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壺賦(以「清如玉壺冰,何慚宿昔意」為韻)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冰壺賦(以「清如玉壺冰,何慚宿昔意」為韻)
作者:崔損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76

炯乎太陽之精,玉有真質,冰則貞清,我君子象諸!溫如皎如。正其色兮,非真不克;峻其節兮,非貞不居。爾其制盤盂,訪結綠,瞻白虹之氣,詠生芻之束。乃賦於他山,攻此良玉,剡之成器,錯以成壺。信以旁達,忠不掩瑜,以虛而受,用當其無。及乎嚴律閉,陰氣升,氛霧結,河海凝,沙驚雁塞,雪滿崤陵。於是天景初夕,玉壺始冰,臨象筵而孤映,對金鏡而相澄。爾其淋漓未泮,溫潤而差,纖光不隱,毫末不過。豈爾瑕之可匿,玷之可磨?不然,瑉之眾矣。貴玉者何?心之潔矣;飲冰則那?莊氏寓論,宣父式談。夜光奪魄,明月懷慚,豈比夫立槩生操,激清勵貪伊至人之比德,同貞士之司南。夫以物象所鑒,精明所蓄,霜華晨清,月影寒宿。故覽之者魂竦,憑之者慮惕,迨北風之已壯,幸西陸之未覿。客有撫而歎曰:「猗歟猗歟!吾無是易,且漏卮無當兮歎諸古,大圭不彖兮聞諸昔。曷若茲器之可佳,諒君子之宏益。」然後宣其烈,讚其意,抽毫命簡,賦冰壺之盛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