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考:“无聊的通信”(仲潜,伏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咬嚼之餘 备考:“无聊的通信”(仲潜,伏园)
作者:魯迅 1925年
關於《咬文嚼字》(仲潛,伏園)
本作品收錄於:《集外集

  自從先生出了征求“青年愛讀書十部”的廣告之后,《京報副刊》上就登了關于這類的許多無聊的通信;如“年青婦女是否可算‘青年’”之類。這樣無聊的文字,這樣簡單的腦筋,有登載的价值么?除此,還有前天的副刊上載有魯迅先生的《咬文嚼字》一文,亦是最無聊的一种,亦無登載的必要!《京報副刊》的篇幅是有限的,請先生寶貴它吧,多登些有价值的文字吧!茲寄上一張征求的表請收下。

  十三,仲潛。

  凡記者收到外間的來信,看完以后認為還有再給別人看看的必要,于是在本刊上發表了。例如廖仲潛先生這封信,我也認為有公開的价值,雖然或者有人(也許連廖先生自己)要把它認為“無聊的通信”。我發表“青年二字是否連婦女也包括在內?”的李君通信,是恐怕讀者當中還有像李君一般怀疑的,看了我的答案可以連帶的明白了。關于這層我沒有什么其他的答辯。至于魯迅先生的《咬文嚼字》,在記者個人的意見,是認為极重要极有意義的文字的,所以特用了二號字的標題,四號字的署名,希望讀者特別注意。因為魯迅先生所攻擊的兩點,在記者也以為是晚近翻譯界墮落的征兆,不可不力求改革的。中國從翻譯印度文字以來,似乎數千年中還沒有人想過這樣的怪思想,以為女人的名字應該用美麗的字眼,男人的名字的第一者應該用《百家姓》中的字,的确是近十年來的人發明的(這种辦法在嚴几道時代還未通行),而近十年來的翻譯文字的錯誤百出也可以算得震鑠前古的了。至于這兩點為什么要攻擊,只要一看魯迅先生的諷刺文字就會明白。他以中國“周家的小姐不另姓綢”去映襯有許多人用“瑪麗亞”,“婀娜”,“娜拉”這些美麗字眼譯外國女人名字之不當,以“吾家rky”一語去譏諷有許多人將無論那一國的人名硬用《百家姓》中的字作第一音之可笑,只這兩句話給我們的趣味已經夠深長夠濃厚了,而廖先生還說它是“最無聊”的文字么?最后我很感謝廖先生熱心的給我指導,還很希望其他讀者如對于副刊有什么意見時不吝賜教。

  伏園敬复。

  一九二五年一月十五日《京報副刊》。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