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咬文嚼字》(仲潜,伏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備考:「無聊的通信」(仲潛,伏園) 关于《咬文嚼字》(仲潜,伏园)
作者:魯迅 1925年
《咬文嚼字》是「濫調」(潛源,伏園)
本作品收錄於:《集外集

  我那封短信,原系私人的通信,應無發表的必要;不過先生認為有公開的价值,就把它發表了。但因此那封信又變為無聊的通信了,豈但無聊而已哉,且恐要惹起許多無聊的是非來,這個挑撥是非之責,應該歸記者去擔負吧!所以如果沒有彼方的答辯則已;如有,我可不理了。至于《咬文嚼字》一文,先生認為原意中攻擊的兩點是极重要且极有意義的,我不無怀疑之點:A,先生照咬文嚼字的翻譯看起來,以為是晚近翻譯界墮落的征兆。為什么是墮落?我不明白。你以為女人的名字應該用美麗的字眼,男人的名字的第一音應該用《百家姓》中的字,是近來新發明的,因名之曰怪思想么?但我要問先生認它為“墮落”的,究竟是不是“怪思想”?我以為用美麗的字眼翻譯女性的名字是翻譯者完全的自由与高興,·無·關·緊·要·的;雖是新發明,卻不是墮落的征兆,更不是怪思想!B,外國人的名是在前,姓是在后。“高爾基”三個音連成的字,是Gorky的姓,并不是他就是姓“高”;不過便于中國人的習慣及記憶起見,把第一音譯成一個相似的中國姓,或略稱某氏以免重复的累贅底困難。如果照中國人的姓名而認他姓高,則爾基就變成他的名字了?豈不是笑話嗎!又如,Wilde可譯為王爾德,可譯魏爾德,又可譯為樊爾德,然則他一人姓了王又姓魏又姓樊,此理可說的通嗎?可見所謂“吾家rky”者,我想,是魯迅先生新發明的吧!不然,就是說“吾家rky”的人,根本不知“高爾基”三音連合的字是他原來的姓!因同了一個“高”字,就貿貿然稱起吾家還加上rky來,這的确是新杜撰的滑稽話!卻于事實上并無滑稽的毫末,只惹得人說他·無·意·思而已,說他是·門·外·漢而已,說他是·無·聊而已!先生所謂夠深長夠濃厚极重要极有意義的所在,究竟何所而在?雖然,記者有記者個人的意見,有記者要它發表不發表的權力,所以二號字的標題与四號字的署名,就刊出來了。最后我很感謝先生上次的盛意并希望先生個人認為很有意思的文字多登載几篇。還有一句話:將來如有他方面的各种的筆墨官司打來,恕我不再來答辯了,不再來湊無聊的熱鬧了。此頌

  撰安!

  十六,弟仲潛敬复。

  “高爾基三個音連成的字,是Gorky的姓,并不是他就姓高,”廖先生這句話比魯迅先生的文字更有精采。可惜這句話不能天天派一個人對讀者念著,也不能叫翻譯的人在篇篇文章的原著者下注著“高爾基不姓高,王爾德不姓王,白利歐不姓白……”廖先生這篇通信登過之后不几天,廖先生這句名言必又被人忘諸腦后了。所以,魯迅先生的諷刺還是重要,如果翻譯界的人被魯迅先生的“吾家爾基”一語刺得難過起來,竟毅然避去《百家姓》中之字而以聲音較近之字代替了(如哥爾基,淮爾德,勃利歐……),那末閱者一望而知“三個音連成的字是姓,第一音不是他的姓,”不必有煩廖先生的耳提面命了。不過這樣改善以后,其實還是不妥當,所以用方塊儿字譯外國人名的辦法,其壽命恐怕至多也不過還有五年,進一步是以注音字母譯(錢玄同先生等已經實行了,昨天記者遇見錢先生,他就說即使第一音為《百家姓》中的字之辦法改良以后,也還是不妥),再進一步是不譯,在歐美許多書籍的原名已經不擇了,主張不譯人名即使在今日的中國恐怕也不算過激罷。

  伏園附注

  一九二五年一月十八日《京報副刊》。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