑
  正書 朱彛尊跋曰代州栢林寺東晉王李克用墓斷碑二其一曰唐故右龍武統軍檢校司徒贈太保隴西李公神道之碑文曰公諱國昌字徳興今為隴西沙陀人偉姿容善騎射盖克用之父朱邪赤心也其一曰唐故使持節代州諸軍事代州刺史李公神道之碑文曰公即太保之次子也其名克字僅存餘可識者有公前躍馬彎弓突圍及徐方等數字按史克用弟四人次曰克讓為振武軍校從討王仙芝以功拜金吾衛將軍宿衛京師賜第於親仁坊自克用稱兵雲中殺守將段 -- 𠭊 or 叚 ?文楚詔捕克讓克讓與僕十餘騎彎弧躍馬突圍出奔雁門與碑文合則為克讓無疑但史載克讓守潼闗與黄巢兵戰敗匿南山佛寺中為寺僧所殺不言其為代州刺史又得歸𦵏於代皆不可曉者當歐陽永叔時去五代甚近沙陀世次已不得詳其為唐家人傳謂太祖四弟皆不知其父母名號至國昌字徳興史亦遺之是二碑永叔亦未之見也金石文字記
  太尉白敏中碑
  白敏中碑畢諴撰其事與唐書列傳多同而傳載敏中由李徳𥙿薦進以獲用及徳𥙿貶抵之甚力以此為甚惡而碑云㑹昌中徳𥙿起刑獄陷五宰相竄之嶺外公承是之後一年寃者皆復其位以此為能其為毁譽難信盖如此故余於碑誌惟取其世次官壽鄉里為正至於功過善惡未嘗為據者以此也碑又言桑道茂事云桑道慕未知孰是集古録
  有録無説及無建立年月書撰姓名者
  知制誥郭慎㣲碑
  姪汭撰八分書姓名殘缺京兆金石録云顧戒奢書無年月金石録
  孔憲公碑 虞世南書未詳孔憲公即孔穎達也詳見昭陵諸碑
  封府君碑 薛稷書西京
  三品李公碑 薛稷書西京
  襄城令贈魏州刺史李公碑 薛稷書西京
  左散騎常侍同三品趙郡成公碑 薛稷書西京李府君碑 李邕書西京
  鄂州刺史盧府君碑 李邕書未詳
  貝州刺史裴公碑 徐浩書西京
  陳州刺史陶公碑 徐浩書西京訪碑録云姚奕撰序張昇銘徐浩書開元二十年
  苗大夫碑 徐浩書西京
  新安太守張公碑 徐浩書未詳金石録云天寳十年見前
  臧氏糾宗碑 顔真卿書耀州
  濠州刺史顔元孫碑 顔真卿書西京
  顔君神道碑 顔真卿書西京
  華隂等五郡節度使馬公碑 顔真卿書西京
  江陵少尹顔臧碑 顔真卿書未詳
  尚書左丞韋璟碑 顔真卿書未詳
  太子少保魏謩碑 栁公權書
  檢校金部郎中贈太尉羅公碑 栁公權書西京唐公碑 栁公權書西京
  贈太尉崔植碑 栁公權書西京
  少保趙公碑 歸登書西京
  邠州節度贈右僕射史公碑 劉禹錫書西京
  太子中允范陽盧府君碑 鄭餘慶書西京訪碑録云于卲撰檢校工部尚書贈兵部尚書盧俊碑 鄭餘慶書絳州贈吏部尚書李公碑 裴潾書西京
  義武節度大使贈司徒韓充碑 裴潾書西京
  商州刺史髙承簡碑 裴潾書未詳
  宋州虞城令李府君碑 胡霈然書訪碑録云盧重撰胡霈然書并題額天寳九年
  虢王鳳碑 殷仲容書耀州
  兵部尚書東都留守顧少連碑 張𢎞靖書西京華州刺史裴乾正碑 馮曉書京兆府墨池編云馬署撰并書渭北節度使臧希讓碑 張璪八分書京兆府訪碑録云元載撰
  趙公碑 張庭珪八分書西京
  斛斯府君碑 梁升卿八分書西京
  工部侍郎李景伯碑 梁升卿分書西京訪碑録云從子訥撰梁昇卿分書開元二十五年
  贈吏部尚書蕭雍碑 梁升卿八分書京兆府
  李徳遜碑 史惟則篆書華州
  鄭瞿齊碑 史惟則八分書未詳
  兵部張君碑 史惟則八分書未詳
  延州都督宋公碑 史惟則八分書
  太子詹事裴權碑 史惟則八分書未詳
  汝州刺史李深碑 韓秀弼八分書汝州
  亳州刺史李懐碑 李著八分書未詳
  酸𬃷令毌邱悦碑 東京
  贈太尉上黨公碑 北京
  潘孝子碑 東京
  南樂令鄭信臣碑
  魏博節度使田緒碑 邱絳文楊志方書北京
  渭南令成克立碑 京兆府
  張懐英碑 京兆府
  段寛碑 蕭修正書華州
  薛光裔碑 陸尚賓書絳州
  澤州晉城縣令贈秘書監盧俊碑 絳州
  龍門縣令皇甫君碑 絳州
  山南西道節度掌書記右補闕裴公碑 絳州
  右廂兵馬使毋府君碑 絳州
  義成軍節度使曹公碑 長慶四年西京
  程公碑 陸賢書西京
  劔南東西川鹽鐵租庸等使虢州刺史嚴公碑 顔頵書元和中
  中書侍郎兼黄門侍郎同三品孫公碑訪碑録云撰書人及年月并缺
  贈齊州刺史崔府君碑 崔平書
  陳公碑 疑蕭祐書
  故房州刺史盧府君碑 弟全嗣文并書
  太原少尹盧府君碑 張文禧書
  薊州刺史静塞軍使張公碑
  明威將軍田府君碑 開元二年
  太子賓客贈尚書令王府君碑 周式書大歴中工部侍郎趙公碑 王宣書訪碑録云撰書人缺開元十一年
  贈太子少師崔公碑
  靈州司馬劉府君碑 開元二年
  太子翊善鄭公碑 徐洪書
  太子賓客孟簡碑 開成元年
  左羽林統軍普寧郡王贈太子太保陳府君碑 蕭祐書
  襄陽李公碑 景龍二年西京
  太原尹贈工部尚書唐公碑 盧曉書
  清河崔公碑 貞元二十一年
  太子賓客贈尚書孔府君碑訪碑録云撰書人缺嵗次丙午立
  刑部尚書致仕白居易碑 譚邠書
  檢校吏部郎中持節歙州諸軍事范陽盧府君碑 裴述書
  鄭州司馬王公碑 景龍三年
  杭州刺史李公碑 郜恭書
  卭州刺史狄公碑
  洪州録事㕘軍贈趙州刺史趙道先碑碑帖考云齊抗書在緱□節度使畢公碑 庾惟蔚書
  瀛州刺史王公碑 劉安書
  嘉州羅目令贈鄭州刺史郭府君碑 崔納書
  望江令麴信陵碑 舒州
  萬孝子碑 廬州
  禮部侍郎信州刺史劉太真碑 江陵府諸道石刻録云裴度撰蔣潼正書在溧水縣
  洪州刺史王守真碑 崔璹書洪州
  李太白碑 于卲立綿州
  已上俱通志金石略其已見者不録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二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八
  唐刻功徳
  孫仁師百濟班師碑
  馬大斌撰正書無姓名麟徳元年金石録
  前隋州光化縣尉馬大斌撰無書人名氏髙宗平百濟已而其國人復叛右威衛將軍孫仁師為熊津道行軍大總管伐而平之師還至都洲刻石紀功以麟徳元年立復齋碑録
  裴行儉碎葉城紀功碑
  儀鳳二年裴行儉為安撫大食使諸部酋長悉來請命將吏已下立碑於碎葉城以紀其功舊唐書裴行儉傳
  成惠紀功碑
  在循州儀鳳中刻輿地碑目
  平南蠻碑
  蕭普用撰序蔡希周銘韋悟徴正書開元十八年八月金石録
  大度山紀功碑
  永昌三年曷蘇率貴川部與黨項種三十萬降后以右玉鈐衛將軍張𤣥遇為安撫使即其部置葉州刻石大度山以紀功唐書吐蕃傳
  哥舒翰紀功碑
  在熈州金石略
  王公復陜城勲徳碑
  章廷龜書王公名思禮肅宗時立碑帖攷
  澤潞李抱玉紀功碑
  元載撰史惟則八分書廣徳二年立金石録
  碑隂王惠安撰男自正正書仝上
  李寳臣記功載政頌碑
  永泰二年七月王佑撰王士則行書并篆額今在真定府察院内金石文字記
  平蠻頌碑
  韓雲卿撰韓秀實分書李陽氷篆額大歴十二年立諸道石刻録
  按西原蠻在唐為邊患久矣自肅宗至徳以後百餘年間諸蠻更相雄長乍服乍叛攻桂管十八州所至焚廬舍掠士女元道州所謂城池井邑但生荒草登髙極望不見人烟盖實録也今此碑所序大歴十一年賊帥潘長安偽稱南安王誘脅夷蠻連跨州邑南距雕題交阯西控昆明夜郎北洎黔巫衡湘毒如彼其廣天子命隴西縣男昌䕫持節招討擒獲元惡并其將帥八十四人生獻闕下其俘虜二十餘萬並給耕牛糧種令還舊居勛烈如此之著其列傳俱闕而不書歐趙集古金石之文又偶不得此碑入録鄉非事著於碑而碑録於余其遂無聞矣集古後録
  張茂昭功徳碑
  王璿撰并行書建中三年金石録
  韋臯紀功徳碑見前御製類
  李元亮懋功昭徳頌碑
  張濛撰韓秀弼八分書李彛篆額貞元五年十月金石録
  今在華州治大門内 舊唐書李元諒本名駱元光嘗在潼闗領軍積十數年軍士皆畏服徳宗居奉天賊泚遣偽將何望之輕騎襲華州刺史董晋棄城走望之遂據城將聚兵以絶東道元諒自潼闗將所部乘其未設備徑攻望之遂拔華州望之走歸元諒乃修城隍器械召募不數日得兵萬餘人軍益振以功加御史中丞賊泚數遣兵來冦輒擊却之遷華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潼闗防禦鎮國軍節度使與副元帥李晟進収京邑力戰壊苑垣而入遂復京師賜姓李改名元諒終隴西節度使金石文字記
  李元諒者駱元光賜姓名也以朱泚之亂能鎮定華州將徙治隴右故華州人感之行軍司馬董叔經請於天子立碑述頌也張濛撰韓秀弼分書秀弼手筆固是君家尚書公嫡𣲖而碑頌駱公詞無虚溢并可重也駱公封武康郡王諡莊威舊史不載見新唐書此所謂事増於前者乎石墨鐫華
  韋南康紀功碑
  元和五年刺史張九宗立碑隂載南康謝賜表字畫大半磨滅輿地碑目
  髙崇文鹿頭山紀功碑
  元和中髙崇文為東川節度使成都北有鹿頭山扼兩川之要劉闢築城以守之又連八栅以拒王師崇文遣髙霞寓酈定進倍道追之闢自投岷江擒於湧湍之中西蜀平詔刻石紀功於鹿頭山下舊唐書髙崇文傳
  湖州紀功碑
  在甲仗庫元和中紀刺史辛泌平李錡也輿地碑目
  平淮西碑
  叚文昌撰陸邳八分書元和十四年十月金石録唐平淮西碑翰林學士叚文昌撰安定李元直官朔方得於定武余感而歎曰明娵子奢莫之媒也嫫母力父是之喜也昔昌黎受詔為文開鑿渾元索功𤣥宰盖精金百汰愈鍊愈堅其植根深其藏本固發越於外其華𤍞然不可掩已自漢以後無此作也帝子不慧過量其夫且矯姹之茍以大功尸於私室夸耀寵靈要求命數惟意私之則破其碑以仆於道時君世宰暗愚自將則受以改命文昌庸伍安知為文氣質衰陋無復經緯雖組織求麗而綱領失据正如江左俗學以麗偶自矜借使一時女子無知朝廷之間君臣論議又出一女子下耶借使在朝無人庸鄙暗劣文昌其可承詔為此哉昔李商隱讀愈平淮西碑謂如元氣正賴陶化庶類而當時不容况一日得行其道吾知其不得存矣或謂不叙愬功考其言用夜半至蔡破其門取元濟以獻盡得其屬士卒豈嘗冺没無傳顧愈以裴度决勝廟算請身任之帝黜羣議决用不疑此其所取逺矣劉禹錫知名於時嘗忌愈出其右貞元長慶間禹錫隨後以進故為説每務詆訾且謂文昌此碑自成一家其自快私意如此又謂栁宗元言愈作此碑如時習小生作㡌子頭以紃綴其文且不若仰父俛子以此為上下之分宗元嘗推愈過楊雄不冝有此語皆禹錫妄也廣川書跋
  平盧節度薛平紀績碑
  栢元封撰八分書長慶三年三月金石録
  邠國公梁守謙功徳碑
  楊承和撰并書陸邳篆額長慶二年京兆金石録
  右唐邠國公功徳銘右神䇿軍䕶軍中尉楊承和撰并書邠國公者内侍梁守謙也攷之唐史宦者守謙無傳惟憲宗十五年書帝暴崩於太極殿中尉梁守謙王守澄等共立太子殺吐突承瓘及灃王惲而韓文公平淮西碑亦載守謙在帝左右嘗命之徃撫蔡師夫守謙以一宦者而爵至上公此可見憲宗之信任小人冝其晚節不終卒死宦者之手然則予之録此盖將為天下後世之戒而非徒取其文字也金薤琳瑯此宦者梁守謙造經於興唐寺而䕶軍中尉楊承和為銘之書之者也書全法歐陽蘭臺方整老勁所不及者結搆小疎耳但頌宦者功徳乃謂淮蔡之功十居其七將令裴李諸公何處生活石墨鐫華
  仇士良紀功碑
  武宗初車駕幸昆明池賜仇士良紀功碑詔右僕射李程為其文舊唐書本紀
  張仲武盧龍紀功碑
  張仲武為幽州大都督始回鶻常有酋長監奚契丹以督嵗貢因詗刺中國張仲武使禆將石公緒等厚結二部執諜者八百餘人殺之名王貴種相繼降捕㡬千人仲武表請立石以紀聖功帝詔李徳𥙿為銘掲碑盧龍以告後世唐書本傳
  韋丹功徳碑
  宣宗讀元和實録見韋丹政事卓然他日與宰相語元和時治民孰第一周墀對臣嘗守江西韋丹有大功徳被八州歿四十年老幼思之不忘乃詔觀察使紇干泉上丹功狀命刻功於碑唐書本傳
  滅黄巢紀功碑
  景福二年天下金石志
  朱全忠迎鑾紀功碑
  天祐二年七月賜朱全忠迎鑾紀功碑文立於都内舊唐書本紀
  唐碑徳政
  廮陶縣令李明府清徳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元年金石録
  宗城令薛寳徳政碑
  永徽二年北京金石略
  糓州刺史裴君清徳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五年金石録
  裴君名律師碑篆書題額云大唐糓州刺史裴公徳政碑按隋書義寧二年以新安縣置新安郡唐武徳元年曰糓州貞觀元年徙糓州治澠池六年徙治福昌顯慶二年州廢以福昌永寧長水屬洛州復齋碑録
  黔南節度使趙國珍徳政碑
  上元二年輿地碑目
  蒲州刺史李公徳政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乾封元年九月金石録
  相州刺史許圉徳政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乾封二年金石録
  於潛縣令丁明府徳政頌碑
  殷亮撰并書公名君表字元章麟徳二年三月立諸道石刻録
  齊州刺史薛寳積清徳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總章二年八月金石録
  歴城令劉文恪清徳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總章二年金石録
  臨汾縣令于府君徳政碑
  謝祐撰栁洋正書咸亨四年十月金石録
  任城令元府君清徳頌碑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調露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獨孤府君徳政碑
  硤石尉孟休撰桃林主簿盧元珪書碑今缺府君名不可見其字曰思思下又缺一字河南洛陽人給事中元愷之子為陜州桃林令入為水部員外郎桃林人立此碑以頌徳據唐書表元愷二子曰思莊思行而亦不著名此不知其為誰也碑以調露二年集古録目
  元府君徳政碑
  不著書撰人名氏府君名思哲字知仁河南洛陽人以絳郡夏縣令卒於官縣人右監門校尉隂神義等為立碑以頌徳以調露二年立在夏縣集古録目
  恒州刺史陶雲徳政碑
  張義咸撰行書無姓名永淳三年金石録
  申州録事張義感撰雲字大舉河南伊闕人也髙宗時為恒州刺史碑以永淳三年立予為河北轉運使至真定府見碑仆在府門外半埋地中命工掘出立於廡下字為行書筆跡遒麗而不著書者姓名惜哉集古録
  洛州刺史賈公清徳頌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髙宗時立年月殘缺金石録右唐洛州刺史賈公清徳頌按唐史循吏傳賈敦頥敦實相繼為洛州刺史有惠愛郡人皆為刻石號棠棣碑今敦實之碑亡矣此碑載初除洛州制書有云三川之境是稱都㑹六條之寄尤屬時英蒲州刺史賈敦頥體業强正識用優敏盖其名乃敦頥也又武后實録敦實傳中亦作敦頥以此知唐史傳冩之誤又按法書要録此碑王知敬書以知敬所書他石刻較之字畫不類未知果知敬書否也金石録
  武强縣令梁君徳政碑
  撰人名缺劉𤣥明正書垂拱元年四月金石録
  介休令張君清徳碑
  李愿撰李敬八分書永昌元年九月金石録
  醴泉縣令張仁藴徳政碑
  齊處仲撰顔真卿正書長壽三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醴泉縣令張仁藴徳政碑長壽三年立醴泉尉顔真卿書按魯公雖嘗為此官然在開元間而魯公以貞元元年為李希烈所害年七十六上距長壽三年實九十餘嵗是時猶未生也又筆法與魯公他書不類以此疑有姓名同者然碑武后時立而不用當時所製字或云碑雖建於長壽中至魯公為尉重書而刻之未可知也據新史紀傳魯公以貞元元年被害年七十六而舊史徳宗實録皆云歿于興元元年年七十七疑新史誤金石録
  渭南令李君清徳碑
  馬吉甫撰正書無姓名聖厯元年十月金石録
  直崇文館馬吉甫撰不著書人名氏李君名思古渤海蓨人為鴻州渭南令入拜右司員外郎縣人為立清徳碑以聖厯元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鴻州渭南縣令李君清徳碑馬吉甫撰按唐書則天天授二年析雍州之渭南慶山置鴻門縣遂以慶山鴻門渭南髙陵櫟陽置鴻州大足二年廢集古録
  栢仁令鄭君紀徳碑
  李義仲撰正書無姓名聖厯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福昌縣令張君清徳頌碑
  薛稷撰并正書大足元年九月金石録
  鳳閣舍人薛稷撰不著書人名字考其字畫疑亦稷所書也張君漢相蒼之二十九世孫武后時自福昌令徙為洛陽令而福昌人為之立此碑張君名及立石年月皆剥缺不可辨集古録目
  韋景駿頌徳碑
  神龍中韋景駿為肥鄉令時河北饑景駿躬撫合境村閭必通贍恤貧弱獨免流離及去任人吏立碑頌徳舊唐書本傳
  葉縣令宋君遺愛頌碑
  吴師道撰正書無姓名神龍三年五月金石録
  句容令岑公徳政碑
  張景毓撰釋翹徴正書景龍二年二月金石録
  右岑君徳政碑乃唐雍州録事參軍張景毓字燭㣲撰按碑岑君名禎字徳茂南陽人也祖文本父景倩解褐為參軍又為蒲州司戸參軍又調補衢州司倉參軍乃擢授潤州句容縣令是碑因其去而立也碑今在縣治二門外今年秋予以試事赴句容既失意日夕游衍崇明寺託居民搨數碑以還栁汧江君指示此及寺中仆地石幢云是李北海所書又檢書史㑹要以示句容隱士若江君者可謂難得矣是日出少時與祝京兆往復詩藁及宋刻句容縣志自言逺祖江賓王與朱文公同年家有當時試録在鄉中不及取后予廹試事歸昨始寄至因得摩挲墨本恍憶徃事故記之云嘉靖戊午十月廿一日記蒼潤軒碑跋
  新興縣令光燕客清徳碑
  閻朝隱撰王麟行書景龍二年戊申九月建復齋碑録
  揚州長史姚崇紀徳碑
  中宗時姚崇為揚州長史政條簡肅人為紀徳於碑舊唐書本傳
  永昌令韋抗遺惠碑
  景雲初韋抗為永昌令不務威刑政令肅一都輦繁劇寛猛得中遷右臺御史中丞吏人立碑通衢紀其遺惠舊唐書本傳
  洛州長史盧公善政頌碑
  撰人姓名殘缺蘇説八分書景雲二年金石録
  裴觀徳政碑
  賈昇撰僧湛然分書開元八年立在峴山復齋碑録
  兖州刺史韋府君遺愛頌碑
  狄光嗣撰張庭珪正書開元九年十一月金石録
  刺史靳恒遺愛頌碑并碑隂
  張九齡撰髙慈正書開元十一年立碑隂述羣官陪靳使君登峴山紀文復齊碑録
  真定令栁君紀徳碑
  裴抗撰并八分書開元十二年金石録
  下博令許君徳政頌碑
  王懐惠撰馮靈仙正書開元十六年正月金石録
  武臨令慕容公徳政碑
  正書書撰人姓名殘缺開元十六年四月金石録
  堂陽令元府君徳政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十七年正月金石録
  膠水令徐公徳政碑
  封利建撰序杜暐銘正書姓名殘缺開元十九年正月金石録
  京兆尹張公徳政碑
  孟匡朝撰史惟則八分書開元二十一年金石録
  華州刺史楊公遺愛頌碑
  王暐撰史惟則八分書開元二十三年金石録
  碑隂 史惟則八分書仝上
  元氏令龎公清徳頌碑
  邵混之撰蔡有鄰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八月金石録
  蒲州刺史裴寛徳政碑
  趙良器撰韓擇木分書開元二十四年訪碑録
  館陶令徐公遺愛碑
  張孚撰宋瑗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十月金石録館陶令徐㲄徳政碑朱瑶分書北京金石略
  真定令杜府君遺愛頌碑
  李琚撰并八分書開元二十五年金石録
  濟源令李造遺愛碑
  梁涉撰徐浩正書開元二十六年十一月金石録中書舍人梁陟撰監察御史集賢院修撰徐浩書李公名造唐之宗室自濟源令入為 此頌濟源令碑以開元二十六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重脩李造遺愛碑記
  髙從規撰髙從彦正書貞元二十一年立附金石録
  李適之清徳頌碑
  蕭誠行書開元二十七年三月金石録
  前刺史李適之徳政頌蕭誠書唐州金石略
  李適之碑隂記
  張嘉貞撰行書無姓名一作吕岩説撰璀正書開元二十七年三月附
  薛僅善政頌
  徐季錫文崔黄中行書開元二十七年金石録
  李涓徳政碑
  河中猗氏縣丞炅撰吏部常選張休書絳州夏縣令李㳙之徳政碑也㳙字   人碑以開元二十七年立在夏縣集古録目
  易州刺史田仁琬徳政碑
  徐安貞撰蘇靈芝行書開元二十八年十月金石録中書侍郎集賢院學士徐安貞撰蘇靈芝書琬字正勤自易州刺史遷為安西都䕶此易州人所立徳政碑也以開元二十八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此蘇靈芝書靈芝武功人生開元天寳間書與胡霈然齊名霈然書評者謂其格力不楊今霈然書不可見見此碑可以得其概矣大都源出聖教而肥媚為多尚不及王縉書王清源公碑而宣和譜擬之季海伯施季海不足論但恐伯施於地下笑人石墨鐫華
  太谷令安庭堅美政頌碑
  撰人姓名殘缺房璘妻髙氏書開元二十九年三月金石録
  開元二十九年安公美政頌房璘妻髙氏書安公者名庭堅其事蹟匪奇而文辭亦匪佳作惟其筆畫遒麗不類婦人所書余所集録亦已博矣而婦人之筆著於金石者髙氏一人而已然余嘗與蔡君謨論書以謂書之盛莫盛於唐書之廢莫甚於今余之所録如于頔髙駢下至陳遊瓌輩等書皆有唐之武夫悍將暨楷書手輩字皆可愛今文儒之盛其書法屈指可數者無三四人非皆不能盖忽不為爾唐人書見於今而名不知於當時者如張師邱繆師愈之類盖又不可勝數也非余録之則將遂冺然於後世矣余於集古不為無益也夫集古録
  扶溝令馬光淑徳政頌碑
  崔顥撰八分書姓名殘缺開元二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掖縣令趙公徳政頌碑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二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長安令韋堅徳政碑
  梁涉撰吕向行書天寳元年京兆金石録
  襄陽令厙狄履温徳政碑
  周擇從撰蕭頌行書天寳三年正月金石録
  襄陽令河南庫狄君遺愛頌天寳中周擇從撰蕭誠書石已中斷僅存其半云名履温峙之後按北史厙狄峙傳其先遼東人叚匹磾之苗裔以避難變姓厙狄集古後録
  西河太守杜公遺愛碑
  書撰人姓名殘闕天寳五年金石録
  濟源令唐公遺愛碑
  平列撰徐浩行書天寳七年二月金石録
  尉氏令李良清徳碑
  天寳五載在東京金石略
  在尉氏縣衙公門外天寳五載立寳刻叢編
  魏郡太守苗晉卿徳政碑
  王維撰天寳七載立訪碑録
  濟源令房琯遺愛頌碑
  監察御史平冽撰河陽縣令徐浩書房公名琯清河人嘗為濟源令冽作頌時琯為給事中碑以天寳七年二月立集古録目
  任邱令王公清徳碑
  傅衡之文崔倚正書天寳八年九月金石録
  西河太守劉寧徳政碑
  孫宰撰鄔彤行書天寳九年金石録
  淮隂太守趙悦遺愛碑
  張楚金撰行書無姓名天寳十四年金石録
  壽張令劉公仁政碑
  無撰人姓名周良弼八分書天寳十五年金石録
  襄陽令盧君徳政碑
  閻寛文史惟則八分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太子正字閻寛撰伊闕縣尉集賢院待制史惟則八分書盧僎字子誠范陽人為襄陽令此盖去思碑也碑字多殘缺不見所立年月集古録目
  襄陽牧獨孤册遺愛頌碑
  李邕撰蕭誠行書天寳中立
  唐江夏太守李邕撰蘭陵蕭誠書府君名册字伯謀河南人嘗為襄州刺史此碑襄人所立也石為四面其兩面剥缺不可讀不知所立年月集古録目
  誠書世多有而此尤佳碑在峴山亭下余自夷陵徙乾徳令嘗登峴山讀此碑碑為四面而一面字完今人家所傳祗有一面而余所得有二面故其一面頗有訛缺也府君諱册字伯謀河南人也其文不完故不見其終始集古録
  靈寳縣令裴遂遺愛頌碑
  賈庭瑤序王諲銘史惟則八分書天寳中立諸道石刻録
  劔南節度崔圓遺愛碑
  天寳末𤣥宗幸蜀劔南節度崔圓増修城池建置館宇儲備什器及乗輿至殿宇牙帳咸如宿設𤣥宗甚嗟賞之肅宗即位𤣥宗命圓與房琯韋見素並赴肅宗行在所𤣥宗親製遺愛碑於蜀以寵之舊唐書本傳
  烏程令韋君徳政碑
  沈務本撰沈仲昌正書至徳二年二月金石録
  任城尉韋公惠愛碑
  苗藏緒撰正書無姓名乾元二年五月金石録
  鳳翔李梁公遺愛碑
  房琯撰韓擇木八分書廣徳元年五月碑在鳳翔府今在長安金石録
  渭南令路公遺愛表
  蘇源明撰行書上元二年金石録
  考功郎中知制誥蘇源明撰不著書人名氏嗣恭字嗣恭平陽人初名劒客開元中歴數縣令皆有能名明皇以為可嗣漢魯恭故賜此名復歴渭南令官至朔方留後上元二年渭南為立此碑在渭南集古録目
  餘杭令陳允昇徳政碑
  李紓撰上元二年立在本縣内訪碑録
  淮南節度使崔圓頌徳碑
  李華撰張從申正書大厯二年正月金石録
  絳州刺史李公徳政碑
  崔巨撰劉鈞八分書大厯二年二月金石録
  邠寧馬璘徳政碑
  韓雲卿撰張少悌行書大厯三年四月金石録
  龔邱令庾公徳政碑
  李陽氷撰并篆書大厯五年九月金石録
  欒城令劉沔遺愛碑
  在本縣鄭汲撰趙舍書大厯五年訪碑録
  髙陵令李峴遺愛頌
  蘇端撰張潭行書大厯六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李峴遺愛頌峴嘗任髙陵縣令後為宰相以歿歿後縣令蘇端刻此頌焉碑云曽祖恪封吴王祖琨嗣吴王父禕信安郡王元和姓纂所載亦同而唐書列傳以為恪之孫誤矣金石録
  明州刺史裴儆紀徳碑
  越州刺史浙江東道節度副使王密撰集賢院學士李陽氷篆裴公名儆代宗時為明州刺史嵗滿罷去州人為之立碑不著刻石年月集古録目
  王密撰李陽氷篆并古文額大厯八年立復齋碑録裴公儆為明州刺史密代之為作此文其文云皇唐御神器一百四十二年天下大康海隅小冦結亂甌越因言明州當出兵之衝民物殘弊儆撫綏有惠愛而人思之爾按唐自戊寅武徳元年受命至己亥乾元二年乃一百四十二年是時肅宗新起靈武上皇自蜀初還史思明僭號於河北是嵗洛陽汝鄭等州皆䧟於賊不得云天下大康而海隅小冦也考於史傳又不見其事惟台州賊袁晁攻䧟浙東諸郡乃寳應元年當云一百四十五年又據密代儆為明州刺史至大歴十四年移湖州則儆密相繼為刺史宜在代宗時然密當時人推次唐年不應有失余友王回深父曰唐自武徳至大歴八年實一百五十六年中間除則天稱周十四年則正得一百四十二年是時天下初定文人著辭以為大康理亦可通是嵗廣州哥舒晃作亂海隅小冦豈謂此歟余以謂哥舒晃之亂唐命江西路嗣恭討平之不當自明州出兵深父曰然兵家出奇明州海道去廣不逺亦或然也故并著之集古録
  汝州刺史李深遺愛碑
  撰人名缺韓秀弼八分書大厯十二年三月金石録
  壽州刺史張鎰去思頌
  趙旦撰王湍八分書大厯十四年十二月金石録
  宣歙觀察使薛邕去思碑
  崔巨撰裴華分書并篆額大厯十四年八月建復齋碑録金石略作裴章分書墨池編作裴律
  元結徳政碑
  大厯中立在容州諸道石刻録
  明州刺史王公徳政碑
  李舟撰顔真卿書李陽氷篆建中元年十月金石録浙東觀察判官李舟撰太子少師顔真卿書國子監丞李陽氷篆額王公名密徳宗初自明州移為湖州刺史州人潘瀾阮津等請立遺愛碑以建中二年十月立并勅書同刻勑徐浩所書也集古録目
  太師於書天得也嘗學折釵股謂得古人書法隱處余見此碑特盡之矣故為世絶藝觀太師名徳偉然為天下第一忠義之發本於天性今人不得盡知惟書法入石流傳於後故世無賢不肖皆得知之盖以公為善書人也今書藝所學皆深墨重筆如指畫木印狀皆謂能學公之書矣昔夫子能拓闗而不以力聞盖以慎其所習也公於書自喜常患後世不傳則其䧟流俗中亦自取其累也廣川書跋
  夏縣令韋公遺愛頌
  鄭士林撰胡証八分書貞元二年八月金石録
  韋奥遺愛頌監察御史鄭士林撰前進士胡証八分書奥字又𤣥京兆杜陵人嘗為夏縣令此碑夏縣人所立以貞元二年八月刻在夏縣集古録目
  澤潞李抱真徳政碑
  董晉撰班宏書貞元九年金石録
  澄城令鄭君徳政碑
  陳京撰鄭雲逵行書貞元十四年正月金石録
  今在本縣文多剥泐但云公字叔敖鄭州滎陽人而不得其名金石文字記
  同州刺史崔淙遺愛碑
  楊慿撰韋縱正書貞元十七年金石録
  盧州刺史羅公徳政碑
  楊慿撰徐璠正書并篆貞元十八年十月金石録
  東陽令戴叔倫去思頌
  陸長源撰李秋實八分書興元二年五月建在本縣學復齋碑録 金石略云蕭誠書
  虞城令李公去思頌
  李白撰王遹篆書元和四年六月金石録
  唐世以書自名者多而小篆之學不數家自陽氷獨擅後無繼者其前惟有碧落碑而不見名氏遹開元天寳時人在陽氷前而相去不逺亦工八分然當時不甚知名雖字畫不為工而一時未有及者所書篆字惟有此爾世亦罕傳余以集録求之勤且博僅得此爾今世以小篆名家如邵不疑楊南仲章友直問之皆云未嘗見也集古録
  右唐虞城令李公去思碑李白撰王遹書碑側題云元和四年六月重篆盖遹不與白同時此碑後來追建爾歐陽公集古録云遹在陽氷前者誤也金石録
  魏博節度田緒遺愛碑
  裴垍撰張𢎞靖正書元和六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魏博田緒遺愛碑裴垍撰張𢎞靖書政和中與栁公權所書何進滔徳政碑俱為大名尹所毁金石録
  襄州樊成公遺愛碑
  李絳撰鄭餘慶正書元和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中書舍人平章事李絳撰太子少保鄭餘慶書襄州刺史山南東道節度使袁滋篆額滋以憲宗時鎮山南言故貞元中節度使樊澤在州有善政請立遺愛碑絳奉勅撰澤字安時南陽人後終於荆南節度諡曰成碑以元和八年十二月立集古録目
  碑云相國賈公時鎮漢南以公為行軍司馬明年召賈公公代其鎮賈公者賈耽也初耽以徳宗在梁使澤奏事俄有急詔以澤代耽大將張獻甫曰天子播越行軍以公命問行在及反利公土地可謂事人不忠矣軍中不平請為公殺之耽曰是何謂也朝廷有命即為帥矣碑稱詔書始下而人情悦毁譽之不可以為信如此集古後録
  宗城令衛知全徳政碑
  在本縣長慶二年訪碑録
  激州刺史髙公徳政碑
  王起撰裴潾書長慶中立金石録
  右溵州刺史髙公徳政碑王起撰按唐書地里志元和十二年以郾城上蔡西平遂平四縣置溵州長慶元年州廢今碑後題長慶而其下殘缺當為元年盖是年州遂廢矣髙公者名承簡崇文之子為裴度牙將後至汾州節度唐史有傳仝上
  楊元卿徳政碑
  穆宗時楊元卿為涇原渭節度觀察等使奏置屯田五千頃每屯築牆髙數仭鍵閉牢密卒然冦至盡可保守六年涇人論奏為立徳政碑舊唐書本傳
  義成李徳𥙿徳政碑
  賈餗撰歸融八分書大和六年八月金石録
  義成軍節度李聽徳政碑
  宋申錫奉勅撰待詔侯丕奉勅正書大和三年八月建復齋碑録
  殷侑徳政碑
  太和四年殷侑為滄齊觀察使勸課多方民吏胥悦上表請立徳政碑舊唐書本傳
  魏博節度何進滔徳政碑
  栁公權撰并正書開成五年五月金石録
  何進滔徳政碑唐翰林學士承㫖兼侍書栁公權撰并書進滔唐書有傳開成五年立其髙數丈制度甚閎偉在今河北都轉運使公廨園中集古録
  右唐何進滔徳政碑進滔事迹固無足取而栁公權書法為世模楷此碑尤為雄偉政和中大名尹建言磨去舊文别刋新製好古者為之歎惜也金石録翰林學士承㫖兼侍書工部侍郎栁公權撰并書翰林待詔梁王府司馬唐𤣥度篆額進滔文宗時為魏博節度使文宗詔公權為撰徳政碑以開成五年正月立有碑樓尚存集古録目
  徐商徳政碑
  李隲撰李曉𨽻書并篆額咸通六年十二月建復齋碑録東海徐公徳政頌李隲撰咸通六年在峴山輿地碑目
  王重榮徳政碑
  中和四年歸仁澤撰唐彦謙書碑帖考
  王重榮徳政碑歸仁澤撰唐彦謙書重榮當唐之末再逐其帥遂據河中雖破黄巢平朱玫之叛有功於一時而阻兵召亂為唐患者多矣碑文辭非工而事實無可采所以録者俾世知求名莫如自修善譽不能掩惡也考重榮之碑豈不欲垂美名於千載而其惡終暴於後世者毁譽善惡不可誣故也彦謙以詩知名而詩鄙俚字不甚工皆非予所取也集古録
  恩賜瑯琊郡王徳政碑
  乾寧三年王兢撰輿地碑目
  王審知徳政碑
  天祐二年閏十二月福建百姓僧道詣闕為節度使王審知請立徳政碑從之舊唐書本紀
  
  賈烋清徳碑
  詳正學士張顯思撰正書無姓名萬嵗通天二年九月建復齋碑録
  三原令乙速孤令從清政頌
  梁陟撰陳載正書開元二十六年四月建復齋碑録
  房琯碑隂記
  石洪撰兵部郎中鄭權書房琯有遺愛碑在濟源元和六年琯從祖子式以河南尹奉詔祠濟源洪等刻此記於碑隂集古録目
  石洪文字罕見於後世故特録之集古録
  有録無説及無建立年月書撰姓名者
  柘城令李公徳政碑 封利建撰魏崇行書金石録徐州刺史封公徳政碑 李迥秀撰李思惲行書金石録邠寧節度髙霞寓徳政碑 韋處厚撰王良容書諸道石刻録
  裴行機徳政碑 在髙苑縣諸道石刻録
  髙苑令袁仁徳政碑 碑缺不見立石年月在本縣訪碑録
  宗城令王紹業去思碑 永淳二年訪碑録
  莘縣令杜伸智徳政碑 在本縣訪碑録
  武强令王公徳政碑 在本縣訪碑録
  餘杭令劉允恭徳政碑 在本縣内訪碑録
  偃師縣令崔府君徳政碑 薛稷書西京已下俱金石略襄州牧衛府君遺愛頌 蕭誠書襄州
  鎮國節度楊公遺愛頌 史惟則八分書華州
  考城令王列徳政碑 東京
  長垣令鄭諲清徳頌 東京 訪碑録云在本縣衙門内
  鳳翔節度使李昌言徳政碑 李郜書鳳翔府
  鳳翔節度使孫志直紀徳碑 劉孺之書鳳翔府靈寳縣令李良弼徳政頌 陜府
  楊正公徳政碑 華州
  朝散大夫王公徳政碑 絳州
  龍門縣令王公善徳政碑 絳州
  萬年縣令裴公徳政碑 絳州
  絳州刺史郇國公韋陟遺愛碑 蘇嬰分書
  沂州刺史徐孝徳清徳碑 沂州
  淮南觀察使崔公頌徳碑 廬州
  光州刺史郭道瑜徳政碑已上十六碑俱見金石略其已見者不録
  奉先縣令李渭遺愛頌 王禹八分書墨池編
  夏縣宰徳政頌 張休倩書墨池編
  赫連子悦清徳頌 無書撰人名氏墨池編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二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三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九
  唐碑墓誌
  司空竇抗墓誌
  歐陽詢撰并八分書武徳五年三月金石録
  右唐竇抗墓誌歐陽詢撰并書其所歴官新舊史所書頗多闕畧盖抗在隋自岐州刺史遷冀州又遷定州又為遼東道行軍總管改朔州道遂授持節幽易燕檀四州諸軍事幽州總管幽州刺史而史直云自岐州轉幽州總管其歸唐為𢎞化道安撫大使遷光禄大夫又為左武候大將軍時以本官領同州刺史史皆不載其卒史言諡密而誌作容新史言贈司徒而誌作司空舊史亦為司空與誌合金石録
  劉亮墓誌
  正書無姓名武徳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鄭孝王亮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元年金石録
  正書細字無書撰姓名開皇元年薨唐贈鄭王子淮安王神通以貞觀二年七月改𦵏於萬年縣復齋碑録
  右僕射温彦博墓誌
  無書撰人姓名世傳歐陽詢書貞觀十一年十月金石録
  少府監梁璡墓誌
  貞觀十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合𦵏夫人元氏萬年少陵景原復齋碑録
  樂陵縣令長孫迥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十七年九月金石録
  殷元嗣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觀二十一年六月金石録
  太府卿李襲譽墓誌
  正書書撰人姓名殘缺貞觀二十三年三月金石録右唐李襲譽墓誌唐史列傳襲譽官閥甚略據墓誌云武徳初拜太僕卿出為潞州總管尋徴拜太府卿而傳言髙祖定長安授太府少卿者盖傳誤傳言襲譽坐私憾杖殺番末丞劉武嘗廢為民流泉州而墓誌不載疑諱之也金石録
  冝州别駕楊旻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定州刺史張萬福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五年四月金石録
  右衛將軍豆盧承基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徽六年二月金石録
  潤州刺史竇志寂墓誌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顯慶元年三月金石録
  乞伏士幹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顯慶三年五月金石録
  隋辛紊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顯慶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武安郡司馬劉仁㑹墓誌
  顯慶三年京兆金石録
  李汪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龍朔元年十一月金石録
  司農少卿竇遜墓誌
  賀遂亮撰龍朔二年京兆金石録
  騎都尉李文墓誌銘
  麟徳元年二月今在同州金石文字記
  𢎞文館學士顧君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乾封二年二月金石録
  右唐顧君墓誌已殘缺亡其前一叚以事攷之盖顧𦙍也𦙍髙宗朝為𢎞文館學士司文郎中卒名姓附見唐書令狐徳棻傳其子琮仕武后為宰相今此誌但云第六子珫等而無琮豈當時官未顯故不載歟金石録
  髙匡墓誌
  不著書撰人名氏匡字才仁滄州渤海人碑以乾封二年立本朝嘉祐中永年令石起得之於洺州乾明僧舍集古録目
  張士相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咸亨四年二月金石録
  善化府折衝張君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永隆二年二月金石録
  奉化郎岑子輿墓誌
  弟羲撰正書無姓名垂拱三年十月金石録
  右唐岑子輿墓誌云君諱子輿字安道南陽棘陽人也曽祖之象祖文本父曼倩按元和姓纂及新唐書宰相世系表載曼倩四子獻羲仲翔仲禮而無子輿今墓誌云次弟獻前太子典饍郎次弟羲前成均主簿而無仲翔仲禮墓誌既云獻羲等則不載仲翔仲禮容有之惟子輿乃曼倩長子姓纂與世系表當書而闕者何也金石録
  懐州司兵參軍魏載墓誌
  湖州司倉髙嶠撰不著書人名氏載鉅鹿曲陽人魏文正公之孫叔玉之子官至懐州司兵參軍坐事流死嶺南碑以垂拱四年集古録目
  魏載墓誌銘其序云祖徴諡曰文正父叔玉光禄卿載以𢎞文生對䇿居甲授太常寺奉禮郎以疾謝職尋調懐州司兵參軍屬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詭道不戢自焚譴及宗姻旋加此累以垂拱三年終於嶺外春秋三十有二所謂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詭道者乃徐敬業起兵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誅武后不克也時敬業以前𥂕厔尉魏知温為軍師所謂譴及宗姻者疑敬業敗載坐思温竄死嶺南耳今據新唐書宰相世系表鄭公諸房都無思温及載而叔玉但著一子膺為秘書丞豈載以官卑貶死無後而歿不見耶載死不幸而家譜不録史官不書非事載斯誌而誌録於余其遂冺沒於無聞乎集古録
  宣州涇縣令竇孝禮墓誌
  天授三年正月六日立復齋碑録
  密州司馬康遂城墓誌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長壽三年金石録
  行書不著書撰人名氏君諱遂城字筠㑹稽山隂人仕至密州司馬長壽二年四月二十日卒以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與夫人栁氏同歸窆於籬渚山之舊瑩寶刻叢編
  雅州名山令李文義墓誌
  顔令伯撰孫謩正書長壽三年京兆金石録
  邠州三水丞梁師敬墓誌
  薛曜撰暢整書証聖二年京兆金石録
  冬官尚書李冲𤣥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證聖元年五月金石録
  南宫昌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萬嵗通天元年金石録
  珍州榮徳縣丞梁師亮墓誌
  正書萬嵗通天二年三月今在西安府百塔寺金石文字記
  崔敬嗣墓誌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長安三年十月金石録
  右周崔敬嗣墓誌云祖咸考表而元和姓纂以咸為諴表為儀表又新唐書崔光逺傳中宗在房州官吏多不為禮光逺祖敬嗣為刺史獨盡誠推奉帝徳之及反正有與敬嗣同姓名者每擬官帝輒超拜後召見悟非是訪敬嗣已死即授其子汪五品官汪生光逺今以墓誌考之敬嗣武后時實為房州刺史然墓誌載敬嗣長子悦次子恊而無名汪者而姓纂亦云悦生光逺然則以悦為汪盖史誤也敬嗣卒于證聖元年中宗反正其歿已久屢遷他人官而不悟可謂昏矣金石録
  竇將軍墓誌
  不著書撰人名氏將軍河南人唐太穆皇后之族官至右屯衛將軍碑以神龍二年立今其文字缺滅將軍之名字皆不可見矣集古録目
  兵部侍郎崔兢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神龍三年五月金石録
  右唐崔兢墓誌云公諱兢字明慎祖敦禮父守業按舊唐書敦禮列傳云孫貞慎神龍初為兵部侍郎元和姓纂新史宰相世系表所書亦同今以墓誌攷之其家世及名位皆合惟不著其名而以明為貞者皆唐史及姓纂之闕誤也金石録
  國子祭酒武承規墓誌
  蘇頲撰顔叔堅正書景龍三年八月金石録
  右唐武承規墓誌蘇頲撰顔魯公家廟碑載魯公之父名惟貞字叔堅嘗為太子文學今此誌題太子文學顔叔堅書豈非以字行乎家廟碑又稱叔堅受筆法於舅殷仲容氏特以草𨽻擅名云金石録
  騎都尉劉君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景龍三年十月金石録
  長安縣丞蕭思亮墓誌
  顧惟貞撰正書景雲二年金石文字記
  𤣥通居士張萬迪墓誌
  崔湜撰正書無姓名太極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琅琊王冲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六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琅琊王冲墓誌冲越王貞子也中宗遷房陵貞與冲謀反正舉兵未㡬父子皆敗開元六年始詔陪𦵏昭陵武后革命毒流海内而唐之宗室被禍尤甚冲父子特畏誅翦故舉兵耳非有他謀也倉卒無援卒就夷滅哀哉金石録
  髙士楊府君墓誌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八年九月金石録
  侍御史王瑜墓誌
  八分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九年十月金石録
  鎮軍將軍吴文墓誌
  開元九年興福寺僧大雅集王右軍書明萬歴末浚西安城濠得之俗謂之半截碑其文有曰夫人李氏圓姿替月潤臉呈花唐人冩狀婦容云爾猶有碩人詩意今人以為嫌不肯作此語矣金石文字記
  瀘州刺史康元辨墓誌
  王羨門撰子晉書開元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合州刺史上官濟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十五年正月金石録
  濟源令蕭公墓誌
  權澂撰正書無姓名開元十五年二月金石録
  秘書監王詢墓誌
  韓休撰馬極書開元十六年京兆金石録
  薛王府典軍李無慮墓誌
  賈彦璿撰正書無姓名開元十七年正月金石録
  宣義郎王巳墓誌
  張九齡撰崔庭玉行書開元二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相州刺史侯莫陳涉墓誌
  鄭同昇撰盧自勸正書開元二十三年十一月金石録
  穎王府司馬蕭擢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二十四年十月金石録
  江州刺史戴希謙墓誌
  從子休璇撰次子崿八分書開元二十六年又十一月金石録
  忠武將軍王暕墓誌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開元二十七年十月
  太原尹王氷墓誌
  崔宗之撰并行書開元二十七年十月金石録
  將軍慕容嘉朂墓誌
  馮𭹰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二十八年二月金石録
  嘉州刺史髙君墓誌
  貟半千撰子謙書開元中刻京兆金石録
  左武衛大將軍杜元恭墓誌
  姪昆吾撰天寳五年京兆金石録
  青城縣令曹琳墓誌
  張漸撰陳續正書天寳六年京兆金石録
  棣王墓誌
  王齊同撰韓擇木八分書天寳十年二月金石録
  京兆尹王鉷墓誌
  常衮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寳十年京兆金石録
  處子瑗墓誌
  行書無書撰人姓名天寳十一年十一月金石録
  廬江郡司馬劉踐言墓誌
  許益撰韓之行書天寳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總管道國公周法明墓誌
  至徳中在黄州金石略
  沈府君墓誌
  乾元元年韋卓撰并書輿地碑目
  贈鴻臚卿魯仲瑜墓誌
  賴棐撰姚南仲行書乾元二年九月金石録
  鄭陳節度使彭元曜碑
  李潮撰并八分書乾元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元吾邱衍謂李陽氷即杜甫之甥名潮取海賦陽氷不冶之義為字既以字行乃别字少温楊用修嘗辨其非按陽氷趙郡人太白從叔其字少温見於宣和書譜與其名相應若名潮而以陽氷少温為字於義皆無取且陽氷工篆書潮工八分觀趙氏金石録載城隍神祠記忘歸䑓銘孔子廟記先塋碑三墳記等為李陽氷篆書而慧義寺彌勒像碑彭元曜墓誌為李潮書則其非一人明矣金石文字記
  宣州博士沈縉墓誌
  韋貞撰正書無名乾元二年十一月五日祔于東王山在武康縣復齋碑録
  處士沈元期墓誌
  正書無名乾元二年夫人吴興邱氏合𦵏祔於嘉興西五十七里車口村之舊里復齋碑録
  雍王友禇遂賢墓誌
  孟利貞撰上元三年京兆金石録
  贈中書侍郎蕭華墓誌
  盧光逺撰杜鴻漸正書寳應元年京兆金石録
  承天皇帝子新平王儼墓誌
  常衮撰永泰元年京兆金石録
  贈代州都督辛浩墓誌
  成朝秀撰韓秀實八分書大厯元年京兆金石録
  富平尉顔喬卿墓碣
  弟真卿撰并正書大厯四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顔喬卿碣在長安世頗罕傳或云其石今亡矣有朝士劉繹如者汶陽人家藏漢唐石刻四百卷以余集録缺此碣也輟以見贈宣和癸夘中秋在東萊重易裝褾因識之金石録
  左僕射裴冕墓誌
  程浩撰并正書大厯五年二月金石録 史惟則篆額復齋碑録
  贈太尉衛國文憲公杜鴻漸墓誌
  楊炎撰徐浩正書大厯五年京兆金石録
  𤣥宗子贈太傅信王珵墓誌
  常衮撰張少悌正書大厯九年京兆金石録
  梓州杜濟墓誌
  刑部尚書顔真卿撰字畫亦類真卿而不著名濟字應物京兆杜陵人官至梓州刺史碑以大厯十二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
  杜濟墓誌銘但云顔真卿撰而不云書然其筆法非魯公不能為也盖世頗以為非顔氏書更俟識者辨之集古録
  余觀此誌字畫奇偉决非他人可到歐陽公信小字麻姑壇記以為真蹟而尚疑此誌何哉金石録
  汝州刺史蕭淑墓誌
  裴郁撰吴通㣲行書大厯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右神武將軍史繼先墓誌
  徐浩撰并行書建中元年八月金石録
  右唐史繼先墓誌徐浩撰云公諱繼先字繼先夏后氏之苗裔殷時遷於北土曽祖牟雨可汗祖墨啜可汗諱瓌父墨特勒諱逾輪肇歸王化封右賢王又云繼先𤣥宗時為左金吾衛大將軍酒泉郡太守河西節度副使肅宗時初知神武軍賜姓史氏其後為右神武將軍封穎國公卒於建中元年按唐書突厥傳載墨啜子孫事甚畧粗可見者云命墨啜子左賢王墨特勒毗伽可汗其歸朝及繼先賜姓等事史皆無之又史云墨啜而墓誌作墨史云墨特勒為左賢而墓誌作右賢王皆當以墓誌為據元和姓纂紀史氏亦不載繼先名姓故詳録之以禆唐史及姓纂之闕漏云金石録
  給事中劉迥墓誌
  梁肅撰建中元年京兆金石録
  元魯山墓碣
  李華撰顔真卿正書李陽氷篆建中四年金石録監察御史李華撰太子太師顔真卿書集賢院學士李陽氷篆額魯山名徳秀字紫芝嘗為魯山令以建中四年集古録目
  康日知墓銘
  李紓撰李彞正書貞元五年十二月金石録
  穎州别駕王初墓誌
  河南主簿馬幼昌撰通王府諮議隂冬㬢書初字泰初新豐人官至穎州别駕碑以貞元八年集古録目
  蜀州録事㕘軍韋徴墓誌
  弟曽撰貞元九年訪碑録
  兵部郎中韋晊碑
  宇文邈撰正書無姓名貞元十一年二月金石録
  温州安固令王懐瓚墓誌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貞元十三年十一月甲申窆於郡城復齋碑録
  馬實墓誌
  歐陽詹撰正書無姓名貞元十四年金石録
  馬實墓誌銘唐歐陽詹撰并書其文辭不工而字法不俗故録之實之事無足紀也集古録
  詹之文為韓退之所稱遂傳於世然其不幸早死故其傳者不多刻石之文祇有此與福州佛記耳尤可惜也仝上
  張嶙府君墓誌
  韓勵躬撰正書無名氏貞元十四年十一月在建徳縣復齊碑録
  靳英希墓誌
  貞元十六年張遇撰并行書金石表
  贈太保裴郜墓誌
  辛秘書貞元十八年京兆金石録
  贈工部尚書李彚墓誌
  沈亞之撰南卓書貞元十八年立在華原京兆金石録
  黄州長史楊公墓誌
  孫招撰荀穎正書貞元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大理司直贈太師蕭恪墓誌
  吕温撰貞元二十年京兆金石録
  鉅鹿時⿰墓誌銘
  貞元二十一年四月劉通明撰行書其文曰𦵏薊縣燕夏鄉海王村之南鄉近出之土中金石文字記
  處士李巖墓誌
  無書撰人姓名元和元年十二月在秀州復齊碑録
  代宗子僖王墓誌
  鄭徳𤣥撰孫藏器正書元和二年京兆金石録
  國子助教薛公達墓誌
  韓愈撰正書無姓名元和四年又三月金石録
  右唐薛公達墓誌韓退之撰以昌黎集本校之頗不同皆當以石本為是今畧舉數處集本云曽祖曰希莊父曰播而闕其祖石本乃云祖曰元揮果州流溪縣丞贈左散騎常侍集本云君執弓腰二矢挾一矢以興而石本作措一矢以興集本云遺言曰以公儀之子為已後而石本作公儀之子己巳後我盖其小字也如此類甚衆畧舉數處要知石刻可貴爾金石録
  同州刺史顔防墓誌
  胡証撰并書元和四年京兆金石録
  左僕射魏國元靖公賈耽墓誌
  權徳輿撰鄭餘慶書元和四年京兆金石録
  江西觀察使韋丹墓誌
  韓愈撰元和五年京兆金石録
  集賢校理昭應縣尉石洪墓誌
  韓愈撰元和六年京兆金石録
  開府儀同三司張庭芝墓誌
  邵居敬撰元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内侍李輔光墓誌
  元和十年崔元略撰門吏晉州司法㕘軍巨雅正書金石文字記
  巨雅正書清勁有聖教遺意𦵏在咸陽東北近涇萬歴中涇岸崩擁水不流三日乃得兹石其銘曰水竭原遷斯文乃傳適符其事可謂奇矣石墨鐫筆
  文稱門吏此輔光為河中監軍所除唐時士人而出於内侍之門者盖不少矣輔光少選入内而有夫人輔氏子四人金石文字記
  太府寺丞李泳墓誌
  令狐楚撰段 -- 𠭊 or 叚 ?企緯行書元和十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刺史栁宗元墓誌
  韓愈撰沈傳師正書元和十五年京兆金石録
  李干墓誌
  唐太學博士李干誌河南李仲㣲得其碑以傳然其文自見昌黎集中惟碑少見故仲㣲貴之其書李翺亦可藏也志曰字子漸集無此又以栁賁為泌與集本異者唐憲宗紀自作栁泌知李道古誌與此皆誤此誌甚罪干以丹砂受賁之術以死且以為世戒也又叙歸登食水銀火射竅節以出李虚中服硫黄致疽發於背李遜且死始知藥誤孟簡自以得不死藥二年卒盧垣溺出血肉李道古亦以栁泌藥死海上觀其説者自令聳懼震恐可終身守之且世亦知尊生矣其壽冝不死卒以得死雖甚暗庸不此為也或傳退之晚嵗頗嗜硫黄卒以此死白居易曰退之服硫黄一病竟不痊居易言可信也立論以戒世求世必信公乃自蹈於此何哉余意以氣血既耗不得如向之時方幸扶衰救疾以冀朝夕近功不知其患已如干也可以一歎哉廣川書跋
  孔戣墓誌
  孔戣墓誌稱戣平生節操有古人風使作者無愧詞亦使人知以銘誌為貴也攷廣徳王碑其叙亦備矣當戣為華州刺史秦江淮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